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再委屈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话说完,顾城握着她的手转过来,低眉看着她,忽然问了一句:“是都忘了好?还是希望我都记起来?”

沐司玥不疑有他,很认真的思考了会儿,歪着脑袋淡笑,“记起关于我们之间的故事就够了,其他的都忘掉!”

显然也只能是想一想,不可能的。

她稍微坐好了,认真的看了他,“你确定,这样和我出去了,你妈妈不会多想?”

虽然是为她考虑,但是他和她就这么出国了,他妈妈恐怕要以为她是勾引人的狐狸精了。

顾城抬手抚了抚她的长发,“没那么复杂。”

的确不复杂,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接下来的那几天让她和家里人打招呼,给她时间收拾行李。

听起来他们这次出去要在那边住的时间不短。

沐司玥家里都没人,一个个都忙着自己的事,爸妈也不在,所以她也只是打个电话说她因为工作又要开始到处游走。

但那两天,顾城是比较忙的。

早上会给她准备好早餐,但一般都见不到人。

母亲安玖泠在监狱里待了待了二十几年,这些天不喜欢外出,一直都在妹妹安玖瓷的家里住着。

和社会隔绝了太久的人,出来总是需要时间适应的,那种适应,中间或多或少掺杂着消极和压抑。

加上顾城和她的感情并不怎么样,因为她进去时,顾城还小,若是真的谈感情,确实没多少。

安玖泠出来的第二天,顾城过去亲自做的午餐。

看着一桌子自己儿子做的午餐,难免热泪盈眶,半天也说不上话,只是隔着桌子看着他。

安玖泠其实是个美人,顾城的父亲顾准之的五官也是没得挑的,他继承了所有的优点,甚至比父母更优异的气质。

“妈都不太会做饭,没想到你这么好的厨艺!”安玖泠笑得有些沧桑,脸上的皮肤更是显老,眼角的鱼尾纹特别清楚,但依旧能看出底子是不错的。

顾城只是“嗯”了一声,给她夹了一筷子,“您多吃点!”

从出来到现在,已经过了一晚,安玖泠几乎没怎么睡,想了很多问题。

首先就是他的工作和人生大事。

因为关于顾城的工作、感情现状,妹妹没跟她说过,顾城自己更没说过。

也不知道他的性格随了谁,非常沉稳,甚至可以说是淡漠压抑,对着她都是这样,在外该是什么样?

问到他的工作时,顾城只淡淡的嗓音,“保镖。”

安玖泠微蹙眉,“保镖?……但你小姨说你薪水很不错的。”

什么样的保镖能那么高的薪水,每个月给他小姨一大笔一大笔的往卡里打钱?

他也依旧是淡淡的点头,“是不错。”

安玖泠进监狱之前也是见过种种世面的人,听他这么说,左右想了想,做水谁的保镖能这么优厚的待遇?

过了会儿,忽然看着他,“苏曜还在位?不过,听说沐寒声下台了?你在那个圈子里?”

如果是苏曜,她大概是可以接受的。

没想到顾城看了她,坦然的道:“前两天刚宣布了新任总理事,是沐司暔。”

安玖泠手里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你给他做的保镖?”

顾城以为,她不会愿意自己和沐家打交道,没想到她说:“你是故意的?靠得越近越好办事么?”

无论报复还是翻案,越接近核心人物越是容易,的确是这个道理。

只是他目光平缓的看过去,“先前郁先生不就做过一次辩护么?”

以失败告终,但看起来,她似乎并没有放弃。

果然,安玖泠笑了一下,“这种事,除了自己,谁还靠得住?何况……”

她看了顾城,“你应该知道?那个叫郁景庭的和你那位姑姑什么关系?你姑姑又和沐家多友好?”

顾城看起来漫不经心的低眉用餐,并没有就这件事搭腔。

因为他知道她怎么想的。

安玖泠看了看他,竟然也没再多说下去,而是笑了笑,转了话题,“你都这个年纪了,不给妈带个女孩子回来看看么?”

顾城一直不疾不徐的动作,听完这话看了她一眼,“过段时间再考虑。”

这一听,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但是没确定关系?安玖泠笑着,“带回来妈可以帮你参考参考!”

他也只是点了一下头,顺势说道:“这几天要出差,小姨回过来陪您,如果不习惯,我雇个佣人?”

安玖泠点头答应了,随他的安排。

不过转眼又皱了皱眉,“你这工作出差有危险么?”

