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我们也结婚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拿起爱,正好就看到了云厉打过来的电话,她粗略算了一下,这个时间,他怎么都应该睡了才对。

电话刚接通,她连招呼都还没打,他已经低低的开口:“地址,两小时后后我过去。”

她眨了眨眼,又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

两小时后?

“你在哪?”她纳闷的问。

云厉那儿背景有点吵,因为在会所外间的走廊。

她到了之后,虽然天都黑了,但依旧去见了她的客户,也就是朋友的母亲,来回一折腾,这都几点了,他一会儿过来不就是凌晨了?

云厉确实就在迈阿密,她前脚到,他后脚就过来了,非公行程,但也不是完全没事做,他这会儿就在应酬局面上。

反正这地方她也不熟,挂了电话之后把酒店地址给他发过去,之后就是一种想睡睡不着的状态靠在床上。

云厉来的时候真的凌晨一点多了。

她听到门铃紧着脚步出去开门。

他一手拎着外套,挺拔立在门口,看起来神色自然,不过她已经闻到了酒味。

所以进了门,云厉顺势把外套一放,惯例的果然开始找醒酒汤。

沈清漓本想折回客厅给他倒水的,被从他身后握了手腕,直接半推半带的往厨房走。

她这才蹙起眉,“没食材的。”

“是你煮的就行!”他淡淡一句。

沈清漓很想问他白开水也行么?

这儿是真的没有食材,她今晚才住进来,回来的时候不可能去买东西的,仅有的几样是酒店标配,她也做不出醒酒汤来。

最后是煮了个特色鸡蛋汤来代替,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或者说,他看起来压根没醉。

只是习惯了每次喝酒回来都要喝而已。

他们谁都没提过去一小段时间的不愉快,坐在餐厅的相处气氛,自然又简单,没有多么浓烈的气息,但很舒心。

至少,比起不是他冷淡,就是她冷淡的日子,简直好太多了。

“我在你这儿,好像也只有这么一点用处了!”好一会儿,她自嘲的笑了笑。

基本没为他再做过别的,唯独做的这一碗汤还让他上了瘾。

云厉抬头看来,一脸不赞同的表情。

她倒也没无聊到让人举例说她的用处,但他显然是记上了,快两点的时候很自觉的跟着她往床边走。

在她意欲阻止时,很认真的看着她,“不是想知道还有什么作用么?”

沈清漓愣着,床就在身边,这个时候她怎么也明白他所说的“作用”是什么的。

也意味不重的瞪了一眼,“你到底都和谁学的?”

风流、邪恶或者浪漫之类的词语绝对适合云厉沾不上边的。

但是他那一大堆兄弟就不一定了,尤其,她亲眼见过他们的那个葫芦娃兄弟群,谁知道平时沐司彦或者顾城怎么影响他的?

但他并没有一做到底,一番纠缠后拥着她不动了,下巴埋进她颈间。

卧室里很安静。

沈清漓背对着他,“特意跟着我过来的?”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说不是,但这会儿只是“嗯”了一声,然后才道:“也有事。”

他不在伊斯,沈清清的事不知道扔给谁处理,估计他这也是故意的,好避嫌。

不过,听说过来是有事要做的借口在第二天早上就被一个电话给戳穿了。

沈清漓回来了这么久,几乎没和现任国主,也就是云厉的父亲联系过,也没见过面,忽然接到电话,她还显得略微惶恐。

握着手机站在窗户边,很谨慎的接通,“您好!”

但相对于她的谨慎和恭敬,电话那头的玄影就随性多了,开口就问了句:“云厉在你那儿?”

她愣了愣,转头看向那边的男人,一下子紧张了。

国主亲自问人了,那就是云厉偷偷出来的。

“在就行。”电话那头的人又这么说了一句,甚至让云厉不用着急回去。

再简单寒暄几句之后,玄影先挂了电话。

沈清漓还握着手机站在那儿愣神。

云厉走过去的时候看了她,又看了手机,随口问:“谁?”

她说:“你爸。”

他有两个爸,所以眉峰蹙了一下,才听她说了国主。

云厉“嗯”了一声,别的不说,关于他的感情,无论他花多少时间去经营,父亲都会默然支持,无限纵容。

因为他不想让唯一的儿子也一直单身。

话说回来,明明表示过来是有事可做的人,无论她用早餐还是换衣服,他都同步着,看起来很清闲。

甚至她要出门了,他也要跟着的样子。

这可以前的云厉完全是两个反面。

沈清漓站在客厅有些无奈的看他,“我要去工作的,你跟我去?”

