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拿命去疼你,珍惜你!/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经,他们做过的次数,除了不太愉快的第一次,其余两个手指头就数过来了,隔了这么久,她真的快忘了那种感觉。

那一下刺痛,猛然将她带了回去,想起了当初真正的第一次比这痛太多了,可后来的感觉一次比一次令人沦陷。

就是那种期盼让她此刻摇摆不定。

他却坏得彻底,就好像把一辆马车推到了悬崖边缘,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她控制不了一定会掉下去。

他却还装模作样的问她继不继续,要不要坠入悬崖?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云里雾里,疯狂、迷恋。

他或许是太久太久没碰她,起初是陌生的,只是后来自控不了的驰骋开去。

曾经她的第一次是他的,现在她的第一次依旧是他的,那样的幸运。

失而复得,如获至宝。

如果他曾经帮她补回去第一次送给了别人,他也许会疯掉。

越是回想当年他的“君子大义”,他越是觉得,在她这儿,他宁愿当一辈子的混蛋流氓,做不到儒雅的看她和别人相依相偎。

沐司玥不知道他都想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好几次他疯狂而剧烈,一次次将她紧紧拥进怀里吻不够。

大概是她幻觉,隐约的总听他不断重复说“真好!”

也许是因为有身为第一次的疼,却没有曾经第一次的艰难适应,纠缠许久、餍足满满。

天色早已黑尽了,她也不知道几点了,只觉得夜色很深很深了。

卧室里安安静静的,一阵阵的疲惫过后,她挪了挪,清醒多了。

脑袋枕在他怀里,听他问:“后悔么?”

沐司玥嗔了他一眼,这应该是她问的。

“当初不是打算把我托付给慕西城么?”

“处子之身给我补回来了,戒指也交给别人了,想没想过哪天我会这样和别人……”

话没说完呢,顾城正沉沉的睨着她,不让说。

光是想一想她真的属于别人,真的躺在别人身边,他根本受不了。

沐司玥柔唇勾了勾,现在不说也没事,反正这料她能说一辈子!

“累么?”他几乎没离开过她,说着话也要把薄唇凑过来,这儿亲一下,那儿啄一下。

她想躲,他就微微用力,很轻易把她按进怀里继续。

她很无奈,索性不动了,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如果不累,他是不是?

见她这么盯着自己,顾城也在检讨他今晚确实过头了,虽然,犹觉得不够,可她会受不了。

他帮她揉手臂,揉着腰,捏捏腿,力道刚刚好,舒缓她的酸痛。

沐司玥本就累了,他这么揉着揉着,她睡得很快。

却不知道顾城被自己带进了坑里,最后都不敢碰她了。

也许每个男人都要经历这样的开采阶段,那些天顾城在家里无论去哪,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全是她在怀里的感觉。

沐司玥身材是极好极好的,练舞造就了她曲线的完美,皮肤永远都是粉粉嫩嫩的,他满脑子的魔怔。

她是能感觉到的,而且因为顾城这样莫名其妙的迷恋而欢喜。

有时候他做饭,中途总会莫名其妙的找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过来就是吻,吻完了再狠狠的啄她唇瓣,然后回去继续做饭。

吃饭的时候不是叫她,是吻着她过去,安顿在桌边。

吃完饭肯定也要吻。

她浅浅的笑看他,“哪天我要是口腔溃疡,不能亲了你是不是会疯掉?”

顾城凉凉的扔了两个字:“照样。”

沐司玥愣了一下,瞪他,“禽兽!”

先前他明明说着想出去找个工作的,从那晚之后半个字都没提过。

在别墅里一天二十四小时,大概有二十个小时是和她粘在一起的,哪怕她打电话吻不了,他一定会抱着她,执手吻手背,吻后颈。

温热的指腹还是喜欢蹭她的脸。

也是那晚之后,邢楚彻底成了摆设,他根本不让她和邢楚靠近。

有时候她主动说想练,他落吻,眼皮都不抬,“不练,留点力气晚上给我。”

正好那时候邢楚来了,直接开大门进来的。

他们俩就在客厅沙发上。

顾城从身后拥着她,绕过来寻她的唇瓣,说是晚上把力气留给他,显然恨不得现在就做点什么。

然而……

余光里看到了邢楚之后,某人瞬间就不一样了。

一本正经的坐了起来,甚至从沙发起身,顺手拿了水杯,那样子,简直正经得不能再正经,抬眼看了邢楚,一张峻脸也是淡然的,“有事?”

