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被她自己出卖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玥在那儿坐着发呆脸红的时间,顾城已经在浴室里“哗哗”的洗澡。

好半天,她才接到了电话。

沈清漓打过来的,问她这两天是不是都好。

她笑了笑,“都好,你呢?”

乍听到沈清漓说她被贬为云厉的贴身女仆时,沐司玥反映了好半天,然后一点也没觉得心疼,反而觉得很有趣!

这个年代,不是这种皇室,哪还有机会体验这种女仆生活?

很定很有趣!

不过,转念一想,她想在可是顾城的女王,她和沈清漓的待遇正好相反着,她挺幸福!

转头看向浴室,心头是温热的,但是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顾城,现在的这种生活她很喜欢。

每天折腾他已经成了一种内容,她很享受,好像他也挺喜欢的?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沈清漓这样问。

因为他们都没有宣布婚讯。

结果沐司玥愣了会儿,她差点就忘了这一茬,婚礼她是要的,辛苦的跟了她这么久,必须让人知道他最终娶了她!

可是,过程和时间,她真的没想过。

沈清漓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母亲和小姨不都在荣京么?到时候怎么也要回去办的,记得加上我,我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顺便透透气。”

否则她每天被绑在云厉身边,虽然不算委屈,但是押着性子每天当女仆也是很煎熬。

可是提到这个,沐司玥终究是心疼了。

声音轻了轻,“他为了我,跟家里断绝关系了。”

如果安女士逼他,他不会这么选择的,她想。

沈清漓不知道这事,所以皱了眉,竟然还有这种事?

那顾城最近的心情应该好不到哪儿去,所以她想了想,还是别打扰他们俩了,老实伺候云厉吧。

过了十几二十分钟,沐司玥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顾城出来的时候,她才转过头去看他。

可能是被沈清漓勾起了对他的心疼。

他这段时间确实心里一定不好受,还要天天受她“欺负”,会不会很憋屈?

结果,顾城出来的时候根本看不出上心,甚至好像还因为刚刚的事急着臭,睨了她,“看什么?”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靠在床头,拉了拉被子,好以整暇的看着他,“本小姐还不能看你?”

某人今晚大概是真的怕自控不住,所以她睡下的时候,他坐在旁边,抚了抚她脸颊,“今晚我睡沙发去?”

沐司玥愣了一下,看着他认真的脸,“为什么?”

等见他薄唇微抿的那个表情,她就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这其中还怪她责任大。

可她反而浅笑着,“怎么的?床不够大么?”

果然顾城脸色更不好了,抚着脸颊的手顺势捏了她一下,然后一本正经,“不敢打扰大小姐休息。”

“……”沐司玥无语的看着他。

而且他好像真的是要出去睡,沐司玥知道不让出去他会难受,而且她现在也没准备好,所以也没想特别阻止。

只是冲他招了招手,“出去睡也行……我看看手。”

他手背上的伤其实还没好,但是过来这段时间他是真的一点也不矫情,什么都要做,说怕伺候不好她,受了委屈也是他心疼。

平时食材他都是带手套洗,所以也不算复发,但一直不闲着比不得闲着的人。

“心疼了?”他在她头顶低低的问,带了几分笑意。

她这才放开手,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明天再去换一次药,现在可以退下了,去吧!”

顾城看着她故作不关心的模样,心头依旧是温暖的。

也很配合的下床站在床边,“是,大小姐。”

看着他往外走,沐司玥才转头看过去,配合得有模有样的!忍不住在他身后加了一句:“半个月不准进来睡!”

