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决不允许/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刚想张口说点什么,沈清漓没给机会,因为她如果要走,只能是他做的过分了。

晚上躺在一张床上,她总觉得睡不着。

云厉在身后贴得有些近,她连动一动都觉得不方便。

终于在安静口忽然开口:“你离我远一点……万一碰到伤口了。”

没想到他反而往里挪了挪,整个胸膛贴着她的后背,一言不发,只是手臂从身后环了她,无声的显示着他的霸道。

她无奈的闭上眼,困了也就睡过去了,而且睡得出奇的好。

然而,有人睡眠比她还好,以至于早上她醒了,他还安然闭眼,甚至不准她动,一动就搂回去接着睡。

“……已经不早了。”她忍不住出声,示意他把手松开。

他几乎没睁眼,轻微眯了一下,低哑的道:“今天休息!”

沈清漓蹙起眉,因为她还有事。

不过那会儿也没跟他犟,陪着又睡了一觉,终于得以起来时,管家早就把早餐准备好了。

她也没打算叫他,自己用完之后出门。

所以云厉醒来的时候她不在,管家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反正最近出去得很亲勤快。

云厉走到餐厅门口,站了会儿之后又返身折回去了,最后只要了一杯燕麦送到书房,没吃早餐。

管家送早餐的时候顺便问:“给您送药贴上来么?”

那头的人捏着杯子转了转,淡淡的道:“等她回来换。”

“……好的!”管家迟疑了一会儿,转身下去了。

又自顾摇头,王子这是缺了沈姑娘不行啊!说起来是好事,但他现在这对感情不得章法的状态,一度谨慎放低姿态,万一她要走,估计就没理由再留了吧?

愁人!

伊斯都城和往常一样,不过沈清漓并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只是为了迎合要见的人,才不得已再一次到特色街。

那栋小楼到现在也没修好,周围一圈都封着,远一看像名胜古迹、供人观赏。

在那儿等了一会儿,终于有人过来给她带路,领去一处楼的小雅间。

她十点不到进去的,出来时都快十二点了。

对方邀请她一同午餐,她看了看时间,本来想拒绝,又显得不礼貌,只好点头同意。

换一个地方到了失去中心的酒店,这一段饭几乎又到一点多了。

沈清漓在酒店门口和人告别,国外生活久了的人习惯,和她拥抱告别,也是那会儿,她才看着不远处的人皱起眉。

“真的不和我再逛逛?”面前的男子儒雅的笑着看她。

她浅笑,摇了摇头,“我还有别的事,以后还有机会的!”

“我待的时间可不长!”男子笑着道。

他身上没有穿任何伊斯传统服饰,而是一套考究的西装,站在人群里还是很显眼的。

所以沈清清想看不到都难。

送走了人,沈清漓也没有避着,直接走了过去,从包里拿了一张名片:“改天去面试,已经帮你打点好了。”

沈清清低头,看着她递过来的名片。

在伊斯算得上有口碑的公司,公司总部似乎在国外,但创始人是伊斯人,这两年才把分公司弄到了自己的母国。

看完,她却嘲讽的笑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帮忙了?”

“不需要!”沈清清定定的看着她,又道:“果然也咱们是姐妹呢,知道怎么把事情办成……”

然后笑得很是别有以为,从上到下的看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这个公司想进就进?也不怕王子嫌你脏!”

沈清漓把名片塞进她包里,“随你怎么想,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妈的嘱咐我完成了,希望你带着对爸的亏欠好好活下去!”

这话一听,沈清清脸色变了变。

因为她最近总是会梦到老爷子摔下去的一瞬间,总是觉得他用那双冷漠的眼死死盯着她,说她见死不救!

咬了咬牙,沈清清盯着她,“我肯定会活得比你好!”

她笑了一下,“那就好!”

那天她回去得很早,不过接下来好几天依旧出门,回去得还有些晚,云厉几乎不问她去了哪,每天一起用晚餐,一起入睡。

当然,他的药贴都是她换,也没再见伤口出血了。

次周的周二,云厉的行程比较满,除了上午在皇室,下午以及傍晚、晚上都有洽谈和饭局。

而她跟他是早上就一起出门的。

车上,终于总算是问了一句:“是在谈工作的事?”

