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默契的演戏/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清漓看了他一会儿,终于是去厨房给他煮了一碗,端来放在他面前之后打算去睡。

云厉拉了旁边的椅子,正好拦住了她,手微抬,顺势就把她按坐下了。

“为什么打你。”他一边喝汤,一边淡淡的语调问,问完才抬头看了一眼她的侧脸。

敷过了还是那样,眼神就跟着暗了暗。

她答非所问:“我困了。”

云厉不让她走,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这就是你和她的差别,知道么?”

沈清漓不说话,她也不屑和沈初对比。

可是云厉道,“聪明人才能在我身边好好活下去,你有她十分之一都要好!”

呵!她终于笑了一下,“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两面三刀的本事么?”

他并非在开玩笑,很认真的看着她,“两面三刀是不好,但你能学会两面三刀,我倒是觉得挺好。”

“你直接找沈初不就好了?”她遇到很冷淡。

他低头喝汤,有那么一会儿没有说话了。

看起来,今晚他是真的打算住在她这儿,完全不合规矩!

可他偏就没有要走的意思,喝完汤,她把碗拿回厨房的时间,他自己进了卧室,去了浴室。

沈清漓只能坐在床边等。

云厉出来的时候自己关的灯,卧室里一下子变得昏暗了。

她还没说出话,忽然被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身后是他的声音:“怕被发现就别出声。”

就那么从身后抱着她,霸占着她的床。

这么久以来,他们几乎没有好好的谈心过,他今晚舟车劳顿,但居然不困,很想说说话。

“你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他语调平缓。

“当初沈家一次又一次的被弹劾,别人要的就是你傻傻的出去帮忙,然后落下把柄,搅起话根,你当我不让你出门是软禁么?”

只是因为早知道她只会帮倒忙而已。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气,终于把你从名单上除掉,你倒好……”悠悠的叹了口气。

她倒好了,自己离开皇室。

云厉从身后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我知道,以前委屈了你,没有尽到任何身为丈夫的责任,别说疼爱呵护,连起码的多看一眼都没有。”

“看在一路护住了你父母,把你找回来的份上,能不能稍微减轻一些怨恨?”他几乎从来不会这么跟她说话的。

他闭着眼,好久才出声:“就算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也无法和原谅划等号。”

云厉似是自顾叹了口气,“谁让我当初偏偏选中了你。”

好一会儿,他才又开口:“想把这巴掌还回去么?”

沈清漓想到自己被扇的那巴掌就憋屈,但他这么问,她也不搭腔,和平时一样的不冷不热。

只听他在身后道:“那你至少要先知道,沈初是当初那个大士的妹妹,清楚她哥哥当初是因你而死,也许你以后会边聪明一些。”

她忽然睁开眼。

想着沈初当时问到这件事时候的表情,那么怪异,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竟然还敢把她娶进来,不怕她在床上一刀捅死你?毕竟你才是下令的罪魁祸首。”她风风凉凉的一句。

云厉阖眸,“一心想往陷阱跳的羊,谁会多加为难?

沈清漓蹙着眉,她很难像这句话的背后到底有多深的事,这是皇室,没有一件事是简单的。

而她习惯了,不关乎自己的事多一句都不问,哪怕是他的,她也不想多问。

时间过去好久好久,房间里早就没声音了。

可是冷不丁的,云厉微蹙眉,问:”为什么不睡。“

哪怕背对着,他也知道她没睡。

沈清漓确实没睡着,声音很淡:”你在这儿,我睡不着。“

安静里,他眉峰紧了紧,依旧那么排斥他。

黑暗里,身后温热的怀抱忽然没了,然后她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能感觉床上的重量也轻了。

转过身,看着他的身影从卧室走了出去。

她以为他走了。

但是第二天去主院弄早餐,管家说:”王子今儿一大早刚到家,进来就一阵打喷嚏,估计是感冒了,仔细些。“

人一生病,脾气就容易冒,别惹着了。

但是她知道,他哪是今天才到的?

难道昨晚没有离开她那儿,明明已经出门了,那他去哪了?

