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只要她喜欢,他都宠着!/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拧着眉,之前是撑着不睡,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没了睡意。

但她也不想给顾城再打电话,因为不知道能和他说什么,怎么能让稍微减轻他的心理负担?

估计是不能了,他和他亲妈事,她怎么也是无能为力?

明明本该是她在理的事,脾气还没处发呢,忽然什么都不忍心了,也是憋屈。

但是第二天一起来,她第一件事还是和顾城联系,一接通就问:“手怎么样了?”

顾城沉默了几秒。

因为他没告诉她伤在哪,可显然她已经知道了,那么这边他和母亲之间的丑态估计也是知道了的。

没打算隐瞒,只是害怕她觉得这样的母子关系真的太不堪入目,那种担心,顾城一直都有。

大概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极致,爱到不想让她看到家里的丑态,不想污了她的眼,甚至让她跟着担心。

好久,顾城才低低的道:“没事。”

反正有事他也会说没事,所以沐司玥只好不问了。

只听顾城接着道:“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很委屈,过了这一段,怎么补偿你都好,就是不准再存有逃开我的念头,听到了?”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果然还是那么霸道。

要不是她,哪个女人傻不拉几的总是等着他处理完事情之后抽时间哄她?

早跑了。

偏偏她就是做不到啊,就这么大点出息,全栓死在那个叫顾城的男人身上了。

好一会儿,顾城冷不丁的道:“我想,做一个决定。”

她本不以为意,道:“总之跟我没关系!……还有!别以为我现在主动联系你就是不生气了,我会一笔一笔的记着你怎么欺负我的,怎么说我不懂事的!等这些过去了,在我面前当牛做马的补偿我!”

顾城似是勾了一下嘴角,竟然温着嗓音低低的说“好!”。

她愣了一下,好几秒没反应。

然后听顾城说的,“如果我和安女士断绝关系,你有意见么?”

那种声音,很沉,很稳,也显得几分悠远而沉重,大概他是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很艰难的决定才想出来问她的。

她抓着手机,手里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因为很惊愕。

其实沐司玥最知道的,顾城从小最渴望的就是家庭,他的家长会上永远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那种情况下承受的目光和议论,不是别人能体会的。

可是现在安女士出来了,他竟然有了这样的念头。

那该是那位安女士多么的伤了那个身为儿子、名叫顾城的人?

她抿着唇,好几秒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断绝了,他就真的一个亲人都没了。

可对此,顾城不知是自我安慰,还是真的如此豁达,“小姑姑和姑父不都是亲人,云暮、云厉和甜甜蜜蜜都在。”

这么一个一个的数下来,好像也确实不少呢。

可是沐司玥素眉轻蹙,有那么些心疼,“如果你真的想断绝关系,就不会坚持照顾她这么久,也不会纠结的来问我的意见了吧?”

安女士作了这么久,顾城都忍着,他现在问她,其实也只是问一问,释放一下委屈?

这么想着,她并没有给出实质性的意见,只是故作轻快而记仇的说:“首先!我还没真的点头嫁给你,所以不能把她当做我妈妈,也就不能帮你做决定!第二呢,有人说我不懂事,所以我坚决不给不这种得罪人的意见!”

有时候别人的家事就是别人的家事,她一个外人说多不好,得罪安女士不说,等哪天顾城平静下来,真该觉得她不懂事了。

而她回答完之后,顾城是真的靠在墙边稍微勾着嘴角。

原本阴郁的情绪也好多了。

因为她不是真的不懂事,他的女孩精得很呢,一丁点都不掺和进来!

临挂电话的时候,沐司玥才板着脸,“早点解决完,我不想一直等一直等,伊斯男士都很英俊很潇洒,体力也不错,我怕自己哪天就不小心被收服了!”

顾城眉峰一拧,什么叫体力也不错?

“你又去酒吧!”他几乎是冷着声,是那种训斥她的语调。

沐司玥听到了,反而笑了一下,熟悉的感觉,哪怕凶她训她,都能让她舒服很多。

她摇头,“没,我在学营养调理,伊斯的大佬们才会叫这种服务,接触不少呢。”

听了这个,顾城就知道是沈清漓的专业,只当她是和沈清漓在学,放心多了。

挂了那个电话之后,沐司玥开始洗漱,收到了顾城的短讯:“吃完早餐我打给你。”

她看见了,微挑眉。

吃完早餐她就要去上课,哪有时间接电话?

