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就不让他找到!/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情念之间的事被打断,顾城几不可闻的蹙眉,低低的看着她。

有那么一点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忽然仰脸,看起来是笑着的,道:“你知道被人甩了的滋味么?”

原本顾城没当回事,但她真的下车时,他才终于变了脸色。

他们现在都不是小孩了,昨晚他在卧室门口吻她的时候基本就是定了关系,所以她要说甩也是说得过去的。

沐司玥刚进楼里,他早已两三步追到跟前,眉峰微蹙,垂眸看着她,像是想看出是不是在开玩笑。

沐司玥见了他的表情,知道他真的并不好受。

不知道她要不要自豪自己的魅力不错,几个月下来,他总算不再是一潭死水?

“我认真的。”她仰脸看着他,“折腾这么久,就是想让你也知道那种感觉。”

他已经紧了眉心。

好一会儿,终于薄唇微动,“不怕我动怒?”

至少,还没人敢这么玩他。

沐司玥笑了笑,“生气怎么了,把我囚禁起来还是要我命?我哥知道你在这儿!”

“何况,你现在对我有感觉,你忍心?……你真想要我,我已经不想了,你若是也能说断就断,那你就试试吧!”

她几乎是肆无忌惮的。

实则是真的捏准了他的心理。

他现在不是一开始对她冷冷淡淡的顾城了,所以绝对不会轻言放弃,被她一耍就走,他不舍得。

至于对她动怒,估计也做不到了吧?

沐司玥再次想走的时候,他手里的力道又紧了紧,就紧紧抿唇低眉盯着她。

“玩我,嗯?”

那种压迫力,的的确确才是他作为一个组织大佬的气魄,看来平时她感受的都算是冰山一角?

沐司玥抿了抿唇,不答。

“然后呢?”他忽然这么问,在她抬眼时略微眯着眼,“找慕西城?”

她想着回来时,慕西城的外套被他扯掉的样子。

这一点,他骨子里的性格果然一点也没变,就不准其他男性和她有瓜葛,否则情绪表现得明显而霸道。

“我单身自由,应该找谁都是自由的?”她努力带出笑意反问。

顾城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昏暗的光线里,她真的能感受到他的压抑,下颚的肌理紧了又松。

“就不能给我点时间?”他薄唇箍着,听起来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字眼。

可见,他动情并不是说着玩的,而且大概就是照片的功劳,他也认可了自己只是把她忘了、他们以前一定相爱的事实。

但就算他已经对她有感觉,也不可能一步跨到浓情蜜意去,她当然能理解的。

可她现在表达的意思并非不能等,她就是不要他了!非让他知道知道这感觉。

话却是带了几分不安分,“你在跟我开玩笑么?我只是为了让你知道这种痛苦,感情是不存在了的,为什么要等你?”

“何况。”她抿了抿唇,稍微废了点力气,才说出自己并不擅长的调子,“加上过去两年,这都快三年了,我守活寡呢?”

她这话一出,顾城目光紧紧盯着她,话却不是对说的,忽然提高音量,“所有事推到明天!”

她愣了一下。

不远处黑暗的车子边,之前被赶下去候着的护卫已经低低的一句:“是。”

然后很自然的把车开走了。

她皱起眉,脑子里顿了一下。

可她整个人已经被顾城直接带进了大楼,又进了电梯,他修长的指尖干净利落的按下了十三楼。

“……你、做什么?”她蹙着眉,稍微倚着电梯壁。

他把所有事都推到明天了,还这副强势霸道要吞人的气势,该不是她说不想守活寡……?

“你下去!”沐司玥忽然有些着急了。

他若是真的动怒,保不齐今晚就打破她“守寡”的日子!

立在一旁的男人侧首低眉,薄唇深凉的,“怕了?”

她捏了捏手心。

电梯到了之后,她不肯开门,只是看着他,“就算你厉害,也没理由强迫别人,你屑于么?”

