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说她不懂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只得抿了抿唇,点着头,并接不上话,目光还时不时往不远处瞟过去。

云厉旁边的女孩恭恭敬敬又浅笑温柔的请着他往里走,稍微侧脸的时候能看到女孩子确实长得很有气质,跟沈清漓不是一类人。

“云厉不会喜欢那类女孩的。”她笑着道,看了沈清漓,“云厉的性子和顾城也比较像,生在伊斯,长在皇室,肯定还要强势许多,他不会再找个女强人在身边的。”

男人最享受的就是宠着自己的女人,越是笨估计越能激起他的保护欲。

当然,仅限于他面前,别把自己真的吃成一个傻子就完了。

沐司玥这么想着的时候,脑子里就想到顾城了。

从小她也不笨,可是选择工作时,她真的并没像甜甜一样选择和喜欢的人站在一起,一来家里不会同意,二来她怕太费脑,和顾城你来我往就够累的了。

正想着呢,沈清漓看了她,“晚上去云厉那儿住,还是酒店?”

她想了想,“酒店吧。”

住酒店也和住家里一样,如果没记错,顾城在这儿有固定的酒店套房,偷偷过去消费一趟!

两人打算再坐会儿就走了,但是没过会儿,沐司玥刚刚看到的那个女人已经从不远处走过来。

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确定她是朝这个方向过来的。

果然,没一会儿,女子站在了沈清漓旁边,表情看起来是恭敬的,带着一点点的笑意,其实很疏离的态度,“沈小姐,王子请您同去用餐!”

沈清漓大概是知道女子过来了,从始至终竟然都没有转回头仔细去看那个女的,端庄的坐着,收着包。

语调也是淡淡的,“不了,告诉他少喝点酒。”

果然,这样眼都没抬的清冷态度,加上这样略带暧昧的说话内容,让过来带话的女人脸色变了变。

沈清漓却已经看了她,道:“我们走吧?”

说罢,沈清漓就那么站起来,一旁的女子大概是想拦着她,把她请上去的。

这下她终于正眼了,略微睨着女子,“怎么你要拦我么?”

真正在云厉身边的人基本都知道,她在云厉那儿依旧担着王妃的名,也享受着王妃的待遇,只是她不进皇室住,也不接待宾客而已。

所以女子一下子低眉,欠了身,“不敢。”

沈清漓这才捏着包收回视线,就那么让女子稍微欠身的站着,从旁边走了过去。

沐司玥微挑眉,心底正在啧啧称奇!

看起来这位沈小姐并不是不喜欢云厉呢,这把威风耍得很是帅气!

出了门,沐司玥还往后看了一眼,那个女的还站在那儿,不知道是不是被沈清漓气到了。

“你不担心她哪天真把云厉拐走了?毕竟,女人主动起来,男人想拒绝有时候都有心无力。”她坐在车上,看了开车的沈清漓。

沈清漓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只道:“那倒好,他现在后宫空着呢!没少女人想往里挤,位子多得很。”

额,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还以为经过那一茬,沈清漓心情会比较差,谁知道根本不受影响,要么就是心理素质真的好,表面是看不出来什么的,甚至带她去了校办报名,学营养调理基础。

看得出来,她也是办事利索、不拖泥带水的性子,她说了要报名,趁着傍晚直接就叫人办妥了。

然后送了她回酒店,还跟着坐了会儿才走。

头两天没课,沐司玥可以处理邮件,她带的新人已经回了荣京,下一个城市调到了华盛顿,当初她为了方便,都改成了比较熟悉,顾城去得着的地方,现在看来还真是没太大必要。

免得到时候她过去又和他撞到了。

刚这么想着呢,她的手机就响了。

沐司玥转头看了一眼,原本没怎么在意,但又忽然看了回去,盯着屏幕上的备注。

她手机里什么时候多了个“老公”?!

这种又土又没特色的备注绝不是她写进去的!

当然,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可她磨蹭着不接,等第二次想起来了才拿在手里不疾不徐的按下去,语调淡淡的,“我很忙,有事?”

“在房间?”果然是顾城的声音。

她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她住的房间是他常年固定的套房,有人住进来,他必然要知道的。

“怎么?房间里藏了见不得人的东西?”她悠然看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的盒子里。

正常酒店,那儿放的都是套子。

顾城从电话里听到了她模糊的一句“还真有。”,眉峰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转开话题,“我过两天回去找你,别乱跑。”

她微挑眉,“我过两天有事去别的地方。”

“去哪?”顾城看起来不是开玩笑,沉声问。

沐司玥抿了抿唇,显得漫不经心,“并不想告诉你,你忙你的,没关系,你妈妈不是还在医院么?多陪陪她。”

“嗯……再多相亲两次也是不错的!”

