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睡完了就不负责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西城醉了一半,可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轻松,从今往后,他只代表他自己。

沐司玥一直握着那枚戒指,只是情绪逐渐从悲痛中平缓下来,甚至想好了都要去哪些地方。

许久,慕西城开口:“我带你回华盛顿。”

她摇了摇头,“我自己可以。”

慕西城提醒:“顾城的组织多少人力,什么规模,没人知道,你怎么去?”

他甚至觉得,顾城真的并没回他组织内部,否则华盛顿那边不会如此平静,平静得欲盖弥彰,生怕外界知道他出事。

沐司玥靠在床边,终于把戒指收好,整个人毫无睡意,情绪也很平静,就好像有了目标之后的整装待发状态。

转头看了慕西城,“回去,还是住这里?”

她开车回去也可以,正好睡不着。

沐司玥还以为二哥在楼下继续和一帮人闹着,下来才看到他倚在门口,眯起眼看着她,然后又看慕西城。

因为两个人都不说话,他也就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上车。

等靠稳了座位才给蜜蜜发了信息。

沐司玥系着安全带看了一眼,淡笑。

以前那么一个风流不羁的家伙,现在对着一个女孩细致又乖巧,做什么都要报备,简直变了个人,真好!

回到御阁园时,慕西城大概是想跟她说什么的,她笑了笑,“先去休息吧!”

她也不可能连夜离开去找人啊。

甚至,她计划了很多次的行程就是走不了。

那段时间联合署那边交下来的工作很多,等她做得差不多也过了个把月。

再后来,老沐做检查,她一定要陪着的,必须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那段时间,她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可家里人都能感觉到她的异常平静。

老沐做检查那天,她知道老妈和慕西城单独聊了会儿。

所以后来七七找她说话时,沐司玥只是淡笑,“慕西城都和您说了?”

傅夜七抚了抚女儿长发,“我跟你爸那时候,也经历了许多生离死别,我不希望你再受这些痛苦,但人一生能碰上一段愿意倾其所有的爱情是种幸运。”

傅夜七以前想,隔绝了女儿碰触所有政界事件的机会,以为就可以让她远离这些纷乱,找个普通的人恋爱、成家。

可她既然认定了顾城,她也不会阻拦。

“但是你要答应我,顶多两年,两年找不到顾城,就放弃这样的固执?”傅夜七也觉得这样是残忍的,可她不可能让唯一的女儿错过最好的年龄,一直孤独下去,她已经不小了。

沐司玥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只是勉强一笑,“那我是不是可以动员几个哥哥,甚至云厉、云暮都去找顾城?”

话自然是开玩笑的。

因为估计连郁景庭都不知道顾城在哪,他现在和谁都不属于一队,他有自己的王国,有自己的势力,没那么容易找。

或者说,他若真的安好,不用她找都会回来的。

她是打算老沐安好,手里的工作安排完就动身的,首先去的自然是华盛顿了。

只不过,她原定十月份启程,又一次推迟,因为彦哥哥无意透漏了大哥最近可能回来的消息。

“你从哪知道的?”她有那么点激动。

如果当初顾城保的是大哥,那他回来,顾城不就有消息了?

沐司彦抿了抿唇,“……我也只是听说,现在没人知道大哥在哪、干什么。”

她一度以为这都是说说,大哥总归要回家来的。

然而,十月份一整个月,她硬是没能见到他的人,可荣京市每天的综合新闻几乎都会有总理事的新主张发布。

也在市民几乎没反应过来的时间,一批批的劣质官员下马,行事利落而精准。

也是那段时间,苏衍也开始频繁出现在综合新闻中,不少人猜测苏舅舅的班子大概就是由他接棒,哪怕不是这一班,下一班他也会上去的。

说实话,那段时间,沐司玥一度担心自己再被撮合给苏衍,毕竟,那么优秀的人,哪个家长会看不上?

