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我让他也知道这种滋味(万更3)/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城回头时,看到的就是她泪流满面,一双眼通红,眼泪像决堤似的自动滚落,她却倔强的立在那儿,死死握着手心盯着他。

他深邃的眉峰轻轻蹙了一下。

和顾城拥抱打过招呼的女子也看着泣不成声的沐司玥,眼里有着可见的诧异和不解。

不解之余,还稍微下意识的和顾城保持了一点距离,声音不大:“你认识她?”

顾城没开腔,但是看着她的目光出了平静就只剩淡漠,淡漠得好像他们毫不相干。

云厉走过去握了女人的手腕要往屋子里。

但女子蹙起眉想挣脱,他薄唇抿得紧了点,让她识趣点。

她转头又看了一眼情绪依然不可自己的沐司玥,蹙了蹙眉,还是往屋子里走了。

因为她并不十分了解顾城的过往,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身份,不扰人事是基本礼节。

公寓外,顾城立在原地,看着她一步步无力的走过来。

放在平日里,他定会冷漠离开不予理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动。

直直的看见她红透了的眸子里,是那种又爱又恨的目光狠狠盯着他。

沐司玥走了那几步,只觉得自己花了很大的力气,她知道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可是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会变。

终于在他面前站定,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哽咽到发不出声音,又狠狠咬了唇,却依旧仰脸看着他。

眼泪从眼角滚烫而下,她尽己所能的去平复哽咽。

终于模糊开口:“顾城,你什么意思?”

男人眉峰轻蹙,她知道他的名字。

甚至那种眼神,会让他胸口生疼,就像他不明缘由的去了那片湖、那座雪山时,胸口莫名的钝痛。

许久,顾城终于略微动了薄唇,“你确定,没有认错人。”

沐司玥没办法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只是忽然讽刺的笑了,越是笑,眼泪却越是疯狂,声音轻得透着悲哀,“你说什么?”

“认错?”她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我以为你只是对外冷漠,至少你专情……”

看来她似乎根本就没有认识过他!

他可以寡情到对着她说出这样的质疑,枉费她的所有心心念念!

她忽然开始疯狂的翻找自己的手包。

终于把他的那枚戒指连带盒子掏了出来,恨不得直接砸到他脸上,“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而他只是微蹙眉,哪怕因为她的哭泣影响了他的情绪,可他整个人依旧是冷淡的。

只是看了一眼,并无回应。

沐司玥看着他的冷情,最后一份希望骤然落空,连声音都几乎消失了,“……顾城,你够狠!”

压抑太久的哭腔终究没能控制住,手里的锦盒也被她狠狠砸了出去!

轻微的一声嗑响,落到草地上连盒子盖都没开,就好像她极度剧烈的情绪被压进了松软的棉花。

那种感觉,无比憋屈!

所以,她咬唇,要脸狠狠盯着他,抬起自己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对着他,“我不是认错你,是看错了你!”

她用了很大的力度,想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去。

可不知道是她这两年指节见长,还是食指与无名指尺寸不一,她恨不得把整个手指写下来,戒指却纹丝不动!

顾城低垂视线,看着她竭尽全力的去扯,指环出白皙的皮肉已经见血了,眉峰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与此同时,大概并没有怎么经过大脑思考,可他已经伸手去阻止她这种近乎自残的行为。

正在气头上的她狠狠一把甩开了他,无处可泄的委屈和愤怒之下,顺势一巴掌也狠狠甩到了他脸上。

“啪!”一声,几乎是惊天的脆响。

毫无防备的顾城整张脸都侧了过去,冷毅的五官一瞬间变得阴冷而压抑,本就不似女儿一般细腻的皮肤竟然都起了依稀可见的手指印。

可见她多么的用力。

也是她挥了一巴掌的瞬间,排开候在一旁的几位保镖嗖的一下上前几乎把她拖下去。

可顾城忽然抬手,缓缓转过脸来,也只是沉冷一句:“退下。”

几个人犹豫了会儿,不得不回到原来的位置。

沐司玥知道自己几乎使劲了全部力气,可是依然觉得不够。

她那么介意,就像当初介意邹敏靠近他一样,可是那时他被动。

现在的他,就是真真正正的将她始乱终弃!

她不是圣母,不是什么端庄典雅到连脾气都不会发的大小姐,她真是恨不得再给他几巴掌。

曾经她放下自己的恐惧,不顾他身份的特殊毅然跟他在一起,他有什么资格负她?

