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惊艳之后一寸寸的变冷/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下机,一出机场就开始找他的影子,她知道他肯定已经在机场了。

果然,看了飞往荣京的最近一个航班,她直接往相应的候机厅走,机场那么多人,可她从老远几乎就一眼认出了顾城。

和平时似乎没什么区别的穿戴,黑色的大衣越是把他身影衬得修长挺拔,只是也透着让人陌生的压抑。

她没带行李,紧着步子朝他走去时,他已经看到了她,安静的立在那儿看着她走近。

沐司玥走得太急,但是顾不上不通畅的呼吸,目光紧紧盯着他,“如果我不赶回来,你就打算这样偷偷走掉,是么?”

有好几秒,顾城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眉看着她。

越看,眉峰却越是蹙了起来,半晌,终于冷不丁的一句:“为什么骗我?”

她愣了一下,仰眸,“我骗你什么了?”

“反倒是你吧。”沐司玥完全不去想他问的是什么,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事情,盯着他,“你一直在准备替你母亲翻案,一直都是!”

“所以从你失忆开始,到现在到底还记得什么,还是根本就只为了靠近我方便替你母亲办事?”她从来不过问那些事,所以拿她当桥梁、当工具是最好的。

“不否认?”她直直的盯着他好久,很希望他能说不。

但是他没有。

甚至都不接这个茬,只是平静的看着她,“你身体什么事都没有。”

这样的一句,沐司玥才想起来,她之前没有否认他的以为,以为她就像得了绝症似的,借此拖着不让他回荣京去相亲。

她忍不住笑。

现在他们就像一根橡皮筋的两头,都各有理由,倔强的往自己的方向拉。

他不喜欢她用这样的拙劣的苦肉计骗他,让他放着安女士而不回荣京,所以不悦。

而她心酸他背着自己准备把老沐和大伯扳倒,生气他根本早就想好了瞒着她回荣京去起诉、去相亲。

“是。”她定定的看着他,身侧的手不断不断的握紧,“我是什么事都没有……难道我真的得了绝症你就满意了?”

两个人就那么僵持的站着,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偶尔有人将视线投过去又收回去。

那时候,她是真的满身倔强,如果他真的要回去,真的要重新上诉,真的要去相亲,她绝对不会再等他了!

可是跟他同一个航班的乘客开始陆续登机时,她终究开始皱起眉,看着他的沉默。

一分一秒的过去,顾城把手放在了行李箱拉杆上,意思已经很明显。

而他的一个动作,一下子让她整颗心都揪了起来,连声音也几秒之内变了又变,“你想清楚了?”

他即将开口,她却又抢了过来,生怕他说出什么。

继续道:“我说过的,以后不会再等你!”

语调有些冷淡,素眉却蹙在一起,紧紧盯着他。

顾城握着拉杆的手略微收紧,可薄唇依旧抿在一起,唯独目光并没有从她脸上挪开过。

必须承认,她本该是强硬的,因为每一次等候的人都是她,哪怕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可这都不该成为让她空等的理由!

可偏偏,看着他握着行李箱真的要走,居然还是她没了出息。

走过去握了他的手腕,一个手环不过来,她要两个手去握着他,那么简单的动作,却体会到了没有安全感的滋味。

他近乎挪步,沐司玥仰眸看着他,从强硬到冷静的,到现在的不安,“你就真的打算把以前的一切都放弃了么?”

“还是你真的根本都没想起来过?只是为了靠近我,利用我靠近我哥,方便翻案?”

“你不解释么?”

她一连串的话,一直盯着他,“顾城,我们从三岁认识,从幼儿园纠缠到现在,你真的打算把一切都抹掉么?”

终于,他低眉看着她,“我不喜欢别人那命作威胁的条件。”

她柔唇轻咬,“好!就算我当初骗了你,这成为你现在甩掉我的理由么?”

如果他回去,去相亲或许还不算大事,可如果帮安女士再次上诉,那他们之间就真的没有可能了。

他这一走,她一眼就能看到结局。

“我会回来。”顾城说。

可她笑了笑,“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他想把她的手松开,可她反而握紧,固执的看着他,甚至没出息到变得无理蛮缠,“我不管!这一趟就是不准你回去,就算这种选择显得我再残忍我都要你选我,而不是你母亲。”

在她看来,他选了安女士,那就是选了他们两家之间的宿怨而放弃她!

