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你爱我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玖瓷看着顾城身居高位后,对着她也是这副冷冷淡淡,胸口堵着一口气,可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和顾城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她从小就带着顾城,供他吃穿用度、供他上学,可是到头来怎么关系越来越冷淡?

如果要说顾城对她唯一的好,估计就是每个月都有源源不断的钱打进她的卡里,都是他孝敬她的。

这两年安玖瓷知道他把之前的一些事给忘了,但是给她打钱的事从来没停过,应该是他属下办的这件事。

而她也以为,既然把之前的事忘了,是不是就该过得高兴、轻松一些,忘掉沐家那几个孩子和苏曜之类的同辈?

然而,事实不是这样,在他打招呼说要带女孩回来的时候,她还满心期待,谁知道会是姐姐和姐夫的仇人之女?

这午餐她也没心情吃了,胸口无处发泄的愤怒胀得整个人都不舒服。

而她总觉得顾城变成今天这样,和她不断的疏远,都是因为顾吻安和沐家的这个女儿。

如果不是顾吻安“教育”顾城,顾城小时候和她那么亲,长大怎么变这么冷漠?

关于这一点,她甚至直接和顾城表达过。

当时的顾城从队部服役结束,也是冷淡的性子对着她,只道:“不是姑姑教坏了我,也不是我刻意和您疏远,只是成年人有自己的选择标准。”

小姨安玖瓷给顾城灌输的思想大多是带着偏激、怨恨的,但是姑姑不是。

否则,现在的顾城估计仍旧只是个流氓,睚眦必报、无恶不作的社会渣子。

安玖瓷也结了婚,也有了孩子,只是孩子和丈夫都在国外,她也经常不在国内。

顾城也对她说过:“您不妨换个方向教育您的孩子。”

因为她的孩子恐怕没有和吻安姑姑一样明理的长辈。

顾城已经上了车,载着她从那个住宅区离开。

但是没多久,笑意安玖瓷又把电话打了过来,听起来气还没散,但说的另外一件事,“我这次回来也不会住太久!你别忘了你妈妈还在牢里,该去探望的是你,而不总是我……还有,你还记得你妈妈哪年可以被释放么?我想她也不想看到你身边带着沐寒声的女儿,你好自为之吧!”

顾城听完了,最后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之后把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

侧首看她,“想吃什么?”

沐司玥微蹙眉,她这会儿哪有什么胃口?

家庭恩怨一旦被挑出来,她总觉得压力很大,要让他记起过去已经很难,这又是另外一座大山。

最后餐厅还是顾城自己选的,车子停了之后,她转过头安静的看了他。

只见他摘了安全带,也帮她解开,看着她素眉之间的沉闷,抬手抚了抚,“下车吧。”

她没动。

顾城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终究薄唇微动,“这都不是你该担心的。”

她摇了摇头,“那是我十八九岁的想法,现在忽然觉得,这种事真没法忽略。”

“你妈妈是我大伯的前妻,我叫筱筱为姐姐,按道理你还是我哥,就算这辈分关系无所谓……”

“所有人都觉得当年是我大伯和我爸用计夺去了你爸的命,也是我爸我妈的权力默许我大伯把你妈妈送进监狱,这么深的恩怨,你让你小姨、你妈妈怎么释怀?”

顾城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侧着身,听着她说了这么多,冷不丁的低低一句:“竟然这么复杂么?”

她皱了一下眉,反应过来,心头忽然钝了一下。

他是不是也把这些给忘了,却被她提醒,作为正常人,知道父母被沐家弄成这副境地,怎么也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了?

她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眼里是极少会再出现的小心和害怕。

顾城眉目略微低沉,对着她安静的视线,不知道想了什么,好一会儿却只是一句:“我说,你想得竟这么复杂?”

而不是他觉得这些是复杂。

这样的话让沐司玥猛地松了一口气,甚至咽了咽紧张,莫名的望着他,这么听来,他好像都知道?

“你到底……想起来多少?”她不止一次有这个疑问了。

关于这个问题,他依旧是含糊过去,只说“不多”或者“一部分”。

“我好像……没办法面对你妈妈。”沐司玥稍微犹豫的言辞,看着他。

如果像他小姨说的,他妈妈很快要被释放,那她总要见到的,那种感觉,好像他妈妈一出来,他们之间也就结束了。

对此,顾城眉峰轻捻,只是问了一句:“你最后要嫁的是谁?”