她把视线从窗外拉回来,顿了一下,才点头,“嗯,已经差不多了。”

关于沈清清的工作,因为那边没传来面试成功的消息,所以她当这件事还没成,也想着那天沈清清只是说个气话,毕竟她没有别的选择。

她在中途下了车,云厉去皇室。

中午,云厉才去酒店和人会面,和平时没多大差别的流程,他几乎不用费心,就是不太喜欢外边酒店的饮食了。

所以离开的时间提前了十几分钟,倒是巧了,这十几分钟就像是给沈清清腾出来似的。

左翼微蹙眉走到他面前,“有一位沈小姐说一定要见您。”

云厉抬头,沈清清坐在不远处。

他现在是公务行程,按说不会见她,但想了想她姐姐,还是让随行人都等着,他迈步往那边走。

“好久不见!”沈清清今天打扮得很仔细,满眼都是光的笑意。

但反转云厉,他脸上除了刻板深沉之外,也没有多余的亲近表情。

坐了下来,看了她,“说有事和我谈?”

沈清清快要变尴尬的笑缓和起来,点头,“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云厉抬手看了腕表,低沉的语调就不见半分起伏,“我只有几分钟。”

“够了!”沈清清笑着,看他,直奔主题,“她帮我安排工作的事,你不知道吧?”

他薄唇微动,“知道。”

沈清清顿了一下,又笑,“也知道她找的谁?”

这一次云厉没搭腔,淡凉的视线平移,让她继续。

沈清清这才从包里翻弄着,把用手机拍摄后打印出来的照片放到他面前。

手机没那么高端,所以有点模糊,但至少谁都看得出照片里的沈清漓。

他神色没什么变化,看着照片里和人拥抱的她,又看了沈清清,“你想说什么?”

沈清清指了指照片上的人,“她最近一直都和这个男人接触,你不想知道他是谁么?”

云厉干脆不多问,不疾不徐的转着手边的水杯。

沈清清看了一眼他漫不经心转杯子的动作,还是笑着,道:“在你当初挑选王妃之前,肯定没仔细查过她的资料,反正你也只是随手选的,对么?”

“加上这几年发生的事,想必你也抽不出时间,或者想不到去查这些东西。”

她能看出他对这个人感兴趣,虽然只是因为爱那个女人,但沈清清也觉得解气。

接着道:“我这个姐姐其实很聪明,尤其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我父亲不太疼爱,她也能依靠各种奖学金一直读到毕业,甚至每一所学校都鼎鼎有名,交往的人自然都不差,其中就包括这一位!”

“他们曾经是校友,也可以说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后来分了……你知道她当初为什么一句话都没说就点头进皇室么?”

“因为正好被上一段感情伤了,嫁谁不都一样?”

“那时候这位先生家里要求他回去管理国外的公司,所以抛弃了她,但是两年前,这个人把分公司开到了伊斯都城,因为知道她过得不好,像救世主一样回来找她了!”

“一个女人,对这种感情是没有抵抗力的,尤其他们曾经感情那么好,听说她还和那个人同居过,也有人见过她去妇科流胎……”

“哐!”云厉手里的杯子终于重重的放回桌面。

一张脸冷峻,眸子冷然看着她,“编完了么?”

她有没有跟过人,甚至怀过孕,他最清楚。

沈清清皱起眉,“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去查。他应该过不久还得出国回公司总部,现在只是看着我姐的面,亲自过来给我安排工作的。”

说罢想了想,“说不定,她会跟着男人一起离开的。”

云厉最后的视线扫过那张照片时,眸底越显锋利,信手捻起,也顺势起身离开。

沈清清坐在那儿,笑了笑。

左翼见到主子拿的照片了,但是一句也没问。

云厉把照片放进了西装内兜,并没打算让左翼去查,只是那一下午,他情绪并不太好。

傍晚,他回到家里,她还没回。

管家听他说“倒一杯红酒”的时候愣了一下,“您最近不能喝酒的。”

云厉只是扫了一眼过去,管家抿了唇,最后倒了个杯底给他端到了客厅。

他倒也没喝,捻在手里一直缓缓转动着,安静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厉的确是不了解她的,挑选王妃前简单的调查只是过过场,因为他不在乎。

但是眼看着她最近比他还忙,又一直没有给他确切的答案,终究是坐不住的。

照片还是给了左翼,要最快知道那个男人的资料,以及她的一些过往。

沈清漓回来的时候,他依旧在客厅,外边暗了,开了灯,越发显得他背影伟岸又深沉。

等她走过去才看到他手里的酒杯。

素眉转瞬皱了起来,直接过去拿了杯子,“都说了你不能喝酒!”

云厉回神,看着她把酒杯夺过去,然后倒掉那一口酒,把杯子递给了佣人。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她做完抬头发现他定定的看着他,薄唇安安静静的抿着。

云厉这才几不可闻的动了嘴唇,“顺利么?”