邢楚有点尴尬,无声的指了指门外,示意他出去聊。

顾城抿了一口水,老成稳重的“嗯”了一声,然后随着出去了,好像刚刚粘着她的人不是他!

就这事,晚上沐司玥取笑他。

他认真的看着她,“私下里怎么腻都好,没办婚礼之前不能坏你形象。”

嗯,他是一直以来都十分十分注重她的名节,注重得能那么奇异的帮她补了膜,差点把她送给慕西城了。

所以这就是他闷骚的理由?

外人面前一本正经,老气横秋,正人君子,对她一个人的时候就跟一块糍粑似的?

他甚至离不开她到了中午她去上课之前,他也换了衣服。

“你跟我去上课?”她诧异。

顾城一脸理所当然,顺手拿了她的包,只让她带个身子。

因为她一起来就哈欠连天,吃过饭之后看起来也是累恹恹的,出门上车之后,顾城才凑过去吻她,“昨晚已经很顾及你了。”

她白了他一眼,顾及她就不会累成这样了,腿还在酸!

今天课上终于遇到好久不见的沈清漓了,不过沈清漓大概没见着她,不知道是不是累坏了,居然课上打瞌睡!

沐司玥坐在右侧边,她以为顾城送她到了之后就走了,但总觉得芒刺在背。

果然,转头发现他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置好好的坐着,她一转头他正好撞进他眼里,他甚至略微弯了一下嘴角。

坐了才十几二十分钟,顾城给她偷偷发短讯:“多久?”

她有些无奈,这才开始上课就问还有多久。

“先回去,下课我自己回。”她发完之后就听课了,偶尔看沈清漓一眼,笑一笑。

看来沈清漓比她还累呢!

结果这一想,脑子里就出现了顾城脱了衬衫后的结实身躯,很匀称,很健康,很有力……

略微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回去,顾城还没走,正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顾城的确在琢磨。

因为他刚被沐司彦拉到一个微信群里了。

名称“技术精英”,他看着那四个字脑子里迸出来的就是床上的技术,大概是他最近真的被她魔怔了。

不巧,沐司彦取的群名还就是这个意思。

群里全是同一辈的兄弟,一共八个人。

顾城是最后一个进去的,因为所有人都没有他的微信,只有沐司彦琢磨了半天终于在很多个里边挑了一个,果然是他,一加上就直接拉进群。

“人齐了!”沐司彦发了一句:“欢迎葫芦娃们!”

“……”

“……”

没人搭理他。

“都喘口气行么?”沐司彦微挑眉,不乐意了。

他最近好容易把沐煌的事务忙顺了,总算能闲一些,竟然没个人说话、探讨大事

半晌,大哥沐司暔终于发了一句:“把云暮和米宝放进来合适么?”

沐司彦看着屏幕,刚要回复。

被点名的两人就跳了出来,异口同声的:“合适!”

云暮说:“响应号召,未雨绸缪,提前学习!”

云厉忽然冷淡的冒了一句:“开会。”

但是等他看到群名,再看云暮的话,明白了什么意思,又加了一句:“退了。云暮。”

云暮:“……”

他已经不是小孩了好么?这么多兄弟,谁还不懂点事?他这么些年在国际上行走,别人见了都是俯首低眉绕着走的角色了。

也就大哥天天盯着他!

千年不说话的沐司景总算说了句:“拉我做什么?”

在所有人里边,他就像是修仙一样的存在,身在最乱的娱乐圈,偏偏绯闻最干净!从来没见他带过哪个女孩子,总是清心寡欲,每天跟着顾吻安学习学习再学习。

搞半天,沐司彦才发现,不会就他自己积极?

