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专门折磨他的/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了他几秒,淡淡的收回视线,吩咐邢楚,“把车门关上,很冷。”

“是,大小姐。”邢楚是犹豫了会才点了点头,下车绕到右侧去关门,但是他这一下去就没能再上车了。

顾城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邢楚顿了一下之后站在旁边。

她蹙了眉,穿着婚纱一点也不方便,但还是挪了挪,准备把车门关上。

也许是怕她下一秒就自己开车走了,顾城忽然顺手把她从车上抱了下去,仗着她传的衣服不方便活动,他背对着关上车门阻拦。

也是他把她的头纱掀了起来,清楚的看着她的脸不知从哪弄出来的发卡,抬手便戴到了她头上。

另一枚也在他手里,就是那个被她摔掉了钻、扔在酒店洗手间的那只。

顾城直接低眉戴到了他的西装上,看起来就像一枚别致的胸针,丝毫不显得违和突兀。

一系列动作之后,他一双眸子深深望着她,第二次见她穿婚纱,依旧让人挪不开眼。

尤其这漫天轻飘的雪丝,一片雪白,都成了她的花嫁。

沐司玥脸上和薄雪一样的冷淡,“谢谢顾先生送的结婚贺礼,可以让开了么?”

他就那么看着她,薄唇轻启,“你还要让新郎去哪?”

新郎?

她扯了扯嘴角,想转头看慕西城有没有过来,却发现除了邢楚直愣愣的站着之外,这一片,安静得几乎要听到雪花飘落的声音。

“请你让开!”沐司玥看着他。

顾城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面对她现在的态度,他真的庆幸自己做事足够果断,否则她说不等就不等!

下一秒,他把一个红本本摆在了她面前。

“结婚证”三个字明晃晃的印在上边!

而她惊愕的盯着他,顾城面色平和,又拿出他们家的户口本给她看,道:“从今天开始,这里边没有你了,我们会有新的户口簿。”

沐司玥此刻除了震惊之外就是混乱。

那本户口本是真的,户主是老沐没有错!

而他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莫名其妙的拿到前任总理事家的户口本,甚至自己办了和她的结婚证!

这算什么?

“你已经成功打搅了我的订婚礼,这算是第二份大礼么?”一个结婚证,一个户口本?

她甚至找不到语句了,但脸上没有欢喜,“可你依旧不是我要的顾城。”

她现在不恨他,但绝对怨他。

可是顾城就那么单膝跪了下去。

当着长长的车队,在一片薄薄的雪花上,深色的西裤一瞬间被雪水浸湿,越显深黑,而他丝毫没有察觉。

只是抬眸看她,拿出那枚他从第一次拿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归还的戒指,请她为他戴上。

沐司玥是没结过婚,可她好歹知道简单的流程,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新郎这样逼着新娘为他戴戒指的。

他不是从来不戴么?

失忆之后一次都没有碰过!

“曾经是我为你戴上,从你摘下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没有下一次了。”她低头。

可顾城不但让这件事有了下一次,还是用同样的方式。

把戒指放进她手里,然后握着她的手给他自己戴上,一如当初在华盛顿的缆车前。

沐司玥想把手缩回去,他不让。

紧紧握着,把她的戒指从食指换到无名指,然后看着她,“我知道你现在不愿意点头嫁给我。”

“你也说了不会再等。”他语调低沉、平缓,又带着莫名的蛊惑,“没关系,这次我来追,不让你等。”

说话时,他一直保持着跪地的姿势,可笑的是,她站着,却让他把这所有行为都得逞了。

“我不稀罕!”

他温沉的说:“你会稀罕的。”

那会儿,她几乎能清楚的看到他睫毛上的雪花,和他黑色浓密的睫毛映衬得是格外好看,只是她不像赏景。

她穿着婚纱,想挣扎,想直接扭头就走,可是不方便,站了一会儿已经很冷很冷!

