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她念了七百日夜的男人!(万更2)/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厉把手里的东西都给了佣人,示意他们下去之后往客厅走。

等她坐下了,才道:“不确定。”

她一直压抑的神色终于有所舒缓,不确定,至少说明是有消息的对不对?

沐司玥知道这么久她都在自欺欺人,一个把她看得那么重的人消失,这么久都不找她,只有一个可能,可她始终不去想。

现在的感觉,就像一个人死而复生,怎么可能不激动?

云厉看了看她,“你别高兴得太早,我至今也没有确切的消息,更别说见到他。”

她控制不了的笑着,又略微的哽咽,“没关系,哪怕只是捕风捉影,都要比杳无音信强,是不是?”

云厉勾了一下嘴角,只是其中的味道有些苦,倒了杯水,嗓音淡淡,“我理解那种煎熬。”

当时沐司玥只以为他所说的理解这种煎熬只是客套话。

直到晚上云厉不知道要去忙什么,看起来要出去一趟,换了一套服装,一丝不苟的冷贵。

“沐小姐别介意,他一直这么忙的!”管家小乔笑着,很友好。

大乔、小乔姐妹俩一直在他们家,这么多年,已经不再是大姑娘了,但是从来也不提出嫁的事,玄影也没办法催。

沐司玥笑了笑,“不会,我家里人也大都这么忙碌,习惯了!”

小乔在旁边坐了下来,叹了口气,看着窗外的车灯逐渐没了,车声逐渐远去。

这才转回来看了她,“云厉王子的性情和国主很像,都是冷冷沉沉,寡言少语的,实则也是多情之人,偏偏都要受情殇!”

受情殇?

在她印象里,云厉眼睛里就没有感情那回事,一心想着替他父亲分忧解难的。

小乔笑了笑,眼里有着心疼,“这都快两年了,沐小姐对云厉王子的认识还停在两年前呢!”

沐司玥离开这儿之后养伤都快一年,后来这么长时间又一直在家里,怎么也出不来,每天想的只有顾城,确实没有空间再去接收更多其他人的事。

只听小乔叹息着,悠悠的道:“皇室一直催着让云厉王子娶个妃子,国主也是这么个意思,你们离开之后没多久就嫁了个女孩进来。”

伊斯王子娶妃这么大的事,沐司玥并没有听到相关新闻,再听管家的语气,看起来嫁得并不十分隆重,大概连仪式都没有举行?

小乔遗憾的抿唇,“云厉王子对这些事不上心,所以让他挑女孩时态度很随便,随手点了一个,可想而知,女孩嫁进来也不会得到什么宠爱的!”

虽然她说得很简单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沐司玥能感觉那个女孩不得宠的悲哀。

明明是被云厉点中的,他却过于随便的对待,哪个女孩会不委屈?

“其实,王妃很不错的!”小乔给予了肯定的评价。

至少,在佣人们眼里,这个王妃真的是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她哪里不足,那也就是背景不够强大了。”小乔似乎在为伊斯的女性感到悲哀。

沐司玥听着,也看了这座别墅,很显然,这里并没有那个王妃的气息。

小乔见她往周围看了看,略微凄凉的笑了一下,“王妃不在这儿。”

如果她没记错,好像云厉的爸爸曾经也是钟情于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后来女孩去世,国主就再也没有娶过?

再听听管家的意思,说云厉和他爸一样,沐司玥皱起眉,“你们王妃是……?”

大概任何人的第一反应是王妃没了。

如果是这样,她的确可以理解云厉说的理解她。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也一度觉得那个人就这样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不过,小乔笑了笑,“虽然没那么严重,但也一点不乐观。”

叹了口气,才接着道:“王妃家里势力太弱,加上她忽然被点为王妃,这可是云厉王子的第一任王妃,谁能不眼红?”

都知道伊斯的王妃就跟应聘工作似的,做不好中途轻易就会被休掉。

“所以,王妃嫁进来才半年,皇室里就闹得很厉害,家里人非但没法倚靠王妃,反而成了被人挤兑的对象,这样整整煎熬了一年,娘家还是被挤垮了!”

