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你好像不高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却不知道,电话里,沈清漓根本也没打算让顾城出去和自己见面。

而是问:“听说你们最近回荣京去?”

沈清漓的性情和她的名字很像,清淡温婉,生长在伊斯,经历过家道中落反而比别人更明事理、识大体,除了和云厉比较冷淡之外,说话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

只听她笑了笑,“我之前只是猜着你和沐小姐的关系,最近听云厉提了几次,我想着给沐小姐送个礼物,你觉得可行么?”

其实礼物事小,主要是她想附一张留言,彼此之间不太熟,只能这样写出来,好让沐小姐不要对她和顾城之间的关系紧张。

她是救过顾城,护理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否则他当时伤得那么重,估计走不到今天。

但那大多出于职业本能,她对顾城的身份背景完全没做过了解。

顾城耳边贴着手机,这边听着她看似很认真的做着会“好好训练”的保证,虽然她一双眼底藏着猫腻,但也是受用的。

“你随意。”他只给沈清漓这么简单的回应。

然后挂了电话,颔首示意她该干嘛干嘛,别想再拖了。

沐司玥眸子微转,面上装得一副本分而好奇,“沈小姐说什么了?”

顾城就是不回答,轻拍她,“腿伸直。”

她还留意着什么时候他就偷偷和沈小姐会面去了,结果他真的一直没出门,中途也没接电话处理公务。

以至于她那个早上是这么久以来练得最认真的一次,到午餐前已经累得眼睛都懒得眨,瘫在那儿。

顾城却像个永动机器,把所有器械收拾完,看了一眼时间。

“别躺地上。”他转回来又开始指挥她了。

正当她打算顶嘴时,他说:“小心着凉。”

她这才清淡的笑了笑,把话收了回去,坐起来。

可能是习惯了她变着花样的折腾,这一回,顾城直接走过去托起她抱着,迈步从健身房离开。

佣人准备的午餐差不多了,不过见着先生把她抱上楼,也就没出声让他们准备用餐。

“休息会儿,捏捏腿。”顾城把她放下,低声提醒。

他先去洗个澡,稍后她再用浴室。

沐司玥累得慌,敷衍的点了一下头,看着他进了浴室,这才软绵绵的躺进椅子里。

目光依旧放在浴室门上。

想着这段时间她忘记身份,像刚和他浓厚起来的那个年纪一样闹腾他,其实她偶尔也会累。

但她放不下这段感情,希望哪天他忽然被她闹得都想起来了。

或者,就算真的没希望,那也坚持两年,实在找不回那些感觉……再说吧。

世间很多事物就是如此,比如现在的她,要爱情就必须放下大小姐的架子,要尊严要架子,那就失去爱情。

否则现在的顾城,没有和她的那些美好回忆,没有像二哥一样的撩情手段,他现在有的,只是总督的位高权重,冷漠疏离,要靠他的话,这段感情就彻底死了。

正想着呢,电话不知道被自己扔在哪了,忽然响起来。

累得她几乎是挪着去拿了手机,一看是易木荣来电就知道是工作了。

一瞬间,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精致疲惫的脸上神态认真严谨,从瘫着坐起来,手机贴在耳边,好一会儿才微蹙眉,“我不是没报名?”

易木荣笑了笑,“系统自动评选,没办法,你排第一位!”

她抿唇,蹙眉,目光下意识的在看浴室的方向。

她要升级了,从十月开始,估计要带新人,意味着和顾城在一起的时间会变少。

现在她都抓紧机会刺激他,收效甚微,再离开了可怎么办?

易木荣又道:“十月份荣京有三界汇议,新人直接去你那儿报道,记得给入职签名!”

沐司玥素眉一直蹙着,“带多久,一共八个城市?”

这些她都熟悉,带完八个城市给新人做考评,不行就刷,不过那样影响她的美誉,自然是每个徒弟都完美升级最好。

要说起来,当初慕西城带她是最省力的,没满八个城市,她就可以独立工作了。

“我能把城市数目降低么?”她问。

易木荣笑眯眯的,“那要看新人的能力和表现,最重要的,除非你升到二级测评师。”

相当于连跳三级。

她略微低眉,沉默了几秒后忽然道:“最近一次测评师考核是什么时候?”

