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欲将万里寻夫/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彦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好避免言多必失的场面。

她笑了笑,“既然你知道这些事,那就一定知道顾城做了多大的贡献,之后又去了哪,现在怎么样,对么?”

“……只是听慕西城说应该回了华盛顿。”沐司彦很不确定的语调,“你也知道,这么大一件事,几乎全靠他的势力,元气大伤是必定的,他必须好好回去整顿生息,是不是?”

“所以你想告诉我,他当初继任花了三年。这次整顿也得一两年?”沐司玥顺势解读。

沐司彦几乎是硬着头皮点了一下,“也许。”

可她定定的看着他,“哥,你们这样骗我是不是不太好。”

他一下子抬头看了她。

沐司玥原本只是随意猜测,可是现在越看他的反应,心里越是觉得害怕。

“如果你们不知道顾城的情况,怎么会一句都不问关于他的事?”她轻轻蹙眉。

他还没开口,又继续道:“如果顾城现在的情况很乐观,你们又怎么会撮合我和慕西城?”

老沐都伤成那样了,她实在不知道顾城当时身上背负着多大的压力,有多少刀剑指着他?

“……玥玥!”沐司彦见她这样,有点急了,“你别多想,我们这不是看慕西城这人很不错么?”

沐司玥淡笑,“他是不错,但你那么喜欢顾城,怎么就变了?”

他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下去,很明显她的情绪已经不那么稳定了。

片刻,见她自嘲的笑了笑,“知道么?七七撮合我和慕西城的时候,我没多少感觉,可是你转变立场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觉……”

“感觉我就像是被人可怜的遗孀,只能凭借家里人的力量嫁出去……”她说着话,眉心紧了,胸口疼了疼。

她知道这样的形容很不好,很不吉利,可她就是那么感觉的,也正因为这种感觉,她越来越慌,也越来越沉重。

沐司彦终于也皱了眉,“怎么会!……玥玥,你不能这么想。”

他们一直觉得她还是小时候的女孩,什么都不懂,但已经不是了。

他起身抱了抱她,“不要乱想,如果妈和哥做的事让你不舒服,那二哥道歉!以后只要你不想,咱都不提这件事,好么?”

他明明答应了老妈说背后会劝她,但是这一转头,分分钟就忘了。

没办法,从小看不得家里唯一的女孩委屈。

虽然,那晚他煎熬了大半天,但此后,家里人确实谁都没再提关于她的感情,谁也不催。

当然,慕西城一直都在,甚至直接进了沐煌任职。

沐司彦虽然年轻力盛,但毕竟精力有限,身边没有个心意相通的人很难雷厉风行,这下刚好,慕西城正是他需要的。

也是因为这样,慕西城出现在御阁园的频率很高。

沐司玥哪怕想用时间和距离作为工具,慢慢拉开和慕西城之间的距离都不可能。

她只好每天都忙于工作,要求易木荣把所有要在荣京的工作都交给她。

但再怎么样,总会在晚餐桌上遇到慕西城的,她有时候无奈的想笑,感觉他应该叫沐西城了,比她还像家里人。

这不,慕西城刚走进来,佣人便笑着帮他拿了包,“慕少爷回来了?”

不知道何时,给他的称呼都亲昵的变了,和彦哥哥他们一样。

沐司玥在客厅端着水杯,听到之后笑了笑。

慕西城已经往这边走过来,熟稔的解掉领带,目光落在她脸上,“这么早?”

她笑了笑,“我哥呢?”

问完才发觉,当然是送蜜蜜去了,反正两人很少一起回来。

果然,至少半小时后,他们都洗澡了,等着吃饭的时候,沐司彦才心情荡漾的从外边进来。

晚餐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直到慕西城放在桌旁的手机震动,一条很醒目的短讯进来。

沐司玥不是有意看的,只就那么瞥了一眼,正好看到了:“祝慕先生生辰快乐!”

她愣了一下,抬眼看了慕西城,“……你今天生日?”

一下子,家里人都在看着他。

慕西城只是勾唇,“我自己都没留意。”

沐司彦看了他,“办公室秘书看上你了?”

