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忙着没羞没臊/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男的都到齐了,厨房就是男人的施展之地。

不过苏衍这个不会下厨的就例外了,一来他不会下厨,二来,他就坐顾云舒身边,虽然全程不怎么说话,就只是温雅的坐那儿,但带眼睛都能看出来,他害怕自己一离开,甜甜肚子里的娃儿就没了似的!

沐司暔看了看这阵势,忽然走到kiwi身边,双手放到她肩上揽着,“我是不是忙了一天了?”

言外之意,他好像也该歇一会儿了,毕竟他也即将是孩子爹呀!今天的聚会里可是应该被供起来的对象!

然后,那么多双眼睛,全都放到了沐司彦身上。

沐司彦这会儿才回过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我干什么?”

立马站起来,指了一圈,“你们自己数数这多少人,好意思让我一个人当伙夫?合适么?”

沐司暔这个大哥坑他从来都不带客气的,“谁让你没子嗣?”

沐司彦咬牙,看向云厉。

云厉千年不冷不热的脸,握着身边人的小手儿,“舟车劳顿!”

沐司彦狠狠吸一口气,苦巴巴的,“也是,伊斯未来国主,我一个屁大的总裁,我敢得罪么我?”

结果,厨房成了沐煌老总一个人的天下!

倒是偶尔单身的云暮、聿帅和沐司景会进去搭把手。

对,搭把手仅限于观摩一圈,然后走出来给大伙报告进度,好让他们决定再不再继续开牌,仅此而已。

当然了,打牌之余不免要聊到一些终身大事问题。

婚礼怎么准备这种事,几个男人没法当着女人的面沟通商量,所以话题又一次扯到了不找女友的三个人身上。

云暮和聿帅总是那样,默契的相互看一眼,然后淡淡一句:“我俩一对凑合也能过。”

蓝知恩看他俩一身的帅气,撇撇嘴,估计凑合起来,因为谁做攻的问题他俩也能斗得鸡飞狗跳吧?

一个比一个霸道强势。

然后都在看沐司景。

沐司景手里握着拍,面容儒雅清俊,干净的五官真真让人只觉得清心寡欲、修仙成神最适合他。

他就是坐那儿,但凡不说话,只简单喝一杯咖啡的话,会让人觉得十分纯粹,太纯粹、太干净的人。

“你真不找啊?”蓝知恩皱起眉看着他。

沐司景干净修长的指尖磨着纸牌,若有所想的想着出什么。

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他也只是不疾不徐的抽了一张牌,漫不经心又不乏认真的一句:“是拍戏不够忙、还是游戏不好玩,非得找女友么?”

“……”一群人缄默,无言以对。

沐司暔也很头疼,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孩才能征服他弟弟这样的人了。

晚上的时候,男的们都去收拾厨房了,沐司景照例赶通告去了。

沈清漓才看了沐司玥,“你三哥是受过情伤么?”

不然怎么会这么清心寡欲的?正当好的年龄,不应该啊。

沐司玥摊手,“虽然景哥哥一直都很温柔、跟水一样流哪儿都合群,但是他太低调,低调得都神秘了,家里人谁都不知道他的感情情况,好像一直都这样?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这种温柔又神秘的男士是非常受女人仰慕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持住的,娱乐圈的女孩们至少颜值高、身段无可挑剔。

果真不是一般人!

这一边,女士坐在一块儿聊天,另一边聚在一起的男士也都没闲着。

因为有两个人怀孕,现在首先考虑的就是结婚的问题。

孩子都有了,证是一定要领的,尤其沐司暔已经迫不及待了。

但是婚礼可就不好办了,毕竟当初顾城把婚礼搞得如此盛大,要超越没大可能,但办的不好,女人肯定都有意见!

所以,几个人都在盯着顾城,把罪责推他身上了,谁让他当初搞那么轰动?

顾城擦了擦手,悠然往外走,“你们都走我前头了,我得着重操心下一代的事。”

说完真的走了。

沐司玥见他出来,脸上已经挂起了甜蜜的笑,那是根本就控制不住的,就像顾城平时无论多冷淡,一见她整张脸铺满温柔一样,情不自禁。

沈清漓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的这种状态,连旁观都觉得幸福。

不过过了会儿,顾城带沐司玥走了,听蓝知恩说了两句,是关于顾城那个断绝了关系的母亲。

“说是大病一场,估计是时日不多了!”

