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整蛊惹到大佬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次交谈很顺利,沐司玥全程表现得很中规中矩,除了刚开始用茶艺赢得了好感之外,再没有其他吸引眼球的行为。

之后的几天,她和顾城的相处的也平波无浪,就只是雇主和翻译员的关系。

但这对她来说,并不容易,每天和一个自己最熟悉的人,装作彼此之间的关系平淡无奇,真的需要忍耐力。

进入十二月的时候,伊斯也不是特别的冷,至少出门没有刺骨的寒风往脸上刮。

她这项兼职不可能一直平凡无奇,否则她也没必要浪费时间。

那时候,至少是有点进展的。

有时候,她会无意的提起以前他们作为“死对头”的相处模式。

有时候,顾城闲暇做了晚餐,她就会趁机留下,通常不说话,吃完也只是淡淡的一句:“和我的仰慕的男士想比,有点差距。”

每每那个时候,长眼睛的人都会察觉顾城顿着手里的动作,毕竟,他已经是组织高高在上的总督,冰冷深沉,就算知道他不喜欢听阿谀奉承的话,一般人也绝不会选择贬他。

可她也只是抿了抿唇,放下餐具后周到的打招呼离开,收拾餐具之类的事她从来不做。

有时候,她在外边逛累了,也会直接打顾城的电话,让他派人过来接。

不是因为打不到车,只是为了让他无时无刻都知道她的存在。

这一来二去,她大概成了他生活圈中必存在的角色,估计沈清漓也没这么多机会跟他在一起。

因为他们都认识一年多了,他却连一句伊斯语都不会,可见没和沈清漓学过,如果真的熟,就不会是这样。

何况,偶尔他做了新的菜谱,会让属下把她叫过去一同用餐。

当然,只是用餐,他很少和她交流,就像外人对他这个身份的认知。

也是那时候,沐司玥才知道,以前那样的顾城只是给她一个人的,他作为总督,有着所有大佬会有的生人勿进和喜怒无常,很难揣测。

总之,他和景哥哥、苏哥哥的温暖丝毫不像。

沐司玥这会儿端着咖啡倚靠在窗前的藤木椅上,长腿伸直了随意搭着,看起来很悠然。

但眸底淡淡的冷清,看着窗外。

一个多月了,她没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他太冷了,接近好难,一个月才这个程度,哪天才能让他动个心,她也好折磨他一次?

现在她已经没住在云厉那儿了,只是每周过去吃饭,因为她怕耽误云厉把王妃接回去住,当灯泡不太好!

她自己找了一处公寓楼,很安静,十三层的,一梯四户,正好房号一三一四,真是浪漫。

她的位置风景是不错的,只是这会儿窗外的天是灰蒙蒙的,这几天没下雪也没下雨,不过今晚估计会下一场雨。

“嗡~!”正想着,她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放下咖啡杯,她微蹙眉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接起来,“喂?”

对方上来说的话就十分客气,原来是请她过去做客的。

“您家主人是?”她和顾城也经历了不少洽谈,虽然不算什么太正式场合,但社交圈不算窄了。

当然,皇室那么多家族,她其实一个也记不住,反正她不在乎这社交。

对方说了茶艺,她才知道是谁,想了想,就干脆的应下了。

去做客的时候并没有和顾城打招呼,也没和他下属打招呼,直接过去了。

不过她清楚的记得今晚顾城似乎有事要和别人谈。

果然,她在那个大户人家做客还没结束,就接到了他属下的电话,第一遍被她给直接挂掉了。

这位先生人还不错,家里两位女孩,不过看起来是单亲,因为没见他妻子。

他请她过来是给女儿讲讲茶艺,鼓励她们学习这门艺术的。

刚过了几分钟,她的电话再次震动。

沐司玥看了一眼,依旧是他属下的。

不接。

她干脆在那儿用的晚餐,和两个女孩相处的时光还不错,至少她不用想自己的事。

天色逐渐黑下来的时候果然下雨了。

他们用晚餐时,佣人从外边进来快步过去关窗户,看起来雨下得很大,佣人折回来时袖子都被雨水溅湿了大半。

晚餐后她理应结束做客了,不过雨太大,家主建议她留下,女儿们的房间很大,她要是不介意,可以和女儿一块儿睡。

沐司玥倒是不介意,但她没那机会留宿。

那位先生刚说完话,她的电话又震动了。

这一次,终于是顾城的号码亲自打过来了。

她笑了笑,然后不疾不徐的接通,语调轻快而礼貌:“顾先生,有事么?”