可是没有。

老妈自始至终都没提过,这让她放下心来,足够说明家里人对身份没有偏见,也就不会对顾城有任何偏见。

荣京又到了寒冷的季节,细细飘着的冬雨很凉。

那天慕西城站在她身后,说:“最近大概要回去一趟,老头子身体不太好。”

虽然他从未享受过一个儿子该有的关爱,但老爷子身体有恙,他还是觉得该去尽孝。

她转过身,微蹙眉,“严重么?”

慕西城略微动了嘴角,“上了年纪都这样。”

他是该回去了,这都待荣京快一年了,努力笑了笑,“我大概也快了,到时候也许还要麻烦你接机呢!”

她在华盛顿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总是两点一线,对那个城市着实不熟,甚至都不知道去哪找郁景庭问顾城的消息。

慕西城还以为她会和他一起走,既然这么说了,便略微勾了一下嘴角,“好。”

正说着话,沐司彦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大概是刚洗完澡换的衣服,衬衫刚穿上,快速系着扣子。

“马上晚饭了,你去哪?”沐司玥微蹙眉。

沐司彦换了个手接电话,然后另一手继续整理衣服,也对着她快速一句:“大哥一会儿回来!”

她愣了一下,紧跟着莫名的激动起来,“……他亲自说的?”

“当然,我正挨个通知,苏衍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正好都聚聚……不过我得先去一趟机场,蜜蜜跟领导出差刚回来。”沐司彦说着,嘴角微微勾起。

沐司玥盯着他的手机,“大哥是不是也在机场?”

“不清楚。”沐司彦已经在换鞋了。

她正皱着眉,不知道在犹豫什么,还是走了过去,他抬头这才发觉她的表情,问了句:“怎么了?”

沐司玥微抿唇,才道:“这种时候,不都低调行事么?苏衍、景哥哥,加上云暮什么的都来,大哥的行踪不算暴露?”

沐司彦听完还真是跟着紧张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起来,“这事也就家里人知道,外界连猜都没能大哥身份上猜,放心吧!”

他们几家的孩子从小就玩得要好,外人也不是不知道,全都聚在一起也有可能是某个孩子过生日,或者庆祝事业高升呢?

这话确实没错,最近荣京的政圈每天都有新闻,极少有人有空去猜不说,哪怕有人留意了也于事无补。

沐司暔从军校毕业之后,职业和个人信息就已经不为外人所知,查,更是无从查起。

很多人理所当然只以为沐寒声后继无人,真有新的总理事上任也跟他没关系了,纯靠那股子不明势力撑起来的。

“……那,我跟你去吧?”她想第一眼看到大哥。

沐司彦想了想,挑了一下眉。

所以,家里的三个人干脆都去了机场接人。

但实际上,沐司暔并不按别人可能猜到的行程和途径走。

就在他们三人到机场等了一会儿之后,沐司暔也是乘车到了机场门口,一身装束,透着比沐司彦还浓重的商业气息,根本不像从部队出来的。

沐司暔素日无论多稳重严肃,这会儿也只剩兄长这么一个身份,步子均匀,整个人只是很温和。

只见他径直走到妹妹跟前,什么也没说,只是像以前那样给予拥抱。

当然,同样的拥抱,却让人觉得比从前厚重。

松开她,沐司暔低眉看了会儿,“瘦多了。”

她只是淡淡的笑着,“刚刚好!”

沐司暔有那么些欲言又止的意味,终究是没有说,转头看了他弟弟,“还不走?”

沐司彦捂嘴咳了一下,“要么,你们先走,我接个人?”

一看就是想稍微有点二人世界,哪怕只是回去的路上那半小时也是可以的,都好几天没见了。

沐司暔却一挑眉,“顾家两姐妹过来么?”

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的。

沐司玥略微惊愕的看了大哥,“你都知道?”

彦哥哥和蜜蜜这么腻歪的发展,都是在他不回家的这段时间,但他好像都了解。

沐司暔只自然的摸了摸她脑袋,嗓音温温沉沉的,“都知道!”

