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忽然就见长辈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安安静静的低眉凝着她,她就有一种在恋爱的感觉,虽然他失忆之后,他们好像都没确定过关系。

就因为这样的感觉,她握了握他的手,“你不会是想我了?”

笑了笑,“相比之前天天粘着你最近是冷落你了点,但我确实是在忙……”

话都说完了,某人还是一张脸英峻、冷酷。

她微咬唇看他,仰着脸没一会儿,轻轻掂了脚尖吻了一下,“生气?”

按说他应该不会生气。

顾城也不说话,她仰着脸吻上来,目光却落在了她粉嫩的唇瓣,厚实的掌心下意识的贴了她的腰托着。

她吻完刚想离开,只觉得他手腕略微用力,整个人就被他勾了回去压在怀里。

原本结束了的吻在他俯低五官下来时反而变得缠绵,下巴被他轻捏着挑起,吻得专注而深入。

好像……从他出事之后第一次这样。

她已然变得浑浑噩噩,才听到他唇畔间低低的嗓音:“邢楚带你出去练?”

沐司玥顿了好一会儿,才摇头,沦陷的声音都柔了,“没……我忙别的事。”

不知何时,她都被抵在了墙边,背上垫着他宽厚的大掌。

好几秒都是安静的仰脸看着他,他似乎还想吻,但唇畔落吻又尽可能的拉开距离,透着那么些隐忍。

也是那会儿,她猛地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他叫邢楚?”

邢楚应该是爸的人,他都不记得了,这几天打听的?

可是顾城只低眉望着她,忽然说:“开完会去你学校走走,然后去你留学的城市住一住?”

她愣愣的,柔唇微张,就那么盯着他。

顾城终于抬手蒙了她的眼,“不要这样看别人。”

她才顾不上,抬手拿掉他的手,“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他视线低垂,薄唇微动,“一部分。”

安静了会儿,她忽然笑。

真好。

果然还是需要分区域、分时段的刺激他,邢楚让他想起来国外的某些日子。

可是她在伊斯闹腾他那么久,也没见他想起自己不要命的救她,没想起出事前他们那么腻歪么?

这么说来,去她留学的地方岂不是要用到邹敏?

算了!宁愿他想不起来,也不想让邹敏再出现。

回过神,她下意识的去看手表,发现自己的表坏了,很自然的顺手抓了他的手过来看。

微皱眉,有点晚了。

“我得走了……”说着话,她抬头,发现顾城正捻起眉峰看着她。

微抿唇,她差点没敢看他,还是咬了唇,“我是真有事,不是为了刺激你、诓你一类的。”

看他那一脸阴郁,该不会以为他想起来一些,她就高兴得不出去了?

她倒是想,但也向来公私分明,就目前来说,工作比较重要。

从车库里去了车,离开家之后,她一个在车上偶尔露出一点笑,偶尔抿了抿刚刚被吻过的唇,那种状态,在陌生人看来,估计像个神经病。

也是因为这样,她一下午和新人见面的状态很好。

给新人留的印象就是温柔、脾气好、说话好听!

这自然是易木荣他新人给她转达的,还有一点就是时间观念很强,动不动就会看看手机。

所以吃完饭,把新人送回酒店,她就离开了,驱车直接回家。

可惜她回去的时候,顾城已经走了,好像是有事要去处理。

“白回来这么早!”她把包扔到沙发上,转头看了一旁的人,“怎么了?”

中午她走的时候大哥心情还不错的,怎么这会儿尽皱着眉。

沐司暔低眉看手机,那样子,根本不像过几天就要站在议事厅最高位置上的人。

很显然,能让他这样的,估计就是未来大嫂了。

沐司玥窝进沙发里,挪了个位置淡笑,“怎么,我大嫂想自己统领第一岛,不愿意参加三界汇议?也不愿意过来出席你的首次露面会议?”

沐司暔抬眸一扫。

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笑得深了,心里稍微平衡,之前她不是坑她么?