顾城薄唇紧抿,下颚隐忍的绷着,看着面前的女人,哪怕给了他一巴掌却依旧颤抖着柔弱的身子,恨不得再给几巴掌的样子。

终于低低的道:“看你和伊斯王子同行,姑且算她的客人,我不计较。”

沐司玥很想笑。

讽刺至极,什么时候,他不与她计较,竟然还要被看在另一个女人的情面上?

轻轻退了一步,她看着他,眼睛里除了凄凉就只剩绝望,“顾城,因为你,我一个本该高高在上的公主,过得这么惨,现在是不是要感谢你放过我?”

公寓门忽然打开来,大概是女子听到那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了,担心的皱眉走出来,看着顾城侧脸的印记,眉头更紧了。

沐司玥看了一眼她,冷笑后转了身,她不想待在这儿被当做笑话。

可是很想努力挺直脊梁离开,意识却越来越不受控制,到最后眼前一片黑暗。

顾城在原地看着她倒下的,掌心不自觉的紧了紧,云厉已经大步从他身侧而过,把她从地上抱起,带上车离开。

客人都走了,只剩两个人了。

女子看了顾城,并没多问,“要不要擦点药?”

他没开口,只是几不可闻的摇头,目光放在了及不远处摔落的戒指盒上。

缓步过去,弯腰捡起,打开盖子看着里边安静躺着的戒指,和她手上的那枚一模一样。

如果他试一试一定会发现尺寸与他的无名指极度契合。

但他没有,只是眉峰轻蹙着。

如果她没有认错人,这戒指该是和她手上的一对,那他呢?

抬眼看向面前的女人,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又问了一遍他刚刚问的问题:“怎么到这儿来了?”

她愣了一下,但也笑了笑,“我不是说过我是被废的王妃么?也许他觉得没折磨够,带回继续吧。”

而后又略微担心的看了他,“你真的没事?”

顾城单手别进兜里,磨着那个从来没离过身的发卡,摇了摇头,“没事。”

只是胸口莫名的疼,倒也逐渐散去了。

“刚刚那位小姐……”女子略微叹息,“你应该是认识她的。”

同为女人,她知道那位小姐的情绪假不了,那种痛,就好像她当初被逐出皇室,却连他一面都见不到,更别说求情时的怨恨。

“也许。”他只淡淡的一句。

说起来,顾城和她认识一年多了,也不算认识吧,只是缘分巧合,他去女神山时遇见了她,被她照顾了很久才勉强算完全康复。

他们是朋友,只是从来不问彼此的过往,听顾城说中文时,她也只用中文介绍过自己叫沈清漓。

而他,也只说他叫顾城。

他后来进出女神山,身边都有不少于留个的保镖,但她依旧不多问。

两小时后,伊斯皇家医院。

沐司玥知道自己在哪,醒了之后一句话都没说过,平静得过分。

医生只说她最近身体太过疲劳,刚碰到她的时候,医生下意识摸了脉搏,还以为是怀孕了。

之后才知道是太过虚弱造成了滑脉,看来和中医的切磋依旧有待深入,他们还不够精。

“多休息,没什么大碍,您放心!”医生如是道。

云厉点了一下头,迈步往病房走。

快到门口的时候,贴身护卫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听完也只是“嗯”了一声,挂了。

进到病房,看她安静的坐着,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沐司玥转头看过去,勉强笑了笑,“吓到你了?”

云厉表情温和不少,走过去,“你有多久没好好休息了?”

她很认真的想了想,“七百多天算不算多?”

可是七百多天后,留下的只是自己身体的虚弱,其他全是泡影,可不可笑?

云厉走过去替她摆正了鞋子,那意思,大概是要带她回家里休息。

可是他摆弄鞋子时,沐司玥忽然鼻尖酸了,她也不想,可是控制不了。

曾几何时,顾城也这样替她摆过鞋子,她使坏的晃着腿借故打电话要他亲自给她穿鞋。

闭了闭眼,想把逐渐起来的湿润逼了回去,鞋子已经套在脚上了。

虽然云厉亲如弟弟,但也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狼狈,所以她弯下腰自己穿。

可云厉看到了从半空中滑落的眼泪,只是抿了唇,不多问,等着她调整好自己直起身。

他们从医院出去的时候,一眼看到了那头等在车子边的顾城,和随时都在他身侧的下属。

她不可抑制的冷了脸。

又没法控制的想,看他现在的样子,已经位高权重,这两年的隐匿并不影响他的地位和威望,身边照旧有人。

所以华盛顿那些下属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哪?只是因为没办法告诉她,他们的主子变心了?

