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检查发现她还是干净之身/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只得咂了咂嘴,但也不落气势的抬头看着他,“你知道以前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顾城把原本该给她的东西自己吃了,冷毅的五官,带了几分好以整暇的味道等着她说下去。

她略微瞠目,他这种人,怎么也不会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和别人共用餐具,这会儿这么顺手?

见他还等着,沐司玥才稍微坐正,她知道,自个人想多少都没用,怎么难受也没用,必须让他记起来、好起来,就必须认认真真治他,反正她不好受,他也别想太舒服。

“我最不喜欢你动不动就板着脸,全世界都欠你似的!”

“动不动就仗着自己的流氓本性耍无赖,不是训我就是强迫我!”

顾城已经把勺子放下了,略微蹙眉看她,“流氓?”

“怎么,不承认?”她微扬下巴,满脸笃定。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了她显然不够讲理,还带了几分蛮横跋扈的模样,英俊的眉目略微垂下。

两秒后才又抬头看她,语调低低、淡淡的,“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

声音很平淡,但已经显出了他那个身份该有的气势,这也才是他当下真正的状态。

沐司玥却冷哼了一下,“你又知道自己和谁横眉冷对的么?”

是以后能骑在你身上为所欲为的人,是你后代的妈!

她心里一阵顶撞后,还是皮笑肉不笑的选了其他说辞,“我大哥是谁你知道?我二哥掌管沐煌你也知道?我弟弟云厉你不是见过么?哦还有云暮估计马上接过联合署的位子了,你说我是谁!”

反正仗势欺人这种事,没谁比她更有资本了。

这一连串的话,让顾城戚着眉看着她,没搭腔。

半晌,才淡淡的吐了一句:“再厉害不也跌在我这儿。”

然后终于肯给她第二口吃的。

沐司玥没动,盯着他。

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发展过来的了。

原本她去和别人相亲,应该让他一阵愤怒之后极大的增进感情,为什么现在感觉是往反方向走的?

他虽然将她接了回来,但看起来并不是因为对她心心念念?

抬手把他手里的勺子放下,依旧严肃的盯着他,“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厉害得我都倒贴了?”

见她情绪变了,顾城倒也略微挑眉,“吃饭。”

“你来荣京做什么的?”她忽然问。

他这个住宅以前是没有的,以前他都和他小姨住在一起,去仓城也是在云暮家。

什么时候买了一栋房子?

既然买了,必然是有用,要经常住?

“你不是过来找我的吧顾先生?”她忽然勾起嘴角,目光却紧紧盯着他,越来越锋利,“要不是有公务,就算我在伊斯消失十天半月你也不会过来?”

“这么看来,我还真是倒贴。”她后知后觉的一句。

“去哪?”顾城看着她忽然起身,眉峰蹙了起来。

她有些没好气,“还不走,倒贴在你这儿暖床么?”

平时她觉得自己其实已经很成熟了,但是一遇到顾城,依旧藏不住内心深处的小性子小脾气,说变脸就变脸。

她都快走出餐厅了,顾城才从后边追上前,“你哥电话。”

沐司玥蹙着眉,看了挡在面前的人,把电话夺了过来。

刚放到耳边就听到大哥沐司暔道:“玥玥,今晚就住那儿吧,家里没人,你一个人大哥也不放心!”

她皱起眉,看了顾城。

“……弄半天,你在帮他是不是?”沐司玥后知后觉。

沐司暔温和的勾唇,甚至带了一些苦口婆心的味道,“别忘了你欠大哥一个人情的,就听我的安心住那儿,行么?司彦出差,你三哥满世界跑不着家,我今晚就走了,家里就你自己怎么办?”

说的好像没有佣人,她也没有手脚似的。

更可气的是,说完之后,大哥还加了一句:“你都是该嫁的人了,顾城现在这样,你不加把劲儿,还拖到哪天去?”

她听完吸了一口气,这怎么听着好像她干脆把他弄上床算了?

最后她也只是咕哝了一句:“家里那么多哥哥有什么用!”

顾城立在一旁挑眉表示赞同。

所以她之前气势磅礴的觉得自己仗势欺人毫无压力已经打脸了。

沐司玥把手机扔了回去,理直气壮,“我睡主卧!”

