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你脑子到底装的什么?(万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迷迷糊糊的,但已经闻到了酒味,所以知道肯定是顾城回来了。

也不知道时间,率先是坐直身抬头想看看他的状态,她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喝多了,这会儿一定很难受。

可她刚要抬头,他厚实的掌心握着她的脑袋直接安按进怀里,一手顺势打在了她身上。

上方传来男人低低的、沉稳的嗓音:“接着睡。”

原本她的确是困的,可是忽然被他这样一个霸道的动作弄得心头一暖,哪还有什么睡意?

脑子里种种想法都已经忍不住的乱飞。

他是不是想起来了?

否则最近对她冷得恨不得冻住,说话嘴皮子都不愿意动的人,为什么忽然把她压进怀里,甚至一直保持这个姿势?

他是真的保持了一路。

而她在中途各种猜测之后,成功的被车子若有若无的摇晃弄睡着了。

车子停在顾城的住宅外。

他下了车,整个人显得醉意很重,下车的时候皮鞋稍微挪了两三次才站稳,一手握着车门。

侧首对着属下:“把她抱进去。”

男子原本是想扶他的,但是听了他的吩咐,不得不点头,“是。”

可在男子弯下腰即将把她抱出来的时候,肩头又被拍了一下。

传来主子低低的声音,“我来吧。”

说着话的时间,他都还抬手按着的太阳穴,显然今晚喝得太难受。

属下皱起眉,“您……不要紧?”

顾城没有搭腔,半个身子探进去,手臂穿过她纤瘦的身子,很轻易就能抱出来。

打他这会儿是真的喝多了,小脑控制不了平衡,抱着她也在摇摇晃晃,弄得身后属下很是紧张。

这要是再摔一下可就要命了!

所以从下车到门口,不长的路,属下一直跟在后边是,双手就没有收回去过,直到他们进了家,他把她放在沙发上,属下终于松了一口气。

佣人见他们回来得这么晚,也睡不好,这会儿担心的走进来。

沐司玥自然就交给佣人了。

但是属下要照顾从没喝醉的主子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一整夜,至少有一半属下连眼睛都没闭。

全是男人,平时根本没人会弄醒酒汤之类的东西,佣人想给主子做的,他让佣人不用管,照顾沐小姐就好。

所以他自己受了半夜的罪。

但沐司玥睡得很好,中途她醒来过,摸了摸身边没有他,但她确定自己在他的卧室。

这算是给她的好待遇了!前一天还要赶她出去来着!

第二天,她醒得有些早,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找顾城。

脑子里还想着昨晚回来时被她霸道的握头按怀里的感觉,他可不能耍赖!

等她下了楼,看到了还在沙发上的男人,脚步稍微顿了一下。

不仅仅是他睡得很熟,不忍打扰,甚至有点心酸,她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

旁边歪着的属下这时候因为她走近而忽然惊醒过来,一下子坐了起来。

“嘘!”她赶紧竖起手,皱着眉不让他出动静。

男子硬生生的把绷着的身子放松了一点,转头看了还在睡的人,声音很小,“刚睡了没多久。”

他昨晚喝得有多厉害?

在她印象里,顾城是从来不会真正喝醉的。

有时候,一个男人不得不喝醉,那就是他不得不对人低头的象征,否则他大可以放下酒杯走人。

心口有点疼。

走到沙发边蹲了下去,想伸手帮他把毯子往上拉一拉。

可她刚身后,手腕猛然被一把捏住。

“疼!”沐司玥被吓了一跳,手腕上也传来钝痛。

但她并没有怪他的意思,是下意识的低呼,他习惯了这样的警惕,甚至这两年一定更夸张,所以这本能的反应她能理解。

可是真的好痛!

顾城稍微回过神的时候才松了她的手腕,闭了闭目,双手曲起撑着脑袋缓神。

可是上一秒,在她手腕还痛着的时候,沐司玥已经拧了眉,盯着他的另一边侧脸。

这会儿,他的脑袋被她转过来,精致的脸蛋一下子就变了,“这怎么弄的?”