当然,她只是找个借口。

也的确没接他的电话,而且那些天,她保持着一天只和他通一次电话的计划,无论他怎么催,她都这样。

不为别的,就为了让他知道那种着急得欲罢不能的感觉。

然后忽然发现,她明明也没和男人撩过,却被顾城培养得自己领悟了很多对付他的招式。

就那样过了十来天,她每晚都会伴随着顾城的短讯声音入睡。

第二天的早晨,顾城给她打电话。

她接了。

刚接通,就听到他冷不丁的,沉沉的嗓音,忽然这样说:“如果我一无所有,你还跟着么?”

沐司玥刚坐起来,双脚还没离地,索性就不动了,“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顾城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疲惫,听的她心里很不安。

可他像知道她的想法,先是一句:“没事,别担心!”

她蹙着眉,“谁要担心你了?”

“你赶紧说怎么了?”沐司玥对着手机,“是郁先生把你赶出来了,还是你被什么团伙骗了资产?”

听不到他说话,她急得站了起来,“你该不会是被仙人跳了?!”

顾城原本那么沉重疲倦的心情,被她说得几分忍俊不禁,半晌才温稳的低声:“以后我只剩你了!”

沐司玥抿了抿唇。

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她又被蛊惑了。

努力装作很平静的微微挑眉,“本小姐哪一点不是最优秀?有我跟有全世界还有什么区别么?”

虽然说得很自大,可是唯独这一点顾城很赞同。

严肃认真的交谈之后,沐司玥倒也淡淡的问了一句,“我是不是也可以选择不跟你?”

“要么你把结婚证给我,我看看什么时候去退了。”她煞有介事。

顾城原本听了前半句时微蹙眉,可是听到后半句的用词便忍不住勾了嘴角。

她以为结婚证是买来的货物么?还能拿去退了?

而那天,沐司玥真的以为顾城是随口感叹,后来才知道是真的。

他变得一无所有了。

用他现在有的所有资产,无论车子、房子和存款,全部都给了安女士,以此来断绝母子关系,也算不枉费安女士生他一场。

她去机场接他的时候才清楚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愣愣的站在他面前,看着孑然一身的男人。

“怎么?”顾城依旧长身玉立,挺拔伟岸,低眉看着她的冷声和不可思议,低低的嗓音:“后悔了?”

沐司玥抿了抿唇,精致的脸上是清淡而略微的高傲,摆着一副她还在生气的表情。

其实,她也说不上后悔,也不单单是惊讶,挺复杂。

“你就这么,真的和安女士断绝关系了?”这种事,她一度以为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

幸好她了解顾城,所以也就能想象安女士到底要多么的令他失望,他才会选择这个最不可取的办法?

顾城认认真真的看着她,“有了你,我有家了,其他的并不太重要。”

这是他的心里话。

如果说他对安女士有多么重亲情,他很惭愧,并不剩多少,甚至都没有对姑姑的深。

所以这一步,是他所能做的极致,别人如何说他冷血无情都好。

尤其,他没办法冒险继续这样的母子情,怕哪一天安女士疯狂的刀尖真的朝向他一直放在心上的她。

说完,顾城稍微靠近了一步,“觉得我太寡情?”

沐司玥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她也稍微收起了那股子高傲。

但也微挑眉看了他,“要那么多情做什么?我可没心思跟很多女人斗?寡情好!”

可她知道他是重情的,不重情怎么当上现在的总督大佬,那么多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不重情,又怎么可能让她一次又一次的等?

听她这么说,顾城终究是笑了一下。

然而,沐大小姐变脸比翻书还快,上车之前就看了他。

他和安女士断绝关系是一件悲伤的事,可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略过去不提是最好的,她明白。

所以微扬下巴,精致的笑脸对着他,道:“你现在一分钱没有?”

顾城看着她故作高傲的姿态,嘴角几不可闻的弧度没办法完全收起来,但也算是端正态度,道:“嗯,晚饭钱都没有,大小姐管饭?”

沐司玥看了看他,有那么些同情,她还去搜了搜,发现他的钱包竟然真的一毛钱都没有!

手机拿过来查了查账户,全都是零!

这是名副其实的一无所有?

她却反而松了一大口气。

把手机递回去,道:“管饭也可以,以后就跟着我,好好伺候!”

