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晚上跟你好好算账!/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说起来,他还有点占她便宜的嫌疑。

倒是沈清漓微蹙眉看着他,就这么答应了?

“还有事?”云厉抬头看着她。

她微抿唇,按理说,真心请求别人,就不该继续了,说谢谢就好,但她还是道:“我虽然请你帮忙,但也不想欠你,所以,如果你有条件,或者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男人坐在那儿,好以整暇的靠回椅背,就那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沈清漓被他看得不舒服了,“那要是没事……”

“不是让我提要求么?”那头的人薄唇微动,阻止了她转身的动作,听起来清清淡淡的声音,但很认真。

她看了会儿,觉得他应该不是生气。

片刻,才听云厉说:“不准再离开,算么?”

沈清漓立刻拧眉,“这个不行。”

这下他才脸色沉了沉,“那你跟我谈什么条件?谈什么欠不欠的?”

一句话说得她没法反驳,只是眉心微紧,“我的意思……”

“我不勉强你。”他把话接了过去,但很明显心情不好了,视线微冷从她脸上收了回去,“出去吧。”

她其实还想问问沈初今天出去干什么了,他的计划又是什么?别到时候她又因为什么都不知道而坏事。

但看他这样的表情,也只好不多问,转身出了书房。

云厉在她走出去之后才又靠回椅背,脸色是略微沉着,但他并没动怒,只是不想听她再说下去,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另一边,沈初和男子会面的地方依旧人员杂乱,但这一次不是上次的地点了。

也不再是狭小的房间,而是都城最豪华高端的会所房间。

沈初来了之后秘密换了一套衣服,和会所的女孩子们一起上楼的,中途岔开来了这个房间。

她现在穿的就是会所的服务女装束,外边那层长外套一脱,身材确实没得说。

“有新消息?”男子起初还只是安分的坐在那儿看了她。

但是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气氛,别说他一看到她就能想到两个人做那种事的感觉,哪怕只是个女性放这儿也会有反应的。

因此,男人还是挪了过去,邪恶的眯起眼,“美极了!”

沈初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抬手推开他下巴,“就这段时间的事了,皇室已经开始开会,如果没猜错,荣京那边的外交也频繁起来时,就是预警咱们该动手了,否则来不及了。”

“没有具体日期?”男子微蹙眉问。

“有日期我还用这么费心?”沈初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从身上拿了那个相机,上边是三张云厉和沈清漓的照片。

男子看了之后一脸鄙夷,“还堂堂王子呢,不是不行么?这是只能啃一啃窝边草,还只是个低贱的女仆?”

沈初也不屑冷笑了一下,“你管他那么多呢,不和你抢女人不是最好么?”

说的也是,男子笑着,“你还是我一个人的!”

说着终于是没忍住靠过去,手也不安分的从她背后绕到夜宵探了进去。

“好好做!”沈初并没有十分强硬,只是拍了一下他伸进来的手,略微带了不一样的气息,“就这一次最要紧,这一次做好了,咱们以后永远清净!”

“得有动力不是?”男人勾唇,气息邪恶的洒到她脖颈之间。

沈初侧首看了他,“要不是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我还这不想奖励你!”

一听这话,男子微愣,“可以了?”

他这会儿虽然不安分,但是没想真的做,毕竟她还待在皇室,又补了那玩意,虽然云厉不可能碰她,可她要安全起见,上次就没同意。

沈初笑了笑,“他都和沈清漓纠缠在一起了,最新鲜的阶段还没过去呢,不会找我!等新鲜劲儿过去,咱们在早已经不在这儿!”

说得对,男子点头,也一下子亢奋起来。

包间里本来灯光奢华,只是这会儿只开了一层弱光,看起来就暧昧至极。

没一会儿,房间里飘起了沈初情不自禁的声音,尤其她补了那玩意,刺激得两个人越是剧烈。

这个会所的女服务员衣服分为很多种,现在沈初身上穿的这种几乎男人不必费什么劲儿就能一举占有,上身被衣服勾勒出的风光一样醉人!