她点了点头,“还好!”

然后看了他,“饿了么?不饿的话我临时做个汤?”

他轻轻弯起嘴角,“好!”

一路看着她从客厅经过餐厅,又去了厨房,终于抬手按了按眉头。

沈清漓进了厨房,第一句就问管家:“他今天怎么了?”

管家也纳闷的摇头,“不知道,回来就要了红酒,我没敢多给。”

她微蹙眉,想着他刚刚努力掩饰得很自然的模样,她没说不代表看不出来。

但一直到晚上,他依旧没提过什么,沈清漓也没发问,只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所以给他换了药贴就自己看了会儿书。

期间视线从书本抬起,果然见他盯着她看。

这一次她走了过去,“有事?”

云厉抬手帮她把头发捋了捋,“……我似乎不太了解你。”

她笑了一下,“就这么一个人,里里外外没几滴墨水,还了解什么?”

他看起来只是不经意,“比如过去都经历了什么。”

沈清漓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经历,所以没什么可说的。

他低眉,“完全不了解,如果再出个状况,我似乎真的没什么挽留你的方式了。”

她终于蹙起眉,“出状况?你又要做什么了?”

除非他再伤她,还能有什么状况?

云厉抚了抚她的肩,“就这么一说,但愿我以后都不犯你!”

晚上她先睡的,他说还要处理点事,一个人去了书房。

那时候左翼已经在书房等着了。

把一份资料递过去给他。

云厉没接,站在那儿闭眼捏着眉间,“说。”

左翼平缓的叙述那个男人的情况:“的确是在伊斯长大,出国接手管理公司没几年,这两年才回头又把分公司开到了都城,查了一下……和沈小姐同校,关系很不错……”

“很不错?”云厉淡淡的接了一句。

左翼也说不好,只能说很不错了。

可以肯定,沈清清说的基本无差,如果这个人真的为了她才把分公司放到这里……

云厉拧起眉,有一种唯美的画面忽然被横叉一笔的感觉,堵得慌。

尤其,他不了解那些过往,更不可能去问她。

忽视也是可以的,只怕沈清清最后说的话成真。

也许是因为脑子里转着这件事,那两天云厉整个人显得有些压抑,寡言,大多只是凝着她看。

沈清漓当然能感觉他的异样,但不知道原因,就怕干涉到他的政务问题而不好问。

两个人看起来依旧相安无事,同进同出,晚餐依旧和谐。

那天也是上午一起出去的。

沈清漓约了人在酒店午餐,或者准确说是被对方约过去的。

“想好了么?”男子对她时一直都是柔和儒雅的笑,眼睛里在总是带着久违的气息。

沈清漓无奈的笑了一下,“第一次不就给你答案了?”

“我这不是不罢休么?”他倒是笑着揶揄,“做商人就得这么锲而不舍,俗称厚脸皮!”

她转了话题,“我妹妹来面试了么?”

男子摇头,玩笑自嘲,“大概是看不上我这小公司?”

她忍不住笑,过会儿才问:“回去的日期定了么?”

男子挑眉,“随你的安排。”

她好一会儿没说话,他才道:“不急。”

沈清漓这才点了点头。

不过,她总归都需要一个行李箱的,正好隔一条街就是商场,打算一会儿去买一个。

中途男子手机响了几次,看样子是有急事,最后还是不得不起身去接。

她一个人坐着,想给沈清清发个短讯问情况,磨了半天屏幕也没发出去,倒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下意识的转头去看。

云厉的很多洽谈似乎都在这个酒店,今天又遇上了。

只是不适合打招呼。

他身边是几个皇室成员,其中一位身边带着夫人和女儿。

这种场景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她见到过以前的沈初这样走在几个人中间。

云厉视线扫过时见了她,顿了两秒,眉峰轻蹙了一下。

她倒是笑了笑。

等云厉几人走了,旁边已经有人开始议论那个女孩。

“皇室这群老人也是够操心的,这么快又物色了新王妃人选……”

“听说背景又干净又深得宠爱!”

“也对,王子再不赶紧结婚生子,国主这位子都穿不下去,万一哪天给人抢了!”

沈清漓坐那儿,看向窗外。

国主一直没有传位,的确有云厉不成家、不生子原因。

但不是外人想的那种原因,而是为了让他有时间经营感情。

耳边还是别人的声音:“都见了面,说明有戏,估计过不久就该正式嫁进去了!”

