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贬做女仆不严重/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曾经的婚姻生活持续了一年,加上现在他总是跑这儿来,沈清漓一看就知道他有话。

抬手撑着他胸口,和素常一样淡着脸,“有话就说。”

而且她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云厉保持低眉看她的姿势,薄唇微动,“下午做了个决定。”

既然说是下去,那应该就是饭桌上的事,皇室那边还没有出正式文件。

“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略微歪过脸,想和他拉开一点距离,酒精的气味熏得人也快醉了。

对她的问题,云厉似是勾了一下嘴角,“出文件就知道了。”

沈清漓却蹙了眉,很严肃的看着他,直呼其名,“云厉。”

他已经习惯了他这么称呼,别人都是恭恭敬敬的叫王子反而乏味,别人和他说话习惯低眉顺眼,她确实清冷的微扬下巴。

所以这会儿加上云厉稍微喝多了点,听到她叫名字,神色不变,几分好以整暇的看着她,“你接着说。”

她紧了紧呼吸,还是道:“我告诉你,别再跟我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我不想继续待在你身边,也不想过什么皇室生活,别给我扯进那些漩涡里,否则我!”

她好像也不知道能把他怎么办,整个伊斯现在他最大,虽然还没把国主的位置接过来,可谁都知道他的能力,也开始实质掌权了。

听完她的话,云厉才认真着表情,声音低低的,“不玩游戏,很认真。”

沈清漓蹙着眉,“到底做了什么决定?”

她现在是真的并不喜欢扎身在皇室里,因为坐得有多高,跌得就有多疼,她已经体会过一次,不想再来一次那种痛。

好容易用这么长的时间看淡、看透了一切,为什么一定要拉她回去?

才听他平稳的声音道:“人选已经挑出来了,大概这段日子就会搬到皇室里,只是身份待确定。”

伊斯的王妃虽然都是皇室的成员选出来的,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云厉自己手里。

他要点头答应了,那个女孩才能真正坐在他身边的位子上。

而这一个,皇室废了好大的力气,千挑万选才终于塞给了他,他却没有同意,只是说试一段时间。

换做潮流一点的说法,那就是试婚。

总之,历来不被满意的女子都会一句话住处皇宫,继续找合意的,所以皇室成员也不能多说什么,总比他一口拒绝的好。

都很着急王子这都什么年纪了,还没再找王妃,更别说生个继承人了。

沈清漓听完后有那么两秒的愣神,原本是应该高兴的,终于,他不让那个位置空着了,说明她可以解脱了。

但是她笑得有那么些勉强,“挺好啊!所以呢?”

云厉垂下视线,捋了捋她的长发,道:“试她的同时也试你,你若是真的……依旧没办法改变主意,我就放了你。”

他的这种话,沈清漓是信的,毕竟他还没有只说不做的事。

可她蹙着眉,“你倒是会享齐人之福!”

然而她想错了。

皇室给他选了预备新王妃试婚,她沈清漓可就不是前王妃的身份了。

“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厉很认真的点头,“你不是不喜欢做王妃么?那就试试女仆,伺候王子和预备王妃。”

沈清漓愣愣的盯着他。

忍不住想笑,也是,她自己说的不想当王妃,所以他把她指定为女仆了?!

嗯,很在理的安排!

她很少动怒的,总是看透一切、清清淡淡,可是面对云厉,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

咬牙盯着他,“伊斯这么大,您怎么就偏偏钦定一个这样差劲的女仆?!”

云厉看着她生气,微勾嘴角,那么一板一眼的人,忽然带着酒气凑近她,“因为只有你知道怎么伺候我!”

那个“伺候”咬得还颇有意味!

云厉是未来将是一国之主,总是威严肃穆,几乎没有什么有趣、邪恶的时候。

如果有,那就是在她这儿。

他当然也不可能表现出他晚上偶尔很会想念和她的一年婚姻,想念某些个夜晚她给的餍足。

沈清漓听完终于是一把推了他,“说完了就走!”

云厉哪会那么容易就走了?

