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他终于不再对她冷淡/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挣扎得她手腕疼,他却固执的不松手。

“要道歉么?”沐司玥抬起来看了他,但并不是给他机会的神色。

果然柔唇扯了一下,“不接受!”

道歉这种话原本他就一定说得出来,她如此抢了一句,顾城眉头就皱了起来。

无言。

这回沐司玥终于把自己的手腕解脱了,不悦的抬头看了他,“你放心,云厉那儿我会去说,不为难顾先生委屈继续雇我。”

一手拿着包,一手捏了捏手腕转身就往大楼内走。

可她刚进电梯里,身后的人居然也一步跟了上来,目光扫了一眼她按下的十三楼。

沐司玥伸手就去按打开的安静,中途被他拦住了,转身立在她面前。

低眉,本该是请求她的话说出来也只剩低沉甚至命令:“你必须继续做下去。”

她忍不住冷笑了一下,“我欠谁了?”

顾城薄唇略微抿着,片刻,也只是道:“如果你觉得累,允许休息几天,到时候我来接你。”

沐司玥闭了闭目。

刚要说话,电梯刚好到了,在门关上之前,他一手撑着电梯门,一手将她带了出去。

她接着道:“你应该能听懂我说的话?”

“刚刚不是问我能不能做么?现在告诉你,我不能!你找别人,我不做了!”她很坚定的看着他,一想到会所里的女人亲近他,她现在都是满肚子的火。

眼不见为净!

说完转身掏了钥匙去开门,只想赶紧回家别再看着他。

进门的瞬间警惕的回头瞥了他一眼。

顾城并没有跟过去,野蛮的直接扒着她的门闯进去也不是他现在的身份能做出来的事,所以只是淡然立着。

关上门,她终于觉得清净,但还是憋屈得慌。

气得手里的包也直接扔到鞋架上。

没想到刚过一会儿,他居然给她发了短讯过来。

反正隔着网络,隔着手机,隔着门板,说什么都不费力气是不是?所以她还真看到了所谓的道歉,也就是道歉两个字。

【今晚的损失,可以不计较。有什么不满,我道歉。】

沐司玥忍不住想笑,她做错什么了?要他不计较?

翻译的时候她没翻译么?是他自己猴急的率先应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所以干脆没有回复,手机扔在床上就去洗澡了。

等她洗澡出来已经是半小时后之后了,擦着头发扫了一眼扔在床上的手机,按亮屏幕,并没看到新的信息。

好一会儿,她放下毛巾在床边坐着。

那会儿,她是真的不想给他做翻译了,所以给云厉打电话过去,直接说她最近可能会有事,所以不想继续这个兼职。

结果云厉似是淡笑着,道:“他已经给我打电话说过了。”

嗯?

她蹙起眉,“他说什么了?……不让我辞职?”

他竟然还知道提前给云厉打招呼过去,居然连她想什么都算到了!

“为什么?”她蹙起眉,很是好奇,“你跟顾城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他不敢换掉我?”

平时一言不发,冷冰冰的一张脸,很显然对她不感冒,那还留着她做什么?

顾城略微挑眉,斟酌了会儿也不知道从哪说起,只是道:“没特殊情况,你还是继续做吧?”

反正真的离了他,她也不可能好过的。

她抿了抿唇,沉默着。

末了才问了句:“你和沈小姐怎么样了?”

提到感情问题,云厉下意识皱了一下眉,然后几不可闻的舒出一口气,勉强道:“还行。”

但再好她也不可能愿意再次嫁入他的府坻。

估计是和顾城认识一年多,眼界也开阔了的缘故,她现在确实不把自己当做传统的伊斯女性,不着急结婚、崇尚爱情,追求独立,等等。

沐司玥听完略微挑眉,“祝你好运吧!”

至于她,还是歇歇吧!

挂电话的时候,云厉才提醒她,“过两天,顾城那边是不是有个重要的洽谈必须带你?”

沐司玥想了想行程,随口“嗯”了一声,她确实记得那个行程。

但是一想到今晚的事,万一那时候他再不配合,又砸了,她拿什么赔人家的损失?

所以抿了抿唇,“你告诉他我不去了。”

云厉笑了笑,“你若不去,他真的没什么人可以用的。”

“那我管不着!”她不以为意,往床里侧挪了挪,仰躺下去,道:“昨晚淋雨了,好像有点难受,这一周他都别找我!”