电话那头的人很明显的沉默数秒,薄唇应该是抿着的。

几秒之后,终于沉沉的问她:“没给你发行程安排么?”

沐司玥点头,“发了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今晚有会谈?”顾城的声音又低了一个度,她明明手里有行程单,还能不知道?

她这才笑了笑。“知道,不过人家身份地位摆在这儿,我总不能拂人好意?顾先生那儿临时叫一个人顶上应该也是没问题的?……沈小姐顶一下不就挺好?也不用给薪酬。”

沐司玥站在窗户边,隔着玻璃看着雨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听到他说的话之后,很顺口的道:“不好意思,过不去,雨这么大,我可能留宿,明晚的会谈我一定到!”

可她刚说完,顾城冷冰冰的一句:“我叫人过去去接你!”

语调过分沉冷,又带着命令的以为。

她听完淡淡的笑了一下,嘴上却道:“不用了顾先生,雨大路况不好,你让人去接沈小姐应该近很多?”

“别忘了你才是我雇的翻译。”他低低的一句之后连成功人士的礼节都没了,直接挂了她的电话!

沐司玥在窗外边又站了会儿,似笑非笑。

差不多的时间,她却也和主人打了招呼,找了还有工作的缘由。

过了半小时左右,佣人出去开了门,顾城的人撑着黑伞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她再一次告别之后钻进伞下离开。

车上,她略显慵懒的倚着,显然并没把自己缺席会谈当一回事,中途还随口问了一句:“你们老板很生气?”

司机略微侧首看了看她,也不知道怎么描述。

她曲起手臂撑着下巴,贴近车窗观雨景,但话依旧是对着司机说的:“你们的组织规模很大么?”

这是涉及秘密的问题,对方肯定不回答。

她只接着道:“其实你们都认识我吧?”

如果是顾城的核心队伍,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老板那唯一的一段情史?

她当初还没诓到华盛顿那座山头接受他的戒指,他说了,周围很多他的人。

司机终于说了一句:“总督头部受过重伤……”

她已经摆手不让他说了,因为听了很多遍。

之后就安静的坐着,因为堵车,还小睡了一觉,睁开眼居然还在路上。

雨点打在车顶发出的声音很大,可见这雨真的很大,可以的话,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出门。

顾城的住所不在市区内,出了市区还得走一段昏暗、静谧的路程。

车子抛锚这种事,说实话沐司玥从来没遇到过,所以司机把车停下来的时候,她以为没什么事,只是蹙了一下眉。

直到他给人打电话,她终于看过去,“坏了?”

司机点了一下头,“已经叫人过来接了。”

那个地点很不凑巧,她怎么看都不安心,万一来往车辆没看清直接撞上来就坏了。

“有伞么?”她忽然问。

有是有,只有一把。

沐司玥看了看时间,“是不是没多远了?……走回去吧。”

司机愣了一下,可她已经拿了伞转身下车,到了他那边示意他也下来。

没办法,司机只能下车,只是要跟她走那么远,总有些拘谨。

她看出来了,没说什么,只是把伞递给他,“你太高了,打得我累。”

结果司机打伞就几乎全在她头上,他自个人在那淋雨。

沐司玥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往回打,他只是尴尬的笑了一下,以至于她有些后悔了。

活像她故意欺负人。

“你再这么打,要不我也跟着淋雨?”她淡淡的一句。

司机笑了笑,“我不碍事……!”