最近一直很忙,好容易过来了,必然是要住下的。

高大的身躯靠在门板上,看着她,“想让我收回旨意也是可以的。”

一听这话,她信了,虽然心里很清楚他没那么好心,可她看了他,“条件。”

云厉抬手握了她半个脸颊,仗着酒劲儿为非作歹的吻了她,沉声:“醒酒汤,还有热水澡!”

他还保持着那个姿势略微倚着,但是没过会儿已经听得到女人把手里的杯子“哐!”一声丢在餐桌上的声音,接着就去煮醒酒汤了。

他最喜欢她煮的东西,白开水都更能解渴!

云厉这才吹了一口酒气,抬手接着衬衫纽扣往她的卧室走,习惯靠在她床上眯一会儿,等着热水澡。

沈清漓想起了什么,煮着醒酒汤的时候进了卧室,站在床边看着他。

感觉到视线了,云厉一睁眼,她娇小的身影映在眸子里。

嘴角微动,“怎么?”

“喝完汤、洗完澡,就把这件事撤了,不出正式文件?”

他听完稍微眯起眼,看起来已经疲惫的想睡着,倒也点了一下头,道:“看你给我的满意度。”

沈清漓微抿唇,点了点头,她知道怎么伺候他才会最满足!

“等着!”她出去之前稍微说了一句。

云厉确实是宽心的等着了。

但成果在第二天看来是最显著的。

皇室成员将预备王妃的女子送到皇室他指定居住的地方时,看到他状态不怎么好,手背上红着一块。

旁边站着一丝不苟准备伺候人的新女仆沈清漓。

云厉还没说话,她淡淡的道:“王子昨晚喝多了,把自己烫伤了,今天的事就简安排。”

这语调和气势怎么也不是女仆能说的。

可云厉薄唇微抿,点了点头,以至于旁边的皇室老头没多说了。

至于云厉是怎么烫伤的……估计他以后再也不敢要求热水澡了,更不敢再要求让她伺候着洗。

而她一句“就简安排”,把原本也稍微隆重正式的接人仪式变得很简单,就把女人接过来了。

就是之前在酒店见过的女子,也就是平时时常要在云厉身边办事的人。

看起来,她倒是不介意仪式,只是被接进来那么简单也好脾气的带着柔和的笑意。

只是,之前她要对着沈清漓低眉顺眼,这会儿,该沈清漓对着她恭恭敬敬的说话了。

所以,她面对沈清漓时几乎是稍微抬着下巴的。

沈清漓看了她,做了个还算标准的礼,“房间已经给您备好了!”

女子点了一下头。

把沈清漓钦点为女仆是云厉的意思,可她多少也是介意的,毕竟关于这个前王妃的传闻太多了。

然,聪明的女人越是不会把心里的芥蒂表现出来,反而是对下人的亲近、和气,道:“别的就不用麻烦了,你先回去歇着吧。”

那时候皇室的老头们已经退了出去。

云厉淡淡的一句,“她以后同住这里,饮食起居也由她负责。”

一旁的女人愣了一下,“不是……”

不是皇宫里有专门的人负责这一块么?她沈清漓也是从体面的人家生长起来的,她能厅堂、厨房的到处伺候人?

对此,沈清漓只得勉强笑了笑,“我的专业虽然特殊,倒也正好帮您调理身子,平日公务繁忙,身体很重要!”

皇室里但凡提到身子,大多都隐含着生产子嗣的意思,所以女子听起来觉得顺然多了,脸色也好看了一些,看了云厉,“既然是您的意思,那就这样也挺好!”

云厉用起她来,是真的顺手,刚转身就已经开始张罗着怎么使唤她,对饮食的摇头和家务的要求都出来了。

而这些,以往他半个子儿都不关心!

因为傍晚开始到晚上九点多有应酬,两人得出门。

云厉唤她来挑一套衣服给他,连着挑了好几套,他都皱着眉表示不满意。

一旁的预备王妃大概是担心他动怒,走了过去,“我来吧!”

然后看了沈清漓,你去准备鞋子。

她微抿唇,确实打算转身就走,可是云厉出声,“站边上看着吧,总不能每次都让初儿代劳?”

听了这话,预备王妃浅笑,“这是我应该的!”

