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快来不及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知恩好脾气的笑着,“好呀!”

要是以前,她肯定狠狠瞪着他,绝对不会这么回复的,以至于沐司暔怪异的睨着她,预感很不好。

“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否则怎么这么听话?

她笑眯眯的,转过身去刷牙了。

沐司暔就在旁边等着,不知道心里不安。

她的把戏太多了,冷不防就弄一件事出来,搞得他是心力交瘁,所以说小娇妻不是这么容易调教的。

尤其,每次看到她不是炸着毛跟他理论或者和他顶嘴,沐司暔就知道,这人必定有事!

终于等她洗完脸了,他略微眯起眼,睨着她,“老实交代,你到底干什么了?”

刚刚提到她去了那种地方疯玩,该不是糟蹋了人家良家少男?

“紧张了?”蓝知恩一手打赏他的肩,笑着问。

某人眉峰拧着,“我上次怎么说的?”

她装作记性不好,拍了拍脑袋,然后妖娆的扭着腰,下巴搭到他肩上,道:“哦~总理事大人是不是说,以后我去红牌坊弄哭别的男人就打断我的腿?”

然后她一双眼单纯的眨了眨,“我没把他们弄哭啊!”

“你还真去那儿了?”他只觉得一股火往上冒,“赶明儿我把那地儿炸平了!”

蓝知恩好心的提醒,“底下是蓝家军的新基地哦,爸爸会打死你的,断一条腿也不错!”

“是么?”他立刻把话接了过来,勾唇,“没关系,对付你,两条腿全断了,只剩最一条都够够的!”

“你干嘛?”蓝知恩见他一手忽然扣了她的腰,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想吃饭?”某人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傲气的俯身,“先把我满足了再说!”

她心底骂娘,脸上惨兮兮的望着他,“我好饿的!”

“这不是准备喂你么?”某人油盐不进,几乎单手就能把她弄到床上去。

蓝知恩是真的有点急了,还没到时候啊!

所以尽量装可怜,“过会儿行不行,我饿得要死,没力气表现,你也不舒服,小心留后遗症!”

他勾唇,出力的又不是她。

果然,这一顿是逃不过了,不过她也不急。

反正他最心疼她了,顶多一次,肯定放她去吃饭,晚上有他好受的!

饭桌上,他的视线动不动就往她脸上挪,好像她才是美味佳肴一样,其实脑子里想的全是她去红牌坊到底干什么去了?

每次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沐司暔都是一根针扎在心里一样不安静,比荣京出事还能让他操心。

蓝知恩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眉峰蹙着,吃个饭心不在焉,倒是淡笑着抬头看他,“好吃!”

他面无表情,“没你好吃。”

蓝知恩:“……”

不按剧情走,真的没法交流。

算了!她舒了一口气,岔开话题,“我听说顾城和玥玥都来了?明天我去找玥玥玩去,还有云厉的那个王妃,没怎么接触过呢!”

沐司暔淡淡的目光扫过去,“少带坏玥玥。”

这蓝知恩可就不同意了,“你搞搞清楚,人家都结婚了,还用我带坏的?倒是你,好好和顾城取取经吧,一天天就那点把式,腻死了!”

某人脸色蓦地一沉,一双鹰眸笼罩着她,“你说什么?”

这不就是上道了嘛?蓝知恩心里笑着,面上顶着他道:“不服啊?不服你晚上拿点新花样出来?”

“你说的!”

她笑眯眯的,就她说的!

一顿饭吃完了,她优哉游哉的撑着下巴看他收拾、忙碌,好一会儿才道:“我去消消食儿,晚上等你!”

沐司暔看着她献了一吻后转身走了,越看越不对劲!

但是更不对劲的还在晚上。

他也不过是和顾城、云厉通了几个电话的功夫,回来房间里的气息全都变了。

蓝知恩换了一身衣服,妖娆得让人移不开眼,往床边一靠,男人半个魂都没了。

“又玩什么?”他微蹙眉,稳着心神,提醒自己别上当。

那边的人柔唇一瘪,“你没发现咱们好久没好好的了?”

上一段时间,为了一件事他们都争论停留了,好容易出来散心了,肯定要开心的!

哼!沐司暔冷哼,“你还知道?”