这种事情,其实也不少,明里暗里都会发生,除非丈夫疼爱妻子,巧妙的渡过那段被挤兑的日子,否则挤兑到王妃被休掉就是那些人的目的。

偏偏,云厉对感情不在意。

“他没有为王妃的家里人说话?”沐司玥蹙着眉。

说实话,除了对他们这么朋友,云厉的确应该是一个人很冷情的人。

小乔无奈的摇头,“何止是不曾为王妃家里说过一句话,避免被人挤兑,到王妃娘家整个宗室因为种种罪名地位降得不能再降,云厉也没关心过王妃半句。”

“更心疼的是,王妃太懂事,始终都不肯开口求王子帮忙,到娘家全部倒台那天,她被皇家管事几乎以流放的方式逐出!”

王妃走得很狼狈,一个王妃,还不如一个罪臣,毫无优待。

第二天云厉王子回来后,从上午到下午半天才发现家里少了人,那时候王妃大概早就出了国界,皇室那群人别的能耐没有,要让王妃难受的方式千百种,必然不会让她再出现。

沐司玥终于听出来了,云厉的王妃不是没了,只是找不到了。

“……云厉一直在找她么?”她有些意外。

因为她见过云厉对待阿雅的态度,眼里完全没有女人。

小乔点了点头,“这也就是令人欣慰的地方,他还没冷情到无动于衷,虽然有点晚,但这都找了一年多,从来没放弃过,原本我们是替王妃怨他的来着,不知不觉都心疼他了!”

大概越是这样冷情的人忽然用了心,就没办法让人不心疼。

云厉王子现在每天都比国主忙,空余时间就是不停的周折找人,有时候半夜还能看到他在窗户边吸烟。

他以前很注重这些,能不喝酒绝对不碰,吸烟的几率很少,因为注重礼节,要经常和人交谈,避免烟味熏人。

“他这一年都比以前都压抑多了!”管家小乔一直在不停的叹气,是真的遗憾这一对。

沐司玥好久没说话,一个女孩子,家里人全都倒台,一个人在外边怎么活?

这让她忽然想起了阿雅的模样,那么糟糕。

“她是被皇室赶出去的,意味着不可能在伊斯生活?”已经相当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状态了吧?

小乔点了点头,“总归,大城市是不可能有她的容身之处了,所以这一年多,云厉王子几乎跑遍了伊斯的犄角旮旯。”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感情是每个人生命中的恩赐,必须懂得珍惜。

云厉那会儿若是不那么寡情,至于受这份罪么?

不过话说回来,若不是王妃被除名流放,云厉冰封着的感情估计也不可能被唤醒?

和管家聊了好久,沐司玥洗了个澡,等了很久依旧不见云厉回来。

那种感觉不好描述,但她真的很期盼云厉赶紧回来,也许他会带回来她想要的消息。

又想着,早知道她跟着出去就好。

今晚若是没有结果,明天一定要跟他一起去。

又在床上倚着躺了会儿,逐渐困意来袭,毕竟这几天她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迷迷糊糊还是睡了过去。

可是第二天早上醒来听,她没见到云厉的影子,管家给她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大概是看出了她的心思。

道:“王子不是每天都回来住的,这一年大多夜不归宿,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才会赶回来参加会议。”

这已经是惯常的事了,皇室里的人只知道他身体不好,但是玄影知道原因。

却唯独这件事对他十分宽容,否则按照从小对儿子的严厉,不可能让他缺席任何一个会议的!

大概是因为父子之间的惺惺相惜吧,玄影最清楚想要圆满一份感情是多么的奢侈,他不希望儿子和自己一样失败。

可沐司玥蹙了眉,“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么?”

这让她怎么等得住?

管家看出了她的焦急,“等用过早餐,让人带沐小姐出去转转?”

沐司玥连吃早餐的心思都没有了,哪有心思出去逛?

