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演戏演得够逼真/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厉回到家里,沈初和沈清漓都在,看起来正好心情的在客厅说着话。

见他回来了,沈清漓才站起来候在一旁。

沈初抬头朝他看去,面上淡笑着,“您回来了?”

说着准备帮他褪去外套,人已经走过去了,但是云厉冲她摆摆手,冷冷淡淡的一句:“让她来。”

沈清漓当然知道在说自己,抬头看了一眼,接到沈初笑着的允许点头后才走了过去。

可能是还怨着他昨晚的强势,她脸上一片冷落,给他脱外套也一点不温柔,直接往下扒。

不知道是他手臂没甚至,还是手臂太结实了,脱到一半袖子卡住了。

她抬头发现云厉正低眉看着她,面上没有表情,可是眼睛里分明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沈清漓的手在大衣底下顺势狠狠拧了一把他手臂,迫使他甚至。

“嘶!”云厉毫不掩饰,冷不丁的吸了一口气,发出的声音但凡沈初不是聋子都听得见。

所以沈清漓愣了一下,诧异而紧张的看着他,见他眸底意味更甚,一时蹙眉,不知道他又想唱哪一出戏。

没有剧本跟他演戏着实没那么容易。

而沈初站在几步远处,的确能看到两人就这么忍不住在她眼皮子底下你来我往的闹别扭。

正常来说呢,这绝对不是好事,但她现在好极了。

甚至在云厉脱完外套进客厅的时候,她毫不介意的道:“果然还是那句叫什么?人不如旧衣不如新?”

云厉这才看了她,倒是一脸正经的模样,“这是什么话,别往心上放。”

沈初笑着摇头,“其实我觉得挺好,我不了解王子的性情和喜好,就当是有一个人在给我领路了!”

再换句话说,她就是让沈清漓先调教调教他,她自己到时候坐享一个各方面成熟的男人。

云厉评价一句:“心胸男的!”

“要不然您怎么会选上我?”沈初笑了笑。

实则,谁不知道她能加进来是皇室那群老东西在她父亲的主张下,硬塞给他的?

不过云厉也温和的勾了勾唇。

那些天,沈清漓对他一直爱答不理,尤其在沈初面前十分保持距离,使得沈初明里、暗里都在暗示她主动一些,别和云厉闹别扭。

联合署要求下,伊斯方面调配人员,即将把外交处的一批人换下去前的一周,沈初变得更是焦躁,晚上总是睡不着。

而那时候,距离她转正成为王妃也半年之多了,按照原来的计划,她早该做完自己的事,干净利落的离开伊斯。

为了保稳妥,她已经推后了好久。

那段时间她已经想尽办法让沈清漓靠近云厉,就差把他们直接送到床上了。

可那时候他们就是处于一种偷情的状态,谨慎得很,谨慎得她都觉得胀气,但又不能更直接的说别的。

当初都和沈清漓说到愿意和她一同共享云厉了,她竟然还是这么假矜持,甚至避着云厉,愁的她不知道怎么办好。

那天皇室里有宴会,沈清漓自然是要和云厉一起出席的,回来可能就晚上八九点了。

而最近云厉允许沈清漓自由出入,除了让她去上课之外,更主要的其实是让她多抽时间回家去看看沈老。

仔细算起来,沈清漓其实好久没有回家了,头一次回去的时候待得不久,甚至和血缘关系最新的人之间竟然没什么话可以谈。

也就和自己的妹妹多说了几句而已。

沈老跟她一直都是那个状态,谈不上彼此怨恨,但确实没什么可以交流。

不过这一次沈清漓回去买了不少东西,也想着亲手做一顿晚餐,出嫁,到被流放,到现在回来了,这么久的时间,她都没给家里人再做过饭了。

她的妹妹因为家里出事的缘故,到现在也一直在努力找工作,父亲不让她接受云厉提供的职位,让她必须自己找。

对这一点,她妹妹自然是有些怨老人的。

“为了您的清高和尊严,就必须我受苦?姐夫愿意帮我,我为什么不能接受?”

沈老对此就是不准,没有更多的理由,闹得父女俩关系和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善。

不过,她回去的这天,家里气氛还算好吧,有什么不开心的也不多提。

晚餐桌上,她也尽量照顾到所有人的饮食喜好,他们爱吃什么就多夹什么。

沈老中途简单问了一句:“和王子怎么样了?”

