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你也很要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办完事了?”她仰脸看了他,知道他是担心她才赶过来,连声音都下意识的温柔了。

之中还带了那么些小心和探究,她怕他妈妈的反应比他小姨还大。

顾城低低的说“没”,而后看了在她对面坐着的新同事,又看了不远处依旧持续着的吵闹。

这才一手揽了她,沉着声,“你倒是会挑地方。”

又问:“结束了么?”

沐司玥摇头,“还没呢,一会儿……慕西城大概也要过来的。”

只见顾城眉眼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看了她,“来不了。”

果然,一旁的那个新同事举起手机,笑着道:“沐小姐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宣布会那边好像要延迟个一两小时呢!”

到时候慕西城过来都几点了。

顾城这回揽了她就走,只给了她两三秒和同事打招呼。

“吃了么?”出了门,他低低的问。

她蹙起眉,这都什么时间了,午餐过了,晚餐还有点早,难道他没吃?

顾城确实没吃饭,而且还得过去一趟,办完事大概就是傍晚或者天黑了。

这回餐厅是她选的,菜也是她点的,席间好几次看了他。

顾城不知道是被她看得难受还是怎么的,忽然从她对面的位置挪到了她身边,以至于她一看就得扭头,动作幅度太大,只好不看了。

“晚上住哪?”没多久,他又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个问题。

沐司玥微抿唇,今天无论怎么说也得回自家去,他今天去办他妈妈的事,明天要把伯母接出来住的吧?

所以今晚他应该心情比较复杂和沉重,她不打扰为好。

这才淡笑着,道:“今晚大哥肯定回家住的,家里不会只有我自己,所以……”

“他不回去。”顾城却淡淡的打断她,语调平稳也笃定。

就和刚刚他说慕西城过不来是一个调子。

她这才转头看着他,“是不是我哥的会议出什么事了?”

他好像知道会议延迟,而且,晚上大哥怎么可能不回家住?他好像没在荣京置办自己的房产?

当初因为他和kiwi姐感情进展不错,老妈想给他买一栋房子他都不要,反正没几天在荣京,全年都是行踪不定,哪怕回来,估计也是在部队里。

顾城神色淡淡的,道:“他要把会议搞砸了,那个位子我就自己坐。”

一听就不是正经话,不过,也听得出来,大哥肯定是干了什么不让他待见的事了。

忍不住让她笑了笑,“你要真坐上那个位子,我就配不上你了!”

对这种手法,顾城似是不赞同的皱了一下眉。

只要她想,多优秀的男人都配得上才是。

末了,他忽然就把话题转回去,替她做了决定,道:“那就去我那儿。”

沐司玥记起来,昨晚等他等得又冷又无聊,正想以这样的方式拒绝,他却忽然把钥匙串给她递过来。

好几把钥匙,加上一个很精巧的挂架,偏女士的小玩偶,很明显是特别为她准备的。

她愣了一下,没接。

那种感觉很奇妙,她有很多需求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他洞悉了,比如之前的一块手表,现在又一转眼准备了钥匙。

今天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他应该都很忙的,竟然还有事情去弄这些琐碎的事。

顾城把她的包拿过去,钥匙放进包里,又放回她身边,道:“早些过去,晚了开车不安全。”

一听就知道他不和她一起,估计他会晚一些才能回家。

从餐厅出去之后,她没想好做什么,有可能找个咖啡馆进去就坐半天处理文件,所以不要他送,让他去忙他的去。

之后才给慕西城发了个短讯问问会议进度怎么样了。

可慕西城的语气显得很无奈,“会议还没开始,正主都没露脸呢。”

又道:“要么你干脆催催你大哥去?”