顾城淡淡的摇头,“不会。”

听她又问:“沐司暔刚上任就出差,是出访?”

他这才略微抿唇,道:“不是他。”

“那还有谁?”安玖泠皱着眉,“还是说,你为那个圈子里的人提供安保服务?”

所以,除了沐司暔,也可能是苏曜,或者苏衍,或者其他什么人物。

顾城模棱两可的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多说。

对此,安玖泠也只以为是职业特别的缘故,所以没多问。

想着,他的很多情况,等妹妹安玖瓷回来可以多问问她,就不和他多探究惹他心烦了!

顾城和沐司玥离开荣京自然是没人送行的,选在了他小姨安玖瓷回来之前离开。

飞机上她基本是睡过去的,出了机场才看了他,“你能记起来路么?还是打车过去?”

话刚说着,已经有一行人走上前接过了她的行李,恭恭敬敬的请着让上车。

沐司玥愣了一下,显然是忘了他的身份,忘了他走到哪都有手底下的人把事情办妥。

只好跟着上了车,顾城侧首看着她,“地址?”

她还怀着庆幸,以为他多少会记得一些,但是居然连地址都不知道。

有那么点失落,但没表现出来。

反而淡笑着转头看他,“我是带工作过来的,你单纯过来陪我么?”

顾城说以前什么状态,这次过来也同样。

所以她笑起来,“你以前是我的保镖,现在我只能做你的跟班了!”

“那就做你的保镖。”他低低的声音如是道。

就好像没来之前就想好了似的,一点也不惊讶,更不问之前为什么要做她的保镖?

不过,沐司玥喜欢那段日子。

她还笑着看了开车的人,“你听到了,你们顾先生自己要做我保镖的,我没逼他!”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在此之前几乎很少见到真人的顾城,一眼之后就把视线收了回去,规矩的不插话。

也是因为这样,到了别墅门口,她看了顾城,声音不大的问:“你就不带固定、贴身的护卫?这样安全么?”

他到处跑,换一个地方,似乎就要换护卫的人,这样习惯么?

她记得爸身边的几个人就很固定,比如古杨大伯,还有几乎被大哥、二哥玩坏了的许南叔叔。

他小姑夫身边的护卫不也是固定着两个?

顾城回头看了一眼送他们过来的司机,司机便略微欠身,领悟了利索的转身离开,车子留下了。

而他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低声:“这是规矩。”

因为这样安全性高。

又道:“何况,与我来说,都一样。”

“因为不记得之前带的是谁了?”她看了他。

顾城点了头,一边开了门,没让她立刻进去,而是把行李箱放在她脚边,“坐着休息会儿。”

沐司玥以为他开玩笑的。

没想到他是为了进去想把窗户都打开,又等着两个人进去转了一圈出来之后才让她进去。

很明显,他们过来之前就有人打扫了,刚刚那两人转了一圈跟“排雷”似的就走了,估计也是他们的规矩。

“去洗个澡。”顾城抬手帮她去了外套,嗓音平平稳稳的。

她笑了笑,“你现在是我的保镖,说话语气不太对!”

顾城低眉看着含笑的双眼,几不可闻的弯了一下嘴角,然后真的改口了,“大小姐,你先去洗澡,我去做饭。”

反倒是沐司玥微微的愣,而后笑得越好看。

“好的!”踮脚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抱起从行李箱拿出来的衣服转身溜上楼。

她自己带了睡衣,很特别的那种,特意准备的,为了过好这次的二人世界。

毕竟,她还给他的“第一次”还没送出去呢。

但是她一进卧室就发现衣柜里全是她的衣服,新的,当季流行款式。

都是他准备的?

这种感觉想什么呢?

像那些电视里的女主角,有一个为她准备好所有的男主角,他们来之前就把别墅打扫了,衣服给她换了一柜子。

真好!

为此,她更是把洗澡当成了工作,十分认真,洗完了还喷了专门带的香水。

洗完站在镜子前看了看,皮肤泛着桃粉,整个人都是香香软软的。

只可惜,她精心准备的这些竟然让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占了便宜!

晚餐开始到结束,顾城一副真只当自己是保镖的模样,中规中矩,压根没有觊觎她的意思。

甚至饭后上楼处理公务,告诉她九点才能完。

她只得找了一部片子,算好时间等他忙完,一个人窝在客厅沙发上,把大灯都关了,营造了电影院的感觉。

中间却开始迷迷糊糊的犯困,甚至就那么睡了过去。

感觉有人碰她的时候,她只是蹙了一下眉,以为是顾城,挪了挪身子闭着眼哼了两声。

感觉沙发边的气息距离她的脸越来越近,几乎碰上的时候,她闻到了浓烈的酒精味。

顾城不是办公,哪来的酒味?

