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两个人的狂欢!/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天,伊斯的报纸、杂志、新闻频道整个接收率出奇的高,毕竟难得一见。

如今荣京最显赫的沐家,仓城最显赫的宫池家,彼此交情很深,加上都知道云厉与宫池家的渊源,三家一体全是她的家人。

沐寒声、傅夜七、宫池奕、以及她的三个哥哥,云暮,甜甜蜜蜜姐妹俩,加上云厉,还有留学顺路回来的米宝,十几个人在后边站得十分可观!

那种幸福,也只有出嫁的女儿才能懂。

说起来,宫池奕身边本该揽着心头娇妻,无奈顾大导演太忙,所以只带着忙于国际事务、顺路回来的云暮。

再想想等哪一天,他的甜甜、蜜蜜也要出嫁,瞬间心头更涩了,自顾叹了一大口气。

彼时,从直升机上拍摄的画面是一辆一辆的车把围城的路边当做了宴席场,皇家级别的餐点绕了一整圈。

后半天高速禁止通行,自然,这难得一见的宴席是见者有份,很多司机被拦下之后下车就能享受婚宴餐点。

而这些环节,沐司玥是真的不知道,她也没那资金去安排,光是一个皇家乐队就差点让她破财了!

她现在也不饿,更没那心思吃东西,感觉这一整天心跳就没有平和过。

热闹之中,顾城一直没松开她,家里人去享受伊斯皇室美食时,他也在她身边。

“累么?”他问。

她摇头,不是累,是兴奋。

还有,想揍他!

顾城薄唇轻轻勾起,“不累就好!”

因为还没完。

流水席刚被收走,不远处的空地被充分利用,再一次响起直升机声音时,沐司玥以为还有人。

其实都这样了,她挺想看到爷爷、奶奶过来的,只可惜二老过得天外飞仙的生活,不大可能。

她正微蹙眉等着,顾城握了她的手,忽然把她抱了起来。

沐司玥吓了一跳,整个人一直都是处于懵懂、愣神、惊愕的状态来回切换,这会儿也只能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又干嘛?”

顾城低眉看了她,只是宠溺的勾唇,也不说什么,抱着她走向那边的直升机。

有人下来为他们挡风,护送着上了飞机,而后和顾城打了眼色,道:“交给您了!”

顾城只略微颔首表示没问题。

说完那人退到了后边的座位上当乘客。

他在驾驶位,她就在旁边,傻愣愣的。

他这才温和一笑,“不是想看我亲自驾驶一次么?”

沐司玥有点紧张了,伸手抓了个地方,“你、会不会?”

顾城依旧是温和的笑,走之前拿了手机,在那个葫芦娃兄弟群发了句:“你们跟上。”

然后关机。

原本她是真的很紧张,就怕他不会乱搞。

可是起飞很稳,逐渐让她的心安稳下来,刚舒了一口气,顾城腾出一个手握了她,柔声:“看下边!”

她可不敢随便把脑袋伸出去,也就是瞥了一眼。

结果一眼之后就没忍住了。

先前只是站在自己的那一小片地方感受着那片场地的热闹,这样一看才知道自己的婚礼多么盛大。

只听他低低的道:“伊斯真公主都没有的待遇!”

不过极有可能日后被沐司彦那小子模仿去讨蜜蜜欢心,总归甜甜、蜜蜜被云厉宠成那样,当做公主出嫁也是合理的。

他带着她一直盘旋在固定的高度没有飞走,那场面,和依旧能听到的乐队奏乐,光是听着就能无端端的让人想流泪。

“让你再骗我!”好一会儿,她终于抬手打他,“你知不知道我看到慕西城的时候有多怕?”

他避重就轻,趁机铲除,一本正经的点头,“嗯,以后都不让慕西城出现在你面前?”

明明重点不是这个!

她真的以为,他又一次出事了,那种恐惧,想起来依旧头皮发紧。

不过这一次她还想打他,机子颠了一下,吓得她赶紧收了回去:“怎么了?”

顾城只是勾唇,“再打就掉下去了!”

明显是他故意的。

机子盘旋了挺长时间,终于开始提升高度,又再一次盘旋。

她以为应该是降下去,送她回地面才对。

顾城再次冲她颔首,“底下!”

那一眼,沐司玥也只能用“壮观”和“惊喜”来形容。

很多架专机陆续到位,每一架都贴了一颗很大很大的红心,排出了很漂亮的队形。

她甚至连去数的心思都忘了,激动地眼泪往外冒。

那么多家专机,乘坐的自然都是刚刚合影的家人,目的地是荣京。

这也是顾城刚刚问她累不累的缘故,如果累了,他会把这个推后,总归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新郎新娘的机子领航,家人的数架专机护航其后,那样的队列会一直保持,这无疑成了天空中最美的风景,史无前例。

而那时候,沐司玥却红着眼圈看他,“你哪来的钱租这么多专机?”

