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爱和不爱都从来不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厉闭了闭目,勉强把眼里的湿润退开,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缓了缓胸口的疼痛,他才缓缓松开她,退了一步,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她的脸。

可惜看到的只有她的冷漠。

他退开的那一瞬间,已经是做好了她会做出任何选择的准备。

除了让她离开。

沈清漓抬头,眼睛里有着嘲讽的笑:“故意不告诉我?……让我失去唯一和他多相处的机会,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就为了满足你所谓的亏欠?”

这是个多奇怪,又多完美的理由?

“现在呢?”她轻讽而无力的抬头,“你良心安了么?没有亏欠了?”

并不是。

看到她这样,他依旧心痛。

眼看着她站起来,云厉眉峰不自觉的紧了紧。

“去哪?”他的那种紧张和担忧是真真实实的映在眸底,定定的看着她。

沈清漓微仰脸看着他满脸的苍白病态。

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好好的,这一切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已经很平静了,但越是平静,就显得越冷淡,看着他道:“我知道我爸生病,关于他隐瞒着我们的病情,我会去核实。”

然后轻微吸气,“反正我爸也只是临死前顺便为你做事,好让你照顾我是么?”

她点头,“我领情了,所以你放心,我也不可能怪你。”

“能让开了么?”她再一次问。

可云厉眉峰更是收紧,定定的看着她。

“哦对了!”沈清漓笑起来,“还有我母亲!我爸的死与你无关,我母亲当然也没有,她是自己被自己吓死的,我也没办法怪你,这一切都是我活该接受的,满意了么?”

她是很平静的,可是越往下说,难免胸口一阵阵的痛。

原本就孤独的人,从此她真的独自荒凉了,这又能怪谁?

是不能怪他啊,她知道的,可是她憋得慌!

“不要这样……”他何尝看不出她的嘲讽?

她不必忍着的,就像那一簪子下去,有什么都尽管对着他才好。

沈清漓想一把推开他的时候,手抬起来又硬生生的顿住,只得自己从他身边绕过去,不敢碰他一分一毫!

确实云厉伸开手臂将她带了回来。

任何一个动作,他都要忍受胸口刺穿伤的疼痛,但他不能让她就这么一个人出去!

“我同样视他们为父母,后事我与你一起操办。”云厉低低的嗓音道。

医生看他出来的时间太久了,实在是过于担心,终于亲自找到沈清漓这边来。

门从外边打开时,云厉已经放开她,“管家会来接你回去,无论你做什么决定,至少办完丧礼,好么?”

她没说话。

云厉当她是默认了。

他在医院,她回了皇室,管家大乔专门照顾着,但云厉每天都不放心,总是一大早、大半夜都忍不住要问一番。

所幸这样的时间并不久。

他左胸上的伤口不大,只是很深,也没必要缝合,反而很难照看,初几段每天换药,每天清洗,身上一直都裹着纱布。

但即便如此,云厉还是坚持出院,回皇室自己养着,用得着医生再让人过来请。

可是那些天,沈清漓和他是不说话的,哪怕在同一屋檐下也各自安静。

只有她每晚休息时走进那个卧室,想到他们之前因为对着沈初演戏而发生的那两次,她总是莫名的心里酸涩。

所以,云厉半夜起来竟然发现她睡在沙发,而不愿睡她之前的卧室。

他走过去倒水,把她弄醒了。

云厉拧开灯,眉峰皱着眉。

沈清漓坐了起来,脸上有些惺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他看到,起身要走。

云厉走过去握了她手腕,“为什么睡这儿?”

她把手腕抽回来,干脆又坐回沙发。

他倒了水,也缓缓落座。

彼此沉默好久,她先开的口:“要我配合你给沈初演戏,都是你的计划吧?”

云厉薄唇抿着。

“你以为陪你演戏久了,我会回心转意、假戏真做的,是么?”

也算不得假戏真做,反正她对他,从来都不是无情,只是她一直克制,一直逃避那种生活方式。

之前沈清漓是不知道的,也不知道这些天怎么想明白的,总之就这么想了。

最终云厉薄唇微动,“是。”

她柔唇几不可闻的扯了一下,没什么笑意,只道:“我要继续睡。”

他反应过来,端了水杯,走之前看着她又自顾躺回去,“如果不想睡这个卧室,就搬回我们原来住的地方?”

