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磨他的办法五花八门/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来了之后就没好好练,她以为自己身体素质不错,练舞的基础已经在那儿了,相比别人就少了一步。

可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身体柔韧度是够了,但她对武术动作的领悟和掌控能力差得自己都怀疑自己,从小基本没什么能难倒她,这回遇到了。

教练看过她的资料,所以态度其实很小心,但她自己太活跃、不避讳,一两个小时也就混熟了,没什么拘谨,该碰哪碰哪。

“不行,感觉我快死了!”顾城来之前,她索性躺在那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张脸绯红,细细的汗津布满鼻尖,越是白里透红的水灵。

教练劝她起来继续,她转过头若有所思。

本来也没想真的练武,她要是有能力了,顾城是不是撒手不管她了?

想了想,道:“我以前被雪崩埋过,身体很脆的,之前不小心摔了一下立刻就骨折了!”

教练愣了一下,有些担忧,“……报名资料上为什么没写?”

沐司玥只是笑了笑,“那会儿忘了!”

翻了个身,她坐了起来,是属于优雅的坐姿,双腿并着。

刚要说话,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去看了一眼,一下子捕捉到了往门口走还有几步进来的高大身影。

说时迟那时快,教练眼前只是一花,她就蹿了过去,煞有介事的捏着教练手臂上的肌肉,那叫一个仰慕,“教练你身材好棒!”

教练一脸懵的看着她说风就是雨,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是被夸赞当然是自豪的,“练了不少年,一直保持,很不容易!”

她那张酡红的脸上除了真真的仰慕,还不经意抛了个小小的媚眼,“腹肌应该更漂亮!”

“咳咳!”教练咳了一下,毕竟她直奔主题奔的脚步有点猛。

但她余光里全是顾城一步步迈着长腿靠近的身影,声音很好听,笑着,“教练有女朋友么?”

教练抿了抿唇,“……没……”

“晚上有空不?”她紧接着问。

但问完话,已经明显的感觉背后一股子压迫力,沉得教练正皱着眉抬头看顾城。

“您好?”教练估计以为是来报名的。

顾城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张脸引得厉害,薄唇深冷的碰了碰,“起来。”

沐司玥侧对着他,这会儿低眉暗自扯了一下嘴角,然后直接转了过来,并且将之前并腿坐改为了盘腿坐,正对着他,而他身后还有镜子反射。

顾城一张脸猛地就黑到底了。

她自己买的那套武术服在他眼里简直是耍戏用的,上衣和吊带背心没区别,短裤不算特别短,但十分宽松,一抬头大概能漏到不该漏的地方。

她这么叉开腿盘着一坐,教练往镜子一看都能看到她里边粉色的裤子。

就这样的衣服,在这儿和一群男人练了一天?!

教练看看顾城,又看看沐司玥,不明所以。

而顾城终于

将视线移到了教练身上,冷不丁的问了句:“报名费交了么?”

教练微蹙眉,转头看向沐司玥,“她的?”

而教练转过头去看她的时候,顾城长腿一迈直接挡在了她前边,教练没看着沐司玥,只看着顾城一席昂贵考究的西裤,和名贵的皮鞋。

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都办妥了。”

顾城依旧一张脸冷着,就两个字:“退了。”

退报名费?学费?

沐司玥坐在那儿事不关己,但是说到这里,她终于肯站了起来,看了顾城,“报名费又没多少钱,我挺喜欢教练的,就当他的将近咯!”

然后换来的是顾城要削了她似的眼刀子。

教练也很为难,“这位先生,费用缴纳之后一般是退不了的,就算退,估计也要扣很多,那还不如继续学呢!”

沐司玥站在一旁,心底笑着替顾城答了:爷身手天下第一,用得你花拳绣腿的当教练?!

教练说完了,但是顾城就冷脸立在那儿,意思很明显了。

没办法,教练只能挑了挑眉,“ok!那您跟我来。”

长腿迈步前,他侧首睨了她一眼,“去车上等。”

她微扬下巴,明明是一脸倨傲的不配合,说话却柔腻腻,“就这么走出去,你想冻死人家?”