这意思其实就是想让云厉帮忙传话,反正她最近是不可能去了,他要是真能等,那就等个把月再说吧。

可惜云厉当时还这么想着,但是后边太过忙碌,稍微有点时间就去沈清漓那儿,把他们俩这事给忘了。

沐司玥在职住处休息了一天。

休闲时光无非就是看看书,再一遍遍的看云暮妈妈执导的电影。

第二天稍微出去逛了逛,到下午的时候已经感觉这样的日子很无趣了,漫无目的。

也是那时候,忽然接到了许久没联系的慕西城电话。

“你怎么忽然要来这儿?”她还站在街头,但其实是喜悦的。

还别说,从小除了玩得好的几家孩子之外,她也没什么朋友,在意思就更不用说了,她连个吃饭、说话的人都没有。

所以慕西城来的那天她很早就起来了,特地在网上查了几个不错的地方,然后自己去了一趟踩踩地方。

下午的时候慕西城到了机场,她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慕西城出来的时候,她以及两眼就找到了。

找他着实不是什么难事,身材、样貌都那么扎眼,又不爱拿行李,一眼看过去最潇洒英俊的那个就是了!

笑着走上前给了个拥抱,“好久不见了!”

慕西城原本寡淡的人,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略微勾了嘴角,“等久了?”

她摇了摇头,“正好,带你去吃好吃的!”

看她的样子,就好像最近一个人已经闷坏了,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放开些!

慕西城被她拉了袖子,长腿稍微的迈着,建议:“不让我先去洗个澡换个衣服?”

沐司玥回头看了他一眼,从上到下过了一遍,“来的时候刚换的衣服吧?没什么好洗!吃完再回去洗一样的。”

他们之前相处了那么久,彼此之间的饮食习惯都是知道的,所以她今天专门物色的地方他肯定喜欢。

“你点菜?”坐下之后,沐司玥看了他。

慕西城坐在对面,动作有条不紊,褪下外套放在一旁,示意她自己来。

她也没客气。

等她点完东西,慕西城已经倒好水,正淡淡的看着她。

她发现之后,依旧是笑着,“你看着我干什么?”

“这段时间过得不太好?”他张口就是这么问了一句。

沐司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蹙眉,笑意落了落,“还是让你看出来了。”

不过下一秒,她就笑着转移了话题,“怎么忽然过来了,待多久?”

慕西城目光温和的平视着她,“没什么事,就多住一段时间。”

这一下子就让她想到之前他在荣京陪着自己的时候。

微蹙眉看了他,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

他们吃饭的地方距离她住的地方并不近,所以沐司玥一开始还稍微留意着时间别太晚。

但是后来聊得多了,居然忘了时间这回事。

等他们从那个餐厅离开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时间,没有去看手机,出餐厅的时候比较急,想带他乘坐都城只有那个片区有的一种交通工具。

夜览城市风光,在那个小区转了一圈,他们才正式打车回去。

车上,她转头看了慕西城,“你订酒店了么?”

慕西城摇头。

她刘伟惊愕,“你怎么不早说?”

还以为他在华盛顿的时候就应该把酒店订好了,居然都没订?

这都几点了,这个时候很难订房间的!

想着赶紧从兜里拿了手机出来,旁边的慕西城已经低低的道:“你住哪儿?……到了附近再看。”

她微抿唇,一时之间没说话。

慕西城这才补充了了一句:“这样方便送你回去,我也不用再折腾太远。”

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她想了想,那就在她住的附近找找酒店房间。

然而,她把手机拿出来按了几下还是黑屏,自顾蹙眉嘀咕:“没电了?”

她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又是搜索饭店、又是一只开着地图导航,费电也不奇怪。

顾城把他的手机给她递了过来。

她笑了笑,接过去,帮他在她公寓附近找。

结果试着联系了两个,都说没有房间了,只能降低档次,找那种二流的,但看了图和评价又太差,她看不上。

这么折腾下来都快到她的住处了,因为一直看手机,她也把自己看晕了。

害怕一会儿把刚吃下去的晚餐吐掉,她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

慕西城看了看她,略微笑了一下,“这年头会晕车的人很少了!”

她闭着眼,眉头忽然蹙了一下,胸口正不知名的痛着。

好像顾城就这样取笑过她。

因为她不搭腔,所以车里安静下来,安静的慕西城几乎立刻就知道了她的低落。

眉峰略微蹙着看着她。

关于顾城的情况,慕西城是知道的,也能理解她的感受,但自私的来讲,他并不觉得这有多差。

两人到了她住的小区,下了车之后,沐司玥在路边缓了会儿。

慕西城很自然的扶着她,“想吐么?”