沈清漓抿了抿唇,“我只是女仆,您这么问不合适。”

其实是因为沈老什么都知道才会这么问,不过正因为都知道,才清楚她对云厉依旧不完全接受而担心。

她这么一说,沈老还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一旁的小妹笑着看她,“要不我也去应聘皇室女仆试试?”

沈清漓只当她开玩笑,“低人一等,很累的!”

“有姐姐在只能高人一等!”她妹妹道。

对此,沈清漓只笑了一下,这感觉确实有些尴尬,当初她真的身为王妃是,家里人并不以为傲,反而因为被牵连弹劾而不满。

如今身份倒过来,他们的认知怎么也倒过来了?

晚餐之后,一家人在客厅坐着,断断续续的闲聊,也是那时候,她妹妹接到了应聘后的通知短讯。

沈老扫了一眼,原本也只是无意的。

但是她妹妹要拿手机的时候,沈老快了一步,然后脸色就变了,十分难看!

沈清漓蹙了眉,在沈老摔了电话恨不得给小女儿一巴掌的时候赶紧拦住了,“爸爸!”

她母亲也赶忙过来,都知道老爷子身体不好。

不过沈清漓看到那个短讯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她妹妹竟然是要去一个会所工作。

在伊斯人正常的认知里,去那种地方的女孩都是以身体为基础的去工作,去挣钱。

偏偏她妹妹不知错,倔强的站起来瞪着沈老,“都是因为你们!要不是你死要面子,当初不会被弹劾!”

又对着她,“要不是你为妇不忠,当初家里也不会变故!你们牵连的是我!我连好工作都找不到,又不让接受王子安排,那我就非去会所上班!”

“你!”沈老气得没一会儿就呼吸不畅,涨红了脸指着她妹妹,话也说不出来,打又打不出去。

沈清漓看了父亲这样,转头拧眉,语调也变得冷肃,“你少说两句!回房间去!”

她妹妹非不,“我说错了么?你们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姐姐,一个自小没有给予疼爱,一个在我还没来得及长大就彻底断了全家后路,你们干脆杀了我算了,我不活了!”

那时候沈清漓心里的愧疚是没办法用言语来描述的。

她一直都很愧疚,可是她也奢望着,觉得家里人该是不怪她的。

没想到亲耳听到,还是很心痛,可是她无以反驳。

沈清漓只能把老爷子扶回房间,不断的为他顺气,终究是红了眼,蹲跪在床边断断续续的道歉说“对不起。”

沈老亦是重重的叹息,他如今位高权重是真,这些事情也该过去的,可是……

“是爸爸对不起你们!”沈老终究低低的道,抬手轻轻抚着她黑发,“委屈你了!”

沈清漓只是摇头,“我还受得住!”

沈老道:“我一直想,我这把年纪了,等退下来,若是可以,你来接位子?你聪明,也稳重,很多事看得透……”

可是沈清漓这就打断了她父亲,“爸爸,我对政界没有想法,那样复杂的生存环境不适合我。”

现在光是在皇室,她都觉得挺累。

沈老叹了口气,也不强迫。

她想了想,建议:“既然清清想,那就让她试试吧,云厉不是愿意帮助她呢?只要她愿意好好学习,不辜负云厉,也许可以的!”

可是沈老摇头,“她不行,不够懂事。”

都说到这里了,沈清漓也不好多说,但是如果妹妹真的特别想,虽然跟云厉求情这种事她不愿意做,也许她愿意帮忙。

客厅里只有母亲和她妹妹,这种状况保持了一会儿,好让她妹妹冷清一些。

老爷子也不下去了,直接休息。

沈清漓一个人下楼,母亲是个传统伊斯女性,但除了文化不高之外,她对很多事的见解思想都比一般人强。

过了这么会儿,大概和她妹妹谈了不少,至少沈清清没那么剑拔弩张了。

只是依旧坚持要去会所工作,否则她一点收入都没有,不想跟家里要钱!