还有,伊斯如此大的排场,那都是金钱!

顾城听完有些无奈,只抬手抚了抚她那张今天几乎就没有干爽过的脸,“免费。”

她自然是不信的……得还债到什么时候?

顾城知道她在想什么,好笑而宠溺,可他真的没有撒谎,他名下那么大的组织,弄出这几架飞机几乎是九牛一毛,毫不费力。

驾驶者也全是他的人,还有人抢着来都没机会的呢。

后来他索性说是沐寒声给的陪嫁,全被他拿来花了,她也算好受了点,以后加倍孝敬老沐就好了。

说到底,她能成这桩婚姻,最得感激家人,否则普通人家也不愿意把女人嫁给上一辈恩怨至深的人家。

一队列的航班,整个路线都由顾城安排处理,很多航班因此改线,也因此,他们的婚礼几乎成了另类的国际新闻。

从伊斯到荣京,已经是荣京的凌晨。

然而,整个城市灯火通明,全程的布置热闹至极,丝毫不亚于伊斯的排场。

飞机还没落地,已经有很多人在机场外把镜头对准过来,毕竟除了阅仗仪式外,几架飞机这样的壮观列队可看不到!

别人都不知道,沐司彦突发奇想组建的葫芦娃兄弟群,这段时间其实完全成了他的婚礼策划群,暗地里所有人都供顾城使唤。

荣京这边的事情全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更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这一切简直赚足了沐司玥的眼泪,每看一次顾城的脸,她更是忍不住想哭,说不出那种感觉,只觉得她如此幸运!

灯火通明的荣京凌晨热闹非凡,甚至出了机场,看到一片白色婚纱、黑色礼服的男男女女,她都是傻愣愣的。

“这都是你朋友?”随即又在自己心里否定。

顾城一共有几个朋友,她是最清楚的。

这么说来……请这么多伴娘伴郎得多费钱啊?

顾城嘴角的弧度是没办法收起来了的,每次看她这样惊愕和无措的担忧,可爱得令人免疫不了。

在他看来,这是个大喜的日子,要开心到极致,虽然心底免不了感慨,可他始终没有红过眼。

尤其见她鼻尖都彤红的时候,双手捧着她的脸,拇指往两边抚开,“以往怎么没发现这么能哭?”

“都怪你!”她也不想,可是控制不住。

直到顾城很认真的看了前面的人,回答她:“他们也都是新人。”

不是伴郎、伴娘,全部都是新娘、新郎,一共九十九对,几乎占满了机场前的空地,专管无比!

沐司玥又一次给怔住了。

九十九对!

“今天结婚的人有这么多?”她是真的惊到了。

顾城一手揽了她,“好容易凑齐的!”

这是事实,他的时间也不多,荣京一共这么大,全部统计下来也不过是半数,为了这样的仪式,为了不让她一个人出嫁显得孤独又哀伤,他从仓城和其他城市征集的新人。

统一定制的婚纱礼服,甚至男女双方所有当日婚宴费用,以及来京家属的衣食住行,顾城统统包管!

那么多白色婚纱的新娘在她们的婚礼日期,却齐齐的祝她“新婚快乐!”时,沐司玥好容易缓过去的眼泪又一次流泻。

那种感动,无以言表。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婚礼,想对与身份是寒酸的,可是她不在乎,只要嫁的是他就好!

谁知道他给了她这样的宏大和独一无二?

说起这一点,沐司暔乍在群里听了顾城的计划时是惊讶的。

撇去那么多专机护送新人队伍,以及干扰了众多航班路线的问题处理不说,这一切不光是有钱就能办到的。

时间不多,要安排的场面,要调整整个城市的节奏,对他来说真的比上位总理事都头疼。

平时所有人都不知道顾城忙什么,可是那几天,群里全都是顾城的影子,一天天的进展,一天天有条不紊的安排,一天天的成型。

沐司暔开过一句玩笑说:“幸好当初你不跟我抢总理事的位子!”

那时候云暮远在国际联合署,接了一句:“幸好你不和我争宠!”

否则老宫的衣钵铁定不在他这儿!

等他为了得到九十九新人祝福时安排所有家属入京,同时也笼络了一大票人心时,沐司彦叹一口气:“幸好你不从商!”

