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是不是都想起来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之后有些惊讶,所以停了下来,等着顾城说些什么。

但是顾城沉默了好几秒,像是在考虑着多艰难的事,这让律师皱起眉,按道理说,既然安女士是他的母亲,现在有上诉的机会,也许可以翻案,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这个机会才对,怎么还说“不”?

片刻,才听顾城低低的道:“麻烦沈律师了,能不能知道可上诉期到什么时候?”

律师听完,以为他还是想要这个机会的,便淡笑着道:“如果顾先生想,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帮忙安排,取证方面困难的话,就想办法把上诉的过程拖一拖就好,这个您放心。”

“当然……”律师想起了荣京现在的状况,接着道:“现任的总理事依旧雷厉风行,相比前任沐寒声更是琢磨不透哪天就出新规了,不过截止目前的条款来看,这方面没有变动,宣布会也刚过,就算总理事想发布新规那也得等下一年议事大会了。”

所以说,一共有一年的时间,虽然案子难度大,但其实不算短了。

顾城却轻蹙眉峰,想着她刚刚的神色。

一年,再怎么委屈她,他怎么能再让她等一年?

“顾先生?”那头的人小声喊了他,确认他没挂电话。

顾城这才模糊的“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然后又没了后文,弄得律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那您是否需要我帮忙做些什么?比如,现在开始了解当年的案子,搜集一些证据?”

立在窗前,他把目光挑向窗外,一片漆黑的夜空,黑压压的,弄得人也起了几分烦闷。

最后他也只是随口应了一句,道:“劳烦沈律师。”

“应该的!”沈律师笑着。

这边顾城挂了电话,沈律师也颇有思量的看了会儿手机,想着顾城到底几个意思。

还没想明白呢,安玖泠的电话就进来了,“沈律师业务很忙?”

沈律师客气的笑着,“哪里!正好刚和顾先生通完电话,就正在聊您可不可以尽快上诉的事!”

一听到这里,安玖泠便认真起来,“顾城怎么说的?”

“看顾先生的意思,当然是争取机会,已经吩咐我从现在开始准备找找证据。”

话音落下,安玖泠一颗心也跟着落了下来,看来,顾城就算和沐司玥在一起,也没忘了娘,没忘了要帮她翻案,还不算白生一场!

说不定他和沐司玥靠那么近,根本就是为了案子便利?

越这么想,安玖泠心情也就约好了,淡淡的笑着,“那就有劳沈律师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我这边不缺钱。”

沈律师只得客气的笑,“一定尽力帮安女士办好。”

挂了电话,安玖泠心情好得微微挂着笑,亲自做了水果面膜,开始经营她那张长久沧桑的脸。

安玖瓷多少也猜出来怎么回事了。

看了她,“顾城答应你什么时候回来了么?”

从沐司玥前任男友那儿打听来的都没错,这两人这会儿在国外,但是查不到出去做什么了。

一直都是这样,安玖瓷的经济条件也可以,但是之前几次努力想让人查查顾城到底做什么的,每一次都无疾而终,一点收获都没有,光知道他做保镖,主人神秘,他也就行踪神秘。

安玖泠听完笑了笑,“机票我给他买,时间我给他定,女孩子我也给他挑好,他要是不回来,我有的是办法!”

放下手里的水杯,安玖瓷看了看时间,“顾城请的佣人今天下午到,让佣人给你做饭?我下午可能出去一趟。”

安玖泠随意点了点头,“你忙你的去,我只是做了几年牢,四肢完好能照顾自己。”

点了点头,安玖瓷从沙发起身,但也想了想,道:“如果真的再一次上诉,甚至翻案成功,沐钦应该是最大的罪人,但沐筱筱和他生活在一起,你考虑过她么?”

沐筱筱这个她和前夫沐钦生下的女儿,安玖泠都几乎要忘了。

女儿和沐钦生活了三十来年,都成家了吧?看着自己的亲妈起诉亲爸,她必然是站在沐钦那边的?

