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爱得深就是心比身痛/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司彦看了她一眼,虽然这是他别有用心的效果,但越看越焦心,“就你这点酒量,每天到处飞万一哪天被人灌了,家都找不到!”

“嗯?”顾云笙转头眯着眼盯着他,越看越不对劲,“你谁呀?”

他闭了闭目,有点后悔给她喝酒了。

指了指旁边的鞋子,“先换上?”

她摇头,靠在鞋柜边,又环视了一周自己的处境,那双漂亮的眉头更紧了,“这又是什么地方?……你到底谁呀?”

大概是看着眼熟,她盯着看半天,然后摇头,转过去趴在鞋柜上不动了。

沐司彦兀自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帮她脱掉鞋子,她忽然抬脚。

冷不防,他那张脸就踢了一下,一下子因为躲避而失衡往后跌坐在地,样子滑稽。

抬头却见着某人因为自己的“杰作”而嬉笑着的脸,顿时火冒三丈,“一会儿有你哭的!”

拍拍屁股从地上起来,见她穿了一只鞋还是反的,另一只踢到一边就往客厅走了,方向感还行,就是整个人快睡过去的,直奔沙发。

沐司彦站在那儿抬手抹了一把脸,早知道她只这点酒量,真不该让她喝!

弄巧成拙!

就她这样,能配合他才奇怪,他但凡想为非作歹一定被她借着酒劲儿闹死。

顾云笙这算是第一次真的喝酒,因为以前沐司彦都不让碰,她对那东西也没兴趣。

结果今天借着一场大婚,他竟然破天荒允许她喝了。

回来路上,她确实很安静的,一直在乖巧的闭着眼靠着睡觉,没想到经过一路发酵,回到他的别墅就成了一只话痨。

沐司彦脱了外套,想着今晚是失策了,只能先把这位大小姐哄着睡下。

但是一见他脱衣服,某人一刻瞪大一双眼,使劲逼着自己清醒的样子,死死盯着他,“你干什么?”

他硬是好气又好笑的把衣服穿回去了。

沙发上的人一下子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就笑咪咪的对着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过去了。

沐司彦薄唇微抿,看着她那一眼的朦胧,想想还是算了。

可她不依不饶,甚至花样百出,非要做什么问答,他问什么都可以,她一定都老实回答。

“知道你是谁么?”他纯属敷衍,就等着她自己困了睡过去,然后抱回卧室。

结果,顾云笙想了会儿,给了个他十分满意的答案。

她很认真的回答:“沐司彦的人!”

他忽然忍不住笑,喝多了还知道是他的人!

正好,反正他今晚无事可做,挪了挪位置,当时陪着她玩了,顺着问:“是不是也想嫁了?”

哪知道这回她想了半天,然后摇头。

“大学就被他当备胎盯上,隔绝了好多优秀男士!吊死在一棵树上……不公平!”听起来,口齿有些模糊,但思维清晰得没得挑。

沐司彦正抿紧薄唇睨着她。

可惜这会儿他任何威慑的表情对她都是没用的。

早知道她这么介意这件事,当初咬紧牙绝对不和她坦白的!

难怪大哥总说对女人,只要不是原则性的犯错,千万别全盘托出,什么好听就捡什么说,那才是长久甜蜜的要诀!

当然,她还介意他的那一点点过往瑕疵,也说明他们之间一切都是完美的,也说明她依旧纯真,对感情的完美期盼上是满格。

否则,若是经历诸多情感,对感情抱着可过、可不过的态度,绝对不会因为这一点瑕疵而纠结。

他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觉得让她喝多了也不是坏事,至少,这两天,她从来没再表现过对这些事的在意,原来是一个人藏着。

相比搁在心里纠结,然后怎么也不肯和他结婚,倒是让她这么说出来要好很多。

“所以呢!”他好脾气的侧首看她,“要不,放你出去玩玩?”

她想了想,很不赞同的摇头,她可不是那种人。

想怎么样呢?

好像她也不是很清楚,可能……“他要是霸道一点,干脆把一切都弄得尘埃落定,说不定……”

这估计是她自己的秘密,所以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转过头,眯起眼盯着他,“你谁啊?”

活像他是特地来打探她秘密的间谍似的!

