348、我真的不值得/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时候刚刚二月末,荣京的寒冷未被一起起频发事件驱散,可整个城市不受温度影响,反而十分热闹。

可沐司玥感受不到外界的气氛,她每天来回于医院和家里,生病也至少每天去一趟。

伴随荣京政治局面的逐渐稳定,抛开国委议事厅内部结构细小的问题外,算得上大局祥和,新年也在这个时候来临。

她时而会在夜里想到顾城,可是什么都做不了。

沐司玥试过问慕西城,关于顾城的事,但慕西城一般不动声色的略过去,她也怕老沐这个样子,哪怕顾城回来了,她的情绪会影响到他。

所以过年那段时间,除了祝福短讯外,她没有固执的和他取得联系。

她以为一切都在慢慢变好,连荣京那么混乱的局面不都逐渐好转了么?

尤其,苏舅舅已经代为发布了新福利草案,反响很不错,荣京可以过一个好年!

但也是本该有个好新年的时间,沐司玥隐隐觉得缺了什么。

“大哥不回来么?”年三十之前,她这样问。

一家人在以往的新年里,无论多忙,都尽量聚在一起,老沐也不例外,今年,却到现在都没见大哥的影子。

她只知道大哥的工作涉及军政,具体不了解,和对古城的一知半解是同一个程度。

对此,沐司彦看了看她,“大哥职业特殊,回不来很正常,今年和明年都很悬!”

末了依旧是笑嬉皮的样子,故作吃醋,“二哥陪你还不行?大哥这几年就没几天着家的,还怎么亲?”

傅夜七看了看三个孩子,因为丈夫一个人在医院没法转到家里养,所以多少显得心不在焉。

也就沐司景看似从来不凑热闹,却心里最有数,最后安排了一家人直接去医院陪沐寒声,路上一直都牵着沐司玥。

在家里过和在医院过并没什么差别,只要家人都在就好。

但无论他们安排得再好,沐司玥总是无法彻底高兴起来。

新年假期那段时间,老沐的情况时时变动,她也跟着每天提心吊胆,但那段时间终究是熬过去了。

一转眼,微凉的春季过去,步入六月的天气逐渐温热起来。

几个月过来,沐司玥看着一天天好起来,却始终不知道顾城到底去了哪,也始终没见过大哥。

六月十日,沐寒声的身体基本稳定,傅夜七征求了医生的意见,在医疗团队随时待命的前提下,把丈夫转到了湾流汇的别墅里养身体,她专门去照顾。

平时沐司玥、两个哥哥和佣人依旧住在御阁园。

这样一来,老沐卸任了,老妈手底下一批批的外交官崛起,去不去外交部随她的时间安排,所以老沐在湾流汇养伤,那儿也算是夫妻俩的二人世界了,沐司玥也不好总是过去打搅父母。

所以她会清闲很多。

话说回来,这么长时间过去,慕西城始终都在荣京住着,始终都陪着她。

不光是彦哥哥对他熟悉了,连老妈都和他熟识。

那个周末,彦哥哥从仓城回来,信誓旦旦的说要亲自下厨,差不多的时间,老妈也从湾流汇过来了。

沐司玥刚和易木荣联系完,拿着手机走下来,微蹙眉,左右看了看,满是不解:“今天什么好日子?”

沐司彦神秘兮兮的笑,又给沐司景打电话,“回不回来?我一个人做菜很累啊!”

就这样,家里人基本都被他叫齐了。

沐司景回来的时候优雅柔和的脸上都难免的无奈,“搞什么?”

沐司彦笑着拿走他的包,直接推着进了厨房,兄弟俩一起做饭。

但厨房里可就没那么和谐了。

刚进去,门就被沐司彦一关,然后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弟,皱起眉,“你哪点跟我像了?气度、魄力、英峻,完全没有!”

沐司景薄唇淡淡,“嗯,除了皮囊,十分有九分不像。”

他可学不来那副风流纨绔的样子。

沐司彦“切”了一句,一手拿了锅铲,一手撑在他弟身侧,“老实交代!蜜蜜是不是跟你表白了?!”