而后转身就上楼了,真去了主卧。

她以为顾城不会上来,但是过了半个小时后,他从门口迈步进来。

那时候站在空荡荡的梳妆镜前,想洗漱,但是手不方便,不敢碰水,已经眼巴巴的站了好久了。

然,他进来时,她依旧是不友善,“都说了我睡主卧,你来做什么?”

顾城很认真的回答她,“床够大。”

也就是说,两个人也够睡。

她顿了一下,不知道想了什么,忽然走到他面前。

“你和其他女性也这样么?”

男人拧眉。

显然不是。

她这才接着道:“所以你这意思,是打算跟我建立爱情的关系?”

他还是沉默,因为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

沐司玥扯了扯嘴角,笑意却一点也没有,尽可能的仰脸做到不输气势,“既然顾先生有这心思,又在我并没打算答应你的情况下,你是不是应该在纵容宠溺我的前提下,做到尽可能让我满意?无论任何方面!”

道理是有的。

所以顾城眉峰微弄,却想着她在伊斯时捉弄他的模样,眉头就紧了。

“你摇头也没关系!”她轻描淡写,“还有几个男士我没见过,接下来几天都有约会!”

顾城不说话,她也就稍微等了会儿,然后转身朝门口走,不知道去做什么。

这会儿顾城才终于将手机贴在耳边。

沐司玥也才注意到他手里一直握着手机,不知道是接通状态。

那岂不是对话全让别人听去了?

“明早再说!”顾城嗓音沉了沉,带了几分绷着牙的意味,一手正握了她的手腕不让她往外走。

电话那头的人跟了顾城也挺久了,并没现场见过总督被沐小姐吃得死死的样,所以咳了咳,有些尴尬,“知道了,那……您先忙!”

听起来两人是要一起睡,晚上是应该挺忙的吧?

顾城一下按掉电话,随手扔进兜里。

沐司玥看了他,精致的脸上表情故作冷淡,“给我洗脸。”

顾城睨了她一会儿,看了看她的手心,然后照做了。

回到床边的时候,他表示:“我明天行程很紧。”

很显然就必须早起,所以就要早睡。

但她只是点了点头,“你休息吧!”

而后她扫了一圈卧室,拿了他的电脑去桌边坐着,挑了一首舞曲开始播放,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打搅他睡觉。

顾城一双眸子将视线投过来的时候,她状似歉意的笑,“我最近在练舞,想参加个小型比赛!”

这算是请求谅解了。

可顾城闭目之后,眼看他可能睡过去了,她忽然抱着电脑坐在床头,成功把他弄醒了。

这会儿正一双眼满是郁色的望着她。

她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手心疼,睡不着……那边太冷了。”

双腿伸进了被子里。

顾城试图睡着,可她时不时就会说两句话。

过五分钟,她说:“你记得在国外的那段时间么?……肯定不记得了!……那时候你哪怕偶尔凶一下,其实最怕我不搭理你,哪有这么大的架子?……我知道你一切不正经的、耍流氓的、求着哄着我的样子,所以现在也不必装腔作势!”

十分钟后,她终于关掉声音,却直直的盯着他。

忽然问:“如果不是我坚持找你、在伊斯碰面,这儿躺在身边的会不会就是沈小姐?”

这虽然是个假设,但是一想就差那么点故事就不一样了,她就皱着眉。

她的思维胡乱而分散,顾城终于睁开眼,吸了一口气,“你到底睡不睡?”

不见他回答,她也不纠结,而是重新打开音乐,嘴里嘟囔着,“明天约会的男士条件挺不错,我看看化什么风格的妆……”

她是真的在看有关美妆的介绍。

可是没过几秒,卧室里的灯忽然全都暗了。

沐司玥一惊。

刚抬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床去关灯的,已经从远处走近,直接拿走了她怀里的电脑,顺势翻身将她卷到床褥里。

一切动作行云流水,而她已经被压在身下了,愣愣的,又抬手撑着他的身体,“你干什么?”

“睡,不睡?”他又问了一遍。

她抿唇,还未作答,唇就被封了。

严格来说,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没定,但他想进行到任何一步,她大概都不会叫停,反正他必须负责!正中下怀。

然而,除了结结实实的吻一顿之后,他什么都没做,结实的身躯落到一旁,嗓音低沉:“还闹么!”