蓝知恩忙不迭的点头,看起来真真是乖巧,“这不是想着弥补你一下?”

他略微挑眉,走到床边的位置停下,冲她颔首,示意她给帮忙脱衣服。

蓝知恩倒是配合,笑着靠近,动作也很柔和,转到他身后还在他脖子上偷偷亲了一下。

沐司暔几不可闻的弯着嘴角,至少没白给她做好吃的!

想罢,她已经转到面前,在他俯首时,她白皙修长的食指竖在他唇畔,声音柔软:“我来!”

蓝知恩没开玩笑,真的是她主动。

略微踮起脚尖,太清楚他了,随便一勾就上当!

尤其她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可是经过精挑细选,都按照他的喜好和刺激点来的,知道他光是看着都心神荡漾了。

尤其妖娆霸气的把他推倒在床上时,男人几乎失魂了,只睨着她,“你今天……”

“嘘!”她才是掌握主导权的人,他说话的时间还没到呢!

男人不自禁的勾唇,阖眸享受她的吻。

许久才低哑一句:“吃什么了这么甜?”

不是形容意义上的甜,她的吻是真甜。

蓝知恩笑眯眯的,因为她在嘴里藏东西了呀!

纠缠了足足五分钟,她终于舒了一口气,看着某人浑浑噩噩,在他薄唇畔啵了一下。

起身干脆利落的抽出麻绳,直接上。

沐司暔后知后觉的时候睁开眼,甩了甩头,“你干什么?”

她附在她耳边,“你觉得呢?”

沐司暔这才动了动手和脚,发现已经被绑住了,定在床头床尾,心里一紧,故作冷肃的盯着她,“你好好的,松开!”

因为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真是操心!

kiwi只是笑着,“着什么急,人家才开始呢!”

说罢,她凑上前,好心的告诉他:“我刚从红牌坊搜出来的好东西哦,在你身上试试效果怎么样?是不是很甜?”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

果然上当了!

身上越来越不对劲,被子撇在一边,但他很热!

“你赶紧松开!”男人拧眉。

蓝知恩早看惯了他严肃的嘴脸,反正事后绝对舍不得打她的!

那东西效果越来越明显,沐司暔的那种“痛苦”简直没法用语言来表达,偏偏,眼前这个从小被他骗来的死丫头很会抓时机。

笑眯眯的趴在床边,指尖时有时无的在他伸手扫一扫,问:“我放开你也可以的,那你答应我,三年之内,不准让我怀宝宝!”

她早知道他预谋的,就想省掉麻烦的盛大婚礼,想让她想把孩子怀上,来个简单的亲朋好友婚礼!

婚礼倒是不妨碍,主要是太早了,她可不想太早生孩子!

沐司暔狠狠深呼吸,“好!”

某人不满意,“敷衍,想都没想就回答!”

然后他忍了很久,才回答:“你说什么都好,行么?”

结果她又挑眉,“考虑这么久?鬼知道你都想了什么点子糊弄我?”

沐司暔只觉得他要崩溃了!

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他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几乎是心里骂着,嘴上求着,“松开,行不行,我快受不了,小心你守寡!”

蓝知恩微仰漂亮的脸蛋,“这个你不用担心,蓝家军那么多,我一天睡一个都睡到七老八十!”

“你想死?”他都身处弱势了还吓唬她。

所以蓝知恩转身去拿了相机,道:“呐!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最迷人,这药效原来这么好,我现在拍好多照片,以后你惹我一次,我就放一张出去!”

她在那儿“咔嚓、咔嚓”拍得起劲,沐司暔一睁开眼,感觉但凡见个雌的他都会发疯。

但是求的和骂的对她都没有用。

他只能很努力很努力的深呼吸,平静下来,“我明天有重要的事,别闹了,嗯?”

蓝知恩微蹙眉,“什么重要的事?”

果然,提这种政务大事她最感兴趣。

看着他,问:“你们最近是不是要在外交界弄出什么动静?所以顾城和你都来这儿了?”

沐司暔胡乱点头,道:“原本还有几天,但计划提前,明天就动手。”

意味着他今晚必须保持精神,明天好出去不出差错?

这让蓝知恩蹙起眉,有点担心了,“真的假的?”

