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我说了不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清漓被吼得愣了半天。

不可否认,她现在看到他就生气了,气到竟然连命都不想要,可她也真的清楚,他身为王子,随便改榜不是他能做的事。

这只会纵容别人的犯事行为。

楼下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挟持她的人,那人转头往下看到了救援人员,立时变了脸。

“让他们撤走!立刻!”

让人在下边等着救援,不就是让他跳下去?可跳下去根本不会有事,他要求的事也不可能得到解决。

所以,下边不准任何救援人员存在。

没办法,底下的人又都撤走了,藏在一楼。

但很显然,如果临时在他带她跳下去的时候施救,时间根本来不及。

楼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他们在护栏内,护栏一米多高,谁要有时间跨过去,那点时间他早就挟持人质跳楼了!

看起来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左翼就在不远处,他知道王子的意思,哪怕草菅一条人命,都不可能让她从三楼落下去。

可左翼摇头,真的开枪把人击毙,也难保她不会被连带着摔下去。

这些问题,她也是可以想到的。

以至于竟然都想到了最后想跟他说的话,目光看向人群前边满是紧张的那个女孩。

云厉知道她在看谁的时候,也跟着看过去一眼,再把视线回到她脸上时,眼底的紧张和担心丝毫都藏不住,甚至几不可闻的摇头,生怕她直接放弃了。

她收回视线,忽然对着自己旁边的人,“你要不要跟家里个道个别?”

那人猛地听她这么说,愣了一下,转头看她,“什么?”

沈清漓努力笑着,“不是抱着必死的心,要我陪你坠楼么?死不了的话我可以帮你加一刀,所以你怎么也该道个别吧。”

这种说法更是让人愣住了。

她其实也不是不怕,只是大概比别人经历多了吧,不说别人,相对于伊斯的普通人,她看透的东西要多一些,努力镇定起来其实还可以。

也是她说这种莫名其妙言论的时候,只觉得迎着命门一阵冷风,原本嘈杂的人群也陡然寂静了几秒。

挟持她的人反应过来时,只觉得眼前一晃一黑,手边已经空了。

沈清漓也并没有反应过来,但余光里见了那抹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跃护栏就蹿到了眼前,一下子将她扯了过去,他和那个挟持他的人扭到了一起。

她甚至也不知道是怎么被扔到一旁,转眼被人从护栏外捞了回去。

那会儿她只觉得腿软,全身都软,回身看过去,那把匕首已经被云厉夺过来扔到了地上。

而那个想挟持她的人这会儿被压在地上,不断的吐着粗气,但所有挣扎都被云厉擒制住。

周围人重新回过神,也都松了一口气,议论声越来越大,不少指指点点、猜测揣度。

左翼上前把人接了过去,云厉才站直身子。

她也被人扶了起来,看过去却发现他立在原地并没有走过来。

沈清漓微蹙眉,才听到耳边有人问她:“伤到哪了么?”

她回神,看了扶着自己的人,才发现是他,“你怎么在这儿?”

今天没有约定见面,按说他不可能过来的。

男子把她捞回来的时候到现在都把她的神色看在眼里,知道她一直恍惚着,看来真的没受伤。

这才略微勾唇笑了一下,“刚好路过,到处都是这条紧急新闻,想不知道都难。”

目光触及她头发遮盖下的脖子,这才皱了浓眉,“你得去医院!”

沈清漓抬手碰了一下,血已经止住了,血迹也干了,说明口子应该不深,“回去处理一下就好!”

再一次抬头朝云厉的方向看去,他正好转身离开,侧脸一片冷硬,薄唇抿着。

竟然都不走过来么?

她晃神的站在那儿几秒,看着他和昨天见过面的女孩一同离开。

挟持她的人被押走了,她也出了商场,后续事宜她并不关心,因为她做不了什么,想必云厉都会去处理的。

送她上车的时候,男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她,“这就是你不答应我的原因了?”

她勉强笑了一下,“回去的日期定了么?”

这是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男子微挑眉,也依旧是摇头,“这不是还等着你的决定么?”

她看向车窗外,好一会儿,终于道:“时间你定吧,我会回去准备的。”

男子稍微诧异,“怎么忽然改主意了?”