“在车里等我。”云厉把她送到车子边。

沐司玥轻轻舒了一口气,“时间久的话,我先走吧?”

云厉想了想,“也好。”

他身边只留了一人,其余都送她回去。

走到顾城面前,云厉脸上的冷漠和顾城的神色是很相似的,他知道顾城是什么身份,但脸色不见好转。

顾城看了那边,她上去的那辆车,这才回转视线,道:“看来是你的重要客人,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妥伤了她,我道个歉。”

云厉薄唇微动,毫无起伏的打断,“那是我姐。”

顾城稍微蹙了一下眉。

又道:“我这两天捋了捋,你我之间也算表兄了。”

知道清漓被他带走后,顾城自然是做了不少功课的,这些信息也一度刷新着他的认知。

比如云厉王子是仓城那个国际上赞誉极高的云暮兄长,还有两个妹妹。

而他是他们四兄妹的哥哥。

至于他们和荣京沐家,几乎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两三个豪门十分交好。

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个遍,但唯独不知道沐小姐对他的情绪从何而来。

但云厉没说错,他们亲如兄妹,那就兄妹吧,所以他道歉了。

云厉似是弄了弄嘴角,“哪怕是亲兄弟,私藏王妃也是罪,更不可能成为你伤害沐司玥的理由。”

在顾城意欲说什么的时候,云厉再次开口打断:“被跟我说你不记得了,那是你的事,她为了你两年寝食难安,这就是你的错!”

“难道我装作认识她?”顾城轻轻挑眉。

云厉唇畔冷了冷,“至少你不能伤她!”

甚至,她想对他做什么,他都得受着!

顾城轻轻勾了一下嘴角,“伊斯皇宫是很大,但我的人也不少,王子这样逼迫我,合适么?”

云厉抬眸冷漠的看向街道,几秒后才看了他,“别忘了现在有求于我的人是你。”

沈清漓一家都已经没落了,面前都捡了一条命,但顾城几乎是沈清漓照顾才保住这条命的,他想报答,那自然是让沈家东山再起。

所以他必须得到云厉支持,否则,整个皇室都是他的,只要他不答应,顾城怎么努力都没用。

他也许有能力毁了云厉的整个皇室,但毁了就能报答救命之恩么?显然不能。

说去说来,还是有求于他。

顾城听完薄唇紧了紧,又弄了一下嘴角,“你把她接回来,我还以为情有多深,我不求你,你也该让沈家站起来,看来我猜错了?”

云厉冷着脸,“也许我就是为了替玥玥姐出口气,才把她接回来,顺便折磨你?”

顾城听完愣了一下。

因为这怎么也不像是一个王子说出来的话,倒像是完完全全的撒气。

而他还没愣神完,云厉干脆又说了一句:“你也许都忘了,但我不妨提醒你,她一共四个哥哥,三个弟弟,你若受得住就尽管伤她!”

他也是气坏了才会这么说话,后来云厉甚至觉得还说少了一个即将成为第一岛“霸主”的大嫂。

等云厉的车子走了,顾城站在原地,莫名的笑了一下。

云厉气成这样,更多的应该是以为清漓和他关系不清?

又想,她不像有那么多厉害的兄弟,尤其某一秒在他面前哭得全身颤抖的委屈时。

傍晚,云厉回到宅子里和沐司玥一起用的晚餐。

因为这大半天,她太平静,以至于他回来之后找不到可以开启话题的契机。

晚餐之后坐在客厅,云厉才终于看了她,“不想知道顾城为什么变成这样么?”

沐司玥握着水杯的手僵了一下,看向他,略微讽刺,“一个男人成了负心汉,我还要费尽心思帮他找理由么?”

云厉蹙了蹙眉,“不是那个意思……”

然后干脆道:“他记不得很多事,也记不得很多人。”

她喝着水,停在嘴边,末了笑了笑,“你是不是继承了顾阿姨的优点,学会编故事了?”

云厉很认真的看着她,“两年之间都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他受过的苦也一定非常人能想象,我没开玩笑。”

沐司玥想起了大哥手上很长的那道疤。

大哥只是被拥护的人,但也受了伤,那作为暗中拥护新任总理事的人,他又该伤成什么样?