沈清漓从家里要回皇室的时候,母亲和她在屋外单独说话,意思就是让她帮忙看着妹妹,就算一定要去那儿工作,也不要让她走那种路线。

她微蹙眉,“环境造人,她一旦去了,有些事不一定能避免,所以这事您不能纵着她。”

沈夫人叹息,“有什么办法,这次我也拦不住她!”

末了,又问:“那个会所是都城里最好的一个,也许没有其他那么不堪,我也听闻,王子偶尔还是会过去的,那边应该有他的人,麻烦他帮忙护着些?”

这种事,沈清漓没办法替云厉点头,只能说试试,也道:“您再劝劝吧!”

迫不得已,她才回去请求云厉的庇护,让妹妹往政务方面走也比去那儿强。

从家里出来,都九点半了,打车回去也得十点多。

沈清漓看了看手机,没有他的未接和短讯,看起来今晚的宴会应该很忙,也不知道他们回去没有。

车子在很远处就停下了,她自己步行进去的,看到司机在外头,看来应该是回来了,而且回来不久。

进了门,沈清漓皱起眉看着门口掉落的丝巾,应该是沈初的。

再看及不远处又是她的手包,她纳闷的紧了紧眉心,转头扫了一圈客厅,并没有看到管家或者佣人。

但是房间的空气里弥漫着酒精味,难道沈初喝醉了?

抬头望楼梯方向看了一眼,沈初要是喝多了,他呢?

也在楼上?

喝醉的男女在一起,总容易让人想多几种剧情。

所以她还没回房间就拿了手机,试着给云厉打过去,没过几秒,隐约的已经听到手机铃声了。

微蹙眉,她迈步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

推门的时候,她还是低头专注于打电话的,也是低头视线里,看到了沈初的另一件衣服就扔在地上。

脑子里骤然闪过什么,整个人就像触电似的狠狠震在那儿,看着自己床边的位置。

沈初身上的衣服都快脱光了,不用想她床上还有谁。

听到手机“吧嗒!”掉到地上的声音,沈初惊得赶紧转过头看来,然后忽然跳下床,“哎呀!你回来了……那个……!”

那样子,上一秒明明还是醉得要死的样子,这会儿却跳得比谁都敏捷,满身都是戏,“语无伦次”的解释着现场的事情。

云厉从床榻撑起身子,首先看到的是站在不远处的她,然后纳闷的看着床边的深处,眉峰骤然就拧了起来。

沈清漓生硬的愣了半天后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往外走。

“让开!”云厉急了,几乎从床上腾空下来,嫌沈初在床边碍事。

不过他忘了自己今晚喝了不少,而且很大部分是沈初的功劳,所以他这一下床,差一点没直接栽个底朝天!

沈初倒是不扶他,只是说着废话:“您要不赶紧去和解释解释?大概是误会了!”

云厉稳了稳身形后大步迈了出去,中途扶了墙两次,勉强都稳住了。

沈清漓在屋子外,因为没地方可以去了。

他跟出来的时候,她背对着,但一发现他靠近就立刻要走。

云厉一把将她握住,带到面前,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说什么。

沈初在房间里舒了一口气,然后慢条斯理的穿衣服,嘴角几不可闻的笑。

出了房间,她隐约能听到沈清漓的控死。

“你们太过分了!”

“那是我的房间,你要做去别的地方,别恶心我!”

沈初听到之后微挑眉,看来她也没白演戏一场,至少是真真切切的刺激到沈清漓了,那他们俩的进度应该不用她再忧愁了。

这想法,也是刚刚云厉半醉的进了门,直接就回沈清漓的房间时,沈初临时想到的。

所以她把自己的衣服扔得到处都是,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说不出的暧昧,是个女人,但凡有点感情都会吃醋的。

果然,她在床边坐着等了半天,总算把她给等来了。

自己的事完了,沈初上楼换衣服洗澡。

出来的时候发现云厉眉头紧锁,抬手按着眉间走来走去,酒都醒了大半似的。

“怎么了?”她略微诧异,莫不是被沈清漓关在无紫外了?

虽然他是王子,但那一扇门锁起来,他也是没什么办法的。

云厉也不说话,转身又去书房了。

沈初坐在床边皱眉了一会儿,想着去和沈清漓谈谈,结果沈清漓也不给她开门。

那样子,就是完全被感情和酸醋左右了的简单女人,连王子、王妃都不放在眼里了。

可沈初不介意,她反而对此很满意!