“明年六月。”

易木荣以为她必然不会再想了,因为除去休息时间,也就是半年,别人一级都要磨个几年的。

结果她说:“您帮我订一套资料?直接送荣京御阁园,让帧姨帮我收着。”

易木荣诧异,“你不是忙么?”

联合署的同个区域里,只有她的工作模式最特殊,基本没有去过联合署总部,一直自由游走于城市之间,但联合署的前辈、后辈几乎都认识她。

不是因为她姓沐的身份,是因为她的确能力过人,经手的案子是专门另立成册装订的,以供观瞻。

“忙也不能丢饭碗。”她不无认真,语调清雅平淡,一点没有闹腾的影子。

临挂电话的时候,易木荣才提醒了一句:“半年奖已经发了,有空就去放松放松,最近不催你!”

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挂掉电话之后,她若有所思的几秒,又累得瘫下了。

顾城出来的时候,她就那么在椅子上睡着了,脖子搭在椅子边歪着。

不忍叫醒,只托了她的脑袋摆正,过去拿了一条毯子。

结果毯子还没盖上去,他索性把她放到了床上。

以往说不能让人进卧室,不让人碰床,结果不但默许她霸占卧室、霸占床,现在竟然都能忍受她不洗澡就躺上去。

睡个十五分钟就足够养神,他给了她将近半小时,没让佣人叫醒,自个儿也在阳台办公。

几封邮件都是需要紧急处理。

其中就有他们返回荣京的行程和线路安排。

荣京新总理事要公开,而接近十月,总是容易出现动荡。

目光从阳台远远的看向床上安静睡着的人,让她和他同行,其实他并不心安。

但是不让她和自己一路,更不放心。

他把几封邮件都过了一遍,床上的人还没醒,但他已然起身往床边走了。

沐司玥这几天起得太早,今天又这么累,真的睡得挺沉,被他叫醒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看他,一时间没分辨出时间。

“午餐都该凉了。”他把她托着坐起来,说了一句。

她终于想起来怎么回事,闭了闭眼,抬手胡乱的拨着柔柔的长发,“困死了~”

顾城最近已经被她闹得几乎有了免疫,也知道她的一贯作为,知道他板着脸没多大用,现在顶多没表情,没那么冷冰冰的。

不知道以前是不是这样过,那感觉并不陌生,连带空气都柔柔的,看着她毫无防备的抱怨,像个学生一样贪睡的模样,他目光安静落在她脸上。

“去洗脸。”他把被子拉到一边,“吃完饭洗个澡,下午不练了。”

这么好?

她忽然看着他,“真的?……你要出去办事?”

他神色淡然,但也摇了摇头,“下床。”

沐司玥还看着他,不出去办事也不让她练,那不是陪她一下午?

转性了?

她缠着这么多天是不是也有点作用的?至少他现在全身上下哪一点都任她碰,熟悉度上升了。

她笑着去了洗漱间,很是配合。

洗脸的时候发尖弄湿了,滴了几滴水在胸口,脸上的水也没擦干,整个人惺忪又纯净。

顾城看了她的时候却眉峰微蹙。

“走吧!”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打算化妆那么麻烦的事。

他没说什么,长腿迈过去,抬手理了一下她潮湿微乱的长发,然后帮她把衣服领子理了理。

她纳闷的抬头,看着他低眉为自己整理衣服,忽然有一种被照顾的温暖,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早上训练太虐我了?良心发现?”

顾城薄唇微动,才低低、淡淡的一句:“有客人。”

沐司玥一蹙眉,直觉,不会是沈清漓吧?

不过,既然是女的,他整理她衣服干什么?

他整理完衣服之后几乎,目光在她扫了一圈,薄唇忽然压下来,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而后很自然的走了出去。

那动作就像已经习惯了很多年,完全没有陌生感。

可她却还愣愣的站在那儿。

以前,顾城无论去哪儿,走之前都会这样,温柔、亲密,这是区别于外界认知的那个漠然、高冷的顾城最特别的一点,只对她这样。

这算不算她这么些天换来的回报?养成了他一个这样的好习惯?