可她又讽刺的笑了笑,“他把什么都忘了,却还记得你们,记得自己是谁,记得他那个庞大的组织,唯独忘了我,是么?”

云厉只能说:“他这样的头脑和身份,要重新认识这些关系网很简单,他也知道你就是沐司玥,沐寒声的女儿,知道和我的是表兄弟,但有些感情,不是知道身份就能回得来的。”

她闭了闭眼,不想谈这些。

佣人小乔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她的电话,“沐小姐,电话,说是您小姑姑?”

沐司玥微蹙眉,有些紧张,赶紧放下杯子接了过来,声音柔了柔:“……姑姑。”

“怎么回事,为什么病了?”北云晚语调里透着满满的担忧。

这么久侄女什么精神状态,北云晚是清楚的,在家里也就算了,出门在外一生病,她就担心不已。

沐司玥抿了抿唇,“……我没事,已经在云厉这儿了,姑姑您不用担心!”

“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我不会告诉你爸妈。”北云晚不信她没事。

沐司玥还纳闷着姑姑怎么会忽然知道她进过医院。

想了想,荣京和伊斯的医疗方面所有切磋研究几乎是姑姑率领的,伊斯这边但凡有名望的医生,估计都认识荣京权威女医生北云晚。

所以她进医院的时候,估计消息就穿回去了。

暗地里叹了口气,这种全世界都有人,出国跟逛后花园似的感觉固然好,但是一出事,国际之间距离完全不是问题也挺让人头疼的呢!

等北云晚简单听完她的讲述,好半天没说话。

因为不知道要怪谁,顾城是闺蜜吻安的侄子没错,那她也不能把气撒在吻安头上啊。

不过挂了电话,北云晚还是给吻安拨了个电话,“顾先生好啊!”

一个称呼弄得吻安都紧张了,“……晚晚,我好像没惹你嗯?也没欺负聿峥?”

北云晚冷哼一声,“你甭忙着全世界领奖、讲演的了,云暮把米宝带坏就算了,顾城现在还欺负起我侄女了算怎么回事?”

吻安蹙眉,“……那个,我这边前几天好容易和顾城联系上,估计是有什么误会?我正想着,他要是真的脑子出了问题,你给看看?”

“去!”北云晚嗤了一句:“我在备孕!忙!”

吻安一下子忘了正事,“真的假的?米宝没意见?”

给他一个能当女儿的妹妹可如何是好?

北云晚咕哝了一句:“反正他也一年半载不回家,都是云暮带坏的!”

额……好吧,吻安知道云暮特别忙,连带着米宝也是没空着家,识趣的不提这茬了。

挂电话的时候,吻安还是小心的道:“你考虑考虑,推荐个人给顾城看看?”

“嘟!”好闺蜜把电话挂了,吻安哭笑不得。

这边,挂了电话之后的沐司玥依旧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之后几乎没再开口过了。

后来的那几天云厉变得很忙,听管家说,忙着皇室里的政务,每天的应酬很多。

晚上没应酬的时候,也没见他回来,估计是去他王妃那儿了。

数天之后,沐司玥看新闻,无意间听到了一个名字。

管家正惊愕的看过来,“这不是前王妃的本家么?”

她蹙起眉,是么?

然后笑了笑,“看来你们王子很用心的在扶持他的丈人家,那些挤破脑袋想做新王妃的人要努力了!”

可是她笑得有些落寞,云厉尚可以想办法赢回放心,她呢?

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个周末,云厉不知道怎么的,说要带她出去逛逛商场,她本来没什么兴趣,但还是答应了。

出去之后,在商场门口看了他,“是替她挑礼物么?”

云厉抬手摸了摸鼻尖,不言。

沐司玥浅笑,“知道了!”

也是那天,她才问起来王妃的本名,云厉说叫沈清漓,音译,而且是他给她取的。

那时候,她忽然看着云厉。

能给她亲自取名,当初其实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吧?

幸好上天给了他醒悟的机会。

云厉说,他只给她送过一双鞋,再没其他的了。

所以沐司玥想了很久,“那就再送个发卡或者簪子吧?她从头到尾就都是你的人了!”

