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我现在就回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是那两天,天气变化很快,沐司玥还没和新人去临近小镇,忽然就感冒了。

病势来得很猛,她那天下午从外边回去时淋了雨,也吹冷风,大衣忘在新人车上了,自己心血来潮坐公交,一路晃晃悠悠的看街景放空自己,结果就弄成了那样。

晚饭之后她开始昏昏沉沉,偶尔咳嗽,表面看起来也没什么,只有她自己觉得全身乏力,也没告诉顾城,早早就说累了去休息。

大概因为那两天他们都怀着不一样的心情等他妈妈规定的日期来临,交流不多,气氛略显清疏,所以顾城也没怎么留意,在书房待到很晚。

大半夜,她自己咳嗽咳醒了。

长这么大,记忆里好像从来没咳那么厉害过,咳得脑袋都疼。

而她一起来,顾城也跟着坐了起来,眉峰蹙着,一手把她揽了过去,手背贴上她额头。

温度却不是很烫。

“下午干什么了?”他终于问。

她一双眼半睁半闭的,干涩的嘴唇抿了抿,“就淋了点雨……”

话才说到这里,顾城已然沉了脸,也带了自责,他今天又一次接了安女士的电话,以至于脑子里很多事,忽略了她。

“我不去医院!”他翻身要下床的时候,她才哑着声音,微仰脸看了他,“这都大半夜了,医院也没有门诊的。”

主要是从上次雪崩事故之后,她更不喜欢去医院了,这个时候尤其懒得挪动。

卧室里只开了床头的台灯,她仰着一脸的惺忪眯着眼让人心疼,顾城也就抿唇算是顺了她。

只道:“我去找药。”

家里有没用的药箱,常用的感冒药都是有的。

她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但是顾城找了咳嗽药和感冒灵上来的时候她又倒在床边睡得迷迷糊糊的了,看起来整个人软趴趴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不知怎么的,顾城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沐司暔说她没剩多少时间的话了。

脚步忽然在床边顿住站了会儿,才又坐在床边,把她叫醒,动作很轻。

沐司玥也不管那都是什么药,只想囫囵吞下去赶紧继续睡,反倒是顾城怎么都睡不着了。

几乎就那么看了她好一会儿。

她哪怕是睡着的时候都会咳嗽,顾城总是会跟着皱起眉。

就这么过了一个晚上,沐司玥睡了醒、醒了睡,真正睁开眼的时候其实才六点多。

醒了,她很自然的坐起来,咽了咽干涩的喉咙,转头想喝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但是喉咙痒得厉害,她想忍都忍不住,咳嗽得几乎都要断气的感觉。

那一瞬间她确实是紧张了一下,真的从未这样过,拖着气息哽咽了好一会儿咳得发呕。

顾城从卧室门口进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她咳嗽得喘不上气,整个人缩在床边。

他的脚步不自觉的加快往床边。

也是他刚到她面前时,沐司玥拿开捂着嘴巴的手,撑在了床边,想站起来的。

但是她低眉的那一瞬间,忽然看到了自己腿旁边被褥的位置几滴红色。

转而看向她有些凉、有些黏的手……

几乎是两个人都生生的愣着。

她刚刚捂过嘴的手有血,从指缝里流了出来,落在了她面前的被褥上。

看到血,她心底猛地紧张,那是下意识的,谁看到血会不紧张不害怕?

而她抬头看向顾城时,他正低眉下来,目光定定的落在她嘴边,那张脸,是她从没见过的死寂,带着那么一些的慌张。

“去医院!”顾城终究反应过来,嗓音很沉很沉。

就好像看着她咳血,就看到了她绝症濒临生命末尾的那种沉重和害怕。

沐司玥想说什么,可是喉头腥甜,一咳嗽果然继续咳血。

她身上穿的是睡衣,顾城只穿了简单的休闲装,可他只是去衣柜里拿了一件大衣把她整个裹上,直接抱起来就掠出了别墅,车子直往医院而去。

那个时间,城市的冬天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车窗外都结着薄薄的冰雾,一下子好似整个气氛都凄哀多了。

反而是她,忽然又变得平静了。

转头看着一直拧眉抓着方向盘的顾城,她好一会儿才静静的开口:“我要是真的没时间了,你会难过么?”