原本去机场的车队行程照旧,只是车里换了人。

她一路上的心情根本没法形容。

只是脑子里有着他的话。

顾城说的“从小到大,我从不放过机会看你哭、看你笑、看你闹,唯独不能看你嫁给别人。”

她原本以为,她没力气抗拒,慕西城总有的。

可是慕西城看着她,神色那么温和无害,“成人之美未尝不是好事。”

她甚至觉得这场订婚只有她一个人是认真的,那时候的心里有生气,有委屈,以至于一句话没讲。

原本该去慕西城家的航班,从华盛顿改为了她留学的城市,她都不知道去干什么。

而一小时前。

沐寒声在很远很远的南极好容易通了个电话,问沐司暔,“你把户口本放好没有?”

沐司暔在第一岛,明明说很忙的人,此刻只是看着刚钓到的鱼跑了,叹了一口气。

才回答:“放好了,早让帧姨直接放客厅茶几,够明显了吧?”

沐寒声这才挑眉,“行,那我继续环游了。”

他身边是顾城给他的人,这一路环游用着十分顺手!

对此,妻子傅夜七柔唇微扯,顺手得把唯一的掌上明珠都出卖了!然后赶到这极寒之地。

说是因为荣京也在下雪,很冷,虽然在地球两端,但他也正感受着和女儿一样的温度,算是送他出嫁了!

真是够奇特的理由。

“你真打算就这样把玥玥嫁出去了?”傅夜七看着沐寒声。

男人点头,不说话。

她看了会儿,淡笑,“跑这么远,就这样把玥玥嫁出去,该不会是害怕在现场哭得不像样?”

毕竟在世人眼里,他是前任总理事,威武临尊的想象,若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怕惹人笑话?

沐寒声被戳中痛处似的侧首,眯眸,“做点愉快的事?”

转移注意力。

傅夜七猛地警惕起来,往后退,“干什么?”

某人勾着嘴角,“嫁出去一个,再添一个是不是好一些?”

她简直想踹人,“滚!你几岁了?”

再生个女儿,养得跟外孙女一样大像话么?

可是沐寒声真不觉得自己老啊,好似依旧那么英俊,妻子依旧荣京第一美色,体力一如当年、感情一如当年……

嗯!数不胜数的一如当年!

*

再说一小时前,荣京医院。

北云晚是看着顾城的母亲第二次差点丧命的,作为医者,她当然尽力抢救。

但不得不说,那一刻忽然感觉顾城这个后辈帅得她也想再年轻个二十年,找一个顾城这样的!

安玖泠流了不少血,对她这个年龄,这个体制来说,是相当危险的,不过她看起来还没有奄奄一息的地步,甚至心心念念让人把顾城找来,不准他和玥玥胡来。

顾城确实到了,一张峻脸生冷压抑。

医务人员紧急施救后,安玖泠没昏过去,被推到病房,顾城就在旁边。

北云晚亲手给安玖泠挂点滴,听着他们母子之间的交谈。

“你是不是又去找沐司玥?”安玖泠靠在床上,嘴唇微白。

顾城神色平淡,看了她,答非所问,“命是自己的,您给了我一条命,我却没办法一而再再而三的只救您,或者如果您乐意,等我看着她嫁给别人,也许我会愿意和您共赴黄泉,您觉得呢?”

安玖泠脸色一下就白了。

瞪着他,“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跟她在一起!你不是给我翻案吗?!结果呢!”

他薄唇微动,“我无能为力,沐司暔的新案施行两个多小时了,在此之前沈律师做不到让法院接案。”

而现在,她的案子已经不够条件重新上诉。

北云晚听不懂什么新案施行,因为她不关注大侄子的那些政务。

不过听着顾城现在的话语,看着他的态度,真是心头舒畅了。

安玖泠该庆幸吻安替她培养了这样一个好儿子,若是顾城陪着她作死,这辈子恐怕是没法从监狱出来了。

顾城说完之后转身看了她,“麻烦姑姑了,我还有事急着走……”

后边说什么也没听,这称呼叫得北云晚是一愣一愣的,怎么这就改口了?而且说完真就潇洒的走了。

出病房的时候,某个离开她超不过半天的男人已经在医院门口等了。

北云晚这才问:“安玖泠的案子没法再上诉了?”

聿峥不关心那些,给她披上大衣,只随口问一句:“谁告诉你的?”

她说顾城,聿峥这才记起来有这回事,点了一下头,“刚开完会,顾城自己出的案本。”

估计等太久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跟他妈妈说无能力为了,说完直接办正事去了。

嗯?北云晚诧异,然后又笑,“诶……年轻人就是有魄力!”