包括她的状态,包括家里人打算撮合她和慕西城这一类的事。

他不在荣京露脸不代表人不在这里,哪怕人不在这儿,所有该掌握的资讯,照样是一件不落的,这是基本。

换句话说,整个荣京,都在他布控的一张网之内。

沐司玥留意到他抚过来的手,虎口上留了很长的一个疤,上一次见他还是没有的。

不知道他当初经历了什么?身上又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伤?

她没办法不想到顾城,相对于慕西城给她

可沐司暔只笑了笑。

一旁的沐司彦忽然激动起来,就知道蜜蜜两姐妹到了。

沐司暔不知道在想什么,拍了拍玥玥的手,忽然迈着长腿朝旁边走了。

沐司彦可没心情理会他干什么,只有她好奇的看过去,见着他直接在旁边拿了一捧昂贵的妖姬。

转身回来时还从上衣前袋拿了墨镜带上,顿时整个人都成焦点了。

她忍不住笑,还没见过大哥这么装腔作势的样子!

另一边,沐司彦刚上前接了姐妹俩,手还没伸过去就被旁边的扯了一下,被扔到后边了。

沐司暔目光从另一个出口收回来,薄唇勾起迷人的弧度,顺势抬手拿掉墨镜,鲜花也递到了一脸惊讶的女孩面前。

沐司彦站在他身后愣了会儿,舌尖顶了顶唇畔,咬着牙低声提醒:“哥……”

先前沐司景差点给他插一脚就算了,这会儿又唱的哪一出?

就算他是家里老二夹心饼,好歹也是堂堂沐煌总裁了,这待遇是不是过分了点?

沐司暔压根不理会他,全身上下的成熟稳重气息,满满的荷尔蒙都用来吸引女孩子注意了,声音也极其好听:“甜甜越来越漂亮了!”

“……”女孩惊讶的表情有所缓解了,抱着一把花又偷偷瞄了一眼后边黑着脸的沐司彦。

有些想笑,原来表错白这种低级错误也不是她一个人会犯的?

终于,某人忍不了了,上前一伸手,一点没客气的把花一摔,侧首撑起气势:“虽然你刚回来,但这种事忍不了!”

说着一把拥过蜜蜜,扯起笑,一字一句:“这是蜜蜜,我的!ok?”

沐司暔的确是愣了会儿,尴尬之余食指敲着手里的墨镜腿,然后看着另一个女孩慢后一步过来。

甜甜笑得文静,倒也开起了玩笑,“要不我去整个容吧?否则这辈子怕是收不到表白了!”

都给妹妹去了,她就没碰到过!

蜜蜜倒是挑眉,仰起脸睨着环着环着自己的人,皮笑肉不笑,“我要不要去丰个胸?有人说我飞机场。”

沐司彦立刻一本正经,“谁说?这就很好!”

但他那时候随口拒绝她的话已经成了她反过来打压他的理由了,因为蜜蜜现在的身材那叫一个无可挑剔!

甜甜平时就比较文静,并不是十分爱热闹,但都是熟人,难免就开起了玩笑,看着沐司暔,“要不我给暔哥哥买一束?别人都一对一对,咱俩装个样子应个景?”

说着看向及不远处并肩站着的沐司玥和慕西城,这么长时间,别人潜意识已经把他们看作是一对了。

沐司暔听完略微挑眉。

而旁边站着的沐司彦看向了另一个出口,好像明白大哥为什么要来机场了,还穿得这么……难以言表的帅。

“你买了,恐怕他也不敢接?”除非他这次好容易忙里偷闲露面是过来受罪的。

沐司彦一副看戏的表情,然后颔首示意他大哥往另一个方向看。

抬眼看过去,机场另一个出口,一抹窈窕的身影,身材火辣而张扬,已经赚走了周围的众多眼球。

沐司玥站那个位置,一直都是看他们笑着玩闹,这会儿自然也看到那抹漂亮的身影了。

有些惊讶,“kiwi姐?”