她摇了摇头,就是有点晕。

所以站了一会儿之后就往回走。

大楼的楼道比较昏暗,一直到电梯里才算明亮了,慕西城一直送她上楼。

出了电梯还担心的看着她,“很难受?”

她勉强摆摆手,靠墙站着,“看来你要自己去找房间了……”

怎么也不可能留宿他的,她也很为难。

慕西城倒是勾了勾嘴角,并不着急,略微颔首,“开门吧,我看着你进去。”

她找钥匙找了会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些不自在,只想很快找到钥匙,很快回家。

但是越这样,越摸不到钥匙。

慕西城握了她的手腕,把她的包拿过来找钥匙,知道她放钥匙的习惯。

拿到钥匙的瞬间,她没看到慕西城神色略微的变化。

因为他知道那段时间,她会把那个戒指带在身上,无论她带哪个包,肯定都会带着。

可是这会儿没有了。

“你的手机!”她也从衣兜里拿出了刚刚顺其自然揣回去的手机递过去。

慕西城接过去,而她拿了钥匙去开门。

一开门的瞬间,她在门口生生的愣了一下。

“怎么了?”慕西城微蹙眉。

她回过头,语调有些断续,“……没、哪个……我就不请你进去了……”

他不明的挑了一下眉,还是点了点头,“早点休息!”

“晚安!”沐司玥嘴角一点点的笑意很勉强。

等慕西城一进了电梯,她才转身进门,拧眉盯着客厅的位置。

昏暗的客厅,模糊的光线里,她可以确定站在那儿的人就是顾城!

“啪!”的一下按亮灯。

果然,她蹙起眉盯着背对的男人,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你怎么进来的?”

她几乎忘了上一次他跟着她一直到了家门口,如果每个人都这样,这个社会的治安真是没法管理了!

放下包,她连鞋也不换,快步几乎是冲过去打开了窗户。

折回来又一把夺走了他指尖燃着、又从来不抽的眼,摁灭了直接扔进垃圾桶里。

抬头看了他,却发现他看她的视线情绪更甚。

一双深眸满是压抑,薄唇抿成一条线的看着她。

沐司玥想赶他出去的话在喉咙里顿住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眉头越是紧了。

而顾城冷然看着她,终于薄唇微碰,“玩得很高兴?”

她猛地看了他,有转头看向玄关的显示器。

也许他刚刚一直砸盯着门外的她和慕西城?

难怪她刚刚总觉得背后冷飕飕的么?

“顾先生是不是管太多了?”她不悦的看着他,转过身倒了一杯水。

可是还没喝,杯子被他躲过去,重重的放回茶几上,依旧一双眼盯着她,“忘了今晚什么行程?”

沐司玥蹙着眉,在刚刚那一刻,她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但是存着侥幸,以为自己记错了。

现在他这么一说,她已经抿了唇。

其实她之前都是记得的,可是今天因为慕西城过来,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件事,直接给忘了!

没几秒又理直气壮的扬起下巴看着他,“我早就说了,我不再做了!”

顾城脸色沉了沉,“我同意了么?”

这话忍不住想笑,“我做什么都要你同意,是不是?你哪来的立场?”

忽然抬头盯他,“可你所有事,有问过我的意见么?”

懒得跟他费口舌,她过去开了门,让他走。

顾城就站在客厅,五官沉着,就那么远远的看着她。

她刚要说什么,漆黑的楼道忽然亮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外边的人影惊了她一下。

是顾城身边的人。

稍微往门口走了两步,对着里边的男人,“时间快到。”

顾城薄唇抿着,没有回应,但属下也退了回去,如果不是他这会儿出来,沐司玥根本没发觉楼道里有人。

她和慕西城刚回来就在那儿了?

所以她大半夜和一个男士一起回家,不仅被顾城看到,连他的属下也全程看着?

她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关乎她在他组织里的名声!

所以,沐司玥忽然把门关上了,站在玄关处盯着他。

顾城看了时间,冷着声,“收拾东西。”

沐司玥已经蹙了眉,这意思就是还要让她跟着去?

“我看你需要的是中文老师吧?”她都说了不想再做这份工作了,很难懂么?