顾城看着她,出乎预料的就是两个字:“屑于。”

她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

包被他拿了过去,然后拿出钥匙开门,带着她进了客厅。

沐司玥一副他乱来就立刻报警的模样,可顾城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外套扔到了沙发上。

然后他迈着长腿过去关了窗户,之后居然去了厨房……

她半天都在沙发边站着,在他从厨房做完挂面出来之前,都不敢去洗澡,万一浴室门被砸坏。

后来,她就那么僵硬在客厅站了半天,而他已经做完面、吃完面,又从餐厅出来。

根本没有要做她想的那种事……的意思。

优雅的擦了嘴角时,还双眸沉沉的扫过来,沐司玥终于迈步进了卧室,关门、去洗澡。

再之后,她洗完澡实在渴了出来的时候,他在客厅,背对着站在窗户边。

她刚出来,忽然响起了门铃。

可她刚要挪步,那边的人冷沉沉的一句:“回来。”

她顿了一下,转头蹙眉看着他。

而他把客厅的灯关了,带着她就坐在了沙发上,就那么坐着。

一片黑暗,了无是事,一句交流的都没有,坐得很诡异。

门铃响了两次之后停了。

过了会儿,顾城的电话倒是响了。

他贴到耳边听了不到一分钟,“嗯”了一声,挂掉,然后就是告诉她,“明天搬家。”

沐司玥蹙起眉。

想着刚刚的门铃,又想着他不让她设置屏保照片。

真是因为她的安全问题?

“你去哪?”这会儿顾城忽然站起身,她本能的抓了他手臂。

黑暗里,他一改常态,就着她抱着的手臂忽然回过神,撑在她背后的沙发上,“开灯。”

她愣了愣,松了手。

可他没挪开,嗓音不冷不热,“还是你想做点什么。”

正好客厅里都是昏暗。

她抿了抿唇,往旁边挪了一点。

顾城倒也直起身往开关的地方走了。

刚刚沐司玥挪位置的时候好像压到了他的外套上,有个硬硬的东西硌到她的掌心了。

顾城刚把灯打开的时候,她已经顺手把东西都摸出来了。

然后灯一亮,两个人看着她手里的东西,都拧了眉。

发卡。

她抬头看过去,他薄唇抿着,过来直接拿走了,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把外套捻在手里。

严格来说,她真的已经不记得这枚发卡的款式了,可是她知道那是她小时候用的,被他抢走的。

他居然一直带着?

他这种状况,是不是借助原来的东西会记起来得快一些?

前提是,她不也得有个一模一样的么?否则怎么说明他们曾经的关系?

可她真的没了,早就不知道遗落到哪儿去了。

“早点休息。”他又一次开口,嗓音依旧低低的,淡淡的。

这回她确定他要出门。

都有不明人士来敲过门,他不管她了么?

沐司玥就坐那儿拧眉看着他,见他走了两步之后终于又转过身来。

可她刚松了半口气,他只是说:“明天搬家,最近都不用你翻译。”

她一下子眉头就紧了,既然还是不用她,今天过来找她又是干什么的?

所以他到门口的时候,沐司玥看了他,“你用得着我也不可能去,我都把你踹了,不是么?”

他在门口顿住叫,回头看了她,居然看懂了她情绪背后的心思,“……不想一个人住?”

她抿唇不言。

顾城大概是斟酌了会儿,折了回去,拿走她擦头发的毛巾,理了理她身上的睡袍,不由分说便带着她出门。

楼下已经换了一辆车在等,看到他抱着她出来的时候,护卫诧异的多看了两眼。

待他把她放进车里,护卫才问:“那今晚的行动……?”

“照旧。”顾城嗓音低低的,正好被关车门的声音盖过。

而后绕过去坐在她身边的位置上。

他带她回了自己的住处,大概是因为她之前都那么主动了,没什么可避嫌的。

也直接带回主卧,把她扔床上。

沐司玥坐了起来,“我知道你明天有行程,明天我也要去,要是我联系不上你,你就别想找我了!”

顾城侧首看了她一眼,没当回事,“睡觉!”

转身便出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沐司玥起来的时候,别墅里很安静,她起得不算早,必然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果然,佣人笑着让她用早餐,她问起顾城,佣人只说:“先生去哪,我们是不知道的!”

她拿了手机,给顾城打过去。

没通。

再打,还是一样的。

发了短讯也不会,和昨天如出一辙!

中午的时候,倒是有人联系了她,“沐小姐,顾先生让我协助您搬迁?您这会儿在家里?”

她坐在他的别墅里,“我不搬。”

对面的人跟听不懂她说话似的,一句:“那我只好替沐小姐搬了,新地址会发到您手机上的。”

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一定是顾城的人!

所以她换了衣服就往回赶,就不搬家,“想让我搬,让他自己找我!”

谁知道他到底跟什么人谈交易,难道以后每天沾一身香水回来?