沈清漓笑了笑,“不是改主意,只是之前还想在走之前做点什么的,怕时间来不及。”

关于她的私事,男子一般不问,既然她这么说,也就点了头,“这我就放心了!我母亲一定会很喜欢你!”

她浅笑,“但愿。”

回到家里,她自己对着镜子弄的脖子伤口,管家看到的时候,她已经自己贴好创可贴了。

“去过医院了么?”管家不放心,担忧的看着她。

新闻上的画面电视上都出来了,包括其中原委也因为那个男子的话而明朗很多,都知道她妹妹私通官员上榜的事。

她摇头,淡笑,“没事,小擦伤而已。”

至于云厉什么时候,她一直忍着没有问,每次一想到他还在外边和别人见面,整个人就堵得慌。

连管家都不悦的皱着眉,“王子也真是!这种时候,怎么也不知道回来?”

走的时候还说今天会提早回来。

所以管家已经提前在做晚饭了,可惜云厉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提前回来。

她不觉得奇怪,既要见皇室成员再次物色的下一任王妃,又要处理今天的事,他一定是很忙的。

警方也没有传唤她过去问话,中午的事情一过去,她也就成了个局外人。

但沈清清和那个被她私通的官员恐怕就没那么安心了。

想一想现场时沈清清转眼跑得没影,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常人看来,二十几年的亲情,要被多少次这样的伤害才会冷到冰点?

可她现在一颗心都是冷的了。

时间从下午六点到晚上七点、八点,外边的天色一点点变暗、变黑。

但他一直没回来。

沈清漓转身上楼,看了一眼餐厅,“等他回来再说吧。”

她今天又是惊吓,又是堵心,一点胃口都没有。

云厉回来的时候又是九点多了,差几分钟就是十点,平时她都该洗澡准备看看书睡了。

管家依旧等在门口,见到他回来眉头还皱着,“您回来了!”

于云厉低低的“嗯”了一声,换鞋后扫视客厅的动作管家都看在眼里,直接道:“沈小姐在楼上……我去把晚饭热了?”

他这才略微侧身,“她没吃?”

管家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然后转身去做事了。

他从楼下到楼上,站在卧室门口的时间大概有一分多钟,然后才拧开门进去。

她坐在阳台的小桌边,只开了个台灯。

云厉伸手按亮卧室的大灯,她才转头看过去。

中午经历了那样的事,他却只是看了她,并没有什么关心的话语。

沈清漓早就合上了手里的书,等他的话一直没等来,忽然起身,堵心又赌气,直接往衣柜边走,顺势开了行李箱。

很明显,她要收拾衣服。

云厉本就凝重的脸在看到她的动作后沉了又沉,立在几步远处盯着她。

好像这些天他一直等的就是她做这件事,又怕看到这个结果。

结果,她依旧这么决定了。

她放了两件衣服都是胡乱的塞进去,以为他会走过来,至少问问她要去哪,甚至干脆把她行李箱扔出去。

但是他没有,步伐朝着她走过来,拿了浴袍又转了身。

那一刻,她这两年修起来的清冷也压抑不住,蓦地扔掉手里的衣服,盯着他的背影。

“云厉!”她忽然出声喊住他。

他握着睡袍的手紧了紧,转过身来,就那么看着她。

沈清漓很想冲他发脾气,说不清缘由,她现在憋得慌,质问他为什么这几天像变了个人?

但她好像没那个立场,因为一直不答应的是她自己,他有权做别的选择。

可他为什么就不能再主动一次?哪怕是给她一个台阶!

几次咬唇呼吸,她最终只是盯着他,“看起来你们见面很顺利?礼物都送完了?……是不是过几天就该订婚了?”

她仰脸看着他,心里很酸。

看他这一次的态度,这个女孩应该很讨人喜欢吧?

终于,他低眉,薄唇微动,声音很淡很淡,“你在乎?”

她愣了一下,看着他的表情,带着一点嘲讽,眸底一片冷漠,“我不该在乎么?”

“还是我理解错了你的意思?……你替我爸照顾我,只是照顾,是么?”她一直紧紧握着手心。

眼圈酸涩难忍之际才撇开视线,努力的把情绪逼了回去。

“……我明白了。”

转过身,她准备继续收拾衣服。

听他在身后道:“今天的事我替她解决,罚金、保释金都会替她……”

“不用了。”她打断了,声音变得有些清冷。

都这样了,她还接受他的帮助做什么?