“我没有么?”聿峥冰着脸柔着眸,换来她“戚!”的一声,上车前扔了句:“除了床上还算勉勉强强!”

*

专机在夜晚抵达目的地,沐司玥在飞机上睡了两趟,因为什么都懒得想,感觉情况已经糟糕得理不清,索性就不管了。

到别墅时,她是有些惊讶的。

他买在她名下的别墅点缀得犹如新房,一靠近就知道住里边的人要结婚了,扑面而来的婚房气息。

她忽然停在门边不进去了。

顾城看了她,“如果你不喜欢,可以重新装修。”

为了装扮得像婚房,他应该是让人二次装修过了。

“你知道你像什么么?”她睡了一条路的脸上依旧是疲惫的。

顾城自己答了两个字:“流氓。”

她忍不住想笑,何止是流氓,简直是强盗。

“凭什么我的婚就这么结了?”

莫名其妙从半路送给了他?没有多么盛大,有的只是另类。

交换戒指很另类,领证方式很另类,原本的订婚成了结婚也够特别,连宴席都没有!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我都补上。”他说得很认真,信誓旦旦。

又问:“先吃饭?”

她确实饿了,而且也确实只能吃他做的饭,甚至回去这么久,感觉每顿饭吃的都不是滋味,都不及他的厨艺。

然而,她再喜欢他的厨艺,这会儿也和他同一屋檐,有一点是明确的,就算他今天把一切都做了,也别想好过!

这不,晚上差不多该睡觉的时间,她蹙着眉看着跟她待在卧室的男人。

很认真的表情,“顾先生,今天我订婚没打算在床上看见你。”

那意思就是他破坏了她的订婚已经够了,晚上该睡了就该自觉出去避嫌。

可是顾城亦是认真的看她,“既然抢了你新郎的位置,就该做新郎做的事。”

洞房?

她紧了紧眉心。

沐司玥的确不排斥他,但到现在她的心情都没转过弯来,他现在要是敢乱来,她真不会客气!

“戴戒指是逼迫我,领证也是逼迫,怎么洞房也要么?”

幸好他摇头,唯有这一样,他会等到她心甘情愿的再给一次。

很好,沐司玥走过去给他拿了个枕头。

顾城接过去了,而且他的确去了侧卧。

但是第二天她依旧是从他怀里睁眼的。

不过她的反应还没怎么强烈,倒是他忽然弹了起来,转身快步就进了洗手间,弄得她莫名其妙。

好一会儿他才出来,直接换了一套衣服,然后下楼做早饭去了。

沐司玥洗漱完时间正好,可以用早饭。

看样子,顾城是想和她商量真是举办婚礼的日期,毕竟昨天闹了一通几乎该见的人一个都没见到。

而这场订婚是慕西城准备的,这时候她才纳闷,家里几个哥哥还有苏衍什么的,到底知道她订婚么?

至于什么办婚礼,她压根就不和顾城搭腔。

她打算直接买机票回荣京去,也不当自己是领了证的人。

顾城微蹙眉峰,“至少住小半月。”

她扯了扯嘴角,“你真当这里是你的婚房?”

很显然,这件事她也是拧不过他的,她连机票都买不到!

扔掉手机,忽然从沙发起身。

“去哪?”顾城给她榨了果汁,她只是看了一眼,道:“机场。”

“去了也买不到票。”他直接道,然后示意她坐下,把果汁喝了。

沐司玥仰脸盯着他,好半天才开口:“你一定要这么和我拧在一起?”

“和以前一样,不好么?”

呵!她没看出来哪一样,而且现在她可不想让他占便宜。

那天她算是很安静的,大多时间都窝在沙发上翻着电影看,该吃饭吃饭,该休息休息。

但是晚餐之后,顾城去书房处理公务一会儿下来,客厅里已经没她的影子了。

扫了一圈,连楼上的卧室都没找他就沉了脸,电话打了过去。

她倒是接的,背景很吵,“十二点我会自己回去!”