她一直觉得慕瑶和kiwi姐的性格很像,而这种性格,大概无论男女都会很喜欢。

以前kiwi就被玩笑的称作大嫂,只是这么些年也不见进展,估计是大哥太忙的缘故。

没想到今天居然也过来了?

不过,显然,他们几个都不清楚沐司暔和kiwi现在的状态。

只见沐司暔明明目光朝着那边,却还一副挑衅而亲密的把手搭在了甜甜肩上。

沐司彦啧啧舌,看看那边,又看看他,“吵架了?”

沐司暔英峻的五官带着几分笑意,看了甜甜,“买花这种事,自然得男士来!”

然后他真的走过去准备再买一束。

也是这时候,不远处的女子抬手招了招,一个男子便走上前。

她二话不说,直接给人一个拥抱,甚至主动勾了男人下巴,挽着手就往机场外走。

只给沐司暔一个嗤之以鼻的冷眼。

沐司暔显然是愣了一下,没想到她明目张胆就这么跟别的男人走了!

机场人很多,但提高音量还是可以让对方听见的,只是沐司暔薄唇抿着,闭了闭眼,忍了!

沐司彦笑着看他,“不追?”

还好死不死的加了一句:“要不我给荣京几家大酒店打个招呼,不让她入住?”

要不然以kiwi那火爆的性子,指不定真就直接绿他了!

沐司暔把墨镜一卡,“回家!”

回御阁园的路上,几个男的一辆车,女孩坐一起。

甜甜、蜜蜜虽然是同胞姐妹,不过性格是一静一动,蜜蜜坐不住,一会儿吃一会儿闹,甜甜就在旁边照顾着,时不时提醒:“少吃点,小心晕车了又!”

蜜蜜还拿刚刚的事开玩笑,“姐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姐夫啊倒是!”

甜甜便轻拍了一下她脑袋,“我都把条件降到只求男性了,还能怎么着?”

怪她这些年除了学习之外什么都没想,所以感情一片空白。

沐司玥笑了笑,甜甜还是有爱玩笑的另一面,就是比妹妹稳重些。

两辆车到家的时候,另一辆轿车已经停在院子里了,别人都没怎么在意,只有甜甜看了好几眼微蹙眉。

沐司暔超前两步之后又回头看了甜甜,“不说走一对应景么?”

甜甜淡笑,“我怕kiwi姐姐给我连环杀!”

不过也跟上前,礼节性的挽了他的手臂,都是亲如兄妹的人,这根本不算什么。

沐司玥和慕西城走在后边,却看着这司空见惯的场景忽然转变。

就在一群人进屋的时候,甜甜原本开着玩笑,挽着大哥,转头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苏衍。

只是一瞬间,秒安静,手也快速从大哥臂弯里抽了出来,整个人一下子就文静婉约,恢复了最常见的状态。

别人大概没感觉,只有沐司暔和沐司玥看了看苏曜,颇有意味的挑眉。

“好久不见!”沐司暔走过去和苏衍握手,又一个触肩的拥抱。

那时候苏衍的目光已经在同时出现的几个人里落到了沐司玥脸上。

她只能回以微笑。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一直在等顾城,包括苏衍。

沐司玥看了看甜甜,看似恨不经意的提了一句:“是不是去外交部实习啊?这是个好机会,好好抱抱苏衍大腿!”

甜甜被说得不好意思,苏衍表情却没多少变化。

他几乎没空关注这些的,最近和他们见面的时间都没有,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忙碌。

沐司玥看得出来,苏衍也变化很大,他哪怕只是坐那儿都能感觉到那种稳重和绅士的儒雅,和苏舅舅特别像。

就是少言寡语的时候,大概会让人觉得他这人没什么感情。

他们走的时候,佣人就临时加菜了,这会儿可以上座,餐厅一下子变得很热闹。

不过缺了云暮和云厉,没办法,兄弟俩好像现在已经站在国际的高度进行交流了,很忙!