排场从机场铺开去,热闹也从机场一路蔓延。

她的情绪也逐渐被吊了起来,亢奋起来后路上遇到乐队还会霸占话筒两分钟,到了指定婚宴场,她的舞蹈又成了焦点。

顾城不懂跳舞,最遗憾的就是因为太忙,没有为新婚练习一曲能和她共舞。

所以一整天嘴角微勾的人,也就是在新娘跟别人跳舞的时候不断蹙眉,男舞伴的手碰一下她的腰,他就收紧一点。

沈清漓在一旁看得好笑。

后来所有新娘齐跳的舞蹈让她再一次感动得一塌糊涂。

九十九个新娘围着她,那种幸福感已然满格,更别说她们独自编的舞。

而这一切都是顾城送给她的!

舞毕,这独一无二的结婚典礼居然还多了一个叙情的环节。

听新娘说着她们各自的爱情经历,她把婚纱都哭湿了,脑子里闪过他们从小到大的片段,他欺负她的、他呵护她的,九十九对人的诉说,足够她把这二十几年回忆一遍。

酸甜苦辣扑面而来,尤其从她在女神山受伤之后到今天的点点滴滴,她清醒自己没有放弃,庆幸他没有真的彻底忘记她。

也是这个环节,顾城终究红了眼眶,目光越过一圈一圈的新娘,落在她充满回忆的脸上,神色的眸子里夹杂着许多感情。

心疼、迁就、温柔,满满一片。

凌晨开始的婚礼,到了早晨也没有人觉得累,只觉得振奋人心。

报社也没有休息一说了。

这成了自沐寒声之后最隆重的婚礼,甚至比前者都要特别。

有心的报社把那年沐寒声和傅夜七的结婚照和今天顾城于沐司玥的照片放在一起,成了足够吸引人的头条。

也正因为是这样,沐司暔压力大极了。

他这一天天的寻思着让某人赶紧怀孕、回家安心带孩子,可是她那性子,等天亮到了荣京,看了玥玥的婚礼纪录,还不得跟他闹翻天?

然而,要让他同样办一个这样的婚礼,他还真没那心力。

热闹的狂欢在早上酒店左右稍微停歇,开始摆上满城的筵席。

沐司玥一天一夜没睡没睡了,可她真真是不困,血液都是热的,疯狂的哭过之后又处在拉都拉不下来的亢奋中。

但是上午九点到晚上八点是全城狂欢闹婚时间,用不着新郎新娘跟着全城的人闹。

更重要的是顾城怕她熬不住。

哪知道哄她上车的时候怎么都不肯走了,“一生就这么一次,一天不睡也不是大事!”

他听完无奈也好笑,“晚上八点以后再来?”

她摇头。

“那没办法了。”沐司玥隐约听着他说了这么一句。

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他忽然当着那么、那么多人的面扣着她结结实实的一顿吻。

她呆了呆,别的没什么,可是家里人都没见过他们接吻,她真怕引起公愤!

殊不知,家里人真是没人敢看。

把唯一的掌上明珠交给这样的顾城,说欣慰、放心是肯定的,但是这种亲热场面必须另算!尤其沐寒声,真怕一个忍不住,号令全家一起上就把顾城分解成几大块了!

所以,没人打搅他们,也没人解救她。

被他吻得晕晕迷迷之后便轻易的抱着放进车里,邢楚早在驾驶位等着了。

她忽然想起来邢楚前段时间过去给她做防身术陪练,再之前就是顾城在机场,抢了她和慕西城订婚时,顾城说了句话邢楚就乖乖站到一边。

狐疑之后睨着邢楚,“你压根不是过去给我当陪练的?”

邢楚“呵呵”的笑了几下,拒绝回答。

难怪!她在的时候顾城和邢楚压根不交流,但是偶尔会见两人打眼色,她一直没当回事!

刚想炸着毛转过头说什么,顾城温热的掌心握着她的脑袋,一手勾了她的腰,几乎不用力气就让她乖乖靠在肩上,掌心拍了拍,“累一天了,歇会儿,有话婚后再说,我跑不了!”