那个时候,她心里想,老沐曾经给老妈松了簪子,他们这一路深情不悔。

希望同一性质的东西,能让云厉的感情得以圆满,至于她……

她想起自己一个发卡一直都在顾城那儿,别人都是男送女,可她是女对男,而且是男的硬抢。

所以,这是不是她活该被伤的原因?

想着这些,又看着云厉挑了一只很精致,很大方的发簪,她胸口有些痛,脸上的笑意保持的很辛苦。

从商场出来之后又去别的地方逛了逛,云厉想给她也买礼物,她坚持没要。

直到某一瞬,她忽然停下来,“不然,你陪我去喝几杯吧?”

这可能,是她第二次请人带她去喝酒。

而每一次,都是因为顾城。

她真是失败。

云厉真的带她去了酒吧,身边只带了两个人,去之前又换了一身衣服,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因为刚好那会儿高峰期,所以他们在车里等了一会儿,等过了这一阵再进去。

等他们下车往里走的时候,隐约感觉到了另一侧的小波动。

熟悉的黑色轿车,男人从车里出来,神色泰然而淡漠,几乎不用看路就可以往前走。

因为他的人早就开道了。

顾城下车的确是过了几秒才抬眼扫了一下,手里随意的解着袖扣,一看就是来放松的。

沐司玥不自觉的顿了脚步。

她从来不知道他喜欢进出这些地方。更没想过,是这副场景。

豪绅的阔气,有人伺候着,也有女人从会所里迎出来,满脸承迎。

偏偏,豪绅似的排场,放在他身上却反而没了那种庸俗,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真正的能人,气势而不张扬。

但那些女人确实很刺眼。

顾城解着袖扣抬头看了一眼的间隙,收回视线后忽然看了回去,眉峰蹙了一下眉。

云厉在她旁边说:“他要帮沈家,这种应酬很多,避免不了。”

沐司玥几许思绪,想起了之前看到的新闻,原来是他在做,就像当初一举弄垮阿雅整个贵族一样?

所以她知道他肯定能做到,只是心里依旧疼了。

抛开那些深明大义,他对她,终究不是唯一特别的,给过她的爱护,同样给了别人。

“走吧!”她冷淡的收回视线。

走了两步之际,似乎听到了身后的人喊她“沐小姐。”

她生生顿了一下,“玥玥”和“沐小姐”之间,原来差这么多么?

沐司玥没有回头,径直往里走,一直走到舞池最深处,再到最里侧,一片嘈杂的角落坐了下来。

云厉本想单独要个包厢,既然她觉得这样舒服,那就随她了。

两杯之后,她看了云厉,“她理你了么?”

云厉摇头。

沐司玥忍不住笑了笑,“正常,如果顾城现在找我,我能给他的,肯定只有冷脸和巴掌。”

那种被伤后的情绪,真的可以燎原!

沈清漓好像没打云厉,已经够温柔的了。

可云厉想,他倒是宁愿她能抡起巴掌,可惜她没有,学得被他都要冷漠,这反而是最可怕的。

没有爱,所以没有恨,他宁愿她对他依旧怨恨。

外边的天色逐渐暗下来,会所舞厅却越来越热闹,酒杯也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

沐司玥酒量是很不好的,面前的人又不是彦哥哥,所以稍微控制着,不让自己喝得烂醉。

反倒是云厉一点也没悠着,她更得清醒一些。

“我去洗手间,你呢?”她拍了拍云厉。

云厉摆摆手。

没办法,沐司玥只能把护卫他的人叫过来看着,自己去了洗手间。

走廊较为昏暗,尽头那边一抹身影倚着墙,很安静。

顾城单手别在兜里,另一手搭在窗户边,指尖染着猩红的烟头,只是他一口页眉吸过。

他的姑父宫池奕有这个毛病,但他自己却不知道这是跟谁学的,这一年多时常就会这样排遣时间。

不经意的抬眼,看到了那抹进女士卫生间的身影,眉峰微蹙。

五六分钟后,沐司玥刚从卫生间出来,迎面对上了他。

他还是那个称呼“沐小姐。”

沐司玥柔唇紧了紧,转身就要从他身边走过去。

他身形挺拔,手臂修长,一拦就能轻易的拦住她。

可是她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必要找她。

“我不想看到你。”她没有抬头,语调也一片清冷。

顾城揣着的指尖划过他捡起来的那个锦盒上,进来时,他就是想归还那个东西,但是这会儿不知为什么,他忽然不想了。

随口问了一句:“沐小姐和云厉关系很好?”