“在哪?”其实顾城猜都能猜出来是酒吧,她去过的也就那么一个,还是被他二哥和Seven带坏过去的。

果然,顾城开车过去,把车扔在酒吧外直接迈着大步进去了。

她的舞蹈极好,去哪儿都能成为焦点,不知道之前经过了怎样的热闹和被吹捧,总之这会儿已经在台上热舞起劲。

外面是冷的,酒吧里是热的,她的外套早不知道扔去哪了。

跳舞这种事对顾城来说就像是让猪崽表演上树,撇脚得可以,他便拨开人群站在台下,用那双深暗的眸子盯着她。

芒刺在背的感觉让沐司玥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她看到了,但是没停。

没想到顾城直接走了上去。

周围倏然的安静下来,只因为他整个人气息过分压抑,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弄得沐司玥也很尴尬。

顾城把她直接抗走的时候,漫天的口哨乱飞。

“我好像没说愿意嫁给你?私生活你也管?”她被放下时理所当然,轻描淡写。

为的就是让他不舒服。

顾城气得一句:“不愿意也嫁了!”

“所以在我心理平衡之前,别管我。”她转身还想进去。

这次被他一把揽回去,直接塞进车里。

可是当初把她扔在机场的是他,惹她失望的他,用另类的方式强制领证的也是他,所以除了惯着她找平衡之外,顾城毫无办法。

因此,在那座城的半个月,她说东,他基本沉默不言。

而她每次出门,顾城一定会跟随着。

她做的最多的,就是每每出门就打扮得漂漂亮亮,性子变得十分活跃,几乎逢人就要交心的趋势。

几天下来,她侧首看了顾城,“事实证明,没有你,我也可以有很多很多选择!”

顾城抿唇,因为这是事实。

车子刚到住宅区外,好像因为前边修路,进去的好长一段路只能步行。

也是那段路上,她被人搭讪了。

“新住进来的?”男子手里拎着公文包,一看就是商务人士。

沐司玥略显诧异,但也立刻笑着打招呼,“每年过来住几天!”

顾城就那么被晾在了一边。

男子甚至看了一眼绷着脸满身冰冷的顾城,问:“助理?”

她想了想,回答:“私人保镖!”

这个回答并没什么问题。

但是随身带个保镖的女孩不多,身份必然不简单,男子更是挑了眉,走了一段要交换联系方式。

说实话,她并没有这个习惯,不知道是不是顾城的原因,她并不喜欢和异性交朋友。

可是,这次当着顾城的面交换了号码,最后愉快的挥手道别。

才走了一会儿就收到男方的邀约,“有空请沐小姐吃个饭?我厨艺还不错!”

男人有厨艺就是好,她笑了笑。

那会儿已经走到她的别墅前院了,进了颇有已经的栅栏门,低头看着短讯。

“手机给我。”头顶忽然响起顾城的声音。

她蹙了一下眉,还没反应,他直接伸手把手机拿了过去。

她想伸手去拿,他板着脸躲开了,指尖快速滑动,一看就是要删掉那个号码,顺便拉黑。

“我翻脸了!”沐司玥看着他。

可他还是删掉了,只是没来得及拉黑。

所以顾城做晚饭的时候,沐司玥就收到了对方的邀请,发了一张图片,晒他做的晚餐。

估计是看出来她的身份,一桌丰盛的中餐!

顾城中途出来见她换了衣服,在门口的镜子前照了照,预感就已经不好了。

而她倒是主动道:“他请我过去用晚餐,看图片都挺美味呢!几步路的事儿,晚上你自己吃吧!”

她真的往门口走,但是顾城岿然立在了门边,低眉睨着她,“我少了你吃的?”

看着他真实的紧张,她心底那张脸勾着嘴角,脸上轻描淡写,也理直气壮,“我吃腻了你做的。”

这是个好借口,他总不能立刻改变为她养成的做菜风格。

但她想换鞋,顾城就把鞋拿走,她拿一双他就抢一双,直到鞋架都空了。

沐司玥气得抬头瞪他。

见到的是他出奇的温和,带着无奈的微疼,“差不多行了,别在折腾我了。”

这都半个月了,他每天做梦都得提防她做什么出格的事,醒来就被人勾搭去。

------题外话------

折腾折腾,甜蜜甜蜜,之后就是他们婚后的趣事,顺便把云厉王子的写了,其他几对交代完就开启下一卷《东里挽歌》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