就在她自顾低眉纳闷时,云厉换了一身衣服,从外走进餐厅,门口经过她,几不可闻的一句:”还给你了。“

带着略微的鼻音,但她还是听见了。

后来她才知道他竟然跑去屋子外站了大半夜,就像她当初被流放前固执的等待。

只是那时候,他秘密出去办事,瞒着皇室的人做了个在家的假象;而她是真的躺在卧室的床上。

这样的”还“让她觉得可笑,谁要他还了,毫无意义!

低眉伺候在桌边,看着沈初和平时在他面前一样的温柔贤淑,沈清漓就蹙眉。

可人家这也的确是一种本事。

这边正用着早餐,门口有人进来说车子已经备好了。

声音有点熟悉,沈清漓稍微把视线转过去,微微的愣。

是那天的司机。

司机站在玄关的位置,和管家打过招呼后规矩的立着,但是也抽空冲她投来一抹带着感激的笑。

她则一脸莫名。

坐在桌边的云厉不紧不慢的用餐,听到司机的声音后抬头对着左翼,”所有行程,给他一份。“

一听到这话,对面的沈初脸色白了一下,手里的动作也略微顿着。

那就意味着,那个司机以后将贴身跟在云厉身边,和左翼一样。

就这么巧,在她赏了司机几个巴掌之后,云厉竟然将他提拔。

说完话,云厉从桌边起身,眼看着沈初也急忙要起身,他却淡淡的一眼看过去,表面上是平和的,可眸子里除了冷漠什么也没有。

道:”你慢用,不急。“

转而看了候着的沈清漓,略去了称呼:”上来给我挑衣服。“

沈清漓抬头看了看他,然后低眉安静的跟上去。

刚进那个偌大的卧室,他反手把门关上,颔首让她去挑衣服。

她定着,问了句:”为什么?“

他已经走了几步过去,听到问话后看过来,神色平淡,语调也没多大起伏,”想在她眼皮子底下活得好,你不需要人心么?“

言外之意,他顺手帮她笼络人心。

她想说什么,云厉冷淡淡的打断,”别跟我说你不喜欢皇室这些尔虞我诈,你没得选。“

沈清漓略微吸了一口气,”我是没得选,但你有,就不该把我弄回来。“

云厉解开衣带的手微顿,大概是听了太多次她的抗拒,嗓音低了低,”有本事就自己再走出去一次。“

而后转身干脆自己选衣服。

沈清漓看了会儿,还是走过去帮他选了一套。

这次无论她选什么,他都没有意见了,只立在那儿。

她系领带的时候,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一言不发。

终于在她系好领带的时候沉沉的道:”沈初那么厉害,她能住这里的时间短不了,看看到时候你要不要改变主意。“

”如果不改呢?“她抬头,”你让我走么?“

四目相对,一秒、两秒的过去,最后云厉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出门的时候,云厉没有等沈初同行,身边只带着那个司机和左翼。

左翼和他一起坐了后座。

果然,司机关好门上车之前,笑着小声的对沈清漓道:”谢谢您举荐,我会好好做的!“

然而她什么也没做。

站在那儿目送车子走远了,她才转身往回走,才两步又停了下来。

沈初一双眼正直直的盯着她,猛地看到只让人后背发凉。

等她走过去了,沈初才略微笑着,声音是柔和的,”他都被提拔了,怎么你没有呢?“

沈清漓脑子里是云厉说的那句话,沈初是那个大士的妹妹。

低眉,一副很是恭敬的样子,略微抿唇,才平淡着又不乏无奈的道:”谁知道,不过这样都能被提拔的司机,您还是防着点好。“

一句话可是说到沈初心里去了,当即笑了一下,又看了她好几秒,终于摆摆手:”你去忙吧。“

站在门里边的管家跟着松了一口气。

沈清漓在厨房的时候,却又被沈初叫了上去,也是让她帮忙挑衣服。

”晚上要和王子一起出席应酬,你看着挑!“

她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并没有拿和云厉相呼应的颜色,果然沈初略微蹙眉,看得出来不太满意。