这又是一道坎了。

安玖泠却讽刺的笑了一下,“这么多年,筱筱儿倒也来探望过我,不过一看就只认亲爹,不知道亲妈,我既不指望她,也不怕她拦着。”

依法走的事儿,她能拦住?

“上一次郁景庭帮忙翻案,有些证据应该还在,只是看起来没什么用,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件事,到底怎么发生的,如果你真的没杀顾准之,为什么那么确凿?”

当年案子出来的时候震惊了很多人,但大多是骂她的,因为她亲手谋杀自己的丈夫。

也有人说她当初婚内出轨,和野男人顾准之怀了顾城还不好好过日子,难道还想回到沐家继续做儿媳、顺便弄出顾准之意外死亡的假象骗取了保险金?

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安玖泠。

想到当年的那些言论,安玖泠此刻也是一脸的难看。

一个女人经得起多少诋毁?尤其几乎全世界都在骂她,那种感觉,生如地狱。

可她居然把牢底坐穿又出来了!

她有顾城!一个能力不凡的儿子,一定要沐家不得安宁。

安玖瓷看着她姐姐的神色变化,出来这两天,其实两人没谈过那个害她入狱的案子,这会儿,她甚至也觉得,如果不提起,她姐的怨恨也并没有那么重。

因此,她抿了抿唇,不打算再替,激起别人的怨念也算一种罪吧,她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安玖泠这才笑了笑,“证据不确凿我怎么会进去?”

“何况,沐钦是什么人?荣京和第一岛之间的艺术桥梁人物,人脉多广别人都知道,想办点事,想给我挖个坑让我跳进去又有多难?”

大家都知道沐寒声的堂哥沐钦在商界不算鼎鼎有名,后来转投艺术居然也一路走高。

可那一身优雅稳重的艺术气息背后,只有她知道他多么的阴狠!狠到为了和现任妻子幸福美满,把她这个前期直接扔监狱里!

安玖瓷想了想,她也知道她姐为人怎么样,知道如果当年姐姐真的什么都没做,也不可能被一个罪名扣得牢牢实实,因为姐姐怨恨沐钦,所以只认为沐钦一手谋划这么多,怨恨过重而忘了反省自己。

关于这样的想法,是她几年前请郁景庭帮忙失败后想通的。

这会儿她也几乎张嘴说出来,可是想了想,面前的人刚出了,现在和她这么说,很不合适,只好咽了回去。

只道:“毕竟沐司暔不比沐寒声差,沐钦虽然那边名望重、权力不小,如果真的成不了,你也就好好过完余生,有顾城在,替他挑个好女孩,会幸福的。”

安玖泠微蹙眉,看了妹妹,又笑了笑没说什么。

之前安玖瓷确实不想让顾城和沐司玥混在一起,想给他挑个女孩,也只是想管管顾城的终身大事,也是让他远离姓沐的任何人。

至于案子,她越来越觉得拗不过沐家,又何必徒劳?不如安安心心的生活,人有时候就得认个输。

“你不是出去么?”安玖泠提醒她。

她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安玖泠点了一下头,看似很专心的给自己敷着水果面膜。

好一会儿才停下动作,暗暗想着,钱和权往往相随,顾城给妹妹安玖瓷的钱很多,他自己必然更多,可见他能力不凡,有这样一个儿子,还怕办不了事?

*

然而,若说安玖泠以前最悲哀的事,是婚内出轨又嫁了个不怎么样的顾准之,把原本坐着沐家儿媳的一副好牌打烂,那她现在最悲哀的,应该就是儿子根本不和她一条心,而她完全不知情。

这不,顾城在书房窗口长久立着,整个人气息安静而沉重,指尖捻着的手机囫囵转了好几个身的被把玩着。

他知道刚刚板着小脸出去的她一定不高兴,但也想不出能说什么好听的,只得不让她见了烦心。

终于拿起电话,给沐司暔打过去。

“忙么?”顾城薄唇微动,淡淡的声音。

沐司暔虽然刚做完宣布会议,但这两天到处跑,行踪不定,要说不忙那是假话。

不过因为是顾城的电话,便勾了嘴角,“一手掌着我上位的人我能说忙?”