这一点,沈清漓也是知道的。

所以才一下子没了胃口干坐着。

她一直没有正面答应过,只说留下,是因为已经不知道能进展到哪种程度了,况且,父母白事刚过没多久。

看来他那儿等不及了?

午餐她也没怎么吃了,直接去了附近的商场,原本说可以她一个人去,但他一定要陪着。

行李箱买的不大,因为她去哪儿也不喜欢带太多东西,出来的时候直接拎在手上。

商场的楼层过道很宽,她从楼上电梯下来,直直的就对上了走过来的云厉几人。

女子乖巧的走在他身侧,偶尔看一看店里的东西。

这种经历,她也有的,挑选之前见面,之后送礼。

他送了一双鞋,她一直留到现在。

脚步顿了顿,她一时间忘了往哪儿去,被身边的人握肩避开了行人,“不舒服?”

她勉强一笑,摇了摇头。

云厉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就没挪动过脚步,视线从她脸上到那个男人身上,最后落在行李箱上。

脑子里是沈清清那句话:她会和那个男的出国。

这不是问话的场合,哪怕是,他似乎也没有质问的理由,就那么从身边擦了过去。

沈清漓出了商场,几次深呼吸,最后还是连拒绝他送自己都懒得了。

回到家里,她把行李箱放到卧室就没再动过,脑子里全是他会给人挑礼物的场景。

不知道他的事什么时候结束,所以她几次拿起手机想问他晚上回不回来吃饭,一次都没有成功。

果然,他没回来。

云厉回来时已经十点多了。

管家还在,他一进来,管家就皱着眉,“您不回来,沈小姐晚饭都没吃。”

他一下子蹙起眉,薄唇抿着。

换完鞋径直上楼。

她在卧室,看似很专注的研究食谱,专心到他洗完澡出来她都没动过。

云厉擦完头发,目光触及那个行李箱,手里的动作还是顿住了。

沈清漓从书本里抬头,随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买的箱子,可是他不说话,她也不开口。

不问他和那个女孩什么情况,也不问他打算把她放到哪。

只是很肯定,她不想再经历另一个沈初。

他越是沉默,她越是难受,一直等到十一点,他都没从书房回来。

他到底什么意思?

“嘭!”书房的门忽然被推开,又关上,因为力道过重,声音引得云厉从那头看过来。

她站在门边,没想到最后忍不了的是自己。

“你就没有要跟我说的么?”她略微握紧手心。

当初,她和他见了面,送了礼物,就定了婚事,他今天不都做完了?

云厉站在窗边,隔着距离也能看到她皱着眉,眼圈潮红,又一次开口:“也没有要问我的么?”

“今天都已经遇到了,你也不问吗?”她几不可闻的提高了音量,眼底越来越红。

他下颚紧了紧,远远看着她。

问?

问她什么时候走?行李箱都买好了,是不是快了?然后呢?

许久,他才低沉得没有起伏的语调:“问了你就会说么?还是问了就能改变?”

“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会告诉你!”

她不是傻子,他也是聪明人,她知道他会在意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以及她的过去,和她的决定。

可他为什么就不问!

对话竟然到这里就结束了。

他终究是一个字都不肯问!

沈清漓咬了咬唇,抹掉眼角的潮湿,转身出去。

“嘭!”一声,门又关上了。

云厉不知道她是离开别墅了,还是回卧室睡了,因为他一整晚都在书房。

次日起来,她已经出门了。

管家说她用过早餐了,他才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交代:“晚上我可能提早回。”

管家笑着点头,“好的,我提早准备晚餐!”

今天沈清漓其实没事,不和以往一样,她就是想出来走走。

坐车上的时候才知道今天是公招成绩入选的宣布日,被选中之后经过面试才有这次的宣布,基本再经过一次筛选,剩下的都是未来的皇室职员了。

公布名单上,看到“沈清清”三个字,她愣着。

她不是被踢掉了么?

又想起了当初信誓旦旦的说不需要她帮忙安排工作,甚至一直都没有去应聘,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她握着电话,原本该是打给云厉的,问他为什么会这样,除非他应允,否则不会被选上的。

他明知道沈清清怎么想还往里放?

最后电话打给了沈清清,“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人笑着,“你也看到公布结果了吧?是不是要恭喜我?”

说罢报了地址,就是她昨天逛过的商场,道:“给自己买个礼物庆祝一下!”

挂了电话,沈清漓脸色很不好看,让司机转弯去商厦。

沈清清确实在那儿,正在三楼的电梯口等着她,见她的时候满面笑意,“你知道得还挺快!”