房间里空气燃烧着,外边的走廊却很安静。

沈清清是新人,对这里的很多地方都不熟悉,也不敢乱走,但是中途她还是从本该待着的房间出来了,再想回去还找不到地方了!

索性就回了前台。

趁没事的时候,她才凑到自己的主管旁边,“不是说,云厉王子回来这个地方么?”

那个主管皱了一下眉,看了她的衣服就知道是新人,“谁告诉你的?”

王子的行程对外都是保密的,除非是皇室对外宣布了的行程,或者是国际外访。

沈清清被主管这么凶的表情吓了一跳,笑了笑,“我就是私底下听他们瞎说的!”

主管这才收了些严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瞎打听!”

她咬了咬唇,只能乖乖的退下去,走远了才忍不住骂了一脸冷冰的主管两句,“不知道还以为你是这儿老板呢!不就是个提鞋的小主管?”

沈清清试着找回原来的房间,但是看来看去不知道在哪,只能在走廊串了一遍。

刚走到一个门口,里边的门忽然打开,吓了她一跳,倒是没有低眉顺眼的躲开。

而是看着女人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喘着气儿的出来,原本就暴露的上衣在一番蹂躏下,更是可见胸前的风光。

“看什么看?!”沈初冷眼恶狠狠的瞥了那个女服务一眼。

转身往卫生间走。

沈清清看着那个女人走路的姿势,腿都是弯着的,腿间稍微模糊的暗红色痕迹,看起来很不舒服,一手还略微扶着腰,不知道以为来亲戚了还过来伺候客户!

皱了皱眉,她也不知道里边是不是她之前的房间,所以推开了一个门缝,里边太安静了。

刚想走,却一下子被人拉了进去,男人闭着眼靠近她,“还是不舍得走吧?没要够?”

她懵着。

男人笑起来,“来点狠的?”

也是那会儿,她视线扫过去,看到了桌上放着的照片,不知道几张,只能看到最上面的那张。

她一下子震住了,因为上面的人她都认识!

只是,她从来见的王子都是穿戴整齐,冷若冰霜,而不是这样敞着衣服,安静的躺着。

身上被男人碰了,她才陡然回过神,什么也顾不上。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一把将人推开就往外跑,头都不回!

“喂!”男人眯起眼,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他衣衫不整,也不可能追出去。

因为她身上穿的衣服,他知道也顶多不过是个走错房间的服务员,索性继续回回精力,一会儿再离开。

晚上九点多了,沈清漓和云厉用过晚餐之后就好像没怎么说过话,她不知道怎么搭话,一直在客厅。

云厉偶尔会过去一趟,要么喝口水,要么拿点东西,然后继续回书房去。

她几乎在沙发上打瞌睡了,隐约听到大门被推开,才忽然睁开眼。

沈初本来想安静的回到房间,发现她在客厅,也就笑了笑,尽量把步子迈得很正常,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沈清漓已经坐正了,尽量做一个合格的女仆。

但是脑子里一直冒出昨晚沈初抱着相机拍照结束后爬出她房间的样子。

这会儿,沈初正颇有意味的看着她,带着一点点笑意,终于问:“昨晚怎么样?”

“嗯?”沈清漓还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接。

沈初却笑着,“跟我还害羞什么?什么感觉,喜欢么?”

她那时候脑子里就两个字“疯了”,如果是真的王妃,怎么可能毫不介意?

沈初倒了一杯水,喝了好几口,好像很渴,然后才停下来,看了她,声音不高,“你不是说王子不行么?你调理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样了?”

她抿了抿唇,胡乱的点头,“挺好的。”

“怎么个好法?”沈初一副非要她说出来的样子,以此激发她继续保持下去。

甚至问到细的反义词,短的反义词都够不够的问题,沈清漓简直一张脸红到了耳朵根,她实在很难理解,沈初这样一个在伊斯议事长大人家里长大的女孩,怎么这么开放?

或者说,她觉得,怎么这么低俗呢?好歹连用词都不讲究。

下一秒,就想到了自己那个叛逆的妹妹,脸色重了重。

“怎么了?”沈初问完看着她的表情变化,“不好?”