索性不管了,回去舒舒服服睡一觉。

深夜之际,她知道云厉回过房间,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又转身出了卧室。

沈初背对着,等他出了门之后坐起来,等了会儿,还是放轻动作跟着下床,然后蹑手蹑脚的跟出去。

云厉下楼之后,她也下楼,没发出多大动静。

他脑子里肯定想着怎么安抚沈清漓,没发现她。

等沈初到楼梯脚的时候,云厉已经在敲沈清漓的门,嗓音很沉,“开门!”

沈清漓当然没睡,她能听见他的声音,只是没有动静。

结果,沈初琴儿听着云厉直接把门锁给砸了,霸道的闯进去,房间里传出来的更是热烈了。

女人声音哽咽而气愤,“你放开我!”

男人只是低沉而压抑,“都说了没有,你还想怎么样?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不过是女仆,她才是正王妃,哪怕我真与她欢好也轮不到你这样闹!”

“那你去找她!”沈清漓声音都快哭破了似的,失望之极。

随即似乎是男人想要强迫,不断听到沈清漓的挣扎和怒骂,偶尔夹杂着男人低低的闷哼,却可以想见越战越勇。

沈清漓的确被云厉一下子压到了墙边,宽厚的掌心狠狠握着她的腰肢,“我非要你!不是心里不满么?也好好满足你……”

吻真的压了下去,不遗余力的霸道,弄得她几乎喘不上气。

胡乱间终于一巴掌狠狠摔在他脸上。

“啪!”一声,沈初都听得清清楚楚、实实在在!

心里也跟着惊了一下,沈清漓这脾气果然是不知好歹的人,难怪当初连累全家被流放!

可沈初笑了笑,都到这一步了,这两人今晚必然要出事的。

想罢,她松了一口气,只用等着最后的结果,所以又放轻动作回楼上,顺便把相机准备好。

楼下,沈清漓的房间。

云厉脸上火辣辣一片,酒几乎是彻底醒了,一双眸子低低的凝着她,不好描述那种表情。

只是薄唇动了动,指尖也毫不客气、暧昧的收紧,嗓音压低了,“你还真打?嗯?”

沈清漓目光扫了一眼大门口的位置,知道沈初走了。

这才瞪着他,“我还打得轻了呢!”

其实她扇出去的时候手心也疼,自己也愣了一下。

“松开!”她觉得戏也演够了,抬手抹了抹逼出来的眼泪,他那些台词可也真是够伤人心的。

不怪她能演这么真。

云厉不让她走,抬手替她抚了抚湿哒哒的泪迹,嗓音也变得柔和了,“我说重了?”

“你觉得呢?”她一片不悦。

他落了落吻,“那我犒劳你?”

她抬眸看了看,以为是什么犒劳,可是他薄唇压下来时一片警觉,抬手撑住他下巴,肘子放在他胸口,“我困了。”

“我酒醒了。”他答非所问,“何况,都演到这份上,我都挨了一巴掌,不划算。”

“划算您找楼上那位啊。”她淡淡的睨着她。

男人嘴角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只要你!”

“不好么?”

她柔眉更紧,“不好!”

最不好的是,她回来真的没想过要和他再发生关系,可是上一次他仗着结婚纪念日用强,理由充足。

这一次,他又利用演戏演到门槛上了,不允许她临门踹一脚之后跑掉,理由也充足。

可她总觉得这都是他一步步算好的!

“这么好的机会,公然不用避讳。”他依旧耐心的找着借口。

是够公然的,反正连沈初都知道他们俩纠缠到一起去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阻止他们的。

可是某个女人油盐不进,就是不同意。

最后又一次被他扔到了床上,真当他是睡不到?不过是充分考虑她的意愿才浪费时间找借口罢了。

当然,即便沈初知道,沈清漓也有一种在偷情的感觉,生怕别人知道,不敢出声,全程咬唇,只从贝齿之间溢出一点点的声音。

可越是她那种小心害怕的压着声音,越能刺激人。

也是酒精的作用下,男人疯狂起来很是可怕。

头一次安静下来后,卧室里的空气依旧是热的,热得被子都快被烧着一样。

沈清漓以为完事了,阖眸半迷糊半清醒的快睡过去,也是那会儿,他将她揽过去,薄唇吻了又吻,意味很重。

果然,好久,他冷不丁的开口:“我一直很想要个孩子……”

