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截停她的婚车队/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点了点头,依旧在镜子前略微侧着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余光里是他的影子,却又视而不见。

笑了笑,“老板进货的款式很独特,我穿起来确实漂亮,也显得够高贵吧?”

说着看向老板,又笑,“是不是太孤芳自赏了?”

女子赶忙摇手,“没有没有!您这么漂亮还叫孤芳自赏别人可就活不了了!”

不过女子想了想,还是问:“未婚夫一会儿过来么?”

老板的意思是可以让她的未婚夫帮忙鉴定一下,她绝对没说谎,真的很漂亮!

沐司玥略微挑眉,“未婚夫太忙了!我自己先过来试一套,顺便看看价格,挑个合适的,别把他吓坏了!”

老板好笑,“像您这样的条件,男人都巴不得不惜一切代价的娶回去,不可能考虑这些的!要谁因为这些小事情不娶你,一定是个傻瓜!”

她漂亮的眉眼微微弯着,目光掠过一言不发立在那儿的男人,“可不是么?世上就有这样的男人,不然我也不会急着嫁出去!”

说完话,她略微深呼吸,打算换下来了,顺口问了老板,“您结婚了么?”

女子不好意思的低了低眉,“没呢!”

“那就是热恋中?”沐司玥一边收拾裙摆准备回更衣室,每一句看起来都只是随性的聊天。

女子抿了抿唇,刚好回头抬头看一眼,冷不丁的发现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边,才答:“今天以后也许会呢!”

沐司玥笑了笑,不再问了。

他就是来相亲的,但是跟她没有关系。

“我去换下来。”她提着裙摆往回走,顺便对着老板,“不用帮忙,我自己就好,老板也可以准备换衣服出去约会了!”

她进更衣间之后,顾城才把视线落在婚纱的老板身上,“她是你客户?”

女子浅笑点头,“对啊,不好意思!临时接到的单子,等她试完就好了!”

她不了解顾城,所以不知道他此刻峻脸深沉是因为什么,更不知道他忽然问道客户的情况是因为什么。

只是压低声音道:“看样子像是家里催婚的!不过年龄应该不大,有钱人家的孩子很多联姻也正常,马上订婚了,未婚夫给点力打过电话让好好照顾着!”

顾城终究没再开口,薄唇抿得很紧,回到座位之后,一双眼更是沉沉的。

等了好久,老板换了衣服,却没见沐司玥再出来。

看到顾城略微的疑惑和往那边看的视线,老板才笑着解释:“更衣间有后门的,客户有事就直接走了,咱们也走吧!”

可男人脸色蓦然微变,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就在女子以为他是要跟她一起继续约会的时候,只听他低低的嗓音,道:“不好意思,今天恐怕没法陪朱小姐了,我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等我母亲问起来你直接说不中意就好。”

说着话,他一手拿了自己的大衣,道:“有冒犯之处,抱歉!”

女子愣了愣,蹙着眉,可又尽可能不变脸,笑了笑,“我倒是挺中意的呢!”

对此,顾城目光看了看她,神色却几乎没有变化,依旧只是一句:“抱歉。”

而后修长的身影从她面前迈步而过,径直离开。

五分钟之前,婚纱店侧门。

沐司玥走出去时披了外套,上车之后就放在了一旁。

慕西城开车来接的她,见了她时神色温和着,语调亦是,“怎么忽然换了一家?”

她之前试婚纱的地方不在这里在,这种小店,她的身份是不太可能走进去的,市面上普通的婚纱款式她也不可能选。

沐司玥只是笑了笑,“有时候不是大师的设计师灵感也很不错的!”

是么?

慕西城略微勾了嘴角,似乎知道她忽然来这里的原因,但也不多问,只道:“去吃饭么?”