司景现在就是全娱乐圈最被眼红的人,因为他跟着全球最著名的女导演,别人要靠近顾吻安都得紧张到深呼吸三四天,但他去她家做客那都是家常便饭,接触“顾先生”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儿更是方便!

沐司景斯文的眸子轻轻眯了一下,好似想起这件事了。

一看他的神情,沐司彦就知道自己猜中了,心头都被刀剜了一把似的,脸上更是凶,“我可告诉你,没有弟弟抢兄长女人的道理!”

沐司景心底笑了笑,面上却一派清和。

他想起来了,蜜蜜姐妹俩马上毕业了,不过他那天着实不知道女孩怎么忽然就冲上来表白了,一通告白完扭头就跑!

估计,压根没分清他和二哥沐司彦。

这才侧首看了看他霸气撑着的手臂和手里的锅铲,沐司景悠悠然道:“蜜蜜没差几天就毕业了,已经到法定年龄,可以考虑婚恋了,告白有什么怪异?”

沐司彦紧了紧锅铲,几次深呼吸,“我守了几年的女孩,你特丫说抢就抢,道德呢?!”

气死他了,要是别人,他早就一锅铲下去了,但是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沐司彦觉得实在帅气逼人,他下不去手!

还是讲道理的好。

沐司景抬手点了点他撑着的胳膊,挪出了他凶悍的范围,看了看他今天的架势,“叫我回来就为了这么件事?”

还把七七也叫过来了,该不会要让家里人都批斗他枪哥哥的女孩?

说到这个,沐司彦才一挑眉,“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正好他的电话响了。

沐司景扫了一眼,蜜蜜的照片在屏幕上亮起,发过来的讯息也不长,一眼就读完了。

【我快到了。】

沐司景若有所思,不嫌事大的一句:“我帮你去接她?”

看着手机的人立马瞪他:“滚!……你今晚当个观众就行,一个字都不准出声!”

沐司景似笑非笑,朝他摆摆手,转身悠然往门口走了,道:“既然是你为蜜蜜准备的晚餐,我插手也不大好!”

那边的人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开门出去了。

沐司玥抬头看过去,见他淡笑着出来的。

他到了沙发边,几乎总是能看透她在想什么,拍了拍她的手,“别抱太大期望,大哥或者其他你想见的人估计都不来,除了蜜蜜,他为谁上过这么大的心?”

但另一个沐司玥没想到的客人却在开餐前到了。

那时候她坐在沙发上,下意识的翻看华盛顿方面的新闻,隐约听到了前院有车子进来,佣人出去开门了。

没一会儿又见老妈亲自往门口走。

沐司玥这才略微蹙眉,跟着看过去。

慕西城也并不是没来过御阁园,只是从来没有这么正式过,手上拿了不少礼品,穿戴给人表达的信息就是:郑重。

说实话,沐司玥不以为老妈和慕西城的关系已经熟悉到那种程度了,那种感觉,让她起了莫名的惶恐。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她总觉得煎熬。

幸好,蜜蜜来了之后,彦哥哥和她成了主角。

蜜蜜进门之后一脸的惊愕,她并不知道是要被邀请到他家里,来的时候也只告诉她路怎么走,没说这儿就是他们家。

但是人都来了,她算是入了虎口。

沐司彦就抓着这个时机正式表白,当着那么多家人的面,她根本就想不出措辞了,显得很慌。

毕竟只是二十来岁的女孩,尤其孤身前来,完全摸不清状况,连个给自己打气的人都没有。

半天才看了看沐司彦:“……是不是太早了?”

沐司彦满脸正经,“早么?你已经毕业了,不着急结婚,但必须定下来了,否则哪有心思扑在事业上?”

所以,恋爱关系必须立刻定下来!

实则,他内心里的呼唤是:他守了四年的花骨朵,真的不能再干守着了,马上步入社会,谁知道被哪个不长眼的拐走了?

再说,因为老沐要养伤,他已经没办法继续待在SUK,必须回到荣京进入沐煌担起重任,距离这种东西让他很是恐慌。

所以哪怕是异地恋也必须吧关系钉牢实了!

傅夜七虽然事先不知道沐司彦的安排,但知道他和蜜蜜的事,他也长大了,哪怕是立刻结婚,她都是支持的。

“女孩子进入社会要面对很多不定因素,司彦就是你最好的安全港!”