短讯的署名他看到了。

不过下一秒就转移了重点,“生日还是要过的!哪能随便就过去了?显得我这个老板不够体恤!”

沐司玥基本插不上话,但她当然也希望慕西城过这个生日。

慕西城是真的不怎么过生日,从小没人在意一个这么普通的日期。

因为蛋糕之类的都没有准备,沐司彦主张出去过的时候,坐在车上,她又不期然的想到了顾城,他说从小也是不怎么过生日。

但她一直记得国外给他过生日的那一晚,很特别,想忘也忘不了。

他们真是何止一点半点的相似?

可是偏偏,她的心意那么固执,除了顾城谁也不认,也许这就是缘分的微妙。

路上就订了个包间,刚到会所,已经有人出来接,嘴里都是恭敬的“沐总!”和“慕先生!”

那时候沐司玥才觉得,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快到可怕,所有人的社会地位都在变,身份也在变。

可是她似乎没有?

因为她不喝酒,只是过来跟着庆祝,所以去订蛋糕一类的事,自然是她去做。

“记得顺便带个礼物!”沐司彦笑眯眯的提醒。

她笑了笑,转身出门,当刚走几步,慕西城就跟了出来。

“怎么了?”她停了下来。

慕西城手里拿着她的外套,“外边冷。”

虽然都是在御宴庭,但是订食物和蛋糕在另一栋楼,中间的天桥确实会有些凉。

她笑了笑,接了过来,“你回去吧。”

“有事打我电话,能听见。”慕西城嘱咐。

沐司玥也只是点了点头,又听他道:“我不需要礼物,别走远了去折腾,晚上不安全。”

她有些无奈,因为慕西城要这么唠叨确实罕见!

没办法,她只得开着玩笑,“我给你发红包行了吧?不出去买东西。”

他还真是点了一下头,总比让她跑出去买东西强。

沐司玥只是说着玩,不过红包也真的发了,但是礼物还是会补上的,等明天抽空去买。

她去订蛋糕的间隙,彦哥哥不知道都邀请了些什么人,回去的时候包厢里已经很热闹了。

听他们的称呼,多数应该是沐煌的人,再加几个“狐朋狗友”,这个临时的生日宴也变得有声有色了。

这固然好,但也说明他们俩今晚肯定要喝不少,所以她就老实的等着一会儿当司机就好。

慕西城是寿星,同事和朋友十分给面子,没有拼命劝酒,但都没少真诚的祝愿,他也不可能一点不喝。

沐司玥不知道他的酒量,但是见他去了两趟卫生间就知道大概是熬不住了。

她正打算着帮他推一推,他却把她叫了出去。

“困么?”在门口,慕西城稍微撑着墙壁,脸上稍微有些酒意,但和她说话的状态是正常的。

沐司玥摇了摇头,“你要是累了,就早点结束?”

他略微弯了一下嘴角,大概是真的半醉了的缘故,忽然就抬手抚了抚她侧脸,“没事!”

虽然隔着头发,可沐司玥整个人依旧怔愣着,就那么看了他好几秒。

以前顾城最喜欢用拇指摩她的脸颊,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习惯,她也没有特别在意,却被慕西城这一个动作彻底唤起。

耳边是慕西城继续低沉的声音:“困的话要个房间,你先去休息,结束了再叫你?”

她微仰着脸,回神后勉强笑了笑,“……不用。”

但慕西城坚持要了个小房间,避免她一直在那个包厢里被吵闹着头疼,而他去了一趟卫生间后依旧回了包厢。

沐司玥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就算她刚刚又困又累,但是这会儿半点睡意都没有。

吵闹还好,此刻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那种极致的寂静,把忽然钻出来的念想无限放大,恨不得转身就能看到那么一张脸。

但她努力忍着,甚至很多次嘲笑自己,这点时间和距离都跨不过去,谈什么爱情?

他送的戒指依旧在食指套着,手机屏幕还是他那张摆拍似的经典,每一次,也只有这点东西去解相思。

她一直在床边坐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躺下去的,半条腿还在下边耷拉着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隐约觉得有人在叫她时,慕西城坐在床边,等着她睁眼反应了会儿,“醒了?”