她想了想,点头。

是到点吃晚餐了,但是她没什么食欲,最近一直都这样,每一顿都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往餐厅走的路上,她大多没有表情、安静的看着车前方的街景。

好一会儿,忽然问他,“慕西城,他们让你这么突然的娶我,你不会觉得遗憾么?”

他侧首看她,“为什么要遗憾?”

“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恋爱,没有养成属于两个人的默契,就这么结婚了?”她语调里有一些惆怅。

慕西城却笑了笑,“只要是自己喜欢的,没有遗不遗憾,何况……不是还有婚后项链?还有日久生情?”

沐司玥只得笑了笑,不多说了。

目光从后视镜扫过时一眼好像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有点眼熟,只是在看又没了,估计是眼花了。

他们的晚餐选在老沐和七七婚礼时大火的那个酒店了。

他们不用等位子,直接去了楼上的雅间。

慕西城和顾城一样,知道她的饮食喜好,每次点餐都是依着她的口味来,很自然。

以前她会客气的让他自己点,不用太这么顾着她。

但是现在不了,以后不都要一起生活么?

中途,她起身去了洗手间。

这一层楼都是雅间,洗手间也很私密,每一间都单独隔离,空间也不算小。

她在洗手池边的镜子前站了会儿,旁边是提供女性放手包的地方,她索性在那个台子上坐下。

没原因,就是想安静的坐会儿。

她最近都这样,时不时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什么都不想。

但是这会儿脑子里全是刚刚顾城一脸冷如冰渣的脸,看得她心里很爽,只是这会儿依旧免不了的难受。

女生是没权利逼迫任何人一定要你,可她依旧没办法做到一点都不怨他。

正低头闭目的放空着,隐约听到了门口的声音,没怎么理会,因为是单间,顶多是没看到里边有人的提示。

然而,几秒后,门开了。

她一双素眉蹙着,刚要抬眸,就已经看到了一双长腿立在了台子边,引入眼帘的是他的皮鞋。

“你跟谁订婚?”低沉压抑的嗓音从她上方响起。

沐司玥抬头,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刚刚一直从镜子里看,没看仔细,也没近距离,这会儿却几乎只有几寸的距离,她能看到他眉宇间淡淡的疲倦。

她想从台子上下来,因为他挡着,只好作罢,冷淡的看着她,“和顾先生好像没关系?”

那种语调是真的生疏,生疏得一股子说不出的冰凉,凉透了顾城看着的眼。

抿着的薄唇紧了紧,在她抬手想要推开他从台子上下来是,他索性一手扣住她的手腕。

“放开!”沐司玥被他越是往台子深处禁锢着,忽然紧了眉心。

如果他现在耍流氓,她真的,绝对能一巴掌扇过去,毫不心疼!甚至会觉得解气!

“我问你和谁订婚!”顾城的嗓音一度的沉冷,满是压抑。

她也倔强的抬头,“我说了跟你没关系!”

试着挣脱他的力道,可是他捏得太紧,弄得她手腕疼,索性不动了,冷冷的盯着他。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她咬了唇,调整气息,做到毫无波澜,“我说了最后一次不会等你!在你选择相亲、选择替你母亲翻案的那一刻,就只有这一种结局了。”

顾城这些天真的太忙太忙,忙得只有时间回家换衣服,中午在医院,晚上才有时间处理自己的事。

他是真的不知道她订婚,甚至不知道她是和慕喜欢还是和苏衍订婚。

也才发现,除了他,她真的有那么多好的选择。

从来没想过她可以属于别人,看到她穿婚纱的那一刻,整个脑子都是空白的。

“我说过我会回去!”他依旧低哑的声音,紧紧盯着她。

沐司玥自嘲的笑,“然后呢?再让你妈妈割腕一次?还是下次,我就只能等着你利用我绊倒我爸、拉下我哥?”

