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这种事还要专门学?/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娶?

她仰脸带着几分嘲讽,真当她一点也不了解他们皇室的规矩和流程么?

拿来应付敷衍她的话也不找几句像样的,真是他的风格。

“娶不娶都跟我没什么关系,随你吧。”她试着挣脱,却发现他依旧纹丝不动的擒着她。

“还要怎么样?”她眉头皱了起来。

“这话该我问你。”他嗓音很沉,隐忍的情绪显得十分明显,“还要我怎么样?”

她对他的要求明明并不高,只想安安稳稳过完这段时间,处理完沈清清的事,尽可能去掉父母去世时笼罩的那种悲痛而已。

才听他冷着声,问:“依旧打算跟他走,是么?”

她皱了一下眉,想说点什么,他霸道的握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脸直视,“是,不是!”

下巴被捏得有些痛,只得仓促点头。

云厉一张脸迅速黑了下去。

她看着他的神色,眉心紧了紧,“我只是……你干什么!”

话说到一半,她仓皇的抬手撑着他,可是双手被他轻易一把捉住禁锢到身后,冷不丁一句:“从不对你来硬的,更不打算用强。”

现在呢?

她下意识的想往后退,“……你放开我!”

他是松开了她,但身后是门板,逃也没地方可逃,只得猝然看着他,“从我们在商场撞见开始,为什么你就不能问问我的意思!”

他低眉,“跟他走,还用问么?”

第一次断定这个猜想时,令人愤怒又心痛,但这一天之内几次提到,居然都快麻木了。

“那是你的理解!”她狠狠盯着他。

一直想着,如果他亲自问起来,她一定会厚着脸皮用这个换他不再和新王妃候选人有后续。

结果他就是不问!

他一手扣着她的脸,一手握着她的腰,身体欺俯过去,嗓音低哑,“你告诉我,还有什么更好的理解?”

听起来是好好的征询,实则几乎咬牙切齿的隐忍。

不待她说话,他已经狠狠吻下去,但凡她想说点什么,他一定会加重力道,每一次她张口都一次又一次的闯进去纠缠。

起初她抗拒,挣扎,但是无论怎么推怎么敲,都被他统统忽略,换来更深彻的霸道。

她终于是累了,手腕无力的搭在他肩上,承受着他从强势霸道,逐渐辗转缓和下来的吻。

可是一想到他将来会不会也这样跟他的小王妃纠缠,她就一阵刺痛。

无力的启开眼看着他,眼圈很酸。

在深思熟虑,思量什么尊严,什么卑微之前,话已经出口了。

“你别再娶别人了,可不可以?”她声音很小,他的吻夺去了她的呼吸,几乎是浑浑噩噩的看着他。

云厉低眉,看着像呓语一般的人,眼角的水珠摇摇欲坠。

心头蓦地一软,又莫名的恼火,火得想将她揉碎了融进身体里,“我要说多少遍?不娶!”

虽然是低沉的嗓音,透着隐忍和压抑,可墨色的眸子里盛着柔和。

她迷蒙自嘲的笑了一下,声音弱弱的,“你真当我是瞎的么?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骗我!”

男人闭了闭目,有时候她的倔强真的令人抓狂。

“怪我不问你的意思,你又问过我么?”

撞见两次就断定他要娶别人?

“这就是你决定跟前任重修旧好的原因?”他忽然盯着她。

因为撞见了他和别人见面,断定他要娶新人,因为他不问她的事,她就赌气到要跟别人?!

沈清漓柔唇抿着,她没有。

“我怎么说你都不信是不是?”他眉峰蹙了起来。

换来她倔强的抿着柔唇,越是气。

但这一次,他动作之前,她开了口:“我信。”

对此,云厉只是扯唇,她这是信的表情?

明明只是怕他碰她而已。

“哪天的机票?”他冷不丁的问。

她没认真去看他此刻眼底的意味,顺着想了会儿,回答:“应该是两天之后,具体……”

话没说完,感觉腰上握着的力道快把她的腰掐断了。

果然,额头上方响起他压抑的嗓音:“信了,结果还是不变的决定,是么?”