她被拥在怀里,略微的笑意,却一本正经回答,“那就明天再闹。”

总算可以安稳睡个觉。

而她起来的时候,家里早就没人了,更可气的是,早餐也没有,佣人好像也没有?

他以前就算再忙,都肯定会帮她做好早餐。

现在才发现,原来那样的举动浪漫而温馨!

果然组织大佬没什么浪漫情怀,估计这就是那位郁先生到现在结不了婚的缘故?连平时找个暖床的女伴都困难吧?顶多找没感情、用来解决需求的了。

她简单收拾完就离开,早餐在路上解决的。

直接去等快递。

等着的时间,易木荣给她打了个电话,“还有精力工作么?”

她淡笑,“有工作您尽管派,我手里的这份反馈这周给您传过去。”

如今,她就是走到哪工作到哪,其实从来没有停过,之前加上要给他做翻译,其实也很忙,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现在更是了,订好的相亲必须去,否则进了黑名单以后办个婚礼都没婚庆中介接就麻烦了。

但是今天的约会定在了晚上,因为正好有个晚宴。

晚上八点,沐司玥已经挑好了晚礼服并没有像之前那天一样自己先去晚宴上等男士,而是等在御阁园外边的街道上。

期间转头看了看不远处那辆一直没动的轿车,微挑眉,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看了看腕表,她最终决定走过去。

抬手敲了敲对方的窗户,一直等着车窗降下来,终于勾着柔唇对着里头的人,“不用一直跟踪,好歹出去吃个饭,我把地址给你们?”

不用想也知道是顾城的人!

说完之后又示意性的拍了拍车窗,让他们关上,然后她若无其事的走了。

两分钟后,她被男伴接走了,轿车里的人面面相觑,然后真的选择先去吃个晚饭。

晚宴其实没邀请她,是男带让她过来。

从下车开始,男伴倒是一路体贴周到,进门时与主办人寒暄,被问到了她的身份。

男子转头看了她,淡笑,大概是希望得到她某些默认式的关系。

只是沐司玥没说话,所以男子只能道:“刚回国的朋友!舞技了得!”

她只是淡然一笑,礼节性的挽着男子继续往里走。

穿过人群时稍微有些吵,她这才想起来问,“忘了问先生贵姓?”

男子说姓金,看起来脾性不错,举止言谈也让人很舒服,转头看了她,“沐小姐是不是拿过什么奖项?”

她从小学舞蹈,其实拿过的奖已经不少了,她并不是特别在意,奖项名称大多也记不住。

但显然,这位男士比她还了解她自己。

听到他陈列了几项奖杯,甚至知道哪年在哪儿上学,又是哪年去了国外,她终于惊愕的看了他,“金先生似乎很了解我?”

男子勾唇一笑,手臂虚揽在她腰上,“看来我对沐小姐的心意比你多一些?”

他的手碰到了自己,沐司玥笑意顿了顿,也没有刻意躲避,只笑了笑。

因为她不喜欢喝酒,所以每当金先生往人多的地方钻,她总要皱一皱眉,又不能不去,只得硬着头皮亦步亦趋。

游走觥筹,弄了半天,他才知道金先生从事和舞蹈相关的工作,今晚过来表现好了说不定还能高升。

所以他邀请她的时候,沐司玥为难也得点头,就当是顺手成人之美。

很显然,金先生特意做过准备,连同舞台和音乐他都是让人特意准备的,而她应该就是最后一项充分准备。

她从小气质过人,音乐一响几乎就是另一个人了,尤其她的闭式翼步极美,旋转、锁步等等一气呵成,微傲精致的下巴,整个晚宴她已然是唯一焦点,男伴都只是陪衬。

不过金先生可不觉得自己被抢了风头,他就想要这样的效果!