沐司彦却听懂了,忍不住勾起嘴角。

这就是她顾大小姐的矜持和骄傲了!他十分理解。

她明明一心都是他,又非得揪着他那一点过错不放,其实就是缺少安全感,怕他又和前任有所关联。

然而,她再担心,那么骄傲的人,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当面和他纠缠,那气氛必然好不了,更显得她丝毫没有顾云笙的度量和优雅。

所以,只要他霸道个彻底,反而能给人不一样的安全感,踩灭她所有的担心,是这样?

难怪,她最近像是成熟了很多,其实都是把事情憋在心里造出来的假象!

沐司彦勾唇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凑过去在她唇角亲了一下,“懂了!”

“上去睡觉?”

她正一惊一乍的看着他,然后抬手按着嘴角,模糊一句:“我要回家!”

他起身,拨了拨她的发顶,“回什么家?以后这儿就是我们家!”

说罢,轻松的一把将她抱起往楼上走。

可惜,一个吻引发的连锁反应全都来了。

她不但不配合睡觉,连洗澡也不配合,显然缓了许久,至少知道他是谁了。

沐司彦站在浴室,头发在滴水,身上被她泼水泼得直起鸡皮疙瘩,但面对某人一贯委屈就说来就来的眼泪,一脸无奈、妥协又宠溺,“行!我不凶了,咱去睡觉好不好?我保证今晚不碰你,嗯?”

说到碰不碰她的问题,顾云笙站在墙边,手里握着的花洒稍微放下,目光也跟着往他身上走,然后一路往下移,停在暧昧的地方。

随后露出了一种类似鄙夷的神色。

男人眸子一沉,睨着她,“你什么意思?”

这回她柔眉动了一下,随手把花洒一扔,一点也担心他乱来的出去了。

往床上一倒,刚刚还红着眼睛马上就要眼泪吧嗒的脸,这会儿看着从浴室出来的人懵懂的傻笑着。

沐司彦走到窗边,把她几乎光不溜秋的身体滚了一圈塞进被子里,吸了一口气,还是没忍住,隔着被子在她翘臀拍了一觉,“笑!”

这事还得从上一次她把他惹急了直接扔床上说起。

他当然知道女孩子第一次珍贵而娇气,因此所有前戏工作全是为她准备的,心理诱导,身体放松,什么都好了。

结果最后痛得要死,进行不下去竟然不止她一个人,他才是那个“主角”!

那也成了沐司彦这堂堂沐煌总裁难以启齿的事,总不能拿这种糗事在葫芦兄弟群里商量?

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平时看大哥,看顾城,看云厉,哪个不是一副幸福得要死的模样?

也是那次之后,顾云笙胆子一肥就叫他青涩小哥哥,简称小哥哥!

蜜蜜往被子里躲了躲,看着他狠狠舒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浴室冲澡,睁眼撑了一会儿,结果她还是给睡过去了。

一晚上因为第一次醉酒而睡得浑浑噩噩的,晚上一惊一乍的没少闹腾,把沐司彦累得够呛。

第二天,除了早餐,每一顿饭,当然都是要一群人聚在一起才有味道的。

不过沐司彦这一对就迟到了。

所有人都是在桌子边看着他们走进来的。

看着沐司彦侧脸青了一小块,一副睡得很糟糕的模样,惹得众人笑得一片暧昧,“你俩是不是也快了?”

其实,那一小块是他替她换鞋时被冷不防踢了一脚,估计是皮糙肉厚,要么是满肚子想着自己的计划,所以一早起来才觉得有点疼。

顾云笙不明所以,先填饱肚子再说。

还有,她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她事不关己,一圈人就把目光都放在沐司彦身上了。

沐司彦装聋作瞎,“我只是来吃饭的!”

桌边的每一对都是你侬我侬的状态,大哥沐司暔和蓝知恩表面冤家,实则比谁都腻歪不用说。

顾城对沐司玥那宠劲儿,一年三百六十五不重样的更不用说。

居然连苏衍和甜甜都那样,话虽然不多,菜夹过来夹过去,对彼此的喜好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这种场景,多少是有点刺激顾云笙的,好像结婚真是件好事!