她后知后觉的张了张口,略微摇头。

“我最后问一遍!”他平生所有耐性几乎都用在她这儿了,“还选他?”

沈清漓抿唇,才道:“我没选他,可我必须跟他走……唔痛!”

他捏着她的力道惹得她直拧眉,痛得下意识顺着他的力道贴近他,摇头,“我只是跟他出国一趟,他母亲病了……”

一开始她就没打算私奔,之所以一直不和他解释,就是想等着他一句问话,顺便换取他放弃候选新妃而已。

哪知道他竟然从头到尾就是不问!

终于看了他,“我会回来。”

“所以你别再娶了行不行?”就算日后不满意依旧可以随时逐出皇室,但她没那么大的心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从和他共处一室。

这应该,是她回来之后头一次扔掉那种冷淡,也是头一次主动要求他。

云厉就那么盯着她看了好久。

他自己都不知道解释了多少遍,难道是越直接了当的话越不能让人采信么?

所以他这次一句话也不说了,都化为行动。

沈清漓摸不透他的意思,在他又一次吻下来时本能的抗拒,换来他低眉凝视,“说千百遍都不信,我用做的也不行?”

她愣了愣,继而被他俯首吻住,转眼被扔到了床上。

卧室里还乱糟糟的,地上都是她收拾的衣服,他扔行李箱打开的窗户还没关上,也不知道管家还在不在,有没有被他的脾气吓到。

甚至,窗户开那么大,她都不敢出声,一直咬着唇。

男人几次挑开她咬着的唇瓣,“出声!”

“否则做到明天!”

她很少见云厉这样,所以每一次都会愣愣的。

更没见过的是,这么一件事被他弄得莫名有情调,中途总是冷不丁冒出一句霸道又平时根本不会放下尊严问她的话。

比如,“大学时代的恋人?哪一点好?”

她知道自己胡乱答了很多问题,连曾经怀孕这种事都口不择言的接下了。

所以,他咬着牙压着嗓音问这些时,她选择忽视。

他却总是将她的脸扳回去,“为了你开分公司,感动了?”

她还是不回答,只是迷离的看着他,任由他风卷云残,够了就会停的。

显然,这一次她低估了他。

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很多次,她已经疲倦得指尖都不想动,而他还在纠结于她的初恋。

介意得简直像个二十上下的愣头青。

也是,谁都知道顾城和沐司玥从小一起长大,所有校园爱情他们可以说都经历过了,尤其大学和留学的时间。

一看他们现在的感情就知道校园里的情意有多深刻。

许久,她终于慵懒的睁眼看着和自己过不去、不知疲倦的男人,蓦然一句:“我们大学也见过面的。”

云厉悬身低眉盯着她。

可惜,关于她说相遇,他是没办法从记忆里提取出来的,完全没有。

她疲累的笑了一下,“我倒是想当做没见过……嗯!”

话刚说完,某人不悦的狠狠惩戒了一下,沉着脸看她,一边问:“什么时候?”

她指尖抓着床单,说话断断续续,“你停下,我就告诉你!”

可他终于放过她的时候,她只是说“困了”,转头就睡着。

云厉徒劳的盯着她几乎足足半小时,只是目光从一开始咬牙切齿,到逐渐温和,最后终于几不可闻的叹息,躺下。

一开始,沈清漓只是想装睡,哪知道过了会儿真的睡过去了。

她醒来时,卧室里一片明亮,窗户依旧没关,清晨的风徐徐飘进来,倒是一点吵闹都没有。

眯着眼转头看了不远处,乱糟糟的衣服被收拾走了。

有人进来收拾过了?

她这才忽然坐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

幸好不是一丝不挂,但也跟没穿差不多,里边空挡,外头一件薄薄的睡裙罩着,但凡能露的吻痕全都遮不住!

无力的又趴了会儿。

想着,他昨晚是说不娶的。

将将洗完脸的时候,管家来敲门了。

她换了衣服,进了看起来端庄,不把昨晚的混乱展现出来,拉开门,语调依旧清和,略微笑意,“怎么了?”

