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敢欺负她的只有顾城(万更1)/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论兵阵、军事要务,蓝知恩自问不熟任何人,但是这种事,她还是慌的。

她刚被“扔”到桌上,他已经抵近身体,低眉睨着她,致使她抬手撑在他胸前。

平时再强势、凶悍,她现在这抗拒的动作透着无限的女人味儿!

干咽了咽,缓解略微的心慌,强迫的抬眼盯着他,“还没见过男人要求负责人的!”

沐司暔双臂撑在她两侧,按着桌沿,凑近,薄唇微掀,“这不是让你见识了么?”

这桌子上就放着一个质量很不错的音响,到这会儿还播放着和酒吧一样吵闹的音乐。

乍一听还真以为她就在酒吧里。

装得还挺像!

沐司暔勾了勾嘴角,手臂绕到她身后把声音关了,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蓝知恩微咬唇,往后方避了避,不让他的脸和自己靠得太近,表情也是一派严肃,“离我远点!”

他不以为然,反而低眉睨着她。

她扬起下巴,从小和父亲混军队的蓝家大小姐气势也算是出来了,“别忘了咱俩已经没关系了!”

又讽刺的冷眼看着他,“怎么,小女孩没撩到,又想回头找我来了?你当我是什么?”

“咱俩已经分手了!”她直直的盯着他,说着说着委屈也跟着上来了。

见她是真的生气,沐司暔才认真起来,静静的看了她好一会儿,“谁同意了?”

蓝知恩本来脾气就辣,换别人早把他踢出去了,这会儿一把推了他,想从桌子上下来。

但他几乎是纹丝不动,反而手臂作势拥她过来,“别闹了。”

她抬眼:“我没跟你闹!”

握着他的手臂往旁边甩,偏偏力道不如人,又一次被他反手握了腰,只能瞪着他:“你放开我!”

男人低眉,薄唇沉了沉,“不放!”

蓝知恩咬牙,闭了闭目,依旧是盯着他,“我没跟你开玩笑!”

“只要我当政,我就一定要独立第一岛,你拦不了我的!”她一直守着军队的教育,很强势。

“所以咱俩趁早散了,免得到时候更难看!”

前两天,他们就是因为这个问题而狠狠吵了一次。

“早知道你会坐上这个位子,我当初就不会跟你在一起!”她看着他,目光显得很坚定。

她的确是前几天才知道他就是新任的总理事,他一直瞒着她,照顾了他这么久,一个字都没透漏过!

沐司暔闭了闭眼。

估计,情侣时间要为了这么高端的政事吵架,也只有他们了吧?

又有哪个女人这么大野心的?

“叮铃!”又有人按了命令,隐约传来礼节性的声音:“客房服务。”

她的确叫了。

一把推开她跳下桌子往门口走。

沐司暔转回身倚在桌边,看着她去门口,在她开门把东西接过来的那瞬间忽然眯了一下眼。

也是那一瞬间,他一双长腿已经大步迈了过去。

果然,蓝知恩下一步就马上出了房间逃出他的范围,被他一把扯了回来,反手把客房服务人员关在了外头。

“……”客房服务一脸懵,“小姐?……需要帮忙么?”

“不需要!”沐司暔脸色沉了沉,目光睨着她。

好一会儿,等门口安静了,他才终于略微动了薄唇,“不是刚来么,还打算逃哪儿去?”

她蹙着眉,“我不想看到你不行么?”

男人就那么低眉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低低的开口:“不是想独立第一岛么?给你机会。”

蓝知恩忽然抬头,眼里都在闪光。

只听他薄唇淡淡的吐了三个字:“打赢我。”

什么?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蹙眉盯着他。

可沐司暔已经顺手把衬衫都脱了,冲她颔了颔首。

在蓝知恩看来,这简直是挑衅加侮辱,他真以为女人就打不过他是不是?她自认从小到大,还没输给过爸爸手下的任何人!

她三圈两脚劈过去的力度确实很刁钻,也很凌厉,可沐司暔对她太了解,不出两分钟就知道她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

等她再次一拳打过来,轻易的徒手握住,薄唇微动,“没吃晚饭么?”