结果这话是她说的,打破规矩的也是她自己。

别说半月,一共就半夜吧。

夜里她不知怎么的被吵醒了,睁开眼才发现外头应该打雷下雨了,闪电一下一下的投进屋里显得有那么些阴森,加上那一声声的,弄得她心底瘆得慌。

睡前因为两人纠缠了会儿,之后谁也没留意,卧室里没有拉窗帘,只拉了窗纱,难怪闪电那么阴森。

她犹豫了会儿才准备起来去把窗帘拉上,可是坐起来就不动了,又冷又怕。

顾城从卧室出去之后并没有直接在沙发上睡觉,和她说睡沙发也是因为有事,怕她等着不睡。

他和平时一样,每晚处理公务,所以他真正睡下也没多会儿。

因为太晚,加上客厅窗户关得好好的,他几乎感觉不到外边的恶劣环境,睡得很沉。

直到身边多了她的气息,他才警觉起来。

知道是她后又只是轻轻眯着眼,那时候她已经像一只猫似的钻进他怀里。

顾城清醒得快,低眉看着钻进来的人,嗓音低低的,“怎么了?”

沐司玥本来不想弄醒他的,反正沙发也不是没法睡两个人。

不过,他既然醒了,她还是抿了抿唇,“外边打雷呢,好吵!”

虽然她说吵,可顾城伸开手臂把她拢了过来,“怕了?”

她撇撇嘴,埋着脸不承认。

因为她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打雷下雨么?大自然正常现象。

但是那么大的卧室,听着雷声、看着闪电,她确实越来越感觉瘆得慌,全身都冷,只能没出息的跑出来了。

顾城听完微微勾唇,抱着她一同往沙发内侧挪了挪,顺势略低头,薄唇吻她,“睡吧。”

她心里骂着真能占便宜,同时也暖暖的,窝着不动了。

有可能是从卧室外边的挪动了,她一下子睡不太着,偶尔张开眼看他。

客厅里很昏暗的,可是她好像就是能看清他的脸,那么近的感觉,那么清晰的气息,很舒适!

可他不知道,她没看一次,睫毛几乎就会刷过顾城的皮肤,一次又一次的撩着他。

“睡不睡!”终于,男人低低的嗓音冷不丁响起。

沐司玥吓了一跳,柔唇小心的抿着,立刻闭上眼,只是他目光如炬。

只好讪讪的睁开,看着他,反正也装不下去,也不能一个人睡不着,就戳了戳他胸口,“沙发还是有点挤的,而且太软了对身体不好,咱们还是回床上睡吧?”

顾城自然也睡不着了,定定的看着她祈求的模样,一寸一寸的揉着他心间。

喉结轻微滚动,“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么?”

她认真的抬眸,“干什么?”

顾城薄唇略微绷着,睨着她,“揍你!”

她眨了眨眼,明明她表现得很乖顺了啊,说话语气都很好。

也是在他几乎没办法忍受的吻下来的时候,才听到他沙哑的说:“磨人!”

沙发就那么些空间,摊开两个人也必须紧紧倚着,否则一翻身会掉下去。

而有时候,空间狭隘了,彼此之间的气息就会显得特别清晰、特别灼人,几乎他的每一次呼吸,她都听得一清二楚,也一下一下的勾着她的神经。

他的吻越来越深,越来越纠缠。

迷陷时感觉他捧着她的脸,含咬着她的唇瓣,那几个字很低,很哑,透着说不出的魅力。

她迷迷糊糊的抬手撑着他,听着他说:“想!”

“很想!”

一开始她傻傻的,然后才耳根子烧起来,“……我、还没准备好……”

顾城知道,他能感觉到她的紧张。

几次深呼吸,忍着,“下次别撩。”

她哪有?

顶多就是睫毛背锅。

只是顾城一个晚上隐忍这样两次,那两分钟真的很是煎熬。

所以转移注意力,从沙发上把她抱起来,迈步进了卧室,去关窗帘,回来继续拥着她。

沐司玥睡不着,所以提起了什么会真结婚的事。

好像不办宴席她坚决不给他似的。

这个问题,顾城几乎每天都在想,但是她自己问完之后,自己便道:“嗯……还是先别想了,你现在身无分文,哪有金钱和时间办这个?”

对此,顾城忍不住弯了嘴角。

全世界也就她会觉得她的枕边人真的一无所有,一副大义凌然的养着他。

“要不,你真的去找个工作?”她略微仰眸,又道:“我又怕你受累怎么办?”