然而,沐司暔忽然看了她,道:“玥玥,别忘了你欠大哥一个人情,怎么让她来荣京就交给你了!”

沐司玥一愣,顿时瞪了他,“你是给我的无价支票?你这都第三次让我还人情了!”

哪有这样的?

他却勾起浓眉,“顾城这久应酬也不少,能接触好些个名门千金……”

“他才看不上!”她一脸不在意。

却听沐司暔道:“我就听说一个姓邹的女人挺厉害……”

沐司玥猛地看过去,她现在根本听不得“邹敏”之中的任何一个字,“邹敏怎么他了?”

沐司暔耸肩,“不清楚……你去把你大嫂喊过来?”

她白了他一眼,“你们上次不是吵完架,你给甜甜送花大嫂就跟过来了么?再去买一束随便送个人去!”

“白疼你了!”他低低的一句。

尽出的馊主意。

她现在可没心思帮忙把大嫂叫过来,拿了手机给顾城打过去。

可是第一次没接,她咬唇又打了一次,还是没接。

除非是正在忙、开了静音听不到,否则就是真的有事……她脑子里都能构造出很多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画面了。

幸好她一直都有他护卫的号码。

护卫接了。

“顾城在哪?这还没到夜生活时间,他忙得没空接电话?”

“……”她音调略高,语速略快,以至于护卫顿了会儿,才道:“顾先生还在开会,要不您过几分钟再打来?”

“那你让他一会儿给我回电。”她道。

护卫抿了抿唇,“……可能抽不出空来,您给他打,他会接的。”

有空接,没空打。

“你干脆告诉我他在哪吧。”反正她晚上也没什么事。

护卫把地址发她手机上了,顺便加了一句别告诉是他给的地址,否则要挨训。

不知道顾城选择开会的这个地方有什么讲究,总之她以前几乎没有来过这个酒店。

去问了顾城所在的房间号,前台稍微犹豫了会儿才告诉她。

不过沐司玥上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完会了,几个人从房间里出来,声音不大,相互之间握手、道别。

顾城慢后两步从里头走出来,正低头看手机,她没忍住冲他的方向挥了挥手,却把别人的视线全都吸引过来了。

而他只是不疾不徐的抬眸看过来,随即将手机收了回去,不知道跟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几句之后迈步朝她走来。

“很忙?”沐司玥笑了笑,不远处那群人还没走,有意无意的往这边看一看,好像在等他。

她看了看他,“我这几天确实挺忙的,回去的你已经走了……但是明天有空!”

可惜这些天顾城又忙了,弄得她微蹙眉,“你不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因为她最近很少找他,特意回敬她一下?

顾城也没回答她,只是问:“晚饭用过了?”

她点头,“一个后辈,最近都得带他,等十月中旬恐怕要出差。”

那么多个城市,就算缩减一半也不少。

她的工作性质顾城多少是了解的,所以听完之后眉峰就皱了起来。

沐司玥倒也略微抿唇看了他,“放心,我比你更希望你能把过去的事都想起来,所以尽量抽时间回留学的城市住一段时间。”

如果可以,她干脆和别人调换城市。

顾城脸色好看多了,嘴上却是一副工作为重的调调,“推一推无妨。”

她笑着,看了他的脸色,故意点头,“好啊!”

果不其然他忽然就低眉盯着她看了,知道她是故意捉弄才薄唇微抿,垂手顺势将她整个左手都包进手心里,“去要个包厢,点几个菜。”

“你没吃饭?”她诧异的看了他,回家的时候也忘了问大哥他是不是在家吃饭的。

顾城只是把她送到了电梯口,看起来这就要折回去继续开会了。

她当然了解他的饮食习惯,点菜也难不倒她。

等着上菜的时间,她忽然接到了慕西城的电话,有些意外。

她听了一会儿便蹙起眉,“你怎么也过来?”

慕西城已经到机场了,语调平缓好听,“傅翻请的我,我也略感意外!”

老妈?