“你怎么进去的?”沈清漓走过去直接就问。

沈清清拨了拨头发,“你这问的真奇怪,当然是考试成绩优异,面试过程顺利,我说过我不输给别人!”

这边正说着话,沈清清指了指旁边的店,“我看中一套不错的衣服,听说新人服装自便,我得打扮漂亮些?”

可沈清清刚要走过去,斜刺里忽然冲出来一个人,正好去抓沈清清的时候,她用包挡了一下,那人扑了个空。

沈清漓愣着,而那个人转头就扑向她,她根本没时间反应,锋利的匕首一下子戳在她脖子上,一阵刺痛传来。

“你是她姐姐对不对?”那人很是激动,几乎是咬着牙红了眼。

她能感觉到脖子上流血了,只见过云厉受伤,她自己哪怕当初流放,也没有再这种要命的地方流过血,身子都僵了。

“我不是……”

“别撒谎!”那人吼了一句,“果然姐妹俩都一个样,反正今天你们有一个陪我去死,我赚了!”

沈清漓努力压着呼吸,“我不认识你,有什么事可以谈……”

“谈?”那人勒着她的脖子直接往商场边上的窗户走,越过那个护栏,就没了其他保障,只要撞开窗户,跳下去不死也残了。

她倒是庆幸这是三楼。

那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我本来该在公布名单上的,知道吗?就因为她!你妹妹私通官员!”

沈清漓诧异的看着不远处的沈清清,她私通别人?

原来云厉踢掉之后她重新上榜是这么来的?

这是她当初去会所学的唯一东西了?

那会儿,沈清漓几乎顾不上自己,那种生气,是因为她真的没想到自己妹妹能做出这种事!

“都说你和王子不清不楚,看来姐妹俩一个样!你也在王子那儿出了不少力气吧?”

沈清漓摇头,可是一动,就觉得匕首划得更深,“没有……你冷静点,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保证你重新入榜,行么?”

她没那个能力,可是这会儿没有别的筹码了。

“哐!”

“啊!”窗户忽然被他撞破,沈清漓吓得惊叫。

一股子冷风从窗户外灌进来,她只觉得自己指尖都是凉的。

周围已经乱成一团,挤挤嚷嚷,议论纷纷,沈清清早就跑得没影了。

“都别过来!”那人终于不在用匕首对着她的动脉,却不断的往窗户边退。

周围的人吓得不敢靠近。

沈清漓很努力的平静了,声音有些抖,“我没有家人了,可是你应该有吧?你想过他们会怎么样么?”

“你闭嘴!”那人忽然打在她腹部,痛得她呜咽。

只是这样的痛,好像不及她在人群中看到云厉的那种酸痛。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一脸阴冷,死死盯着她脖子上的血痕。

“放开她。”云厉深冷的嗓音在嘈杂的现场依旧清晰。

那人似乎反应过来他是谁了,这种时候也不忘讨价还价,“我要上榜,那是我该得的!我必须入榜!”

云厉往前迈了一步,“我可以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那人吼得脖子血管又红又粗。

云厉依旧不见起伏的语调,“凭我这个身份,还不够么?”

“你别再过来了!”那人忽然又把匕首返了回来。

沈清漓不知何时满眼的泪,她也不清楚这是害怕还是什么,可是那么模糊的视线里,也看到了昨天和云厉见面的女孩。

今天也见面么?

“我让你改榜。”云厉根本不用思考。

可是这种事不是他该做的。

她看着他,“你别管了,三楼而已……”

“你闭嘴!”这一次是云厉忽然吼了她,深暗的眸底有着某种熟悉的压抑和紧张。

她这样,只会刺激人真的往下跳。

可那种局面,他决不允许!

------题外话------

很想把这一个高氵朝和上一个事情解释清楚,结果时间不够,看看明天早上会不会抽疯更一章。

友荐:醉三果《宠婚:狼夫调妻有道》

【霸道强势男vs双重性格女,双处双洁,绝宠】

桐城所有人都知道,封家和林家斗了二十年。

在封家再也斗不过时,封家女儿躺在了薄家太子爷的床上。

一朝醒来,封沁沁发现自己被卖了。

呵,既然父亲这么过分,她为什么要让他得逞。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封沁沁扬起小小的脸,看着男人毫不畏惧。

男人掀眸,勾唇一下,祸国殃民。

“理由。”

“我身娇体软易扑倒!”

本是一段毫无感情的交易,封沁沁没有想到却得到了盛世豪宠。

怕冷?

不怕!老公抱着你!

来大姨妈了?

不担心!老公给你换姨妈巾!

她不禁直呼:嗯哼,命太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