她所说的受累,当然不是体力劳动。

他那么高傲,不是什么眼色都看得进去的吧?而且他其实还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不算失业,顶多是找点事看起来不那么闲。

“这不是有工作么?”他这才低低的道。

说的是他现在作为她的防身术教练,也算一份工作。

沐司玥忍不住看了他,“这么说,我是不是要给你开工资?”

至少他也有收入了呢!

顾城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竟然真打算这么做。

第二天开始计算他工作了多少天,每天的工作就是她下课之后回家练习。

那时候他的手没有完全好,所以基本都是她自己热身,先把身体基础打好。

也不知道邢楚是怎么知道的,顾城的手快好的时候,邢楚过来了,说:“沐先生觉得大小姐需要我帮助。”

顾城蹙眉,这叫什么话?

什么叫沐先生觉得她需要帮助?

邢楚看了顾城的手,“顾先生不方便,邢楚可以接着先前的课程继续教大小姐。”

沐司玥竟然也跟着点了点头,“你先把手恢复好,每天给我做饭就好了?”

而且她看起来比较固执于这样的安排。

所以那些天,顾城的工作除了清晨、夜晚处理公务外,就是给她做饭,照顾起居。

腾出来做健身房的房间在一楼,专门超后院开的门,改成了全部落地窗,很敞亮。

也因为全是落地窗,顾城若是去后院就能一目了然的看见里边,所以沐司玥有时候和邢楚说话都要下意识的瞄一瞄。

“老沐怎么忽然让你过来了?”她微蹙素眉,心不在焉的拉伸腿、挥挥手臂做样子。

邢楚笑了笑,“大小姐不是最近关心怎么办婚礼么?沐先生觉得您一个人搞不定。”

嗯?

沐司玥惊了一下,这事她可没敢和老沐说。

被顾城抢来的时候,老沐不在家,她索性都不说了,他要是知道她这么委屈就被抢走了,什么仪式都没有,得多生气?

所以,老沐怎么知道的?

邢楚微挑眉,道:“大概是您在网上搜了相关帖子。”

“!”她惊愕的盯着邢楚,“老沐监视我?”

邢楚有些好笑,“您是沐先生唯一的女儿,网络这么发达,他稍微一留意就知道了。”

“他是不是也知道顾城和安女士断绝关系?”她狐疑的问。

邢楚点了点头。

又道:“这事,看起来沐先生倒是比较欢喜。”

因为这样的顾城才是真的顾城,不必因为一个没资格做母亲的女人而被拖累。

沐司玥一下子压力好大,以后都不敢随便搜东西了。

不过转念想了想,让老沐帮忙策划好像也不错?

“那个……你转告老沐,他就算帮我策划,中途要是帮我花了钱,以后我很快还的!”她很认真的。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也不是家里陪嫁的问题,不一样,她得有骨气。

邢楚只是淡笑,点头都显得很敷衍的那种。

两个人可能是聊得入神了,手里的动作停了,几乎凑着两个脑袋窃窃私语的状态。

尤其,从侧面一眼就能看到邢楚淡笑的那一下。

“你们在干什么?”顾城的声音陡然在安静中响起来。

邢楚还好,沐司玥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是一抖,全力的彰显着“被抓爆了”的戏份,急急忙忙的找动作。

不知道该伸展腿还是手臂,慌乱中抓着邢楚坐在腿上开始做仰卧起,目光瞟着走近的某人。

可不能知道她主动策划婚礼,不然他该觉得没尊严了!

顾城在旁边停下,低眉睨着她,“联系里头有这一项?”

她在那儿装傻,“有吗?没有吗?……没关系,我身材太差,练练腹肌!”

而就她那纤腰,已经最美了,平时总是练习舞蹈,她的身材真真无可挑剔!别说一张脸惊艳,光看身材都足够让男人把持不住的那种。

所以顾城悠然立着,一点没客气的抬脚踹了邢楚一脚。

邢楚倒是配合的站了起来,心里那个苦哇,他都没反应过来大小姐就在仰卧起坐了,哪能怪他?