沈清漓真是懒得应付她了,要不是需要演戏,她真想把杯子扔桌上就走,谁愿意和她讨论这些话题?

没办法,她只能全部都点头,能怎么敷衍就怎么敷衍。

终于云厉从楼上下来。

若是以前,他肯定好歹会把沈初当成王妃来对待,不会无视,今天却直接走到她身边坐下,“不早点休息?”

沈初看了忽然笑起来,很明显,她是懂男人的。

如果男人不满意,就不会是这样的态度了。

所以,沈初先站了起来,道:“出去见了几个朋友也挺累,我先上去洗澡休息了?”

而后冲沈清漓挥挥手,给了个颜色后真的上楼了。

等她的身影离开视线,客厅里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收了表情,云厉也从沙发起身,倒还是那句话:“不去休息?”

沈清漓点了点头,然后看他,“你今晚住哪儿?”

云厉稍微挑眉,看向她,“如果你想,继续住你房间。”

“我没想,只是问问……”

“就这么定了。”他又把话接了过去,正在从茶几下边拿一盒烟。

看到他这个动作,沈清漓已经蹙起眉,他一抽烟,就说明有烦心事,而且很烦。

跟她有关么?

“都安排好了么?”她问关于他的计划。

云厉抬眼朝她看去,眉峰微挑,薄唇淡淡的,“算是。”

那他还烦什么?

在他点火的时候,沈清漓还是没忍住走了过去,把烟拿走,也不说什么,扔了之后自顾的回了房间。

云厉看着她的背影,倒是笑了笑,索性跟她进了房间,反手关门。

今天门锁已经换新,他还顺手锁了了。

沈清漓听到声音后回过头,他几乎都走到她眼前了,一句话都不说,铺天盖地便吻下来。

手臂有力的揽着她,吻得强势霸道,脚下也几乎没有停过,一路带着几个旋身将她压在了窗户边,长臂伸出去不知道扯了什么东西扔到了不远处的桌上。

那应该是昨晚沈初偷听他们的装置。

也真是够变态的。

“看着我做什么,不够?”见她站着没动,云厉略微眯起眼。

他只是怕她受不了而已,否则现在有的是机会,有他护着她妹妹,她也不可能离开。

但云厉还是去了浴室,关上门。

沈清漓坐在床边看了会儿浴室的方向,很确定他的心情不好,那种烦躁来得很莫名,无处安放。

刚拆了头发躺到床上,她听到了云厉的手机一个劲响,一连串的消息提醒。

她皱了一下眉,想了想,还是过去把手机拿起来。

看着那个群名叫“葫芦娃八兄弟”的群十多条未读消息,她没忍住就直接划开了。

指尖又划到了最上边,从最开始读,才知道这是宫池家和沐家几个同辈男人的微信群。

第一条是沐司彦发的:“最近听大哥和云暮说外交方面会有点忙,看来是真的,去瞅了一眼,看到苏衍和甜甜了!”

接着,他把一个短视频的链接发了进来,道:“这可是独家资源!”

不知道群里有没有人,反正没人应声,连视频里的主人苏衍都没冒泡。

好半天,终于是云暮稍微给点面子说:“看什么?衣服都穿好好的。”

刚刚还没人呢,云暮刚把这句话说完,顾城一下子跳了出来,给云暮甩了一把菜刀,“小孩子懂什么?”

云暮:“……”

他真的不小了!

沐司玥最喜欢看云暮被他哥哥或者顾城训,平时多勇猛也得乖乖受着!

看完热闹,他才继续道:“你们看苏衍那不经意又小心的动作,这两人绝对有事!”

视频里边,作为跟随出访的人员,天天顾云舒自然要跟着的,非正式合影的时候,脚下有不高的台阶。

苏衍本来都已经走上去了,又返身回来握了顾云舒的手带她上了台阶才不动声色的松开,继续走在前。

这些年,大家都知道苏衍依旧温和儒雅,闷头工作,但他几乎不谈感情,尤其玥玥结婚之后消沉了一段时间。

最近都快没人关注这两人了,这冷不丁捕捉到一个画面让沐司彦挺兴奋。

顾城又一句:“好事。”

沐司彦笑着,“你当然觉得是好事!没有任何情敌风险了呗?”