“怎么了?”他从卧室门口回头看她。

原本淡然的神色忽而变了变,看着她眼里隐约的潮湿,步子又折了回去,稍微有些急。

“不舒服?”他立在她面前,目光低垂着看她。

沐司玥微咬唇,仰脸看他。

他正眉峰微捻,早上的训练的强度也并没有大到她承受不了的程度才对。

哪知道,她终于浅淡一笑,“你刚刚的那个,再做一次?”

顾城眉心紧了紧,无动于衷。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可这一次,他顿了一下之后,薄唇故作冷漠,“湿黏黏的亲什么?吃饭!”

而后真的转身走了。

沐司玥却在他身后笑得好看,看他醒悟后的别扭样儿!好像刚才不湿一样,刚刚洗脸水都能抹下来,他不是照样亲了?

她脚步稍微轻快,身上到处的酸痛已经不那么难受了。

到了楼下,顾城在客厅,确实有客人。

他的护卫而已,都不知道见了多少次了!

“小姐,先生让您先吃!”佣人慈爱的笑着站在餐厅门口。

她点了点头,又朝客厅看了看,正好顾城抬眸看出来,没什么表情,但她确定他看到她了,只不过转眼就若无其事的谈公务去了。

很简单的一个眼神,一个气氛,但这种感觉很好,至少他现在不是冷血动物,处理公务都不忘关注她。

她在桌边坐下,看了看今天的汤,又看了佣人。

佣人笑着,“都按您的意思做的!”

沐司玥忍不住笑,点了点头,“我等他来吧!”

趁时间坐在桌边低头开了手机,点进邮箱看了看分配给她的新人资料,顺便看看有没有考级的电子资料。

之后顾城还没来,她就翻看着新闻,地点切到了伊斯。

稍微一看都能看出来沈家的势力已经起来了,估计走出去就能听到别人的津津乐道。

就是不知道别人有没有传言说顾城和沈清漓的关系?

她倒是能理解,救命之恩不是小事,报答她是他重情义,这是顾城的性子。

然后她干脆就搜索八卦去了,看看有没有觉得顾城觊觎沈清漓一类的。

结果刚要翻着看你,手机忽然被一双修长的手抽走了。

抬头见了顾城没表情的到她对面坐下,看了她一眼,“不饿?”

她虚薄的笑着,“主人不来不敢吃!”

护卫已经走了,佣人也不在,午餐桌上气氛很好,她时不时就给他夹个菜,顾城每次都会老大不情愿的看过来。

她便蹙起素眉,一扬下巴,“嫌弃什么?接吻的时候没见你瞎讲究!”

正好佣人不知道要进来说什么,听到这里又忍着笑转了身:“我还是出去吧!”

然后她就看着顾城非得把她夹的才吃掉才罢休。

头两次他会蹙一蹙浓眉,到后来就是任着她的态度,几乎连筷子都不用动,她给什么吃什么。

最后的汤也是她打的,满满一大碗,笑着,“要喝完!”

喝汤的时候,顾城才低低的道:“去收拾行李。”

她抬头看过去,“这就走么?晚上的航班?”

顾城点了点头,不过她依旧笑着坐在桌边,“我没什么行李要带的!带上你回去就行。”

最后还是顾城给她收拾行李。

沐司玥坐在一旁揉着酸软的手臂,“我以前的很多事,都是你帮忙做的,如果这次不是你撇了我两年,我还是什么也不会。”

顾城眼神淡淡的飘过来,一副“你现在就会了?”的眼神。

她不悦的蹙眉,“我给你煮的咖啡不好喝?”

多好的手艺,她以前不精,还有引以为傲的茶艺。

等东西收拾完,他转过身来,道:“下午让人送你去机场,我晚上过去。”

这一句刚说完,沐司玥本来的好心情瞬间降到了零点,“你不跟我一起走?”

这该不会就是他刚刚和护卫商量的事?

顾城见她不高兴,态度也不强硬,只道:“这是为你的安全考虑,到了中转处你哥会接你。”

“不。”她忽然认真起来,看着他,“我只跟你一块儿走。”

“虽然你忘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以前你说只有你亲自在我身边保护着,才真正放心。我已经习惯了,就要跟你一路!”她语调坚定,没得商量。

他似乎很为难,但薄唇抿着,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对,所以她只有有余地。

又道:“否则我干脆不回去了!你自己去我大学转悠吧,我在这儿再找个顾城?”