她下意识的回答:“你。”

顾城点了一下头,意思就是她既然要嫁的是他,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就不该在她的烦恼范围之内。

过了两秒,她才反应过来,“谁要嫁你了?!”

顾城似乎弯了一下嘴角,转身下车了,然后走到她那一边给她开门。

沐司玥瞪了他一眼后也下了车。

吃完饭的时候,她问他,“如果我家里人也看不上你,你会像劝我那样想得开?”

顾城神色没什么起伏,但是看了她,像是问着“你们家谁看不上我?”

她抿了抿唇,道:“没错,你现在是做了总督,但在荣京,你的组织也好像没那么有存在感,或者,考虑女儿的终身大事时,长辈大概只想着他的身世。”

不可否认,顾城他就是母亲私生活混乱、婚内出轨怀上的,也不可否认他父亲、母亲都是罪犯的事实。

这放在普通人家都没法接受,何况,她是多高贵的身份?父亲是前任总理事,大哥是现任总理事,二哥掌舵国际数一数二的沐煌集团,她哪怕什么都不是,光一个公主身份都够压死他的。

当然,从前沐司玥根本不在意身份问题,她以前甚至讨厌顾城的冷漠、高傲脸,好像她真的仗着自己高贵而看不起身份卑微的他似的。

现在看来,他那会儿居然就懂这么多了。

可如今,两个人又反过来了。

他看透了、看开了,而她居然退回了他高中时候的人情世故认知水平。

顾城都听完了,安静的看了她好一会儿道:“我母亲、小姨都犯不着你发愁,至于你家人……”

她听着呢,他却不说了,只忽然拿了手机。

“你做什么?”她紧张了一下。

顾城一脸淡然,道:“问问你爸对我是否满意,否则我把人手撤了,好让他也结束环游回来给你挑金龟婿。”

他说话的时候很认真,没什么表情,就跟平时谈公事似的。

弄得沐司玥怔怔的瞠目。

他却薄唇微动,继续不疾不徐道:“或者问问你大哥后天还开宣布会么?”

她总算听出来了,他这压根就是在拿她吓唬家里人。

但能吓唬到是他的本事,可见爸对顾城的认可,更不可否认的是,大哥上位全靠顾城一手推上去的。

为什么她忽然觉得,他做的一切,都为了把她娶过去?

“你到底是不是都想起来了!”他连这些事都知道?

而且今天忽然就带她回去见他小姨了,按照他现在总督大佬的身份,怎么可能忽然就定了她,之前她那么闹腾他都稳如泰山。

然而他摇头,说:“下午去你母校?”

她依旧狐疑的看着他,但也点了点头,他对这件事似乎很上心。

而且中午他们就过去了,他在校园里转了个遍,晚餐索性在学校外边的小餐馆用的,就是当初欢送教官队伍时聚餐的那儿。

吃完饭,他们又去了图书馆。

沐司玥不知道他高考之后的那几年是军校还是什么,但看得出,他似乎很喜欢逛校园、喜欢图书馆里浓浓的书卷气。

好像这是他人生缺失的那部分,而且是再也没机会补回来。

想到这里,她又一次升起愧疚,“你记得……为什么你当初没法从高三毕业、正常高考么?”

如果知道她为了苏衍,为了彦哥哥而没替他澄清,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她眼里的愧疚那么明显,但在他问了一句之后不自禁的笑了。

顾城低眉看她,“欺负公主的下场?……不是说我一直欺负你么?”

她忍不住笑,“如果欺负公主会罚这么重,你能活到今天?”

说着话,她转身往外走,却发现他依旧在原地立着,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怎么了?”她立住脚,回头看他。

他依旧站在那儿,几秒后才走过来,什么都没说,握了她的手出了图书馆往台阶下走。

走在往东门的路上,他才忽然道:“过去的事全都记得是幸事。”

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刚刚在图书馆说的那句话,以前她好像也对他说过。

他又记起来了?

这样的意识,让她忽然拽着他往前走。

但是刚到地方,他忽而低低的道:“你有偷听癖?”

“来过了。”他又一次薄唇微动。

她愣了一下,那会儿正站在当初邹敏给他表白的地方。

哦,她忘了,确实来过一次了。

然后又抓着他手臂往前走,在路边站定,冲他指了指,“你过去。”

顾城被她推一步也就只动了一步,而后回过头看着她。

她一脸的认真,冲他摆手,“走至少十五步!”