顾城整个人显得很平静,低眉看了腕表,道:“快来不及了。”

说明他要登机。

沐司玥眉头越来越紧,看着他的眼睛变得又酸又麻,在他真的松开她的手即将转身时,她终究一下子失去了自我。

在他即将一步进入闸口时,抓着他的手,“我认错,我不该骗你!……你不能就这样扔下我顾城……”

她根本不信他会回来,回来也什么都变了。

“我都可以忽略所有恩怨,为什么你不能?”她终究是红了眼。

原来,她还是那么害怕他离开,每一次都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她依旧在原地呢?

已经有人来催他登机,他没有拒绝,行李箱被人接了过去,也递上了登机牌。

“顾城!”她站在那个,隔着一个登机口,可是她碰不到他了。

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无助,不知道做什么,只能直直的盯着他,“别再丢下我了……!”

看着他走了两步,那种绝望清晰得心口像撕裂一样,可是声音很小,小得几乎自言自语,“别丢下我。”

可映在眼底的身影越来越远。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儿好久,久到也许他的航班已经起飞了。

转身的时候,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抬手擦掉了眼泪。

Seven急匆匆找到她的时候,只有一种感觉,就是绝望之后心死得整个人都空白,做什么都无所谓的状态。

“顾城走了?”Seven问。

她只是看了他一眼,也不回答,转眼找着自己的行李箱,然后想起来她没有行李。

随即往机场外走。

Seven蹙着眉,他就是专门来找顾城的,看来他已经走了,那应该就是知道荣京发生的事了,他的确该回去一趟。

“虽然我不太清楚你们之间还有别的什么事,不过……”Seven一边说,一边随着她的脚步往前走。

她忽然停了一下,他也猛地停下来。

沐司玥冷淡的说:“不要跟我提跟他有关的事。”

至少现在她不想听到。

Seven抿了抿唇,想了想,点头,道:“你二哥跟我打过招呼了,这些天照顾你。”

“不用。”她想都没想,淡淡的语调,“我不需要别人照顾。”

需要顾城的照顾的沐司玥只有一个人,如果不是在顾城面前,她可以比任何人都坚强。

她回了那个别墅,看到和顾城有关的东西也没有多大反应,自己叫的外卖,和Seven一起吃。

休息了会儿,洗过澡换了衣服就直接又买了机票,因为新人还在那个小镇,她要回去把工作收尾。

没办法,Seven只能一路跟着。

他还没见过她工作的模样,头一次发现她哥哥们眼里娇滴滴的大小姐做起事来令人赏心悦目,毕竟,她有那样的父母影响着长大。

“要不,我带你出去散散心?”看她工作做完,Seven建议。

可是沐司玥摇头,神色淡淡,“我也得回荣京,慕西城过来接。”

“又是我情敌?”Seven揶揄着笑,想要调节气氛。

可是她认真的点了一下头,“对。”

这让Seven愣了一下,关于她的另一半,从来都只有顾城的份儿,向来没有这么认真的提过别人。

“你不是开玩笑吧?”他皱起眉看着她。

她很平静,“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等一个人,最终也没能改变什么,没能得到本该的结局,那还固执什么?”

从来她都没有真正的狠心过,大概这次是认真的了。

她曾经等过他两年的大学时光,等过他三年的闭关,等过他失忆的这一年多,换来的,只是他因为她一个谎言而狠心得再一次把她扔下。

机场的那次哭过之后,她一直处于某种冰冷和愤恨中。

可是面上一直都很平静、很平静。

平静到母亲傅夜七在环游途中和她打视频电话,问她:“还记得我和你的约定么?”

她点头,“我知道,我不等他了,听您安排。”

傅夜七顿了一下,看着视频那头的女孩的脸色,那一瞬间,忽然心疼了,“我不是逼你……”

“慕西城挺好的。”她说。

家里唯一的公主变得如此冷静、清冷,傅夜七一下子没了环游的心思,想立刻飞回荣京。

不过沐寒声悠然捏着高脚杯,“安玖泠案子上诉了?”

傅夜七摇头,“玥玥都被甩了你还关心这个?”