“谁!”她猛地惊醒,睁开眼看到模糊的轮廓之际便坐了起来,一脚踹了出去。

“……”被她踹了一脚的人蜷缩在地上模糊的哼唧着。

沐司玥连忙开了灯,看着醉醺着爬起来的Seven,傻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儿?”

顺势转头去看远处的大门,他怎么进来的?

而她刚刚的低叫已经把顾城引下来了。

顾城从楼上下来的步伐很大,长腿迈入客厅,目光扫到了地上的男人,眉峰便蹙了起来,下意识的一句:“他来做什么?”

沐司玥也正惊讶着呢,没觉得他问得不对劲,只是看了Seven,“你怎么喝成这样?”

Seven痛得捂着肚子,“对你男朋友就不能温柔点?”

还男朋友的,都哪天的事了!

没想到他还是风流不羁,看起来一点也没变。

不过,Seven这会儿正经多了,勉强坐得端正,看了她,“不是你给的钥匙么?听说有人过来,我还当邻居开玩笑的呢!”

沐司玥这才瞪着他,“知道我回来你刚刚还……!”

话说到一半,她看了顾城,把他差点强吻她的话给咽回去了,道:“知道我在还不敲门!”

Seven一脸无语,都说了有钥匙,敲门多麻烦。

然后看了她和顾城,“你俩这是……?”又摆摆手,指了沙发,示意他睡那儿,“你们随意,我借宿。”

很显然,顾城不高兴了。

她抿了抿唇,自己也没料到会遇上多年不见的“前男友”。

之后她端了一杯热水上楼猫进了顾城的书房,见他立在窗户边不知道在想什么,走过去和他站在一起,侧首看他,“你不高兴?”

等他转身,沐司玥才发现他另一手是夹着烟的,皱了一下眉。

很显然,他心情不好。

可顾城转手把烟灭了,顺手关掉窗户,书房里几乎没有烟味儿,对着她,“没有。”

“……见到Seven也能想起一些事么?”她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会利用Seven刺激他一下,但是他今晚表现挺平淡的,不舍得刺激。

顾城这才看了她,眉峰几不可闻的挑起,“关于什么?撑着胆子去参加他的生日会?还是带他回荣京见家长?”

沐司玥愣愣的。

他果然记得?

她刚要激动的凑过去,顾城倚在那儿,修长的手臂抬起,阻止她靠近。

而后冷酷着一张脸,薄唇微动,道:“今晚不把他弄出去,你就自己睡。”

“!”沐司玥定定的看着他这霸道、高冷的命令腔,心底有惊有喜,暖暖、热热的。

男人这种模样的魅力真是说不出的迷人。

又觉得有些委屈,“又不会是我请他来的……”

“钥匙不是你给的?”他淡淡的接过去,略微低眉睨着她,“男朋友?”

沐司玥讪讪的笑,“顶多算个前任……”

某人脸色越是不好看了,她心里笑着,脸上已经乖巧下来,“现在不是你嘛,别人都是过客。”

但顾城冲她颔首,示意她自己睡觉去,别想他陪着睡。

她这才忽然板起来,“你现在是本小姐的保镖,哪那么多规矩,挑三拣四!我今晚就算要三人一块儿睡你都的陪!”

意识到自己撑气势有点过头,她才抿唇看了顾城。

顾城正安静的把视线落在她脸上。

她张了张口,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顾城立直身子,又迈步出了书房。

而她下楼的时候,清晰的听到了客厅里Seven的哀嚎,到了客厅入口看到的就是Seven的惨样。

一看到她就跟见了救命稻草似的,“有这么欺负人的么?”

她有些好笑,又一脸无奈。

Seven干脆装死,抱着抱枕窝在沙发里不动弹了,他正失恋着,难受得紧!

正巧有人敲门,顾城走过去开的,伸手接了什么类似文案的东西过来就关上了。

沐司玥扫了一眼,发现竟然是Seven的资料!

这么短的时间,他竟然弄了别人的资料,是怀疑Seven的动机?

顾城扫了两眼就扔在了茶几上,看样子是放心下来,也不管他了,只看了她,“不睡?”