别说,她自己都起了鸡皮疙瘩,倒是成功让顾城抿唇转身走了。

去了办公室,顾城根本不在乎要扣多少,只低低的开口:“今天的监控调出来。”

教练证询问着怎么给他退费,听到他的话,皱了一下眉,“您说……监控?”

顾城总算多说了两句好让他明白,道:“所有她出现的画面,删除。”

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教练蹙眉看他,“这位先生,个人是没法调取监控的,更没有权利直接删除……”

话还没说完呢,他昂贵的皮鞋往一旁的监视器移动。

教练就那么看着他三下五除二的把东西弄没了,甚至还转过头来问:“还有备份?”

抿了抿唇,教练道:“您要是担心隐私泄露……说实话,云厉王子都来过这儿,你完全不用担心……”

“有还是没有?”顾城眉峰微蹙,冷眸扫过来。

“没有!”教练只得回答。

而后顾城拿了她的报名资料往外走,声音随他走远越来越小:“费用就当是你的辛苦费。”

几十万的辛苦费?

教练看了看手里的单子,顾城早就没影了。

而往外走的人看到沐司玥又和其他男士打得火热,步子下意识就迈得大了。

这回一句都没跟她废话,走过去直接掳了她就往外走,跟挟一个洋娃娃没什么区别。

她脚尖都快不落地了,晃着腿,“你放我下来,顾城!”

“痛痛痛!”她抓着他的手臂,一连串的喊着。

顾城真的停了下来,低眉,“哪儿疼。”

嗯?

她愣了一下,还以为不管用的,没想到他真的停了,然后扯了扯短裤和带子都快掉了的上衣,临时指了个侧腰。

就是之前被邹敏弄到的地方。

大哥肯定跟他说过她经历过雪崩,经历过多处骨折,就和老妈一样,所以老沐平时对七七都是很得不捧手心里端着。

顾城就应该知道对她要温柔、再温柔。

果然,他虽然板着脸,但也低低的一句:“自己走。”

她笑了笑,迈步往前走了,到了他的车子边,等着他给开门。

顾城坐进来之后命令司机开车。

车里有空调,而她身上还有点潮黏黏的汗,转头看了看顾城身上那神色的昂贵西服,里边是白色的衬衫。

“我有点冷。”她略显无辜,“没带别的衣服。”然后盯着他的外套。

顾城自然是二话不说,褪下外套给她裹上。

她笑了笑,“谢谢!”

趁机闻了闻,还好,没像上次那样闻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香水味。

不过,沐司玥盯着他一张冷脸,又看着他的白衬衫,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她确实做了。

不动声色的从自己的位置上挪了过去,一点点贴过去,最后几乎贴着他的身体。

她蹭过来的时候,顾城就已然侧目睨了她,直到她贴上来了才彻底转过脸。

她穿得很薄,运动型内衣塑形效果非常棒,加上她的武术服加了分,那身段近在咫尺,看一眼都是煎熬。

所以,从一开始,顾城就没怎么看她,她知道的。

甚至他正在有意无意的往旁边挪,可是车子一共就那么大,他再挪也不可能塞夹缝里去。

这会儿,哪怕隔着布料,顾城也蹙了眉,终究是侧首、冷声:“坐好!”

她不以为然,“不。”

侧过身,正前面贴着他的手臂,随着车子移动时的晃动,她的身子也跟着蹭来蹭去,她自己都觉得受不了。

司机总觉得自己要被这场景烧瞎了,快速扳了后视镜不再看他们,耳根红着很“专注”的开车。

然而,她这样的恶作剧没引起他的半点反应,除了喉结稍微动了一下,他居然干脆闭目眼神起来了!

沐司玥咬了咬唇,“……我晚上要和教练吃饭呢,你送我去么?”

顾城没搭腔。

她摇了摇他,“嗯?”

他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头看了她,“没完了?”

她一脸不解,“这都没开始呢,怎么能完?”