她嗔了一眼。

安静下来这一靠,真的一阵阵疲乏涌来,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到家的。

甚至,她似乎没有想过回了荣京,婚房在哪里的问题,之前她的计划里,是把顾城之前的房子当婚房就可以,安女士当初给他留了一套房子。

但既然她整个人都被顾城设计了,这个婚房必然是不存在了。

她睁眼的时候,已经在床上了,迷迷糊糊的看了会儿天花板。

不认识。

全身很累,能感觉到他帮她褪去繁华的婚纱,自己脱了礼服,但她没那力气多问。

再一次睡着之前只是看到了湛蓝色的窗帘。

也不认识。

明显不是任何一处她曾经住过的地方,但没那精力多想了,先睡一觉才是最要紧。

一天一夜没睡,确实是累极了,亢奋过后就是长时间的沉睡。

别墅周围环境适宜,这一觉,她没觉得不适应,一口气睡到了晚上六点,起来都已经磨砂黑的天。

闭着眼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没摸到顾城,只是略微有点暖,说明他起来没多久。

她在床边发呆的坐了会儿,满脑子又开始回旋着从伊斯道荣京的婚礼盛况。

睡饱了,脸上也不不自觉溢出幸福,转头满足的打了个哈欠,隐约的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她的婚礼持续下的烟花

看起来,一整天了,依旧热闹!

那种感觉,如此奇特,全世界都在为她开心,而她可以这样安静满足、光明正大的享受和他的二人世界!

开了灯,终于有时间环顾卧室。

真的,完全陌生!

可是装修精致无比,没一点格局规划都令她没有挑剔之处!

奢华的衣柜独属于她的一片,那么多衣服,琳琅满目!

反观他,除了结婚礼服外,一共三套!

少得可怜。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里,她却浅笑。

顾城一直这样,他给她所有能给的,爱她所有可以的爱,但是给他自己留的东西总是少之又少。

她成了他的整个世界。

怎么能不满足呢?

光着脚站到了窗户边,她原本只想呼吸一口幸福的氧气,可是刚到窗户边,猛然看到一片蓝色湖水时,整个人就愣住了。

这是哪?!

荣京室内没有这么美丽的湖,湖面星星点点的光,也映着远处一次次升起的礼花。

别墅就在湖边,后院除外,再走出去就是湖水了,她真的不知道这是在哪。

可是那种欢喜,无以言表!

唯一能做的就是转身飞奔下楼。

顾城刚从书房出来,围裙刚放下,直觉眼前一黑,被撞了个满怀,然后被她胡乱的抱住就问:“这是哪?”

她眼里的惊愕和喜欢如此清晰。

以至于他嘴角也扬起了弧度,她喜欢他就满足。

看到她没穿鞋,有力的臂膀稍微一托抱了她,又俯首落吻,就一个字:“家!”

不不不!她一个劲儿的摇头,“不在荣京?”

“在。”顾城整个语调都柔了,可见她已经喜欢得难以自抑,眸眼略微的笑意,“先吃饭?”

沐司玥哪有那心思吃饭?

这一整天,哦不,是两天,从伊斯到荣京,她受到的惊吓早已被一次次的惊喜冲得无影无踪!

没办法,顾城带着固执的她去了家庭影院,观看月城湾的影像介绍。

这个影像资料是她的三个沐司景帮忙制作的,质量堪比别人的影视作品,构图精致而巧妙,镜头下,月城湾犹如仙境!

在屏幕上看着半岛湾一点点成型,沐司玥哭成泪人。

“你骗我!”

“你骗我说身无分文!”

他只是宠溺的勾唇,除了吻她什么也不做,一会儿吻额头,一会儿执手落吻。

许久,他才低低的道:“你不是说过,最喜欢爷爷奶奶居住的海上别墅么?”

“我有幸去过一次。”顾城握着她的手,声音低醇温和,那么悦耳,“你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给!”

可是,沐司玥自己已经记不清那是她几岁时说的话,因为她长这么大,似乎只去过一次爷爷奶奶居住的地方。

脑子里只有模糊的,那座精致优美的海上别墅。

可他,竟然一直放在心里!

“荣京不临海,我只能为你修一座湖,像女神山下的湖一样美,那儿也是我们该铭记的地方!”

是啊,女神山,她曾经差一点送命,是他把她亲自救回来!

也是从那以后,他对她的爱深了一个层次。

更是在那个地方,他和沈清漓生活了一年的地方,是他失忆后下意识找到的地方,因为那儿曾经让他们刻骨铭心。

这是一座人工岛,不知道他花了多少的资金、人脉才弄来那么大一片土地,就为了给她修建一座类似的海上别墅。

她最喜欢的,大概就是他们家的名字。

月城湾。

偌大的人工湖,月亮型的土地就是他们的别墅以及活动面积,这一切都是顾城的用心。

然而,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弄的。

“好了!哭得都肿了。”顾城看着她抽抽搭搭,温柔的吻了吻。

“谁让你这样!”她止不住。

那么多惊喜,她这辈子都回忆不够!

“先吃饭?”顾城将她抱了起来,终于回到餐厅。

两个人的晚餐,不多不少的人,她最喜欢这样的气氛。

也着实的饿了,但是没敢吃多,因为要保持身材,八点之后还要出去跟着狂欢呢!