当初闹那么大,结果临死还是想起了唯一的儿子,估计当初从顾城那儿弄过去的财产也会获得差不多了。

“对待这种所谓的亲人,与其让她继续待着亲人的面具一忍再忍、弄得自己不舒服,仁至义尽就该趁早了断。”

那个时候,沈清漓想到的是这会儿估计还在伊斯看守所的沈清清。

有时候外人无法理解某个亲人的行为为何能如此禽兽不如,也会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但这种人又何尝不真的存在?

或许是思想深度不够,或许是问话水平不够,总之常人无法理解、无法接受的事,他们真的能做出来。

说自己的父母该死,想着如何勾引云厉,她也不知道沈清清为什么变成这样,也想过一个巴掌拍不响,那自己错在哪了?

除了晾着不闻不问,她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云厉大概能看出她心里所想,知道她并不好受,也不喜欢这个话题,索性也带着她出去逛荣京夜市了。

沐司彦当然是带着蜜蜜回他的私人住宅,留下怀着宝宝的两对四个人探讨日后的事,情况相似,谈起来比较有共鸣。

夜色阑珊的街头,云厉问起她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沈清漓听了淡淡的笑,又看向远处,如果她说她压根不敢再结婚,不知道他会不会很失落?

所以只得摇头,“没概念!”

他低眉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几不可闻的叹息,抬手扶了她的脸。

低低的道:“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

但是千言万语都是空白的,他没法空口让她解除那些恐惧。

当初她嫁过来,没有正式的婚礼,没有隆重的仪式,很多人估计是她沈家被放逐的时候才知道她的身份。

女人有时候求的,只是一种认可,一个安心和安稳。

后来的很长时间里,云厉尽可能在每一件事上都让她一点点放下过去的阴影。

他并不是个懂浪漫的人,所以做起事来实实在在。

不过有时候也在惊吓中让人觉得浪漫了。

在玄影私底下几次三催四请之后,也是在云厉的二十八岁那年,国主的位置做了继承。

玄影这一生第一段感情受挫后一直不娶,隐忍、爆发的方式终于坐上国主的位置,如今位子一转交,皇室里的人想找他根本就找不到!

因为他刚交接的第二天就奔去巴黎看了吻安的新电影首映礼,电影主角是以他为原型的,《玄影暗潮》第二部了。

第一部口碑一直走高,因为一部电影,他的形象立体,也因为这部电影,伊斯的国际影响力也一路走高。

所以,国主位置更替这件事自然是引起国际关注的。

也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之际,云厉接过相关印玺后的第二天公开面对媒体做正式登位宣讲,这样重要的宣讲会,他做了另一件更轰动的事。

求婚。

沈清漓全程脑袋发懵,她本不该在听众席上,但被管家大乔重重理由诓了过来。

还以为他因为最近压力大出了什么事,谁知道竟然当着国际媒体的面,他用刚登上国主之位那双尊贵膝盖,跪在她面前求婚。

曾经无人问津的婚姻,也无人知道的她,就这么被拉出去了。

也许是政界里极少这样的范例,素来冷漠、果决形象的云厉被冠上了“情深义重”的赞词。

一国之主并非一定要阴狠、雷厉,有情有义才能深刻体恤民情不是么?

当然,这么一来,被逼问的只剩一件事:“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国主大婚,这在伊斯历史上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过了。

往前数好几位都是登位之前成婚,要么就是不娶,对云厉和她的期待值可想而知。

事后当初给顾城婚礼奏乐过的皇室乐队主动发声,说渴望参与国主的新婚!一定再次好好表现!

结果,这门婚礼成了伊斯全民首要思考的大事。

蓝知恩守在电视前一脸羡慕的听着新闻,“正好啊,全民帮忙策划婚礼,啧啧……我要是成了岛主,肯定也让全岛操心,可惜……”

说着,看向一旁给自己修指甲的男人,夸张的叹了一声:“哎!”