蓝知恩气得猛一个扫腿过去。

沐司暔轻巧避了过去,但是因为躲避太急,后腰撞到了桌角,眉峰皱了一下眉,透着隐忍。

她也愣了一下,因为他那儿有旧伤。

但也就是她愣神的功夫,眼前一花,身体被猛烈旋转,手臂就差点被拧成麻花,整个人被他挟持。

低低的嗓音几乎咬在她耳边,“女人终究是不适合干大事的,懂么?”

她就不信邪!

接下来整个高级套房成了战场,本来好好的扩音器已经不知何时摔得稀巴烂,桌子歪歪斜斜的被踹到了床边,两个人的鞋子早不知道哪儿去了。

沐司暔扫了一眼扩音器散落的配件,她一脚踩上去,估计就到肉里去了。

略低眉用脚把零件扫一边去,看着女人已经香汗淋漓,“还来么?”

蓝知恩以前也来荣京,但是最近都没过来,甚至没怎么长途旅行,今天舟车劳顿都没休息过来,又折腾了这么久,真的累。

可她就不知道服输是什么。

吸了一口气,又开始了一轮战况。

沐司暔没注意她是什么时候把遥控器捏手里的,差点被她戳中侧腹,眼一眯,快速躲了过去,顺势握着她的手腕一扭。

“啊!”她低低的惊呼,脸色都白了。

他只松了松,“求饶么?”

“不!”

只见她顺势在他力度下整个身体旋转一圈,步步紧逼,一直到将他逼到卫生间门口的墙角。

然后一个收尾的凌厉手法过去。

可男人伸手开了卫生间的门,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下一秒他又忽而别了她的腿。

蓝知恩身体一歪,被转了个角度,原本是可以靠着门板稳住,但是门被他打开了,她身体失衡只有一个结局:直直的摔进卫生间里!

沐司暔嘴角微勾,顺势揽了她的腰,自然不会给她反扑的机会。

仗着人高马大,几步的功夫将她直接扔到了床上,俯身,“别浪费我时间了。”

又道:“哪怕我再忙,第一岛绝对是我精力的T1区,行么?”

“谁要你的精力了?”蓝知恩打得微喘,但就是不肯认!

男人嘴角淡淡的弧度,声音很沉,“就算第一岛独立,它是你的,可你是我的,结果一个样,折腾什么?”

她一双眼都几乎喷火了,脸蛋也跟着火红火红的,“谁是你的人,你再给我说一遍!”

放在第一岛,她大小姐一发怒,底下人都得唯唯诺诺。

可面前的男人就这么风轻云淡,甚至抚了抚她姣好的面容,“说十遍也是一样。”

这一地不等她动手,沐司暔已经先一步禁锢了她,指尖已经探到她背后。

她刚想反抗,里边的衣服已经被解开,束缚一松,她下意识的就抱住自己,顾哪儿都不是。

可他想顺利满足也是不可能的,一个吻都恨不得让他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得逞。

干脆直入主题。

在那一瞬间也不忘低眉睨着她,“老实了么?”

蓝知恩不自觉的咬唇,眼睑轻轻阖着又睁开,“……不……跟谁也不跟你认输!”

话是说着,可唇被吻住,整个音调都变得绵软,毫无可信度。

顾及到她今天可能疲累,沐司暔动作并没刚刚的强势,唇畔间低低的嗓音:“知恩知恩,知恩不图报,白取这么个名了?荣京何时亏待第一岛了?”

她忽然盯着他,“你亏待我了!”

所以,这就是她朝着要独立的缘故?也就她有这个胆子。

男人有些想笑,眸底柔了柔,但索取更甚。

直到餍足后,他终于居高临下的看她,“我道歉行么?……下次有事尽量不瞒着你,至于……”

前两天她忽然就气势汹汹的就跟他吵了,缘由就是想独立,现在看来是惹到她了!完全醉翁之意不在酒。

略微无奈的勾唇,“我和那位护士小姐很清白!”

哼,蓝知恩扯了嘴角,“你和那什么甜甜也很清白是不是?”

他勾唇,“那是我妹妹……”

“全世界都是你妹妹!”她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然后往旁边挪了挪,显得很是坚定,要跟他划清界限,但是抬头发现他正安静的凝着她。

被他冷冷的盯了好久,她终究是莫名其妙的委屈了。

“你凭什么呀?”她蹙着眉,眼圈都快红了,“我从小跟谁认输过?就要做一番大事,就要独立第一岛这么一件事,你好端端的上什么位啊?!”