他这才看了一眼腕表,“我去趟医院。”

一句话让她下意识的蹙眉,想起了他胸口的伤,以及那天翻越护栏把她解救下来的事。

那之后她都没有问起过伤势,那晚纠缠那么久,房间里一片昏暗,她也不可能盯着他的胸口看。

这会儿才走了过去,“我看看!”

伸过去的手被他握住了,面色平和,“晚上再说。”

“就两分钟的事……”不然她今天出去了也不安心。

他却低眉看了她,几分思量后淡淡的一句:“想看也可以,说说你的大学生涯,以及……什么时候遇见过我?”

没想到他竟然还记着这件事。

她一蹙眉,缩回手,“那算了,我还是不看了!”

说罢利索的转身,赶紧拿了包走人。

云厉在原来的位置站着,看她匆匆忙出门,越是好奇,大学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还是跟他遇见的事难以启齿?

“喂!”她即将反手关门,云厉才大步迈了过去,顺手拦住,身躯轻巧钻了出去。

她在前边小快步走着,云厉本没想追,但看她走那么快忽而来了兴致,嘴角弯着弧度。

“跑什么?”追到电梯口,将她攥在手心,嗓音沉沉、淳淳的。

整个楼层十分安静,电梯没到,他就那么没由来的站在电梯口索吻,毫无顾忌!

末了,才放开她,低眉,“晚上回来仔细讲讲?”

她摇头。

虽然被拒绝,他嘴角却勾了一下,抚了抚她红润的唇畔,一副没得商量的神色,电梯一开,正好揽着她往里走。

出电梯的时候,他说晚上过去接她。

沈清漓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当然喜欢两个人的时光,但他是“别有目的”,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看了他,“你真的不用赶回伊斯去?别耽误正事。”

他压根就不搭腔,拦车送她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厅到了她朋友家的住址,道:“顺路,我中途到医院下。”

她是去别人家里做护理,从全天的食谱到中午休闲时间的安排,所以她这一整天是要待在那儿的,晚上七点多才回来。

幸好,他没催,只是凑巧在七点一刻等在住宅区门口。

朋友送她出来,一眼见了云厉,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明了的笑起来,“那我就不送了?”

他们以拥抱告别,沈清漓都能感觉不远处的人盯着她的视线变得有温度了。

烫的。

果然,走过去的时候,他问:“整个大学就跟他?”

她蹙眉,“道听途说!”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他都已经订婚了,马上该办婚礼了!”沈清漓道。

云厉顺势就接了一句:“难怪。”

否则怎么能轻易死心?

她一脸无奈,往前走了两步,转过身倒退着看他,有些好笑,“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

情场老手是绝对不会有这股酸溜溜的别扭劲的!

在她之前,听说他一心都在政务上,从小就是,也压根对女人不上心。

所以,他应该没谈过恋爱吧?

某人听完脸色凉了凉,“很骄傲?”

她挑眉,“我有什么骄傲?我又没谈过。”

说完,她把注意力转回到了他身上,颇有意味的笑着:“哦~我忽然想起了咱们在一起的第一晚……”

刚说到这里,他眉峰一蹙,幽幽盯着她,“闭嘴。”

沈清漓难得觉得这样好玩,笑着看他,“你不记得了么?”

云厉往前迈的步子稍微大了点,一股子警告气势,“你再说一个字试试。”

她笑着,退着走,试试就试试,“我以为你应该轻车熟路,谁知道……啊!”

他猛然冲过来,吓得她断了话,低低的尖叫,整个人被他掳了过去,转了一圈停在旁边。

有车辆和行人从身边过去看样子,是她倒着走差点撞到了。

这会儿倒是他睨着她,“第一晚怎么了?”

她抿唇,摇头,“……还好……”

也许,他压根就知道她的初吻和初次都是同一天给了他的。

又一次,站在住宅区外不远处的街道,他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吻了。

末了,还颇为认真的看着她,“进步了么?”

她咬唇,噤若寒蝉。

回去的路上,她也十分识趣的不再挑衅了,因为发现他最近不能惹,否则他绝对不会分时间、地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她把这种现象归结于他在过去的那些年禁欲太久了,一本正经只顾政事太久,终于知道生活还可以有别的颜色,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也是回去的路上,她接了沐司玥的电话。

刚接通,那边的声音炸的她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一点,“什么事让你这么兴奋啊?”