她曲起手臂撑着额头,她还真不意外,老妈对慕西城的印象挺好的,之前还邀请他到家里做客了,三界汇议会想起他也真是不足为奇!

而且偏偏那么巧的现在到了,意味着她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谊。

慕西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从机场过来找她,行李交给了随行的人员,去订房,他找她吃饭。

可想而知,原本是两个人的晚餐变成了三个人,顾城那张脸冰山脸可就不会好看了!

果然,他开完会过来包厢,进门见有男士和她坐在一起,眉峰微蹙,看到是慕西城的时候,沉得那叫一个明显。

反倒是慕西城儒雅又稳重的寒暄、握手。

饭桌上的气氛除了安静就是尴尬,因为顾城不说话,但是她和慕西城聊得开心了,他就抿唇、捻起酒杯。

两个动作而已,每次都能让沐司玥把视线放他那儿去,“你打算把酒喝完?”

他以前不爱喝酒,也不爱抽烟的。

本来是给他点的晚餐,结果他自己也没吃多大点。

等差不多的时间,顾城看了两次表,终于有人过来敲门了。

她抬头见了是顾城的护卫,但是护卫进来之后刚要开口说话,一眼看到了慕西城,到喉咙里的话就直接咽了回去,看向顾城。

顾城刚看完手表翻转手腕,顺势拿了外套,道:“备车。”

护卫愣了愣,因为原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

但是主人这么说了,他只能点点头,“好的!”

就在顾城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慕西城先一步道:“顾先生忙,一会儿我送沐沐回去就行。”

意思就是他们俩还要再坐会儿。

顾城微蹙浓眉,目光看向了她,让她自己做选择决定。

她抿了抿唇,最近她也确实是满脑子里工作,慕西城在联合署待过,有些事他是可以帮忙做的。

所以,最后她还是看了看顾城,“要不你先去忙?”

顾城把外套都拿了,照他现在的性子不可能又继续坐下来,只是看了她,“不能改天谈?”

她微咬唇,从座位起身,让慕西城等会儿,她和顾城出去说。

在包厢门口,她看了顾城,“慕西城也是来参加汇议的,大概只有几天才有时间这么说话,汇议结束,我估计就得出差了。”

顾城眉峰微淡,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她稍微弯腿去看他略压低的眉峰,“我明天找你?……你不是不愿意让邢楚给我训练么?明天你什么时候有空都行!”

结果他说这几天大概都没空。

她愣了一下,“你不高兴?”

顾城只说:“早点让他送你回去。”然后又一次看了手表。

正好他的电话响了,他便只是看了看她,接通电话的同时已经转身往远处走了。

沐司玥微蹙眉,他显然是不乐意其他男人送她回家的!

有点担心他生气,但又有点高兴!

会吃醋、会在意都是好事。

所以和慕西城谈正事心情还算不错。

不过最后也没让慕西城把自己送回家里,因为自己喝过酒,也没开车,打车去的顾城那儿。

可他的别墅黑着灯,看样子是没人,只好在外边等一会儿。

那时候她才想起,傍晚那会儿去找顾城是因为听到他接触了邹敏,结果一转眼自己就忘了。

微蹙眉站在他的别墅门口,刚开始没觉得,慢慢的越来越冷,只要不出声,灯就灭了,一片漆黑。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总之久得她开始皱起眉,跺脚走来走去。

终于没忍住给顾城打电话过去。

然而,又是处于没空接的状态。

每次她的电话他不接,沐司玥就会莫名的难受,因为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终于打通了的时候,她自己都松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结束?”

“不定。”顾城低低的嗓音,从听筒里听不出半点起伏,看似严肃,在她看来就是心情不好。

片刻才问了句:“怎么了?”

她抿唇想了想,之前把他气走了,那她这会儿过来算是个惊喜,还是不说了,只道:“没事,你早点回家,在外边就别喝那么多酒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那头沉默了几秒。

才问:“到家了么?”