他这不明摆着必须让她放弃自小的宏大理想?

谁能甘心?

一看她真红了眼,沐司暔再怎么冷硬也柔了下来,抬手把她勾过来,“行,我的错,能力太出众,个人太完美,偏偏就上位了,怪我,行么?”

这……哪是认错?!

她瞪着他,“滚!不想见你。”

真的,蓝知恩从小就觉得自己十二分的厉害,小时候也认识他,但是成年之后才意识到他的强大,敌意不自觉就出来了。

她知道他三四岁就靠着只会在暴徒窝里走了一圈,认知能力比很多人早而强,一路简直是开挂着长大的。

但为什么偏偏就要拦她的路呢?

随便一个身份就算了,现在好了,新的总理事,让她怎么办?

男人从身后拥了她,冷不丁的就改了说辞,“我是你的,所以别说第一岛,哪怕是荣京也是你的,嗯?”

屁话!她心底里嗔了一句。

但毕竟是女人,真是太听不得这种言辞,很明显已经软下来了。

“饿么?”他从身后问她。

蓝知恩不搭理,闭着眼晾着他,可他一点也不介意,凑到她耳边,“还想……”

终于让她一惊,猛地转身就要推他,却正中他下怀,手臂一用力,面对面把她腰肢贴紧,亲密接触!

*

御阁园,一群同龄人聚在一起是不可能早睡的。

蜜蜜虽然出差才回来时,但是精力非常好,凑在人群里数她最活跃。

沐司彦收拾完厨房,又洗了个澡下来,看到她还活跃得不像样,兴致的拉着慕西城讲他做空质测评员的时候,在各国游历的见闻。

那一副向往而憧憬,撑着下巴望着慕西城,怎么看都让人泛酸。

“不是累么?去洗个澡睡觉!”沐司彦走过去,一手勾了她要把她带楼上去。

蜜蜜扑棱着手臂不肯上去,“我不困!……景哥哥救我!”

沐司彦低眉削了她一眼,“谁是你景哥哥?”

沐司景优雅坐那儿只是弯着嘴角淡笑,“是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他这么一说,蜜蜜还真是瞬间安静了,很顺从的跟着沐司彦上楼。

这可把某人气得不轻,进了卧室,气势磅礴的睨着她,“你听我的,还是听他的?”

蜜蜜抬手撩了撩长发,“景哥哥声音好听啊!”

不是偏见,学表演的说话真的很好听,咬字和语调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听着就很有味道。

当然,她现在这是故意的!

走过去之后又回头瞥了他一眼,“谁让你不敢娶我,出尔反尔!”

然后微扬起下巴,“反正我呢,就喜欢你张皮囊,你要是不愿意到时候我还可以和景哥哥在一起呀,然后变成你的低眉,天天在家里晃着、折磨死你!”

沐司彦站在门口,干脆倚在了墙边,单脚支地,抱着双臂看她,很无奈又好笑。

他还没见过哪个女孩着急把自己嫁出去的,上一次因为种种时机成熟,结果都到床上了,他十分绅士的打住,人大小姐反而不高兴了!

“司景真不喜欢你这类的,他估计比较喜欢你姐姐的恬静!”他淡淡的道。

蜜蜜一眼扫过去,瞪着他,“我也能很文静!”

说完又觉得自己都不信,只好抿了抿唇,皱眉,“你出去,我要洗澡!”

沐司彦抬手拨了一下短发,是那种很简单的动作,却莫名其妙的让人移不开眼。

紧接着他立起身迈步朝她走过去,探究的望着她,“谁给你灌输什么谗言了?”

不然怎么忽然就恨不得他现在求婚似的?

她抿唇,绞了绞手里的浴袍,“……没!”

然后又抬头看着他,给自己打起气势,“这还用谁谗言?明明就是自己出尔反尔,当初说娶的,现在只字不提,你要不娶,那就别占着茅……”

意识到形容得不太合适,她立刻改口:“你别占位置,我好挑别人!”

沐司彦心底好笑,但面上严肃得很。

他也没说不娶,但也没说过娶,那次惊愕之余第一个叹词“我去!”被她咬住不放了。

只听她悠悠淡淡的说着,“反正二少也不着急!这不是才二十五么?继续在女人堆里转悠,转个四五年怕什么?沐煌那么大的帝国,随你玩,等三十几呢那方面就不行了、女人们也散了,成个孤寡老人,到时候我青春正好,带着宝宝帮你挑老婆行么?”