他侧面额头的地方有一个口子,旁边的发根还有没有洗干净的血。

目光垂下去,看到他衣服上从上到下都有血滴落的痕迹。

顾城神色依旧和平时一样淡淡的,抬手弄了一下短发,正好遮盖伤口,并不打算搭腔。

沐司玥不让他去洗脸,“昨晚弄的?”

她想起了他一把按住不让她看的时候,那时候他是不是伤口正流着血?

柔眉皱得更紧了,真真切切的心疼使得她莫名的就红了眼,仰脸看着他,“他们弄的?”

如果实在不愉快,万一喝多了动手脚也不是没可能。

可是他的伸手谁能近身?

除非他像自愿陪酒喝到醉一样挨着受那一;又或者他是因为真的醉得不像样,所以摔了?

他这种人,放在平时怎么可能摔跤?想一想昨晚的场面,他一定很狼狈。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工作过失。

他终于薄唇略微动了一下,“摔的……”又道:“吃完早餐让司机送你。”

因为今天没什么工作。

她站那儿不动,就咬唇看着他。

顾城还是上去洗漱了,沐司玥却拿了小药箱就上去了。

等他从洗漱间出来的时候,她直接把他拉了过去,然后坚持帮他洗伤口,洗掉发根上干涸的血迹。

好一会儿,才道:“是不是没得谈了?”

顾城稍微偏过脸,也抬手把她握着的棉签拿过来扔掉。

随即刚要起身,她忽然勾了他脖颈不让走,很认真的盯着他,“既然是我造成的,那就应该由我去挽回或者其他解决方式。”

他眉峰微蹙,“解决?”

显然觉得她一点用处也没有。

沐司玥抿唇看了他,“现在的你确实一点也不讨喜,但看在你有所改变的份上……我打算不跟你计较了!”

说完,她把手收了回去,又问:“你把我带回卧室的?”

问的当然是昨晚。

所以,把之前折回去接她,给她买衣服、鞋子,又不让她喝酒,还知道把她带回卧室来看,他算有任性了。

可男人薄唇动了动,眼都不眨,“护卫。”

沐司玥直直的盯着他,似笑不笑,“你护卫还知道帮我把枕头放斜?”

他肯定进过她房间,以前她睡觉,到了晚上总是喜欢在大床上挪位子,很容易碰不到枕头,第二天起来脖子难受。

所以顾城在睡前会帮她把枕头放斜,她就算蜷身子往旁边挪,还是有枕头。

顾城听完忽然蹙眉看着她。

他一直以为那是他自己的习惯。

见他这么怪异的盯着自己,沐司玥知道他不是想起来了,多少有些失落,但也抿了抿唇,指了他脑袋,“你要是不计较,我帮你计较?”

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之后他洗完澡下楼,看起来不经意的在客厅扫了一圈,然后去用早餐,她也不在餐厅。

顾城以为她是回了自己住处。

没一会儿,昨晚的护卫却从外边进来了,被问及这事,微蹙眉,“沐小姐打车走的。”

餐桌边的人眉峰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一旁站着的护卫也就跟着低了低眉,生怕他动怒。

佣人倒是见惯了底下的人对他的敬畏,只有那位沐小姐在的时候,她才会稍微有点担心,怕他对属下凶狠就算了,对着一个女孩不太好!

顾城这两年受人敬畏这一点十分明显,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出事之后整个人变得很阴冷,也是因为从他接手以来,整个组织的实质性变化不得不让人信服。

“下去吧。”好一会儿,护卫才听他低低的一句。

还以为,一会儿他回去去沐小姐那儿?