这一句话,几乎让她整个人都僵住,像冬天里的冰雕,怔怔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云厉很明显能感受到她的悲痛,拥着她的手臂更是收紧,薄唇埋在她颈间。

“我都知道的……我都知道!”他低低的嗓音,近乎自言自语,又似乎道了歉。

随即而来是温柔的吻和一次又一次的纠缠。

沈初在楼上等得很痛苦,不是听着他们的声音觉得痛苦,而是因为夜真的太深了,所以等得她几次差点睡着又不敢。

毕竟,一会儿必须等他们先睡,她要下去拍照的。

她甚至怀疑,云厉这哪是什么不能人道,简直比她做过的男人还要厉害,一看这架势,恨不得到天亮似的!

使劲的眨着眼睛撑着,听着沈清漓隐约的声音,和比她还高的男人低沉,沈初脑子里竟然想起了自己和别人的时候。

算起来很久了。

而后想着,既然他们今晚都滚到一起去了,证明她的计划已经完全成功,她终于不用再担心,也没必要留着这层东西。

她可是必须用身体留住那个男人,这样才能顺利离开伊斯,拿到国外的正式居民证。

轻轻的叹了口气,总算报了仇!就差最后的一命抵一命。

此后她离开伊斯,在国外安静、潇洒的渡过下半生,很完满,果然上天也是有眼的,不亏带她!

也不知道几点了,总觉得窗户外凌晨的光都快亮起来了,楼下窗户飘上来的声音也终于停歇。

沈初可以等了会儿,彻底安静了才起身蹑手蹑脚的下楼,抹黑直接往沈清漓的房间走。

她的房间门已经被云厉给砸坏了,随手一推就无声的开了。

不用开灯,她的相机可以夜拍。

床上的两个人相拥而眠,不过沈清漓这习惯好,竟然套上睡衣了,只有云厉光着膀子。

沈初原本想把沈清漓也扒光了再拍,反正做了那么久都累半死了。

可是她一碰到沈清漓的袖子,睡着的人就皱眉,甚至动一动,吓得她立刻缩回去。

最后只能作罢。

也足够了!

沈初尽量找好角度再拍摄,拍了两三张,沈清漓又忽然抬手揉了揉眼睛,看样子要坐起来。

吓得沈初赶紧趴在地上,听了会儿动静就直接爬着快速往门口而去,连门都忘了关。

而她身后,沈清漓正直直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沈初再不下来,她可就真睡着了。

然后倒回床上。

云厉抬手将她揽过来,拍了拍,“睡吧。”

他们说好凌晨的时候,他就回到楼上,或者自己去书房睡的。

结果都快早餐时间了,沈清漓猛然惊醒,一下子坐起来,“快起来!”

云厉翻了个身,顺手又把她掳回去了,整个人都不清醒,属于清晨的嗓音却醇厚清晰,“再睡会儿!”

她都快紧张怀了,拧着眉,要想办法把她弄醒。

可是云厉先一步捉了她的手,捂进怀里,另一手继续把她紧紧揽着,“再不安分,把昨晚没完的继续了?”

说话的时候他是闭着眼的,说完之后就幽幽然睁开了。

顺势凑过去吻了吻她额头,“安心睡你的,下午她才会回来,家里没人。”

她一头雾水。

但此刻,就像昨晚一样,家里一个佣人都没有,管家大乔早上从他们房间经过,还帮忙把门关上了,然后该浇花浇花,该喂宠物就喂一喂,早餐的时间还回了国主那儿和妹妹小乔聊了会儿。

中午的时候才回来给两人做午餐,做完之后当然是识趣的不打搅。

所以,沈清漓小心翼翼起来的时候,他们整个住院安安静静,空空荡荡,这种空挡,她记得只有当年佣人集训时才出现过。

可他不是吧集训取消了么?

云厉说:“近日皇室会议众多,议事院借人手过去打扫、安排。”

会议再多,也绝对没有把堂堂王子的仆人接过去用的道理,除非是他自己这么安排的。

他这压根就是早有准备!