顾城凝重的望着她好几秒,“想好了?”

没什么可想的!她干脆抓起包转身往卧室走。

没一会儿,听到了他出去时的关门声,有点重

但她并不知道他莫名其妙的脾气是从哪来的,懒得去理会。

不到一分钟,她家里的座机响了,沐司玥刚拿了浴袍想进浴室,只得先去接电话。

“顾城找你了没有?”一接通,就是云厉略微焦急的声音。

她淡淡的不悦,“能不提就别提这个人。

云厉抬手按了按眉头,“sorry,我忘了这事,他今晚的洽谈很重要,如果砸了,说不定他就成为伊斯皇室的女婿了。”

原本她一点也不在意,但是忽然听到“女婿”两个字,神色忽然紧了紧,“什么意思?”

顾城的办事能力是无可挑剔,但是没有个人给他仔细翻译,他一知半解的难免就直接掉坑里了,她太清楚那种状态了。

“喂?”云厉还没说完,隐约听到了那边的动静,听到了几声磕碰声,像是座机被她直接扔到了桌面上。

她这会儿的确是急匆匆的往门口去。

一拉开门就往前冲,电梯门正在关上,里边的光线逐渐变窄,她仓促的喊了句:“顾城!”

但是刚到旁边,电梯关上,她按了无数次按钮也没打开。

这个场景莫名的有些熟悉,她也没穿鞋,来来回回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想回去穿鞋,又怕他走远了,但是脚下真的好凉。

想给他电话联系,但是想起来手机已经没电了。

眼看着电梯一直在往下降,她一咬牙折回去想拿一件外套,可是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她一只脚进了门就被拌了一下,膝盖直接“哐!”的磕在地上,那一声沉闷,光听着都已经很疼。

地上的人一下子动不了,疼得只觉得骨头都裂了,那种感觉真的让她想起了在女神山受伤之后骨折的感觉。

不是想哭,但是眼泪被疼痛感扭了出来,又死咬唇。

过了两分钟,电梯“叮!”的一声在她不远处停了,然后打开门。

顾城走出来一眼看到她散发跌在门口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也许是下意识的,也许是他自己都不太清楚,步子略微急促。

沐司玥疼得又没法喊出来,他刚想把她抱起来,她就抬头冲他:“你急着去投胎么!”

要不是他走那么急,她也不至于着急成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已经习惯了她这么刺剌剌的对他,顾城只是皱了一下眉,居然什么都没说她,也没有摆脸色。

他想把她带回屋里的时候,她一把抓了门框,“不是来不及了?”

顾城终于低眉看了她,“我能处理。”

她就盯着他。

刚刚是一副她不去不行的样子,这会儿又说他能处理?那他这就是玩她还是怎么的?

被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顾城只得抿了抿唇,目光扫过她磕红了的膝盖,脚上也没穿鞋。

但她那一副不立刻带她去就决不罢休的眼神下,他还是妥协了。

从楼上下去,又到他车子边,一直都抱着她,放进车里后自己去后备箱不知道翻什么东西,一会儿才坐上来。

沐司玥这会儿是想生气也没那个心思了,疼得都不敢碰。

只好转移注意力,语气不善,:“今晚谈什么?”

顾城神色淡淡,倒也把一份文件给了她,然后开始一言不发的替她处理膝盖上的磕碰。

平时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但是处理伤口的动作很娴熟,也很轻和,丝毫没有打扰到她看文件。

也是她正看得入神,忽然听到低低的问了句:“以前也有过么?”

她拿着报纸的手顿了一下,缓缓看了他,“什么?”

那会儿,她已经隐隐有些压抑不住心跳。

就在刚刚,她才想着追到电梯上他走了的场景很熟悉,是不是他也……?

两个人就那么四目相对的盯了会儿。

顾城先移开了视线,把棉签之类的东西收起来。

又忽然的问了一句:“慕西城和你关系很好?”

沐司玥转头看着他,那种因为不公平引起的情绪已经很明显了,“为什么你记得所有人?”

除了她?

顾城薄唇微动,“慕瑶和郁先生关系不错。”

哦也对,郁景庭是他师傅,他就算脑子出了问题,这会儿肯定早就和郁景庭联系过了。

而她坐了回去,几乎没怎么想,直接道:“他喜欢我。”顿了顿,又几次抿唇,加了一句:“也许我也快禁不住他的魅力了。”

顾城没说话,只是眉峰轻轻蹙着。

等车子开了一段,他又看了她,“去不了就算了,司机带你回去……”

“然后我明天是不是要穿着晚礼服去庆祝你订婚?”她侧首表情很勉强。

她身上的衣服没换,脚上还没穿鞋,这副样子确实不适合跟他去的,可是她必须去!