她想了想,“嗯”了一声,反正迟早他家就是她家。

挂了电话之后,沐司玥在他别墅旁边走来走去,结果不但不保暖,还走得自己又累又冻。

也就又一次给顾城打电话,可以的话,想让他现在就回来。

也是一样,头一次电话没通,第二遍才接了。

而电话刚接通,她就隐约的听到了女人吵闹的声音,像撒泼又像发泄,不过在她脑子里迸出来的是“撒娇”。

“……你是在谈工作么?”她忽而蹙了眉,声音也认真起来。

电话那头只是低低的嗓音,“回头给你打过去。”

“不。”她坚定的打断,语调也忽然变得低了,“你去见谁了?”

走的时候他看了好几次手表,看起来那么急,如果不是公务……她越想越不少受。

“我现在去找你。”她忽然道。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当然也是因为她在酒店那会儿压根没见到邹敏,但大哥不会乱说的。

顾城不想让她过去,她站在他的家门口,“那你就现在回来。”

如果因为邢楚的出现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事,难保他不会以为邹敏也能让他记起过去的某一段。

邹敏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利用他这样的心理是最正常不过了。

顾城沉默片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声音很低,“你在哪?”

她不说话,但是手机的背景音里也听不到女人的吵闹了,大概是他离开了之前站的地方。

片刻,顾城才道:“半小时后我回去。”

半小时后回来,加上路上的时间,怎么也要一个小时了,她看了一眼,居然都快十点了,他打算让她站到十一点么?

“算了。”她反而不催他了,“你有事就先处理吧,我回家,明天不休息也不训练,我去找慕西城。”

这不完全是刺激他的,她找慕西城和那个新人一块儿谈工作的事。

顾城已经沉声改口:“我这就回。”

沐司玥已经从他的别墅门口台阶走下来,“你随意吧。”

听筒那边每次开口总是要沉默几秒,之前声音很沉,这会儿又似乎缓和了不少。

忽然道:“不知道你在等。”

如果知道,他大概早就回来了?那也就是说,他现在处理的事也不是特别重要,结果他还是没回来的去办了。

她“嗯”了一下,纯属敷衍,然后挂了电话。

顾城肯定会以为按照她的性子,说回家那就回家了,所以他也不一定紧急的赶着回来。

此前,金家的品牌店门口,气氛并不是那么好。

邹敏从下午去酒店纠缠,一直到纠缠到这里,还没罢休,“你必须对我负责!咱们已经订婚了,你已经碰了我!”

“你以为,本着所谓的高贵嫌弃我、抛弃我,邹家被唾骂的同时,你们金家还能有多少的声誉?”

两家订婚的事都已经宣布了,现在金家若是彻底改口,也绝对高贵不起来了。

男子拧眉看着她,“碰到你真是我金家倒了八辈子的霉!”

邹敏笑了笑,“是么?可你已经碰了。”

沐司玥打车找到顾城所在的地方,不远处就真的已经能听到邹敏的声音了。

不过,那不是吵闹了,倒像是在哭。

果然,她下了车走过去,和她相亲过的男人正好一巴掌忍无可忍的扇到邹敏脸上,“你还能再贱一点么?”

邹敏却是带着哭腔在笑,“怎么,被我知道你和我订婚的同时,还和其他女人上床就慌了?我还有照片呢!”

沐司玥站在不远处,光听这么两句都觉得他们之间够复杂了。

这男的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既然如此,邹敏还黏着干什么?真是爱到把自己放到泥土里那么低贱了?

还是知道自己把牌打烂,索性找个同样烂,正好算得上“门当户对”?

姓金的男子在那一巴掌之后也稍微隐忍了,毕竟他还要面子。

但也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就算订婚不退,就算我娶了你,也绝不会碰你!”

邹敏依旧笑着,“我没要求你爱我,也没要求碰我,但我就是要嫁给你!”

沐司玥站在那儿也看了一会儿热闹,然后才想着,邹敏现在的状况,她找顾城能干什么?