话刚说着呢,她忽然停了下来,司机的脚步已经迈出去了,没来得及收。

雨很大,哪怕只是几秒,也够淋她个半湿,吓得司机立马退了回去。

她忽然若有所思的看了旁边的司机,莫名的笑了一下,道:“行了,不走了,在这儿等人过来接吧!免得你走得难受。”

他也不能说什么,就只是服从的状态,一丝不苟的给她打伞。

沐司玥低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肩头几乎全湿了,头发也湿了不少。

幸好她没化妆,否则就变成花脸了。

看了会儿,自我感觉,其实湿得还不够,但这效果也应该差不多了。

他们在那儿等了一会儿,一辆车终于缓缓驶近,最后停在旁边。

保镖下了车,急忙开了车门,估计是没想到这两人是这种状况,正常应该在车里等着才对。

不过,来接的人战战兢兢,但看淋了雨的她却好像毫不在意,上车之后淡然坐着,根本没发大小姐脾气,这才松了口气。

而惊讶于他们淋得满身狼狈的自然不仅仅是保镖。

沐司玥进门的时候,顾城在客厅那头的阳台上,手里还握着电话贴在耳边,缓步来回走着。

原本知道她到了也反应不大。

可是抬眼看了一下,收回去,又忽然看了过来,脚下的步子也停住了,眉峰几不可闻的蹙起。

沐司玥进门后站在玄关那儿没动,因为衣服、鞋子都湿着,谁知道大佬会不会嫌弃她弄脏地毯?

保镖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也站在一旁候着。

顾城在那头说着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很沉了,几次往门口看。

终于几句后挂了电话,“愣着干什么?能晾干?”

她站在那儿,稍微看了一眼过去,淡淡的道:“所以,顾先生要是没事的话,我想回家洗个澡换衣服再过来?”

再过来恐怕都第二天了!

男人迈步下了阳台,手机扔在了沙发上,五官冷郁的扫了一眼接她回来的人。

那人略微低眉之后就退下了。

沐司玥也低着眉,发尖的水正好滴在脚尖的位置。

顾城看着她居然还想伸手去接住第二滴即将落下的水珠,不知为何,眉头狠狠的跳了几下。

半晌,他终于略微压着气息,“二楼右转客房有浴室。”

她低眉之际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抬头很认真的看了他,“顾先生一个人住,我用您的浴室是不是不太……”

“少废话!”

她的话还没说呢,被他直接打断了,然后加了一句:“洗完澡继续工作。”

沐司玥这才挑了挑眉,表示明白了。

然后拿着包,换了湿掉的鞋子往楼上走,一路踩着绵软的地毯,走得也算自然。

其实她已经忍了一路。

那种感觉她无法描述,湿衣服黏在身上,身边的空气稍微一动就冷得打寒颤,偏偏站他跟前必须保持大小姐的端庄,连寒颤都忍了!

整个人浸在热水里就像对她的救赎,很想直接睡过去。

但是不行。

她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出来时才意识到她没有换穿的衣服,这客房的大号浴巾裹身上都显得臃肿。

“笃笃!”很巧,有人在浴室门口喊她。

她开了一条缝,是佣人,手里拖着纯白的浴巾,小一号的。

因为外边这么大的雨,不可能让人出去给她买衣服,买回来也要时间,总不能让她一直在浴室。

正合她心意!

她从门缝接了过来,礼貌的道谢。

出来时头发是散着的,客房里没找到吹风机,正好看到顾城要回他卧室,她小快了两步走过去,“吹风机!”

顾城不知道在考虑什么,几乎被他撞到一旁的墙上,眉峰冷然。

又稍微迈了一步拉开距离,道:“让佣人给你找。”

那意思,肯定是不让她进主卧。

沐司玥笑了一下,干脆曲解他的意思,“我自己来吧!”

话音落下,转身灵巧的进了他的房间去找,而作为主人的他在门口站了至少一分钟。

顾城的主卧很大,她生在沐家,知道什么是豪华、知道富人的起居状态。

但她对他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云暮的表哥这种层面上。

那一刻才觉得,他活成了不输于大哥、二哥的状态,甚至,他没有雄厚的背景,这一切都靠自己打拼。

她吹头发的时候,他就在不远处,但是眉头拧着,不知道是有多介意别人进他房间。

而他越是如此,她越不让他好受!