听起来心情不错,又听他问:“驸马爷又有何吩咐?”

无论是对他功绩的抬高,还是身份的揶揄,顾城倒是安然受着了,却也只淡淡道:“没想好,想好再找你。”

沐司暔微蹙眉,听出来他语调有些凝重,但也没多问,点头,也认真的回了个“行。”

又问:“玥玥在么?”

顾城点头,“要说话?”

“不了。”沐司暔道:“好好待她……”

一副欲言又止的意味,顾城那么聪明不可能听不出来,沉着声直直的道:“有什么话直说。”

沐司暔倒是略微弯了嘴角,可是隔着电话的神色确实是有些担忧的,“也没什么……玥玥没和说你过?”

这一句三个喘的,让顾城薄唇都抿在一起了,能不能一次说完?

然后才听到沐司暔略微叹息,道:“玥玥时间不多了……”

这样莫名的一句,却一下子揪住了顾城的神经,什么叫时间不多了?

可沐司暔似乎有事了,听得出略微捂着话筒,道:“我得去忙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顾城还站在那儿,拧着眉,描述不了那种感觉,忐忑、不安,或是紧张。

下一秒,他已然转身凌然出了书房,没看到我是亮着灯,便大步下了楼梯,径直往客厅走。

沐司玥一个人已经待了好一会儿,还以为他接完他母亲的电话就准备着相亲不下来了呢!

这也才淡淡的抬头看过去,看着他紧抿薄唇盯着她,大步大步的走近。

有那么点紧张,却凉着脸,往沙发角落挪了挪,“顾先生总算忙完了?”

“你哪不舒服?”他冷不丁的这样问,就立在沙发边,低眉凝着她,好像她一说不舒服就要立刻抱起她往医院走似的。

但沐司玥素眉轻蹙,没明白过来,过了几秒才仰脸,“我心脏不舒服算不算?”

想到刚刚母亲让他回去相亲时她的表情,顾城脸色凝重起来,估计是理解为心脏病之类了。

沐司玥看了他一眼,不想搭理了,转过身抓着抱枕盯着电视屏幕。

顾城却长久没挪步,一直站在沙发边看着她。

直到她受不了,他却忽然坐了下来,忽然也缓和的嗓音,“我不会和人相亲。”

她回头看他,“真的?”

她都想了很多种跑去破坏他相亲的场面了呢。

“现在也不舒服?”顾城依旧低眉看着她。

沐司玥抿了抿唇,抬手轻轻点了点他心口的位置,双眸微仰,“只要你这儿放着我,我就不难受!”

顾城看着她,就低低的一个字:“好。”

很简单,可是她最喜欢他这样说话,干净、利落,低沉又淳厚的嗓音透着独有的男性气息,十分好听。

也听他又一句:“抽空带你去趟医院。”

去医院干什么?

她终于意识到什么,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因为她心里不舒服?

这木头疙瘩!心病去医院有用么?

“你不拈花惹草就是最好的良药了!”她瞥了他一眼。

但顾城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放松下来,“为什么从来没和我说过?”

沐司玥终于拉开了跟他的距离,莫名的蹙眉。

顾城已然几分不悦的继续下去,“沐司暔告诉我了。”

她没有多少时间了的那句话出来的时候,沐司玥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没多少时间了,好似要香消玉殒似的?

可她明明没什么……?

蓦地,她想到了家里给她定下的事,如果顾城记不起来,如果不能完完全全的爱她,她的终身大事必须听从家里的安排。

想到这里,她也不免几分悲哀,不太好受,因为到现在,他都没全记起来。

再看他,莫不是把大哥的话理解错了?