她摇了摇头,“别纠缠我了顾城,我把最好的二十几年给了你,够了。”

他却像没听见,每一次她想推开他从台子上下去,他都将她揽回去,一次又一次的把她抵在墙面。

终于在她动怒得抬头拧眉时不由分说的吻下去,指尖捏着她的下巴,吻得很用力。

无论她怎么挣扎、推拒,他都有办法让她只能承受他的吻。

这种无助,勾起了她满腔的委屈,眼泪猛然滑了下去,双手的抗拒变得杂乱无章,模糊的呜咽断断续续。

终于在他放开的那一刹那,她真的抬手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在洗手间那么清脆。

她整个人像一只刺猬,红着眼死死盯着他,一句话都不说!

然后一手抓过旁边的包,不用翻找,直接拿出了一个东西狠狠砸在他面前,用了十足的劲儿,带着所有对他的气。

是那只被他带了二十多年的发卡,“叮!”的砸在洗手台上,昂贵的钻石蹦溅两颗,一颗滚进了下水道,一颗停在他脚边。

他低眉,目光很久才从那颗钻石挪回到她脸上。

她依旧红着眼,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我等过多少次?!”

没有以后了。

她忽然抬手去摘食指上的戒指。

如果她扔发卡时顾城是震惊而心痛,毕竟那是他们之间所有感情的维系标志。

那么她去摘他送的戒指时真的慌了。

他从记事开始,生活中就有了她的影子。

在幼儿园每天欺负她,在小学哪怕不看书都要捉弄她,让她眼睛里、脑子里都只有一个烦人的顾城。

从他是个孩子到可以经营自己的生活,只做了欺负她和守护她两件事,他真的想不出,没了她,他生命的所有意义还剩什么?

一手狠狠扣住她的手腕不让摘戒指,哪怕她再一次抬手打过来,他也只是绷紧下颚硬生生的挨着,坚定的凝着她,“我不准!”

她打得手心疼,更疼的是心,从来没这样对待他。

可这会儿,她只想讽刺的笑,他凭什么不准?

“你给了我二十几年,很长,可是不够!”他就那么立在那儿,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他要她接下来的二十几年,再二十几年,一辈子。

扣着她的手腕,看着她食指上早就戴出印记的钻戒,那种慌,那种坚定,比任何时候都要真实。

因为坚定,因为深沉,他的嗓音低得几乎认不出,喉结微动,“再给我两个月好么?”

沐司玥就那么看着他,回答是:“不介意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狠狠拿开他的手,她终于拿起包离开,冷然从他身侧走过。

那天下午,刚到第一岛的沐司暔接到了顾城的电话,满是质问的冷声:“她订婚,为什么我不知道!”

沐司暔微挑眉,“你说谁?”

然后又道:“哦~玥玥啊?……你不是很忙么?正好我也忙,反正订婚典礼还没到就没通知你。”

顾城“嘟!”的把电话挂了。

然后不到十分钟,上一辈就跟着老沐的老卿鲁旌给沐司暔打电话,国委意识中心有三位高层集体要求紧急会议,他必须到场。

沐司暔闭了闭目,直接道:“你告诉顾城,年前出草案,他现在逼我可没用,当心我撂挑子。”

鲁旌夹在中间,就差求爹爹告奶奶了,“沐总,您就回来一趟吧!”

要不然国委恐怕要被顾城给拆咯!

“我这才落地回什么回?要么你问问未来第一夫人同不同意?”沐司暔倒是好脾气,没有拿出他总理事的架子。

鲁旌苦哈哈的看着挂了的电话,他在这一群年轻的猴崽子面前真的是操不动心啊!早知道跟着前任沐寒声一起递交辞呈!

意外的是,那晚的紧急会议居然真的开了,与会的人并不知道是谁的意思,由谁主持,但是主旨很明确,明确得大半夜都没的睡。

第二天一早,沐司暔的邮箱便接到了一封邮件,简单的修改草案,删减了以前的几条案章。

他啧啧舌,“厉害。”

没总理事,议会都能正常进行,甚至搞出这么个严谨的东西,这要放在古代,顾城早就被疑心的帝王扣一个“功高盖主”的名声,直接咔嚓了!