提出这个的时候,顾城别有意味的看了她,“不累?”

她放下餐具,摇头,“不累!……换了衣服就可以出去了?”

桌边的男人眉峰轻挑,颇有意味,也没有明说。

只是走过来,又吻她,而后带着上楼,确实带她换了衣服,不过出门之后径直往湖边走。

“干什么?”她不解。

“上船。”顾城低低的,被风吹得有点模糊的嗓音。

她把“船”听成了后鼻音,愣了一下,“嗯?!”

然后就被顾城抱到船上去了。

人工湖很大,坐船都绕了好大一圈,甚至用心的种植了水草,不至于那么单调。

等一圈下来,他很认真的问她:“消化了么?”

她很认真的点头,以为这就可以出去跟着狂欢了,毕竟,天空不断的有礼花升起,她按捺不住心情!

顾城略微勾唇,“消化了就回去办正事!”

“嗯!”她也是心不在焉的跟着点头赞同。

直到某人一进门的吻不再是浅尝辄止,缱绻、深彻,呼吸逐渐炽热。

甚至指尖探入时,她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不是出去狂欢么?”

他低眉,指尖轻轻勾着她精致的下巴,“两个人的狂欢!”

娇柔的身子被他一把抱起,毫不费力的大步上楼。

卧室的窗帘是拉开的,安静的空气,伴有整座城市的烟火璀璨,遥远得飘忽的新婚气氛成了洞房最好的气氛!

原本她还想耍小手段,一定要出去再感受一次这场婚礼的热闹,但是他霸道闯入时就知道今晚肯定没个头了!

一次又一次之后,她已然疲倦,他却像永动机。

“你是不是吃药了?”她表示狐疑。

某人只是把她压进怀里,“这才是真实水平!”

她想哭!

没机会。

又一次次卷土重来。

沐司玥根本不知道时间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厉害,疲倦之后又变得有神,然后再疲倦,如此反复。

有一瞬间,他结束后俯身拥着她,气息很沉,沉得有些不正常。

她闭着眼,伸手出去,冷不防碰到了他的脸,然后手背一篇潮湿。

沐司玥愣了一下。

可是刚睁眼,手被他禁锢,连双眼也被他宽厚的手掌蒙住。

可是她知道,他在流泪。

整个婚礼,除了九十九对新人叙情时他红过眼之外,一直拿宠溺的眼神看着她的顾城此刻竟流泪了。

“真好!”他低低的,充满呼吸的嗓音洒在她耳畔。

这样的踏实,真好。

他不用再因为自己的家庭而卑微。

不用再担心她被人抢走。

可以每天醒来、睡去臂弯里都是心爱之人!

也许很多人觉得他那么成功,那么强势,又和可担心?

可他差一点,就差一点真的把她弄丢了。

她安静听着他一遍遍说“真好!”心头终究是算了,安安静静的埋在他怀里,“再欺负我二十年,我还是愿意!”

可顾城失笑,“不舍得!”

她冷哼。

想想年幼时对她的欺负,真是从不留情,无孔不入,随时随地。

远远的想到未来,她忽然问了句:“我们要几个宝宝呢?”

嗯……顾城浓眉微蹙,看起来可不大愿意,“……不急。”

在他霸占不够她之前,休想有哪个兔崽子出来分感情!

沐司玥笑,不生就不生吧,反正还年轻!她还没升职呢!

凌晨的钟声响起时,窗外几簇礼花同时升空,连热闹的人声也沸腾起来。

她心里跟着雀跃的同时,又落了表情,“这就结束了?”

他只是低眉,点了点她鼻尖,怜爱的吻着,嗓音低沉:“休息半小时,准备换衣服。”

知道她会觉得收尾的热闹不参与就不尽兴。

否则,他或许真的能要到天亮。

零点后的狂欢搬到了月城湾,没了太多闲杂人,只有便装的九十九对新人及其亲属,以及她的家人。

除了她早上见过的人,最明显多起来的,同辈就是苏衍、Seven和未来大嫂蓝知恩,上一辈是顾城的师父郁景庭,还有沐司玥没太多机会相处的东里叔叔、阿姨,以及头一次见的,晚晚姑姑的妹妹北云馥儿,只知道她是三哥哥的前辈。

而她一直以为苏衍恐怕不愿意参加她的婚礼,可是他来了,脸上一如既往的温和呵护,也满满的、真诚的祝福!

这是她最希望看到的。

------题外话------

这一场婚礼,真真写的我酣畅淋漓的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