沐司彦异常赞同的点头。

蜜蜜平时性情活跃,这一晚一人一句弄得她头晕,最后糊里糊涂直接留宿了。

而那时候,沐司彦才挑衅的瞥了一眼沐司景,目光里也不乏警告,要不然兄弟俩抢一个女孩,场面可就不好看了。

沐司景只漫不经心的吃自己的饭,完全是个看戏的人。

而蜜蜜的状态,让沐司玥想到了当初的自己,在国外的和顾城的那段时间。

也是懵懵懂懂开始被他拐走的。

想到这些,安静的心底也起了一些涟漪,带着淡淡的喟叹。

她现在很愿意再继续被他捉弄,只是不知道他在哪?

断断续续的聊着,她还没反应过来,话题已经到了自己身上。

傅夜七看着她,几乎知道女儿的所有事,清柔的眼里有着心疼,却也淡淡笑着,“玥玥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了?”

沐司玥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笑起来,“我记得老沐和您不一直说不让我出嫁么?一直带在身边宠着多好?”

傅夜七笑着,看了这段时间一直陪着的慕西城,直接道:“西城是个好选择,真没想过?”

那会儿,她才意识到老妈是认真的,脸色没能控制的变了变,“……妈,那个,我想先把事业做起来。”

“再说了,您别让慕西城下不来台了!”她尽可能不让气氛太紧,“他可看不上我这种性格?”

偏偏,慕西城很不配合,略微侧首看了她,“看来我表达心意的方式太过含蓄?”

她被堵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那种感觉她说不上来,这些年,她的感情状况,爸妈并不是很清楚,只有彦哥哥和大哥比较清楚。

她一直想等足够成熟了才让父母知道,怕因为顾城母亲的事牵扯两家恩怨,万一爸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但想一想,老沐和顾城交集那么多,不可能不知道的,老妈在这个时候却这么认真的在撮合她和慕西城?

除了意外,还有那么些诡异。

然,更诡异的是,竟然连彦哥哥都一副很看重慕西城的态度,看了她,“西城也照顾了你这么久,可不是一般人有的毅力,真不心动?”

她诧异的看着他,他明明知道她和顾城关系的呀。

可沐司彦避开了她的视线,笑着握了蜜蜜的手:“我们俩都定了,不趁个热闹?”

这种事怎么趁热闹呢?

那晚,蜜蜜和慕西城都留宿御阁园,但是傅夜七要回湾流汇照顾丈夫,让孩子们自己住。

临走时,沐司彦送她到门口。

她回头看了看,问:“玥玥什么都不知道?”

沐司彦双手别进兜里,略微凝重,“不管告诉她。”

傅夜七点了点头,家里人都不舍得女儿受一点点伤,自然不敢告诉她顾城的事。

轻轻叹了口气,“但也不能就这么下去,万一……难道她得守一辈子?”

沐司彦抿唇,他是最清楚玥玥和顾城感情的人。

好一会儿才道:“您放心,我会劝她的。”

虽然这么说,但沐司彦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看慕西城到底能不能赢得她的放心。

她若这能选择慕西城,这是顾城愿意看到的结局,也是他觉得最好的选择了,慕西城这个人,他也很放心。

傅夜七刚转身,又回过头,“蜜蜜今晚住这儿,你顾阿姨知道么?……别太过头了,人家还没满二十呢!”

那表情正经得沐司彦想笑,“妈~!您真当您儿子是霸王硬上弓的主啊?”

然后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放心吧,回头我给顾阿姨打招呼。”

傅夜七笑了笑,儿子都很优秀有一个最大好处,那就是完全不用操心找不到女朋友。

沐司彦回去的时候,蜜蜜去洗澡了,客厅里只有慕西城和玥玥。

他还以为两人谈情说爱,过去才发现居然在谈联合署里的工作,一脸无奈,又好笑的看了慕西城,“你这样要变成我妹夫可真是挺难的!”

她听完转过头来嗔怒,“哥!”