看着他气得快冒烟了,她却在笑,“到底送不送?不送我就自己去!”

他终于闭了闭目,“一次说完,到底想干什么?”

她煞有介事的考虑着,下巴歇在他肩头,微微弯着眼角,“我说什么你都答应么?”

比如现在就订婚,别再拖时间了,再满个两年,家里或许真的要安排她嫁给别人,她答应了的。

想到这里,她表情落了落,低了眉没再说话。

顾城看她安分了,自然不会给自己找事。

但是走了没多久,她忽然摸了摸他白色衬衫的布料,毫无预兆的,拿他衣服当丝帕,擦了自己脸上的汗。

那表情里还有着解恨和狡黠。

一双眸子淡淡的,勉强浅笑,美其名曰:“香汗淋漓,香的,不脏!”

司机没能忍住笑了一下,又干咳着掩饰过去,道:“沐小姐,那个……先生有点怪癖。”

说着话,只觉得后颈也是冷飕飕的,不过司机还是硬着头皮说完了,“他不喜欢女性接触。”

只这么说了一句,沐司玥便“惊愕”的盯着他,说话却全是挖苦,“这么说沈小姐不是女的哦?你跟她生活一年,不会是瞎的吧?”

她现在心里不太舒爽,变得停不住话,扯了扯嘴角。

道:“哦不对,晚上天天跟我睡一张床的男人不是你?”

睡一张床?!

司机吓坏了,开着车都转过头来看了。

顾城冷森森的嗓音:“不想吃这碗饭了?”

司机这才赶忙转了回去,看来护卫说的不是假的?

沐司玥笑着看他凶别人,和凶她完全不是一回事,这会儿她只觉得好笑,甚至觉得这样的顾城竟然有点可爱。

他不喜欢别的女人碰么?

这算不算他的功劳,因为从小,他身边的女性大概就只有她了?

嗯不对。

“上次在会所把小姐姐抱了一整晚的人,莫非是你的孪生兄弟?顾先生?”

顾城下颚略微收紧,“有完没完了?”

她认真的转过头,回答:“没有。”

势必要让他没有一分钟是舒坦的!

然后皮笑肉不笑,“我记得,上次有人说要把卧室的东西全换了,这都大半年不止了,怎么还是那套呢?”

总之那一路,她就没停止过,但后来顾城选择做一个聋哑人。

司机倒是觉得这趟挺有趣,这沐小姐不是荣京沐寒声的女儿么?跟想象中过分尊贵而满是千金脾气的设想差太大了!

到了他的别墅,她裹着他的外套不下车,素眉轻轻蹙着,双腿从车门摆出来,看着他。

“我今天练得到处酸痛,你抱我。”很认真的仰眸看着他。

司机在一边低头站着,佣人本来要出门接的,然后打消了,回去继续忙自己的晚饭。

“先上楼换衣服还是吃饭?”进了门,她从他怀里抬头问。

顾城看着她踢掉鞋,自己也只是脱了皮鞋就直接往楼上走了。

进卧室的时候,她终于笑了笑,“以前我听说顾阿姨特别受宠,宫池叔叔动不动就抱她,这种感觉真好!”

那是顾城的姑姑、辜负,他肯定是知道这些的。

果然,他低眉看了她,但是薄唇依旧淡淡的抿着,把她放到了床边,问:“我看看。”

“看什么?”她不明所以。

男人薄唇微动,“不是疼么?”

“……”沐司玥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心底暖了一下,闹了他半天,这会儿心情更好了。

原来他还惦记着她说痛。

不过她换地方,指尖勾着衣服肩带往下拉。

“做什么?”他忽然拧眉,目光挪开了。

她笑了笑,“练习的时候不小心被教练手肘撞到胸口了,刚刚没好意思,现在看看。”

虽然看起来是捉弄他,但这是真的。

那时候她也没好意思说,干脆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见他还立在那儿,她忽然笑,“我又不是看不到自己胸口,你站着是要跟着看么?”