顾城把手机接回去,薄唇轻轻勾着。

没忍住,毕竟几天没见,所以倾身过去想吻一吻。

结果沐大小姐伸手点着他的胸口,睨着他,“干什么?真当这是你抢来的女人随便占便宜?你现在要给我打工、看我脸色,爱给不给薪资还看我心情呢!”

她看着他,受欺负这么久,他总算也有今天了?!

解气。

顾城看着她,不给吻就不吻吧,只是道:“薪酬无所谓,拿其他抵免也一样?”

其他?

他的目光看她胸口,沐司玥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等了他一眼,扭头上车。

下一秒又觉得不对,从驾驶位下来,看了他,问:“累么?”

顾城眸子里是温柔的,没有笑,可是墨色的眼底就是有着说不出的笑意,“给大小姐当司机是应该的。”

“……”沐司玥的话被他说了,有那么点不自然,看了看他的手。

过来之后,她一直没表现得特别关心,这会儿想了想,还是算了。

他和安女士断绝关系这么大的事,无论是心理、身体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么多资产要转移肯定也跑了不少腿,他其实也很疲惫。

所以她还是摆摆手,自己开车。

顾城就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她某种小人得志的神色。

可她是不知道,现在的顾城,哪怕几年几十年身无分文也照样能走遍天下白吃白喝,全世界都是他的人,走到哪儿都不用愁吃穿。

可他就是表现得很穷,一无所有,要靠她吃饭,要靠她开工资,要看她大小姐的脸色,都好。

只要她高兴,他都愿意宠着,这是他该还回去的,把下半辈子全拿去还了也无所谓!

说实话,沐司玥之前对金钱没有太多的概念,因为她也不用自己挣钱买房、买车,挣多挣少无所谓,只是要一份工作充实人生。

但是那会儿开始,她就开始稍微做着打算了。

她这几年所有的工资貌似也不过百万,照这么算来,他们没房没车,百万的存款好像生活起来有些拮据?

那天晚饭的时候,做她男佣、负责饮食起居的顾城做了不少菜,她就盯着看了会儿。

忽然说:“以后减少两个菜吧?”

顾城微愣,“不喜欢?”

她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借鉴一点啊……我这个月的工资应该是个十百……。”

她又开始计算了。

顾城站在桌边看着,然后坐过去俯首吻了吻她额头。

沐司玥还没算清楚,忽然看他,一脸肃穆,“谁准你侵犯主人了?”

顾城唇角略微勾着,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戏份多,真当自己是他主子了,只道:“还有一个汤!”

然后转身去端了。

弄得沐司玥一腔威风没处放,只能盯着厨房门口。

可是他端着汤出来的时候又不太好耍威风了,因为他真的非常细心的在照顾她,比佣人还用心的那种。

作为一个男人,不知道他怎么想,反正有时候她看着会狠不下心使唤。

但是转念又想起了这些年她的憋屈,心里就顺畅多了!

关于减少两个菜的事,她又说了一遍。

但是对此,顾城只模棱两可的应两句。

然而,就在第二天,他忽然拿了一张卡,放在正在看书的她面前。

“什么?”沐司玥一脸不解,看着那张黑色的卡。

如果没记错,他的所有卡里的钱都没了,都给安女士转过去了,给她卡是什么意思?

只听他说:“总督的工资。”

沐司玥半信半疑的,这才几天,他就发工资?安女士怎么没把他头几个月的工资也要去?

顾城低眉看她,回答她心里想的问题,“她不知道我的职业。”

这种感觉很可怕,她想什么,他都一目了然!

可她还没表示惊恐,顾城握了她的手,把她的书拿走,那种眼神很认真、很温柔,也很蛊惑人。

嗓音更是一度低沉悦耳,“省什么都可以,饮食起居一样都不能省!”

这是针对她昨天减少菜色的回答?

“吃得开心,穿得舒适舒适都做不到,我就太失职!”他几乎咬着她耳垂低低的嗓音。

心头早已软得一片一片,她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明明一无所有的男人,为什么还能这么酷、这么帅、这么霸道?

有时候真的庆幸,她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呢?可以投胎在爸妈这里,还能遇上这么好的男人?

然而,她正满腔温柔。

某人却抵着她,“感动了,没奖励?”

果然,她回神了,抬眸嗔着他,“铺床去!马上睡了!”