但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几个男人很轻易就能进她家,不费什么力气就搬走她的东西,沐司玥连发火都没地方发。

只是从几个人手里抢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直接打车就走了。

“沐小姐!”男子见她头也没回,不知道她去哪,略微蹙眉。

沐司玥是直接去的机场,但是登机之前给云厉打了个电话,那边的人接的有点慢,她抿了抿唇,大概是在忙。

不过她打算挂掉的时候,云厉倒是接了。

“打扰你和沈小姐了吧?”她笑着揶揄。

“正打算明天一起出去逛逛。”云厉低低的道。

她依旧笑着,“怎么,上一次的礼物奏效了?看来我这个军师还不错?”

不过,他们俩要是真的进展不错,她去了纯粹就是电灯泡,不合适,这才道:“我已经买了就近的航班,明天就在荣京了。”

云厉愣了一下,“怎么忽然要回去?”

沐司玥微勾嘴角,“想回去找点东西,顺便回去看看我爸妈,都好几个月了,不回去不像话!”

这让云厉为难了,因为他身上还背着顾城的嘱托呢。

她已经猜到了,如果顾城真的动情,不可能什么交代都没有,如果要交代呢,也就只有云厉一个人了。

笑了笑,“你不用告诉他,他要是能知道我在哪,想过来找,那是另一回事!”

身为感情状况颇为相似的两个人,云厉知道她的意思,最通俗的说,大概就叫做欲拒还迎。

挂了电话,云厉在走廊又站了会儿,今晚结束得会比较晚。

但他也没和那个女人打招呼,更没说大晚上的会过去她那儿。

应酬结束,已经是快十一点,到她那儿估计就十一点半。

云厉喝得多了点,司机将他送到沈清漓公寓外,原本打算帮他敲门,送他进去之后再走,但是云厉摆摆手,示意他先走不用管。

他一个人在门口缓了会儿,不会一眼就看出喝高了的狼狈。

敲门好一会儿之后,沈清漓才皱着眉给他开门,一看到他手里拎着外套,衬衫敞着领口,下一个动作就是想关门。

不过人高手长的云厉直接就推了门,在她动作之前钻进门口,反手关上。

顺势,他就把外套扔到了玄关的鞋架上,又解了一颗纽扣往客厅的沙发走。

沈清漓站在那儿闻着他身上的酒味,皱着眉。

他每天都会很忙,她是知道的,刚嫁给他的时候就知道了,到现在,他只会越来越忙。

云厉已经坐在沙发上,一手曲起撑着脑门,因为醉意而皱着眉。

看着他想自己倒水,沈清漓才走过去,给他拿了杯子,想了想,还是干脆帮他把水倒上了。

而他正抬眼看着她,“帮我做一碗醒酒汤?”

沈清漓手里的动作顿了顿,也不看他,只是道:“你不是最不喜欢这些东西么?”

语调平平的,甚至可以说是冷淡。

云厉依旧抬眼看着她,以前,无论多晚,他回去的时候她都会等着,如果喝多了,必定有一碗她特质的醒酒汤。

但那个时候,对于她所做的一切,云厉都未睁正眼看过,漠视她的一切默默付出,无视她所有的贤惠。

所以,她这么说的时候,他几不可闻的蹙眉,看进她眼里。

一年可能不长,但那一年,她背负得很多,来自皇室的质疑和娘家的埋怨,更残忍的,自然是他这个丈夫的不闻不问。

所以她回来之后一直冷淡,云厉也觉得常理之内。

“那就陪我坐会儿。”他改了口,并没打算为难她,总归也很晚了,太折腾。

沈清漓没说话,但是没坐下,看着他抿了两口水,才道:“很晚了,我要休息,你自便。”