顾城倏然侧首过来,用那种极其冷肃的眼神,“不准胡说!”

她抿了抿唇,不再说了。

快到医院的时候,她才一边咳嗽一边再次开口:“过两天还是得出差,我回来还能见到你的吧?”

都这样了还出什么差?顾城眉峰紧了紧。

但他没有说这个,而是看了她,而且看了两次,停车的时候才道:“我不会走。”

那就好!她放心的笑了笑。

从车上到医院里也是顾城把她抱进去的。

医院见到她的睡衣、外套、拖鞋时,一度以为她是多大的、急得不得了的病症。

看了看,对着顾城:“应该是病毒性感冒,最近感冒病例增多,只是比别人严重一些。”

但还没严重到肺炎的地步。

顾城看着她无精打采的模样,要求医生对她做更深、更细致的检查。

医生看了看他,“有病人的病例么?”

沐司玥常年到处跑,这几年辗转在荣京、华盛顿、伊斯和这里,病例是个比较麻烦的东西。

可顾城眼都没眨,薄唇微动,“我会让人调过来。”

然后他从兜里探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卡片东西递给医生,“麻烦您先给她止咳。”

或者说别让她再咳血了。

医生看了他那个小小的卡片后整个人神色都严肃多了,点了点头,“您放心。”

那会儿,顾城手心里还握着他一直带在身边的丝帕,只是这么多年从来没用过,这会儿沾了血。

那也是她的东西,他第一次替苏衍出头时,她为他擦了血迹后,丝帕和那个发卡一样,从此在他这儿安家。

沐司玥先打了一针,药水进去,好似整个人都冰冰凉凉了,凉到喉咙里一下子舒服了很多,而她也变得昏昏沉沉,只隐约知道医生将她辗转了几个地方做不同的检查。

顾城一直站在外边走廊。

他身上什么都没带,只一件薄薄的休闲装,这会儿就算一直走来走去也是冷的。

可他身上也看不出冷不冷,没什么表情,双手放在裤兜里,整个人很沉闷。

唯一带了的手机在之前就和不同医院联系了一遍,把她的相关病例都调过来。

很显然,她进过几次医院、生过什么病,他都是知道的,却只不知道她还有没有隐藏的病情,所以显得更是谨慎。

在这个关头,安女士却再次打了电话过来。

“你定了没有?”电话刚接通,她就问了一句。

还有两天,他就该回去了,安玖泠一直没有约复查的医生,说:“等你回来我再约。”

昨天就问了一次,他没给确切答案。

而这会儿,顾城只是抿唇沉默两秒,道:“我暂时回不去,至少这两个月不行,让小姨先陪您,相关人员我都会给您安排好。”

安玖泠一听,一下子就变了语调,“之前不是答应得好好的么?”

“就算有你小姨,有你安排的人,那能一样么?他们是我儿子?”她几乎就能猜出是什么缘故了,咬了咬牙,冷了声,“是不是沐司玥让你不准回来的?”

顾城眉峰蹙了起来,“谁和您胡说的?”

这还用说么!

他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以为只是做个样子安排他相亲?

本来安玖泠也不想直接这么撕破的,但是没想到小小年纪的沐司玥居然还能这样先下手为强把儿子拖住!

“你必须回来!”安玖泠说话也强硬起来,“别给我找任何借口,更别说什么年后回来!”

“我知道你没把我当母亲看待,可你就是我生出来的!你要当不孝子我成全你行不行?你要是不回来,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顾城浓眉皱得很紧,“我从未说过不把您当母亲看待,但有些事,我希望您能考虑我的行程……”

“你出差办公的行程?”安玖瓷打断了他,好像她真的不知道他只是去过二人世界似的!

她现在一边担心着他真的和沐家搅在一起,一边担心没法尽快上诉,所以他必须尽快回来,不能拖!