云暮极少在国内,和当初宫池叔叔一样到处奔波。

蜜蜜笑了笑,“所以我哥说他找不到女朋友全是因为我爸,让他连个悠闲交友的空间都没有!”

沐司彦挑眉,“这种东西呢,除了缘分,更要看人品,我很忙,大哥也很忙不是?”

可他还是抱得美人归了!

然后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态度看向对面的沐司暔,“是吧哥?人品稍微差点呢,估计一夜之间就单身了?”

这明摆着含沙射影,谁知道千里迢迢从第一岛来的kiwi这会儿在哪个酒吧逍遥?

沐司暔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但心里急不急,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反正晚餐没吃好。

结束了晚餐之后,一群年轻人聚在客厅闲聊的时候,沐司暔也是心不在焉。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他终于起身说去抽根烟,往后院走。

大概是他没把后院的门关上,不知道给kiwi打电话之后听到了什么事,一声咬牙切齿的低沉就从后院传回来了。

“蓝知恩!”

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音节,显然气得不轻。

后来声音逐渐变小,应该是直接绕过侧门要过去找人了。

果不其然,不到两分钟,前院响起了车声。

沐司暔还没挂电话,车子启动之后依旧峻脸黑沉,嗓音颇有压迫力,“你要造反是不是,嗯?”

一手戴了蓝牙,一手打着方向盘,随着动作幅度,结实的手臂肌肉也跟着动,显得他更压抑了。

电话那头吵得很,但是她的声音依旧悦耳,还张扬无比,“怎么的,准你调戏小妹妹,不准我找老男人?”

“大叔技术好,懂不懂?”她勾着笑。

沐司暔闭了闭目,“马上给我从酒吧出来,立刻,这是命令!”

kiwi半趴在桌边,随着音乐摇着纤细的腰肢,挑起眉,“其一,我不是你属下,你命令不管用!其二,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你别再惹我了,小心我把你底细全抖出去!”

男人薄唇抿了抿,缓了一会儿嗓音,“谁惹你了?”

哼!电话那边的人一个冷哼,一点面子也不给,“你问谁呢?你哪位啊?”

她这么呛的问话,倒是让沐司暔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

但开口间全是霸道的气魄,“地址!”

结果那边很干脆的直接挂了,回应他的就一个“嘟!”

两条副道上,暗处随行车辆的人转头看去就能发现沐总的车忽然就提速了。

二十分钟后,他的车子停在九点前,而他们也都车子打个闪灯完成交接,后各自继续走自己的路,因为这一片区的安全,都是由顾城的人暗中负责。

下了车,沐司暔一路直接上楼。

三分钟后,伟岸的身影已经背着光立在一个房间前,敲了两下门。

“谁?”里头传来女子的声音。

蓝知恩刚叫了房间服务,狐疑的看了猫眼后,还是开了门锁,但锁链没拆。

也是那一瞬间,她只是眨眼的功夫,男人忽然伸手进来,眼一花,锁链被他解了,整个人闪进门里。

她常年跟着父亲,身手自然是不差的,顺势就要还手,但是左手伸出去……

被捉了。

右手切过去……

还是被捉了。

然后双腿被他找准角度别了一下,转瞬已然将她摁在门板上,嗓音低得透着阎王气息,“找老男人?”

蓝知恩一副不服输的扬起下巴瞪着他,“放开!”

沐司暔扯了扯嘴角,“问我是谁?……两天不见,换男友了?”

她美艳的脸一撇,“我没男朋友!”

“那我是什么?”沐司暔勾了她下巴,掌心握着她的腰,“睡完了就不负责任是不是?”

蓝知恩抿了抿唇,又把气势撑回来,“……本小姐睡错了不行?谁让你往我床上送的!”

嗯哼?睡错了?

男人眉峰轻挑,手腕微微用力,长腿迈步一转,她就被放到了几步远处的桌面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