她原本是想一过来就争分夺秒的找人,过去这么久了,她都没法想象顾城成了什么样,一刻也等不了的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可是偏偏,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就算一个人出去也根本不知道从哪开始找,云厉跟她说的话都是模棱两可的。

所以早餐还得吃,管家热情安排的游逛伊斯首都,她也应下了。

上次来这个城市事,和现在比起来,似乎变化不小,城市面貌明显华丽了很多。

走在街头,有一种在游逛国内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感觉,很独特。

管家小乔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佣人,以及一个司机,加一个皇室护卫。

到了一半,沐司玥才半开玩笑:“是不是云厉让您带我出来散心的?”

只有他了解她的心情,也只有他知道她需要放松,所以他不在的时候知道她会着急,安排让佣人带她散心?

倒是够周到,还不如他早点回来呢!

沐司玥曾试着给云厉打电话,想知道他何时回来,有没有进展。

但是那边没有任何回应。

几个人不知道走进了什么活动中心,一下子被热情围住了,她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管家小乔笑着道:“这是民俗节,带来好运的!”

估计带她过来这儿,就是因为知道这里有这样的活动?

沐司玥对这些并不信奉,可是看着热情的市民,感受着空气里的激情,因为“好运”两个字,她改了主意。

在那几分钟,带着唯一的心愿和市民同乐,希望真能得到幸运。

快结束时,她还特意合影留念,佣人拍的照片,立拍得。

全天的气氛似乎也被这个环节带起来不少,一直到傍晚了,他们才又回到家里。

但是,云厉还是没回来。

沐司玥进门之后不免的失落,换了鞋去洗了个澡,出来时管家把今天的照片整理了一下,放在了茶几上,然后继续去准备晚饭。

她擦着头发,在沙发上坐下,不滴水之后也懒得吹,让它自然干。

伸手拿了今天的照片,从中午偶尔几张,到黄昏时分的很多张,的确能看出她脸上的笑意好多了。

她看每一张都是到一眼后换到下一章。

可倏地,某一张被她放下之后又被迅速拿了起来,几次狠狠的闭眼,盯着照片的背景。

那时,已经黄昏,夕阳晕黄的罩着人群,她站在民俗节结束后的街头合影,背后一道金黄之下,一抹身影被留住。

光晕之下,看不清他的脸,似乎那样的挺拔也没什么特别,可沐司玥却莫名的肯定,一度激动得指尖都在发抖!

他没死,也没有很糟糕,至少那夕阳下的身影依旧稳重迷人。

仔细看了看会发现照片两边,几乎快抓怕不到的地方,前后都有一丝不苟黑西装的人随行。

这样的场景,让她想到了郁景庭出行的场景。

管家不知道她怎么了,只是看着她捏着照片进了厨房,狠狠给了个拥抱!

“感谢您今天带我出去!……果然是幸运的!”她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但问题很快来了,在街角看到一个身影,她该怎么找到他?

云厉又死活联系不上。

管家小乔听明白之后,凑过去很仔细的瞅了瞅所谓的背景人影,说实话,她是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

但见到她这样的情绪,也禁不住的笑,“既然能被拍,那一定在这座城的,沐小姐放心,等云厉回来一找必然能找的!”

“你呢,现在就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呈现最漂亮的样子!”小乔慈爱的笑着。

那时候天色已黑,沐司玥纵然激动,也没法出去,所以她觉得甚是有理。

晚餐胃口很好,之后和云厉联系了两次,还是不通,她只得放弃,但愿他早点回来。

倒是管家一语点醒了她,“如果云厉王子几天不回来,也说不定是已经找到人了?”

这样一来,就会有更多的心思帮她找顾城,对么?

是好事!