顾城呢?

刚想着,感觉身边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压迫。

一转头,抬眼就看到了顾城不知道从哪走到她身边。

她抿了唇,也不说话,因为距离太近,稍微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被他伸手带了回去,目光垂下来,低低的:“上车。”

转头看了看那边的邹敏两人,她颇有意味的微勾嘴角,“你不是过来帮她的么?这就走了?”

顾城薄唇抿着,握了她的手觉得凉,眉峰蹙了一下,带着她直接上车。

“送我回御阁园。”刚坐进去,她提醒。

不过顾城让司机回他的别墅。

“我不去你那儿。”她微蹙眉,侧过身看了他。

他脸上表情不多,并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沐司玥眉头紧了紧,“那你让我下去。”

他终于看过来,沉声:“不想知道我帮她做什么?”

一句话,她就安静了,安静的看着他,一直等着他把视线再回到她脸上。

但顾城没有看她,只是让司机开车。

“你那时候走得那么急,就是为了帮邹敏处理这种急事?”她忽然问,神色平淡。

“你记得她么?”

要是连邹敏都记得,却记不得跟她的事,那还真是讽刺了。

幸好,他侧首看着他,“我只认识她父亲。”

邹敏她爸当初是暴发户起来的,不过据说这人还是有几分手段,能让沐寒声那样的人都能用到他。

这一次也差不多。

只听他低低的道:“金家有用得着邹敏父亲的地方,只是需要人物从中搭个线。”

“你就是那个搭线的?”她没什么内容的笑了笑,“怎么就这么巧,邹敏能找到你呢?”

“当初我要找你,从国内找到国外,从华盛顿找到伊斯都没能找到,还要靠你的沈小姐才见到的你呢。”

这话听着就不太对味,所以顾城看了她。

当初邹敏以及她父亲找他的时候,他的确刻意没避开。

不过,在沐司玥看来,只要不是私人感情的事,涉及了政界、商界的各种纠葛,她就没兴趣去知道了。

尤其,她是真的不喜欢邹敏,所以关于她的事,他无论怎么帮忙,怎么处理,都千万别让她知道的好。

“趁这个路口还来得及,送我回去?”她看着他。

顾城也低眉看了她,但抿唇不言,显然就是不打算送她回家。

真是不公平,她蹙着眉,“你下午一个不高兴就直接转身走人,我现在不高兴还没权利决定去哪了?”

车速依旧,稳稳的没有改方向。

顾城转头看她拧着眉,伸手刚要碰到她,她往旁边挪了挪。

顾城的手落在半空,目光依旧在她脸上,但好一会儿也终究是什么都没说了。

如果是以前的顾城,绝对不会让她自己生闷气,哪怕用强一点,也会把她勾到怀里拥着。

但那一路,她就一个人贴在车座角落,以至于到了地方,她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道:“我借你的车用一晚,明天让邢楚送回来。”

他把车钥匙拿了过去,并没打算给她。

帮她开了车门,等她下来。

沐司玥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算不得生气,但是心里憋着难受。

低了眉,从包里拿手机要给邢楚打过去,让他过来接她。

可是电话刚要打出去,顾城修长的指尖伸了过来,拿过去之后顺手放进他兜里。

而后望着她,嗓音低低的,几不可闻的柔和,“下来。”

她无动于衷,他忽然俯身将她从车上抱下来。

沐司玥当然没那么配合,起初挣扎得避不那么认真,发现他双臂十分有利,她怎么动都稳稳地托着她,反而用了劲儿,“你放我下去!”

到了门口,他要开门,她一落地转身就往外走。

顾城眉峰蹙了起来,一手捏着钥匙刚插入锁孔,一手堪堪把她扣了回来,钥匙上的手转而握了她巴掌大的脸。

她仰了脸,对视不到两秒就被吻住唇瓣。

从抗拒到缱绻,纠缠很久,终于听到他低低哑哑的嗓音:“我帮她,纯属工作。”

他以为她这会儿闹脾气是因为他又把心思放在其他女人身上了。

但她知道他那属于工作的一部分,只是她心里就不舒服!一碰到邹敏就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邹敏属于犯贱、倒贴都一定能把那人拉上床的类型。

哪个男人多少没点占便宜的心理?能爽快,不用负责人,都会一时昏了头吧?