不能吧?大哥最近急着让大嫂怀上,乖乖待家里别乱他政事。

云厉不是也想方设法的刺激前王妃吃醋,让回心转意来着?

沐司彦:“你们不会是自己在网上偷偷长进技术吧?……都是兄弟,没什么不好交流的!”

一直得到的回复是:

“滚。”

没办法,沐司彦咬牙把名字改成:“葫芦娃八兄弟”

这回总算是没人有意见了,但是安静得出奇。

沐司彦盯着屏幕,“就没有人想谈谈心?”

安静。

但是沐司彦接到了顾城的私信,三个字:“你很闲?”

虽然高兴吧,但是跟顾城这个闷疙瘩最没得谈,所以沐司彦恹恹的,然而顾城下一句话就让他挺上心了。

沐司玥上课上到一半转过头去看的时候,顾城确实没在座位上了。

直到下课,她和沈清漓聊了会儿,揶揄着问了问和云厉的情况,道别的时候依旧没见到顾城。

她只好自己打车回去。

很意外,家里竟然没开灯,很显然,顾城也没给她做晚饭。

这久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呢。

倒没有不高兴,就是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打了电话,好一会儿才接。

“你不在家?”她靠在门口。

顾城反问:“到家了?”

她点了点头,狐疑了,他没工作,从她上课开始到现在干嘛去了?

脑子里是这么想着,但是她也不好问,怕他觉得没自由,只是淡笑着,“有点饿!”

听筒里他的嗓音依旧低低的,满是温和,“马上到!”

确实没骗她,回来得很快,买了食材。

刚进门,食材一扔把她拥在怀里,“饿坏了?”

她都习惯了他一到家就这样腻着,不过她也就随口说饿,哪那么娇气?

磨磨蹭蹭的纠缠了一会儿,顾城才进了厨房,她倒也站在门口看着,带点探究。

顾城转头看了她好机会,终于是忍不住走到她面前,一五一十的交待说他去会所看了看,结果没有合适的职位。

那时候她就觉得有点头疼了。

以前顾城做什么,周围的兄弟姐妹也只有大哥、二哥知道一部分,老沐知道一部分。

现在搞得谁都不知道了。

所以吃过玩,散散步之后,她看了他,“我呢,防身术还没练好呢,目前这就是你的工作!”

顾城知道她在想什么,勾了勾嘴角,“现在练么?”

她本来想点头的,但是抬眸见了他眼睛里的邪恶,“刚吃完饭练什么连?!”

顾城站在原地看着她快步套了,没有立刻回去,在外头打了几个电话。

沐司玥以为他忙组织里的事,抽空也和邢楚打了个电话,聊着婚礼策划的事。

中途顾城进来过,但是那会儿她在看资料了,只是霸道的缠着她低眉吻了吻,而后又去打电话了。

她现在也知道每天这段时间他会四个五电话,习惯了。

不过她一专门就忘了时间,顾城倒了一杯水放在她手边的时候才抬起头,发现不早了。

“去洗澡?”顾城抚了抚她的脸。

她点了一下头。

等她进了浴室,顾城才拿起她的手机看了一眼,见了她关于婚礼策划,嘴角微勾又放回了原位。

*

她再出来的时候顾城没在卧室里,吹完头发才见他从外边走进来。

他单手别进裤兜里,一手握着手机。

一开始沐司玥没发现,过了会儿才觉得他脸色有些凝重,这才收了吹风机,“怎么了?”

那会儿她坐在窗户边的位置,因为经常坐在那儿看书,吹头发也坐那儿了。

可她问完,顾城没有回答,而是迈步朝她走过去。

随手将手机扔在了桌上,顺势从身后拥着她。

“怎么了?”她不明所以,但是能感觉到他有事。

他把下巴埋进她脖颈,原本是想说什么的,结果一接触刚洗完澡的人,香香软软的恨不得一口吞下去,薄唇从后颈寻到她的唇。

沐司玥虽然无奈,却淡笑,以为他也只是像平时那么吻一吻完事。

但是他的手从肩上滑至她胸前,掌心温热安稳。

掌心微收沐司玥就丢了一半的魂,眯起眼,模糊的看他,“有点晚……”

他的语调里都是哄着的,“不晚!”