沐司暔却笑了笑,“乐得清闲!”

连正式版也弄出来,甚至他去力压施行最好,反正没人知道他顾城是总理事背后的男人,名头全是他扛着的!

也是那个晚上开始,顾城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往她手机里打,她一概不接,甚至到了后边直接调静音扔在一边。

以前慕西城来荣京会住在御阁园,但是这次没有,他订的酒店住,有可能是避嫌,总之她没问过。

客厅的电话响的时候,她正好下去喝水,听到了佣人说话,知道是顾城打过来的。

站在一旁声音不大,“告诉他我不在。”

佣人为难的皱了皱眉,然后照做了,之后又看着她,捂着话筒,“顾先生问您去哪儿了?”

“随便。”她想不出理由,摆手就要走。

但是电话里顾城听着佣人断断续续的回答,几乎能猜到她就在边上,声音低低的,道:“麻烦您把免提打开,让她听电话。”

佣人没办法,只能照做了。

沐司玥看着帧姨放下电话,然后很无奈的退开了。

“接电话。”座机里传来顾城厚重的声音,那感觉就像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说话。

沐司玥在一边站了会儿,走过去之后干脆就挂了,拔掉电话线后上楼。

这下终于清静了。

然而,还没完。

她准备睡的时候,御阁园外边的安保说一个顾先生的车就在外边,是找她的。

与此同时,她的手机也接到了短讯,叫她接电话。

沐司玥闭了闭目,她今天的确是故意去那个婚纱店,但不是为了让他像现在这样。

所以她一气之下直接跑去住酒店了。

后来顾城去御阁园也是没有用的,找不到她。

尤其安女士几乎看不到顾城个把小时就会找他,她依旧住在医院,一心想的只有自己的案子和顾城找对象两件事。

月中的时候,沈律师去了病房,略显愁楚。

“证据不足是什么意思?”安玖泠看着沈律师。

沈律师推了推眼镜,“起诉的条件达不到,尤其因为上一次败诉之后,必须要有力的佐证,才能让法院那边正式接案。”

可是他努力了这么久,真的很尽力了,偏偏真的是找不到任何有力证据。

按说他在荣京的地位也是可以的,要查什么东西难不到哪儿去,可是这次尤其难,他也知道这案子涉及沐家,会有些难。

但是无论沐钦还是沐寒声,都没有加以阻拦,偏偏还是那么难,就好像暗中有人总是在他之前把他要查的线全部掐了,快速又精准。

甚至他一次又一次的看以前的案宗,也越来越觉得这个案子里,安女士真的不冤,因为她当初确实拿了丈夫顾准之的保险金。

顾城进病房时,沈律师正好在。

“顾先生!”沈律师恭敬的和他打招呼。

顾城点了一下头,把带过来的水果放在一旁,好像也不好奇沈律师今天是否带来好消息。

沈律师又一次说完之后,他也是表情淡淡。

安玖泠看了顾城,“你靠近沐司玥这么久,就没有一点收获么?”

这样的问法让顾城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手里的橘子慢条斯理的剥着,道:“过去的事,我都忘了,谈不上这些。”

又是这个借口。

之前就是如此,因为他忘了过往的一切,所以别说作证,连回忆相关的事件都做不到。

沈律师很是抱歉,“如果安女士不满意,我们退钱也是可以的,毕竟没有把事情办好。”

安玖泠不,宁愿砸钱让他们继续。

对此顾城也没说什么。

但是之后这些天安玖泠看得出顾城总是一股子压抑,甚至心不在焉,待在病房的时间越来越少。

“你很忙?”她问。

顾城神色平缓,“您不是希望我尽快找个伴侣么?”

“朱小姐给我回电话了。”安玖泠脸色不好,但又给他挑了一个。

顾城看了一眼照片,“是不是太小了?”