沐司彦摊了摊手,跟着坐在了沙发上。

沐司玥看了慕西城,“你已经在这儿住了都半年多了,要不抽时间回去一趟?我没关系的,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慕西城神色淡淡,直接不搭这个腔,而是看了时间,道:“你该吃药了。”

沐司彦看着慕西城在自己家客厅熟稔的找了药,可见没少做工作,然后仔细的给她倒水,药粒儿递到她手里。

沐司玥顿了会儿,还是接了。

咽下药,才听慕西城静静的看着她,“照顾你,不只是顾城的意思,所以不必觉得见外,这是我自愿,赶不走的。”

“……”沐司彦这会儿才觉得自己多余了,不过他还真是喜欢慕西城这直白霸道的劲儿!

沐司玥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不断的喝水,直到杯子快见底了。

沐司彦已经识趣的上楼去了。

她只得抿了抿唇,放下杯子,看了慕西城,“我只是……不想辜负你。”

明知道结果,何必开始呢?

慕西城却动了动嘴角,见不到多少笑意,看她的视线总是多一点点的温和,“你也知道我的身世。”

她知道,一个不被慕老先生认可的儿子,童年、少年大概都很孤僻。

这样的时光,却让她更多的想到顾城,小时候的顾城也总是这样的,没有长辈时时刻刻管着,小学时很多次家长会都是只有他身边的位置空缺。

只听慕西城接着道:“只有你能给我安心的感觉,我喜欢和你在同一座城市,回不回华盛顿并无所谓。”

有句话说为一个人守一座城,慕西城不是个诗人,也没什么诗性,可他真喜欢这种描述,贴切无比。

老爷子的势力都放到他手里了,基地都在华盛顿,但他宁肯不要那些势力,也可以一直陪在荣京。

沐司玥抿着唇,慕西城很少跟她说这么多,越是这样,她越是惶恐。

“我真的……不值得。”她轻轻蹙眉,“你明明知道,我和顾城是什么样的关系。”

慕西城却笑了笑,“值不值得我才清楚!”

又道:“但不要有压力,就算你家人都看中我,你不点头,我就不会强迫你。”

这样的话倒是让她笑了笑。

客厅里安静了许久,慕西城看着她的侧脸,很突然,又语调平稳的问了句:“这么久了,有没有想过,也许顾城不会再回来找你?”

沐司玥笑起来,“不可能,没我他也活不了!”

话虽然直了点,但她确实这么想的,只有她见过顾城流氓无赖似的每次强迫她的模样,非她不可!

“何况。”她抬起眼,“他一定比我了解的强大,也许是有什么事拖住了,他消失个一年半载的很正常!”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慕西城没再说下去。

可沐司玥毕竟不是没心没肺的女孩。

她能感受到周围的变化,家里人怎么可能无端端的开始撮合她和慕西城呢?

然,她也不可能去问老沐,问他是不是知道顾城去了哪。

所以,她在几天后的睡前找沐司彦问。

因为蜜蜜已经开始实习,就在荣京,沐司彦这些天每天回来得都特别晚,她就在沙发上等着。

将近十一点,他总算把车停在了院子里。

“还不睡?”沐司彦意外的看着她。

她笑了笑,示意他坐下来。

沐司彦刚和蜜蜜分开,情绪处于兴奋当中,反正也睡不着,顺势坐下,一手掏了手机。

沐司玥淡淡的笑着,等着他们情侣报完平安。

“怎么了?”沐司彦抽空看了她一眼。

她淡笑,“你发完我再说。”

这么一说,沐司彦真就把手机收了起来,看了她,“你说吧。”

沐司玥最近补看了秘密选总理时候的新闻,从茶几上拿过来,指了指其中一则。

“老沐在荣京吸引注意力,另一边有人保着新总理上位,出力的人,是不是顾城?”

沐司彦没想到她一来就问这么深的问题。

他微蹙眉,但也只是耸肩,“这种事,我一个商人不可能知道内幕。”

“你是商人,可你也是爸的儿子,还在SUK,宫池叔叔什么都不跟你说?谁知道你是不是还搭了一把手?”她说得很是笃定,目光平稳。

------题外话------

过两天会爆更,所以顾城也会很快出来,都别急啊,先插播一些其他鸳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