顾城勾着嘴角看着她“凶巴巴”的模样,直接勾着她的下巴便是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吻得她快喘不过气,迷糊沦陷的时候才离开,而且看似认真的一句:“这就去。”

然后真的去铺床了。

沐司玥手里又拿了书,可是怎么也看不下去。

明明这段时间她是这人,各种使唤他出气,可是为什么依旧感觉他的霸道劲儿不减?依旧被他那骨子里的气魄压着?

等她好容易看书看得稍微走心了,顾城收拾完又走了过来,“差不多就洗漱睡觉。”

她不说话,还在看资料。

顾城坐在桌边,看着她,“不用这么辛苦。”

沐司玥终于瞥了他一眼,“我不辛苦你出去找工作?”

他的身份特殊,一般人是不敢要的,反正之前去过几家公司,居然没人收!

顾城似是认真的考虑着,道:“伊斯最大的会所倒是个好地方……”

她忽然抬头,又把他全身看了一遍,“想干什么?”

第一反应就是进去坐那儿让富婆们消费。

知道她在想什么,顾城也没忍住抬手轻敲她脑袋,他只是想过去做个保镖一类的,顺便探探市场。

因为云厉是王子,那种场合,云厉的人不会插进去做生意。

但越是复杂的地方,越是金钱流动汹猛。

不过看了看她不悦的神色,顾城也沉声:“你若是不同意,我就不涉足。”

“我同意才怪!”她白了一眼。

他居然真的点了点头,那么大一块肥肉好像真的打算不要了,温和的说:“好!”

沐司玥抿了抿唇,“这个课程挺好的,我喜欢学,营养学对自己也最有用!”

尤其,他不照样是总督么?

虽然祈祷永远别受伤、不用调理,可还是以防万一最好,她不想以后什么不能为他做。

顾城点头,却直接把她抱走了,“努力学习很重要,早睡也重要!”

等把她放下了,他还故作规矩的俯身在床边,问:“我睡哪儿?”

沐司玥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语调,“沙发!”

“好的。”他说。

然后装模作样的转身要出卧室了。

身后的她盯着他,果然走了几步,他转头回来看,她明知道会这样,忍住笑,凶他,“看什么看?”

五分钟之后,那个一副要去沙发睡的男人端了一杯热水又回来了,“渴么?”

沐司玥好笑又无奈,接过水杯,板着脸,心头却是柔的。

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没错,可是她没打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也要跟他体验真实的二人生活。

而不是三个哥哥和爸妈一听说他们困难就一人一张卡的塞过来,那就太没意思了!

喝完水,她终于可以安心的入睡了。

当然,她不知道,每天她睡着之后,顾城会起来办公,他名下那么大一个组织还在运作,他不可能做完全的甩手掌柜。

所以每个夜晚,他都要发出很多指令。

可他并不觉得累,喜欢这样的日子。

等第二天早上,他又会早她至少一小时起床,接收昨晚下达的所有指令反馈,快速处理完邮件。

每天如此,晚上下指令,早上了解情况,周而复始,每天的安排也正好。

他也是头一次知道,从前每天的忙碌还可以归纳为晚上和早晨,其余时间都给她。

这会儿顾城刚接着电话,考虑好一会儿,才说:“有空我过去。”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所以要亲自过去处理的事,他极少应下来。

挂了电话,他双手叉腰在窗户边站了会儿,几分思量。

然后才开始做早餐。

两个人的早餐做起来很快却可以很精致。

等他做完了回卧室的时候沐司玥还没醒,但是他走到床边时迷迷糊糊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睡乱了的发丝被他拨了拨,她不乐意的哼唧了两下,抱着他的手臂。

“起床了!”顾城低低的嗓音,很低很低的分贝,半个身子也在床上了,“再不起来上课又迟到?”

果然,说到迟到,她一下子睁开眼,反应了一会儿,然后坐了起来,张口就吩咐:“牙刷、毛巾!”

十足的女主人架势。

顾城给她放好拖鞋,“都准备好了!”

她睡得惺忪,鞋子半天穿不进去,下一秒就被他抱了起来,直接进了洗漱间,牙刷递到她手里。

就差帮她洗完脸了。

这种伺候到她几乎退化到儿童时代的感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有的人会让人感觉碍手碍脚。

可是顾城真的做的极好!

也不让她化妆,直接带去吃早餐。

那时候她就清醒了,坐在桌子边喝着温热的牛奶,满是惬意。

喝着的空隙,她的目光扫过去,看着他的手,每天都要关注他手上的伤会不会复发。

顾城又像读懂了她的所想,把手抬起来整个手掌朝着她,道:“恢复得很好!”