果然,现在他虽然没那么温柔如水,可她一说类似于分开的话,他一定会顺着她的。

见顾城把行李箱推向衣柜侧面,看样子不着急用,她已然弯起眉眼。

趁他打电话给属下的时候,走过去马后炮,“就知道你会答应!放心,路上我会非常配合,一点都不闹事!”

顾城挂了电话,瞥了她一眼,反正没什么可信的。

她在旁边笑,现在他的眼神越来越丰富,不像以前,像千年冰封的湖水,冷沉沉的。

晚上的时候,他们从别墅乘车去机场,在机场门口,沐司玥一眼看到了沈清漓在等。

抿了一下唇,来送他的?

这该不会就是他不想和她一路的原因?

但是下了车,沈清漓直接朝她走来的,优雅文静的穿着,和伊斯其他女孩有着气质上的很大区别。

主动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递上一个礼盒。

“也不知道沐小姐喜欢什么,我就猜着挑了一个!”

她不明所以,看了一眼顾城。

顾城神色淡淡,薄唇也淡淡的,“礼物。”

她心底白了一眼,伊斯语还是我教你的,我能听不懂么?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忽然给她送礼物,该不会是想贿赂她,靠近顾城?

那可不能收!

沈清漓似是看懂了,忍不住笑,“别误会,顾城现在心尖尖全是你!”

沐司玥微抿唇,被人说出来后,倒满是端雅,浅笑,“沈小姐误会了。”

沈清漓淡笑着摇头,“都是女人,我明白的。”

又笑着道:“再说了,我现在有半个二心,你弟弟云厉不会饶我的!”

她好像还有事,话不多,也不啰嗦,总之送完礼物就先告别了,没有目送他们进安检什么的。

去候机厅,沐司玥看了礼物,然后看着顾城,笑着。

“她说你心尖尖全是我?”

每次说这种问题,顾城总是淡着脸,顾左右而言他,“手机收起来。”

她挑眉,“登机再关掉也不晚,急什么?”

然后又重复着:“沈小姐还知道我在你心尖尖上?她去你心里住过?不然怎么知道的?”

顾城依旧不搭腔,伸手接了她手里的礼物往随身行李箱放。

看着他忙活,她就夸张的叹口气,“就这样,我看能住在你心脏辨膜边边上就不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说法惹得他不自禁了,在乘客门都往登机口之际,他忽然将她揽过去吻了一下,然后松开,“登机!”

他吻的唇瓣,不是额头。

她在心底笑,看着他依旧绷着脸,做的事却越来越“出格!”

因为她慢后了两步,顾城都走了,又闭了闭目一脸拿她没办法的表情折回来捉了她的手去登机。

进了头等舱,她心情不错的问:“顾先生这么高的level,怎么也和普通人挤一班飞机?不都专机么?”

没过会儿,沐司玥看到了他的护卫从前边走过来,对着顾城恭恭敬敬。

而她略微的惊愕。

因为他护卫是机长!

好一会儿,她小着声,从座位凑过去贴在他身边,“该不会空姐全是你的女人?”

顾城永远不搭理她的这种问题,只是问:“饿么?”

她摇头,道:“护卫原来这么帅气!”

沐司玥知道他的规模组织庞大,庞大得估计都没有国界,更没有职业界限,这应该就是他接管后的特别之处。

组织里的人不是在组织里工作,而分散在各地,真正在组织内部的,估计也只有他的贴身的那些护卫队。

“早知道我在你护卫里边挑几个,总比每天对着你的臭脸好!”她故作仰慕。

顾城拿了空姐送来的报纸,但没看进去,侧首、低眉,很无奈,带了几分咬牙的味道,“沐小姐你睡会儿,行么?”

她笑着摇头,“我不困!”