她忍不住好笑,大哥和爸是一路的,从小爸就不让她接触那些东西,政界人心复杂、谋略深重,所以她也习惯了不过问大哥的事,就像从来不问顾城的事一样。

因此,作为最受宠的妹妹,她还真不知道大哥这会儿在哪,为什么延迟会议。

而沐司暔这样一个每一秒钟都敏感的人,今天的确把会议推迟了两个小时,随口让苏衍自己活着让他找苏舅舅挑一些政事由头撑着。

新人总理事第一次露面就推迟两小时,这架子已经摆的够大了,但是这段时间他上任以来的功绩人人皆知,以至于会议厅里依旧满座,他来得越是迟,个个都等着越是起劲。

好笑的是,沐司暔迟到两个小时不是什么政务大事,也不是身体抱恙,而是为了哄媳妇。

一小时前,他就穿戴整齐,领带已经打好了,一边系着袖扣,一边找钥匙。

但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

起初还不急,过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蹙了眉走到浴室门口,抬手敲了敲:“我车钥匙呢?”

蓝知恩昨晚的航班,今天凌晨才到的,这房间是他订的,不过用的她身份。

这会儿她悠然泡在浴缸里,听到“笃笃”两声后漫不经心的站头看了一眼浴室门,懒懒的眯着眼,“我怎么会知道?”

沐司暔站在门口,几分思量后低低的开口:“你把门打开。”

“我在浴缸里怎么起来给你开门?”她依旧是不疾不徐,“总理事先生,您不是要去开会么?这再不走恐怕就迟到了吧?”

她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第一次会议,所以摆点谱是好事,但是过头不太好呢!小心被一群老头弹劾,到时候你就成了人气最短的总理事?”

“我数到三,你给我开门。”他就站在门口,听她说了这么多还猜不出来就枉费对她那么了解了。

蓝知恩不悦的盯着门口,“你这人怎么这样的?女士洗澡你非要进来干什么?”

门外的男人扶额闭了闭目,还是把语调温和下来,“恩恩,别闹了行不行?会议马上开始了。”

“这事不早说好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当初她怀揣做个第一岛女王的梦想,但沐司暔上位后必然要继续统一第一岛的,她这个梦想没法实现。

为这么个政务理念,两人可没少“切磋”,他以为她已经妥协了的,怎么忽然又来这套?

却听里边的人用着好听的声音,道:“我是答应了支持你上位,还特地跑过来为你的首次会议加油鼓劲儿!”

“可我没说不拿你车钥匙吧?”

男人无论即将多厉害,都必须让他知道女人的厉害,就算是耍小手段她也不介意,免得到时候他位高权重,视野宽广,床上的料儿就一波一拨的换!

“我撞门了。”沐司暔稍微吸了一口气,知道她的脾性,肯定不会主动把门打开,把钥匙给他递出来。

但让他去找酒店服务来开门,顺便把她的风光看一遍,他也是绝对不会选的。

那便只剩这一个办法了。

“要赔钱的!”蓝知恩好心提醒,却是“啊!”一声。

穿着优雅稳重的男人,这会儿拍了拍衬衫袖子,站在了浴室门口,门板正在一边一摇一晃的抗议着。

蓝知恩还在水里,惊吓至于坐了一半起来,热气氤氲的水面正好到她的胸前,露着一双充满诱惑的白皙。

“你、你干嘛!”她瞪着他。

男人目光淡淡的从她身上扫过,她又猛地坐了水里。

水花溅到了某人昂贵的皮鞋上,他低眉看了一眼,微挑眉。

看样子是没法穿着去议事厅了,又似乎不那么在意,看了她,“车钥匙呢?”

蓝知恩撇过眼干脆不搭理他了。

余光里见着他长腿迈过来,在旁边到处扫了一遍,忽而凑近了她,目光定在水下模糊而诱人的曲线上,嗓音低低的,几乎贴着她的耳廓,“放水里了?”

说着话,竟然开始漫不经心的解开袖扣,儒雅的挽了衬衫袖子,伸手就要把指尖探进她的浴缸里。

“喂!”蓝知恩猛地提高音量。

她现在可是在泡澡!什么都没穿!

沐司暔只略微勾唇,“我临时改了主意,会议推迟个把小时,反倒能是个积极效应,你说呢?”

说着,他真的从西裤兜里拿了手机,大概是给他的随行理事打的电话,就一句低沉得没什么起伏的通知:“推迟两小时,别问原因。”

然后挂了,目光还在她脸上,“两小时应该够了?”