然后他就僵了僵,转身出去了。

沐司玥在床边总算笑得满脸愉快,又补充了一句:“不准换衬衫!”

带着她的香汗继续穿吧。

当然得不来顾城的回应,她也就低头检查身体。

侧胸真的青了一块。

她的皮肤太娇嫩,真是不适合练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大哥是抽哪根筋了。

随便揉了揉发红带青的地方,进去简单洗了个澡,沐司玥出来的时候就给沐司暔打了个电话抱怨。

沐司暔略微诧异,“怎么不是顾城给你教?”然后立刻道:“这可不行,别人哪能随便碰你?”

嗯哼!她扯了扯嘴角,“这意思,顾城就可以了?”

“哥你根本就是为了让他有种种机会跟我亲密接触才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吧?!”她现在十分笃定了。

当时她是有目的,想借着这种机会捉弄,甚至再一次把顾城弄到床上,把他破了的那层东西继续给他,反正她认定了,他跑不掉的!

“顾城呢?”沐司暔不知道在忙什么,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她瞥了一眼门口,“找女人去了!”

电话那头安静了。

沐司玥勾唇,不会是信了?那顾城是不是要被揍了?

结果她大哥只是“哦”了一声,然后道:“你大嫂马上到了,哥先挂了,得空再说吧。”

“!”她狐疑的盯着屏幕。

这是从小最宠她的大哥?

果然,有了爱情,其他东西都得往后靠……她抿唇,若有所思。

这么说,她再不抓住顾城,就要变成家里最惨的人了。

拿着手机,她出了卧室往楼下走,顾城已经在底下了,好像一有空就在处理工作,电话就没停过。

而他不知道是真的忙,还是听了她的话,衬衫确实没换,单手叉腰立在那边,她下去的时候转身过来看了她。

沐司玥倒是见他把沉声纽扣解了好几粒,不免多看了两眼。

倒了水,她去坐在餐桌边,一改刚刚的闹腾,给他添好了碗筷,然后等着。

顾城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她替她摆好的碗筷,又看她安静端庄的坐着。

果然,晚餐很顺利,她又变回那个沐家的大小姐了。

直到最后盛汤,她忽然看向佣人,“他平时很累,精力耗费严重,以后改海鲜汤吧?牡蛎,鲳鱼等等。”

佣人对饮食方面当然是有研究的,所以诧异的看了看顾城。

顾城面无异色,因为他不知道她在给自己张罗壮阳大补汤。

佣人最终是尴尬的笑了笑,颇有意味的看了男主人,道:“好的!”还很认真的问:“每天么?”

顾城对这些好像丝毫不关心,优雅的用餐动作始终都不疾不徐。

沐司玥笑着看佣人,点头,“对!每天。”

然后她也继续优雅的用餐。

吃完之后,顾城去书房,她好心的提醒,“你不洗澡么?别一会儿又一晃十一点了。”

然后指了指他的衣服,“穿着很舒服?”

他只是看了时间,可能因为她在餐桌上表现好,进去之前主动一句:“八点叫我。”

“好的!”她笑得尤其和善。

趁着他工作的时间,她在卧室里也是在工作的,尽早的结束,然后稍微收拾了自己,喷了一点点香水,还特意换了另一件睡裙。

后来顾城进去洗澡之前至少看了她两眼。

没有人一个晚上换两件睡衣的,除非目的不纯。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他进浴室的时候拿了睡衣,出来时并非裹着浴巾、露出能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那种装束。

相反,除了睡袍的V形领口外,别的什么都没漏。

甚至,他很主动的道:“今晚我睡侧卧。”

沐司玥眨了眨眼,看了他,忽然从电脑前抬起头,“为什么?”

屏幕上还留有她搜索的问题:怎样让色狼欲罢而不能,最后只能憋死?

第一条回答的读者很有幽默感,“姑娘,你这不就是想知道怎么让男人对你感兴趣?你要是不想让人家得逞,还是别撩,会出人命!”

她瞥了一眼,顾城的生命力比谁都顽强!