那是军训结束后他离开前的那晚,聚餐结束后他们告别的地方。

或者,与其说告别,不如说是他把她给扔了的地方。

等顾城站定了远远看着她,只是那么简单的身影和视线,她却忽然觉得心痛了。

一样熟悉的夜色和昏暗的灯光,一样熟悉的场景,可是只有她记得过往。

隐约的听到了旁边几许声响,她略微回神,才看到旁边绿植遮掩区有情侣在约会。

女孩娇嗔的柔声:“干嘛?有人!……你快出去!”

这种场景让沐司玥有点尴尬,尴尬得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原本想演一遍当年的场景,这一下子她只想赶紧给别人腾地方。

可是刚转头想走,堪堪撞进顾城怀里,满眼满鼻都是他的气息。

他忽然低低的道:“以前的顾城那么混蛋,不记起来不更好?”

她整个人都怔怔的。

他又记起来了?记起来当初他就把她扔在那儿自己走了是么?

尤记得,那时候她的电话被邹敏接听,她满肚子的委屈,他却只是狠心的站在远处,甚至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可是这次他没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稳住她的身体,手臂托在她腰后,昏暗的路灯下垂眸望着她。

以前,有时候是挺混蛋的,可是,只有她能说他混蛋,他自己都不可以!

她说不上自己的心情了,高兴、激动,也有点酸痛,却嗔着他,“你要不是混蛋,我也不会喜欢!”

猛地记起旁边还有小情侣,她抿了唇,想走。

可顾城不让,纹丝不动的立着,手臂略微用力就轻易将她掳回怀里,“越坏越喜欢?”

语毕,他就那么吻下来,嗓音低沉模糊,“幸好没遇上别的混蛋。”

起初她还记着旁边有人,小情侣还等他们腾地方呢,可是到最后整个人被吻得迷迷糊糊。

这么腻的场景,轮到别人尴尬的转移地方,把空间留给他们了。

周围安安静静的许久,他也一直不肯松开她,沐司玥受不了那种蛊惑,抬手轻敲他,却被捉了手腕霸道的放在他肩上继续。

终于旁边似乎有人走过来,他终于停下来,她已经把脸缩进他怀里,下一秒又想转身出去,“走吧。”

顾城手臂一直箍在她腰上,在她想钻出去时低低的嗓音:“冷。”

所以从东门出去,回到他车上,那一路,他把她护在怀里,一点风都没让吹。

她却想说明明没风,甚至她现在热得脸颊发烫!

回到车上,她下意识的想看看时间,怕太晚了回不了家。

但又一次发觉她的手表已经坏了,只好作罢。

继而想拿手机来看,转眼却见他拿出了一个不大的锦盒,一点悬念都没有,直接打开,然后过来寻她的手腕。

那时候她才看到他拿的是一块崭新的女士手表,正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只是她从来没提过一个字,除非他把她的细微动作都注意到了。

快戴上的时候,她又忽然收了回来,“贵不贵?”

因为她忽然把手收回去,所以顾城几不可闻的蹙眉,薄唇动了动,“多少算不贵?”

她抿唇,还真说不上来,“……我不收你的礼物,谁知道又有什么坏事?”

每次他都有心思坑她。

“要么收下,要么晚上去我那儿住,你选。”他看似很公平,把权力交给她。

沐司玥看了看他,选了前者,最后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可是车子从学校离开,越走她越觉得不对劲。

终于转头看了他,“你不是送我回去么?”

顾城神色淡淡的,坦然看着前车窗,语调不急不缓的低沉,“你没说。”

她一下子愕然的盯着他,“……你怎么耍流氓?”

刚刚不是让她选么,她既然把手表收下了,那不就是让他送回家么?

听她说他流氓,顾城似乎也不生气,甚至转头看了看她,继续开车。

那种感觉真的和以前的他很像,总是看似严严肃肃,却动不动就和她耍流氓,起初说他还有所反应,到最后他反而欣然接受了!

回到他的住所,顾城拔了车钥匙,看她不情不愿的站在车子边定定的看着他,反而一脸坦然,“不进去,喂蚊子?”

“你老这么欺负我。”她皱着眉,很是不高兴的脸色。

本来回来这一趟应该是她掌控主导权,怎么从昨晚开始不知不觉的变了?