她心底思绪转了转,好像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说不定能让他想尽办法的陪着她,最大限度的刺激着都想起来呢?

所以,她转眼就把表情管理得极好,带点柔弱又哀凄的环了他的腰,“你知道了也好,免得动不动就欺负我。”

又仰脸看了他,“这样,是不是可以每天都陪着我,努力把以前的都想起来?”

他垂眸,那会儿,他也只说:“我尽量。”

一直到她睡着了,他才坐在床边,眼底有几分疼痛,指腹依旧喜欢在她脸颊来回摩挲,感受她的温度和细腻。

“我不该忘……”安静的卧室里,低得飘忽的嗓音,又隐约的一句:“我没忘。”

沐司玥已经睡得安稳,顾城躺到身边的时候,也只是嘤咛着挪了挪身子又睡了。

从她再睁眼的第二天开始,却明显能感觉顾城对她真的变了不少。

虽然大多时候依旧是他那副总督大佬的气势,也不可能对着她嬉皮笑脸和二哥的脾性,但一下子温和了很多。

早上洗漱完转头他就在门口了,很自然的抬手替她擦了鼻尖的水,“洗完了?”

她点了点头,还有点惺忪。

沐司玥洗脸不喜欢把水都擦干,让它在脸上自然干再拍水,所以看起来水嫩粉红。

顾城似乎很喜欢看她这个模样,他眼睛里就是这么个讯息。

刚想走出来,他居然就着她潮湿微凉的唇瓣就吻了下来,弄得她原地愣愣的站着盯着他。

然后被他抬手把眼睛挡上,一个动作酥了整个气氛。

直到他松开了,她抿了抿唇似笑非笑,“你比以前还上瘾吻我?”

这种问题,顾城是不可能回答的,一张峻脸看不出什么表情,直接将她抱起来下楼吃早饭。

那就是她想念的日子,去哪儿都不用脚!

接下来的那些天都是这样,他好像也没什么事要做。

不过,沐司玥可是有工作的人,彻底休闲了几天之后该做的实地考察还得做。

她出门之前,顾城便蹙了眉峰,显然的不悦,“多久?”

沐司玥想了想,“嗯……半天?”

那会儿都中午了,总之得傍晚才回来。

在他说话之前,她赶忙开口:“不用送我!”

她知道自己工作和在他面前不是一个人,不想让他看到她成熟、担事的一面,免得以为她根本不用被宠着!

给她分配的新人这两天已经自己先考察了一遍,所以沐司玥做起来比较有目的性,只做纠正和补充的工作。

中途新人看了看她,犹豫了几次后终于问:“慕前辈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啊?”

他问的是慕西城。

沐司玥想了想,带了点玩笑,“如果有些事不顺利,大概是是被我母亲定为我未婚夫的人选?”

一听完,新人便略微瞪大眼,又一副了然,“难怪!慕前辈一直都在关注您在这边的工作进展。”

“是么?”沐司玥也不意外,慕西城平时是沉闷了点,但他很儒雅也很仔细一个人,不奇怪。

工作完之后回到别墅里,她也是这样和顾城说的。

顾城只皱了一下眉,没了别的反应。

“我被别人惦记了你都不担心?”沐司玥歪过头看他。

他只是抬手抚了抚她的脑袋,“换鞋……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也不太饿,而且吃饱再洗对身体不好,所以她选择先洗澡,换了鞋就往楼上走。

想着他还没回答,转头想再纠缠一会,他直接拿出杀手锏。

扣着她的脸蛋一吻,嗓音低低的:“二十分钟,洗完吃饭。”

弄得她都没脾气了,乖乖去洗澡。

也是她去洗澡的时间,顾城在隔了这么多天后又一次给沐司暔打电话。

那边也许在忙,响了好久才接。

“想好了?”沐司暔的声音。

顾城在客厅里打的电话,直接道:“年前能出个草案么?”