有时候沐司玥会好笑,可这就是顾城的性子。

似乎他认定的东西,总是爱到骨子里,一路都不会变,只是这种性子放在床上就有点辛苦她了!

好久好久,她才听到他沙哑的声音:“这两天可能要出差!”

她愣了一下,终于明白他捏着电话一副沉重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可又笑了笑,“出差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他的声音十足的认真,“一天也很煎熬。”

沐司玥这才反过身趴着,双手垫着下巴,嗤了一句:“以前顾先生说走就走两年、三年呢,怎么没见煎熬!”

反正她现在多的是取笑他的料,顾城除了无奈苦笑之外别无他法。

不过话说回来,她转头看了他,变得认真多了,“回华盛顿?”

他点了头,指尖在她后背游着。

“去很久?”她微蹙眉,“要不我也跟着去?”

“不行。”顾城几乎没怎么想。

他一开口就说不行,那就是没得商量了,她只得悻悻的不说话。

“明天就走?”她又问。

顾城知道她已经变得失落,托着她趴在胸口,倚在床头,“明晚。”

所以算起来也是还有一天。

沐司玥点了点头,想着他走了她顺便把婚礼细节都弄完,到时候他回来或许可以直接举行,吓他一跳,他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等伊斯举行完了,再回到荣京办一次。

虽然很多人不知道顾城是谁,不知道他替老沐做过事,也不知道他曾经一手推着大哥上位。

但是她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顾城以后就是她的。

沐寒声的女婿、当今总理事的妹婿,这些都不及她沐司玥的丈夫来得真实!

她以前很多次想着,他让她委屈了那么多,以后觉得不让他好过的,可是事情一过去,她依旧把他放在第一位。

不想让他觉得顾城是卑微的。

“该睡了!”这一次,是她自己不安分了,心里乱乱的想着,越是觉得这些年坚持的爱情真是财富。

她闭着眼,胡乱的摇头。

顾城微蹙眉,想把她从身上放下去,她双手一扣黏着他。

忍不住勾了唇,俯低,“现在不睡今晚可就睡不成了?”

“你一共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她道。

顾城愣了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可想而知她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再纠缠,到了时间,顾城还是要走的。

他刚走的那两天,沐司玥哪儿哪儿都觉得不适应。

幸好的是,不知道顾城打了招呼还是云厉想得周到,沈清漓每天都会抽时间见面,偶尔一起吃晚餐。

正好,沈清漓办过婚礼,所以她借机讨教了伊斯举办婚礼的习俗和办得好的机构。

荣京那边就全靠邢楚张罗着,她也没提前让家人都知道,万一说觉得太没女孩子的矜持,只有老沐偷偷帮他。

一开始沈清漓知道她偷偷准备婚礼,显得很激动,积极得很。

婚纱时沈清漓帮忙选的,她说是云厉介绍的人,出自伊斯很有名的婚纱设计师之手。

那些天,沈清漓跑得比她还积极,到处张罗。

顾城说回去半个月,日子越来越近,她就越来越紧张,总害怕出岔子,给不了惊喜,也惊讶不到他。

因为云厉的意思,伊斯的皇家乐队也成了婚礼仪式的一部分。

顾城会从机场就被人接走,他们的婚礼将会绕完一座都城,堪比环城马拉松。

当天从一大早开始,整座城都已经开始热闹起来,红色的玫瑰绕了一座城,计算着顾城抵达的时间,平均分着时段,每隔一段换一种颜色的花,换完玩七个颜色,表示他也抵达伊斯了。

乐队早上有事顾城抵达前半小时才就位。

她想亲自过去交代别出岔子,但是沈清漓把她劝下了,“你现在就是穿好婚纱,好好等着顾城求婚,他要是不求呢,我临时准备的新郎可就派上用场了!”

她无奈的笑了笑,只好去换衣服。

其实她是紧张,因为起来开始就没和顾城联系,她不知道顾城会不会准时回来,万一临时有事怎么办?