之前他们刚结婚时住的是私人别墅,并不在皇室里,那儿没有太多拘束。

她似是睡着了,没搭腔。

那晚之后,她依旧半夜出去沙发上睡,早上起床之前又回卧室,所以佣人都不知道。

沈老夫妇的葬礼在小半月之后才举行。

云厉陪着她,以女婿、家人的身份出席。

沈老在皇室的朋友并不多,真朋友都在皇室之外,等级不怎么高的职员而已,但看得出都对沈老的去世很悲痛。

因着云厉亲自出席的原因,皇室高层成员也没少来。

当天沈清漓自始至终没有和妹妹沈清清说过话,更没有眼神交流,或者说她现在对谁都很冷漠。

关于沈初的判决,她并不关心,但是听闻沈初的议事长父亲被牵连下台了。

沈老的死在皇室惊愕了几天,丧礼过后皇室的气氛依旧,该忙什么依旧那个按部就班,没有因为少了一个他而有所变化。

之前,沈清漓打算让妹妹努力进入皇室,只要她努力,继续接替父亲也不是不可能,当初沈初就能坐得很高,和云厉一同进出皇室。

可是现在沈清漓没那份心思给沈清清考虑这些事。

“我暂时也不回去,多陪你几天?”沐司玥是参加葬礼了的,之后也不忍心就这么走了。

毕竟,一看云厉也不是个善于处理感情的人,别人都走了,万一这两人又这么不欢而散就可惜了!

对此,沈清漓勉强淡笑,“谢谢!”

从丧礼之后,云厉让她搬回了原来的别墅,关于她离开,她不提,他就绝对不问,甚至不给她机会去提。

这一点,沈清漓看得出来。

所以,他送她到了别墅那天,临走前,她在门后拉住他的袖子。

云厉一下子停住脚,转过来盯着她。

她神色依旧很淡,只是微仰脸,又把视线落下,放在他胸口心脏的位置,道:“放心,伤是我亲手捅的,你好之前,我不会走。”

听起来该是一句很温馨的话,只是她很冷淡。

云厉心里终究是狠狠松了一口气,“好!”

管家大乔留给了她,他那儿没什么要求。

沈清漓看着他的车子离开前院才走了回去。

沐司玥坐在客厅,看着她,“其实,你一直很爱他,是不是?”

她目光淡淡,只一句:“我说过不爱么?”又道:“也没说过爱。”

额……沐司玥抿了抿唇。

“其实我能理解你。”看着她坐回沙发,沐司玥才继续:“爱和痛有时候不是一定能中和的,你爱云厉,不代表你喜欢皇室的生活。”

“或者说,你爱他,也不代表,就能把失去父母的痛都抛之脑后,转眼和他恩恩爱爱、有说有笑。”

所以,她脸上再冷淡,心里还是清楚的。

否则她大可以不顾云厉的伤一走了之。

沈清漓笑了笑,“顾城能娶到这样善解人意的你,真好!”

沐司玥笑着,“我遇上他才是幸运!”

也道:“我们也是经历过疼痛波折,你知道的!虽然没你这么痛……”

她的意思,是想说,真正的爱情总会有风风雨雨,携手走过去了,天也就晴了!沈清漓和云厉也会有晴天的!

沈清漓点了点头,“晚上我下厨吧,你想吃什么?”

沐司玥看了她一会儿,一边笑着道:“我想想啊……云厉有伤,他要么过来蹭饭,要么你让管家带过去,所以不能吃刺激的!”

她说这些的时候,故意看了沈清漓的表情,发现对方没否认,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还是顾着云厉的。

下午沈清漓做饭,沐司玥就在旁边打下手,洗洗菜,递递材料。

中途叹气最近的外交繁忙期。

“之前还听说苏衍和甜甜会经过这里一趟呢!估计没几天就来了,你见过他们么?”沐司玥问。

沈清漓点头,“你婚礼上!”

哦对,都是见过的。

“不是说他们俩没那意思么?”沈清漓跟着话题走。

沐司玥“切!”的一笑,“甜甜的心思全写在脸上,还没意思?至于苏衍嘛……”

她很努力的想了会儿,“嗯……我发现,以前他很绅士、很温柔,有什么也都写在眼睛里,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了,估计进入政界的人都有点城府?”