“她工作的事也会让人……”

“我说了不用!”她终究是没忍住脾气,忽然转身狠狠盯着他,眼泪也终于落了下去。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不需要你帮忙了!”

他立在那儿,一张脸绷得有些紧,看着她这么急于撇清关系,终究是扯了薄唇。

“已经找好可以帮你的人了,是么?”

“是!”她气红了眼,“所以你安安心心忙你的婚事,别再来管我!”她一股脑的扯了衣服往行李箱扔。

印象里,从她回来之后,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失态。

她还以为自己可一直保持下去的。

云厉终归是大步迈了过去,手里原本握着的睡袍随手一扔,一把扣了他,眸子里终究是不甘的,“如若我不问,你就打算这么走?”

“还要怎么走?”她的分贝提高,抬头冲着他,“要给你们准备下一份贺礼?!”

云厉薄唇抿得很紧,握着她的力道也没有分寸。

再疼,她也一声没吭就那么盯着他。

“他是谁?”他终于还是问了,“进皇室前在一起过?”

沈清漓听着他问这些问题,不难对号入座,只是没想到他知道这么多,看了他一会儿。

“原来你都调查清楚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痛,他何必背着她调查呢?

“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他低眉。

沈清漓忍不住笑了一下,蓦然想起沈清清那天和她提起见过云厉……

抬头看了他,“沈清清不都告诉你了么?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根本不知道沈清清都说了什么,只是这会儿根本没有弄清楚的必要。

可他没有松手,“他是为你回来的?你要跟他走?”

这也是沈清清告诉他的么?

“是!”她咬着牙,他说什么她都不否认。

直到他猛然问到极其隐私的问题,她才愣愣的看着他。

“发生关系、怀过孩子也都是真的?”

“是!”

问得很快,答得还也很快,然后两个人陷入死寂。

她答完才反应过来他问了什么,红着眼看着他,“你说什么?”

这种事他应该最清楚。

可云厉终于松开握着她的手,讽刺的扯了嘴角,“难怪。”

又看了她,“都这样了,还浪费什么时间收拾东西?”

“走!”他一双眼冷漠的落在她脸上。

在她愣神之际掷地有声的吼她,“现在就滚!”

沈清漓整个人震了震,毫无反应的盯着她,眼泪却噼里啪啦往下掉,哽咽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吼完之后却也红了眼,不是看着她离开,而是一把抓过自己才刚脱下的外套旋身大步掠向门口。

“嘭!”一声砸上门,留下她一个人是一室的寂静。

那一声震天响,她才猛然反应过来,至少,她不允许他有那样的误会!

匆匆走到门口拉开卧室。

一眼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又折回来,正好立在楼梯口,脸色铁青,紧握着外套凝着她。

“……你怎么能这么过分?”她终于模糊的哽咽着。

两个人对立许久,门外的人忽然又折了回去,依旧冰冷锋利的五官,步伐生风,从她身边走过。

她看着他走过去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抖了出来,然后那么大的力气几乎把箱子掰成两半,打开窗户直接扔了出去。

全程她都愣愣的看着。

回神时,云厉沉着一张脸朝她掠过来,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掳过去便狠狠吻下来。

愠怒和处理行李箱让他的呼吸又沉又急,吻着她的力道重而凶。

她回过神,双手狠狠撑住他胸口往外推。

他这算什么?

身后还有一个人即将过门的新王妃呢,这样对她算什么?

“放不了!”他终于停了吻,薄唇依旧抵着她,“我试过了……”

试了这么多天,等着她明确的提出来要跟那个男人走,可是真到这个时候,他再怎么虚张声势的赶她来刺激自己,也依旧做不到。

她仰着脸,有些可笑的看着他,“我要一辈子做女仆,看着你一个接一个的娶,是么?”

他固执于自己的思维,“不准你再去见他,更别想跟他走,否则他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沈清漓看着他,“我已经答应他了……”

“我说了不准!”他近乎低吼。

她忍不住自嘲,“是不是过两天我还要帮你办婚礼?”

他这才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我何时说过要娶?!”

“礼物买的还不够?还是要先培养感情?”她亲眼看着他们去商场,甚至连续两天的见面,还能有别的解释么?

云厉看了她好几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