“什么草案?”

沐司暔知道他能提的东西,必然不是小事。

而要让他这个总理事弄的草案,那必然更不是小事了。

顾城的嗓音却依旧淡淡的,好像这也就巴掌大的事一样。

道:“修改有关上诉条案,年底立刻施行。”

沐司暔反应了会儿,顾城如今权势遍布,但他其实不插手荣京方面的事,这大概是第一次。

想了想,沐司暔就皱起眉,把他刚出狱的母亲连到了一起。

“……你这是,担心你母亲紧着时间上诉翻案?”

是很意外的。

虽然感情不好,可那是他亲妈,他居然没向着,也是因为这样,沐司暔忽然把隐隐的担心全都放下了。

顾城就是顾城,他没有收到父母的任何影响,他所受的影响全部来自于他那一对伟大的姑姑、姑父。

“你可想好了。”沐司暔提醒,“把时限改短立即试行?”

他还刻意把顾城的“施行”改成了“试行”,结果是被顾城淡着声给修改过来,“是施行。”

“……”沐司暔无言的捏着电话好一会儿。

这可够直接,也够为难的,其实他已经有点焦头烂额了。

高兴他态度的同时,也发愁,带了几分揶揄,“就算你是总理事背后的男人,也不能这么发话为难人不是?”

“我这才刚弄完一个宣布会议,不少出访和暗访还要做,就这么两个月的时间,你让我给你弄个草案?”

顾城就是定定的“嗯”了一声,道:“在其位就谋其职,再难也好,既然坐了那把椅子,怎么去做是你的事了。”

他只要结果。

说得沐司暔只得挑眉赞同。

倒也笑着,“我也得成家,kiwi若是真怀孕,那可不好说!”

顾城微蹙浓眉,知道他和蓝知恩也很多年了,早该成婚。

任何过分长久的恋爱,对女孩都是一种蹉跎,顾城这么想的,但转念再想到的是正在家里洗澡的沐司玥。

于是点了头,“嗯,不想让玥玥继续等,就尽快办。”

沐司暔顿了顿。

思绪转了好几圈,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也一口应下,“可以!”

沐司暔从小疼唯一的妹妹,以前总是担心玥玥遇不到一个能足够爱她、疼她的人。

可是到了顾城这儿,他放心了。

为了她,顾城放弃了站在母亲安玖泠那边,放弃了上诉翻案,甚至可能表面附和着安玖泠准备上诉,暗地里大概早就布置了人力到处阻拦搜集证据吧?

如果上诉,玥玥一定是会被人口舌的。

上一辈恩怨之际,她却跟在顾城身边,那种舆论压力,必然不是她能承受的。

只有不发生上诉的事,她才能避免这种烦恼。

而这一切,顾城都想到了。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一早的预谋?”快挂电话的时候,沐司暔似笑非笑的对着电话。

“当初一把将我推到这个位置了,在我们家你的位置一夜高涨,连老沐都没说你和玥玥的事。”

“这下好了,你一句话,都能使唤我办事了!”

顾城转头看了一眼客厅口,她没洗完,也不急着挂电话。

只听电话里的沐司暔莫名的探究,“那如果你母亲一定要翻案呢?”

顾城沉默了会儿,然后淡淡的一句:“过去的事我都忘了,包括恩怨。”

然而,沐司暔听完之后莫名的眯起眼,“……你是不是早都想起来了?”

否则,他怎么会回答得这么流利?这么自然?这么的符合逻辑?

因为把过去的事全都忘了,把恩怨也都忘了,所以这就是他会拒绝他母亲上诉的理由?

多完美,就算他想帮他母亲,可他就是忘了!

沐司暔还等着回答呢,顾城却压根没打算回复,只低低的道:“尽快。”

然后挂了电话,上楼去看她洗完澡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