“小你五岁,小么?”

是挺小的,他觉得两三岁正好,就如他和她。

但没有当面拒绝,当然,他是不会再去约会了,没有那个时间。

开着车去御阁园找了很多次,每次都找不到她,顾城才蹙着眉返回,也是在路途中忽然拧眉,一脚油门下去跟着一眼看到的车辆往前走。

沐司玥把车停在了酒店门口,然后走了进去。

顾城就在车里侧首看着,家就在这里,还用住酒店,就为了躲着他。

晚上十点左右,沐司玥气急败坏的从酒店出来,手里拎着包,一副被赶出来的模样。

她的确是被赶出来的。

而且试了另一家酒店,同样是不准她入住,整个荣京酒店的身份登记系统都不准许她入住。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顾城!

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没错。

最后一次从酒店被拒绝出来,她刚走到路边,黑色轿车已经停在脚边。

窗户降下来,车门也从里边打开了,低低的嗓音从里边传出来,“上来。”

沐司玥瞪着他的车看了会儿,忽然扬手把自己的包砸了过去,转身就走,显然是气坏了。

顾城拿了他的包,一直缓慢的跟在她身后,直到磨掉了她所有性子,自己弯腰钻进车里,车门都差点被她扇掉。

那一路,她无论如何都不和他交流,更不看他一眼,他送她回御阁园,她就下车。

顾城走过去握了她的手腕,想说点什么,发现像个木偶一样的她,他完全没办法。

如果她冲他吵、冲他闹,他或许都有办法,反而是这样的冷淡、平静,逆来顺受,一点办法都没有!

终究只是低低的声音,“早点睡。”

他没法再说让她等的话,只能自己加快速度。

而她现在也不抗拒他的吻,只是他碰过之后,她就面无表情的拿手背擦嘴,或者额头。

顾城看着这样的动作,胸口微疼,也莫名的来了脾气。

她擦一次,他就再吻一次,一来一往、反反复复,气得索性将她整个人压在车顶深吻,极度的纠缠。

松开她的时候峻脸凝结,“还擦么?”

她不擦了,而是从他车里拿了矿泉水漱口。

顾城一张脸比夜色还要黑。

然而,他没办法。

倒是越发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出现在她面前,无论她乐不乐意,他一定要带着她做事,占据她的时间。

甚至建议她:“不是还要去试婚纱么?”

沐司玥那些天活得像个哑巴、瞎子,不说话也不看他,就一只木头似的随他便。

然而,顾城终究有没空的时候。

不知道谁把他带着沐司玥试婚纱的话传到了安玖泠耳朵里,安玖泠对自己也是真的的狠,或者说,她对自己的儿子够狠,二次自杀!

连续三天,顾城没办法离开医院。

也是那个时间,荣京一下子传遍了沐司玥订婚的事,只是新郎没被人爆出来,都说不是荣京人,也不是沐寒声那个圈子。

也有人说,很可能荣京走个过场,去国外、男方那边正式办婚礼。

那天飘着细细的雪,她的订婚礼来得很突然,也很扎眼。

车队在荣京巡回一周,之后去机场,慕西城开车走最前边,新娘在随后的车里,邢楚驾驶。

中途,邢楚猛地蹙眉,然后紧急踩下刹车,担心的回头看她。

沐司玥扶着前排坐着,只是被颠了一下,“怎么了?”

那会儿车队刹车声四起,一连串的车子猝然停下来。

顾城不知从哪赶上来,冒着细细的雪花,在长长的车队前长身玉立。

慕西城坐在车里,就那么安静了一会儿,知道顾城迈着步子冷然拉开他的车。

没有她。

顾城关上门,走向下一辆。

沐司玥抬头时,他已经拉开车门凝着她,玄色大衣肩头落了薄薄的一层雪,可是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眸底的温和是化开的,像是松了一口气,眉宇间的慌张一点点褪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