等她把头发吹干,顾城就往外走,示意她跟着,大概是要去书房。

沐司玥在书房门口站住,“我刚淋了雨,你这儿有没有预防感冒的药?”

他背对着她,抽了一份文件,又看了她,才道:“没有。”

然后把文件递过来,“翻译完。”

她蹙着眉,这人有没有人性的?

果然,以前和她在一起的顾城是不为外界所知的一面。

“……我觉得,我应该吃药。”她虽然坐下来了,也看了他。

不过顾城只给了一个毫无温度的眼神,然后转身出去了,弄得她怔了怔。

不知道他这么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翻译对她来说很简单,统共也需要不了多少时间,但是她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不知道他几点休息?

只能稍微拖了拖。

快十点的时候,书房门忽然被推开。

沐司玥下意识抬头去看,顾城径直往她方向来,手里端了一杯水。

走近了才知道他另一手还拿着药……不是没有么?

也是第二天她才知道,是顾城让那个开车抛锚的倒霉司机临时去买的药。

她笑了笑,接了过去,见着他低眉扫了一眼文件,“完了么?”

沐司玥摇头,“还差一会儿。”

果然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

道:“明天一早过来。司机在门口。”

她刚把药咽下去,看了看他,什么意思?这么晚让她再从这儿回家去?还裹着浴袍回去?

沐司玥忽然放下杯子。从椅子起身,直接到了他面前,站进了他和桌子中间那点不大的空间。

顾城稍微蹙眉往后退了退,否则两人几乎气息交错。

而他就算是退回去了,沐司玥也能感觉到她忽然走近的一瞬间,他的视线从她雪白的胸前扫过,那几不可闻的停顿和不自然。

这会儿,他双眸低垂,正好落在她赤着的玉足。

她却微仰脸看着他,知道他不敢看她。

女孩子香肩很柔,玉足很美,这足够成为利器,正好她现在都一览无余,就算他是冰也有不经意的时候。

而且,她知道他以前最喜欢自己哪儿。

“这么晚了,万一司机再抛锚,我一个女孩子出事,你担待?”她不紧不慢的道。

然后在他目光无处可放,要检查她翻译的文件时,她直接把文件拿走了。

仰眸浅笑,带了一些大小姐的傲娇,“今晚我不打算走了!你把我叫过来又扔回去,哪有这么折腾人的?”

在他说话之前,她又道:“我把最后一点翻译完,然后在这儿休息!”

说完冲他指了指书房门,“顾先生去忙自己的吧!”

他确实一直在避免跟只裹了浴巾的人独处,但这会儿出去了就是默认,不出去也觉得不妥,以至于拧眉睨着她。

“弄完我亲自送你!”半天,他说了这么一句。

沐司玥不以为然。

她三两分钟翻译完,走出去看了看楼下还亮着灯,隐约能听到他到现在都在打电话处理事情。

所以她一转身直接进了他的主卧。

顾城从楼下上来时,去了书房。

看到房间里没人,眉峰蹙了蹙,转身离开,又去了客房,还是没人。

而他在自己床上看到睡得正好的女人时眉头都要打结了。

沐司玥知道他进来了,调整了最舒服的睡姿,长发铺开,又曲起腿,占了个半个床。

男人在床边立了会儿,几度想开口,估计觉得无论称呼她为什么都不足以表达他现在郁闷。

所以下一秒,她身上的被子忽然被扯掉了!

“……啊!”沐司玥闭着眼,没了被子迷糊的睁开眼,下一秒猝然惊叫。

而床边的男人在不到一秒的怔神后侧了身没看她。

她本来裹着浴巾的,被他一扯,差一点点,就一点点就春光乍泄!

这会儿还听他沉沉的道:“起来。”

想了想,退了一步:“去客房!”