沐司暔低着眉,已经有些忍俊不禁。

她现在整天都在念叨婚礼,但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样的。

过了会儿,他忽然抬头,“干脆蹭云厉的婚礼去?日后也好一同过结婚纪念日,多方便?”

“啪!”某人刚要扔的橘子皮扔到他脸上了。

头顶着总理事的男人却勾着嘴角,“怀孕之后都温柔了!”

搁在以前,哪是一橘子皮的事?

蓝知恩狠狠瞪了他,抚了抚小腹,忍了!

沐司暔是彻底知道了,怀孕之后何止是温柔了,都不真的都不和他斗气了。

所以,日后这孩子还是可以多怀几个的!

*

求婚的当天,云厉给她戴上了戒指,只是一直处于发懵状态的沈清漓几乎没时间欣赏戒指的设计。

一直到睡前,他把她的手握起来,转着她的戒指让她看,“喜欢么?”

她不明所以。

然后见他把戒指摘下来,放到她眼前,转了一个角度,“像么?”

沈清漓低眉,第一眼没反应,第二眼才忽然盯着看,有些愣。

戒指内侧极其精细的刻了一张狮子脸,那是当初她为他化妆的形象。

她自己已经记不清了,但一定是很像的!

“找了很多资料,很多人,才终于找到当时的照片,各个角度让设计师琢磨着刻上去的!”他低低的道。

她仰脸看了他,忽然鼻酸。

他就是个满脑子政事的人,根本不会浪漫的不是么?可是怎么这回这么能赚人心?

然后她看了他的那个。

果然,是一张猫脸,当初她给自己胡乱画的。

忍不住轻轻吸气,极少娇嗔的一句:“丑死了!”

云厉勾起嘴角,再给她戴上,落吻,“从今往后,你每天都戴着我,我逮着你。”

其实,戒指正面设计就够漂亮的,加上这样一层创意和心意,越是独一无二。

她曾经十分羡慕顾城能花那样的心思,那样特别的方式去攒一副对戒,一生都忘不了戒指怎么来的,感情怎么来的。

现在看来,她的才特殊呢!

“还有个事……”他拥着她,低低的道。

她微蹙眉,看他。

“你的专业在伊斯不够普及,靠你壮大起来?不是一直想出去工作么?”

所以,他竟然亲自过问教学部,把她所学专业转为了伊斯第一大学的专业课程。

末了,还一脸冷漠又霸道的模样,“总比成天被人包下来去私人住宅做护理让人放心!”

说白了,不就是怕她哪天被富豪客户给拐走了?

沈清漓看了他好久,从认认真真的表情到一点点笑起来。

“学校里的男孩子也都很优秀的。”

“伊斯禁止师生恋。”他冷不丁的动了动薄唇。

沈清漓一愣,皱起眉,“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抿唇捏了她,没好气的一句:“明天就出条例!”

她这才笑得更好看了,“让你会这么紧张多不容易?”不过,她还真有点担心的看他,“条例就算了,我很安分的,否则出去那么久,怎么还会回你这儿?”

主要是,她在国主登位仪式上出尽了风头,万一因为她政圈变动太大,她会被人诟病的。

云厉淡淡扫了她一眼,估计算是满意了。

但是后来她忙着备课的那段时间,云厉又觉得自己太冲动了。

因为他在皇室忙得不可开交回家之后,某人比他还要忙!吃饭都快没时间了,别说做两个人爱做的事。

可能那时候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非她不可了。

因为她身上的人格魅力,从前就比传统伊斯女人多了一些说不出的气质,那一年的在外独居,更是让她练就一刻看淡又锐利的眼。

这才刚去学校就已经被推举为一些他叫不出名字的协会负责人了。

但是唯一一点,他们依旧默契。

那就是孩子。

无论他是刚登位的忙碌,还是她刚进教师行业的热情和发展势头,他们从不提安全措施。

自然也从不提曾经失去的那个孩子,只是彼此默契的一心想再要。

大概是也是因为这样的默契,家里的佣人,或者是司机逐渐一个个变得眼观鼻鼻观心,因为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会忽然没羞没臊。