可沈清漓把衣服拿在手里,道:”王子比较喜欢清淡一些的颜色,您皮肤和这个颜色最搭!“

为了让她相信,沈清漓还拿了另一套银灰色的同时让她站在镜子边比较,哪套好看一目了然。

最后还是拿了她挑的那一套,沈初脸色也好看多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么?“穿衣服的时候,沈初忽然问。

这其实出呼吁沈清漓预料,毕竟,有点太快了,一口气几乎要表明她的意图似的。

所以她一副不太在意的神色,”准王妃放心吧!我就算怨恨王子,不也什么都做不了,依旧被关在这里,所以我不会对他做什么,也没那能力。“

沈初微挑眉,”如果你能呢?“

她心口跳了一下。

如果沈初不傻,那现在肯定不是真的表明和她一样有歹心的意思,说不定就是等着她点头,然后一句她想”谋逆“害云厉,转头就把她弄死了。

”不敢!’她毕恭毕敬的模样。

沈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终究是没再说什么了。

每次都这样,恰到好处,若隐若现的时候停止。

沈清漓却松了一口气。

等沈初走之后,她一个人皱着眉胡乱想了很久,第二次打顾城的电话。

顾城听她说想要人的时候显出诧异。

云厉身边那么多人,她不是也可以用?

当然,顾城没有拒绝,布控在伊斯的人手可以供她调用。

顾城的人想要跟踪沈初、知道她到底会做些什么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见到沈初和他国大使馆的人接触时还是显出了惊讶。

这种国际交流,怎么也该是她和云厉一起出席,但是沈初却一个人,甚至不在正常会面时间。

沈清漓知道这些的时候也理不出头绪,但看得出,沈初的确不只是简单的准王妃。

相比于一般的女性,她的工作都能和云厉一同进出就很厉害,何况私底下还有这么多动作?

随着转正王妃的日子越来越近,沈初在云厉身边的工作越来越少,在家里的时间自然就越来越多,和沈清漓的接触也就多了。

一开始,两人也只是随意说两句话,她在一旁候着。

后来,聊到了同为伊斯女性的一些爱好,逐渐投机起来。

再后来,沈初浇花、散步都喜欢带着沈清漓在身边说说话。

而现在,自从知道沈清漓会弄营养调理,两个月下来,沈初由于以前的不注意于月经不调都被她的食疗弄好了。

信任值直线上升。

沈初的皮肤没有沈清漓那么白,也没那么细腻,毕竟,曾经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的人。

所以,在转正王妃之际,她想调理皮肤,沈清漓自然全力配合。

最近管家每次见沈初都会笑着说她:“您皮肤越来越好了!王子有时候都忍不住盯着您看!”

沈初只是笑,然后看一眼沈清漓。

她则依旧本质本分的低眉候在一旁。

这段时间,沈清漓只全力调整着沈初的皮肤、身材,很多琐碎的事务几乎都不让她做了。

也因此,她每天休息的时间也早一些。

卧室里的灯还没灭,她躺在床头看书。

冷不丁觉得一阵风吹进来,转头就见了男人身影一晃躺在了她身边,顺手把灯给关了。

她蹙了一下眉,最近他好像很忙,好久没在她醒着的时候过来了。

“混得风生水起?”云厉抽走了她的书,嗓音淡淡的。

她知道说的是把沈初伺候得很舒服一事。

关于沈初见过外籍人员这些事,她从来没和云厉提过,现在也不打算提。

云厉依旧把手臂喂到她脑袋下给枕着,关于现在皇室里的几个传言,他有时会觉得好笑。

比如,他如今总喜欢偷偷看沈初,因为她越来越迷人。

比如,沈初身材越来越好,他回来住的频率开始变高,早上起得也越来越晚。

索性,他偶尔真的看过她之后,随意将目光滑向沈初,帮她营造着她的营养疗法多么有效!