“但是我婚礼之后,听说他消沉而疯狂的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除了说话少一些外,都挺好的!”

那段时间,甜甜一直陪着苏衍,不可能没一点感觉吧?她想。

“我也挺久没见了,来了看看就知道!”

沈清漓淡笑,她其实挺乐意看别人成双成对,至少自己的不顺利,看别人幸福也是一种弥补!

那天的晚餐,她的确叫人送了一份去皇室。

不因为别的,因为云厉身上还有伤,但依旧每天处理公务,晚上也不回家。

很明显,既然不回家,在外边吃不了几口热的。

大乔亲自送过去的,然后让人去叫云厉回来吃饭。

一开始,云厉的回应是不回,办完事回去躺一会儿就行。

不过佣人说沈清漓带了晚饭过来,他忽然站起来直接走了。

大乔知道他会回来的!

但是云厉进门扫了一圈并没见人,脸色不大好。

大乔笑了笑,“是晚餐带过来了,她本人并没过来。”

云厉这才薄唇一抿,“下次传话说清楚!”

佣人吓得低头,又很委屈,管家让她那么说的!

云厉坐在餐桌边,心里的滋味不太好受,但胃口很不错。

之后这个就成了惯例,他眉头都会回来吃饭,一点也不亏待自己的胃,但是两人几乎见不了面。

一直到苏衍和顾云舒外访经过伊斯。

公事办完之后,顾云舒想去探望沈清漓和沐司玥,云厉征询苏衍是否陪同?

苏衍看了看顾云舒,儒雅稳重的脸上表情不多,但最终也点了一下头,“好。”

探望当然不是以荣京外访团队的姿态大张旗鼓,很低调。

云厉的车跟在苏衍他们之后,反而像个局外人。

顾城和沐司暔、kiwi在中午就已经过来了。

苏衍他们的车停下,屋子里的人也走了出来。

沐司玥挽着顾城,光盯着苏衍看,是想知道他和甜甜有没有意思,进展到哪一步。

结果盯了会儿,忽然感觉头顶火火辣辣的。

果然,一抬头,某人低眉睨着她,唇动肉不动的威胁:“心痒痒还是身上痒痒?”

“……”她很无辜的抿唇,又讨好的一笑,乖乖挽得紧了点。

那一边,苏衍下车之后转过去给顾云舒开的车门,反而是顾云舒不好意思了。

毕竟,顾云舒知道苏衍的脾气,是绅士,但在外边,尤其公众场合,严格拒绝任何亲密行为。

但是那次合照上台阶,以及这会儿下车之后有一段鹅卵石的路,顾云舒高跟鞋不方便,苏衍竟然牵了她。

沐司玥看得乐呵呵的,凑到顾城耳边,“我和彦哥哥打赌说苏衍和甜甜进度比他和蜜蜜快,看来我赢了!”

顾城却薄唇扯了扯,事不关己。

走了几步,过了那段路,苏衍才松开了顾云舒的手,她也就低调的随在了后边,跟平时出访当他背后的影子一样。

沈清漓作为主人,自然要迎接的,不过看到云厉过来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还是稍微顿了顿。

云厉倒是识趣,不需要迎接,自己就往里走,以主人的姿态招呼大家不用拘束,都是同辈的朋友而已!

说起来,云厉是真的觉得很庆幸有这样一帮家人似的同辈朋友。

这样的友谊,这样的规模,在豪门,在皇室是极少有的,不都说高处不胜寒么?越高越寡情,包括友情。

但他们这一群朋友几乎跨越国际,连了一片,真是该感谢上一辈的“耕耘”!

一群人聚在客厅,他们来之前,沈清漓和沐司玥已经做好了水果沙拉给女士,专门泡了茶给男士。

然而,水果沙发摆到顾云舒面前的时候,苏衍竟然伸手稍微挪远了一点,顾云舒这才顺势不好意思的笑着道:“我最近不能吃!”

水果沙拉是凉的,尤其里边有西瓜、香蕉,经期不能吃,女孩子才懂。

众人都愣着。

不是因为顾云舒的话,是因为苏衍的动作!