她能体会那种喜悦,但愿云厉能早一点找到他丢了的王妃,而她除了反复琢磨照片之外,敷起了面膜等云厉回来。

*

伊斯西南边境的一处小城,山涧绿水是这里最常见的景色,哪怕没有粮食,靠山吃山也能活个半辈子。

这里的人口极少,房屋在山间显得影影绰绰,又是一道风景。

当然,坐落于山顶的小木屋是取景的最佳位置,房屋面悬众山,又背靠一个小湖泊,很怡人。

只是过分清净,清净得极少见到人影,零落的几间屋舍看起来也是简陋的常年没人居住。

许久,云厉才看出来这里为什么感觉似曾相识。

当初顾城冲破所有阻挠架势直升机闯入的就是这一代,只是距离那而隔了两座山,这里的湖泊,大概也只是那边湖泊的小分块。

这大概就是顾城消失这么久,哪都捕捉不到身影,却会出现在这里的缘故?

日落之际,夕阳被湖面折射稀疏,几缕透过自然生长的古树落在屋舍边,终于有人出现平坦的小路上。

老者身体已经佝偻,但精神矍铄,劳作工具还扛在肩上。

女子在他身后缓步跟着,不催也不急,手里牵着一个尚不懂事的小孩。

云厉几乎没有仔细看过她的脸,大概这是第一次。

他当初之所以随手就能挑中,也许因为她的容貌在众人候选人之中绝对是数一数二。

现在看来,有着他不知道的温婉,甚至她这个年龄,还是在家里被父母疼爱的阶段,却对着一个孩子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慈爱。

云厉才记起来,她好像是个护理师,在伊斯可能会被饿死的职业。

来这儿的路况不好,所以云厉只带了两个人,一整天的疲累在山顶的清风、夕阳下也消散多了。

可他一直蹙着眉,远远看着三个人进了屋,始终没说是离开还是过去拜访。

山顶地势不错,扎个帐篷也是一种意境,但云厉是不可能睡得着的。

挺拔沉暗的身影立在那座小屋前许久,背对着模糊的月光,只有指尖的烟烧得猩红。

门忽然“吱呀”的一声从里边打开来,女子怀里抱着熟睡的小孩出来,也许是让小孩起夜。

也是打开门,她抬头看到门口不远处的身影时猛地顿住,胸口慑人的惊恐在两秒后消散。

只剩冰冷了。

哪怕不亲密,但共同生活一年,她不用几秒就能把他认出来。

随即却是视若无睹,抱着小孩从他身边走过,往里边的屋舍走。

老人家从里边开门,感激的笑着:“哄睡了?”

女子点了点头,“睡得很好!大概能睡到天亮了。”

等老人像往日的千恩万谢后,她才往回走,神态清凉黯然,经过自己门口的人也没停步。

云厉指尖的烟已经捻灭,长腿迈了一步挡在了她面前。

他们算得上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熟悉到一年夫妻,陌生到统共没说过几句话,他对任何人的冷漠都不及对她。

以至于此刻竟然连可以打破冷寂的话都没有。

半晌,他终于冷冷的嗓音,“见到本王不行礼?”

她清冷的抬起眼看了他。

放在以往,这已经是对他的不敬,没人能这么近的瞪着他,还用着这种怨恨的眼神。

末了,她可笑的启唇,“拜王子恩赐,我已经不是您的市民,恕我愚笨,请问外籍人士该怎么和王子行礼?”

相比于曾经唯诺、温婉的王妃,她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如果您觉得不高兴,请随意处置,总之我已经没有家人、没有身份,生死也就一条贱命!”提起整个宗室半年之内的没落,她终究是有怨恨的。

她无能为力,连和自己的丈夫求个情都是奢侈!

因为换来的,只会是他的冷漠而视若无睹。

云厉低眉沉郁,看着她涌起的情绪,不带他言语,她已经转身回屋。

他没有跟进来,也没有任何为难,平静的到第二天,好像这个人就没有出现过。

她依旧帮老人带孩子,依旧带孩子睡着后再送回,屋外没了那个人的身影。

夜里寂静,湖面的月光模糊而平静,忽然又被一阵风打散。

小屋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吱呀”声。

以往她没有警惕,可是这两晚都绷着神经,这会儿忽然蹙眉。

刚要转身查看,只觉得一股气势在黑暗里快速靠近,被子也被掀了一个角,身边的位置忽然多了重量,整个人也被温热裹住。

那一瞬,她脑子里涌出许多孤独不眠的深夜,也有两人零交流纠缠的讽刺,每一帧都戳着一个女人的脆弱。

甚至她流放的前一晚,床的另一半冰冷得可悲。

沉寂了一年多的委屈和怨恨全都钻了出来。

可她刚要有点动静,双手被他从身后封在胸前,开口便是沉沉的一句:“结婚了么?”