沐司玥缓了缓,坐起来,“……几点了?”

已经凌晨了。

“如果太累就在这儿住一晚?”慕西城道,抬手替她理了理凌乱的发。

她都看得出来慕西城真的喝了不少,脑子也不是特别清醒了,五官看起来有些疲惫。

可他一直都是,对着她的时候,怎么都没有对外界时的那股子淡漠,现在也一样,很努力呈现最好的一面。

沐司玥笑了笑,“我去洗个脸就清醒了,你们在车上睡,我开车?”

说着话,脚已经落地,往洗漱间走。

慕西城坐在床边略微低眉,抬手按着太阳穴,缓解头痛。

沐司玥出来的时候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略微蹙了眉,“喝了很多么?”

他倒是把手放下来了,声线平平和和,“还好!”

她看着他起身,“我也去洗把脸。”

她点了点头,在原地等着。

等他进去之后,又转头看了一眼他放在床边的西装外套,顺手先帮他哪好,一会儿直接走就行。

但他大概是随手放的外套,不规整,她拿起来的时候正好拿反了捏着衣角,找了会儿才顺到衣领上。

也是倒着拿的时间,一个东西掉出来落到床边,差点滚到地板上,她手快的接住了。

房间里的光线不算亮如白昼,但他进来手开了一盏灯,至少她能看清手里拿着的是戒指盒。

若是别的女孩子,明知道慕西城对自己有意,又在他兜里掉出这样的东西,既然不打算跟他,一定会放回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可那时候,沐司玥整个人都有些僵,她甚至没有任何放回去的念头,而是打开了盒子。

不因为别的,只是那一个盒子,她很熟悉。

当初顾城直接把戒指强迫给她戴上,他的那一枚,也是光拿出一个戒指要她帮戴上,戒指盒子还是她后来无意间看到的。

只是两眼也足够记得住,因为那是他千辛万苦为了她才买到的。

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看着盒子里安静躺着的戒指,和她手上的一模一样,只是不同尺寸。

她整个人狠狠怔在原地。

为什么,顾城的戒指,却在慕西城身上?

一个人的东西,放在了另一个人手里,而他始终未曾露面,有多少种可能?

她一下子脑子里混乱一涌而来,莫名的开始害怕。

慕西城从里头出来时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目光朝着他,却看不出情绪。

知道他走近了,慕西城才看到了她手心里捏着的盒子,原本想伸过去拿外套的动作就在中途停了一下。

她抬头,“为什么他的东西,会在你这儿?”

慕西城微醺的醉意在这个时候足以清醒大半,可眉峰却是蹙着的。

他迈了一步,干脆在床边坐了下来,略微抬眸看着立在面前的人,酒后的语调有点沉,但不至于模糊,“我说是顾城交给我的,你信么?”

这样的话,让沐司玥一下子想到了当初她住院,慕西城说不让他离开,而是一直照顾她,是顾城不让他走,问她信不信。

一模一样的语气。

带着一些自嘲,和无奈。

他要留在她身边,还借着顾城的嘱托,不是很可笑么?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数月如一日的陪她过来了,因为这根本不在于顾城是否把她交给了他,这本该是他的心意。

沐司玥心口慌乱着,“不可能,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会给你?”

慕西城看着她,她越是慌乱,甚至眼圈开始泛红,他越是平静而残忍,忍了这么久的事,终于正面提及。

“无论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他能把钻戒给我,便是把你交给了我。”

慕西城笑了笑,“只是我想,抛开一切关于他的因素,凭自己去得到你,所以从未提及,看来并不成功。”

他这数月的努力,带动她情绪的程度,还不如她看一眼顾城的戒指。

沐司玥听完紧蹙眉,又讽刺的笑,“他凭什么把我交给你?”

顿了几秒,她才敢问:“他到底去哪了?”

那么重要的戒指,他不可能随便交托给别人。

慕西城抬手按了按眉头,好让自己再清醒一些。

复而抬头看了她,声音里透着几分压抑,“也许我比你更想知道……我整日带着他交托的东西,那种沉重没人能理解。”

他倒是宁愿顾城回来,拿走他的戒指,收回他嘱托照顾沐司玥的,好让慕西城能坦然用自己的名义去照顾她。

他这样的回答,让沐司玥觉得呼吸都变得阻塞,“……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去了哪?”