沈清漓却站在一边微蹙了一下眉。

没错,不知道他对这个姓氏是不是有仇,他给预备王妃重新取名,非把人家的姓氏改了,叫沈初,动不动就在她面前张口闭口的“初儿”。

为了不让她好受,让她知道此前她是多身在福中不知福,他也真是苦心积虑、煞费苦心!

可沈清漓案子舒了一口气,竟然也平平的回:“是。”

然后站在一边。

眼看着沈初拿的是她刚刚给他搭配的那套,刚刚他几番挑刺觉得不合适,而这次竟然一副欣然的满意。

她再一次蹙了眉。

有意思?

云厉转眼的功夫,抬眸发现她竟然违抗命令转身就往卧室外走了。

“唉?”沈初余光里见她扭头走了,微蹙眉,没见过这么不把王子的话放眼里的。

云厉却装作没看到,让她把领带递过来,也停止了让她帮忙更衣。

出去换鞋的时候,沈清漓根本没看他,把鞋子放好就站在一旁。

云厉一边换鞋,一边把目光扫向女人清淡的笑脸,显然她不怎么高兴,可他一点也不着急。

她最好完全不适应、不高兴到最后自己提出来愿意继续做他的王妃。

“司机到了么?”

他低低的嗓音问了一句。

沈初本能的必须先一步出去和司机候着他,这是平时的工作模式,她已经养成了习惯。

而沈初刚先两步出去,云厉回身看着门里边站着的女人,冲她招了招手。

她只稍微抬起脸,他就压下唇瓣吻了下来,完成简单霸道的送别吻,“全国上下只有你一个女仆如此殊荣!”

“你!”沈清漓也不好发作,怕门外的司机和沈初折回来。

扣一个王子和女仆私通的名声有她好看的。

等他走了,她又忍不住自嘲冷笑,“私通?”

她适应女仆的身份倒是挺快!

听着外边的车子走了,她甩手就扔了女仆常年要搭在手腕上、供主人随时使用的帕子,严谨、规矩的姿态也改了,走进客厅重重的坐下,双眉皱着。

一直想着要给沐司玥打电话的,这会儿才有空。

电话一通,那边的人语调故作的轻快,沈清漓以为顾城已经过来了。

可沐司玥淡淡的一句:“没呢!怎么了?”

她蹙了蹙眉,道:“……我最近大概是没办法和你一起上课,想着有顾城会好一些的。”

沐司玥在电话这头浅笑,她已经在上课去的路上了,“没事!你忙你的。”

她昨天去试听了一节课,挺有趣,还蛮喜欢。

说罢,又稍有意味的笑着问沈清漓:“怎么,云厉缠你么?”

沈清漓不太自然的顿了一下,“没有的事!”

沐司玥只是笑着,再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她还在车上,每天要乘坐的路途有点远,意思的地铁没有荣京那么发达,拥堵也稍微严重一些。

绕着绕着,她还真有些晕车了,上一次晕车好像还在去女神山的时候。

顾城的电话在前晚之后就没有了,一直没和她再联系。

她听小姑姑说,安女士原本输血、修养就没什么大问题的身体,似乎是因为赌气,非要顾城到了她才肯配合,作得引起了感染,这回是真的比较严重。

进了学校,她就会把手机调成静音。

所以期间顾城给她打电话,她就没听到。

等上完课出来天都黑尽了,她蹙着眉。

该不会让他觉得她又开始作了?那边是他妈妈,这边是她,大概会让他心烦?

这么想着,她站在马路边,犹豫了会儿,还是把电话打了回去,至少证明她不是没脑子只有脾气的作女子。

电话终于通了,她心头也跟着紧了一紧。

然而,更让她紧绷的是那头的声音不是他的。

而是女人的声音:“喂?”

沐司玥愣了愣,车到了她站那儿没动,而是蹙起眉,“朱老板?”

因为她认识这个声音,就是婚纱的老板,也就是和他相亲的女人。

那种感觉很不好,甚至她忽然发现开始不信任他了。

如果安女士和她两头让他生气,让他透不过气,他是不是宁愿找一个可以放松身心的女人?

就像这个朱老板?