但这会儿预感到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了。

顾城声线平稳淡然,“还有工作。”

“我不嫌打扰!”她摇头,然后把自己搜索的历史全部删除,不该开的窗口也都关闭,乖乖的把电脑都抱到他面前了。

道:“让给你用行了吧?书房里那么冷清,你在这儿办公多好?”

“放心!我不听你说话,也不看你办公,不泄露机密!”沐司玥一连串的保证,笔直的站在他面前,就差稍息立正了。

那种站姿,让顾城脑子里忽然闪了闪,皱了一下眉。

她以为他不同意,“我上床躺着总行了吧?”

可顾城抬手将电脑接了过来,随手捏着,目光依旧在她脸上,冷不丁的开口问:“当初给你军训,是多久?”

沐司玥愣了会儿,怎么忽然问这个?

而他接着道:“有空再回去走走。”

说完去了阳台那儿,打开电脑。

而她还站在原来的位置,后知后觉的看过去,他是不是……忽然想起点什么了?

“什么时候回去?”原本说会躺到床上的人,这会儿已经歪到他旁边了。

她怕时间过得太快,他要是一直这样,真的是宁愿不要了,可倘若回到以前的地方,肯定有效果,那自然是越早回去越好!

顾城面不改色,头也没抬,嗓音很沉,“我在工作。”

她抿了抿唇,看了一眼他的邮箱,确实挺多邮件要处理的。

幸好她也不是个真正无理取闹的人,所以,离开之前,她说:“给你一小时处理重要文件,我去给你弄个喝的?”

他不回答,而沐司玥出门下楼去了。

大晚上的,喝什么都不合适,她最后也只是煮了热奶端上去,掐着时间的,确实给了他一个多小时,他差不多该去洗澡了。

东西放到桌上,她看了他,“喝吧,喝完消化一会儿就该休息了。”

顾城只抬眼一看,“放着。”

就好像她是伺候他的佣人。

沐司玥放下杯子,坐在了一旁,微微的勾着嘴角,指尖先是在远处拨弄,一点点出现在他视线寻找存在感。

结果失败了。

直到她柔嫩的指尖合并着压在肩头一紧一松的捏着,顾城才停下手里的动作。

说实话,她并不懂什么按摩,但捏一捏总会的。

“舒服么?”她笑笑的。

但按摩不可能是他的主要目的,指尖在他肩上没工作多久,就已经开始往下挪了,从背后像个小孩一样趴他身上。

忽然问:“你看到我教练了么?”

不提还好,这提起来顾城就抿了唇。

她却笑着,“我本来答应了今晚赴约的,结果你把我拖住了,所以……有没有补偿?”

他像没听见她的话似的,“我去洗澡。”

沐司玥没松开,“补偿。”

见他不动了,她才恶意的把指尖往下游走,“我教练身材不错,你应该也不赖哦?”

另一手还为寻求答案的在他手臂上捏了捏。

只有同为男人才会懂那种被指尖碰触的感觉。

顾城喉结几不可闻的滚动,身躯却绷着坐得笔直,嗓音低哑,“你下去!”

她一脸鄙夷,“我才百来斤你都背不动?”

可这个时候,但凡是个男人就不会是把她背在背上,而是调换位置,她在下!

“我今天真的到处酸痛,你带我回床上躺着?”她声音肉肉的,从他背后侧过脸探到他眼前。

沐司玥从小开始,皮肤是真的好,白皙细腻,像半熟的蜜桃。

尤其那么近的距离,他几乎能看到她发鬓下乳白的绒毛,睫毛密而浓黑。

倏地,她松了手,直接从他背后跌倒他怀里,知道他会接住的。

果然,顾城一下子拧眉,稳稳的把她抱在臂弯。

“你先把牛奶喝了吧?”在他意欲起身之际,沐司玥音调略低的提醒。

可顾城已经站了起来,一步步把她带到床上。

不出所料,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不松,“你喜欢我么?”