管家笑着,“有客人,等你挺长时间了!”

客人?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催她收拾东西赶紧定时间和机票……或者是麻烦缠身的沈清清?

然而,都不是。

下了楼,她刚走进客厅,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又觉得似曾相识。

女孩看起来十分年轻,估计大学刚毕业?

见到她进客厅,女孩这才站起来,“您好!沈小姐?”

沈清漓表情并不多,和这两年一贯的冷淡一样,也是女孩子笑的时候,她猛然想起来是谁了。

就是云厉这两天见面的人,新的王妃人选?

反应过来,她脸上的表情更是淡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直接找到这儿,逼宫还是上演什么苦情戏码,说她对云厉情根深种,让她离开?

无论哪一种,都很头疼。

女孩看着她清冷微蹙眉的样子,笑意都被吓回去了一半,显得有些尴尬。

倒也还是看了她,干脆直入正题,道:“是他让我过来一趟,您可能误会我的来意了!”

沈清漓坐了下来,稍微缓和的表情,“直接说吧,什么事。”

女孩看着她的这种表情,心里暗自好笑,和王子的性子倒是挺像的,都是又冷又硬的石头似的,难怪看起来般配!

然后才道:“我父亲在皇室里,和王子关系很不错,我最近被推举为新的候选人,但是你放心,我不会答应。”

“王子也没答应,只是他和我父亲关系很好,怕委屈了我,又怕我父亲介意,很努力的想打点好,连着见了几次面。”

说着,女孩笑起来,“我上次好像见你了,按照皇室的规矩,见面逛一逛买礼物,事情基本是定下来了,所以在商场遇见,你是不是误会我们了?”

她没说话,只是蹙着眉。

“你放心,我刚毕业,还打算继续深造的,再说了……我有喜欢的人!”说最后一句的时候,那种表情骗不了人。

那时候沈清漓的思绪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们彼此介意憋闷了这么多天,竟然只是误会一场,都是因为谁都不肯先开口询问和解释引起的。

她以为他马上要订婚了,所以刻意不告诉他自己的行程,让他误会为她要私奔。

他呢,以为她要跟所谓的“初恋”离开,所以干脆不肯问,保留一点尊严,干脆装作会娶新人?

“沈小姐?”她回过神,面前的女孩已经站起来,好像有急事,手里还拿着电话,“那个,我得先走了……”

她看了时间,也起身,“不一起用早餐么?”

女孩子笑着,摇头,挪步之际忍不住几分好笑,道:“你和他挺像的!我看得出王子挺喜欢你!所以不用胡思乱想,我本来要多解释一些的,但是好像来不及了,我喜欢的人刚下机,他没来过这儿,我得去接!”

沈清漓淡笑送她出去,“没关系。”

女孩出去的时候小跑了一段,她站在门口,这种青涩又纯洁的爱情真是好。

和顾城他们,可惜她是不可能有了。

转身回来,管家笑着候在门口,“早餐好了!”

她点了一下头,走了几步,还是问了句:“他去哪了?”

管家摇头,“不太清楚。”

也许是处理沈清清的事去了,她没再问。

倒也好,两个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竟然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而冷战了快一周,甚至一个晚上闹得不可开交。

现在见了恐怕尴尬。

有人说,之所以会有误会,都是因为不够了解。

沈清漓很赞同,他们除了共同对付沈初的时候稍微了解过对方,有着不用言说的默契之外,的确没深入相处过。

皇室就是这么个不存在爱情和循序渐进的地方,她应该算是特例了,反复纠缠了这么久,倒也不是完全不了解彼此。

那天她的大多时间都用来思考晚上要怎么相处了。

结果他依旧回来得很晚,晚得她都在沙发上小睡了一觉。

睁开眼,客厅依旧是空着的,不可名状的失落了一下,坐起来靠着,还是浑浑噩噩的想睡。

快睡着之际,却听到了门锁扭动的声音,视线也随着看了过去。

云厉推门进来,客厅大灯没开,他依旧下意识的看过去。

一小团影子坐在沙发上。

眉峰蹙了一下,换完鞋直接走了过去,顺手开灯,看她被光刺得直眯眼,他也就在站在她身前,正好遮着光。

沈清漓抬头,一时间也没要说的,继而鼻翼动了动。

他喝酒了,一股酒精味。

却见他把外套放在沙发上,低声,“你先睡。”