他闭了闭眼,“手机在那,自己去看。”

里边还有他和顾城的聊天记录,虽然没有具体说到日期,但事情很重要的看得出来的。

蓝知恩看了看他,还是去拿了手机,然后看着他们的聊天记录沉思了一会儿。

“还真是……”她自言自语,几乎忘了这会儿她在干什么了。

然后问他,“计划是什么?用不上我么?”

沐司暔点头,“用得上,你把我解开。”

她很认真的思考着,“那你不准乱来!”

“我有那力气么?”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一条沙滩上的鱼。(当然,都是装的,反正她也不知道药性什么样。)

蓝知恩想了想,看他流了一身的汗,别一会儿渴死了,只好把绳子解了。

脚上解了,他很安分,没动,眼睛都没睁开。

手上解开了,他也是安静的躺着。

直到她想问什么的时候,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身上就多了重量。

睨着她今晚的衣服,再看看他现在被她用药弄成这样,感觉今晚能怀十个!

蓝知恩脑子里还是他们的计划呢,眨了眨眼,盯着他。

他只是嘴角微勾,“姜还是老的辣,知道么?”

她不说话了,柔唇抿着,其实心里慌得要死,还骂着自己蠢,每次都是这样被反杀、套路!

好半天,她才终于点头,一副很赞同的样子,“你说的对!”

“你确实老!”

老牛吃嫩草,不要脸!

某人正睨着她气哼哼的脸,刚刚那霸气的大小姐姿态早没了。

其实他们每次都这样,他总是不知道她会倒腾出什么东西来,但每一次见招拆招,蔫的都是她!

偏偏她总是喜欢和他斗,每一次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明明次次结果都一样的,他倒是很乐意陪她闹!

“老么?”沐司暔每次都特别在意这个问题。

其实他们相差不大,可是她总是会把一年拆成十二个月,再拆成多少天,最后能算到秒,那么一个庞大的数字,有时候看着是挺头疼的。

他勾唇,“一会儿就知道老没老了!”

这边大功告成,另一边也没差到哪儿去。

沐司玥本来打算和沈清漓住一起的,好方便逃难!

可惜云厉说沈清漓自己都是女仆,没有地方,难道两个人挤一间?万一晚上他过去呢?

她哑口无言,只能乖乖去顾城订的酒店。

但是为了稍微少受点“罪”,她想了个不错的办法讨好讨好总督大佬!

顾城下午和沐司暔说了会给她买个礼物,确实买了,礼物拎在手里,回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稍微顿了一下,扫了一眼门边地毯上的黑色纸片就知道她在里边了。

随手刷了卡,外间没看到她,卧室亮着灯,但是没声音。

走进去了才发现她正盘坐在床上,低头和一团毛线作斗争!

沐司玥临时学的,本来想给他织个东西,弄到发现针脚错了,他进去之前五分钟她就开始解,可惜越解越乱,气得自顾憋屈。

顾城走过去,看到她抬头的时候气得眼睛都快红了,心头一软,却还是没忍住笑,“织什么?”

沐司玥抿唇,看着那一团乱麻就头疼,也不知道女神山下那些大妈行云流水的飞针是怎么来的!

好一会儿才不耐烦的一句:“本来想给你织个护身符,看来还是算了!”

顾城薄唇勾着,那弧度已经是隐忍了,因为着实织得惨不忍睹。

倒也低低的嗓音宽慰着:“我去做事,靠的能力又不靠这东西,有没有都一样!”

再说了,他身上一直都带着从小和她抢来的发卡和丝帕,很多次很多次,这两样成了防身利器,那才是真的护身符!

沐司玥却抬头瞪着他,“那我怎么见你看着大妈们织的衣服一脸艳羡,恨不得把人家娶回去供着?!”

娶回去?

“咳咳!”顾城被吓得手裹拳咳嗽。

女神山下织衣服的大妈们平均年龄怎么也得五十,他可不敢消受!

不过她这吃干醋的模样还是很赏心悦目。

他把旁边的一团毛线拿走,勾唇,“不生气,嗯?”

声线极其温柔蛊惑,“去把礼物拆了,我去洗澡?”

礼物?

她眼睛微亮,扭头看了不远处的手提纸袋。

等过去看到那个内衣品牌的时候,她讪讪的把手缩回来了,“我能不拆么?”