沐司玥一句:“你猜谁怀孕了!”

她愣愣的好几秒,“嗯?”

电话那头继续激动的道:“甜甜!……意不意外?”

怎么能不意外呢?

前边排着新婚热切的顾城和她,还有天天想方设法要让大嫂赶紧怀上的大哥,结果,一转眼,居然是默不作声的甜甜怀上了!

这是云妃要和她外甥或者外甥女从小一起长大的节奏啊!

的确是谁都没想到,苏衍和甜甜都是平时一点都不张扬的性格,每天好像都在忙工作,不是出访就是开会。

居然就怀上了!

挂了电话,沈清漓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怎么怀上的?”

这样的问话让云厉颇有意味的看着她,一副回去就可以告诉她怀孕是怎么怀的似的。

她也反应过来,抿了抿唇,“我是说……他们挺低调的。”

他几不可闻的挑眉,忽然开口让司机停车,然后拉着她下去了。

正好是个商场。

在她不明所以的时候,他给她挑了一双鞋。

沈清漓一脸莫名,“你不是刚送过鞋么?”

怎么又送。

他忽然抬头,眉峰一拧,“不喜欢?”

说着就要把鞋子还回去似的,吓得她赶紧拉了他,越来越觉得他是真的绝对没谈过恋爱!

然后看了她,淡笑,“我是挺喜欢你送的第一双鞋,但是你也没必要每个季度送一双吧?”

某人淡淡一句:“我倒是想能送别人。”

说罢,一手揽了她直接出了商场。

所以,他来这一趟,就是为了买一双鞋,仅仅一双鞋!

弄得她哭笑不得。

“怎么了?”他侧首看了她。

她笑着摇了摇头,忽然觉得心情很不错,看了他,“吃饭去?”

结果呢,吃饭的时间,云厉接到了电话,她看着他的表情就觉得有事。

等他挂了,才听他意味不明的一句:“蓝大小姐怀孕了。”

啊?

沈清漓干脆停下了吃饭的动作,颚愣着。

怀孕这种事,难道还要拉帮结派的么?怎么会这么巧?

其实也不是巧,只是听说默默无闻的苏衍竟然都和顾云舒怀了孩子,沐司暔不甘落后,非得说蓝知恩肯定也怀了。

这一说不要紧,坚持着去做了检查,居然还成真了!怀孕时间比顾云舒还要早,只是蓝大小姐粗枝大叶,根本没在意而已。

话说回来,这么两庄大喜事,他们这一群天南地北的朋友肯定要好好聚一次了。

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结束这边的护理工作。

回到酒店的时候,从下车、进电梯开始,云厉就显得很沉默。

刚到了房间,她进门才两步,忽然被他握住手腕,站那儿看着她。

“怎么了?”她看了他几分凝重的表情。

他就那么完全没有预兆,没有什么酝酿的看着他,“我们也结婚吧。”

她愣愣的。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几个字,也完全没有气氛,可是心底依旧起了波澜。

她是结过一次婚的人,只是没觉得婚姻美好,因此,说起来,她竟然没想过再一次结婚。

对于他这忽然提出来的话题,她其实也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不会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浪漫,只是时间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所以看了他一会儿,也只是动了动嘴唇,“我……”

看着她的表情,云厉也把话接了回去,“是有些突然……不急!”

她不自觉的松了一口,却发现他依旧盯着她,像是等着什么。

果然,薄唇微动,好以整暇,“早上说好的,回来讲什么?”

她回过神,“……我并没答应。”

“是么?”他低低的一句,忽而俯首吻过来。

她想躲,他顺势贴着她抵在玄关角落,一番纠缠后低眉看她,“现在呢?”

看起来,他是真的很好奇。

沈清漓无奈的看着他,双手挂在他脖子上,“挺累的……”

话被他打断了,继续吻。

中途又问她,只要她不说,他就继续吻。

最后她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有时候很木讷,有时候却霸道得莫名迷人。

然后她才抿了抿唇,“我大学的时候……见过你没穿衣服的样子!”

某人眉峰拧起,搜刮他脑子里的所有记忆。

还是没有。

“也不是什么趣事!”她微仰脸看他,“要不,先去换衣服洗个澡?”

他却冷不丁的接了一句:“浴室里接着讲?”

沈清漓:“……”

这到底是该说他毫无情调,还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