她抿了抿唇,双脚落地,“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以前他是求都求不来喝的东西,她主动说帮他煮,

说完就起身往厨房走。

而他在原地站着,盯着她的背影看,知道她快消失在门口,才忽然迈步跟了过去。

沈清漓刚进厨房,都没来得及拿食材,隐约觉得身后一股子气息压过来。

堪堪转身,果然被他顺势带到了一旁压到墙边。

薄唇落下来,带着他独有的气息,混着酒精味,扯着人心头悸动。

又有些酸涩,她以前到底是对他多冷淡,只是主动给他煮一碗汤而已,竟然让他这么激动么?

一番纠缠,他才松开她,依旧低眉盯着。

沈清漓微抿被他吻过的唇,才道:“那个女孩上午来过。”

他没搭腔,只是看着她。

略微低眉,她只能接着道:“我知道了……那我去煮东西?”

云厉依旧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她没办法,其实心里明白他在等什么,只得仰脸看着他,“我答应了他的,帮我处理沈清清的工作,我和他出国去照顾他母亲一段时间。”

他较真的薄唇微扯,“他何时解决沈清清的问题了?”

沈清漓知道没解决。

略微柔和的看他,“他母亲做过手术,需要一个护理,懂食补的最好,这也算是我的工作。”

反正她的工作就是接受别人的高价聘请,去专门做营养护理的。

只不过恰巧遇到了旧相识了而已。

“需要护理的不止他一人。”他和她较劲。

她有些无奈,又好笑,“但是目前只找到他……不会太久。”

伊斯也有达官贵人,但是对私人营养护理的需求其实不高,所以真要找起来还真不容易。

云厉脸色沉着,但也没多说了。

她知道,他是不想强迫她。

后来她煮汤的时候,他一直在旁边,等喝了汤之后,他也倚在厨房门口等着一起上楼。

明明已经问过了,但在他出来的时候,又问了一遍,“哪天走?”

她说:“后天。”

然后他眉头皱起眉。

之后没再谈论这个问题,她其实有事做,但是一直被盯着,不得已提早上床。

安静的时候,她才提起:“我没行李箱。”

他说:“不买。”

沈清漓忍不住笑了一下,倒也不和犟,反而碰了碰他,“明天帮我买一个?”

他这才算倚在床头侧身看她。

“干什么?”她隐约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然从倚着的姿势翻身过来。

然后听他理所当然的一句:“不是求我买个箱子么?求人得有求的样子和表示。”

她再一次愣愣的看他,冷不丁问了句:“你跟谁学的?”

这么……无赖又莫名的迷人。

显然他误会了她问话的内容,俯首落吻,“这种事还要专门学么?”

*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箱子已经在卧室里了。

只不过那天他依旧很忙,中午不见人,倒是她要走的那天,从早上开始,他就一直在家。

她的机票是下午三点多,云厉便一直出现在她视线,也送她去了机场。

男子先一步等在机场了,见她下车才儒雅的笑着招手。

云厉削冷的目光淡淡扫过去,不会让人觉得不礼貌,但的确很不友好!

倒是男子大方的冲他伸手,“您好!”

云厉回握了一下,左手已经回到她腰上宣誓主权。

男子只是一笑,并没多说,早在她一开始拒绝,后来又一直推着说再考虑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了。

云厉甚至跟着她进了候机厅,看着她登机的。

航班直飞迈阿密,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她一打开手机,看到了云厉的短讯。

少言寡语,惜字如金,依旧不见得多温存,就几个字:“到了回电。”

她想了想,先去了酒店,紧着又被安排去见了夫人,几乎就把回电的这档子事给推到了最后,一直到她从朋友家回来,洗完澡准备躺下的时候才拿了手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