顾城勾唇,“我拆也是一样的!”

她瞪着他,那点司马昭之心已经人尽皆知!不然吃饱了撑的忽然给她买这种东西?

以前明明是个很正经、很严肃,很会凶她,动不动就板着脸的人啊,怎么越来越闷骚了呢?

一定是跟他师父学的!(郁景庭狠打一个喷嚏)

顾城勾着她吻了有一分钟,挺拔鼻尖停在她额头的位置,“十分钟后我出来,穿好了乖乖等着!”

“没穿好今晚不许睡!”

沐司玥只想爆粗,然后再找个地方继续逃难!

本来看着顾城进了浴室,她打算偷偷走的,但是走到门口发现怎么都打不开!

现在的酒店还能自己反锁房间的么?她纳闷的到处抠了抠,还是不管用。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反正感觉背后火辣辣的时候,她一转身,果然某人正站在那儿好以整暇的看着她。

她抿了抿唇,“我看你鞋子没摆好……”

这种烂借口……她自顾拍了一下脑门往回走。

顾城正不自禁的勾着嘴角看着她的模样,在她必经之路挪了一步,很好心的提醒:“礼物没拆,更没穿好。”

她装傻点头,“是呢,没穿好,现在穿吧。”

反正打架也打不过,骂他也没什么用,所以她只能认了,穿上衣服之后自我感觉不忍直视,环抱双肩抬眸看他,“手下留情好不好?”

他只是俯首,一点点嗅着吻着,“保证你明天睡一整天?”

沐司玥:“……!”

她明天还约好了和沈清漓一起去逛街的。

结果她说出这个借口的时候,顾城声音淡淡的,“改了,她明天出不来。”

因为沐司暔说计划临时改变是真的,并非只是为了吓唬蓝知恩。

处在都城重心的皇室,此刻周围都是安静的。

云厉并不在沈清漓房间,整个房子也没有佣人,包括沈初都不在。

今天傍晚十分,沈初以回家看望父母为由离开皇室,今天晚上大概是不回来住的,对此,云厉没有多问。

而现在,房子里也并非只有沈清漓一个人,还有沈老。

几乎不会过来找她的沈老坐在客厅里,连接过女儿倒的茶都习惯了客客气气。

沈清漓坐了下来,“您是有事找我吧?”

沈老抿了一口茶,动作很稳也很缓,放下杯子之后才点了一下头,然后看了她。

苍老的一双眸子里有许多内容,只是不善于对她表达。

她也不多说,只是安静的等着。

好一会儿,沈老终于略微的叹息,道:“以后和王子相处,尽量柔和些,男人大多,吃软不吃硬。”

她微抿唇,从来从来,她和父亲没聊过这些。

但她听得出来,他是希望自己和云厉能好好过。

他说什么,沈清漓几乎都是点头应着,不反驳。

也许是怕过于反常,沈老没有太多的叮咛,话题转到了另一件事上,变得无奈而语重心长。

“你妹妹自小不如你懂事,正是叛逆的时候,可终究是你妹妹,都是我的女儿,我盼着你们都好……”

沈清漓安静的点头,“我会照顾好她。”

沈老点了点头,道:“你虽然瞒着我,可我都知道,她在那种地方有王子的人护着。”

末了,沈老轻蹙眉,看了她好一会儿,道:“能遇上他是你的福气!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你不欠家里人,有些事多为自己考虑。”

她微蹙眉,总觉得话里有话。

看她这样,沈老干脆道:“你让王子的人去保护着你妹妹可以,其他的就不要再做了,更不要把她带进皇室,明白吗?”

不明白,沈清漓摇头,她反而想着,与其让妹妹一直在那种地方,过段时间把她安排到皇室里就职一定是最好的。

“您是担心她没法在官场生存么?”她皱着眉,问。

沈老忍不住叹息,“你还不明白么?”

“只要可以,尽量少让她和王子接触。”

沈清漓顿了一下,还是不太明白深意,但是云厉从楼上下来,沈老没有继续说。

“您坐!”云厉见老人家想起身,示意他不用那么客气。

寒暄几句后,沈老就准备告别了

沈清漓脑子里还是父亲之后说的那几句话,有些纳闷,说到底,还是担心妹妹吃不了这碗饭吧?

