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以为她是谁?/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说是夜里可能需要她帮忙,但云厉一整晚都没什么事,一次都没叫醒她。

一晚上相安无事。

早上她起得早,知道他醒着也并没有打招呼或是说什么。

那种感觉,平静得和几十年老夫妻一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之间的无所适从。

她以为云厉只是吃个早餐,中午要过去处理公务,但看他的样子并不打算过去,也没见左翼过来接人。

沈清漓收拾完进了客厅,倒也没有赶他,只是道:“是不是该让人把药送过来?”

昨晚就说了要换药,再不换伤口不知道成什么样。

有时候她会想,自己的确是个狠心之人,对他的伤,哪怕现在看了,也很平静,并没有多大的歉意,真当和他扯平了。

云厉听后短暂的沉默,而后点了一下头,但是没动静。

没办法,她只能出去和左翼交代,让左翼过去把云厉的药带这儿来。

云厉并没闲着,沈老的位置空缺,肯定是需要人补上来的,但他也不着急,只招年轻人,哪怕需要几年才能担得了,他也可以留这个位子似的。

很多人猜测,他这样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了备选的人。

也因此,公招之后,底下的人都特别留意着跟云厉有关系的人。

云厉在别墅的那天,正好是公招笔试结束,有人终于发现了沈清漓的妹妹沈清清的卷子。

也就特地给云厉打了电话过去。

云厉听到沈清清参与考试时的眉峰却是略微蹙着的。

底下的人就差直接问“需不需要特别关照沈小姐?”这样的话。

但云厉想了会儿,道:“筛掉。”

她曾经就沈清清的请求过他,但沈老也拜托过,父女俩的诉求正好相反,他选择尊重沈老的嘱托。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半天,又确认了一边,“筛出去?”

云厉已然紧了眉,嗓音沉沉,“我说话很难懂?”

“不不……”下面的人赶紧结束话题,“那行!我知道了,您忙!”

这个别墅也有他的书房,只是长久不过来住,现时的文件都必须让人搬过来,云厉干脆偷了个懒,未作要求。

倒是左翼积极,过去带药的一趟,顺便带了一大摞文件过来。

沈清漓看到那么多文件的时候愣了一下,“怎么搬这么多过来?”

左翼一脸正经,理解得理所当然:“王子该是要住很长时间,这些天怕是不回皇室,这些公务都是不能耽误的!”

“谁说他要住这儿很久了?”她又一次轻轻蹙眉。

“……”左翼沉默。

因为按照他直来直去的理解,以他们俩的关系,王子既然过来了,必然是要抓紧机会一直住一起。

难道不是?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沈清漓终究是略微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给我吧!”

她抱着文件进书房的时候,云厉背对着坐在椅子上,估计是没发现她进去,一动不动。

沈清漓把文件放到桌上,侧首才见他略微俯身,埋着头,眉心紧了一下,“不舒服么?”

椅子里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忽然抬头看了她,眉眼里就写着“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这才把手从胸口挪开,语调平淡,“没事。”

她狐疑的多看了一眼,倒也没有再多问,指了指桌上的文件,“左翼给你带过来的。”

云厉转了视线,几不可闻的蹙眉,薄唇抿着。

沈清漓这才算看出来,这压根就是左翼自己的意思,不是云厉嘱咐的。

他倒是挺会替主子着想!

“换药么?”她就算看出来也不说破,淡淡的看了他。

云厉摆摆手,“中午再说。”

“已经中午了。”她淡声打断,发觉他真的不太对劲。

云厉倒是很自然的看了一眼腕表,“嗯”了一声,又说是让左翼上来帮他弄就可以。

这下沈清漓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你把衣服脱了。”她忽然开口,没有表情,显得很严肃。

云厉喉结微动,大概是还想说点什么的,但他已经走了过去,一言不发板着脸就开始上手。

果然,白色纱布外渗出来的脓血比昨天见到的厉害了。

“你怎么搞的?!”她立刻就是抬头一句。

云厉在她一连串的语言和动作之下,竟是半天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只是在想,大哥沐司暔说的有理,至少她真关心这个伤口,伤口不好,她就在。

那要是一直不好呢?

沈清漓看着那个很深的扎口,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只觉得毛孔都酥了酥,清洗力道也不知道轻了还是重了。

最后还是把医生给请过来了。

看到那个伤口比之前看的严重了,医生第一反应是诧异的,“您做什么剧烈运动了?”

问话的同时,看向沈清漓。

她蹙起眉,脸色有些凶有些冷,医生才收回视线。

云厉一脸淡然,“扯了一下,不碍事。”

不过,医生狐疑的看着他,如果不是什么剧烈运动,那最有可能的是……

“自残”两个字在脑子里迸出来的时候,医生抿唇,堂堂王子自残?

后来,沈清漓问了不少注意事项,反而是云厉并不太关心,随意听一听,已经坐下来开始看文件了。

直到沈清漓送着医生下楼,他那张常年冷峻的脸才难得像松了一口气,靠回椅子深处。

抬手轻轻碰了碰伤口周围,若有所思。

楼下,因为今天沐司玥不过来,沈清漓打算弄食谱,免得总是当天临时想,她最近想着出去工作,怕没空。

这一转眼就下午了,她一直没上过楼,云厉也没下来,看来很忙。

准备做晚饭之前,管家大乔听到有人按门铃,出去开了院子大门。

沈清漓已经听到隐约吵闹声,素眉皱起。

“沈小姐!”管家折了回来,也皱着眉看着她,指了指院子,“您妹妹……”

她放下了翻着的食谱集起身,表情淡得没起伏,不疾不徐的步子出门,在院子中央看到了闯进来的沈清清。

沈清清看了她,一个冷笑,“你还真住这里?还真当自己是王妃呢?”

她就那么平静的看着自己妹妹,有时候很奇怪,人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白眼狼呢?

而她也不是圣母,不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的沈清漓,对这样的妹妹,她眼睛里也给不出一点感情了。

只清淡的声音,“有事吗?”

沈清清看着她,“你说我狠心,眼看着爸死去?你好到哪儿去?一个人躲这里享受?”

“我问你有事吗?”她又一次淡淡的声音,没有一点表情。

沈清清再不说,她是真的要转身回去了。

“你站着!”沈清清这才上前一把拉了她的袖子。

她低眉,看着被抓住的袖口,然后把袖子收回来,冷眼看着沈清清。

沈清清终于盯着她,“我被他拒绝,是不是你的意思?”

被他拒绝?

沈清漓想着这句话的意思,被云厉拒绝么?

“明明是公招,凭什么不要我?我的成绩绝对一等!”沈清清这才气愤的质问。

这下沈清漓才知道说的什么。

柔眉紧了紧,她参加公招了?也被云厉的人拒绝了?

当时她请云厉帮忙过的,那时候他答应了。

但是现在,她应该不会做那个请求,所以他拒绝,她当然没意见。

“要人的皇室,你是觉得我凌驾于……”

凌驾于皇室或者国主的话,沈清漓没敢随便说出来,看着她,“以往就算爸爸没多疼爱我们,但他给你做梦足够空间,可现在你没那条件了,就别再做这种梦。”

尤其接近云厉这种梦,她以为自己是谁?

------题外话------

很少……忍一忍,明天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