这可真是她的风格。

一段话已经把他打击万,说他风流成性喜欢游逛花丛;又说他一定会老得快;现在错过了她,到时候她就带着别人的孩子刺激他?

沐司彦终究是不自禁的勾了嘴角,“你怎么没跟着顾阿姨当个编剧或者导演?”

想象力多丰富?多有画面感?

蜜蜜挑着眉,“有这想法呢?我妈说娱乐圈要什么货色都有……哦对!到时候和景哥哥的独处机会更多了!”

他舌尖不羁的顶着唇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才二十,嫁人是不是早了些?”

沐司彦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在二十五就会被一个小女孩逼婚。

虽然有些好笑,但可见她很认真。

蜜蜜也点头,只是不甘示弱的看着他,“是啊,你嫌早,所以我先嫁别人,等你三十了我再找你?”

正说着话呢,沐司彦身上的电话响了。

他浴后穿着长袍,顺手从兜里拿了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稍微蹙了一下眉。

面前的蜜蜜已经一下子变了脸,一点表情都没有了。

沐司彦是接通之后顺势抬头才看到她脸色不对劲,心里略微顿了一下。

“喂?”一边开口,一边抬手想把面前的人拥过来。

但蜜蜜推开她转身去了浴室,“嘭!”一声把门关上,力道很大。

沐司彦眉头跟着紧了紧,但脚步没有往前挪,只是对着电话低低的声音:“还没……”

“这么晚不睡,看来夜生活还是那么丰富?”电话那头是女人的声音。

沐司彦没搭腔,薄唇轻轻抿着,相比于平时,他现在的状态少了吊儿郎当的劲儿,顺势靠坐在了柜子角上。

“我面试过了!”那边的人继续道:“已经上班两周了,再有两周估计能过考察期!”

一般都是两到三个月,但她能力不错,期限应该会比较短。

沐司彦依旧是淡淡的声音:“挺好。”

对面的人笑了,“你知道我在哪上班么就挺好?”

沉默了会儿,女子才道:“在沐煌!……惊讶不?”

沐司彦确实紧了紧眉心,因为他不知道这事,他不可能专门去关注人事部哪天招了什么人,谁又上了几天班这种小事。

但下一秒,他神色凉了凉,“你和云笙见过?”

女子似乎不以为意,“嗯……好像国外遇到过,怎么了?前任和现任撞见了不也很正常?”

沐司彦还一直以为她是无理取闹,和他撒娇玩小脾气的。

“她这会儿跟你在一起?”女子问。

他声音很沉了,平平的,“当然,在我家。”

不知道为什么,那边的女子笑起来,“你知道你这像什么么?”

片刻,听她继续道:“就像为了麻痹自己,为了让自己死心,所以来跟我炫耀你把她带回家了。”

女子略微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当初不知好歹错过了你,但我想,我还有机会,对么?男人的初恋,哪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沐司玥似是扯了扯嘴角,淡淡的,“本少的初恋叫顾云笙。”

那边的人依旧是淡淡的笑着,“你一直这么自欺欺人过来的?……二少流连花丛这么些年,好像只有我让你力不从心?”

“人一旦累得无力,就像随便凑合,当然,你就算随意选也得选个优秀、干净、漂亮的女孩,就是那个顾云笙?在我这儿被拒的挫败,是不是在顾小姐那儿得到了满足?毕竟小女孩都很好哄。”

但凡他体贴一些,多花点时间,每天多发几条短讯,要得到一个女孩的青睐,对他这种老手来说,太简单了。

好一会儿,沐司彦声音低得有些冷漠,“女人太自信并不是什么好事。”

女子笑了笑,“我只是不想让你觉得之后的行为是在欺负她,像个小人。”

所以提前告诉他,她就在他的公司里,以后的遇见必然是难免的。

挂了电话,沐司彦站在窗户边,目光不时往浴室的方向看,好一会儿,终于是按捺不住担心的走过去敲了门。

“洗完了么?”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一下,但是她没有回答,继续洗。

他在门口站了会儿,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细心,“别洗太久了,容易头疼。”

她喜欢洗澡先把头发洗了,然后用毛巾包着,长时间闷着,洗完澡她就习惯头疼。

“架子上的浴后乳别擦了,买了新的,洗完给你递进去。”

蜜蜜还是没说话,转头看了架子上的浴后乳。

她之前擦过两次,每次擦完之后都觉得不舒服,大概是对其中某个成分过敏。

没过会儿,她也把水关了。

开门的时候,他正好站在门口,手里握着新买的浴后乳。

低眉之间,目光就落在脸上,看着她的眼,好像要看出她有没有一个躲里边哭过似的。

她抬手接了过去,然后关门擦浴后乳。

第二次开门的时候,他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

蜜蜜刚要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被他抱住了,“如果怕我跑了,下个月就去你家提亲?”