沐司玥停下喝牛奶的动作,因为被揭穿而瞥了他一眼。

“我才懒得关心你!”淡淡的一句:“只是看看我搭配的饮食是不是真的对,不会让伤口复发而已。”

菜单确实是她定的,利用着自己学到的知识,只有汤是他自己定的。

对此,顾城只稍微勾唇,见好就收。

吃完早餐,他准备着送她去上课,出门的时候问了一句:“中午我去物色个工作?”

不是他寻找工作,而是物色工作,处于他挑工作的位置上。

沐司玥抿唇,不乐意。

他要是找到工作,她就不能“养”他了,瞬间就没了底气可怎么好?

顾城侧首看了她,明白了,道:“不去了!”

她这才淡下神色,继续看她的上课资料。

也是那天,沐司玥早下课了,回来的时候没有通知顾城,免得他一整天的跑,反正她坐公交直接就回去了。

不过,这个决定也让她真的见识到了之前她自己说的“伊斯男士体力好”的话。

她经常往返这条路,几乎没有遇到过女性受欺负的事。

毕竟,现在的伊斯已经不是前三代的时期了,女性不再那么低的地位,尤其在都城这种偏见很少了。

看来她还是太乐观,很多人骨子里依旧是觉得女人地位低的。

甚至于,她看到有女性当街受欺负上去帮忙的时候,被软弱的女同胞劝她别插手的那种态度气够呛!

对方男子也气势汹汹的让她别多管闲事!

大概是她的插手让男人觉得也没面子,更是来劲,直接动手。

沐司玥那段时间心疼钱,可是那个昂贵的包打人的时候一点也没心疼。

顾城接到电话的时候,那头的人说她在警局。

他一瞬间变了神色,那么自如的切换成了伊斯本地官方语言,嗓音阴的吓人,“她在那儿干什么?犯什么事了?”

国际上,尤其和荣京的友好国,但凡军政界混的,不是新人才进来一天的那种,几乎都知道顾城的名头。

所以局子头头亲自打的电话,听到顾城阴沉的嗓音,声音越是恭敬,“顾先生不必太担心,我们没有为难沐小姐。”

“谁敢为难她?”顾城已经风一般的掠出门,外套都不穿,冷然一句之后上车了。

局子里的长官也只能讪讪的笑,是啊,谁敢为难沐小姐,沐大小姐没为难别人就很好了,都进来了还张着锋利的爪子要去打人呢!

挂电话的时候,顾城只扔了一句:“她若是伤了一根毫毛,你直接找云厉领罪去!”

拿王子压伊斯的任何人,那是最好用的了!

尤其,圈子里的人都说顾城是王子的哥哥,加上他的强大背景,能不怕么?

重复的说着:“是是是!”

其实长官也巴不得顾城赶紧把姑奶奶接回去!

到地方的时候,顾城一停了车就掠着宽健的步伐进了局子,车也没锁,整个人很紧张,一张峻脸微绷着。

平时沐司玥就是他的女主人,这段时间“作威作福”,所以见到他的时候也只是瞥了他一眼,“你来干嘛?”

可这一次,顾城依旧板着脸,不拿她当主人了,三两下处理完程序把她拎了出去。

一双眉峰盛着严肃,睨着她,“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沐司玥不以为意,“哪儿没监狱,有什么了不起,男人就可以欺负女人?”

她说着就要上车,忽然被顾城扯了回去,就在车门边上。

低眉,沉声:“站好了!”

沐司玥被吼得肩头都抖了抖,才反应过来,他今天很凶,然后就仰眸愣愣的盯着他。

半晌,红着眼眶,“……你凶我?”

果然,这招对他最是管用,上一秒还绷着脸的人,瞬间就薄唇微抿,完全不忍心把声调提高的样子。

靠近她一步,她就往后退,“不准碰我!”

她还一肚子火呢,被他凶得更难受,总之就算什么事没有,只要他一凶,她就觉得委屈得要命。

顾城低眉望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声音低低的,“不凶了。”

但也看着她,接着道:“但这里是伊斯,不是国内,不准你瞎逞强,能做到么?”

伊斯的监狱有多黑,她是不会想了解的。

尤其是女性进监狱,本就不公平的男女关系,有些女性进去过,这辈子就成了男人的玩物。

最后有的人直接死在男人身下,有的人在一次次流产手术后在手术台丧命。

这些事,他绝不能让她碰到,一点都不行!