昨晚独自去了沐小姐住处,甚至进了她家,看着她和慕西城回来的时候,护卫都能感觉到他的不悦。

那种不约,绝对不是因为等得太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城从餐厅出来在客厅待了会儿,后来上了书房,是佣人把他叫了下来,说是有电话。

客厅的电话还等着他接听。

他的私人手机很少有人能找到,这不足为奇。

但是接通之后,他刚听了几句就皱了眉。

对方几乎就没停过,“……实在对不住顾先生,请你……不不不!恳求您千万大人不记小人过,咱们的事好商量,我只有一儿一女,您一定手下留情!……”

顾城莫名的抬眸看向门口。

护卫已经快步进来,也猜到了他肯定接到对方电话了。

顾城稍微捂了话筒,护卫才道:“沐小姐一个人冲过去找……”

才说到这里,顾城已经猛地神色一沉,对着电话:“抱歉,我这就过去一趟!”

她一个人跑去不是往刀锋上塞肉么?

却完全忽略了对方一开口就是忙不迭的道歉和求情,一路上的车速很快。

等顾城到的时候,沐司玥刚从那个住宅区出来,一脸解气。

车子“嘎吱!”一下在她脚边停住。

她看着黑色轿车,知道车上下来的肯定是他,所以站定了淡笑等着他。

顾城下车之后,一双眼在她身上过了一遍,“你来干什么?”

沐司玥微挑眉,“他们不是给你道歉了么?”

她从来也不是个仗势欺人的主,身边那么多势力真的从来没利用过。

但这不代表她不会用,只是以前没必要,总是安安稳稳在他身边,没遇到过什么事。

见她这么云淡风轻的状态,顾城浓眉更是紧了紧,“你做什么了?”

沐司玥只是微挑眉,“反正就已经解决了,到时候该怎么谈还是怎么谈,放心!不会耽误你英雄救美,扶持沈家的!”

说完,她很主动的直接坐进他车里,等着他上来开车。

他在车外接了个电话之后才上来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和之前没多少差别的板着脸,提醒:“安全带。”

沐司玥没动,只是坐着,目光颇有意味看着他,也不说话。

如果他真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还是之前的顾城,肯定不会有所觉悟的。

但是过了会儿,她心底笑了笑。

因为他倾斜过来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然后似笑非笑的问了句:“主卧里的东西都换了么?”

他之前霸气十足的命令佣人把东西换掉的,今晚她好像没理由过去住了,按理说他应该都扔掉!

然顾城没搭这个茬,只道:“送你回去。”

她倒是笑了笑,“地址你早就背熟了吧?”

顾城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启动车子之后好像不打算跟她说话了。

一直到她住的大楼下,停了车,他没有立刻把车门打开。

沐司玥转过头看了他,“怎么,想报答我?”

说起这个,她很认真的看了他,半个身子探了过去,“这算是个很棘手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不至于你折腾十天半个月,也算为你给沈小姐报恩出了一把力,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

顾城终于解了安全带,压根不理她的茬儿,略微颔首示意,“下车。”

这让她不高兴的抿了一下唇,但是看着他下去了,也只能开了车门。

看起来他要送她到家门口,这会儿自顾往前走了,沐司玥就站在原地,知道他微蹙眉转过身来。

那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也确实是挺能折腾人的!

就那么看着他,还略微骄傲的歪着脑袋,“我好歹帮你解决了那么大的一个人,你既然要送我回来,能不能稍微有点诚意?”

“不给我开车门就算了,你自己往里走是什么意思,这儿是你家?”

要放在平时,她一定会觉得这简直是打着所谓“教养”的幌子在折磨他!

刁钻,还无理取闹。

但有时候这么刁钻的态度就是对他这种生人勿进、整天板着脸的大佬最有用。

因为他懒得跟你折腾,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妥协,省时又省事。

所以顾城都快进大楼了,还是折了回来,到了她面前。

沐司玥笑了笑,换做前段时间,他估计连车都不带下来的,就算下车送她进大楼,这会儿绝对甩脸直接走了,哪会这么好脾气听她的?