但是这次她反倒摇了摇头,从他怀里稍微退出来,微抿唇,勉强笑了笑,“你就当我闹一闹就好,不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么?我还小,不着急!”

沐司玥垂眸,略微蹙眉。

她倒是依旧淡笑,“如果你心里还不够确定,就算结了婚也没用,我宁愿要个只属于我的人。”

他显然不赞同她现在的感觉,“本就只属于你一个人!”

蜜蜜笑了笑,“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会害怕要我,害怕我逼婚?”

然后恢复了她平时的性子,“没关系,我真的不着急!感情不都是慢慢来的么!我知道任何人的感情线都比不过我跟你那么长就好了!”

沐司彦说不好为什么他现在不想成家,也许是想把刚接过来没多久的沐煌做透了,毕竟男人事业为重,以后才能让她有更好的生活条件。

又或者是,男人本性里的不想过早稳定。

没有对她感情不纯的因素,但也的确没打算碰过她,也没想过结婚那一步。

究根结底,还是他还不够合格。

楼下的客厅是不是有些嬉笑。

沐司玥抬头的时候看到本来说是上去休息的蜜蜜又下来了,但看不出情绪有所出入,只当她是睡不着。

即将作为同事的甜甜和苏衍今晚还真是没说过几句话,蜜蜜下来之后才开始给姐姐“拉关系”。

“苏哥哥你清廉归清廉,绅士归绅士,该拉我姐一把的时候还是得拉哦!”她挽着甜甜手臂。

转过头,“姐,联系方式交换了么?”

沐司玥在一旁笑,有个妹妹也真是不错,这就是加大马力的神助攻。

然后那么多双眼睛就看着蜜蜜像个红娘一样牵着两人交换联系方式,还加了微信。

存电话号码的时候,苏衍温稳的看过来,名字那一栏犹豫着。

存“甜甜”让人看了大概是误会。

甜甜当然理解了,也就笑着道:“你存云舒就好了!”

蜜蜜不乐意了,“云舒什么云舒,就甜甜,多好听?”

然后干脆帮苏衍存好了才还回去,给她姐姐存的就存“苏哥哥”。

末了还笑眯眯的道:“我现在知道我姐跟谁像了……不像我爸也不像我妈,就和苏哥哥像!”

这倒是实话,两人都是温静的类型,苏衍多了成熟稳重,甜甜知书明理。

所有人里边,就属沐司景不爱凑热闹,永远都是最周全最温暖的,别人说什么,他就听着,多半时间淡淡的笑。

这会儿才收了手机,忽然说要出去一趟。

沐司玥略微诧异的看过去,“这都快凌晨了,你出去做什么?”

沐司景只温和的抬手揉了揉她头顶的发,“一会儿就回来!”

神神秘秘的,反正就属他的个人状况最神秘,别人都不知道,光知道他整天忙着通告。

等时间差不多,大家也该各自休息了。

客厅里只剩两个人的时候,沐司玥看了慕西城,“你什么时候的机票?”

“明天早上七点多。”

她想了会儿,忽然道:“再订一张吧。”

慕西城微冷,侧首看着她。

沐司玥淡笑,“大哥我也见到了,这件事已经拖很久了,还是顺道一起走吧。”

她也可以过去看看慕老爷子,毕竟在他们家待过不短的时间,过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等第二天早上,几个人当中,也只有苏衍和甜甜起来了,别人都在睡懒觉。

当然,沐司玥和慕西城已经准备用早餐了。

反正他们这个圈子什么都流行,但是不流行分别时的送别,所以不打招呼也无碍,等走了发个信息就好。

苏衍知道她要去华盛顿的时候,目光看过去,神色说不好差,却确实有些郁色,“怎么忽然动身?”