沐司玥尴尬的看着邢楚往外走,给了个抱歉的眼神。

顾城在她面前蹲下,“偷着聊什么?”

她一张漂亮的脸装得很轻快,“没呀,就想着我什么时候能师成出山!”

“早着!”顾城回她一句,然后睨了一眼她光洁的额头。

长发扎起来,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一丁点汗意都没有,显然一直都没动作!

但也装了一次傻,板着脸,“饿了么?”

某人忙不迭的点着脑袋。

可顾城说:“每个放松动作重复一遍再吃饭。”

真的假的啊?她一脸沮丧。

说实话,她觉得练身手的动作都没有事后的放松练习来得多,那叫一个复杂、费时间!

顾城说完之后出去了,到门口的时候和邢楚打了个眼色。

邢楚点了一下头,看着他走了才走进去。

沐司玥一看顾城走了又开始偷懒,叮嘱邢楚别露馅!

后来无论练习还是吃饭,他们俩都小心的避开着顾城。

但是有时候脑子里不免冒出很好很好的念头。

而且很不是时候。

那时候,沐司玥都准备要睡了,忽然从床上坐起来,而顾城从窗户边敏感的回头看她。

她这才抿了抿唇,但也到了床边作势要下来。

男人眉峰轻蹙,“做什么?”

沐司玥笑了笑,“我出去打个电话!”

顾城自然不允许的,大晚上的打什么电话?

所以没准她下床,而是问她什么事,给谁打。

她抿唇,犹豫了会儿,才道:“找邢楚聊聊……”

一个不错的点子,她现在就想交流一下,但是为了给顾城惊喜,她打算整个婚礼都不让他知道。

结果她刚说完,顾城眉头更紧,“知道现在几点了么?”

大晚上的当着他的面要找别的男人算什么事?

沐司玥也意识到这一点了,才道:“正事,你想什么呢?我忽然觉得睡前运动一下,再琢磨琢磨招式动作会好一些!”

“所以把邢楚再叫出来?”顾城眯着眼。

很明显,她这慌撒得一点分量都没有。

没办法啊,她原本也不擅长这个。

所以,她索性板起脸,只能来硬的,“那怎么了?我就像现在琢磨动作,就想现在见他!”

顾城低眉睨着她一会儿,不接这个茬,颔首,“上去躺好!”

“不。”她看着他。

眼看着顾城脸色变了变,有些沉,沐司玥微咬唇,倔强起来,“现在你都必须听我的!别给你几天好脸色就开染坊!”

话说得是很有气势的。

可是顾城一个眼神压过来她还是往床边挪了挪。

顾城从窗户便走过去,“好久不吵嘴,不舒服是不是,嗯?”

“谁要吵架了?”她理直气壮的。

顾城放下手里的手机,随手关了卧室里的大灯,在她的双脚几乎落到地上的时候,忽然把她整个扔回床上了。

“唔!”沐司玥没留心,一头栽过去,差点被枕头捂死。

一下子气得爬起来瞪着他,“我生气了!”

顾城其实是没掌控好力度,并没想到会忽然让她栽过去,她那一下闷哼已经让他脸色猛地变了一变。

但在他伸手之前,她自己气势汹汹的转回来瞪着他。

顾城抿了抿唇,声音稍微温和下来,“弄疼了?”

他伸过去的手直接被她打掉了,“别假惺惺的!平时多疼多爱,一有情绪就把人当布娃娃扔!”

这种形容其实很贴切,可是顾城听完有那么些好笑。

好脾气的看着她,“是我一时不知轻重,不生气,嗯?”

沐司玥不接受,坐到旁边,想从另一边下去。

其实这会儿都不是一定要和邢楚谈新奇的点子了,就是跟他怄怄气。

不过刚扭过身,顾城就把她掳了回来,“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找他行不行?”