有长进。

她依旧公主般的站在那儿,一手伸出去,示意他牵着才能往里走。

顾城看了看她微翘小指的手,白皙精致,碰了大概都是一种亵渎,终于把视线冷淡的落到她脸上。

就在沐司玥以为他这就要开始变脸,觉得她很烦,就是故意浪费他时间的时候。

他没有牵着她的进去,而是简单直接的忽然弯腰把她整个抱了起来,转身大步就往里走。

她惊得勾了他脖子,足足愣了好几秒,等电梯的时候才抬头看了他。

眼看电梯快到了,头顶传来他低低的嗓音,“我还有事……”

意思是让她放手。

但她反而收紧了,“没这么占便宜的,抱了就送到底!”

只是进了电梯,他还是把她放地上了,倒也立在一旁送她到十三楼。

到了之后,沐司玥站在门正中盯着他,电梯就呈一直开着的状态。

顾城眉峰微捻,提醒她,“危险。”

她微挑眉,稍微让了让,示意他从电梯走出去,几乎已经猜准了他现在是不会跟她翻脸的。

果然,顾城看了看时间,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出了电梯,甚至送到她门口。

她站在自己门口,表情变得很认真,“如果我真的不在这座城市了,不在你身边烦你了,你会不会很高兴?”

提低眉,似乎在考虑她的问题,五官背着光,几分深沉。

“我在想。”她抿了抿唇,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有抬眸看着他,“你反正也不喜欢我,我坚持这么久,只会给你添麻烦,甚至说哪怕你哪天动情了,也不是我要的那个人了,何必为难彼此呢?”

她要的顾城,必须记得他们从小一起经历的所有时光,否则就算再动情,她都觉得他们之间缺了太多,那不是她要的感觉。

顾城站在她面前,舌尖略微抵着唇畔,那是他有点压抑又有点不悦时最有标志性的动作。

果然,浓眉微皱,“你在我这儿蹦了这么久,现在一本正经告诉我甩手不负责了,是这个意思?”

她眨了眨眼,看着他现在的严肃不同于平时的那种冷漠,有些诧异。

什么叫不负责任?我又没强对你做什么?

下一秒,沐司玥又略微蹙眉,他这话……至少说明他波澜不动的表面下也是活水?

她忽然暗自一笑,脸上一成不变的认真,忽然上前凑近他,“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你这脾气的。”

“……除非你现在就做出表示!”她微微仰脸。

但不识情趣的男人居然几不可闻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早了。”

沐司玥转瞬变脸,“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今天一个人跑去找人家算账,你以为谁都有这勇气?……那你报答我!”反正就是换一种说法。

见他半天没反应,她忽然再一次凑近,掂了脚尖。

不用猜也知道他一定会把她从身上拽下来,但她扣紧了他的脖子不松。

被他拒绝,无论是那种状况,她都接受不了,忍了这么久,他好容易有所变化却是虚跨了一步,更气!

仰脸便冲着他提高了音量,“你已经碰过我了!就算你忘了也是事实,你要是不娶我,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

这儿一共四户人家,平时沐司玥从来没见过其他住户回来。

但是这会儿她刚把近乎撒泼的话说完,电梯就“叮!”的打开,两个人从里边走出来。

她一下子闭了嘴。

顾城低眉看着她,唇角几不可闻的有了点弧度,然后手臂托着挂在脖子上的人往她家门口走。

不用他说,她也会用最快的速度把门打开!

进门之后咬唇瞪着他。

他替她拿了拖鞋,但她还是盯着他。

顾城这才几分斟酌后道:“如果我真的做过……”

“你敢道歉咱俩就真的完了。”她忽然打断了他的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了。

这种事,他道歉就相当于没有了后续。

平时她要么耍无赖,要么无理取闹,几乎没有这么极度严肃的时候,和刚刚完全不一样。

因此,顾城薄唇微抿,终究是没再继续说下去。

沐司玥还以为他会离开的,接过他从门口走过来,然后进了客厅,示意她也会去坐着。

弄得好像这儿是他的家而不是她的。

她有时候真是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以为不会理她的时候,他理了。以为他会走的,他倒是不走了。

所以在原地顿了会儿。

他却坐下之后又忽然起身走了过来,什么也没说话,直接把她抱回到沙发上。

很显然是以为她又和在楼下一样要耍他。

可是沐司玥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被他放在沙发上的时候才终于看了他。

“你有话要跟我说?”她看出来了。

而她以为,他送她回来,又都进家里来了,应该是比较乐观的情况。

可他一开口,她就蹙了蹙眉。

顾城说:“你先休息一段时间……”

“什么意思?”沐司玥转过角度正对着他,“让我辞职?”