按照惯律,她和历史上被休掉的妃子一个性质,没了身份,没了籍贯,成了一个黑户,她和他的婚姻关系自然是不存在了。

她用了力的想远离,反而被他一次次的往胸膛深处按,“孩子是谁的?”

在她的印象里,在民众眼里,伊斯王子高高在上,冷得生人勿进,说话永远没有温度。

现在也是,依旧低沉冰冷。

她依旧是不发一言,好像和他交流是一种煎熬。

终于在听到他的下一句时,她从他怀里转过身。

云厉说:“既然未婚,明天跟我回去。”

眉心紧蹙,“我已经没有家人让你的皇室去折磨了!”

当初她被选中,也曾经欣喜过,但是那一年也成了她的煎熬,现在让她选,宁愿不做王妃!

现在的他们之间没有阶级差别,她也不必对他恭顺唯诺,被束缚的双手紧紧握着瞪着他,“你还想怎么样?”

这个木屋很简陋,床并不大,云厉结实的身躯略微一挪也可能掉下来。

索性忽而翻身往上,居高临下,也清晰无比的低眉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照旧淡漠,却道:“甜甜、蜜蜜最近念你了,只认你。”

呵!她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讽刺的看着他。

云厉从小被人奉承,他忽然觉得她现在这样毫无顾忌的面对他,反而让人舒适。

两年前云厉娶了妃子,没有隆重的办过仪式,也没有对外宣布过,但他的两个妹妹是知道的。

她和两姐妹也见过两次。

很早前,传言就说过,云厉对王妃的要求不高,但至少一条要满足,那便是对他的两个妹妹足够好,必须得她们认可。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属于那个被认可的,因为不在乎了。

所以听到他这样的理由,只觉得可笑。

“是不是我不答应,就真的连命都没了?”

他低眉,语调淡薄,“你知道就好。”

几不可闻的怔愣,大概是没想到他真的会这样回答。难不成她还指望他念及曾经相处一年的夫妻情分?

有时候低到尘埃里的人,连反抗用力的余地都没有,很悲哀,很悲愤。

她也觉得活着没什么意义,可是就这样送命不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她梳洗过后去和老人、小孩告别,走之前,云厉肃然立在她几步远处。

道:“不妨留个地址,让那个和你生活的男人到都城找你。”

她显然蹙了眉,他怎么知道有人跟她生活在一起?

云厉已经抿了薄唇,低眉扫了一眼时间,转身往外走,一会儿让她自觉走过来。

他已经两天没有回去,看来今天的公务也赶不上回去处理,所以他反倒不急不躁,站在车子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烟。

旁边立着的护卫自始至终都没出过声,但不是没有负担。

谁也摸不透他的心思,原本多一眼都不看的王妃,疯狂找了一年之后居然真的要带回去?这要怎么和皇室交代?

十几分钟后,远远看着女子走过来,侍卫自觉的低眉把视线挪开,直到她走近了,只能看到她脚上一双保管很好的皮鞋。

云厉站在车子边,抽烟的动作也随着她靠近而停了下来,目光同样是落在她脚上的那双鞋。

暖橘色的皮鞋,露着依旧精致的脚踝,简单却衬出她的美。

而那双鞋,似乎是他送的。

除了给她一个王妃的称号之外,他唯一送过的东西。

香烟从嘴边撤离,然后捻灭,目光也收了回来,谈不上心里什么滋味。

在他帮忙开门之前,她已然自己开门,弯腰钻进车里之际,又侧首清冷的看他,“哪怕作为王妃,我都从来不需要你,何况现在?”

一旁的侍卫听了之后惊愕的抬了头,她这样说话已经是大罪了。

还真是一无所有,所以毫不在乎的肆无忌惮?