可他就不那么觉得了,“你们一个个都进展了,我怎么办?”

好像他和蜜蜜是最早在一起的,偏偏这丫头从那次揪住了他的小辫子之后就在想方设法的折磨他,求婚都不给机会。

这边正说着,一直不说话的大哥沐司暔终于说了句,“你大嫂会提前过去几天,帮我照顾着。”

然后艾特了云厉。

很明显,是蓝知恩要来伊斯。

其他几个人都知道是因为外交方面的事宜最近很频繁,加上云厉那边的计划需要人手,所以沐司暔要过去。

但沈清漓看得一头雾水,她又不是云厉,也不敢做回复。

不过,沐司彦听了之后,笑着打趣他大哥:“是提前过去还是被你气走的呀?”

“堂堂荣京总理事,天天跑第一岛,和蓝家军抢吃的,大嫂能乐意么?”

顾城给面子的打了个表情。

修仙似的清心寡欲的绅士沐司景冷不丁的一句:“这个我能做证。”

沐司暔发了个冷酷的表情,“老子从小没少吃蓝家军的东西,我乐意!”

“肯定乐意呀,和蓝家军抢吃的把大嫂从小养大的,搞得大嫂都离不开你了,能不乐意么?”沐司彦算是拍了个马屁。

“知道就好。”沐司暔冷冷一句自豪。

要说,这样没虚到哪儿去,他小时候也真的经常去第一岛,甚至两岁之前都在第一岛,所以蓝家军但凡有好东西,他一个眼神送他都来不及。

转手,他喜欢给蓝大小姐献殷勤。

小女娃娃很好哄,小小年纪就屁颠颠的跟着他,非他不要!

可惜,她越是长大,越是体会了世界的繁华精彩,要留住自己的小媳妇真不容易呢!

群里断断续续还说这话,不过沈清漓把手机放下了,因为云厉快洗完了。

至少她知道,外交会忙碌起来,说明沈初的事计划开始了,因为沈初在外边跟接触的,就是外交方面的人员。

正想着,她的手机也忽然响了一下。

一看,笑起来,沐司玥的短讯,“我明天去找你,有空不?”

沈清漓笑着靠在床头,她现在几乎是把沐司玥当做唯一的好朋友了,有什么都能聊。

“当然有,我一直有空!”她道。

然后才问:“过来补充生活用品。”

他们住在女神山下,听说之前的小木屋已经拆了,顾城让人建了一座更精致的房屋,非常唯美。

不过,虽然那儿空气好,环境美,但是生活用品还得从都城晕过去,过一段时间肯定要过来补给的。

沐司玥却打了个悲伤的表情,道:“我只是过去躲一躲?”

躲?沈清漓皱起眉,有点担心了,又想到顾城的身份那么神秘,该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怎么了?一个人?”

“嗯!一个人。”沐司玥回。

这些沈清漓更紧张了,很担心,“你是不是被什么人追杀还是……?”

沐司玥看到这种问话之后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打了两个字:“顾城。”

“……”沈清漓无言。

顾城追杀谁也不可能碰她一根毫毛的,都宝贝的不行了!看来是小两口闹矛盾了!

她忍不住笑,别人的夫妻生活,似乎都很有趣!

只有她的那一年婚姻不堪回首,以至于她一提到婚姻都头皮发麻。

忍不住叹了口气,沐司玥也没跟她再说多的了,不过沈清漓挺期待的,这个皇室其实很冷清,她也喜欢身边有朋友陪着。

这下巧了,听沐司暔的意思,蓝知恩回过来,沐司玥也来,岂不是热闹了?

云厉出来的时候,看到床头靠着的女人盯着手机不知道在玩什么,脸上带着一点点笑意。

甚至心情好到看见他洗完澡出来,竟然主动的下床帮他拿吹风机。

见了他上身还满是水滴,她又去拿了毛巾,帮他把上身的水滴都擦掉,还想顺势帮他解掉浴巾,给他拿睡袍。

伸手的瞬间好像才反应过来,缩了回去。

云厉却捉了她要缩回去的手,将她整个人都扯了过来,浴后的嗓音也很干净,“继续!”