他薄唇略微抿得紧了,也微微蹙着眉,几度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才道:“最近一段时间,估计不在这儿。”

趁着这次断了洽谈的时间,他要回一趟华盛顿,返回的还不一定。

她狐疑的盯着他,“洽谈我都已经给你挽回了,哪有时间空余?……你能不能找个过得去的理由?”

她说完之后他有一段时间的沉默,沐司玥就知道他在撒谎。

但既然他这么说了,她抿了唇,忽然点了头,“好。”

顾城反而看了她,看着她一脸的平静和冷淡,眉峰紧了紧。

“我去休息了,不送。”她整个人冷淡下来,从沙发起身。

既然他想甩掉他,她也不可能无止境的黏着。

“沐……”身后是他低沉而简短的声音,大概是想叫她沐小姐,但中途顿住了。

她还没到卧室门口就被他从身后握了手腕,将她转了过来。

沐司玥没有抬头看他,但也不挣扎,“我知道你都不记得,所以我纠缠你,你觉得烦很正常,所以我以后不烦你了……”

顾城将她的脸抬了起来,目光落在她脸上,眉峰紧了紧。

可薄唇几次动了动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忽然捏着她下巴压下薄唇。

那一瞬间她就怔怔的没了反应,过几秒才终于反应过来忽然推了他,目光直直盯着他。

许久,他终于低低的道:“等我回来会联系你。”

她柔唇抿了起来,心跳还在继续高频率的鼓动着,完全摸不到他的下一步是什么。

但是这话,为什么听着会有一种她只是被大佬钦点临幸的感觉?

他找她,她就得原地等着?当初对她冷的要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

几秒后终于看了他,纯粹是撒气,“我刚刚已经说了不打算缠着你了!”

顾城浓眉紧了紧,可片刻又恢复常态,居然只是淡淡的一句:“有这魄力还怕辞职?”

沐司玥愣了一下,“……你还真觉得我非你不可了是不是?”

他低眉看了时间,“我还有事,早点休息,这段时间都不用过来。”

她听完又愣了一下,不是都好了么?

还是让她辞职?什么意思?

所以顾城往门口走的时候,她跟了过去,“我明天一早会给你打电话,和平时一样的时间,我会过去的找你,我的工作照旧!”

他低眉看了她一会儿,最终没说什么。

沐司玥知道他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因为第二天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接。

而她打车去他那儿的时候,佣人给她开的门,说:“先生昨晚就没回来呀!”

她站在门口皱着眉。

所幸没有再进去,原路出了他的住宅区,走了很长一段路,给他打了两个电话,就是不接。

她根本不知道他又去干什么了。

想到他之前享受的不拒绝酒吧里的女孩,再想想别人要赢给他赛女人,他现在又不敢带她,她越是焦急。

可是没用,除了越急越气之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甚至给云厉打了电话,确定顾城根本没有离开伊斯,但云厉只说:“具体行程,我可就不清楚了。”

所以,沐司玥在给他打了一连串的电话,发了几条短讯之后就去找了慕西城。

慕西城原本有工作,但她一过去都放下了,和她出去散心。

傍晚十分,两人又找了个不错的餐厅,不是多么高档的,但是气氛很浪漫,半露天式。

差不多八点半,她的电话响了。

扫了一眼,是顾城的。

她抿着唇,都快响完了才接,“喂?”