所以她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正好沐司彦抬头看来,她才赶忙把视线收了回来,生怕他看出自己对婚姻的向往似的。

这还真让他想起了她昨晚的话,若有所思。

*

那一年,蓝知恩大部分时间在荣京,夫妻俩并没有购置另外的豪宅,而是住在了玫瑰园。

顾云舒自然是被苏家呵护备至,一年来每天上班都生怕她磕了碰了,幸好是每天和苏衍一起上班,勉强放心一些。

但是五个月之后就坚决不让再上班了。

八个月之际,两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几乎衣食住行都不由自己,全部由家里人一手包办。

也是临产前,一圈朋友都通知了一遍,不为别的,为了征集宝宝的名字。

云厉和沈清漓也从伊斯飞过去,反正荣京到处是朋友,住哪儿压根不用担心。

马上就要做小姨的顾云笙也说好了请假,当天飞最后一班回来,休息将近二十来天,专门迎接小外甥。

那晚的晚餐自然是一群男人勤快得去做,根本不用谁说。

和以往的不同的一点是,以前不会做饭的云厉这一次看起来是信手拈来,对此,沈清漓只是笑了一笑,在他进厨房前难得在众人面前主动的亲了他一下。

沐司暔见了只捂眼睛,“真是太刺激我等!”

毕竟,因为老婆怀孕,他都快不敢想“亲热”两个字了,最近来那个三个月更是忍得相当辛苦,偶尔电视剧场景里主角们接吻他都要刻意避过去的!

苏衍淡淡的笑了一下,转身进厨房。

末了,沐司暔才碰了顾城,“发什么呆?”

这几天,顾城都是这个状态,总是若有所思,偶尔视线还总是忍不住往玥玥肚子上跑。

沐司暔微蹙眉,想着小两口是不是因为一直没怀上而忧心忡忡,甚至有了矛盾,这才看了他,“这事随缘,这么年轻也不着急,多享受二人世界才好!”

顾城听完眉峰微弄。

他和她可不会因为这种问题吵架。

只是,某次套子破了,他当做了秘密,这个月他每天都在数日子,眼看着她平时例假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个人就更期待了。

期待之余呢,又害怕被她发现秘密,冥思苦想的都是理由和借口,比如怎么说服她那种东西避孕率不是百分之百?

他数次纠结让她做早孕检测,最终也没提,等她自己发现或许好一些?

差不多的时间,晚饭顺顺利利,不过顾云笙一直没到。

沐司玥从厨房出来,给她打了电话过去。

没通。

之前发的短讯也没回,虽然预定的航班抵达时间还没到,但他总觉得不放心。

“怎么回事?”他摘了围裙,一边嘀咕,一边划着手机屏幕,顺势和大伙打了个招呼准备去机场接人。

有时候恋人之间直觉真的是很准的。

就在他到了机场,等了快一小时,预定的时间都过了之后,终于得来坏消息。

“飞抵荣京的**次航班因突发事故紧急迫降于C城,目前机组成员与航班乘客信息暂不清楚……”

他立在那儿脑子里空了两秒。

是真的一瞬间空荡了,完全忘了怎么思考,从未有过那种被恐惧吸嗜的感觉。

连飞机上的人员情况都不清楚,必然不是简单的迫降。

好几秒,他才忽然转身迈开大步,一边给人打电话,出了机场,直接往C城走。

等在玫瑰园准备晚餐的一众人一下子跟着紧张起来。

尤其甜甜,一手按着胸口,“难怪今天总是胸闷……”

姐妹俩很多事都是冥冥有感,早上她还没理由的想劝蜜蜜改天再回来的。

“你先别激动,会没事的。”苏衍轻轻拍着她,声音从来都是温和的。

很明显,沐司彦和顾云笙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这顿晚餐缺席两人,大家都担心得没什么胃口。

之后就是一直等他们的消息。

焦急到差点失了方寸的沐司彦在出了荣京之后才接到了刚刚打过去的电话回电。

是她所在航空公司老总亲自回电。

“沐总!”对方看来也是正紧急处理这件事,“是这样,航班上发生了恶性劫机,但目前事态已经控制住了,机上有伤无亡,听机长说了,顾小姐受了伤……”

说到这里,对方立刻强调,“但是您放心!只是小伤!目前所有人员都已经转机往荣京送。”

接电话的沐司彦一张脸极少有人的压抑,车子也“嘎吱!”一声停了下来。

他终于沉沉的嗓音:“送往荣京了?”