沐司玥微抿唇,浅笑,“也不是,已经想了很久,只是一直没能过去而已。”

苏衍点了点头,她对顾城的情意,谁还能看不出来?

又或者,哪怕没有顾城,她的归宿,大概也是与他无关了。

甜甜坐在一旁,透着羡慕,“真好!我一直想出国走走的,但是一直没什么机会!”

沐司玥笑着,看了看苏衍,才对她道:“身在外交部,职位上去了还愁没机会出国?”

“当初我妈和老沐就是在各个国家游走间发展感情的!”她说的实话。

这话却让甜甜不太自然的低了低眉。

沐司玥勾唇,这两姐妹真是不太像,蜜蜜喜欢一个人直接就上去了,甜甜羞赧多了。

他们用完早餐准备走的时候,楼上睡懒觉的三个人总算露脸了,看到她手里的行李箱,诧异了一下。

听到她要去的地方之后又释然了。

“我送你们吧!”蜜蜜自告奋勇的笑着过来拉着她的手。

沐司玥笑着看了彦哥哥,道:“我们兄妹之间不兴送的,接送这种事是彦哥哥给你的特殊关爱!”

蜜蜜无论去哪儿,或者从哪回来,彦哥哥都会接送,别人就不。

沐司彦开了口:“先去吃早餐。”

蜜蜜微抿唇,好像不那么愿意跟他单独用餐,转头看了沐司景。

沐司景挑眉,“我来不及了,这会儿就得走。”

正好三人一块儿从家里出去,别墅里的两队对什么场景就不得而知了。

沐司玥是到了华盛顿,下了飞机的时候才接到大哥的电话。

“大哥?”

电话那头却是kiwi姐的声音,“是我!”

她因为接电话不方便,手里的行李被慕西城接了过去,在前边给她带路。

沐司玥笑起来,“我已经到了!转告我哥不用担心!”

蓝知恩冷哼了一声,“他连眼睛都没睁开!”

昨晚疯狂一番之后,她也不知道沐司暔什么时候出去办事去了,反正清晨时分才回来的,上午又没怎么睡,下午就只能补觉了。

“所以还是大嫂对我好呀!”沐司玥顺势一句讨人开心。

蓝知恩嘴角勾起,“知道我对你好,这都没聊几句就走了,我都没机会和你控诉控诉你哥!”

沐司玥已经被慕西城带到车子便,就着他的手臂弯腰上了车,才道:“我哥对你最好了,欺负我都不可能欺负你,还控诉什么?”

蓝知恩“切”了一句,但也适时停止这些话题,仔细叮嘱她在外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就给她或者给沐司暔打电话。

有时候沐司玥真的觉得世上没有比自己更好命的人了,小时候她有那么多人爱护,长大之后各自身份都变了,每个人都那么强势,她依旧被呵护着。

但凡她出点事,和大哥打个招呼,和二哥一个招呼,加上云厉、云暮,夸张点说,放眼国际大概没人敢欺负她的。

嗯,除了顾城。

只有他敢“始乱终弃!”

“直接去家里?”慕西城见她挂了电话,侧首征询。

她点了点头,也不见外了,“好。”

好像慕西城回来的事没和家里人说,总之看慕老爷子的样儿,是不知道他这个私生子会回来的。

看到他,还稍微有那么点生气,“可算知道回来了?我当你手握重兵趁机就逃了呢!”

沐司玥微抿唇,多少有些尴尬,然后提慕西城结尾。

“不好意思,慕老,我该早点劝他回来的!”慕西城确实是因为她才长时间留在荣京的。

不过她现在才知道,老爷子居然没有把SB的权利收回,这么说来,她更应该道歉。

是因为她,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才屈居于沐煌一个小职位。

慕老见到她之后,脸色倒是好了,还不忘问:“沐先生身体好些了?”

她淡笑,点了点头,“好多了!康复很顺利!”

老爷子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好像反应过来什么,忽然看向慕西城,沐寒声虽然退位了,但是根据他猜测,顾城是那个暗处的人,新任的总理事,最有可能就是沐司暔。

可见,沐家势力依旧强盛

那慕西城多为沐司玥付出,反倒是明智之选?