蓝知恩看着他目光早已深暗的眸子,有点后悔了,往浴缸那边挪了挪,“给你钥匙还不行?”

他却认真的摇了摇头,“有些事上女人就不能惯着,否则喂不饱容易滋事作乱,你觉得呢?”

她觉得个屁觉得!

“你赶紧走吧,这是我的房间,否则我一会儿给酒店前台打电话了!”她伸手快速抓了一条浴巾以防万一。

抬头却见某人正在不疾不徐的解衬衣扣子。

他可能是真的疯了!

今天这日子多重要,他具有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蓝知恩忽然从水里起身,利落的裹了浴巾,也看了他,“我凌晨才到,眯了那么一会儿,你要敢乱来,本小姐让你精尽人亡!”

他只笑不语,反正两小时够够的。

她随意擦了擦头发,略微滴着水就一大步到了浴室门边,光着脚就要跑出去。

可是人刚过去,纤瘦的腰肢被他宽大的手掌握了过去,另一手毫不费力的把快掉下来的浴室门关上。

结实的身躯抵着她,低眉、沉声:“趁机会,再说说清楚一次,以后若是不甘于做第一夫人,想做什么女王怎么办?”

蓝知恩双手只顾着捂浴巾,这会儿可没法跟他施展拳脚,真是后悔刚刚没找对方法,她穿戴整齐了再捉弄他不是占优势?

“想好了?”他对着她的距离越来越近,气息几乎都喷薄到她额头上。

她这才一扬下巴,“想不好!……凭什么呀?就算第一岛是你的,我做个女王、自己另立制度怎么了?”

另立制度?

沐司暔双眸轻轻眯起,薄唇似是而非的邪恶,“什么制度,你和左右护法们那些烂主意?”

蓝知恩猛地瞪着眼,“你……怎么知道?”

她平时在蓝家军里头性格比男人还豪爽,女人在很多时候又天生占了性别优势,第一岛那些个人恨不得把她捧天上去!

当然,她若是能看上一个半个的男人,那简直是荣幸之至,哪怕被她用过一晚扔了都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她抿了抿唇,一副既然他都知道了,那干脆明了说、气死他的姿态,道:“本就是事实,女王多好?唯舞独尊。要多少男人挥挥手的事儿,我说什么是什么,我呢也不出来祸害你其他地方的男士们,就在第一岛逍遥!”

沐司暔一张脸都快冒烟了,偏偏阴阴的勾着嘴角,“那么,女王是打算招多少男人到床上?”

蓝知恩看了他这么平静,很配合的扒了扒手指,道:“我这么好的身体素质,一天两个应该是可以承受的……嗯!”

“痛!”她一下子断了话音盯着他,他指尖的力度差点就把她的腰都掐断了!

而男人正眯着眼,薄唇动了动,“一天两个?”

她抿唇,倔得还想点头呢,只听他道:“一个顶多一小时吧,正好,爷有两小时呢,顶俩!”

他几乎只用了一条手臂的力量就把她抱了起来,几大步出了卧室往床榻走的时候,她脑子里就只剩两个字。

完了!

事实证明,她真的完了。

快一个小时的时候,她已然想哭了,声音里哪还有平时在蓝家军面前的气势,软软的看着他道:“……我把钥匙还给你,你走吧!……会议要紧。”

男人微勾唇,嗓音低哑,“你也很要紧!”

她真想哭……

“你是王行了么?本小姐不做王了……”这回是真的。

反正他都要宣布了,没机会了。

可他居然还没停下,看起来真的可以一个顶俩。

只是她不知道,全世界游走的男人,能和心爱之人见面机会宝贵,每一次见面必然做了“充足”的准备。

别说一天,给他两天、三天也不在话下。

因此,看着她真心实意的求饶,他也只是勾勾嘴角,“求爷。”

蓝知恩乖乖点头,“……求你了!”

沐司暔满意的落了一吻,“你都求了,不办事不厚道!”