所以到了地方,顾城先带她去了楼上单独的房间,等了会儿,有人送衣服和鞋子过来。

低跟鞋。

这让她看了看他,还知道女的膝盖痛没法穿太高的跟,什么时候不再冷漠,居然还体贴起来了?

从房间出来,去的路上,属下就已经简单的说明着,“因为咱们已经错过了时间,不太好说话……”

其实既定的洽谈时间早就过了,除非顾城肯用金钱、权力等等东西让对方高兴。

这个时候,她也低了低眉,这一次,她认。

如果不是她把时间给忘了,其实也是会陪他去的。

果然,几个人进房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昏暗处的一个女士,顾城一进去就抬头看过来。

不会就是要塞给他的女人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只接触过阿雅,再一个就是半敌人状态的沈清漓,她对伊斯的女性都存在敌意。

顾城往前走,和别人打过招呼,快坐下的时候,她挽着他的手也没松。

但正常她作为翻译,这会儿就得识趣的搬个小板凳坐在沙发背后去。

旁人也是这么示意她的。

可她的手反而紧了紧。

顾城竟然低眉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带着她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几个伊斯的官员稍微的蹙了一下眉,但见顾城没让翻译坐后边,也不好说什么,又都坐了下来。

顾城旁边以依旧可以坐人,别人也准备请个女孩陪陪气氛。

但这一次,他淡然抬手,礼貌的拒绝了。

沐司玥坐在那儿,略微低眉,心底暗暗骂了句还算识相。

耳边也忽然响起了他低低的嗓音,“一切都按你的意思来了,再翻译出错就给我全盘兜着!”

她抬头瞥了他一眼。

听起来压抑得应该是咬牙切齿的话,其实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而迷人。

也许是怕担责任,也是觉得今晚忘了行程错在她,所以沐司玥的确很用心了。

但是她可以感觉到对方的不满意,毕竟顾城在伊斯,他们才是主,而且下午的洽谈顾城放了鸽子,按说他想继续就得吃点亏。

可惜,顾城所有表现依旧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谈到最后,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种状态,也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算黄了。

而在场的毕竟都是人精,哪怕谈得不是很愉快,但是喝起来一点也不含糊。

大概是听说了她上一次喝得很爽快,倒酒的时候也没少了她的。

第二杯的时候,顾城略微转过头开了她,目光落在她杯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顿了顿,只抿了一口就放了回去。

再后来,他干脆就不让她挣喝了,直接替她挡酒,她几乎能感觉到某位女性带刺的视线。

也不知道几点了,沐司玥没带手机也没带表,但是这群人好像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热闹里,他又一次稍微凑过来,“叫司机送你回去,我量也差不多了,顾不了你。”

要是以前,他别说管她死活,没跟着被人一起灌她就不错了。

所以沐司玥蹙了眉,但他已经转回去和觥筹交错,用着他那积累有限、撇脚的口语跟人交流。

很显然,因为她又搞砸了这次洽谈,所以他这么拼着酒量跟人喝来拉近距离,站起来碰杯的时候,右手握着杯子,左手是撑着桌边的,青筋稍微凸起。

他快醉了。

这样的意识让她忽然觉得心酸。

印象里,他一直很高傲,大概除了她,他也没给谁低过头,再苦再难,他都是咬着牙走过来,大学开始的路走得比任何人都漂亮!

“你别喝了!”她忽然伸手握了他的杯子,声音不大。

顾城回头时,她眼里有着愧疚,看了会让人疼痛。

“不行就算了,可以再想办法。”她抿了抿唇。

顾城看了她握着自己的手,又看了她一双微微蹙起的眉,转头叫了门口的人。

护卫进来之后把她带走了,顾城回头跟人碰杯,一直没看她。

“先生能应付,沐小姐先回吧!”到了门口,护卫如是道。

她又喝不了酒,又不能谈那些大事,只能抿了唇,又道:“我去车上等他。”

护卫没说什么,带着她除了会所、上车。

沐司玥以为他很快就出来,结果比她预料的还久,一直到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车子似乎开动了,身边有人坐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