更惊愕的是,一旁的男人薄唇微抿,什么都没说,自己开的车门,自己上了车,然后命令出发。

山路盘绕,路面颠簸是少不了的。

但是一路上,女子几乎一声都没吭过,只有眉头一直皱着,手心紧紧抓着把手,她都能在山里生活一年,这点算什么?

只是终于到了山下,接近城镇中心了,她抓着把手的指节都已经泛白、僵硬了。

云厉目光扫过去,她正捏着指节环节酸痛。

他想伸手过去,她一下子躲开了,随即把手端庄的放在了膝盖上,停止了揉捏。

侍卫开着车,原本是想询问要不要在这个城镇休息半天,再往都城赶?但是一抬头看了后视镜,正好看到王子强势的将她的手握过去,冷着脸放在手心里。

侍卫赶忙把后视镜扭了个角度,问题也不问了,直接赶回去。

接近都城时已经是傍晚了,进到市里必定是天黑。

天黑,要考虑的首要,当然是住宿问题。

“我不去你那儿。”她忽然开口,语调依旧是冷淡的。

她不感兴趣他把自己接回来是想做什么,但她有自知之明,没有身份的人,何必傻到还去他那儿,然后背负可能而来的流言中伤?

云厉沉默许久,好像是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句。

*

两天后,沐司玥依旧不见云厉回来,但是皇室里的传闻早就传播开来。

“听闻王子把那个自己扔掉的废王妃又带回来了,偷偷养在外面。”

“前王妃的宗室已经分崩离析,看来这次又要因为她,连命都不剩。”

“皇室已经主张挑选了几个女子继任王妃,却琢磨不透王子的态度。”

沐司玥有一种在看自己国家历史的感觉,以前选妃大概也会有这些风波。

当然,她对这些真的不感兴趣,不想知道预备王妃们对忽然又出现的前王妃是多么嫉妒怨恨,只想知道云厉有没有顾城的消息!

但是之后的几天,云厉几乎整天忙于政务,白天黑夜几乎都在政务院住着,处理挤压的事务。

玄影知道他把人接回来了,但嘴上一句都没问过,只是让人暗中去看了她现在的居住处,又在他抽不开身的时候给了些便利。

除此之外,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再多插手。

沐司玥终于等到云厉回来的那天,根本不顾不上他什么身份,要什么礼仪了,一把将他拉了过来,“人呢?”

云厉永远不疾不徐的,当然知道她问的不是他的王妃,而是顾城。

也如实回答:“目前还没消息。”

“怎么可能?”沐司玥一下子莫名其妙的生气,“你既然知道他有可能在哪,既然找到了你要找的人,顾城肯定也有消息了的!”

云厉今天本想过去她那儿看看,就是怕沐司玥等急,所以回来了。

缓了缓,才道:“是这个理,只要她找到了,顾城也该露面了。”

但他去的时候,一共两天也没见过顾城是事实。

沐司玥想起什么,忽然转身去拿了那个照片,“他就在这座城,是不是?”

云厉低眉扫了一眼,不够真切,只是隐约可见。

如果真的是也不为奇,难怪他去山上的两天,那儿都只有她一个人。

正说着话,侍卫从门口经佣人积极地走进来,给他递了一部电话,还看了看他的脸色。

因为这个废王妃真是另类了!绝不联系他,居然是给他身边的侍卫打电话。

这放在以往,她够被活剥了。

云厉接过电话的脸色已经很黑了,贴到耳边也没说上两句话,估计是那边的人说完之后就挂了。

收了线,他把电话扔回到侍卫手里,侍卫已经低眉快速退下去了。

沐司玥看着他。她多少也知道一些伊斯皇室的规矩,这个王妃敢这么做,很显然是一个毫不在乎的状态,反正他无论做什么大概都伤不到她了。

受伤是要力气的,可她已经没那个力气了。

才听他很冷的调子,“明天带你过去,也许能见到。”

她听完顿了好一会儿。

一个在她世界里消失了太久的人,她只找了两个站,就这样要见面了?