她愣愣的,然后在他又一次时差点高声骂人,她没有求他办事,是求他停下来去开会!

更要命的是,她中途那会儿因为又累又困,脾性又倔,几次挣扎不成,瞪着他,说了一句话,几乎让他发了疯。

她手脚并用的挣扎,又被他捉了手腕,便瞪着他一句:“沐司暔你个混蛋!有本事你今天把本小姐弄怀孕!”

沐司暔是真的愣了好几秒。

而后,似乎很认真的考虑完,在她以为起到了威慑力的时候,他醇浓的在耳边低语:“好主意!”

有了就生,正好让她收收性子,好好相夫教子过几年。

蓝知恩真想往自己嘴巴上抽一巴掌,可是手腕被他压在头顶,缠绵不休的吻。

她有所察觉时慌乱的看着他,“别!”

他真的不做安全措施了……这个让人爱得要死的疯子!

她是真的没法了。

蓝知恩的记忆里,他们认识好久好久了,从小就隔段时间就见面,她在家里虽然横,但是每次见到他都很乖。

长大之后,她并没想过成为他的女人,只是试过答应别人的表白,发现完全没感觉,知道几乎把初吻献出去的时候,被这个霸道的男人夺走了。

她忽然才发现,那种最令人悸动的感觉一直在身边。

他们的人生轨迹很相似,思想很同步,包括对爱情的认识。

所以至今都没人提过结婚,也没人因为不能时刻陪伴而抱怨,当然,关于安全措施,从来都是一致共识。

这是第一次,他们之间真正的无障碍接触。

“喜欢么?”她逐渐沦陷,听到他咬在耳际的低沉。

嗯,如果不要脸一点的话,相比于曾经的那些,她的确更喜欢这样。

不过她这会儿只是闭着眼,“退下吧。”

沐司暔勾唇,“我没玩笑,等宣布完,咱们结婚,否则我可找别人生孩子。”

她忽然睁开眼,“滚!”

爱找谁找谁去,除了她这么从小练就的好体质,看哪个女孩受得了他!

男人略微弯了嘴角,“两小时了,我得走了,晚上有宴会,睡一觉我让人送衣服过来,打扮好了陪我出席?”

蓝知恩撇过脸,“不是找好了么?你的甜甜妹妹不理你了?”

他吻了吻她额头,“知道你会来!”

她闭着眼,听着他进了浴室,估计是拿车钥匙去了,他出去的时候,她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

至于她刚刚提到的甜甜,沐司暔现在可不敢随意逗弄了。

顾云舒现在外交部相当出名,因为头顶上罩着的就是当年同样雷厉风行的玥玥妈傅夜七。

这在外交部几乎是共识了,因为傅翻译对苏曜有所愧疚,绝对不能再让苏衍的感情空白,苏衍和自己的女儿玥玥成不了,便鼓着劲儿撮合他和甜甜。

索性顾云舒业务能力很强,不同于她文静而优雅的性子,自己的工作游刃有余不说,几乎苏衍每一次外出应酬,她都会参与,而且每一次表现都能把苏衍衬托得几近完美。

一个女性的优秀足以压到男性时,她却可以做到把这一切都衬托给他,而不是抢尽风头尽显优秀来得到他认可,这种认知和行为是极少极少人能做到的。

这也不禁让人想到顾云舒的妈妈顾吻安,下到她自己的电影事业,上至内阁首辅,她都做得无可挑剔,后来从政界退出,如今几乎是影视界泰斗。

很多人都说最好的运气和能力,简直是全被他们几家世交给占了。

比起姐姐,蜜蜜顾云笙在事业上并没有太大成就,可是在沐司玥看来,蜜蜜简直完全得了顾阿姨性子里的倨傲和主见。

都已经好几个月了,因为之前彦哥哥数次无法给她一个肯定答案,她毫无预兆、利落的辞掉了工作,去了边境地区支教。

彦哥哥最近不在荣京,就是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的去见她了,估摸着轻易也见不上!

所以沐司玥真是越来越佩服顾阿姨,因为也是她,把顾城教得如此优秀!