她终于抬眸,“应该比你和沈小姐要好。”

柔唇扯了扯,“所以,如果是为了帮沈小姐家里东山再起,打算求我给云厉说好话,你找错人了!”

云厉没有跟她捋过这些关系,可她不是傻子。

她不理会家里人那些政务是家里人不让,不代表她真的什么都不懂。

顾城略微怔了一下,她解读得没什么错,唯一就是对他和清漓的关系认知有所偏离。

但他还没再次开口,她已经推了他,大步离开。

顾城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下意识的又找了一根烟,但是拿出打火机的时候又顿了顿。

“我不喜欢男人抽烟!”半嗔半娇的姿态,曾几何时,不知道谁这么要求他的。

打火机收了起来,烟随手放了回去,迈步离开。

沐司玥回到桌边的时候,情绪依旧不够稳定,只觉得这里闷得要让人窒息,索性到此为止了。

出了会所,云厉眯着眼按太阳穴,又看了她,“让他们送你回去?”

她看了他,听出话外音了,问:“你去哪?”

问完又自己知道了答案,必然是去找他的王妃。

所以,沐司玥点了点头,但还是给他留了护卫,自己打车回去,相比于他的安全,她就显得没什么重要了,总归她也没醉。

顾城站在不远处,深色服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隐入黑夜了,结实的身躯略微倚着,修长的单腿支地。

看了好会儿她打车。

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感觉,这么看着一个人,竟然会觉得舒服、安定。

不过他打算走过去的时候,她终于打到车了。

他停了下来,又转身上了车,“开车。”

司机没领会他的意思,然后他嗓音冷了冷,“跟上!”

“是!”司机赶忙点头,启动车子。

没别的意图,他只是遵循感觉跟着,他没那心思应付女人,也就只是想看看,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

西边的住宅区,公寓门刚打开,沈清漓一眼看到他侧首倚在门边,下意识的蹙了眉,就要把门关上。

云厉五指握了门边,毫不费力气就推开了,直接往里走。

一股子浓重的酒精味让女子再次不悦的蹙了眉,就站在门边看着他,别说是好生照顾,连热情接待都没打算。

只是打开门,看了门外的侍卫,“把他带走。”

侍卫知道她现在很有分量,但也不能那么做,否则明天可能会失业。

干脆约好了似的转身就走了。

云厉坐在了沙发上,平素里冷冰冰的人,八成醉意下并没有那么难以接近,目光深深的定在她身上,一直到看着她要从旁边走过去回房间,他忽然将她扯了下来。

“那小孩到底谁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很纠结这个问题。

她清冷的看着他,“不是你的。”

云厉眉峰紧了,“谁的?”

他至今都没敢和玥玥姐提,生怕和顾城有关,受伤的不止一个人。

因为她不说话,他紧扣了她的手臂,紧紧盯着她,重复:“谁的!”

大概是酒后的缘故,他眸底泛着血丝,那种腥红,距离很近的沈清漓看得很清楚。

目光淡然的避开,却被他握着侧脸扳了回去,眉峰更紧。

这个这样子的云厉,她从未见过。

许久,终于淡淡一句:“不是我的。”

他想知道的不就这个么?以为那个她的孩子?

可他们也只同床过几次,他每次都很注意,她怎么可能怀上?

果然,他听完似乎松了一口气,捏着她的力道也忽然松了,目光在她脸上来来回回很多次。

终究没有更多语言。

但是她再次作势起身时,他忽然扣了她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个东西。

他自己拆掉包装,打开盒子,递到她面前,就简单低沉的三个字:“送你的。”

她低眉看着,没动。

可是心头的波动已经让她握了手心,她的陪嫁品里有一只簪子,不名贵,但她一只很珍重。

可后来那晚被逐出皇室,混乱中她弄丢了。

手心越是紧,柔唇紧紧抿着,终于努力冷声:“我不需要你的东西!”