她愣愣的看着他。

手被他握着强制往浴巾上放的时候,沈清漓几乎是一种看流氓的眼神看着他的。

云厉却略微倾身,低低一句:“你不是骂我混蛋么?在外我才是王子,在你这儿,只有男人本色!”

这么厚脸皮的说法,她竟然气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再一次低眉,她看到不该的地方有所反应,早就跳开了,“明天你自己去住!我和玥玥住。”

云厉微蹙眉,“顾城过来?”

好像和计划的时间提前了不少?

沈清漓道:“她一个人,找我玩。”

之后她就上床,背对着自己睡。

云厉在床边站了会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略微闭目后,无奈的自己吹头发,自己换睡袍。

等他看到自己的微信群好多消息都已经读过了,就知道她看了,薄唇微勾。

要是以前,她不会看的。

见到沐司暔说蓝知恩会提前过来了,云厉单独和沐司暔聊了会儿,提前就给蓝知恩订好了酒店,也安排了人到时候去机场接。

第二天,沐司玥还真的来了。

沐司玥被送到皇室,自己往里走的,刚进门就看到了云厉。

云厉倒是喊了她“嫂子”,指了指沈清漓的房间。

沐司玥忍不住笑了一下,神神秘秘的看着云厉,“有进展了么?……吵架了?”

云厉的表情看得沐司玥不知道怎么猜了,只好自己去了沈清漓的房间。

结果沈清漓还睡着呢,那床单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她忍不住笑着退了出来。

“不是说那个什么沈初住进来了么?怎么你的阿漓还能住这儿?”

话还刚说着呢,那个叫沈初的竟然就从楼上下来了,吓得沐司玥赶紧收起说人家坏话的模样。

立刻笑得很漂亮,“王妃好!”

其实她心里飘过一句不太礼貌的粗话,惊得看着沈初,不知道的还以为云厉是雨露均沾呢,怎么这一个个都是纵那什么过度的样子?

好吓人的皇室!

啊不对,想到某个姓顾的男人,她才咬了咬牙,最吓人的那个都被她遇上了才是!

因为沐司玥在伊斯的婚礼世人皆知,所以连皇室里的女仆都知道她的身份,知道这个荣京公主不能惹。

沈初自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在沐司玥喊她王妃的时候,她反而恭恭敬敬的,“沐小姐好!找王子?”

沐司玥摆摆手,“我找阿漓!”

对沈清漓的称呼太亲近了,以至于沈初愣了一下,有时候女人的嫉妒是很奇怪的。

至少,沈初现在嫉妒她沈清漓一个低贱的人,竟然能和沐司玥做朋友!

不多,沈初面上依旧笑着,“沈清漓啊,她应该……”

按理说,平时沈清漓早就起来了,但是今天没有,所以看向关着的房门,笑了笑,“我比较纵着这个女仆,挺喜欢她的!”

沐司玥微挑眉,淡笑,是么?

沈清漓起床出来的时候,知道沈初已经起来了,还知道沐司玥到了,所以整个人有点忙乱,头发没怎么睡,也没涂唇膏就出来了。

云厉从楼上下来,因为没人帮他更衣,这会儿还正在闲适迈下台阶,又一遍系着袖口。

转头看到她起来了,顺势走过去,把领带递给她。

沈清漓很想瞪他一眼,也不能接过领带替他系上。

“想勒死我?”云厉冷不丁的开口。

沐司玥“噗嗤!”一声笑了,谁说这俩没有爱的?

这一转眼,外边似乎有一辆车停下,起初沐司玥还没怎么在意,直到隐约觉得不对劲。

门口出现男人挺拔伟岸的身影,沐司玥才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

顾城进了门,顺势摘了黑色礼帽,帅气的拨了一下利落的黑发,目光朝她看去。

沐司玥一脸生无可恋。

“巧了,怎么你也来这儿?”顾城还一脸煞有介事和小娇妻打招呼。

沐司玥一手抓着沙发背,贝齿轻咬,“避难!”