她真的转身回了卧室。

但是怎么也睡不着,看来被他冷漠一年,独自生活一年,她的心还是不够硬。

等沈清漓从卧室出来,客厅的灯依旧亮着,可沙发上的男人似乎是睡着了。

咬了咬唇,她也没去客厅,转身径直进了厨房。

一碗醒酒汤做起来很快,不过她稍微晾了会儿才端出去。

正好云厉从沙发上费力的坐起来,眯着眼缓了会儿,她已经到茶几边上了,把汤放下,也不说话。

云厉的视线一直盯着她。

她已经转身走了,不是回卧室继续睡,而是去玄关收拾他随手扔着的外套。

很简单的一幕,可是对云厉来说十分熟悉。

结婚的那一整年,她就是这样的,家里关于他的东西,她都是亲自打理,一丝不苟,有时候佣人都只能干看着。

几乎每天,他回去的时候,她会帮他递拖鞋,接过他的外套放好,再帮他把公文包放到书房。

一件事很简单,可是日复一日默默的重复就很难,可她就那样做的,并且从头到尾,对他的冷漠没有任何怨言。

连最后被驱逐出皇室,她都没找到他,电话打到他身边的人那儿就停了。

云厉喝了汤,放下碗,倚在沙发上看着她忙活。

“你睡这儿么?”她在茶几边,看着空了的碗,拿走之前问了一句。

他要么是点头,要么是摇头。

可云厉却望着她,“我能睡卧室么?”

沈清漓顿了一下,没吱声。

等她把碗拿回去又出来,去卧房拿了个毯子走到沙发边,意思很明显了,不让他去主卧。

云厉坐那儿看着她抖开抱毯,弯下腰帮他展开好,而他的视线落到了她松松散散挽着的长发。

挽发用的,就是他送到簪子。

心头微微一动,薄唇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手臂忽然将她勾了过来。

沈清漓手中还拿着薄毯,他这冷不防的动作让她失去了平衡,几乎直接跌到了他身上。

“很喜欢?”他声音很低,几乎抵在她耳边。

簪子送她的时候就看出了喜欢,还以为她平时不会用,看来已经用成习惯了,他也忘了拿下来。

她想直起身,被他索性一把扯进怀里,目光低低的看了她好一会儿,忽然就沉声一句:“辛苦了!”

这种话以前他是从来不会说的,别说这种好话,能跟她张口就不错了。

沈清漓一直不说话,掌心撑着他,“喝完了就休息……”

或者,她想说让他去洗个澡,但是话才到一半,只觉得长发全部松散下来。

是他把发簪抽走了,发丝顺势落了下来,他便将修长的指尖埋了进去,握着她半个侧脸,将她又拉得和自己近了。

她本想去挽救忽然散下来的长发,双手撑着的力道也就丧失了,正好成全了他。

身体失去平衡,他已经把她压在怀里落吻。

混杂着酒精气息的吻并不是什么多么浪漫的事,但是她想躲也躲不掉,甚至他本该睡沙发,却抱着她进了卧室,然后霸占。

一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将他挪到沙发去,这一夜必然要跟她同寝了。

*

次日,沐司玥抵达荣京机场,家里人都不知道她回来,所以接机自然不存在。

从机场到家里的那段路程,她所听到最多的就是荣京军政方面的格局变化。

除了尚未公开露面的总理事以外,苏哥哥的盛名越来越响。

就是那种,明明只有两个人,你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一个时代的面貌日新月异。

彦哥哥做了几个漂亮的项目,现在一提起沐煌,人们所能想到的已经不仅仅是父亲沐寒声了。

嗯……她转头看着窗外,这么看来,好像家里数她最没有出息?

幸好她不会庸人自扰,否则看着家里每个哥哥都那么离开,她不得自卑得压抑?

她回到御阁园,进了门,管家帧姨还惊愕的看着她,“小姐怎么回来了?”

沐司玥浅淡的笑,没什么行李,就一个包,一路也不折腾,所以不累,转头看了帧姨,“在外边呆久了回来看看您!”

帧姨一脸慈爱的笑,“也就小姐最惦记帧姨了!”

说罢又看了她,“先生和太太前几日刚离开荣京,早知道你早几天回来!”

她微挑眉,“老沐和七七去哪里?”

老沐身体虽然康复得很好,也没到动身出差工作的程度?

帧姨笑了笑,“家里孩子们都长大了,一片天都是你们的,先生太太当然是出去散心!”

……散心?

沐司玥挑了挑眉,貌似也没什么不妥,可是他们夫妻俩出去都不和孩子们打招呼的?

真当他们还在谈恋爱,没有这四个尾巴呢!这状态真是好!

换了鞋,沐司玥把话题转到了自己回来的目的上,“帧姨,我回来找个东西,您肯定见过。”

帧姨一直慈爱的笑着,不过等她拿出照片,看了上边的发卡时皱了皱眉,“这……得是小姐哪年用的东西?”

虽然一看就很昂贵,但是小姐最近可没用发卡,小时候有段时间钟情于这东西而已。

“我要是记得这么多,肯定自己找了!”她也很无奈。

她从小都在这个家里住着,帧姨又一直没换过,所以彻头彻尾的找,应该没那么难?