但沈清漓愿意让她试试,大不了最后辞职而已。

“怎么了?”看着她蹙眉,云厉看了她。

她抿唇,摇头,“没事!”

“明天有安排?”他又问了句。

沈清漓想了想,道:“可能和玥玥出去逛街,没别的事……沈初回来么?”

“回来?”云厉没肉轻挑,她恐怕想回也回不来了。

她不知道云厉内心想的什么,看了看时间,打算准备休息了,起身却发现依旧安静的坐在那儿,只是抬眸看了她,没有动作。

莫名的,她忽然停了下来,也转身看着他,“你不休息?”

云厉手臂搭在沙发上,尽量清淡的语调:“大概还得出去一趟。”

这么晚?

她下意识的紧了眉心,“什么事?”

关于他的计划,她基本不了解,所以才会有这种担心的感觉,因为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从沙发起身,走到她跟前,“不用太担心,虽然可能出人命,但一定不是我。”

人命?

心更是紧了紧,“这么严重?”

不可否认,虽然一直没有打算留在皇室,可她心里有他。

“这两天就别去中午去过的那条街周围了,没什么事就在家里叙叙旧。”云厉道。

“你这样,我怎么可能放心?”她终于说了这样一句,“当初就是因为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所以我才病急乱投医,反而添了乱,你还想再经历一次么?”

云厉嘴角轻轻勾起,“你很担心我?”

这种时候,他还这样不急不燥的态度,沈清漓皱着眉,“沈初根本不是回娘家探亲的,对不对?”

他倒也点了头,“她曾经见过顾城,也接触过,昨天见了之后,大概会急着把她的计划提前。”

所以,他们的计划也必须相应的跟上。

因为布置完整,要跟着沈初的计划调整起来需要时间,因而今晚他还得出去一趟。

“她到底想干什么?”她不懂得一个女人有什么必要野心到谋算云厉?

单单给她哥哥报酬?

“她有自己的路,也不止她一个人,等报完仇,哪怕随便一份外交处的情报带出去,弄一个国外居住证,下辈子便是安逸完整。”

所以,她接触的那个外交处男人跟她有奸情?

要说起来,与其在伊斯辛辛苦苦一辈子挣那点钱,拿着情报挣一大笔,到国外享受更好的生活条件真是明智!还能享受他国秘密保护。

然而,她的关注点是沈初要报仇,不会只是拿情报。

“她想杀你?”沈清漓定定的看着他。

虽然沈初嫁进皇室有很多机会,但那显然不明智,在皇室里动手,她自己也别想走出去。

但要他的命,的确是沈初的最终目的,而且为了这个目的,她从接近他开始就了解着他所有的饮食、喜好,经常去的地方,连经常路过的地方都不放过。

当然,她是动不了他的,所以云厉那么耐心的陪着她演戏,给她机会,让她偷情报,让她不守妇道,好一次治罪。

他没有直面回答,只抬手抚了抚她的发,冷不丁的要求,“这两天把头发挽起来,用我送的簪子,嗯?”

她抬眸,不明所以,可在他落吻缠绵时还是模糊的应了,也没问原因。

云厉松开她,低眉看了好一会儿,“顾城那一对,或是我的父母,彼此之间都经历过生死波折,是不是只有这样,感情才能坚贞不移?”

沈清漓心底忽然慌了一下,“你胡说什么!”

他倒是勾唇,“知道你嘴硬心软。”

把她拥进怀里,“如果这件事平安过去了,给我机会再举行一次婚礼,好么?”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求婚,心底的确波动了,却望着他,“别想用你的生死来刺激我,我也从来没答应会留在皇室。”

其实云厉真的很想得到她一个肯定的答复,因为害怕这件事之后,她也许会怨他。

伊斯那两天的天气很不错,街上行人总是很热闹。

皇室里安安静静,但是今天管家过来了。

沈清漓准备出门的时候,管家还拦着不让出去。

她微蹙眉,“我只是出去和玥玥逛街,您怎么了?”

大乔只是按照云厉的话在做,然后建议她,“或者,让沐小姐过来接您?”