“总之我就这一句话。”她接着道:“我在里边待那么久了,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如果出来后连儿子都忤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听这话,顾城脸色沉了沉,“您想干什么?”

安玖泠已经把电话挂了。

顾城站在那儿越显得压抑。

那种压抑,沐司玥检查出来之后都能感觉到。

她被带着在医院转了一圈,感觉睡了一觉,咳嗽已经轻了,但整个人还有些浑噩乏力。

医生单独和顾城说:“检查都做了,不过相关结果,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出来。”

顾城点了一下头,办完相关程序,因为她不用住院,直接带着她返回别墅。

关于安女士的电话,他并没有提及。

可她带了眼睛,回去的路上就看了他几次,一直到他抱着她进了门,在他换鞋的时候,她终于抿唇,声音很哑,问:“怎么了?”

顾城看了她,几不可闻的弯了一下嘴角,“没事。”

“你说了不会回去的哦?”她刻意的提起。

果然见他神色微变,最后倒也抬手抚了抚她的脸,算是默认,“饿么?”

沐司玥这会儿除了想睡觉就没有更多的感觉了,摇了摇头。

她不想睡在卧室,顾城拿了被子和枕头把她安置在沙发上,她抬头偶尔还能听到他在厨房的动静,安心。

只是途中还是睡过去了。

那两天,她几乎就是那么渡过的,中午在沙发,晚上回卧室,什么都不用做,顾城也几乎不出门,只在她睡着的时候去书房,或者打几个电话。

确实没提过要回荣京的事,她也安心下来。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天她被照顾得无微不至,除了偶尔咳嗽之外,没任何不适。

她原定的出差不变。

顾城自然是不悦的,“他一个人做不了?”

沐司玥笑了笑,“新人就是让我带的,让他一个人去就没有意义了!”

凑到他跟前,“也不远,来回一趟飞机都不到半小时,时间也不久,今天去明天回,最迟后天就回来了!”

“我都没事了!”她笑着凑上去亲他。

他居然真的不躲,反倒是她停了下来,小心把感冒传染了!

结果整个人被勾了过去,薄唇吻住她根本不犹豫,吻完才低眉看着她两秒,声音低低的,“我送你。”

沐司玥点了点头。

现在的她,但凡离了顾城,无论工作还是为人都没有小女孩的影子,独立而成熟。

所以,带着新人在城镇的考察看不出人生地不熟的味道,去哪儿、做什么都干净利落。

当晚回到酒店,在电梯里的时间就把一天的资料递给了新人,“睡前整理一下,方便我决定明天能不能走。”

她想早一点让新人成熟起来不用她带着,她也好抽更多时间放在其他地方,所以极大限度的锻炼他。

新人接了过去,试探的看了她,“今晚就整理完给您结果?”

沐司玥看了一眼顾城送的腕表,清淡一句:“看你能力。”

除了电梯,她只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了,进门的时候,又看了一次腕表,不是看时间,是真的看表。

然后笑了笑。

进去之后就给顾城打电话,一边换鞋子、换衣服准备洗澡。

不过那边的电话好一会儿都没人接。

之后是顾城打过来的,听起来没什么异样,她却拿着电话安静了会儿,“你心情不太好?”

顾城这两天几乎每天一通安女士的电话,心情要好是不可能的了。

刚刚接了一通,更甚。

不过,这次是他小姨用他母亲的机子打过来的,听起来很是生气,“你和你妈妈说什么了?”

顾城听小姨说安女士竟然试图自杀,整个人却不是担忧,而是深冷无比,“她一定要这么逼我?”

因为他也清楚安女士想干什么。

安玖瓷很无奈,“你明知道她是担心你和沐司玥在一起才这样,就算是吓唬你,你回来一趟有多难?难道真要等到她把刀子戳心窝里?”