可他不能每时每刻守在她身边,万一哪天一个不经意……

想都不敢想。

沐司玥抿了抿唇,觉得自己被凶了一下就这样,是有点丢脸了,直接转移话题,“云厉也真是,这么多年,还不能改变这种情况?难怪沈清漓不让他碰哼!”

顾城听完几不可闻的抽了抽嘴角。

云厉也是委屈,毕竟这不是一朝一夕的,是国民骨子里的意思太强。

“上车吧。”他声音温和下来。

她不情愿的慢动作。

正好顾城略微俯身,扣着她的脑袋吻下去,“再不回去饭菜就凉了!”

这下沐司玥才瞪了他,“别随便碰主人!”

男人勾唇,很配合,“是,大小姐。”

不远处,局子的长官在车子走了之后,于后视镜朝顾城挥挥手,陪着笑,这才转身进去了。

关于她逞强的这件事,看似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一路上,顾城没少思量。

想起了什么,侧首看了她,“不是学了伸手,都扔哪了?”

她坐在一旁,柔唇动了动,“当初都是糊弄了事,哪学了?”

那时候一开始是打算学的,但是后来她觉得太苦、太累了,说身边有他有邢楚,根本用不到人,所以半途而废。

过了会儿,顾城直接冷不丁的一锤定音:“继续学!”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今天他跟上司似的命令她了?

那会儿到了别墅外。

顾城可能是意识到他惹到女王了,又忘了她的至尊位。

所以换了换神色,看着她,陪着略微的温和,“辛苦一点,好有个防身的本事,我不在时候也安心,嗯?”

她不说话,他就喊她“大小姐”,征求同意。

沐司玥这才脸色好了点,可是想了想,道:“我把邢楚叫来也一样的。”

可某人蹙起眉,“夫妻生活,加一个保镖像话么?”

她美眸微挑,“你不也是保镖加佣人?”

虽然性质不一样,可是他竟然无可反驳,抿了抿唇,半天才一句:“总之不行。”

好吧,他说铁了不行,那就是不行了,她是女王也没用。

甚至,他最后说这次他会亲自教她,陪她连最基本的防身术。

“你?”沐司玥皱起眉,“连唯一和其他男性接触的机会都不给?”

顾城扯了一下嘴角,是完全没有笑意的那种,然后颔首:“吃饭。”

她很无奈,一下子差点搞不清楚现在到底谁最大。

偏偏,顾城做得滴水不漏,一副“卑躬屈膝”的给她擦手,替她拉椅子,帮她布菜,看着她先吃。

当然,做完这些,他很满意的又一次吻了她,而且无视她的嗔怒,坐回去自顾的用餐。

然后不断的给她添菜,一点点磨去她的小脾气,最后一顿晚餐吃得无比和气。

也是吃完饭之后,顾城才让她到跟前,又一次把她看了一遍,“没受伤?”

沐司玥撇嘴,“要是受伤了现在才问是不是晚了?”

他似是早把她了解透了,道:“那时候脾气正上头,不让你吃好、休息好怎么办?”

对此,她竟然无言以对。

可她真的没受伤,就是把包打得够心疼!

顾城看了她手指的方向,是那个包。

然后点头,“心疼包?”

又道:“所以更要学好身手,否则以后不但要心疼包,还得心疼肉。”

沐司玥抿唇,瞪他,没法聊了。

可是他适时的拥了她,“别的都好,可你若出事,我活不了!”

嗓音低醇,悦耳。

很肉麻的话,可是她一点也不觉得,甚至从一个那么死板、冷漠的顾城嘴里一本正经的说出来,竟是如此动听。

好一会儿,她才收起那副受用的表情,手肘杵了他一下,“放尊重点!抱谁呢?吃我的住我的还想占便宜?”

顾城被她杵得一口气没上来,低低的闷哼,嘴角却是好看的弧度,看着她作威作福、看着她闹。

那些日子,别墅里全是她的指挥。

“我要咖啡!”

“不是这个牌子!”

换。

“太甜了!你想胖死我?”

换。

“太苦了!缺糖么?”

换。

“你想烫死我娶别人是不是?”

……然后她抬头看到顾城站在了她身边,二话没说,拿走咖啡,忽然吻下去。

看起来一副规矩的佣人样儿,却霸道的睨着她,理直气壮的沉声:“这么挑剔,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让你满意的?”