王子说了,只要她和沐小姐在一起就安全,要去哪也都可以,前提是不准她一个人外出。

沈清漓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给沐司玥打电话。

沐司玥昨晚睡得很晚,睁开眼都十点,勉强洗漱完缓一缓,一晃中午,懒的不想动。

但是接到沈清漓的电话,她还是动身了,毕竟都是约好的。

她到皇室的时候,管家跟在沈清漓身后走出来,看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要跟着去街上呢!

沈清漓让沐司玥自己决定想去哪,她是客人,以她为主。

因为顾城并没有限制她的去处,但云厉不准沈清漓去昨天那条街,偏偏沐司玥选了那个地方。

沈清漓笑了笑,客人为重!

与此同时,皇室那边正在开会,沈初的父亲议事长亲自主持。

会议上,忽然闯入的人成了焦点。

在听到沈初说她要自请被休,离开皇室,甚至控告云厉时,会议室一片哗然!

“你胡说什么?!”议事长一副老脸挂不住的样子,“把她拉出去!”

然而沈初表现得振振有词,必须要在座的当场给她一个说法,甚至早已一脸委屈难忍!

可是她给出的所谓证据投在屏幕上,刚刚的哗然像彻底炸了的锅。

一个个皇室的老头子门根本都不忍直视。

沈初身体狠狠震了震,盯着屏幕上的照片,“这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照片上的人为什么不是云厉和沈清漓,竟然成了她!

这种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太伤风败俗,连会议室里的人都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要怎么处理。

正好云厉也不在现场,搞得很是慌张!

另一边云暮眯着眼淡笑,算着时间,“估计差不多了,等着吧!”

这种招数,老宫和老妈那儿多的是,想当初这夫妻俩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妖魔鬼怪,早就见怪不怪。

况且,当初老妈神不知鬼不觉换证据的事件在内阁卷宗里还能看到呢!

云暮觉得自己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对付沈初却绰绰有余!

的确,沈初在颚愣之后,趁所有人都做不出反应仓皇离开。

可是没关系,毕竟她做这一步,不过是为离开皇室做个铺垫而已!这个时间,云厉在什么地方,她一清二楚!

果然,等她低调换装赶到原本计划的街头,站在狭窄昏暗的房间窗口,用望远镜看去就能见到云厉坐在侧对面的楼上露台,旁边有她之前见过的顾城,就越是肯定了。

那栋小楼并不大,特色街上的其中一角而已,沈初布置的死亡记号到处都是,他今天只有一个结局。

当然,她没那么傻,弄得满大街鸡飞狗跳,这对他们离境没有好处。

“都布控好了?”她回头问了一句。

男子示意她放心,但也提醒了一句:“让底下的人都仔细着,没必要牵连太多人名,否则恐怕咱们离境的时间不够。”

要的效果就是云厉突然毙命,整个都城恐慌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趁皇室反应过来封锁都城之前,他们必须离境。

“走!”沈初收了手里的东西,转身往门口,同时也是开始行动的暗号。

那栋小楼上,顾城看似悠然品茶,目光却分毫洞察。

楼下有人上来时,他就已经起了身,但示意身边的人坐着,不用慌,也就那么几个人。

沈初的人追求一个快和狠,不计代价,只要云厉死。

因此,一上楼,两人冲着背对的云厉而去,只有一人去牵制顾城。

然而,转眼之间,三个人都别顾城解决,旁边有游客见了之后纷纷逃窜。

小楼几乎几分钟之内空了。

第二批来的人增加了,顾城想,云厉在沈初眼里到底是多无能,每次就这么点人?

当着第二次的人,他淡淡的一句:“要么一次性都过来,或者让你们主子亲自来一趟,否则这要玩到后半夜?”

这些声音是可以传到沈初那儿的。

男子见沈初停了下来,一把拉了她,“你别犯傻,他们根本不知道幕后是你!”

这么简单的激将法,谁会上当。

但是听着那头传来自己人一个个倒下的声音,沈初就很窝火,“上一次我就该弄死顾城!”

“他们能解决的!”男子道,看了时间,“快来不及了!”

无论这事成不成,他们都得先离开。

就在沈初纠结之际,那边的情况似乎变了。

果然,手下的声音压低,“云厉已经在我们手里,任务一定完成!”

她终究是扯起嘴角笑了一下,果然也只是顶着个王子的头衔而已,床上都不行的男人,能到哪儿去!

------题外话------

章节名无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