男人微挑眉,“顾城不像那种人。”

这话是沐寒声说的,可是“你给玥玥和慕西城准备订婚吧。”的话也是沐寒声说的。

这原本也是傅夜七的意思,但是这个时候做这件事,玥玥心里不好受是一面,慕西城那儿也不好说,多欺负他?完全补顾城的缺口似的。

可这件事真的就这么定了。

慕西城到荣京的时候还是沐司玥去接的,一路的相处都很自然,毕竟他们已经不陌生了。

从机场到家里,慕西城始终都没提及顾城,虽然安玖泠的案件再上诉此刻在荣京已经闹得纷纷扬扬,他也不问。

尤其那两天,这件事闹得很大,但是进一步的进展似乎就没有了,大概是达不成再次上诉的条件。

沐司玥原本不关心的,但她从小姑姑那儿听到了安玖泠在医院的事。

随便翻了一下,也有小频道说了安玖泠进医院的事,有人猜测是被不想她再起诉的人下黑手。

这种矛头不就是指着爸爸或者大伯?

那会儿,Seven正好也在,看到了新闻,又看了她,“我感觉现在能说了?”

然后接着道:“就我去机场接你那天,我从安玖瓷那儿听说顾城的母亲自杀,就差一点点没命了!”

所以顾城再怎么冷血,母亲真的割腕的时候,他不可能不管。

尤其,他一直当安女士只是威胁他,没想到她真的连命都看那么轻,要把他和她拆散。

这样的事,已经让他生怒,转眼却发现她也骗了他,甚至如果不是她骗他,他完全可以和安女士周旋,那次的电话里不会端然拒绝她的安排,导致她的真的割腕。

种种情绪揉到一起,那时候的顾城整个人压抑而冷漠,能和她说一句“还会回来”已经很难。

沐司玥安安静静的坐着,这些,她都能想明白。

包括他当时的焦急。

可她仍旧不想改变自己的决定。

慕西城看了看她,“后悔还来得及。”

她侧首,浅笑,“为什么要后悔?”

从那天起,她反而一个字都没再关注顾城,没再关注那个案子,而是真的每天都开始逛婚纱店,什么款式她都要看看。

那些天,顾城人在荣京,但寸步没法从医院走开。

安玖泠割腕很深,真是奔着死去了似的,但是能换回顾城现在的寸步不离,她觉得值!

果然还是亲生的,只有她知道,对自己狠那才是对顾城有效的唯一办法。

她甚至逼着顾城答应了去见她挑中的女孩。

“你来了?”安玖泠挑的女孩生的确实好看,笑起来也很亲和,温柔舒服,忙着给顾城倒了一杯水,“不好意思,我今天接了个大单太忙了!只能麻烦你来我店里!”

顾城一身玄色的西装,长款大衣冷肃伟岸,薄唇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无碍。”

走进店里,目光略微扫过不远处的服装,他几乎才知道她是开婚纱店的,来之前根本没做过了解。

顾城在桌边坐下,大衣放在了一旁的位置上。

“马上就好了!客人试最后一套我就能走,电影票已经买了!”女子笑着。

看起来,她对顾城是做过了解的,哪怕是没有,光是这会儿看他那张脸,看他一丝不苟的穿戴和整个人气势,没有谁会不迷恋这种男人。

顾城也依旧是点了一下头,“你先忙。”

女子不好意思抿唇后转身要去忙了,她能感觉到顾城的淡漠,只是那种淡漠反而让人忍不住的想靠近。

所以走了之后稍微回头看了一眼。

顾城正好抬眸她的方向看,弄得她一下子不好意思了,不过他却反而直直的盯着,甚至眼底透出惊艳后一寸寸的变冷。

女子一转头,正好客人试穿婚纱出来了。

沐司玥今天专门过来试这一套的,刚穿上她就已经很喜欢,但是脸上并没有多少雀跃。

镇在镜子前看了看,“尺寸刚好。”

女子也上前,“是呢!身材好果然穿什么都好看!”

沐司玥清淡的笑了一下,随口的问了句:“老板今天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忙?”

女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关系,让顾先生稍微等一下,顾客至上嘛!”

她依旧是浅笑,从镜子里看到了某个修长的身影走过来。

顾城一张脸几乎冰得寸早不生,长腿一步一步迈得很重,昂贵的皮鞋在店里的地摊上碾出一个一个的旋涡。

终于停住,一双眼像生根在了她身上。

沐司玥转过身,看到了他了,可是整个人平静、淡然,连表情都淡淡的,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只对着老板道:“过两天还有新款是么?到时候我再做个比较?”

女子笑着:“当然可以!”

------题外话------

不在状态,总是写不出来~肯定是你们不够积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