也索性,早上开始逼着自己偶尔睡个懒觉。

“我如此配合,没有一点回报?”他低声问。

沈清漓想也不想,只是淡淡一句:“没有。”

云厉愣了一下。

索性,直接道:“要你也配合我演戏。”

第二天开始,莫名其妙的传言就传开了,说云厉王子和新王妃的第一晚,若是流血成河,他定会极度兴奋!

甚至有传言说当初沈清漓不受宠,就是因为当晚她没有流血,只干叫了几声痛,压根没血。

听着这些她自己配合演戏弄出来的传闻,沈清漓有时候见到云厉优雅的用餐都很想狠狠剜他一眼。

起初,她不知道云厉为什么要传这种无厘头的话。

直到王妃扶正的前一周,沈初终究是找上了她。

那时候她才知道,长久的信任积累,才能有沈初的这一次谈话。

而沈清漓心底很震惊,沈初在进皇室,住到云厉这儿之前竟然有了别人,并不是干净的身子。

她才是那个不会流血的人,因此而焦急。

越是如此,她越是觉得云厉如此恶劣!他一定是早已经知晓,偏偏要这样让沈初着急无措。

那晚,她刻意等着云厉找他。

灯被熄灭的时候,她还望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位子,直接道:“我会想办法给她做修复手术。”

云厉安静的听着,竟然还随着问了一句:“需要我安排人手帮你?”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想笑,沈初若是哪天知道自己被他们俩这样一唱一和的玩弄着,会不会疯掉?

而她淡淡一句:“不用,我有顾城的人。”

这话让云厉蹙了一下眉,随即像没听见她的话,道:“我会安排人。”

不愿意让她找别的男人,顾城也不行。

沈清漓无奈的看向他的位置,“你当沈初是傻子么?她会不知道什么人是你的?”

一旦知道其中有云厉的人,这所有的戏都白费了,她也没办法赢得完全信任。

说起来,关于知道沈初意图不轨之后,两人都决定不动声色的继续养着沈初的阴谋,这种默契从来没商量过。

但她从知道沈初身份开始就在获取她的信任。

而云厉不动声色的配合着她。

好久好久,沈清漓终究是没忍住好奇,问:“你会碰她么?”

既然要补好,那肯定是供他使用,如果他不用,沈初会起疑的吧?

这种问题对云厉来说显得很多余,他不是播种的农夫。

良久没有听到他回应,她微蹙眉。

在她转过头时,他终于开腔:“急了?”

沈清漓这才转了回去,“你该回去了。”

现在还能到她这儿来,等沈初扶正了,他们必须住在同一间房子里,同一个卧室。

说不上十分介意,只是想想曾经他只是跟她睡,多少有些别扭。

那晚云厉赖着没走,但是除了抱着她之外,他什么都不做。

到凌晨的时候才走了,之后她还继续睡了一觉。

关于沈初的修补手术,她是把之前顾城用过的人借过来用了,自然是一切顺利。

当天就回了皇室。

大概人就是如此,一旦秘密被人知道了,那个人就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就像现在的沈清漓之于沈初。

回去之后,沈初的那种欣喜,和对她的亲近很难掩饰。

毕竟只有那么几天,她就是正式的王妃。

聪明的王妃有时候都能掌控一半王子身边的权利人士,也算一种实权。

同样的,云厉不会给沈初太隆重的仪式。

不过,从早上到下午的时间基本是需要的,那一天沈清漓也很忙,基本看不到云厉的影子。

正经的晚餐之后,皇室的下人唯一的工作就是守着一对新人,毕竟王妃第一次行人事,中途会需要伺候。

沈清漓没上楼,在客厅,总是不自觉的深呼吸,夜越深,她就觉得呼吸越紧张。

管家实在楼上的。

差不多的时候,管家从楼上下来,她蹙着眉看过去,想看到管家手里是否拿着什么象征性的东西。

然而,管家大乔只是走过来,对着她道:“王子说,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歇着,他一会儿过去找你。”

沈清漓愣愣的,他竟然都不避讳的和管家这么说话?

大乔笑了笑,他们之间那些事,管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