他就算把所有东西恢复到当初,也已经物是人非。

这大概是这么多天来,她又一次有了情绪上的回应,对他来说,算是个好事。

他没让她起身离开,也没再递到她手里,而是忽然抬手要为她挽发。

没见过大晚上挽发插簪的。

可是他就不让她挣脱,一头柔顺的长发被他弄得不伦不类。

沈清漓的一头长发很漂亮,天然的浅棕色,发质很好,散一半、挽一半竟然也透着说不出的魅惑。

她几乎是对他身份视若无睹的骂了句什么,抬手就要扯下来。

可是手腕被他捉去了,薄唇也忽然落了下来,没给她一点反应的时间。

她被接回来这么久,外人不知道她住在哪儿,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算什么,但他隔三差五就一定会来。

可是也只看看她,顾及她的情绪,他从来没有更亲密的举动了。

她坐在沙发边缘,他的力道让她没有还手之力,一个歪斜反而顺势被压入沙发角落。

“你……!”她想说什么也半句被他吞没。

酒后的人毫无道理可讲,骨子里就有着那种冷酷霸道,喝了酒又多了流氓性质。

被他一把抱起来的时候,她甚至害怕自己因为他摇晃的步子而被撞在门框上。

直到她被扔到床上,他像野兽似的眼睛里只有那么一件事要做,她才知道该紧张的是什么。

甚至都在想要不要伸手抓过旁边的台灯打他。

可他俯身下来没一会儿之后一张脸埋进她颈间没了动静。

“……云厉?”沈清漓皱着眉推了推。

他居然睡着了。

*

沐司玥回到距离云厉的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车子不能再进去,这个地址应该是极少人知道的,所以只能等着管家让人出来接。

下车时下意识的往身后不远处的地方看去。

她没喝多,眼睛也不花,不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

但看出去,却只有一片黑暗的夜色。

回过神,安静的站在路边,过了会儿又蹲下,虽然没醉,但也不那么好受,闭着眼按着腹部。

大概是心理作用,她居然想吐了,想忍都忍不住,可她没有水也没有纸巾……

正想着,只觉得有几分压迫感正在靠近,她警惕性猛地升起,一下子站了起来。

刚转身之际,男人已经到了跟前,而她并没能压住呕吐。

一瞬间,空气凝固,极其不雅的酸腐微在凝固的空气中刺鼻无比。

顾城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了,一双眉阴郁得差点滴水来,睨着她,但半天,紧抿的薄唇也没说出一个字!

沐司玥看清他的时候,那股警惕性下去了,至少不是暴徒。

至于他衣服上的秽物,她竟然模糊的一句:“活该!”

别墅那边出来的车接到她的时候,她没有一句道歉,拿了他手里的水和纸巾便傲然转身离去。

她甚至也没有花费时间去想他脸色会有多难看,反而,一夜睡得很不错。

天大亮的时候,她才翻了个身,然后缓缓睁开眼,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不知道云厉回来没有?

云厉这会儿的确起来了,相比于昨晚的行为,又恢复了十分不讨喜的冷漠和深沉。

洗了一把脸从卧室出去,看到了女人在摆早餐。

双人份。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他身上穿着昨天的衣服,应该很狼狈,却丝毫没有,反而随性得迷人。

走到餐厅门口,女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不打招呼,开始自己吃自己的。

他也自觉的坐下。

但相对无言。

不知道几分钟后,沈清漓看了时间,喝了一口牛奶后起身准备离开。

云厉蹙了一下眉,起身挪了一步立在她的必经之路,“去哪?”

“我不想饿死。”她说起话来还是冷冷淡淡。

然后看着他抬手探了衣兜,大概是在找银行卡,她已经皱了眉,直接要从他身边走过去。

云厉没找到卡,只及时把她拽了回来。

也许是想说她不必出去挣钱,反正她这个职业要么爆发,要么饿死,但最后索性懒得多言。

只是盯着她唇角还没擦的牛奶,忽然俯首覆唇。

她猛地仰了腰想躲,却反而让他有了更好的角度,只得抬手推着他。

云厉本也没打算怎么着,打她的推拒使得这个吻变得深而久,好一会儿才放开她。

沈清漓一点也没客气的用准备好的纸巾擦过嘴角,总算转身出去,拿了包就出门。

司机去王子的时候,虽然见他依旧是昨晚的衣服,甚至还有宿酒的味儿,但看起来,他心情很不错。

沐司玥见他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心情好?”她坐在客厅,看了他,“那就去洗个澡,我有事跟你说。”

云厉表情很少,但眉峰轻轻动了一下,坐了下来,意思是她现在就可以说。

她有点怀疑,他不是洁癖么?昨天的衣服挂身上很舒服?

看他不动,索性道:“顾城不会这儿的话,他怎么和皇室宗亲交流,帮沈家崛起?”