他确实很厉害,带她去学校逛了半天,让她连上午对家庭恩怨的苦恼都抛在了脑后。

“那我要是住这儿,你把表收回去?”她看了他,“否则我就自己开车回去。”

她刚说完,顾城脸色已然沉了沉,蹙眉看了她,嘴上不说什么,只是伸手过去。

但是沐司玥往后退了一步,刚好撞在了车上,他站那儿跟着紧紧眉心。

“别磨蹭了,进去。”顾城嗓音也沉了沉。

原本她还没多么纠结,但是一听他这话的意思,抬头看了他,“我为什么要跟你住?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一个女孩子莫名其妙总跟你住一块儿像什么样?”

他薄唇微抿,片刻才道:“早没见你这么讲究。”

她忽然就认真起来,“早前是没和你讲究,否则你这会儿床上都不知道躺着谁了,我不主动还能讲究?”

“我主动完可没见你清楚表态……除非你今晚明白说了我是你的谁,那我可以考虑!”她仰脸看他。

他一看也没有要用言语表达的意思,依旧是朝她伸手想带她进屋里去。

沐司玥又一次躲了,很认真的看着他,“以前你也这样,知道么?你说有些东西没必要挂在嘴上,结果呢?”

“我连自己是你的谁都不知道,你可以说忘就忘,再见面,我连理直气壮的把你抓回来的理由都没有,只能用一种死皮赖脸的态度缠着你,难道你让我再来一次么?”

如果同为女性,大概都能理解她的这种担心和害怕。

可是对顾城来说,这些都只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甚至纠缠这种问题久了会心烦。

所以有那么一会儿,顾城没说话。

她转眼就真的去摘手腕上的表,他终于浓眉皱起,握了她的右手腕,“别闹了,嗯?”

她也没有强硬,只是仰眸看着他,“那你说。”

“说什么?”他神色淡着。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她想把手缩回来,未果,只得看着他继续道:“你到底记起来多少?对我又有几分感情?……少到都没法表态么?”

他从来没说过爱她,以前她也觉得那些东西无所谓,因为她知道他心里只有她。

可是现在,她就想让他明确的说他们是情侣,甚至是定了戒指、等同于形式订婚。

然而他没有。

最终是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车钥匙给你,或者我送?”

沐司玥听完怔怔的看着他,胸口一下子泛酸,一股脑往喉咙里蔓延,眼圈也越来越涩,这是同意她大晚上的自己回御阁园了?

他宁愿让她回去都不愿意说两句话?

好一会儿,她抿着的唇紧了紧,表情冷淡下来,一把夺过他的车钥匙,“我自己回去!”

只是车钥匙被拿过去的瞬间,顾城一张脸黑了下去。

她还真敢接!

而她真的转身去了驾驶位,顾城伸手落了空,才紧了脚步追过去,在她即将把车门关上时伸手拦住,“下来。”

沐司玥不理会,拉了安全带要系上,也被他阻止了。

正好他伸手过去时手背上传来一丝冰凉。

心头猛地紧了一下,动作也愣了一秒,缩回来的手背上湿了她默不作声的眼泪。

而他愣神的空隙,她一把将车门关上,准备要启动车子。

哪怕一开始她也不过是闹一闹,这会儿她是真的生气了。

顾城回过神时连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度,敲了车窗不让她关上,“下来行么?”

如果这会儿顾城还没有足够焦急,在她启动引擎时,整个人绷紧了神经,嗓音都带着轻微的颤抖,“玥玥!”

她以为她听错了,窗户被他的手卡住而没关上的一手宽距离,转过头看出去,对上他那张冷峻的脸。

“你刚刚叫我什么?”

顾城抿着薄唇,不理会她的问题,只是在可以开车门的一瞬间就拉开了,拔走了车钥匙,也将她带了下去。

反手关上车门,吻得很用力,垂眸,压低的嗓音,“想听什么?”

好像现在她想听什么都行了。

反倒是她不说话了,只是仰眸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吻,表达得模模糊糊,“你知道多久没这么叫我了么?”

他不让她说话,往深了吻,大衣几乎把她裹到他身体里。

但是她不肯罢休,得着空就推他,“我是你女朋友么?”