“是!”对方,“您放心……”

他已经把电话挂了,车子艰难的掉了个头又往荣京机场赶。

再一次,他到机场的时候,这起事故在机场播报,看起来事态稳定,劫机人员在C城就被带走了。

但在看到她之前,他并没有松下神经。

航班一到,他直接等在下机出口,连机舱开门的那几秒时间都显得很焦躁,双手不停的叉腰,又放下,又按眉头。

终于见人走下来,至少隔着一段距离看,她完好无损。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某种情绪正往上冒,恨不得让着她立刻辞职!

顾云笙下机走了两步,抬头忽然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

不仅仅是因为他忽然出现在这里,还因为他此刻那种极少的深沉压抑,一双眸直直的凝着她。

她竟然少有的紧张胆怯,生怕他大庭广众的做点什么,步子迈了一半又想收回去。

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朝他走过去。

不过他走得比她快,三步两步就到了她面前。

出乎她的意料,没有直接黑脸,也没有说当初就反对她做什么空姐之类的话。

只是接过她的行李箱,嗓音和压抑的神色相反,温和很多,“伤哪了?”

“嗯?”她愣了愣。

然后才反应过来,他既然是这种表情,那肯定是整件事都知道了。

这才磨磨唧唧的把左手伸出来,那上面缠了一圈纱布,隐约还能看到血迹。

“划了一下……”她试图轻描淡写。

但沐司彦早就知道,她是胆大包天的冲过去把歹徒的刀抢过来了,根本没法想象,她那么娇贵的人,空着手就上去夺刀刃。

刀子划破掌心得多疼?

他低眉看着她的手一句话都没说。

顾云笙微抿唇,低眉抬头朝他看去的时候才发现他低垂眼圈可疑的红了。

她就那么愣愣的看着他,忘了迈步。

平时沐司彦什么形象所有人都知道,谁也不可能让他红眼流泪的吧?

“看什么!”他终于薄唇微动,看似很凶的睇了她一眼,“哪天把我急死你就舒服了!”

她茹诺两下柔唇,还是没说出什么来,只是心里软得不行,乖巧的挽了他,“……我知道错了!”

沐司彦不搭腔,拉着行李箱,带着她往前走。

“……我这不是没事了嘛?你不要板着脸,好吓人!”她一边走一边软软的调子。

她只要不是刻意和他抬杠,比如曾经固执去边境支教,当初执拧的非要考空姐之类的除外,平时总是软软乖乖的让人愿意捧在手心里宠着。

也许是见过她当初在支教时的辛苦,回来后他能怎么宠就怎么宠,毫不含糊,舍不得让她破一点皮。

结果,猛的见了一只手缠满纱布,简直比捅在他身上还来得痛!

这些顾云笙都是知道的,所以她尽量表现得一点都不痛,不想让他太心疼、太难受。

反而近乎撒娇的说着“饿得不行!”

所以,沐司彦还是带着她去了玫瑰园。

晚餐的确给他们俩热着呢。

那么多人都在等,听到车声的时候都赶紧迎出去。

顾云舒先看到了沐司彦压抑得提不起精神的脸,以及依旧可寻的眸底血丝,心里也“咯噔!”一下。

以为多么的严重。

幸好,妹妹下车之后是笑着的,全身上下只有手上裹着纱布。

大家都能理解沐司彦的心情,这时候必然是笑不出来的,人在极度担心之后哪怕一口气松了,反而会显得只剩乏力和后怕。

所以,安慰和关切完蜜蜜之后,别的也不多说不多问,给两人上了晚餐,默契的全都出了餐厅。

顾云笙抬头看了他,然后端着碗乖乖的坐到了他身边,虽然是左手受伤,也碰了碰他。

餐厅外隐约能听到的声音只有她的。

“你帮我夹菜~”

“……喂我!”

而后一声几不可闻“啵!”,她亲了亲他嘴角表示感谢。

结果是他忽然放下碗,结结实实的一顿吻,终于低眉看了她半晌,嗓音柔得不像话,“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