这一项,屋子里气氛几乎彻底逆转了。

沐司玥也不问老爷子为什么气色这么好了,估计就是为了刺激慕西城回来而已。

不过,那晚她没见到慕瑶,连第二天早上早餐之后也没见到她。

她不想耽误时间,所以打算用过早餐就直接去找郁景庭,他可以算是顾城的师傅,最有可能知道顾城在哪。

走的时候,慕西城不放心,所以要跟她去,但又担心老爷子身边需要人,所以问了句:“慕瑶呢?”

老爷子冷哼了一下,“你们俩没一个听我话的!我看她是住到郁家去了!”

当初老爷子都差不多是放下长辈的尊严,谄媚的靠近宫池奕去,希望女儿能选那个男人,结果她偏偏不开窍,到现在还和那个没感没情的家伙纠缠不清!

这么多年,也没见郁景庭看她一眼,真是够丢女儿家的脸!

“郁家?”沐司玥忽然转过来。

她还想着去哪找郁景庭的,这么一来就方便多了,两人直接去郁景庭家里,因为慕西城知道地址。

郁景庭家的住址有点出乎意料,并不是多么高档的别墅区,反而显得有些僻静。

慕西城道:“郁阿姨喜欢清静,一般人不知道这儿。”

她点了点头,脚下走得有点迫不及待。

站在门外,慕西城报了身份,里边才有人开门,一路往里走,别墅门已经开着了,佣人淡笑着,该是认识他的。

“郁阿姨在么?”慕西城往里走。

里边已经有女士浅笑、平缓的声音传过来:“西城吗?”

沐司玥换了鞋看过去,女人在阳台上修剪盆栽,身影给人的感觉就是简单而淡泊,和这儿的环境很搭。

“多久没来了?……”说着话转过头来,然后看到了他身边的女孩,目光稍微顿了一下。

然后笑得很有意味,“该不是给我报喜来了?”

慕西城把礼盒给了佣人,“您又开我玩笑了!”

那人放下手里的工具,笑着脱了手套,“老大不小了还不急,别跟景庭学!”

然后亲热的看着她:“长得多可人儿!叫什么呀?”

沐司玥礼貌的笑着,“阿姨好,我叫沐司玥,您叫我玥玥就好!”

她不关注外边的事,沐家兄妹几个多出名在她这儿和普通路人没两样,只是笑着,“都姓慕?好缘分!”

慕西城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怕她着急,也就问着:“郁先生不在?”

“昨晚就没来这儿!”她也习惯了儿子的忙碌,反正很少回来这儿住。

她起身出了客厅,亲自去给两人泡茶。

回来的时候,还没到客厅入口,外边就有人推门进来。

沐司玥以为是郁景庭回来了,不过下一秒,传来了慕瑶神秘的声音,一进来就道:“阿姨,我要是怀了,您给不给做主啊?”

郁母顿时看了她,又惊喜的往下看她平坦的腹部:“怀了?”

慕瑶笑嘻嘻的,“我就问问!有您这反应我就放心了!”

郁母嗔了她一眼,“又诓我一回!”然后道:“正好,西城也在,进去吧!”

西城?

慕瑶诧异的转过来,从入口看向客厅,见了坐在那儿的两个人愣了一下,“你们俩什么时候过来的?”

沐司玥淡笑,“昨天就到了。”

她是真的恨不得几分钟就问到顾城的事去。

但该有的礼节还得有,所以她和慕瑶提到想见郁景庭、想问顾城的事时,都过了午餐了。

提到顾城,慕瑶也微蹙眉,心疼的看了她,“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不过……”

慕瑶抿了抿唇,“据我所知,郁景庭他自己似乎也在找顾城。”

郁景庭很少跟她谈公事,但她多少还是能感觉到的。

而这的确是事实。

郁景庭回来之后,沐司玥和他单独在书房交谈。

“连郁先生都不知道,还能有谁知道?”这个答案,让她觉得很无力。

没开始就疲惫不堪,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郁景庭看了她,“并非我不想帮你,但这是规矩,我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顾城作为总督,我无权打探他的下落,连基地我都可能进不去。”

现在顾城手底下所有都只忠于他,尤其涉及他的安全信息,外人不可能查得到。

郁景庭手里也有人力,但微不足道,只是确保他的安全而已。

沐司玥知道这样很为难人,可她没有别的办法,蹙眉,几乎是恳求,“我想,只要郁先生强硬,他们也一定会让你进基地的,是么?”