某人一本正经的神色,“为夫才是港湾,你上这儿避难?”

刚才还不得劲的云厉和沈清漓这会儿倒是笑起来了,好像理解沐司玥所说的避难是什么了。

尤其沈清漓最了解,肯定是顾城想要孩子了!

顾城长腿迈着进客厅,大手冲她招了招。

沐司玥当看不见。

半天局外人的沈初在顾城进来的时候脸色就白了白,现在才问了句:“这不是?”

同为女人,沐司玥的婚礼,她竟然忙着关注了新娘,没有关注新郎。

顾城不像被问到的人,眼睛里压根没有除了她以外的雌性生物,径直朝她走去,手臂揽了上去。

沐司玥满脸无助,但是想着,这是云厉的地方,晚上他应该没那么“不懂礼貌”!

云厉倒是对着沈初介绍了一句:“顾城,我哥。”

沈初半失神的点了点头。

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心跳得厉害,不是因为悸动,而是紧张。

因为沈初见过顾城一次,再一次见,几乎把他和阎王花了等号,甚至那一刻,她竟然害怕自己的计划出差错。

云厉理了理衣服,迈步朝外走去。

而顾城也要往外走,发现怀里的人儿不依。

虽然一张冷峻的脸板着,眸底却全是温柔宠溺,低眉看她,“不想吃《二月记》的东西了?”

美食诱惑!

沐司玥抿了抿唇,一把拉了沈清漓,“我跟她去!”

顾城勾了勾嘴角,转身往外走。

屋子里一下子只剩沈初了,看着他们走出去,那种关系,竟然让她羡慕。

出了门,云厉二话没说把沈清漓塞进了他的车。

顾城正好以整暇的看着她,那意思,就是沈清漓都上了云厉的车,难道她也上去当电灯泡?

没办法,沐司玥只能咬了咬牙,弯腰钻进顾城车里。

搞半天,她才知道云厉也顾城约好了出来吃东西,也不知道要聊什么,打发自己去转着吃东西,随便吃,一会儿他们来付款。

云厉和顾城也没有专门找个房间多严肃的会谈,和一半聊天一样。

“都安排好了?”顾城低低的问。

云厉点了一下头,“算是。”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她的安全。

顾城看了他,“玥玥在,沈初不敢动她的。”

她们俩只要在一起,谁要动沈清漓就牵扯到沐司玥了,沐家一向被人顾忌。

过了好一会儿,云厉才道:“原本该我的位置,有可能,沈老代替。”

沈老?

顾城微蹙眉,“为什么?这不是他一个老人家应付得来的。”

“我知道。”云厉也叹了口气,“但我很理解他老人家的心思,他要把阿漓托付给我,这是他必须为我做才能安心的,我拒绝他,等于拒绝照顾阿漓和她妹妹。”

“算是,把他老人家最后的生命价值升到最高吧!”云厉话语里带着很多无奈。

顾城懂了,许久也没有为这件事做出意见,只说:“安保方面不用担心。”

云厉知道他的人能力怎么样,这方面的确不担心。

这边聊了好一会儿,沐司暔才姗姗来迟,看样子也刚下飞机就过来了。

他们都是各自领域里最高位置的人物,但是见了面,也只是兄弟,握拳相击、自然的落座。

“去过大嫂那儿了?”云厉侧首,问。

提起这个,沐司暔似是很苦恼,答非所问:“晚上我自己订一间。”

很明显,蓝大小姐的房间他进不去!

这状态,说起来,云厉觉得他和沐司暔颇为相似,不被女人待见。

所以两人看向顾城,一致口吻:“还是你幸福!”

顾城薄唇轻轻勾着,抿了一口面前的清酒,嘴角的笑意才带着意味不明的苦笑。

婚姻夜生活嘛,谁苦谁知道!

就在沐司玥逃来这儿避难之前好多天,她就开始不让碰了,不是因为他要宝宝,而是因为家里备用的套子没了,她怕怀上。

但是二人世界没过够。

偏偏某人最喜欢什么阻碍都没有那种亲密,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抓着她、蛊惑着宠了几次后差点被沐大小姐踹得下不来床!