女子看了看手机,不知道顾城备注“唯一”的人怎么会认识她,毕竟婚纱的顾客很多,她没法记得沐司玥的声音。

这才接着道,“不好意思,顾城现在接不了电话,您如果有事,过会儿或者明天再打?”

沐司玥抿着唇,语调平稳下来,“有事,让他抽空给我回电。”

顾城确实给她回电了,只是那会儿很晚了。

她连续弄了几分文件撑着没睡,电话痛了一会儿就拿过来接通了。

很少像现在这样,电话通了之后,他竟然没有开口说话。

她脑子里就转着自己的猜想,他是真的透不过气了?连话都不想说?

过了会儿,终于听到他低低的声音:“还不睡?”

她索性道:“你觉得我睡得着么?”

顾城薄唇轻抿着,没有立刻搭腔。

沐司玥一想到他身边可能依旧站着别的女人,心里就毛刺毛刺的难受。

也是因为等久了,她胸口一热,话语也有些快,“顾城,你说我不懂事我莫名其妙的受着了!现在这是几个意思?你们女子俩带一个共同挑中、相过亲的女人团圆是么?”

“既然是这样,你吃饱了撑的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的婚车拦下来!”

顾城终于眉峰轻蹙,“胡说什么?”

“怎么,怕我折了你的名声?敢说你没见姓朱的?”

听筒里,他的嗓音有些疲惫,甚至隐约听到了他的叹息,才听到他说:“玥玥,让我缓口气,好么?”

“知道你委屈,可我分不了身。”他确实满是无奈的语调。

但沐司玥怎么听都憋屈,“分不了身?所以我让你别纠缠我了!我让你别阻拦我订婚,做完了才告诉我你分不了身?”

本来她打电话没想弄得这么焦灼,可已经这样了。

甚至她都不知道这通电话该怎么挂断。

终于听到顾城沉沉的道:“安女士伤发感染,起了些争执,刚把刀从我肉里拔出去,处理完了过去找你,好么?”

沐司玥听着没说话了。

反应了好一会儿,然后蹙起眉,“……为什么是从你身上拔刀?”

而他答非所问,说:“不严重,放心。”

她一下子紧了神色,“我要看你!”

想开视频,可是顾城不接,只说尽可能早的来找他。

她柔唇抿在一起,电话也不挂,好久才问:“朱小姐在照顾你,是么?”

他低低的嗓音:“她照顾安女士。”

虽然,沐司玥没办法照顾安女士,她去了安女士估计也会撵她,可是听到其他女人照顾他母亲,她心里不是滋味。

很多姻缘就定在女人对未来婆婆的付出上。

可是她没办法,这个时候,她不想回去添乱,她若是进那个病房,说不定安女士能把房子掀了,为难是他。

这也就是当初他把她带到国外,自己远程处理安女士的案子事宜的原因吧?

挂了电话,她却忍不住给小姑姑打电话。

北云晚最近也是被安玖泠闹腾得够呛,好像这么大个医院只有她一个病人似的,被叫得很频繁。

接到电话时,北云晚靠在走廊外墙上,听到侄女问安玖泠和顾城什么情况,挑了挑眉。

“忽然发现,不会婆婆打交道是极好的!”北云晚道:“顾城没让你待在这儿很明智,否则安玖泠恐怕能把刀戳你动脉上!”

很难想象,安玖泠和顾城起争执是为了逼他和那个叫朱什么女人凑一对。

可能因为案子被永久封锁带去的憋屈,安玖泠现在活着的意义就是折磨儿子,让剩下的事顺她的意吧,做起事来真是够狠够直接。

“具体内容倒是不清楚,只听护士说,是因为顾城说只要你,刀尖都把整个手掌戳透了!”看得北云晚直打哆嗦。

在她看来,安玖泠可能真的有精神病了。

“要不,你和顾城定居到别的城市去?”北云晚半开玩笑的建议,“你看我和聿峥就挺好。”

她就从来不用操心什么婆媳关系,只要保证聿峥这个冰块不变心就好,他会为她保障一切。

也或许,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聿峥和他的父母也像顾城现在对抗安女士一样对抗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