沐司玥正气得瞪着他,“我大晚上被弄过来,淋雨半天,你没个绅士风度就算了,让我睡个觉也不行?”

她那一脸的理直气壮,好像抢主卧的是他一样。

沐司玥拉了拉被子,又拍了一下旁边的位置,“够你睡了!……你要是不想跟我睡,可以去沙发上,别打扰我!”

然后真的转过背继续睡了。

床边的男人已经调不出表情了。

良久,久得她真的快睡着的时候感觉他一把狠狠扯了个枕头出去了。

顾城大概是真的被气坏了,她说让睡沙发就真的下楼去沙发上了,明明客房空着的。

佣人也不敢上前说什么。

就这么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佣人提早做早餐几乎都不敢出任何动静,怕惊到客厅里的人。

沐司玥起来时在床上缓了一会儿,她换个地方睡就得缓两天才会完全适应。

但是下楼的时候看到沙发上躺着的人,顿时就觉得昨晚是她这辈子睡得最好的一晚,没有之一!

她站在那儿的时候,顾城已经醒了。

坐在沙发边,双肘撑着膝盖埋头缓了会儿,然后活动脖子。

沐司玥站那儿都听到了“咔嚓、咔嚓!”的骨骼清脆声,立刻让人想到电影里准备打架前的习惯动作。

而这会儿,他就算不至于打她,脸色也真的很差。

眉峰蹙着,一张脸黑得厉害,显然昨晚睡得很痛苦。

看着他终于起身,她却十分友好的笑着:“早!睡得好么?”

顾城随手拿了枕头,迈步就要往楼上走。

但是经过她身边几步后又顿住了,难得较真的侧首过来:“不好怎么说?”

她笑了笑,用伊斯语告诉他。

可实则她说的是,“好!”

顾城转身上去的时候,冷着声道:“把主卧的东西全部换了!”

佣人已经快速到了餐厅门口,“是!”

沐司玥抿了抿唇,原本还有些歉意,他这一句就把她的负担全打消了,丝不给女士面子!

所以站在楼梯脚,笑着:“我今晚继续住,要不顾先生晚点儿换?”然后好心提醒:“今晚的会谈会很晚不是么?”

佣人大气都不敢出,低头站在一旁。

生怕这位小姐因为整先生而被拖出去。

顾城脚步顿了会儿,但终究没说什么,踩着重重的步子上楼去了。

沐司玥这才转头看了佣人,淡笑,“您去忙吧,你不会真对我发火的!”

她身后有云厉,还有大哥、二哥、三哥等等,而且要发火,早在云厉带她过来的时候就拒绝了。

早餐的时候,她吃得津津有味、天朗气清,可对面的男人阴云密布。

她抿了抿唇,心底里虽然觉得爽快,但为了不真的把他惹到发毛,她算是主动帮他倒了牛奶,放在他旁边。

“对了,我想和顾先生商量件事。”沐司玥坐了回去。

他也不搭腔,她只好接着道:“以后周末能否不安排我的行程?我可能去参加个舞蹈班之类的。”

她以前基本靠舞蹈锻炼身体、保持身材,这两年因为他,好像都没碰过。

最近总觉得再不练得变胖,因为每周一去云厉那儿就是好吃好喝,控制不了。

顾城想要扶持一个沈家其实是很艰巨的工程,最近的工作必然非常之多,再加上他自己不是个闲人。

所以要空出两天周末很难。

然,他竟然没怎么考虑,直接应了。

大概是已经在考虑把她换掉了?这让她蹙了蹙眉,想改口的,但是他起身从餐厅离开没给她机会。

她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佣人拿着给她买的衣服进来,“先生让人给您买的!”