帧姨点头应了,不过也好奇,“怎么忽然想起来找这个东西?”

沐司玥微抿唇。

她也不知道找到同样的东西让他记起以前的事,这样管不管用,但至少可以证明他跟她关系够“深”,否则怎么会拥有他同样的东西?

但情况不太乐观,那一天,她洗完澡就开始找,帧姨也找,大半天也找不到。

也许是那次收拾的时候把东西给扔了?

“很重要?”帧姨看着她紧皱眉,问。

沐司玥点了点头,又道:“也不一定,也许人家动个情玩玩,碰到挫折直接就放弃了?”

帧姨也听不懂,但很认真的建议:“先生之前认识个不错的师傅,就是给太太做簪子的设计师,要不让他给重新复制做一个?”

反正有照片,应该可以做出来。

她眨了眨眼,“可以?”

帧姨点头,“当然,从国外寄回来也用不了多久,半个月怎么也到小姐手里了。”

她松了一口气,淡笑,如果再催一催,或许会更快!

一周过去。

属下还没直接联系到顾城,但顾城给沐司玥的手机拨了几个电话。

没有一个被接通。

拧眉盯着屏幕好一会儿,想着她说若是联系不到他,日后就不让他见到了?

虽然不可信,但他还是给伊斯方面的人打了过去。

“沐小姐已经不在伊斯了,强制搬家那天就走了。”属下微蹙眉,“已经查过了,她回了荣京,这段时间没再出境。”

捏着电话的男人眉峰紧了紧,“一周之前的事,我若不问就不汇报?”

属下愣了一下,因为他走的时候并没有让人跟踪沐小姐,也没说要汇报她的行踪,这样的怪罪措手不及得令人惶恐。

幸好,顾城没再多说,只是挂了电话。

也是一挂掉电话,他直接抓了一件外套就走,身边的人完全没准备,这就往荣京去了。

那两天沐司玥几乎把最近缺的舞蹈练习都补回来了,享受得都不想回家。

与此同时,当然是等着那个发卡寄过来。

彦哥哥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略微喘息的停下舞蹈,去旁边缓一会儿,“喂?”

“你不在家也没去公司?”沐司彦直接问。

很明显,彦哥哥也是几天没回家、没去公司了,因为他在出差。

但这问题有些莫名,她微蹙眉,“你找我?”

沐司彦一脸无奈,“我要找也找蜜蜜,找你做什么?”然后道:“顾城找你,家里、公司都翻遍了。”

她愣了一下。

他来荣京了?

“你们俩什么状况了?”沐司彦问了一句。

她抿了抿唇,又摇头,“没什么,我先挂了!”

暂时不想让他找到,之前不是对她爱答不理么?这次也说了把他甩了,况且,是他先不接她的电话,强制她离开翻译岗位的。

所以她索性关了手机,继续练舞。

一直到晚上才打车回御阁园。

帧姨等着她,她一进去的第一句话就是:“顾城让人来找了三趟,照小姐的意思,都说你最近不回家住了!”

她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发卡什么时候到。

沐司玥放下包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听到了手机在响,她就是不接。

等挂断之后,她也先把洗澡的事搁置了,而是趴在电脑跟前搜索着,把两个电话记了下来。

然后直接给那边打过去,“我是刚刚注册的贵宾女士,麻烦帮我安排几场见面,时间我来定,谢谢!”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是砸钱的客户,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挂了电话,她才轻快的去洗了澡,手机调成静音,不会听到电话再响了。

第二天的时候,她依旧是去练舞,第三天才给感情中介机构打了电话,约好了地点。

她先到,优雅的坐在窗户边的位置,出门之前是特意装扮过的,性感、时尚,和平时的尊贵不是一个感觉。

咖啡抿了两口,对方就来了。

是一个年轻的男士,至少外貌和身材是没得挑了,穿戴也是一丝不苟。

“沐小姐?”男士走到桌边,确认她的身份。

她勾了勾嘴角,握了个手后示意他坐下。

男士点了咖啡,目光总是不经意从她身上扫过,她也不介意。

但是沐司玥的目光多半在窗外,一直到见了黑色轿车停下来,然后看着一席深色衣服的顾城从车上下来。

一张脸和平日里一样的沉着,目光冷冷的扫了一圈,径直迈步往她坐的那个方向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