如果玥玥身体没异样,他回去时没什么的,但这些天是不可能走得开。

“告诉她,我不喜欢这些把式。”顾城低冷的嗓音。

也许别人听起来那是冷血的、无情的,对自己的母亲能用这样的语调和内容说话。

可若是知道安玖泠为人的,大概不会多想。

人都说母慈子孝,母不慈又哪有子孝?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资格做好一个母亲。

安玖瓷听完他的话之后竟然好一会儿都抿着唇。

因为她是了解顾城性子的。

有些苦肉计、假把式只会让他反感,这是事实。又或者,她也知道自己姐姐抱着什么心理,所以她也无话可说,最终只得把电话挂了。

此时,沐司玥没急着去洗澡,而是在床边坐一会儿,可顾城说会儿话,一直到他情绪缓过来,她也才淡笑,“吃夜宵习惯了,有点饿!”

这样随口提了一句,在她洗完澡之后,酒店竟然给她送来了夜宵。

侍者给她摆好后笑了笑,“顾先生为您订的!”

她这才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手可真长!

掐着点,顾城给她打电话过来,“夜宵到了么?”

她笑着点头,心头暖暖的,听他又问:“什么时候回?”

“想我了?”

电话里的人沉默,她依旧笑着,“那就让你再想一天,明天可能晚上才到!”

因为她都洗完澡了,没见新人把整理好的东西发邮箱。

那晚顾城的声音伴着她睡着的,可睡不着的人很多。

安玖泠没收到她想要的结果,几乎想一下子把所有想做的都做了,荣京年尾的寒冷里,关于她的案子风波再一次被牵起。

也不过是一夜,沐司玥再醒来,习惯收看一眼荣京的头条,一眼,便一目了然。

顾城的母亲已经准备上诉翻案,来势汹汹,像准备了很久。

而她还没从酒店出发去工作,接到了陌生的号码来电。

“沐小姐。”开头就是这样的称呼,说明对方是知道她的。

沐司玥尽量保持着微笑,“你好!你是?”

“顾城的小姨。”安玖瓷直接道,又问:“我知道他和你在一起,你能不能让他回来?”

这让她蹙起眉,因为她的确不想让顾城回去。

“先不说顾城和你在一起,是不是为了方便他母亲翻案,他们是母子,你们是什么关系,你现在就要这样限制别人的儿子看他母亲么?”安玖瓷显然是生气了。

沐司玥不明所以,这种话对她来说,已经很重了,说得她就像个恶人。

反正也被说了,她笑了笑,“我教您阿姨不介意吧?……顾城是成年人,他做什么不是别人能左右的,您大概是误会我了!”

她越是这样的风轻云淡,安玖瓷确实越是生气,原本她也觉得姐姐过分了,可作为后备,这点事都不懂也确实说不过去!

于是直接道:“我明白跟你说吧,顾城今天这班飞机必然要回来,沐小姐别再耍心思了,他对你也不见得真心,他什么都忘了,装一装记起来你就信了?……你应该看了荣京新闻了?”

看了,安玖泠要上诉。

她不说话,只是握着的电话的手紧了紧,“他不是那种人!”

“你问问他今天回来么?再问问他是不是一直准备上诉,一直让人帮忙找证据?估计他没告诉过你,你不妨问问你前男友Seven,他知道的也不少。”安玖瓷说完话就挂了。

这些事,顾城的确一直让人在做,她并没说谎。

但她的确夸大其词,因为她不希望顾城和沐司玥有牵连,能一次断了最好。

沐司玥定定的站在原地,好几秒都什么也没做。

然后选择给Seven打电话。

她以为,Seven跟安玖泠姐妹又没什么交集,不会知道这些。

可他似乎知道得很多。

电话没听完,她就忽然挂了,直接往机场走,登机之前给顾城打电话,他好久没接,她就一直打。

终于接通。

她问他:“你替你妈妈上诉了?”

顾城不答。

“一直在找证据扳倒我爸和我大伯?”

他依旧沉默。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已经在机场?”

他答应她不回去的,现在一声都不吭就走?

她的语调终于有所起伏,柔唇咬着,“我现在就回去!”

飞机上,她一直不断的深呼吸,从小镇过去真的花不到半小时,她脑子里只是想着安玖瓷的话。

他到底想起来多少?到底是不是装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只为了翻案,所以这段时间都和她这么亲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