“计划都好了?”沐司暔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云厉依旧是点头。

“那就行。”沐司暔拍了拍顾城的肩,因为顾城在,这方面的事,沐司暔一般都是放心的。

他只是意味深重的看着顾城,“玥玥这两天好像不高兴?”

顾城薄唇微抿,不高兴的应该是他。

但也一句:“下午给她买个礼物。”

沐司暔这才笑起来,还没来多久呢,他最后一个竟然想第一个离开,“你俩继续聊着,我忙!”

忙着撬蓝大小姐的门?

沐司暔走了,顾城和云厉也不聊了,起身去找两个贪吃的女人。

《二月记》是个小吃城,很有特色,每天流动人口最多的地方。

但是要找他们俩也很简单。

因为众生芸芸,一眼便是最爱的那一个。

沐司暔的确是回了酒店,也跟撬门差不多的门路,就是稍微灵活了一点。

知道蓝大小姐这会儿还在睡,推着餐车候在门口按门铃,几乎能想到她被打扰睡眠而发飙的模样。

然后一定狠狠揉两下迷人的长发后衣裳不整的过来开门。

果然,他数着:“三、二、一。”

话音刚落,门“咔哒”一声开了,女子惺忪蓬乱的形象出现在门口。

不过相对来说最迷人的是她衣衫不整的胸口。

沐司暔动作不复杂,也不浪费时间,身形一闪便钻了进去,盯着她大胆的着装蹙了一下眉,“门外是色狼怎么办?”

kiwi眯着眼看了他一眼,终究反应过来了,冷冷一句:“最大那头色狼不都进来了么?”

而后瞥了一眼,继续倒床上。

当然,下一秒,她忽然坐了起来,警觉的看着他。

因为太了解他了,在他面前还这么躺着简直就是自找死路,只会被他啃得骨头渣渣都不剩!

果然,平时那么一本正经,深沉不二的总理事,这会儿勾了勾嘴角,“学乖了?”

“你出去!”蓝知恩终于忍不住看着他,因为他还困着。

过来之前因为一副蓝图而跟他争执不下好几天,搞得一天天根本睡不好。

男人薄唇微勾,“你睡,我保证安分,去给你做吃的?”

蓝知恩睨着他,“你当我还是五岁被你用零食拐骗的傻女孩?”

“荣京特色豆豉鱼,吃不吃?”他走过去,双臂有力的撑在床边,凑近她。

蓝知恩咽了一下口水,不说话。

沐司暔勾唇,勾着她的脸吻了吻,“乖!睡一小时,起来就好!”

他以前还觉得玥玥太没出息,顾城那一手撇脚的厨艺就把她哄得不要不要的,现在看来,女人能被美食诱惑,简直是男人们的幸运福利!

也难怪老沐和老妈那么幸福,男人会一手厨艺果然是百解法宝。

看着他真的出去了,蓝知恩才眨了眨眼,放心倒头继续睡。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还保持着警觉,所以一下子睁开眼,不多不少,正好是他说的一小时。

沐司暔已经倚在门口,看着她懵懵的在床头坐着发呆。

世上再强势的女人都一定有她软弱和可爱的地方。

比如他的她,最可爱,便是每天睡醒都要萌萌的发会儿呆,那段时间他做什么都好,也是每天早安吻的时间。

这会儿,蓝知恩才把视线放到门口单脚支地、帅气倚着的男人身上,扯了扯嘴角,又高傲的挪开,起身去洗漱了。

丢过来一句“别那么站,像红牌坊里新进的公子。”给他。

沐司暔脸色一变,闭了闭目,吸一口气,然后反应过来,忽然拧眉往洗手间走,“你什么时候又去红牌坊疯了?!”

女人只是慵懒的刷牙,大言不惭:“每天都去!”

在男人想把她转过来干什么的时候,她撅着全是牙膏泡沫的唇,不信他亲得下来!

果然,沐司暔憋了回去,“晚上跟你好好算账!”

------题外话------

万更,舒服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