沐司玥朝客厅看了一眼,他没在。

不过,这会儿是有点感激他。

所以换完衣服,她就配合着他的吩咐,毕竟得有点分寸,不能让他一步气到头真把她解雇了。

上午到中午,相处虽然有些低气压,但没有大问题。

下午的时候准备出发,他居然明智的没让她乘坐同一辆车,而是两辆车一前一后。

去外边会谈其实也不止一两次了,她能应付。

不过今晚安排是先用餐,随后转移到会所接着谈,因为要谈的事既重又杂,难免费时间。

她酒量不好,幸好作为翻译,只用坐在顾城旁边翻译就行,没必要出风头。

他们在那儿吃着、喝着、说笑着,沐司玥的椅子要稍微往后靠,因为她不上桌,几乎相当于坐顾城身后口译。

顾城坐在一堆人里头可谓出类拔萃,不论样貌、举止都别有魅力。

他们聊的又一句没一句,其实几乎没有废话,所以她也算聚精会神,无暇欣赏其他。

但这一顿饭时间很久,她也不是铁打的,难免多看了两眼美食。

饭桌上说笑热闹之际,顾城略微侧首似是看了看她。

她以为他要说什么,凑近一点听到他问了句:“饿么?”

沐司玥微愣,然后赶紧点头。

昨晚她那么整他,现在倒是多了绅士风度?

然,男人薄唇淡淡,两个字:“忍着。”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的看了他两秒,他已经转回头与人自如谈笑!

沐司玥握着他椅背的手紧了紧,瞪了他两眼。

可饭局还是没个结尾。

好在后来大概是别人看她可怜,让加了个位子,而不是跟仆人似的躲在后边。

顾城没说什么。

她上桌之后几乎就是专心于细嚼慢咽伺候肚子,不至于吃太急了胃痛。

那期间偶尔有人和顾城说话,她就必须停下来翻译,几次之后终于看了他,“你能过会儿再和他们聊么?”

顾城微挑眉,抿了一口酒。

而顾城少说话的结果,就是那些达官贵人将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

一提到让她喝酒,她一下子皱了眉,“我酒量不好……”

“伊斯女孩喝酒都不错,你在伊斯不断了吧?”对方笑眯眯的。

她是顾城带过来的人,但他也没帮她挡酒和推辞,除了喝没别的办法。

一杯还好,几杯下去,她看了顾城。

多少是有些怨气的,他就那么看着么?

是的,他从头到尾真的没替她说过一句话。

沐司玥几次看他之后终于不知道哪门子的赌气,索性来者不拒!

看着她从推拒到一杯接一杯,顾城终究慢慢蹙了眉,几不可闻的沉声提醒:“你还有工作。”

提醒她还要继续当牛做马,而不是注意身体。

气得她起身去了卫生间缓一缓,否则情绪一定会炸。

她觉得自己出来没多久,但是还靠在洗手池边,就有人过来敲门了。

皱着眉走出去,是顾城身边的人,说:“饭局散了,总督在等您上车。”

“我又不跟他一辆车,让他先走吧。”

但面前的人继续道:“从这儿过去您得和总督乘一辆车,应该是有事和您谈。”

沐司玥抿着唇,也不多说,转身往前走。

但是上车之后她靠在位子上,等顾城说了一串,她才漫不经心的闭着眼,“我喝多了,不想说话。”

男人侧首低眉,浓眉轻轻蹙着。

过了大概两分钟,正襟危坐,冷不丁的道:“沐小姐如果觉得辛苦,我可以考虑换人,你现在就可以去休息。”

她忽然看了他,脸色越来越差,“你是不是真的没有感情?我还真是一点不值钱?每一次都是你说扔就扔对么?”

他说的是正事,但显然她说的感情。

顾城看她的时候,她一双眼已经有了泛红的趋势。

这么久跟他相处,她并不像表面那么从容,相反,每天感受他的冷情是一件很考验承受力的事。

好一会儿,她语调冷了冷,“我劝你给自己留点后路,假若你哪天想起了我们的关系,我不至于让你太难看!”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很奇怪的假设,自然不会理睬。

而两个人从那分钟开始也没再交流了。

会所里专门要了包厢,气氛当然也是有的,香槟、美人俱全。

有女人走到顾城身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蹙眉,略微上前一步,脸色不太好看,“对不起小姐,你坐这儿我翻译不方便!”