结束了一场,她又被起哄着选了第二支舞,可能是目光一晃,看到了某人从角落闪过的身影,她更是起劲。

漂亮的高跟鞋在热舞中抛出又没的弧度,她那双脚赚足了眼球。

但其间再去看却不见顾城了,她一度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她这一出风头,晚宴的气氛就不一样了,她本来就不想喝酒,这会儿一波接一波的上前寒暄。

因为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拒绝,她硬是喝了不少,最后自己心里开始发毛了,才借口去了卫生间。

她站在洗手台边缓神的时候,感觉身边多了个人。

低着眉,又自顾笑了笑,她以为是顾城。

但是一抬头,愣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个有些熟悉的的女人。

“不记得我?”邹敏看似笑着,但一双眼没喷出怨恨就不错了,睨着她。

沐司玥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转过身站直,偏偏脚下歪了一下,勉强用手撑着池子边。

她都快忘了邹敏这号人物了,怎么忽然又碰上了?

邹敏冷笑一下,走近了她,“我就想问问沐小姐,身份这么尊贵,不考虑改改这种勾三搭四的毛病么!”

她微蹙眉,柔唇抿着,“咱俩也不见得认识,过往的事我不像和你计较,所以请你让开。”

邹敏忽然笑了一下,用那种怪异的笑看着她,“你见过一个女人发疯么?”

沐司玥眉头紧了紧,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邹敏忽然一把扯了她就往冷硬的洗手池边上摔。

她没有防备,脚下的高跟鞋歪得她不得不用力去保持平衡,结果腰直接就撞了上去。

一刹那的钝痛从腰间传开来,那一瞬间,她几乎是连呼吸都停滞了。

邹敏却依旧冲了上来,“说!你为什么要勾引他?!”

她没能躲开,手臂被捏得生疼,又莫名的看着她,“我又怎么你的男人了?”

然后沐司玥猛地想起来今晚的那位舞伴,眉头更紧了。

之前并没有查过对方的更多资料,因为她本就是花钱演个过场,给中介的钱是足够的。

他们难道连对方是否单身都不搞清楚?

一想到自己花了一阵冤枉钱,她气得腰上更是疼,却忘了面前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女人。

也是那时候,门“嘭!”一声被人推开,一个女生急匆匆的跑进来,在邹敏耳边说了些什么。

邹敏盯着她咬牙切齿的看了会儿,终于冷哼一句:“咱俩没完,我还会找你!”

她就那么被扔在卫生间里了,从头到尾莫名其妙。

抬手按了按腰间,疼得直吸气,满胸腔的憋着气没处发。

她招谁惹谁了?怎么去哪儿都能遇到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从卫生间出去的时候,她的动作和外边的人刚好同步开门,她一抬头正好看到立在门口的身影。

要仰起脸才看到他绷着的五官,深暗的眼底有几分焦急,见了她才眉峰蹙起。

沐司玥正好满肚子的气,对着他便是一句:“都是你!”

要不是当初他招惹了邹敏,怎么可能后来发生重重阴魂不散的事?

她想撑着骄傲走得笔直,可惜鞋子不配合,腰上也疼得厉害,还是扶着墙停了下来。

顾城从门口迈了一步到她跟前,却没有立即去扶她,更没有直接抱起来,而是深沉的低眉,“约会继续么?送你会宴会厅?”

明摆着是在趁机会训她,到头来他并不觉得生气,反倒是她自讨苦吃。

她听完话,仰脸盯着他,气得呼吸都急了。

偏偏看着他那张脸,什么都做不了,转眼索性脱了高跟鞋就往他身上打。

顾城略微紧了浓眉,高跟鞋朝命门砸上来,他也就是轻巧的侧一侧身子就躲了过去。

等她扔完了两只鞋,薄唇微抿看着她,“完了?”

沐司玥气得满身上下找东西。

然后就顺手扯下了头上的发卡。

今天刚到的,她特意在晚宴的时候戴,镶钻的发卡,款式虽然古典了点,但依旧很衬气质。

也是她捏着发卡要扔的时候,顾城脸色变了变,抬手一个掌心就裹了她的手心。

扒开指尖看了一眼,眉心紧了。

下意识的就是另一只手在他自己的兜里寻。

而他的那一只还安然的躺在衣兜里。

“哪来的?”他问了一句,之后反应过来,如果他们之间有过感情,东西成对不足为怪。

但若说之前他还对她的话存疑,这会儿被坚定了。

“过来。”他回神,沐司玥正扶着墙往后退,他抬眸启唇,声音平稳。

沐司玥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医院,不光是腰上的疼,她今晚还喝了不少,怕后半夜受不了。

顾城两步就到了她面前,她就是见不得他冷着脸,而且邹敏的事全怪他!