“在哪?”顾城嗓音低低的,甚至打通电话之后,他的手机都还在陆续接到她发过来的延迟短讯,通话的同时伴随着“嗡嗡!”的震动。

沐司玥却反过来了,“顾先生已经把我解了,这个时间问这个问题,我应该没必要回答?”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很明显能听到背景有些吵,顾城嗓音也跟着沉了沉,“地址!”

她就不打算说,有本事他就自己找吧!索性把电话给挂了。

没想到下一分钟他居然又打了过来,这次不问地址了,就只是沉默着。

沐司玥意识到了,他大概是在让人定位,但也装不知道,把手机放在了桌子边。

她和慕西城碰杯的时候,顾城就在电话那头当听众。

他过来的速度,比她想的要快多了。

一来,视线就在慕西城身上冷冷的扫了一遍,然后落在了他们碰过的杯子上。

“找我有事?”她一脸淡然。

顾城盯着她看了会儿,一双眸子里显然没少压着内容,但薄唇抿着,一个字也没说,在她旁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护卫把侍者招了过来,吩咐:“加个位子。”

慕西城看侍者加了一副碗筷,“再点几个菜?”

“不用。”沐司玥打断他,坐了回去,“他是大忙人,行程神秘得很,没空陪咱们坐太久,点了也是浪费。”

“咳咳!”护卫轻声咳了咳。

总督今晚可是什么都没吃,就这桌上的残羹剩饭也入不了他的眼,这也太……

但顾城朝他看了一眼,他只得抿唇退在一旁。

顾城看了她一会儿,她正在倒酒,眉峰已经跟着皱起来了。

等她要喝的时候,男人修长的手臂伸过去,顺手就接了过来。

沐司玥手里一空,只能盯着他。

对面的慕西城看到这里,略微挑眉,问了句:“都想起来了?”

沐司玥扯了扯嘴角,“估计这辈子都不愿意记起来!”

那个时候,店里的生意正好,周围较为热闹,也有些热,顾城已经褪下外套,放在一旁。

看起来是真的要在这里解决晚餐。

她偏偏又不想让他如愿。

所以坐了没一会儿就起身要离开了。

慕西城看着被耍得变脸、却硬是薄唇紧抿什么都没说的顾城,略微玩了一下嘴角。

从那个店出来,他们原来的计划就是循着那座桥散散步。

桥很长、很宽,底下就是河水,这让她想到了当初被顾城逼着坐在护城河防护台的感觉。

脚步稍微换了下来,情绪在黑夜里也没刻意控制。

那场景是诡异的,两个男人都默不作声的跟她走在一起。

她刚想让顾城有事就忙去,反正她现在有人陪,他不是一天都不肯理么?但略微侧身,慕西城忽然把外套给她披到了身上,“走到风口了,小心着凉。”

沐司玥笑了笑,直接拒绝不礼貌,也就接下了。

但后来走了那数十步,她都能感觉到一股视线跟刺一样扎在她身上,这感觉简直和那晚慕西城送她回去一模一样的感觉。

弄得她根本不是在散步,更像是在服刑。

终于走了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她身上的外套忽然被人一把撤走。

沐司玥以为是掉地上了,急忙转过身,正好撞上了顾城面无表情的脸,指尖捏着慕西城给她的外套。

他已经面无表情的给慕西城递了回去,道:“我和她有些公务要谈,慕少应该开车了?”

明摆着是在赶人了。

而且,他才是后来的那一个!竟然把陪了她大半天的人赶走。

可她刚要说话,顾城冷眸睇了过来,硬生生的让她没了后话。

慕西城倒是勾唇笑了一下,和她打过招呼后准备走了,“睡前给你电话。”

她点了点头。

而慕西城刚走,顾城手里的外套又罩在了他身上。

同样是外套,但她觉得这一件比慕西城的“重”多了。

“上车。”他的声音冷沉的在头顶响起。

她蹙着眉,侧首闻了闻他披上来的外套,忽然看着他,“顾先生,这一整天很忙吧?”