“不饿?”见她盯着自己,云厉倒是开始享受美食。

消耗了很多体力,这大概是这么两年多来,他觉得食欲最好的一天了!

沈清漓可没他那么好的心情,微蹙眉,“然后呢?”

她现在才发现,除了要将计就计的对待沈初,给沈初演戏之外,她竟然并不知道云厉的真正计划是什么。

也因为这样,更有一种感觉,就算他要对付沈初是真,但她被找回来,被他想办法留在身边,直至现在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云厉听她这么问,抬眸看她,“还要什么?”

“不是说好了?”他略微轻快。

“你是说,等沈初被逐出皇室,我自己决定去留的事么?”沈清漓当然是记得这件事的。

之前她还一天天都盼着沈初赶紧被解决掉。

云厉看了她一会儿,因为哪怕两次了,他竟然也不确定她会不会一狠心、决定不变?

这也是他想方设法让沈初的计划延后又延后,想方设法把她卷进来的原因,延长沈初在位时间,就等于延长她在他身边的时间。

只要时间长,他就不怕她不会动心。

如今沈初的计划该差不多了,也是她差不多做决定的时候,云厉却反而想继续拖着沈初了。

直到面前这个女人决定留在身边,他再休了沈初。

她刚要再继续说话,云厉忽然拿了手机,“我去打个电话。”

就这么打断了她想说的话,她也没办法,只能抿唇,看着他离开餐厅。

而他走出去打电话之后,就没再回来吃饭了,明明之前吃得津津有味,应该还没饱。

沈清漓出去的时候,没看见他在客厅,也许是去书房了,看来是真的有事处理?

她倒了一杯水。

还没喝自己的电话也想了,母亲打过来的。

没接通的时候,她就觉得应该是关于妹妹的事情。

果然,一接通,就能感受到母亲的叹息了,对着电话道:“看来我是劝不动她了!昨晚似乎是偷偷去了……”

后边的话,显得有些不好启齿。

沈清漓蹙着眉,“爸爸怎么说?”

“我哪敢让他知道?”沈夫人叹着气,“你父亲现在身体大不如前,皇室里的公务已经让他很疲惫,这些事就不想让他再操心了,我怕他受不住……”

说着,沈夫人也有些为难,道:“我知道这样谁让你欠人情,但是……没别的办法,你能不能,去和王子说一说?”

沈清漓想了会儿,眉心蹙着,也只能点头。

听着电话那边,身为母亲的人竟然不断的跟自己说“谢谢”,她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她为难,母亲也无奈,还能怎么办呢?

挂了电话,她在客厅发呆了一会儿,还是上楼了,去了云厉的书房。

书房门关着,她抬手敲了两下,没反应,再敲两下,云厉终于应了。

进去的时候,发现他的电话还没挂,示意她稍等一会儿。

沈清漓就在边上等着,尽量不去听他的电话内容。

其实也听不进去。

等他挂了,她才笑得勉强看过去。

“有话就说!”云厉岂能看不出她的欲言又止?

她也不是个啰嗦的人,直接道:“我想请求你,能不能给我妹妹安排个位置,不用多好,只要不让她闲着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去自毁前程就好。”

尤其,现在父亲也在皇室里,所以只要妹妹进去,父亲肯定会知道。

因而,沈清漓只求云厉能让妹妹有个事情做,但尽可能低调,甚至只让她一个人学习都可以,等父亲退下了,她有了能力再进入皇室有关方面工作。

云厉看了她一会儿。

无论是曾经结婚的那一年,还是她回来之后,让她开口求人,是最难的一件事。

曾经他那么冷落她,但凡她主动求一求,也许不一样,但她就是很倔强。

而现在,看着她的请求,他心底是舒缓的,这算不算让她继续留在身边另一个机会?

“好!”他几乎是没什么考虑就同意了。

其实,在她上来之前,他就知道她妹妹去了那个会所。

那个地方虽然情况复杂,谈不上是谁的地盘,但他的人也不少,毕竟越是复杂的地方,资源越丰厚。

就在刚刚,一直撮合他们的沐司玥用顾城的手机打电话给他,问要不要让人保着沈清清,算是给她的人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