“还回去么?”停了吻,他低低的凝着她,问。

在她刚要回答回不回御阁园的时候,他却没给她回答的机会,拧了钥匙忽然把她带进门里。

率先一副慷慨,“主卧给你。”

沐司玥就站门口没动静,猜着他从伊斯回来之后,是不是一个人每晚都睡不好?

否则今晚这么厚脸皮非要她留下做什么?

后来她洗了个澡,在沙发上给慕西城打电话,就明天的事打个招呼。

顾城不知道从哪出来的,又一次抽走了她的手机。

道:“你明天有别的事。”

她不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把手机还我。”

他听而不闻转身走了,隐约听到身后的人不知道磕哪儿了的动静时又拧眉忽然转过身去。

正好她到了他面前,顾城眉头紧了一下,伸手托住她,她却不管不顾,以至于他歪过身就跌坐到沙发上了。

顾城的别墅客厅很大,沙发几乎摆了半个圆,幸好他只走了几步而已,否则这会儿就在地上了。

她总算把手机拿过来的时候,人也趴在顾城身上。

电话已经通了,听筒里还能听到慕西城的声音。

“不接?”顾城似乎不急于起来,温淡的神色,薄唇对着她的手机不远。

她一下子拿开了距离,可是手一离开,身体就紧密的和他贴在一起了。

沐司玥洗过澡了,身上香香软软。

甚至能清晰看到顾城眼底的光彩暗了暗,深深的看着她。

她意识到的时候低头看了一眼睡衣的领口,忽然从他身上起来,准备去客厅接电话,正好避免现在的尴尬。

只是她刚走出去两步,身体忽然失去平衡。

不是摔的,是被他忽然勾了腰带回沙发上。

那种感觉,猛地就让她想到了以前的顾城,愣愣的看着他。

她现在根本不知道他记起来了多少,也不知道除了她时不时的闹腾刺激和以前的人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他记起来。

“电话挂了么?”他忽然问。

她抿了抿唇,后知后觉的摇头。

然后和慕西城的电话被他挂掉,手机被随意扔在身旁沙发的空余之处。

又一次俯首专注而认真的吻她,但是除了吻,他什么都没做,一直忍着。

最后也只是沙哑着声音,“明天有空是么?”

她摇头。

“不是不休息也不训练?”

她之前说的不休息也不训练,但也说了要去找慕西城,他却把后边的话给省略了,当做她明显有空。

沐司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不是忙么?

晚上顾城的确把主卧让给了她,但他自己也是到主卧睡的。

在伊斯是她逼他和自己睡一张床,现在倒回来了,反倒弄得她不自在。

估计是感觉到她长时间睡不着,他忽然翻身下床,道:“我去侧卧。”

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走出去,但心里放松了。

只不过,第二天,她是在他怀里醒过来的。

沐司玥皱起眉,一下子清醒过来,顾城已经从另一边下床,一边走一边揉着被她靠了一整晚的肩膀去洗漱间。

整个早上,她就处于迷蒙的状态,总觉得他从昨晚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就不太正常了。

果然,早餐之后,他让她换了衣服,又出去买了些东西,然后载着她离开市区。

最后车子停在一座公寓前,她看了他,“新住所?”

顾城拿了买好的水果、礼盒,那么多都放在一个手上,空出来的左手牵了她往前走。

公寓门打开,沐司玥看着开门的女人,大概五十上下?年轻时的五官应该很漂亮,可她还是不明所以的皱眉。

直到顾城平淡无波的声音喊那个人为“小姨”。

她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他带回来见家长了,在她根本不知情,毫无准备,甚至他们之间的发展还完全没成熟的时候。

他的小姨安玖瓷的目光也在沐司玥脸上停了好一会儿,神态变了又变,最后也勉强的笑着让俩人进屋。

那种笑意,连沐司玥都觉得不自在。

那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和顾城一样,一直都忽略着两家之间那些一直不明确的恩怨。

可是上一辈能忽略那些么?

