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你今天怎么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清清听完她这话忽然笑起来,“我看做梦的是你吧?”

“你是不是想借着照顾他的机会,顺便厚脸皮一直待着不走?梦想再爬上以前坐过的位置?”

她看了沈清清一会儿,好半天,才道:“我不需要费力做这样的梦。”

末了,又道:“妈交代我的最后一件事,我会替你办好,以后没事不会找你了,过两天我回去收拾东西,家里的佣人我让她留下照顾你,报酬我给。”

说这话的时候,看到了沈清清的视线转移。

她略微侧身,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云厉,大概是听了几句,这会儿正浓眉微蹙。

沈清漓看了看管家,“麻烦送她离开。”

说罢她转身往回走。

刚进门,云厉伸手握了她,致使她停下脚步,侧首看他。

“你要走?”他低低的声音。

她皱了一下眉,“为什么这么问?”

反倒是看了他,淡然的一句:“你不是说遵循我爸的遗愿要照顾我?我走了你照顾什么?”

云厉没反应过来。

片刻才问:“回家收拾衣服做什么?”

她眉心蹙着,仰脸看了他一会儿,知道他的意思了,也很直白的回答:“没衣服穿了。”

云厉:“……”

当天下午,有人敲门,管家开的门,进来的人客客气气的笑着,说是来送衣服的。

身后两车子专门送到这儿的女装,说是男主人的意思。

管家反应了会儿,立刻笑着往里让,他这想要留人的手法虽然传统而土豪了点,但是个女人都喜欢漂亮衣服!

云厉在书房,沈清漓在客厅,当然一抬头就看到了进来的人,以及一溜的新衣服。

“王子对你就是用心!”管家大乔笑眯眯的。

她看着那么多衣服被推着鱼贯而入,若有所思,然后忽然上楼了。

书房门被敲响,云厉抬头,她已经走了进去。

“怎么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

沈清漓略微抿唇自顾想了会儿,“你把清清的公招资格取消?”

云厉斟酌片刻,打量着她的表情,想知道她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而不高兴。

但是没有,她神色很自然。

“她过不了考核。”云厉换了一种方式回答

她点了点头,“她的确不适合进皇室工作,但我妈当初嘱托过我,所以她的工作我必须帮她安排,你就不用费心了。”

云厉眉峰轻挑,他确实没费心,只是好奇她怎么忽然谈这些。

她这才抿唇,指了指外边,“那些衣服,都是给我的?”

他点头。

她也点了点头,然后就要出去了。

云厉忽然起身,两三步拦在了她面前,探究着她到底要做什么。

沈清漓倒也不瞒着,“我挺久没出去工作了,但给她安排工作需要周转,衣服应该值不少钱?”

她是那种经过考虑之后很认真的表情,以至于云厉盯着她看了半天,皱眉,“卖衣服?”

沈清漓也知道这样他会不太高兴,所以特意来打招呼了。

“不都是我的了么?放着也穿不完……”她的话说到一半,见云厉稍微深呼吸,也就停了下来。

“缺钱?”他再睁眼,低眉。

她可从来都不富裕,之前好歹能有人让她做营养护理,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他身边打转,彼此之间从来不提钱所以没感觉而已。

云厉确实忽略了这一点。

然后他转身,在包里找了会儿,没找到。

又拉着她去了卧室,拿到钱夹后抽出一张银行卡给她递过去。

原本以为她不会接,反而是划清界限。

谁知道沈清漓看了一眼,很自然的接了过去,道:“我晚上出去一趟。”

“等等。”他忽然开腔。

眸底带着几分纳闷。

这不是她的性子,冷淡又清高,可从来不要他的东西,沈老出事之后更是,怎么今天不一样了?

沈清漓转过身,看着他走过来。

“你今天怎么了?”云厉略微眯起眼。

可能习惯了她的疏远,忽然如此,反而让人心里不安。

她想安顿好沈清清,然后呢?

沈清漓握着卡,抬头看他,反问:“我怎么了?”

又很自然的道:“是你让我留下来的,正好我也没地方可以去,想来想去,你这儿最好!”

扬了扬手里的卡,“我确实没积蓄,也确实需要钱,衣服又不让卖,所以正好,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不要问她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但这些都是目前真实想法。

或者说,人总有莫名其妙豁然开朗的时候,不是么?

换个角度想,她哪怕违背心意走得远远的,一切就都好了么?如果不,那就试着换条路。

云厉依旧盯着她现在的转变,眼底的狐疑,就好似怕她这是缓兵之计,拿着卡出去就不回来了。

看他这么盯着自己,她一句:“要么我以后把自己花了的钱都还给你?”

说完看了看时间,她打算赶着出去见个人,帮忙安排沈清清的事。

除了妹妹的生计之外,她现在没别的事,等安排妥当,她大概就真的不太会管沈清清了,以后的生活里,都只有她自己了。

刚走了两步快到门口,云厉叫住她,然后走过来。

她把手从门边收回来,阚泽和他走近,低眉,“换个方式还钱?”

还没怎么反应这句话来,他指尖握着她的下巴略微挑起,忽然就吻了。

她真的没躲。

所以唇畔近在咫尺的距离,吻了一下、两下,云厉低低的看着她,“你真的……?”

真不走了,真不计较过去那些事了,也真的把自己放在不一样的位置花他的钱?

她是真的打算试着跟他走下去。

起初的吻还是温柔徐缓的,逐渐变得热切,她一退再退,最后背抵着门板,终于抬手推他右侧胸口,“……我要出去了!”

“陪你去?”

沈清漓摇头,“我一个人可以。”

见他皱起眉,她似笑非笑的动了动柔唇,淡淡一句:“我没什么可取之处,身材、样貌、气质、教养同等的人满大街都是,真有老板看得上我,你当初就不可能有机会选我。”

云厉正蹙眉看着她,“你这是质疑我的选人眼光?”

她索性就那么靠着门。

人和人,有时候确实奇怪,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交流最多的一天。

但并不是因为他给她买了很多衣服,也不是因为他给她钱。

也许是因为她连最后一丝亲情都没有了,但一个人的生活里总要有个情意的。

所以,至少她现在不会想着离开。

她却笑了笑,“你当初似乎没选?”

谁不知道他那时候选个王妃只是随便从一堆照片和资料里信手捻了一个,而已?

被这么一说,云厉薄唇微抿,不能接话。

她刚要走,他又挪了一步,“要不左翼送你过去?”

沈清漓摇头,“就一两个小时。”

他还是没让,一手撑着门沿的位置,冷不丁终于问了句:“为什么?”

她知道,他问的是为什么忽然决定不走了,忽然态度转变这么大?

云厉正低眉等着,见她仰脸,“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找回来?相处一年,夫妻过得跟陌生人一样,你又是为什么忽然改变心意了?”

他抿唇,还能因为什么,因为感情。

沈清漓笑了笑,接着问,“什么时候改变的?”

云厉照样答不上来,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她放在眼里,又放进心里的,只知道看到她当初留下的验孕棒和管家说她走了的时候,就那么一个想法。

她看着他,知道他的想法,“所以也别问我。”

因为她也不知道具体转变原因,和时间。

这回她终于开门出去了,身后听他问了句:“几点回?”

她说:“不知道。”

虽然听起来依旧是没什么特别的清淡对话,可气氛显然不一样。

------题外话------

卡爆,写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