他终究是抿了唇,由着她趴在自己肩上。

他看报纸,她盯着他。

估计是最近累坏了,她盯着盯着就睡着了,脑袋差点从他肩上掉下去。

顾城顺势松了报纸,掌心托着她,抬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空乘员,对方便立即拿了毯子。

顾城把椅子放平让她躺着睡舒服。

中途,她隐约感觉飞机降落、挺稳,迷糊之间以为已经到了。

但是耳边是他平稳的低音,“接着睡。”

低沉醇浓的嗓音会让人安心,她翻了个身接着就睡了,几个手指虚无握着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手。

本该转乘的,但是整个航班的乘客都沾了她的光,等着坐了二十来分钟后继续起飞。

手续原本很负责,甚至不被允许,但顾城在飞机上就是另一回事。

到荣京的时候,沐司玥以为要转机了,可是怎么看机场都觉得眼熟,诧异的转头看他,“到了?”

顾城只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依旧绷着一脸的高冷。

她顿了会儿,似笑非笑,“……没转机?……你这么厉害?”

正好走到扶梯,顾城依旧是淡然的神色,扶了她示意她注意脚下,而后才淡淡的一句:“为了降低危险系数而已。”

嗯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她挺喜欢他这种调调,明明懂了、做了,但就是绷着一脸冷酷,好像承认了他就从总督大佬的位置掉下来似的!

出了机场,沐司玥看了看他,“有人接你,你先走吧。”

他脚步微顿,“有事?”

她微挑眉,“我回家来,总不能跟着去住你家吧?咱俩又没关系。”

“你住的少了?”他薄唇微动,顺口一句。

沐司玥却颇有意味的看着他,好像,他意识里想的就是带她回来直接带回家。

好事么?

反正也不坏。

“我不去你那儿,你好像不高兴?”她浅笑着歪过头看他。

顾城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继续将她的行李箱放自己车上,道:“先送你。”

她倒是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你先走你的,有人来接我。”

顾城知道沐司暔还没回到荣京,沐司彦大概也不在荣京,沐司景更是,所以谁来接她?她睡了一路,跟谁都没联系过。

然而,过了没一会儿,真有一辆车停了下来。

许久不见的邢楚恭恭敬敬的上前,“大小姐!”

她笑着点了一下头,看了顾城,道:“箱子给邢楚吧?”

他看了她几秒,最后还是送她上了邢楚的车,“注意安全。”

“知道!”她淡笑。

车子开出去一小段的时候,她转头看了看,顾城还没上车,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邢楚从后视镜看了她,“大小姐怎么忽然把我叫回来了?”

因为邢楚有自己的工作,上次只是临时顶替做她的私人保镖,最近都不在国内的,也比她早了一天回来而已。

沐司玥勾唇,“因为你在他记忆力也挺有分量的,这不是挺有用么?”

从顾城看到邢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处于努力回忆在哪见过邢楚的状态,车子走了他还在盯着邢楚的车看。

“他的状况一直没好转?”邢楚问。

她摇了摇头,“有的,最近好多了!”

尤其被她闹腾过,又总是见她用那个卡子。

那晚她回到御阁园,易木荣给她的资料已经寄到了,就放在她的卧室书架上。

不过,她今晚是没心思看书了,手机放在旁边,偶尔就看一眼。

果然,差不多的时间,顾城来电话了,只是接通之后一声也不吭。

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对她并非没情意,但是要从嘴上说出来挺难。

她和他住了这么久肯定习惯了,他的计划里,今晚她会住他那儿去,结果没有。

所以不舒服了吧?

“你不说话我挂了?”她脸上笑着,语调却淡淡的。

然后他就道:“早点休息。”

她笑笑的,“睡不着……家里就佣人和邢楚,不习惯。”

那边沉默了好几秒,沉沉的问了句:“他和你住?”

当然问的是邢楚。

以前,他离开前就特别交代,不准邢楚住进他给她买的别墅,所以现在感觉,有没有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沐司玥几乎能想到他此刻眉峰轻蹙的模样,嗓音也变得更加低沉,“家里没人还犟着回去?”

她倒是挑了眉,“我哪有犟,就说了两句,也没见你坚持留我!”

“……”顾城沉默。

但她都已经回来了,不可能再去他那儿,甚至道:“你要参加三界汇议,正好我也会比较忙,最近可能不会烦你了,高兴么?”