换完婚纱,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人到了么?”她问了化妆师。

化妆师笑了笑,“不清楚呢,我出去问问。”

不过那会儿,沐司玥才皱起眉,看着原本为顾城准备的新郎服,竟然还放在化妆师车上,不应该给接顾城的带走,逼着他路上换好?

化妆师也刚发现,一惊:“完了!”

然后一头钻出去,急急忙忙的找人,让赶紧送机场那边去,哪怕路上遇到人也好。

可惜就是找不到人,眼看着时间就到了。

七色花已经换完了。

果然,一转眼,很远处,一辆房车远远的开过来,要绕过高桥,可能七八分钟。

化妆师让她赶紧把头纱盖上。

隔着头纱,外面的世界变得有些模糊了。

沐司玥反而更着急了,尤其车子越近越紧张。

五分钟的时候,皇家乐队已经可以奏乐了。

然而,现场一片寂静!

沐司玥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又怎么了?”

她转过头,沈清漓原本站在旁边的,这会儿也急急忙忙的下去了,也许是找乐队负责人。

好一会儿,有人走过来说:“乐队来得仓促,出了点问题!”

“还有……”

沐司玥这会儿眉头都要打结了。

她好容易策划了这么久,一定要这么失败么?

“他们说并没有接到顾先生,那位先生说他姓慕。”

沐司玥脑子里一片空白了!

她不知道顾城回去会不会受伤,受伤之后又会不会做出什么决定,那种感觉,已经不能用心急来形容。

果然!

从房车上下来的,竟然真的是慕西城!

那一刻,沐司玥拿着捧花的手都在发抖。

更可怕的是,慕西城手里握着一直锦盒,那么眼熟!

慕西城走到跟前的那一瞬间,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一帮记者,“哗啦啦!”的对着她就拍照。

她可以听懂伊斯语言,记者问得再复杂她都能听出来主要的几句。

“您就是荣京沐总理事的妹妹是吗?先前在荣京就订过婚?”

“听说荣京订婚出岔子,这一次婚礼是否当真?”

“沐小姐,您的家人、朋友五一出席,您和这位先生的婚礼是您一个人的意思?家里人同意么?”

沐司玥麻木了半天,终于转头看到了沈清漓,木木的问:“他们都是哪来的?”

沈清漓显得很迷茫,很紧张,但她知道,“这都是皇家专用的报社记者……”

难道是跟着皇家乐队来的?

可是沐司玥那时候只想着,她把脸丢到国际上了。

除此之外,只看了慕西城,又盯着他手里的锦盒,“顾城呢?”

“他又去哪了?!”

她是真的委屈而愤怒的。

慕西城没多说什么,只是朝她走进,作势打开锦盒。

她却忽然往后退,真的慌了,“我不嫁!”

怎么可能会嫁给慕西城?!

“你别打开!”她一下子泪流满面,不想再经历当初的那种痛,她害怕锦盒打开之后,再次看到顾城的那只戒指。

“慕西城你走!”她哽咽着,“求你了……”

就在她眼泪模糊的时候,耳边骤然“嘭!”的一声。

或者说不是一声,是很多很多同样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在她紧张、慌乱的时候,不知何时,路边站了一排皇家侍卫,从近到远,很远很远,齐齐的束着礼枪。

她还在愣神,又是“嘭!”、“嘭”连续均匀的两声。

现场十二分的宁静了几秒。

那三声礼枪是换成的,整座城,整齐的排了皇家侍卫,云厉几乎把皇室常用艺兵都搬空了。

三声过后,寂静中,天空里回响着隆重的回音。

下一秒,原本说出了故障的乐队忽然齐齐奏乐,那么精准,毫无问题。

也是她傻愣愣的时候,化妆师的车上下来的男人朝她走去。

他穿着她准备的新郎服,一张脸英俊无比,没有半点瑕疵。

也没有她害怕的伤痕和血迹。

可是她那会儿只想哭。

“顾城,你混蛋!”

他走到她面前,跪下来,举着原本该在她手上的戒指。

沐司玥整个人都快混乱了,为什么她的戒指在他手上?

她竟然没发现戒指丢了?!