到了她跟前,顾城才发现她眼睛里潮湿着。

心口猛地软了软,对着她的脚步也缓了一个调。

但再靠近时已然坚定多了,俯身将她抱了起来,没捡她那双高跟鞋,直接从人少的地方拐了出去。

出了晚宴的场所,他才低眉看了她。

沐司玥手里握着发卡,半个脸埋在他胸口,看起来是在哭。

顾城问了句:“哪儿不舒服么?”

她没有回答,其实是在想邹敏会不会真的再找她,她不是解决不了这么一个发神经的女人,只是不想大动干戈。

但以前就知道好像她爹是个暴发户,挺有钱?这种人处理起来确实挺棘手的。

被带进了车里,她才稍微回神,顾城的手臂依旧在她腰上环着。

“我要去医院。”她终于低低的要求。

顾城侧首低眉,顺手握了她的手看手心,昨晚弄到的地方这会儿也不见得多好。

结果又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狈。

他以为她是去看手的,去了才见腰上那一大片的淤青,以及脚腕轻微的浮肿。

想到了她跳舞时轻灵得犹如精灵,怎么脚腕惨成这样了?

沐司玥知道他在看她,瞥了一眼,把脸转了过去。

顾城却蹙起眉,因为他到目前并不知道她在卫生间是摔了还是怎么了。

医生检完查脚之后又看了她腰上的淤青,从侧面都延伸到前边来了,稍微靠下。

戴着手套的医生轻轻按了按她的腹部,“疼么?”

她果然蹙着眉,又忍着声,这才点了点头。

“哪种疼痛?”医生问得很详细。

沐司玥越是疼就觉得一肚子憋屈,也描述不好,只是道:“有点酸痛。”

已经不同于刚刚撞到的那会儿了。

医生这才点了一下头,摘掉手套,一边看了顾城,“先生,我建议您带这位女士去妇科看看。”

妇科?

她先皱着眉转过头,一脸不解。

但是顾城也不多问,直接带她去了。

“你不出去?”沐司玥不悦的盯着他,以往他不都是一脸避嫌么?那次掀掉了被子都侧过脸不看她身子。

这会儿居然依旧门神似的立在那儿。

医生又试了一遍之后,道:“如果是酸痛和刺痛的话,得看看子宫以及附近所有器官,避免内出血,也怕伤到输卵管。”

这种疼痛,更怕万一有子宫方面的炎症,顺便检查,严重的话直接手术。

医生倒也严谨,虽然顾城陪在一旁,但也问了句:“这是您太太?”

顾城神色微顿,薄唇抿着。

沐司玥已经开口:“不是!”

医生这才挑眉,“那……小姐还是女生吧?如果是的话,咱们只能外测,不能采取经阴宫镜。”

她听到这个,柔唇抿了抿,看了那边长身玉立、面无表情的男人,神色有些不自在。

但他们都能听懂,问她还是不是处。

之前她就给顾城说过,他们之前就发生过关系了。

她这才很小的声音,“没关系,医生,您做吧,最精准的检查方式……”

顿了顿,才直接道:“我不是了。”

医生稍微的尴尬,看了看顾城,然后也笑了一下,“抱歉!”

医生把他们带到了另一个地方,让她进去做检查,原本不想让顾城进去,但他那一张脸冷然的一扫,医生没再说什么了。

沐司玥躺在那儿说不出什么心情了。

只是没一会儿,女医生没动静,摘了口罩看了她,“怎么不早说没过性经历过,差点犯错……咱们只能外测哦!”

她愣愣的,她明明不是……

一旁站着的顾城这会儿正拧着眉,莫名其妙的,她就从他脸上读出了一种“被骗了”的味道。

他是不是以为之前她告诉他的都是假的?

为了粘着他不放?

脑子里胡乱想着的时间,医生这边基本检查完了,“先去等,片子出来再叫您?”