她亦步亦趋的跟上去,看着他挺拔的身影一步步在前边走着,有那么一种错觉。

他到底带她来这儿做什么的?谨慎成这样?

而顾城这样的谨慎显然不是空穴来风,但还是没防住。

Seven在那个别墅住了两天之后接到了被原公司解聘的消息,而那是顾城的意思。

他找到顾城的时候也是一脸不解,“我好容易静下心混口饭吃,你倒好!……不然顾先生给我换份工作?”

说的好听,他家大业大,不是为了泡妞才不会去别人公司上班!

顾城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问了句:“安女士还联系过你?”

Seven眨了眨眼,“哪个安女士……?”

“安女士?”Seven好像反应过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把我解雇了?……过分了过分了!”

不过,见顾城表情很严肃,试探着看了他,“你和安女士什么关系?”

Seven只知道他刚上班那儿的直属上司老婆是安玖瓷,前两天就问过他关于玥玥的事,这两天他错过了一个电话,目前没联系。

顾城也不隐瞒,“小姨。”

“你姨?”Seven张着眼一脸惊讶,又近乎自言自语,“难怪问我你和玥玥的事,这是帮你把关?”

过了会儿,Seven才立刻竖起指头,“你放心,我什么都没说!更没透漏这个住址!”

关于玥玥和顾城的关系,他真的只是含糊其辞,这个住址那当然是不能说的。

这些顾城知道。

看了他,“再联系你,烦请通知我。”

Seven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但安玖瓷既然能问到Seven那儿,若真想知道他和沐司玥确切的关系也不难了,尤其他还带回家过。

这会儿安玖瓷在荣京,一听她姐说顾城出差就几乎知道了他依旧保持着和沐司玥的关系。

但她没有直接说,只是旁敲侧击的让安玖泠稍微对儿子的感情状况上心一些。

“我是把他从小带大的,知道他心地善良,把所有人都想得太好,他和你说的保镖业务,目前是跟着沐司玥,你能放心?”安玖瓷看着刚从监狱出来的人。

任何一个沐家的人,都不放心。

尤其他们在谈顾城的终身大事,沐司玥是个女孩,安玖泠听得懂。

可她沉默了会儿,并没有很激动,在安玖瓷以为她真的变了的时候,才停她淡淡的一句:“这种事,越是直接反对,他会越反感的。”

安玖泠真的没有问顾城任何关于他和沐司玥的事。

只是他出差三四天开始,她总会和儿子打打电话,简单聊一聊,大多也只是让他注意身体之类的嘱咐。

也就是偶尔会提一提让他抓紧找个女朋友。

完全没表现出知道他和沐司玥在一块儿。

一直到过了十来天,顾城的手机上直接收到了女孩子的照片。

当时沐司玥就在边上,随意扫了一眼正好看到了,皱起眉,又看了他。

顾城同样的眉峰微蹙,点开了讯息,看着照片上的女子,看起来是个白领,端庄漂亮,笑起来很好看。

沐司玥没说话,坐在一盘,看着他接起他妈妈的电话。

听不到声音,但她大概能猜到是给他介绍女孩的了。

顾城听了会儿,眉头紧了紧,“您不必操心这些,我说了过些日子再考虑。”

确实是让他挑挑哪个女的比较有眼缘。

安玖泠这才皱了眉,“这都什么时候了,每次你都说不着急,妈几岁了你知道么?那里边待了这么些年,说不定哪天就一病不起了,你要让我含恨而终么?”

顾城的确没想她会忽然强硬起来。

甚至听着她说:“这个周末你回来一趟!必须见一见,哪怕不中意也可以再找!正好我要去医院做身体检查,你不陪着么?”

什么都可以拒绝,但为人之子,最后一项他不可能无视。

最终低低的“嗯”了一声,“周末我过去。”

他挂了电话,沐司玥在一旁勉强一笑,“回去相亲?”

顾城微抿唇,低眉看着她,“再委屈你一段时间……”

他大概是还想说什么的,她只是笑了笑,起身,正好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你知道是再委屈我就好,我无所谓。”

但那显然不是无所谓的情绪。

她出去之后,顾城立在原地,良久才轻捻眉峰拨了个电话。

对方很恭敬,也很客气,“顾先生,安女士的案子的确是还有重新上诉的机会,你若是想争取……”

“不。”他沉声、淡淡的打断。

------题外话------

咳咳,不到万更,貌似刚到重点,没办法到点更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