这不,她的学校做了个学术研讨会,她从学校出来晚了,云厉让左翼开车“顺道”过去接她。

管家做好了晚饭在等了。

等来的是左翼略微喘息的走进来,鬓角还细细的汗,看样子像是走了挺长一段路回来的。

管家递上一杯水,左翼猛喝了几大口,这才开口:“他们还在路上,晚餐凉了就再热一遍,等我折回去接人。”

因为那两人在路上、车上没羞没臊了,左翼作为一个跟了云厉很多年、不懂浪漫的楞木块,他除了开车门快快逃走之外没别的法子。

然后想着,休息会儿算着时间再回去接。

管家挺晚还皱着眉反应了会儿,然后才乐呵呵的笑起来,“看来得留意着准备小公主或者小王子的衣服鞋子了?”

最后倒是云厉自己神清气爽的开车回来了。

不过另一位就是被抱下来的。

而这边两人日渐缱绻时,沐司暔已经快着急死了,怎么也等不到云厉的婚礼计划。

只有苏衍一直不温不火,除了每天上班之中、之余仔细照顾着被顾吻安特别交代过的顾云舒之外,似乎不发愁婚礼的事。

也是,这一大圈人,唯独他们俩性子最像,正好凑一块儿去了,能悄咪的发展到这个地步,说明看重的只是感情,婚礼这东西,估计两人都不那么在意,幸福这种事,自己知道就好。

沐司暔可不行,虽然知道蓝大小姐只是嘴上咋呼着要一辈子刻骨铭心的婚礼,也不过叫得响而已。

但他也不想太马虎,至少得记忆深刻。

幸好,云厉没让他等太久。

伊斯皇室的婚礼,集结的是很多市民的点子,被称为全民婚礼。

出彩的一点,自然是被堂堂荣京总理事蹭婚了,于是这个婚礼又一次从伊斯延到荣京。

这是很多伊斯市民想看到的场景,因为谁都知道荣京在伊斯繁盛这一条路上的助力作用。

看起来只是一个联合婚礼,但很多人把这个当做伊斯和荣京关系更深一层稳固的标志。

当然,云厉和沈清漓是不会跟着非到荣京的,因为要忙着造人。

玄影已经很着急想抱个孙子陪他玩了,因为吻安新电影看完了,国务不用他打理了,游历世界这种事又缺个伴,只能催着给生个孙子到时候带着到处跑。

幸好,这种痴情又单身状态的玄影,竟然也找到了同类同类朋友。

苏曜和郁景庭。

小孩一辈有他们的圈子,他们老一辈一样有圈子,正好顾城接了郁景庭的棒,苏衍接了苏曜的棒,玄影也终于看着云厉成婚,三个依旧英峻倜傥的老男人组了一个团。

三人游历时不小心碰见了吻安夫妇。

玄影和郁景庭头一次这么默契:“当初要不是你和我抢,能便宜了宫池奕?”

而那头的宫池奕搂着老婆,明智笑着扬长而去,孩子都生了四五个,老婆还被人盯着,他是自豪又小心翼翼!

吻安的电影里没有太多私人感情的演绎,所以云暮每次知道一点老妈被人哄抢的历史,就总是一腔感叹,竟然还有这么多故事!

所以他还是决定安安心心等着于帅的妹妹长大吧,从小看到大,肯定没人跟他抢!

*

也是云厉和沐司暔联合婚礼的那天,沐司彦的心情那叫一个复杂。

顾云笙当天还飞了一个航班才回到荣京,面前赶上婚礼的热闹尾声,被宾客最多提醒的就是她快要当阿姨了。

一瞬间感觉自己竟然老了?

沐司彦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所以说,真的到了适婚年龄,你说呢?”

她瞥了一眼,冷不丁一句:“我们机长三十五都还没婚呢!”

沐司彦抿唇,心底哀叹。

所以后来他做的就是“不小心”给她多喝了几杯酒,然后终于带着乖乖的她回了他的私人住宅。

刚进门,她朦胧的眯着眼看他,“冬天怎么这么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