想着这些的时候,她已经往顾城的别墅走了,给家里的帧姨打过电话,果然和顾城的预料一样,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到了顾城那儿,她一个人无事可做,在他房子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新鲜的。

快到八点的时候,她终于才觉得饿,极少极少进厨房,饿得受不了,又不想打扰他,只得进去开了冰箱。

一打开看到一张竖着贴的纸条,很醒目,一下子也愣了。

顾城是忘了过去,但至少他的笔迹没变。

“想吃什么拿去微波炉热上。”后边跟了他做好的东西,包括每样要热的时长。

原本她还想挑两个喜欢吃的,再按照他给的时间,看看准不准,不准就嘲讽他一番。

然而,她打开了好几个盒子,里边所有东西都是她爱吃的,没有一样例外!

明明高中以前就是个“小流氓”,高中之后成了粗粝的军棍,为什么偏偏他总是这么懂她,总是这么仔细呢?

忽然想立刻就见到他,那种感觉就是很迫切。

所以她忍了一下午,还是把电话给打了过去,那边长时间没接。

她才微皱眉,他和他妈妈感情应该不算好,但毕竟是母子,他今天过去处理这些事,心里必然不好受,她这个时候还打扰,肯定不太好。

这么想着,又忽然自己把电话给挂了。

等了会儿,微波炉里加热的东西也好了,她才刚坐下,却是顾城把电话给她回了过来。

“你忙完了?”她有些诧异,因为刚刚还没空接。

等他一说话,她就知道这是抽着空给她回过来的,声音很低,“回了么?”

她点了点头,“拿了你冰箱里的东西……没事你继续忙。”

他也确实“嗯”了一声,道:“早休息。”

很明显他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沐司玥虽然是嘴上应着,但吃过饭之后直接窝进了沙发里,偶尔看看邮箱有没有新邮件,然后便是无聊的调台。

中途想起来给二哥沐司彦打了个电话,好几天没联系,问问是什么情况。

而电话打通的瞬间,她几乎都听到了背景音里边的虫鸟鸣叫,一下子就显得他凄凉而可怜,都不知道南方边境的环境虽然美,但蚊虫鸟兽吵闹是什么样?

“你都去了好多天了,不打算回来了?”她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的问。

他的确离开公司好几天了。

“还有别的事?”沐司彦蹙着眉。

沐司玥一听这调子就知道他和蜜蜜之间依旧不愉快,这才稍微认真起来,“那个,你要是实在搞不定,我帮帮你?”

沐司彦平时对这个妹妹可是很温柔的,这会儿显然很烦躁,“顾城不够你管的?该干嘛干嘛去。”

她挑眉,看着电话被挂了,反而有些想笑。

谁让他以前一副风流不羁、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下也算遭到报应了?

虽然他以前没怎么伤天害理,但磨一磨还是挺好的。

而挂了电话的沐司彦这会儿的确是站在林子里的。

也叫不出是什么山,总之阴森森的,不知道他们这儿的少数民族过什么节,看样子是很晚才准备下山,一群孩子和老师都是。

他去找蜜蜜,被学生挡了一次,蜜蜜又挡了一次,没办法,他得尊重人家过节,就在一旁等着,因为不懂那些规矩,也没那心情。

直到他们快结束了,他感觉被蚊子咬得差不多了,从来不知道荣京那么冷的十月,南方居然还能被蚊子咬!

但是他们结束了往下走,顾云笙也几乎没往他那儿看一眼,一直在照顾学生。

她是从小被娇惯着长大的千金小姐,谁也想不到居然真的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支教这么久,赢得那么多人的喜欢。

起初沐司彦真的以为她也只是闹一闹,一周都过不了就会被那种恶劣的环境气回来。

“老师,你去看那位哥哥吧!等好久了呢!”有学生提醒她。

她也只是笑了一笑,“你看脚下好好走路,不用管他。”