见她固执,他倒是嗓音平缓了,“大晚上的,不过夫妻生活就算了,你忽然想找临时保镖,让我怎么想?”

说得好像他被冷落了似的。

沐司玥瞪着他,“就找,怎么了?”

顾城将手臂紧了紧,温厚的掌心探向她纤细的脖颈,“摔疼了?”

那声音低而沉,尾音里带着几分挑起的味道,一下子就能蛊惑到人。

她很努力才能板着脸,“摔死才好呢。”

他嘴角略微勾了一下,也由着她的性子,指了指那么大的床,道:“不是要锻炼么?我陪你一样的。”

她说:“我要邢楚!”

顾城看了会儿,竟然点了一下头,“行,先跟我练,他过来总要时间的?”

反正就她那样,动不过几下就该累得睡过去了。

沐司玥现在工作都不如自己策划重要,所以信了他。

还是仰卧起,因为只有这个她是比较轻松的。

可再怎么轻松,做了十几二十个就又酸又累的不想动了,又倔强的做了几个。

终于盯着他,“我等邢楚过来!”

也是她看他的时候,才发觉他似乎有那么些心不在焉、意乱情迷。

顾城的目光一直都在她身上,不知道是他真的憋太久,还是她真的足够成熟了。

只是按着她的双腿让她仰卧起,那个角度,容易让他走神,越是刻意的想起他事,越是容易被吸引。

然后等她一次次的坐起来靠近时,鼻尖全是她活动过后的清香,胸前的衣服随着动作不断反复而不那么安分了,风光诱人。

这会儿,沐司玥坐起来看着他,累得双手撑着身体两侧,“不做了!”

可顾城略微眯起眼,她这会儿脸颊粉红,仰卧起之后轻微的喘着,气息尽在他几寸处。

那种蛊惑,让顾城心神不宁,抬手理了她的长发。

可她大概是累了,又一头倒了下去,躺着。

“起来!”他低醇的嗓音忽然道,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沐司玥瞥了一眼,“不。”

他说:“最后一个。”

她信了。

双手抱着脑袋起来,他却看着她,“不够,往前。”

意思是动作不到位,身体没有完全起来,没办法她只能配合。

可是她尽力把动作做到完美时,再直起身,他却稍微倾身靠过来,就那么含了她的唇。

她双手抱着脑袋,愣愣的。

几秒之后才忽然离开,又躺了回去。

顾城好似很认真,看着她,“这就不算了。”

她嗔怒,你占便宜算什么算?

可是她不做,他就坐在她腿上,捉着她的足不放一点办法都没有。

沐司玥只能继续做。

可是刚起来,果然没逃过他的故技重施,甚至这一次不自禁的腾出手勾住她差一点倒回去的身子,稍微用力便把她整个按进怀里。

吻也变得深了,她只觉得心脏忽然跳得很猛,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仰卧起坐的缘故。

偏偏,他先一步捉了她抱着脑袋的双手。

她洗过澡,又小小的运动过,身上的味道十分好闻,一丝丝的都侵入顾城身体里。

卧室的大灯被他关掉了,气氛变得很微妙。

顾城对邢楚是有那么点吃醋的,但绝对不至于醋得把她吃下去,只是想,她那么好,真指不定哪天就被人觊觎了去怎么办?

那会儿,她动得有些热了,睡衣除去反而觉得合心意,心脏也狂跳,加上他的缱绻,吻一点点加深,整个人浑浑噩噩。

“害怕么?”他低低的声音。

因为她身体轻轻的颤抖。

她虽然浑噩却也真实的摇了摇头,那不是紧张害怕,是身为给过他的身体反应。

那种轻微又似曾相识的刺痛时,沐司玥才懵懵的望着他,酡红着脸,模模糊糊的,“你说了不乱来……!”

她也一直想留到办婚礼的时候,可是怎么回事……

尤其,他几分隐忍,低眉吻着她,“好~你自己说?”

问她要不要继续的时候,她很矛盾,他把什么都做到位了,那是她已经根本无法抗拒的地步,就是这种感觉出卖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