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我睡沙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缩回手,她才道:“你在这儿凑合住一晚吧,明天一早再走。”

明天一早还让走?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但看了看她这么个小地方,站了这么久已经觉得很压抑,感觉他一躺下能从屋子东墙顶到西墙去,小沙发还不够躺他半个身躯。

果然,他很自然的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听到了“咯吱!”一声,感觉就要塌了,猛地就站了起来。

顾云笙也慌了一下,她都能感觉自己坐着的沙发忽然往旁边陷了。

这会儿也愣愣的看着他。

这地方,这气氛,都很尴尬。

好一会儿,倒是沐司彦忽然一句:“我饿了。”

他从荣京过来就吃了个飞机餐,从小县城到镇上也忘了吃没吃,总之这会儿胃里空得厉害。

顾云笙看了他,惊愕之后又抿唇,“这儿没有冰箱……”

所以不可能有什么熟食,这么晚,要做也很麻烦,而且,他一个沐煌大总裁,估计是吃不惯这里的野菜的?

教职工的宿舍和厨房是分开的。

宿舍面前是一条走廊,往下沉一层单独的小木屋才是厨房,只有一盏大概只有十五瓦的小灯泡。

她的厨房里有点野菜,转头又看了看,“你吃腊肉么?”

这儿的腊肉、烟熏肉其实都很不错,不过她刚来的时候也吃不惯。

沐司彦看着所具备的所有食材,眉峰蹙着说不出的内容,好久才看她,“你就是这么瘦下来的?”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抬手搓了搓胳膊。

沐司彦看到了,忽然转身摸黑出去,上了台阶去宿舍里,她还没反应过来,以为他没法接受这条件要走了。

转眼却见他又回来了,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身上,然后开始张罗他的晚饭。

简陋、矮小的房屋,一做饭半个屋子都会有油烟,他作为荣京第一企业的总裁,一件衣服都比这里的一间房子贵,他却来来回回的忙碌着,那种场景竟然也很和谐。

这种场面,恐怕也只有这一次机会能见了吧?

她太困了,坐在旁边几乎就睡过去了。

醒来时他好像都做好了,小木桌上摆了菜碟子,昏黄的灯光下也是热腾腾的。

她不饿,也就陪在旁边,可他自己也没吃几口,吃下去的那点都是硬填肚子的。

之前顾云笙还觉得没什么,想到他从天亮等到天黑,一口饭都没吃上,还要自己做,一米八几的男人窝在这拳头大的地方,忽然觉得那么些心疼。

“明天我带你镇上吧。”那儿好歹伙食不错,而且当地特色菜很多,他应该会喜欢的。

他看了看她,“不去。”

顾云笙一蹙眉,“为什么?”

不为什么,沐司彦薄唇抿着,收拾完东西带她回了上边的宿舍,他明天要是去镇上估计就是顺路把他赶走了。

拆了她一只新牙刷,洗漱完他才看了她,不无认真的道:“你不是想长久留这儿么?正好我多的是时间。”

“那怎么行?”她蹙着眉,“我背不起这个责任。”

沐煌那么大,他为了她陪在这儿,她能守得住沐煌那些高层的压迫?

他这才微挑眉,“那就跟我回去。”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顾云笙神色淡下来,“我不想回去。”

沐司彦看了她一会儿,最终也没说什么,再聊这个话题只会闹得不愉快,最后又回到他肯不肯立刻娶她的问题上。

可他现在娶她,她也是不愿意的。

看了看狭窄的地方,他才问:“我睡沙发?”

顾云笙点了点头,去卧室给他找被子。

不过她一共就一床冬被,一床夏被,她要盖厚的,他就只能用薄的。

被子长度倒是面前够把他的身体盖过来。

可是她刚回到自己的卧室,就听到了一声被破坏的“咯吱!”声,忽然皱眉,又走了出去。

沐司彦站在沙发旁边,一脸无奈的阴着眉峰,沙发已经被他报废了。

她张了张口刚要说什么,他忽然抓起薄被往她的卧室里走。

“你、你干嘛?”顾云笙堪堪让了个路。

只见他在床边坐了坐。

嗯,没有发出令人尴尬的声音,还算结实,不过他若是动一动,那就不一定了。

“过来!”他抬头,浓眉依旧略微蹙着。

她抿了抿唇,还是走了过去,因为让他打地铺不太现实,那就只能挤一张小床了。

虽然这是学校,但条件和旁边的农村差不多,很艰苦,孩子们睡的都是大通铺,所以她的床也就是够一个人的。

她在想,够睡么?

因为实在太晚了,她也没力气折腾,躺到了内侧,身体碰到墙壁还是凉凉的。

她的蚊帐是淡粉色的,很梦幻,也很有情趣,稍微一翻身,随着床榻的晃动,蚊帐也微微的荡漾着,有些撩人。

“能睡着?”沐司玥侧躺着,睨着她紧闭的眼。

他真是担心自己一闭眼,再睁眼就已经滚到床下去了。

顾云笙这才睁眼,转头看了他,距离很近,近得她的唇瓣几乎从他鼻尖擦过去。

下意识倏然往后躲,“咚!”一声脑袋就磕到了墙壁上,蚊帐被扯得猛然晃着。

沐司彦紧皱着眉,伸手把她揽过来,掌心护着她的脑袋,“疼么?”

她点了点头,又摇头。

只听他道:“你做到什么时候,我就住到什么时候。”

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看看这么样的状况她能忍多久。

果然她蹙起柔眉,又撑起半个身子,“我是签了合同的!”

“我赔。”他淡淡的一句。

总比让她在这儿受罪好。

她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沐司彦已经抬手把她半个身子按到胸膛,正好贴着他心脏的位置。

她撑在他胸口,起初还用着劲儿,可是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心,逐渐放松下来了。

这下她也睡不着了,张着眼看着他的胸口略微起伏,均匀的呼吸。

她从来没想过他会真的过来。

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所以她有时候也在想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之前就算她是个小女孩,追求纯粹的爱情,现在呢?

他爱她,她知道的,只是她一直认为那不够纯粹,当初他的出发点太伤她,甚至到现在都介意他把前任放在身边共事。

------题外话------

sorry!九九还在返程途中亲爱的们,这是机场临时码的,晚上十点多到家怕来不及再多写了,明天开始恢复正常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