什么哥哥,显然都是可以当叔叔的年龄了。

沐司彦听到学生说话了,但是听完她的话,心情还没起来就落了回去,只得一路跟在学生队伍后边,跟个随从没两样。

他是沐家二少,如今更是沐煌掌舵,多少人仰之不及的身份,这会儿跟在一群小孩后边,倒是觉得挺有趣。

就那么一路到了山下,他身上不知道被咬了多少个包了。

学生都是寄宿,顾云笙将孩子们都送回去学生宿舍,让他们组织着去洗漱后准备睡了她才离开。

其实她已经很累了,虽然来了很久,但毕竟身子娇。

没办法,她是真的喜欢小孩,所以喜欢这个地方,喜欢这份工作。

从学生宿舍回她的教职工宿舍,中间是一段小道,要经过全校仅有的一个大水池,总之很安静,因为留校老师一共只有俩,另一个家就在附近村子,等于说这会儿学校就她一个老师。

沐司彦真是没法想象,这么偏僻的地方,如果他不来,她一个人怎么住的?

这才刚想着呢,他一抬眼见她脚下一歪,差点摔倒。

他猛地快了一步托住她。

顾云笙略微皱眉,受了点惊吓,但已经把手抽了回来,没让他握着。

沐司彦固执的想继续牵着,她索性找了个事,弯下腰就脱了鞋子,因为鞋子有点跟,她这一整天穿得已经特别累了。

“我背你。”他试图这么做。

她没理,继续往前走,终于到她住的地方才松了一口气,也没打算请他进去坐,而是看了时间。

“也不算特别晚,你不是开车了么?附近有小镇。”

她的意思就是让他开车去找旅馆住,她不让留宿。

沐司彦一下就拧了眉,“两个多小时的距离叫附近?”

而且南方的山路真的不敢恭维,幸亏他车技了得,这会儿天都黑了,开得更慢。

“这么烂的路,你就不怕我出个什么事?”他看了她,稍微的博取同情。

可顾云笙看了看他,“最担心的应该是你那位得力的女助手?”

很显然,说的就是他曾经追求而没追上的前任。

她现在很平静,好像也不是当初缠着他说“要不咱们立刻结婚?”的那个女孩了,性格稳多了。

有人说,女孩子能够对着你撒娇、对着你胡闹,说明她真的爱你、在乎你,等哪天她对着你平静得连撒娇都不想,任何事都能独立完成,那你对她也没什么依赖价值了,她不需要你宠着了。

沐司玥看着她烧了水,脱下袜子准备在凉水里洗,一下子拧了眉,“你做什么?”

其实这已经是常态了,她每天都是凉水洗袜子,热水出来再泡脚。

但是以前她别说凉水洗东西,根本连水都不碰。

那样自然的画面却一下子戳在他心里,“你一直这样……”

顾云笙笑了笑,“我觉得挺好。”

但是他伸手过来,打算帮他洗。

她没松手,干脆谁也别洗了,就把水倒了,看着他,“你找我是要说什么?还是有事?”

这样见外的问话不可能让他好受,眉峰轻拧,他身上是昂贵考究的西装,整个人哪怕不说话已然矜贵,却千里迢迢跑过来,结果她问他什么事?

她觉得自己问的没什么问题,看了他,“没收到我发的讯息么?”

沐司彦那张英俊的脸一向都会勾个嘴角,但最近整个人沉稳多了,全是因为和她的事。

这会儿眉峰更是紧了紧,声音微沉,“好端端的分什么手?”

顾云笙略低眉,而后依旧是抬眸淡淡的看向他,这儿没有路灯,只有模糊的月光能看到他冷峻的轮廓。

“好么?”她笑了笑。

他们好像也确实一直挺好的,好得哪都不正常。

“我说了和助理什么都没有!”他解释过不止一次,助理就是助理,纯属工作关系。

她远在边境,心里不放心可以理解,可他不是已经过来了,依旧不能好好的么?