她说前一句时,是真的希望他多在他妈妈那儿陪一久,但后一句就纯属嘲讽了。

可惜两件事放在一起,很容易让人以为都是嘲讽。

而拿他母亲现在的状况来嘲讽确实不是懂事的表现,甚至显得小肚鸡肠,非要他要媳妇不要娘,做个不孝子似的。

起先,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顾城沉默了一会儿,所以她感觉到了。

甚至,他终于低低的,带了几分无奈的道:“这两天实在走不开,懂事点,别让我担心,嗯?”

她盘腿坐在床上,抿了唇,“我不懂事?”

沐司玥清楚自己也不小了,不是刚和在恋爱时可以耍性子闹小脾气的女孩了,尤其涉及到长辈和政务大事时。

可是他这样的话确实戳到了她心上。

索性点了头,“我确实不懂事,所以让你多陪陪安女士,不用浪费时间过来哄我,反正结婚证你也拿到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把我接走了,你赢了!什么都不用做了,好么了?”

本来她心情差不到哪儿去,这会儿反而难受了。

挂了电话,她依旧在那个位置坐着,默不作声。

钻着牛角尖,她要是懂事,就不会选和自己家有宿怨的他了。

她要是懂事,怎么会不考虑以后的婆媳关系?明知山有虎还执意为之?

她要是懂事,早该在他一次次耍流氓把她套住的时候不留面子的给他难堪,斩断这一切。

叹了口气,舒出胸口的淤气。

身边的电话再次响起,她顺手接了。

但不是想接,而是知道他会不断的打,所以接通后直接放在床上,自己去浴室洗澡。

只要她没离开,他就知道她在这个房间,不至于让他担心得夜不能寐。

果然,电话打了两个之后就没再打,发过一条短讯,但是沐司玥也没看内容。

处理完工作,她搜了一些后天上课需要的资料给自己做个普及。

*

郊外一处安静的公寓,客厅的灯亮着,但沙发上没人。

沈清漓换了休闲家居服,端了一杯水进了书房,因为一个人住,并没有关门的习惯。

结果她还没坐下就隐约听到了外间的声音。

微蹙眉,喝了两口的水杯都没放下,又沿路走了出来。

果然,玄关里,云厉正在换鞋,来去好似这里是他家一样。

“你来做什么?”她站在书房门口没再走过去。

毕竟她在皇室规规矩矩的呆了一年,所以她知道今晚他和那些人的晚餐会谈什么,今晚按说他会很晚结束饭局。

云厉放下了拎着的公文包,一边褪去外套,一边往她的方向走,目光直直的盯着她。

不知道怎么的,沈清漓眉心紧了紧,下意识的想后退。

尤其,看到他褪下的外套竟然是直接潇洒的扔在了地板上。

她的视线跟着他的外套堪堪从地上转回来,云厉已经到了她面前,一片影子笼罩下来。

让人有安全感,也会让人觉得压迫。

沈清漓想往后退,被他一手勾住腰,顺手把水杯拿过去,不大的杯子,他一个掌心都能全握住,也几乎是两口把水喝完了。

“别扔!”她下意识的出声。

想到了他刚刚扔外套的样子。

明显不是喝多了就在生气她没去陪同他用晚餐。

云厉倒也收住了手里的力道,而后扫了一眼手里捏着的杯子,又看了她松了一口气后平淡下去的脸。

沉声:“为什么没来?”

她先把杯子拿了过去,然后淡淡道:“都忙着给你选妃,我去凑什么热闹?当服务员我也没那个本事。”

云厉低眉看着她,眉峰是皱着的,“明知道给我选女人,你不急?”

沈清漓终于抬头看他,笑了笑,“我急什么?这不是你们家规矩么?前一任王妃不够格,被换下是迟早的事。”

何况是她这样一个被流放后有莫名其妙被接回来的?

“要醒酒汤?”她又一次看他,很自然的问。

好像他来这儿,就只是来讨一口汤喝。

但是她刚想走,云厉靠着本,一把将她带了回去,也不说话,只把她按在怀里,又翻转身子抵着,薄唇微抿,欲言又止。

------题外话------

写不动了~没动力没刺激点,肿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