说着继续强势的吻她,吻到她老实了,他却受不了。

沐司玥浑浑噩噩的看着放开她的人,仰着脸望着他。

顾城低眉,喉结极致滚动,看着那双樱红的柔唇抿一抿就要人命,嗓音也一度低哑,“看你的书!”

她蹙起眉,好像是他撩的吧?

想起来,过去的某一段时间,她想方设法的让他想起来,心里那么不平衡他的敢做不敢当,要了她又帮她补好那层膜。

她曾经一度想再次送出去。

可是现在呢,不是不想,只是不让他轻易得到!尤其,她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姿态!

越是看他一副隐忍,她却越是玩心大起,素白的小手勾了他坚硬的下巴,柔和刚碰到一起的感觉刺激着他。

知道他什么感受,她却清傲的浅笑,“你不是不想碰我么?”

顾城再次喉结滚动,看着她,沙哑低沉,“乖!别闹,看你的书,行么?”

只要她认真下来,他也不是没忍过。

沐司玥笑着,是那种挑衅的笑,吐两个字:“不乖。”

又两个字:“就闹。”

手腕忽然被他滚烫的掌心扣住时,她其实是有些紧张的,眨了眨眼,“我现在可是你的主人!”

好像碰到这件事,他就能拾起作为总督大佬的那份稳重和淡然,点了点头,“所以安分点,嗯?”

她却摇头。

但是只为了折磨他一下,可没想真的够他办事。

“你会后悔的!”顾城最后一点丝线绷着。

然,吻铺天盖地的覆下来,那种趋势几乎是风卷云残,要把她含住吞下去似的!

纠缠得几乎差一层薄纸的时候,某人清醒过来了,一张精致分红的笑脸仰着看他,真是双手撑在他胸口,“我真的后悔了……”

顾城怔怔的,就差那么一步……“你想憋死我?”

那眼神,隐忍的睨着她。

她看似心疼的眸底,透着一点点的小恶劣,然后顾城终于知道他是怎么上当的了。

但凡她有一点点不想,现在的他是绝对不会强迫的。

所以硬咬着牙从她身上离开。

沐司玥抓过被子,看着他,忽然想起来,看他,问:“你把我订婚抢了的第二天早上,你忽然从床上弹起来去洗手间干什么?”

那时候没怎么想,现在忽然就觉得有猫腻。

果然,顾城回头睨了她一眼,一副她敢说出来就办了她的架势!

沐司玥却忍不住笑,“怕什么,每个男的不都会遗……!”

眼前黑影一晃,顾城已然压了过来,她转瞬愣了,“……我、不说了!”

“谁教你的?”他一脸冷肃的盯着她,好像她被人带坏了似的。

可是沐司玥抿了抿唇,“高中生理课你干嘛去了……?”

又被他瞪了一眼。

好吧,她还是不说了,不过今晚看他这副憋屈,她总算是心里舒坦了!

看着他放过自己,沐司玥稍微松了一口气,结果他居然没走,而是折回来依旧在床边盯着她。

“又怎么了?”她不明所以。

顾城薄唇微抿,道:“让佣人把菜单换了。”

佣人?

家里现在佣人不是他?

想了想,他只有华盛顿家里有佣人,之前她去的时候,菜单尤其是汤是她给佣人定的。

壮阳大补汤?她脑子里跳出来这个。

“你一直没让她改?”

就不巧,佣人太忠诚,她定了之后,连他这个主人都改不了,之后永远都是她定过的谱子。

难怪,沐司玥觉得他每天弄的汤那么眼熟呢?

然后忍不住笑看他,却又板起脸,“不准换。”

现在她最大。

顾城一脸为难,浓眉微蹙,“不帮我解决,还不准换汤,你想要我命?”

对此,她一脸事不关己,“我怎么记得顾先生当初不屑于碰我呢?送都不要,大佬脾气多大啊?每天臭着脸,我上床都要换床单的呢!”

嗯,全是他当初的把柄。

顾城薄唇抿唇,他最近再捧着她也不可能认这个错的。

只狠狠将她圈过来啃噬的吻了一顿,“总归有一天补到我身体里的,都会到你这儿!”

很直接又很简单的说法,可是她听懂了,耳根子“唰”一下全红了,愣着。

而顾城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起身去冲个热水澡缓一缓。

沐司玥坐在床边,抬手摸了摸滚烫的耳朵,往浴室门口瞪了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