想到这些日子,彦哥哥只字不提顾城,家里人下意识的撮合她和慕西城。

她只能想到那一个最糟糕的结局。

耳边,响着慕西城低低的声音:“当初是他亲自护送你哥离开荣京,至于在什么地方推举你哥上位,只有他知道。”

所以新任总理事事上任成功,他的生死,却无人知晓?

偏偏现在,连大哥的行踪都没人能过问,是么?

沐司玥仰着脸,极力看清他的脸,“……你当初忽然离开,难道不是帮忙做这件事?”

否则当时为什么把她交给慕瑶照顾?

慕西城略微抿唇,点头,“是。”

但他所能接触的,绝对不是核心,核心事件,包括投票给沐司暔的人全都是顾城护送过去的,没人知晓。

好一会儿,慕西城又道:“知道新任总理事事占几成投票率么?”

六十点八,她清楚的记得这个数字,或者说,所有荣京市民几乎都能随口说出来。

慕西城道:“也许你不了解荣京形势,你爸努力这么久票数都是五十多,顾城能拉到六十已经是极限,而那零点八,更是他用命换来的。”

“沐先生在明处,都受了那么重的伤,顾城身在暗处,别人下手只会更狠,但为了那零点八,他亲自跑了两趟,路途遭遇了什么没人知道。”慕西城只知道这么多了。

那零点八的票率出来的同时,顾城已经没踪迹了,大概连沐司暔都不清楚他是生是死。

顾城手里的组织纪律严明,以自损八百的程度将投票人员全部护送回来后,统统没了踪迹,没有人透漏顾城的状况。

一个字都不透漏,便只能是最糟糕的情况。

许久,慕西城闭了闭目,“他给我送戒指的那晚,除了照顾你什么都没说,只是当时……戒指已经染了血。”

那就是让慕西城数度心底沉重的缘故。

一个男人,在那样的状况,竟然想到的是把沾血的戒指,以及她交托给别人。

不是他寡情,正好相反,他该有多爱,才能做到这样忍痛割爱,只愿她好好过下去?

有那一枚戒指,他可以编很多理由获取她的芳心,可他始终做不到,一直到今天。

“他说,只有我能照顾好你!”慕西城不知为什么,笑了笑,有些悲伤。

因为他最清楚顾城在华盛顿时对他敌意,可竟然能做到这样,还让人怎么心安理得的拥有她?

沐司玥胸口一下子痛得站不住,整个人所在床边,手心里紧握着他的那枚戒指。

她的戒指都还没从食指挪到无名指,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扔下她不管?当初是他逼她戴上的!

那是她亲自给他戴上的戒指,他凭什么摘下来给别人?!

好久,她哽咽着,模糊出声:“这是我给他戴上的戒指,他无权自行处理……我收回!”

她要等他自己亲自来取!

慕西城大概是想说什么的,可她倔强而自我的弄了弄嘴角,“没人知道他的行踪,不代表世上没了他这个人,不是么?”

她甚至想说:“我没嫁,他凭什么死?以为替老沐分忧,扶大哥上位就完了么?”

当初是他逼着她跟他,欺负了她这么多年,这一次就当她欺负他好了!

沐司玥笑了笑,只是那种笑,只让人觉得痛。

她说:“我知道所有他爱去的地方,我会找到他的!最多不过千山万里,甚至闯到他华盛顿的基地?”

房间里一度寂静着。

从凌晨一点多,一直到三点多,将近四点,两个人都保持着那种姿势。

------题外话------

不要觉得顾城就这么托付很草率,他那个性格,如果不是觉得自己必死,肯定不会放弃,一人之力保一国之主没人知道多凶险,觉得自己真的回不来,又没机会跟她道别,这是能做到的极限,避免她孤独终老……咳咳,当然,人家是男主,光环不是白挂的!(因为最近审核缘故,总理之类的职位名称不让用,只能改称呼为总理事,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提及总统什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