“不是以前的残存感觉,是这次遇到我之后。”她补充道。

顾城只单腿撑在床边,身体不平衡不太好,俯身看着她。

他想说话的时候,她闭了眼勾着他脖子抬头吻上去。

技术是真的没有,但越是这样,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他从身体紧绷到融入此刻卧室里的这种气氛,不知何时,掌心略微托着她的侧脸。

但某个心怀鬼胎的人将不安分的指尖伸向他白睡袍衣带的时候,顾城另一手精准的握了她的手腕。

低眉,沉声,平平稳稳的低音:“牛奶里放什么了?”

她愣了一下。

然后他说:“忘了我没喝?”

变向的提醒她,他现在脑子很清醒,并没有被她的小心思套住,一个吻虽然真,但别的她就别做梦了。

看着他翻身下床,沐司玥还愣愣的。

一半是没从那个吻里边回过神,一般是因为他根本早就洞穿了她的心思,居然一本正经的跟着演了这么久?!

她坐起来盯着顾城走过去关了电脑,又端了她带上来的那杯牛奶,漫不经心的迈步出去了。

许久都没再回来,估计是真的回侧卧了。

然而,她熬不住的睡着之后,顾城站在她床边,眉峰轻轻蹙着。

多少女孩视如珍宝的东西,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送出来,他有什么值得她冒险的?

大概一点,顾城接到沐司暔的电话,人已经从她卧室出去,站在走廊,声音低低的,“已经睡了。”

转身回侧卧,一边道:“不会太久就送她回荣京。”

“你呢?”沐司暔问。

到十月份就可以公开新任总理事了,几个特殊身份的人理应是到荣京去的。

上一辈的宫池奕、郁景庭一类先不论,这一辈云厉和顾城肯定是要出席。

顾城沉默片刻,才道:“再说。”

沐司暔知道他在报答别人的救命之恩,不过……“那位沈小姐不是云厉的王妃么?人家也不需要你守护,差不多行了,否则玥玥难受不说,云厉往哪儿搁?”

顾城沉默片刻,最后才“嗯”了一句。

不过他显然还是把沐司暔的话听进去了,因为沐司玥发现接下来的很多天,顾城不那么忙了,总有时间张罗她练武的事。

这不,她才刚吃完早餐休息了半个多小时,他换了一身衣服下来,几乎是命令她,“去换衣服,到健身房来。”

沐司玥一听就知道要做什么,直接往沙发上钻,“我今天休息!”

上一次她捉弄他占便宜之后,他最近就这么“报复”她的,动不动就去健身房。

“我请保镖,不需要身手了!”她再次声明。

顾城一贯面不改色的走过去,把她从沙发上弄下来,但这一次她磕着劲儿的挣扎。

“哐!”一声,成功撞到了茶几上。

顾城神色紧了紧,因为每一次她被撞到皮肤都要青一块。

但她一声没吭,反而继续我抱住他的脖子,两个人姿态怪异的横在沙发和茶几之间。

她抿了抿唇,“你吻我一下,我就去换衣服!”

这些天,她无所不用其极的避着他和她亲近,耍赖已经是惯用伎俩了。

顾城视线低垂,眉峰轻捻,“马上回荣京,十月的荣京通常气氛紧张,我顾不了你,就这么几天,好好练一练,行么?”

这大概是最近他和她说过最长的话,耐心最好的一次。

沐司玥是真的高兴,要回荣京了?也就是可以回她的大学找回忆了!

不过转回来也是认真看着他,“那也是你吻我,我才去换衣服。”

他敷衍的蜻蜓点水,而她像渴久猛禽,黏住不放,说主动都是含蓄的。

最后是还是和平时一样,他不得不被她缠着,抱她上楼换衣服,换完衣服又带到健身房。

她的注意力却全在其他事上,“哪天回去?机票定了么?”

亏得顾城最近耐性好,一遍遍的告诉她,“站好。”

可惜她置若罔闻。

好一会儿,他的电话响了,她动作快得拿了过来,一眼看到“清漓”来电,整个人就安静了。

顾城接通的时间,她抓紧时间表态:“你要是不出去见她,我就好好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