顾云笙直直的看了他几秒,“我有你助理的微信。”

他的助理发任何朋友圈,她都能看见。

“那又如何?”他蹙着眉。

她也不想当着去翻他助理的朋友圈,但他应该都知道她助理什么心思,都发过什么。

“我水开了。”她道。

可是刚挪了一步,他握了她的手臂,立在她面前,“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也不挣扎,“我都给你发了……”

“你当面告诉我!”他忽然打断,目光压得很低,凝着她。

她低了低眉,胸口酸痛闷着,好一会儿才舒出一口气,看着他,“我是喜欢跟你在一起,也珍惜我们之间的那一段,但你给不了你我想要的……我不想耽误你,万一就在这儿成家呢,沐总难道要扔下沐煌跟过来?”

她自问自答:“不现实。”

现实?

当初他回讯息慢了一点都会和他发哭脸的女孩,居然和他这个沐煌总裁谈现实?

“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他低低的嗓音。

蜜蜜笑了笑,“你一直都知道我想要什么。”

“好!”他目光定着她,“我立刻把她开除,我们订婚……不!结婚,行么?”

这听起来就是她想要的所有,可是顾云笙笑得越是起落,仰脸看着他,“如果是你真心实意,又何必等我逼你?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顺着你不行,逆着你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样?”他尽可能不把自己的烦躁情绪露出来,但也没能完全藏住。

她知道,这种地方,他能来就是一种可贵,表明她在他心里的分量不轻,从山上到现在又要忍蚊虫、又要忍寒冷,确实容易让人烦躁。

可她依旧平静的看着他,“我只是要个真心实意。”

如果他够真,一切都该是主动的,她以前还可以缠着闹着,可她现在不小了,不做那些小女孩的事了。

“你能否认,当初不是因为在前任那儿碰壁颠簸,所以转头找了单纯的我寻找那种可以替代的安稳?”

沐司玥薄唇紧了紧,沉默。

因为他不否认。

但也看着她,“你又怎么能无视我的感情?”

就算他开始找她带着半真半撩的心态,这一路过来的感情她怎么否认?

“我去拿水。”她又一次岔开了话题。

可是他不放手,反而将她往面前靠近,低垂视线,声音很低也很坚定,“我不分手!”

她蹙着眉,他不分手,但是这么久了,也就是不说肯娶她。

“沐司彦……”她有那么些无奈。

“不要叫我名字。”他又一次打断。

被她直呼其名的那种感觉会让人很心酸、很苍凉。

顾云笙只得微抿唇,不叫就不叫,“你先放开我。”

“进屋。”他沉着声,忽然强硬起来。

没办法,她只得照搬,然后听着他好像是去拿了烧开的水,又帮她接了凉水混好拿进屋里。

边境地方的教职工宿舍并不大,就一个小客厅,再进去就是卧室,单人宿舍,连像样的门都没有,只是一个卷帘。

但是简单的地方,她弄得很干净,很有女孩气息,在整个学校的老师里,她必然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也是沐司彦把水放在她面前时,忽然问:“那个男教师对你有意思,是么?”

她那么漂亮,说没人喜欢是不可能的,但也没想到有人敢喜欢。

顾云笙没有抬头,只是道:“这儿的人都很淳朴,也很直接,我挺喜欢的。”

没有后一句或许还好,但是她一说喜欢,沐司彦脸色就不好了。

喜欢?

甚至不可思议,这该不会就是她想定在这儿,想和他结束的原因之一?

但他也只是一直那么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问:“洗完了么?”

她抬头看他,刚想说什么,他忽然把袜子拿过去洗了。

虽然很简单的动作,可他这样的人自己都没洗过袜子吧?

她忘了拿鞋子,洗完只能在沙发上坐着,曲起膝盖。

沐司彦把袜子洗好,东西都放好,然后走到她面前,很认真的表情,“想让我现在开车走?”

好像忙活这么多,就为了很认真的问这一句。

纠缠了这么会儿,也已经晚了,她当然也知道路不好,何况他今天那么累,如果真的出事……

他刚要转身,她没说话,只是伸手拉了他的衬衫袖子,也是那会儿,才看到了他手背上被蚊虫咬得都红了。

虽然是个男人,可是他皮肤很好,手指修长,蚊虫一咬,红肿很明显。

------题外话------

咳咳,写得快错了两处,改了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