她点了点头。

之后两个人就都不说话了,气氛显得莫名其妙。

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都快半小时了,顾城依旧站在一旁听着。

“问题不大,没发现内出血,不过脚腕得好好养,这位女士身子骨比别人娇脆,看样子,以前就有过骨折?再这么折腾几次身体可受不了!”

提到这个,沐司玥想到了当初在女神山被雪崩埋了的事,柔眉轻轻蹙着。

她不知道当时的场面多乱,但她知道后来养伤有多痛苦,身体多处骨折的感觉真的这辈子不想再有了。

医生给她嘱咐了饮食问题,也让她多买散淤血的药膏准备着。

从医院出去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又是长时间的安静。

那种安静,不同于他平时的冷淡,压抑到诡异,诡异到她莫名其妙的生气。

“你在想什么?”最后是她先按捺不住,转头直直的看着他,也顾不上开车的司机了。

顾城只是倚在座位上,薄唇抿着。

沐司玥索性一把将他转了过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我拿自己的贞洁去骗你?你还觉得委屈对么?”

“觉得我倒贴得厚颜无耻?还把所谓我们的过往编的一套又一套,是不是?”

她越说越是呼吸起伏,盯着他。

顾城也终于侧脸看了她,“你希望我说什么?”

神色淡淡的。

就是那种淡然一下子点着了她的情绪,“你就是觉得我欺骗了你,我犯贱!全都写在脸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抿唇,沉默了许久。

沐司玥就那么看着他,“……我能理解你因为身体原因忘了我,但我没法接受你这种自认为。”

这相当于是她利用他失忆的事,诓他做个接盘侠似的道理,只是阴差阳错,她居然还是处。

“你停车吧,我自己回家。”

顾城这才蹙了眉,并没有让司机停下来,而是看了她,“就算抛开那些事,我不可能把你这样扔在路边。”

仁慈么?

“我知道大哥和你聊过,但我真不是嫁不出去,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没法和我哥交代,你停车。”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但其实,也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一旦没被满足,脾气瞬间升到最高点。

她甚至直接转身就要去把车门打开。

顾城的所有车辆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右手侧的车门一旦车子启动就上锁,以免有人突发状况冲上来开车门,但左侧是可以打开的,方便应急逃生。

她就坐在左侧,车速并不低,她若是真的开了门,估计半条命就没了。

因此那一下,顾城整个人都冷了一个度,神经紧绷起来一把将她扯了回来,“不要命了!”

声音极其低沉,但清晰而压抑,掷地有声,吼得人往心口里发愣。

沐司玥可以很坚强,也可以很高傲,很清冷,唯独受不了被他吼,他一吼,眼睛就不听使唤。

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着,也依旧倔强的盯着他。

顾城薄唇紧了紧,受不了这样的视线,峻脸转了过去,又真的命令司机,“给她停下!”

但是她哪怕想下去也没办法,脚腕不听使唤,坐着的姿势保持了一会儿的缘故,一动也是疼得让她拧眉。

顾城就那么看了她一会儿,目睹着她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终于再次沉声,“走。”

车子应声缓缓启动,而她就像别压扁的棉花,一路再也没坑过声,撇过脸跟他保持得远远的。

进到他的别墅时,她是被抱进去的,对她之前要下车、要自己回家的行为就是自辱,更是憋气。

所以她忽然拿了今晚戴的那个发卡,照着门就扔了出去撒气。

顾城神色变了变,知道她扔了什么,而门外的护卫条件反射的歪过脸把砸出来的东西避了过去。

没听到撞击声,估计扔到草丛里去了。

这下有得找了。

她换了鞋,还没直起腰,被顾城又一把抱了起来,大步踩着楼梯去了他的主卧,将她放到床上,绷着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扔了那个和他保管物品一模一样的发卡。

“我自己睡!”安静里,她忽然做出声明。

顾城没说话,转手拿了药膏,都已经到床边了,估计是想起了她还是干净的女孩之身。

又把要放到了一旁的柜子上,“现在抹一次,睡前再抹一次。”

他都还没转身呢,沐司玥拿过柜子上的药膏直接扔到了他脚边。

顾城的脚步随之停了下来,背对着她站了会儿,然后忽然折回来,伸手拿了药膏,坐在了床边。

掌心已经握了她脚腕,他的温度和药膏的清凉反差极大,每一下她都能清晰感觉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