顾城求婚的台词一点也不新鲜,也不特别,更不繁复,只是依旧柔柔的喊她“玥。”

人家都说“嫁给我,好不好?”

可是他只有三个字“嫁给我!”

偏偏她顾着掉眼泪,拿他的霸道没有任何办法。

慕西城手里的确有戒指,是要她再一次、隆重的替他戴上的。

因为她的犹豫,顾城低眉望着她,声音很低,“伊斯皇室的媒体都在呢,你今天不嫁我,可就真要落话柄了!”

她仰脸看着他,越是蹙眉,半晌才咬牙,“你设计我!”

他把手探入头纱替她抹眼泪,低醇的嗓音里全是宠溺,“这婚礼不是你自己策划的么?怎么怪我头上了?”

可是她没策划让乐队临时出事!没策划鸣礼枪!更没策划让慕西城出现!

刚刚乐队根本就是装的!

慕西城出来吓她,就是有时间让顾城换衣服!

这一切,他都知道,她策划了什么,顾城一清二楚,甚至她的策划,都在他的策划里!

如果那会儿沐司玥还只是猜测。

那么,没一会儿,直升机上陆续走来列队的家人时,她几乎要放声痛哭!

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她还傻傻的以为自己策划的婚礼很好,一定能惊到他!

看她哭得摇晃,顾城轻轻拥了她,“曾经你是所有家人的宝,以后要属于我,自然要由家人见证!”

沐寒声和傅夜七环游了一大圈,但也不算临时回来,这些,顾城都打点过。

只是沐寒声一个大老爷们,这会儿哭得厉害,妻子的手都快被攥坏了。

只有几个哥哥挂着笑,反正顾城跑不了那个兄弟圈。

伊斯皇家媒体实时播报友国荣京总理事亲妹妹的盛大婚礼,在本国,他们尊敬的称沐司玥为公主。

不光因为云厉和宫池家、沐家的关系,更是因为荣京和伊斯的兄弟国关系。

沐司玥从家人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一脑子囫囵,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其中的誓言环节,她也用来“骂”顾城了,因为先前根本就没有写过誓词,这里也没有牧师主持。

无论她怎么锤他,骂他耍流氓,总是骗她、欺负她,顾城一概温柔的笑着接下来。

末了,侧首扫了一眼媒体,“这段不准播。”

记者:“呃……”

顾城更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私底下一两句还好,这种场合,他说不来。

可他掀了她的头纱,低眉,“顾城很不好,不够优秀,他一无所有,什么也不会,可他这辈子,会拿命来疼你,珍惜你!”

那会儿,流泪最厉害的,除了沐寒声之外,大概就是沈清漓了。

有时候,女人爱的不是多么肉麻的话,而是这样的男人,器宇霸道下柔情百转。

之前媒体虽然疯狂拍照,但是慕西城并没露脸,提问里边,也没有提及男方,只是她后知后觉,真以为慕西城是新郎。

结束了这些环节,媒体才疯狂按快门,她泪流满面的被顾城用在怀里,俯首吻住她的那一张成了代表。

身后一大圈的家人是极好的背景,可见这一家子背景庞大,多少人估计这辈子都没办法在同一张照片上同时看到那么多伟人。

从沐寒声那一辈,到沐司玥这一辈。

------题外话------

推荐友文:《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秋囚囚

女主初时是颗用颜表情说话的长草萌球,从天而降,吓尿了男主,一不小心还咬了男主小叽叽。

男主:你长这么萌,我不生气。

女主:一见面就给你口了还想咋滴?

【多年后】

跑步机上沈易的好身材引起一片妹纸尖叫,白大胖翻了个白眼:“叫什么叫,他这是空有其表,下面不行的。”

沈易一颗心被扎成筛子。

特么的你身体用战神胶所制,刀戳都不疼!他那玩意儿又没带电……

为了尊严,沈易当晚拼了老力。

终于换来白大胖一个明媚笑容:“今晚不错,明晚继续保持。”

沈易一口老血喷出来,总觉得‘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这句话是为他存在的。

正在PK,求小仙女们包养嗷,o(* ̄3 ̄)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