至少一两周是没时间专门见面的。

“不练了?”他这么问。

她笑着,明知道他可能是想过来给她做训练,却道:“我真的不需要身手,就算是要,邢楚也很厉害的,你就忙自己的吧!”

如果是平时,他肯定是保持沉默,然后默认了她的安排,不会有任何的主动。

然而,这一次他低低的嗓音从听筒传过来,“抽空我过去。”

她还要说什么,他已然道:“睡吧。”

然后给她挂了,连拒绝的余地没有。

看着电话,她却是笑着的,有一种鱼儿上钩的感觉。

不过一开始的几天,她每天都出门,早餐之后就出去,午餐也不回去吃,抱着厚厚的资料去国家图书馆大半天。

每次回来,帧姨都会告诉她,“大小姐,顾先生来过了”,或者“顾先生给小姐打过电话。”

她每次都是点点头。

偶尔会给顾城回一个电话过去,每次都说:“最近很忙。”

电话那边很多时候是沉默的,偶尔会说上两句,一开始耐性不错,但是她总是不在家,总是不接电话,回电话也敷衍了事之后,顾城似乎没耐性了。

“下午到底在不在家?”他捏着电话直接问,冷声都没有起伏。

沐司玥抿了抿唇,“有可能……不在。”

“嘟!”电话被他给挂了,她只愣愣的看了会儿。

意识到自己好像惹过头了,下午她早一点回去,到家门就看到了顾城的轿车停在门口,旁边还有大哥的车。

大哥回来了?

一面高兴,一面也沮丧,这么一来,谁知道顾城跑过来是为了她,还是为了跟大哥谈事情?

抱着书,提着包进门。

换鞋的时候,她稍微引颈往客厅里看了看,隐约听到了他的声音。

而她露一个脑袋去看的时候,正好顾城感应似的抬头看过来,撞着正着。

她讪讪的一笑,而他面无表情,又漫不经心的收了视线,坐姿从稍压抑改为了略微倚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

她从客厅门口过的时候确定他又看过来了,那种不经意的平淡扫视,但就是在看她!

刚上楼,沐司玥就接到了电话,“你好!”

“您好!”对面的男孩尊敬又小心,“是沐前辈不?”

她反应了会儿,知道是派给她的新人,“你到了?”

对方笑着,“对啊,不是马上三界汇议么,周边城市都玩了,再不过来就封交通了,早到还能感受一下月底检阅仪式的宏伟!”

她点点头,进了卧室。

既然新人到了,她还得出去见见,晚饭估计就在外边吃了。

顾城是不是要给她摆脸色了?

她一边换衣服一边想,抬手把长发顺了顺,目光不经意的看了窗户外的后院。

那抹挺拔长身玉立,双手别进兜里,目光像能看到她似的略微抬眸,她愣了愣,刚刚不是还在客厅么?

“笃笃!”沐司暔在门外,声音自动转为宠溺的柔和,“玥玥?”

她走过去微蹙眉,开了门,就听大哥道:“顾城过来很久了,估计就想见见你。”

她抿了抿唇,“……我还有事,得出去……”

沐司暔挑眉,“那你得跟他说。”

她挽了沐司暔胳膊,“哥~你最好了!我有工作,尽早回来,你千万别让他发脾气,就找几个事跟他谈谈?”

撒娇对他是最管用,沐司暔一脸无奈,“你就折腾他吧!我看他好容易有长进了,你小心欲擒故纵过头了!”

她哪有欲擒故纵,这是真忙。

“留他到晚饭?”沐司暔最终是妥协了。

她笑着点头,“晚饭后一小时!”

不过走之前,她还是要和顾城说两句话的,不然他真的毛了。

下了楼,她转身出了后门,顾城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背对着的。

大概是知道她下去了,转身迈步朝这边走来,她也就没再过去了,稍微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

“看来最近睡不好?”她开口,淡笑调节气氛。

他一张脸常年冷着、淡着,不过真的能看出来那种状态不佳的感觉。

她抿了抿唇,仰脸看了他,“我最近在看资料,所以比较忙……”

见顾城的视线在她刚换过的一身衣服上,她顺着解释,“一会儿我还得出去一趟,可能晚上才回来。”

很明显的,她的话说完,面前的男人气息都在变,薄唇微抿的看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