甚至沐司玥坐在客厅的时候,顾城去厨房也许是交代她的饮食喜好,却听到了几分他和他小姨低低的争吵声。

顾城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脸色如常,不像和长辈闹了矛盾的模样。

“你没告诉我。”等他进了客厅,沐司玥看了他,微蹙眉,“这不是小事。”

她已经接受过他的戒指,但是说实话,她竟然没想过什么时候正式见见家长。

何况,他现在的状况,就这么带她回来见家长是什么意思?

想起昨晚他的反应,她抿了抿唇,“我之前对你很主动,是为了让你想起过往多一些,否则就算现在的你想跟我在一起,我也觉得不够……”

换句话说,她觉得现在见家长有点早。

“……你大概没好好考虑,不要因为慕西城或者其他谁的刺激,甚至你偶尔的身体需求就……”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但她确实很清楚,至少昨晚在沙发上的某一瞬间,他想要她。

顾城一直不插话的让她说完了,等她说完之后,他也只是看了她,“出差时间定了么?”

这冷不丁的问题一下子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摇了摇头,昨晚不是没和慕西城联系成么?

然后他说:“汇议结束后,我都有空。”

她倒是看了他,“不是还要去我的大学转转么?”

距离三界汇议就那么几天了,这几天他忙,结束后又出国,岂不是没空了?

结果他说今天就可以去。

沐司玥很纳闷,“你到底记起来多少?”

可他避而不答。

沐司玥在他小姨那儿根本搭不上手,也搭不上话,她甚至觉得顾城和他小姨,还不如他和他姑姑亲。

后来她大概知道原因了。

午餐的时候,桌上的菜色可以说十分丰盛,可见他小姨厨艺很不错的!

不过,沐司玥看了一圈之后,稍显尴尬。

有些调料她是不吃的,甚至闻一闻就知道里边放没放,生葱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一眼就能看到。

顾城也微蹙眉。

这时候他小姨安玖瓷才“哎呀!”一声,满是歉意的看了她,“不好意思沐小姐,我做的时候还记着不吃生葱的,这一转眼就忘了!真是老糊涂了!”

“要不,把葱去了?也就是面上一层而已。”

沐司玥作为后辈,她只是尴尬的笑了一下,“没关系!”

其实她知道,这算是一种下马威吧。

他小姨一定很在意和沐家的恩怨。

可在她为了尊重长辈而打算撇开喜好吃这顿午饭的时候,五官忽然拿走了她手里的餐具。

对他小姨一句都没解释,只是牵了她起身离开桌。

“你干嘛?”她小声,看了他。

安玖瓷自然也冷了脸,“顾城你干什么?”

顾城这才看了他小姨,“您也知道我从小挑剔,就当我位高权重忘了本分,这午餐不合胃口,我带她出去吃。”

沐司玥不知道能说什么,因为顾城态度很冷,好像他和他小姨这样的状态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她上了车,顾城又被安玖瓷叫了回去。

大概是为了尊重长辈,他进去了,对着她:“等我两分钟。”

玄关里,安玖瓷脸色很差,盯着早已经比自己高了很多,也很长很长时间没见的顾城,“你是不是疯了?还是脑袋坏了?你不知道那是谁么?你想气死我!”

顾城依旧是淡淡的神色,“人是我选的,小姨若是不喜欢,以后不带她过来便是,总归您也见过了。”

“你这是什么话?!”安玖瓷很生气,“那是沐寒声的女儿,那是你爸仇人的女儿,你妈还在牢里呢,你到底怎么想的?”

顾城看了时间,淡淡的一句:“她该饿了,午餐您慢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