他喊着她的唇,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

她不肯罢休才抽了个空,“是。”

“……你爱我么?”她就是不消停,怎么被纠缠都要他说出来。

顾城吻她的动作稍微的顿住,目光低低的落在她脸上,又落入她眼底,好一会儿,才吐了一个字:“爱。”

她不知道一个字可以让人很悸动,想笑又有点想哭,摇了摇头。

他托着她半张脸说“爱你。”

只是加了一个字,她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

没有人能理解那种心情,她跟了他那么久,被呵护惯了的人那么害怕受伤,终究选择了他。

可他时而消失,时而闭关,甚至忘了她,那么多个日夜,她多煎熬?

顾城一遍遍的用拇指抹掉她的泪,顾不过来又一遍遍的吻。

“……别这样。”他低低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心疼。

他一点都受不得她哭。

沐司玥几乎是脚不沾地的被裹在他大衣里,被带进门。

然后他帮她换鞋,又带她上楼,进浴室,把她需要的东西全都给她准备好。

很显然,她今晚只能住这儿了。

明天一早和新人约着见面的事,估计也泡汤了,因为她明天可能不想早早的离开这儿。

躺在浴缸里,她脑子里一直都是他对她久违的称呼。

可他还是说并没有都记起来。

看起来也的确如此,因为他除了那会儿的紧张和那个纠缠的吻之外,又恢复了不少他身为总督的气息。

倒不至于冷淡,就是比以往沉稳而内敛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他在餐厅等着她的。

忽然说:“明天的会我也许不出席。”

明天大哥第一次做就职宣布,他不去?

又问:“你在这儿等?”

她微抿唇,不知道为什么要她等他,难道明天就出国去她留学的城市?

后来她才知道,他的母亲安玖泠在大哥就职宣布的第二天就到了可释放的日子,提前一天,他必须过去一趟的。

可是当时顾城没有告诉她。

她想了想,“我有事……忙完打给你?”

他从桌子那边看过来,目光定在她脸上一会儿,好像以为她说假话似的,末了才收回视线,算是默许了。

用完早餐的时候,她已经停下了,看着他。

顾城知道她盯着他看,但也只是不疾不徐的用完,然后起身。

他的这种状态,沐司玥已经很熟悉,就像每次亲密完,他非要装得自己很高冷,是她求着他亲密一样。

所以跟了过去,故作不悦,“你昨晚都那样了,今天怎么又变了?”

顾城侧首低眉,看的是她贴过来挽着的手。

一脸淡然,薄唇动了动,“昨晚怎么?”

她抬头盯着他,“你怎么又……?”

可话没说话,顾城虽然看起来淡淡的,也不承认昨晚主动,甚至说了肉麻的话,却也忽然俯下来吻了她,断了她的话。

眼底一副“够了没?”的内容。

她自顾笑了笑,不缠着他了,当着他的面看了腕表,才道:“我自己打车出去会面。”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顾城没让,当然他也没吭声,只是她出门时,他在身后,然后把她塞进了车里,送到地方。

看到那个新人已经在等了,顾城本能的蹙起眉峰,脸色很不好,睨着她,“相亲?”

她心底忍不住笑了一下,转眼却不乏认真,“长得怎么样?”

顾城就那么盯着他,车门忽然被下了中控锁,禁止她下车。

沐司玥这才解释那是同事!

现在他,完全就是当初的顾城,“小气”又霸道,甚至她下车的时候,他直接降下车窗,当着年轻后辈的面吻她后才告别。

沐司玥除了无奈也只能尴尬的笑,幸好这位男同事不八卦。

也是她和同事下午在酒店的时候,她才知道顾城去了他母亲被关押的地方,也知道了他妈妈第二天就会被释放,甚至,有机会重新提起诉讼。

她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耳边隐约听到吵闹,她才蹙眉看过去。

就那么巧,居然又遇到邹敏了?而且,看样子邹敏又一次被抹了面子。

她的未婚夫手边就带着女人,却要求她滚回家里去,不准插手他的事,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是她非要继续这桩婚事。

邹敏那性子,可以忍男子,但忍不了第三者,冲上去就扭作一团。

距离虽然不近,但是吵得够凶,弄得沐司玥都皱起眉从桌边站了起来,怕被东西砸中。

也是她拧眉的时候,身边忽而多了一股安稳的气息。

果然,一转头,顾城立在身边,眉峰微蹙的看了不远处的混乱,低眉在她身上扫了一遍。

她愣愣的,这会儿才出声:“我没事……”

他不是去办事了么?像是急匆匆赶过来的,不会是担心邹敏打闹的对象是她?

------题外话------

没满万更,很忧伤,明天补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