他虽然没说话,但显然就是不让她吃,看来是知道她生理期,这么私密的事都知道?!

这关系一目了然了。

顾城终究是稍微勾了唇,心放下去不少,冷不丁说了句:“晚饭我做?”

沐司玥想笑,又憋住!

大佬这是心情好呢!竟然主动要给大伙做饭!

沐司暔倒是侧首揶揄:“你不是只为玥玥进厨房么?”

顾城倒也不客气,“那我只做她的,你们坐一圈看她吃?”

最后是一帮男士被撵到厨房去了。

但是,其实云厉和苏衍纯属进去被嫌弃的,因为顾城和沐司暔那是大厨级别的手艺,他们俩却连端菜小弟都当不上。

中途的时候,沈清漓不放心,进去看了一眼,“需要我帮忙么?”

沐司暔侧首,看了她,又看云厉,很自然的一句:“他需要。”

下巴指着云厉说的。

她没说什么,但也看了他。

云厉身上的伤还没好,衣服下应该还裹着纱布,也只淡淡一句:“无碍。”

等她真的转身走了,沐司暔认不出笑看云厉,“傻眼了?”

“这么多人,数你女人最清冷,都知道她不吃这一套,你还不主动,等她再跑一回?”

“处理一个沈初,就动一个指头的事,为了制造跟她相处的时机,你废了这么大的劲儿,不继续下去不是白费了?”沐司暔再一次撺掇。

顾城做着菜,想起了当初那一段玥玥死皮赖脸缠着他的时间,嘴角略微勾起。

末了,沐司暔还好心提醒:“你这伤好得似乎也挺快,是不是意味着人家距离走也不久了?”

云厉后知后觉的蹙起眉,想着她眉头都让人送的晚餐,全是她的营养食补,的确连皇家医生都说他伙食好,恢复快,医生几乎不担心他吃错东西!

原本每天吃饭都心里暖着,这一想到她越好,就距离开越近,整个人就不舒服了。

顾城看了云厉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一句:“该让你和沐司彦多相处一段时间。”

否则对爱情的反应太迟钝,这方面,沐司彦是专家。(虽然他至今也没搞定蜜蜜)

晚餐桌上,大家都一对一对的,很自然,云厉和沈清漓只能坐一起。

她倒是也主动照顾着,虽然没怎么单独和云厉交流,但整体并不影响桌上的好气氛。

吃过饭,一群人也不急着走,甚至几个男人很努力的把时间拖得晚一些。

然后临走,沐司暔略微挑眉看了云厉,“这不是你的房子?都快午夜了,你打算跟我一起走?”

那意思就是让他住下来。

顾城也很识趣的揽着沐司玥往外走,今晚不让她着这里,给云厉两人留空间。

只有云厉一个人愣了愣,因为他没想过要留宿。

他对她的感觉太在乎,尤其发生这些事之后,几乎是本着绝不让她心里有半分不快的原则。

很明显,她不会乐意他住下的。

可沐司暔走之前还往后推了他一把,疼得他直拧眉。

送走了人,关上门,沈清漓回头见了他略微前倾,眉峰正拧着,愣了一下,“怎么了?”

他很勉强直起身,摇头,“没事。”

但脸色已经白了。

沈清漓坚持之下,拆了纱布。

果然她脸色变了,抬头看他,“你吃什么了?”

她以为,他是今晚吃东西吃杂了,不忌口导致的,毕竟今晚人多,口味都顾及到,万一他没忍住吃了什么。

看着她脸上的紧张,云厉低眉看着她,有那么会儿没说话。

心头有些酸,又有些热,看来该给沐司暔说个谢!

他坐在沙发上,让她帮忙弄稍微渗出来的生血,没看到脓水,很放心。

“没带药?”她拧眉。

云厉视线落在她脸上,摇头,她想直接开车去拿药的时候,他终于握了她的手,“真的没事,来前刚换的药,还能用。”

只有这个办法,大半夜不好折腾。

这个别墅,他们住过,同寝住的。

所以,云厉很自然就去了主卧,沈清漓看到他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还没开口,他一句:“晚上可能需要你帮忙。”

所以睡一起比较方便。

------题外话------

大姨妈,以为只写得出两千,竟然还是写了六千,棒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