“大中午也能去会所么?”她几乎皮笑肉不笑的。

他的外套很昂贵,但再昂贵,也总不能有人免费给他喷高档的女士香水?

她抬手想把外套拿下来,他没让,干脆半强制的揽着她往回走,护卫已经把车子停了过来。

一上车,她直接恨不得把他外套扔脚底下。

“送她回去。”顾城坐进来后低低的一句。

她蹙着眉,“你过来破坏我约会,就为了送我回去?”

还以为他不会说什么。

哪知道顾城竟然毫不掩饰的回了一句:“到这种地方约会,沐小姐要求挺低。”

沐司玥楞了一下,而后一笑,盯着他,“可不是么?我要不是要求低,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你?要不是要求低,这会儿早十个八个男朋友了,脑子抽了回来缠着一个正眼都不看我的你?”

旁边的男人抿着唇,没说话。

车里一度很安静。

很久之后,沐司玥只是问了句:“今天给你推荐的女孩看来不错?”

不然哪有跟他拥抱、沾他一身香水味的机会?

她忽然觉得真的好难。

他现在高高在上,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顾城了,以前的顾城她说什么都行,现在,她怎么干涉?

司机在经过餐厅的时候想询问要不要去用晚餐,但是一路都几次欲言又止的错过了所有餐厅。

车子停在了她住的楼下,每次都是那个位置。

她刚要开车门,下去,却是顾城伸手过来,把她的车窗锁住了,而后略微侧首对着司机,“下去候着。”

司机一刻都不耽搁,赶忙下去了。

车里安静下来。

沐司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她今天的情绪没消,找了他一天,一个回应都没有。

不知道他从哪拿了一部手机出来,放在她面前。

她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愣了一下。

“什么时候拍的?”他低低的问。

那一瞬间,拍照那天,甚至那段时间的画面都在她脑海里翻来覆去,就是那段时间之后,他瞒着她从华盛顿离开,之后再没有见过。

但这部手机已经摔得惨不忍睹,似乎是修了很久才勉强恢复成这样。

她转头看着他,“这是不是你昨晚忽然改变态度的原因?”

“只是因为照片,还是……”别告诉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只是看了照片,想找回一点感觉?

但她问话的时候,他正把照片转到他现在用的手机上。

沐司玥抿了抿唇,忽然把他手机拿过来,把她的照片弄成屏保,因为她到现在屏保都是他。

可顾城见了略微蹙眉,“换掉。”

果然,她都猜到了。

手机也直接扔回去给他。

她刚转身,顾城将她止住转了回来,她干脆仰脸盯着他,“你现在是在耍我玩是么?觉得我纠缠这么久可怜,给点回应?”

可能不知道她会想这么多,顾城眉峰轻蹙,有那么些无奈。

片刻,他才终于低低的嗓音,望着她,“不安全。”

她忽然不说话了,半晌都只是看着他。

终于又开口:“所以我可以继续跟着你了么?”

但他还是那句话,让她休息一段时间,而且听起来,这段时间他都不会找她。

“趁这段时间多玩几个伊斯的女孩?”她的不高兴很明显。

顾城大概是被她这些怪异想法弄得无奈,冷不丁一句:“你脑子到底装的什么?”

她怔怔的,这就是顾城以前说话的调子。

而他握着她巴掌大的脸,这么久以来,第二次吻她,没有深吻,也没纠缠不休,就只是简单的吻。

她仰脸望着他,强压着过分亲近引起的心率,“真心的?”

他握着她脸颊的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两下。

好像,忽然就喜欢上那种感觉了,来来回回摩挲着。

而那个动作是属于从前的顾城。

她一直觉得,和顾城之间可以回忆的特别很少,没想到总是不经意被戳到,原来那么多!

彼此之间尽在咫尺,而他那个摩挲的小动作,在狭窄的车厢里每一秒都在散发奇妙的荷尔蒙。

那种气息越来越浓,他薄唇的距离也近在她唇肉间。

也是那个时候,她忽然迷蒙望着他,“你知道等这么久,等你动情我最想做什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