云厉看了她一会儿,脑子里转了几个圈,道:“没听说他想请翻译,或者语言家教。”

沐司玥的意思一下子被他看透,抿了抿唇。

云厉继续道:“不是要远离?”

她终于扯了扯嘴角,“为什么要便宜了他?……我受他欺负够多了,为什么不让他也尝尝这种痛苦?”

她会这么想,大概是因为他昨晚出现在她面前了,没有她想的那么绝情。

“你不是说他忘了我么?”沐司玥笑了笑,“我让他重新记起来,哪怕记不起来,我有自信再产生一段感情。”

然后再像他一样扔了他,这才够!

云厉看了看她,“你这不是和他过不去,是和你自己过不去。”

“他的人设,圈内都知道,不会动情的。”云厉道。

沐司玥却略微扯起嘴角。

以前,他接任郁景庭的时候,所有人也都觉得他这种人没有感情,不是么?

没办法,云厉最后点了点头,“我尽量。”

他们之间最近交集不少,要制造机会也并非难事。

不过,云厉的动作快得让沐司玥有些惊讶,甚至她没做好任何相关准备。

和云厉一起去赴约的时候,她换了一身这两天特意买的裙子。

素底抽红的搭配,衬得她皮肤越是白皙迷人,V领开得恰到好处,恰好膝盖以上的长度,不失端庄,又展现着她比许多女性有优势的身段。

用身材吸引人注意其实一直是她不屑的,因为曾经的顾城也不会在乎这些。

下车往里走,一路都有他的人,一直进了内堂。

男人从办公椅上抬头看过来的时候,目光一下子就定了,然后蹙了眉。

“你给我……”顾城说了三个字,看了云厉,却没把下边的话说下去。

他不知道云厉要给他准备的随身翻译加伊斯语教师就是她。

沐司玥已经走了过去,礼貌而恰到好处的精神距离,“顾先生好,还需要自我介绍么?”

顾城放下手里的笔,又看了一眼云厉,大概是不太满意的,冷毅的脸上几不可闻的沉冷。

不知道是为那晚她吐了他一身而记仇,还是对任何女性都排斥。

“她会很多种语言,足够你应付所有情况。”云厉淡淡的道。

沐司玥不知道云厉和他之间谈过什么,但很明显,顾城不想留下她,到最后还是忍了。

云厉走了之后,她走过去收拾他的文件,“好像顾先生一会儿就有应酬,就在这里么?”

她用的伊斯语,而且带着地方味道。

以至于顾城侧首,眉峰微捻,薄唇紧抿盯着她。

她微挑眉,端庄之余明明都是鄙夷,换了英语:“听不懂么?”

以前她就很清楚的,他英文很差。

看来也没长进。

点了点头,改为中文,说了一半,忽然听他冷沉沉的打断:“洽谈翻译被给我带方言。”

沐司玥微抿唇,算是笑了笑,一切都是礼节性的。

然后等着和他会面的人过来。

知道伊斯皇室普遍喜欢荣京茶道,所以她提前开始煮茶,等人到了之后亲自沏茶。

来人似乎很惊喜,眼睛一直在她和茶上流连,谈正事之前便满是欣喜的开了口。

顾城看着她和客人聊得欢快,抿茶见沉声:“他说什么?”

她笑了笑,“说我漂亮!有机会去他那儿切磋茶艺!”

沐司玥和那个客人试过中文,对方不会,知道他听不懂。

而顾城听完后几不可闻的蹙眉,脸色淡了淡,让她直接进入谈话正题。

------题外话------

稍后评论区贴出活动奖励公告!

推好友文《末世军少撩宠重生妻》纵情寻欢

【1V1+双强虐渣+末世空间+你撩我宠】

——女主——

末世爆发,丧尸横行。

上帝果然是个不公平的娃,上一世顾柒医者仁心,换来的是背叛和下地狱。这一世顾柒医者食人心,却能站在至高点,睥睨乱世!

木系治愈,一诊难求。

毒系难防,杀人无形。

外带空间养活禽、囤物资,杀人越货好帮手!

论——

渣男白莲又作又贱无辜脸怎么办?多半是装的,往丧尸堆里丢几次就好!

——男主——

他是直属华夏国军区特种部队上将,是军方致力研究的秘密武器。

传闻,冷面上将刚绝果断,雷厉风行。

传闻,神秘男神性子寡淡,不近女色。

呸!都是套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