他之所以不进去,说自己无权,也只是不想为难顾城手底下的人而已。

郁景庭指尖略微敲着桌角,好半天总算是看了她,“我试试。”

她第二天就要去,郁景庭也答应了。

华盛顿很大,天南地北绕了很大一圈的感觉,因为接头很复杂。

终于到了地方,慕瑶和慕西城都在外边等着,郁景庭带她进去。

大概是事先打过招呼,比想象中的容易一些。

但是中途无论遇到什么人,似乎都要多看她几眼,不知道是不是顾城曾经和手底下的人提过她。

到最后一扇门,有人上前来,看了沐司玥,又看郁景庭,有着该有的恭敬:“郁先生!”

郁景庭颔首指了她,“这位是沐小姐,她想进去看看。”

对方微蹙眉,片刻后道:“您还是请回吧,里边是空的。”

连郁景庭都蹙了眉,基地是空的?

顾城什么时候转移的,他是真的不知道。

里边真的空空荡荡,那一瞬她终于没忍住那种失落感,掩面蹲在原地。

郁景庭立在一旁,他不是个会安慰小女孩的主,这事也安慰不了。

好一会儿,刚刚那个人看了她,正好沐司玥红着眼站起来,“他既然是你们效忠的人,你们不知道他在哪?是死是活,这合理么?”

郁景庭看了她,“这和一个公司差不多,不是每个人都能知道顾城在哪、做什么?”

核心队伍才有这样的权力。

她无力的笑了笑,“所以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是么?”

沐司玥想过让哥哥和爸都动用人力去找,可是现在荣京处于特别时期,她不能那么自私。

从那儿回去的一路,她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一下子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出神间,车子猛地抖了一下,然后猝然停了停下来。

沐司玥往前蹿了蹿,微蹙眉往车窗外看,窗户正好被人“嘭嘭!”的敲着,但是第三下还没敲中就已经被人粗鲁的拉了下去。

“等一下。”她冷不丁的出声,狐疑的看着那个被拖走的人。

郁景庭这会儿脸色不太好,因为他出门在外,几乎没人敢胡来,显然这次安保不过关。

但也嗓音平稳的问了她,“怎么了?”

沐司玥指了指不远处那个有些狼狈的女人,“……我好像认识她。”

她没有认错,确实是阿雅,好像只有她一个人,情绪很激烈,不知道是怎么从伊斯到这儿来的。

郁景庭略微颔首,让人把阿雅扔车上了,一路跟着。

到了一个地方,进了房间,沐司玥转过身才见阿雅被架着带进来,一看到她就差点跪下。

但表情却是恨恨的盯着她。

“害你的是我,跟我家里人没有关系!你放过他们!”她有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沐司玥站在那儿,只觉得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得她都记不起来了。

可就算记起来了,也只能记得是顾城把她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现在他人没了,她上哪求人?

这种莫名的情绪发在了阿雅身上,“我没法帮你,整件事我什么都没做过,你要是想求情,让你家人找到动手的人不好么?”

阿雅冷然笑了一下,“欺负人很好玩么?我父母曾经那么高贵都几乎跪下去求人,对方说只要能让你开口原谅就考虑,你倒好!”

这皮球踢得真好花哨!可偏偏他们也不是曾经的贵族了,这就是任性的残酷。

沐司玥却忽然拧了眉,“你刚刚说的谁?你父母去求谁了?”

“我怎么知道!”阿雅早已没了以前端着的那股子温婉。

可沐司玥忽然按捺不住的起伏,转头看向郁景庭,“他是不是去伊斯了?”

她所能想到的地方当中,也有着伊斯。

郁景庭低眉看了一眼阿雅,好像知道了这个女孩的身份,多少也了解一些内幕。

半晌也只是为了让她有点希望,“也许。”

就为了这个也许,她一刻都不耽误,直接从华盛飞往伊斯,根本不可能顾得上阿雅。

她到得很突然,所以云厉来不及过来接,只让人在机场候着。

沐司玥被接走之后在云厉家等了好久才等到他回来。

“你是不是知道顾城在哪?”几乎是他一进门,她就急促的走上前。

云厉微蹙眉,从上一次他们离开,这都快两年了,荣京发生了很多事,他知道。

顾城的事,他当然也知道,但是,只看了她,“别急,你先休息好。”

她蹙着眉,“你知道?”

是知道,还是因为害怕她失望,所以拖着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