女子略微不满的看了看她,又见顾城没有开腔,也就没在意,而是转过角度为顾城褪去外套。

他看起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服务,岿然立着让人褪下外套,这才落座。

沐司玥以为女子只是帮他脱外套,没想到后来又回来了,直接坐在他身侧。

男人和女人身体靠得太近,结实的手臂大多都是环在女人腰上。

顾城的一切动作都说明这两年他经历了很多这样的场合,只是要含蓄一些,他把手臂打在了女子身后的沙发上。

少了暧昧,多了男性气概,可她照样看得满心郁结,以至于翻译很不顺。

中途顾城终于转头看了她,“做不了?”

她索性放下笔,直直的盯着他,“让你旁边的人走开,否则我就是做不好!”

四目相对的僵持了数秒,顾城终究是转回头去,并没有按照她的意思做。

所以接下来的交谈,他也大多是听她一半、自己悟一半。

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对方提了个额外的要求。

沐司玥听完之后蹙了眉,她跟顾城去谈的事多了,所以能辨别这个额外要求对顾城来说不是好事。

而她还没完全翻译,顾城只以为她这是今晚态度如此,忽然用伊斯语应了句:“好。”

她倏地的愣住,转头蹙眉看着他,“你……”

对方听完已经欣然笑起来,根本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也是这会儿,顾城似乎意识到问题了,略微眯起眼看着她。

她用中文压低声音解释了一边,顾城脸色已经变了,嗓音冷了冷,“如果我没记错,沐小姐教我说的,是这句?”

沐司玥抿唇。

上午她问他睡得好么?他说不好,她给他翻译说好,他还对着她说了一遍。

可她又哪知道这种整蛊他的细节会让他吃个大亏?

“你已经应了。”她蹙着眉提醒。

他现在身份特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么多人听着,哪还有收回的道理,只能吃哑巴亏。

哪一个会谈,结尾看似极其愉快。

但是送走那些人,她在会所门口,站在他身后,并没打算道歉。

甚至他黑着脸追就时,她积攒着情绪理直气壮,“怎么不说你色迷心窍呢?你干脆叫两个小姐坐你怀里翻译行不行?”

顾城薄唇抿得很紧,大概是气太盛,双手叉腰看了她,几次闭了闭目,终于吐了一句:“很好!”

话音落下,他直接转身从她身边走过去。

她愣愣的站在那儿,莫名的想哭,知道他损失不小,但那都是她的错么?

他的车已经直接走了,真的扔下她一个人。

十几分钟过去,黑色轿车在夜里一直匀速往前开,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两次,欲言又止也没敢出声。

“停车!”倒是后座的人忽然沉声命令。

顾城这会儿整个人都是压抑的,五官紧绷,停车之后两分钟才终于又一次开口:“倒回去!”

轿车折回到会所处又掉头过来,开了十几米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人。

沐司玥看到他的车了,然后看着司机从车上下来。

“沐小姐,先生让您上车。”

她满腔憋屈,直接走到车子便,一把拉开车门,“我是站街的么?你说扔就扔说上就上!”

说完一把甩上车门,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顾城还没被人这么撒气过,车门震得他眉头拧在一起。

司机惊愕的看着沐司玥冲主子生气,好一会儿才上车,跟上她。

但她只回头瞥了一眼,在他面前弯腰上车,让司机能多快就多快,中途看了一眼,他的人并没有跟着。

然而。

等她到了自己家楼下,那辆黑色轿车却安静的停在那儿。

她一下子蹙了眉,一路上稍微平复的心情又起来了。

顾城从车上下来,稍微两三步就能跟上她,在她快要进大楼时伸手扣了她手腕。

沐司玥抬头看了他,很冷,“我告诉你顾城,我真不是非你不可!……从明天开始,恭喜摆脱我了,祝你找个能用又能睡的翻译!”

她不惊讶他会过来,一定和云厉谈过什么,有必须让她做翻译的理由,但这会儿,她是真不想继续了。

“放开!”她扭了手腕,他反而紧了力道,垂眸低郁的看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