理智的来说,真的幸运到不可思议。

可她迫不及待的想到那一秒。

“……你确定?”半晌,她犹疑着,胸口的心跳很猛烈的震着。

甚至那一晚,注定半夜都不可能睡得着。

好容易煎熬到了次日清晨,沐司玥早早的就起来洗漱,然后坐在梳妆桌前,记忆里,她很少给自己化精致的妆容。

那种心情,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就像一个待嫁的女子,莫名其妙的激动。

上底妆,上腮红,然后化上精致的柳眉,长发仔细的梳好披下,唇线仔仔细细的描了一遍,觉得太浓,又轻轻沾掉一层。

坐在镜子前,她左左右右看了很多遍。

镜子里的人依旧漂亮,哪怕不化妆都已经足够惊艳,此刻更是无可挑剔。

只是她忽然想,顾城并不喜欢女人化太精致的妆,从来也不在乎她平时的妆容,反而喜欢她素净的脸,顶多一个淡妆。

于是,那样无可挑剔的妆容,她说洗掉就洗掉,又一次坐在镜子前弄淡妆。

“笃笃!”云厉来敲门,“起了么?”

沐司玥口红一下子涂歪了,皱紧眉,随口一句:“马上!”

然后又一次洗净整张脸。

已经没时间化妆了。

吃早餐的时候,云厉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纠结,看了她,“已经很漂亮了。”

她愣了一下,然后勉强的笑。

出发之后,她坐在车里一直捏着手心,包放在腿上。

那枚属于顾城的戒指,她一直都带着,来之前无数次攥紧,最后收进了包里。

她想过很多次,把戒指还给他的时候,一定要狠狠骂他,可是这会儿,只要他肯要回去,只要他肯和她回到以前,她什么都不在乎。

车子一路绕着都城郊区,从东边到了西边,在一处住宅区停下,远远能看到很多独栋公寓。

沐司玥更在云厉身后,到了一座一层的公寓前,门没开。

侍卫原本是要上前敲门催促,可云厉阻止了,就那么耐心的等着,直到五六分钟后一个女子将门打开。

看到云厉后没有恭敬更没有奉承,甚至沐司玥觉得她简直看到了和云厉身上更厉害的冷漠!

估计,也只有一个人敢对他这样,这算不算治他?

女子并没有请他们进去,可以说丝毫没有作为主人的热情。

沐司玥也不好说什么,站在那里有那么几分的尴尬。

云厉的脸色从家里出来就不太好,这会儿更是绷着脸,但也只是稳稳的立在那儿。

之间那边的女子看了看时间,看样子像是在等人。

果然,没一会儿,他们身后有车子停下来。

沐司玥顺势回过身去看,原本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可是转过去之后整个人狠狠震在那儿。

男人从黑色轿车下来,内里的白色衬衫没有系领带,一丝不苟的深色西服在他身上没有商业气息,只剩深沉和强势。

随后一辆车下来的护卫迅速排开来,十足的气场。

他从十几米抬眼看过来,那张几乎雕刻她心里的峻脸依旧迷人,只是多了很多深冷坚毅的气息。

见着他挑远目光迈着长腿缓步过来,一步步的,几乎能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气息,她终究红了眼。

他越是靠近心跳越是疯狂,鼓动着全身的血液,好像这两年,她只有这一刻是真正活着的。

然,就在他的气息拂过鼻翼,她微仰脸以为得来渴盼已久的拥抱,一双长腿却从她身侧迈了过去。

他拥住的,是云厉的王妃,嗓音虽沉,却平和,“怎么到这儿了?”

熟稔而自然。

那一刻,一丝丝风拂过,她却几乎站立不稳,一瞬间泪流满面。

她念了七百多个日夜的人,却对她视若无睹,那种痛,深入骨血,无力的看着他拥着别的女人,

------题外话------

没错!你们的顾城不记得我们玥玥了!不要问我他为什么会忘掉,这是顾先森的意思,我拦也拦不住!但是他别处不去,偏偏去了他救过玥玥的地方!

还有一个万更!会附上奖励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