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再任性我当真生气/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晚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第二天顾云笙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发现手上的纱布什么的都被换过了,而那个人正积极的做早餐。

站在厨房门口,盯着看了好半天,忽然想起他昨天一下子红了眼圈的模样,心底依旧热热的。

沐司彦一转头看到了贴在厨房门口的人,眉峰立即皱了起来,“洗脸了么?”

知道航班事故会让他不高兴,所以她这两天务必要很乖巧,点着头,“洗得很干净!”

其实不洗也很干净,整个航空公司都找不到皮肤比她好的人了,一看就让人嫉妒。

除了和她妈妈顾吻安一样,眉尾有一颗很小的痣意外,真真是找不出什么瑕疵。

她看他走过来,也就微仰脸站着,淡淡的笑,“我气色是不是很好?”

表示手上那点伤完全没什么妨碍。

沐司彦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顺势捏了她的脸,又勾过去亲了一下,“去外边等。”

其实她就算在厨房里,也没觉得油烟熏人。

不过他这么说了,也就乖乖的转身出去,坐在餐桌边,双手撑着下巴等着。

公司老板联系她的时候,她跑去客厅接了个电话,“……不用!不用弄那么大阵仗,我真的只是小伤,赔偿也不用!”

越是弄这么大,会让人觉得越是严重,搞不好他又该反对她继续这份工作了。

不过,挂电话之前,她倒是笑着道:“如果有的话,表彰一个见义勇为倒是不错!总之越积极越好!”

这样一来,他就没有理由让她放弃这份工作了。

打完电话,她依旧坐在沙发上,和远在外旅游的父母聊了会儿,让他们一切放心!

另一边沐司彦的早餐已经好了,刚走到餐厅门口要叫她,她积极的拿着手机往他的方向走。

坐下之后少不了对早餐的一顿夸,说他厨艺如何如何长进。

“行了,别拍马屁!”他一点也不受用,板着脸。

顾云笙这才抿了抿唇,老实的低头用餐。

那几天,因为姐姐待产,所以她跑得最多的地方当然是姐夫苏衍家和医院了,隔三差五跟着姐姐顾云舒去医院。

那天她冷不丁问了句:“姐~怀孕是不是很辛苦?”

顾云舒转头看她,姐妹俩虽然差不到几分钟,但是姐姐明显温婉成熟,一直都是这样。

好半天才看穿而笃定,“怎么的,准备嫁了?”

她愣了一下,立刻否认:“谁说的!”

又抿了抿唇,“……他很忙的,别说求婚,约会时间都没有!”

“不是你一直太忙都没空约会么?”顾云舒弯着嘴角。

以前可没少听沐司彦埋怨。

“哪有!”她理亏的否认,想着他今晚好像应酬要很晚就皱着眉,心不在焉。

她还是比较了解他们那个圈子的,反正在她看来,“坏人”多的很,很多男人裤包太鼓了根本就安分不住,非得寻觅新鲜花样来玩!

会所里又乱又吵,里边混迹的女人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吃过饭之后,她就回了他的住处,窝在客厅沙发上等着。

左等右等还是不见人回来,为了不打扰他一直忍着没打电话,这会儿才拿起来。

他倒是接的快,“要过来接我么?”

她抿唇,“你没带助理、秘书什么的?”

还真没有,因为知道要喝酒,所以车子都直接扔在公司车库了。

没办法,蜜蜜只能过去接人。

她知道那个会所是沐伯伯名下的,不过执行管理的是别人,所以,总归是这些地方,她就是觉得乱糟糟的,总觉得这里边工作的女性容易被这些气氛影响,逐渐变得利诱熏心,交际混乱。

结果,她去了他的包厢,刚进去就觉得打脸了。

不是因为这儿没有那种女孩,而是她眼里的那种女性竟然是她的同事!

平时都端端正正穿着制服的女孩,这会儿浓妆艳抹,衣着妖娆的坐在男人腿上。

看到顾云笙的第一秒,同事还稍微愣了一下,想从男人腿上站起来,但又停住了。

她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坐在了沐司彦身边。

那个同事和她不熟,仅仅是公司里见过,似乎她也没怎么飞过航班,更是没有交集。

中途女孩去洗手间的时候,她借口也出去了。

真的是出于善意,她站在洗手间门外等她出来,“你是不是急需用钱?”

女孩看了看她,“好像跟顾小姐没关系吧?”

顾云笙皱起眉,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面前的人忽然转过身,盯着她的视线多了一些锋利。

“顾小姐是从小被人捧着长大的,一进公司也就可以想飞哪班随便选,但是我们不行!”

“有些事情不是本职工作内努力就有结果的,因为我们没权没势,所以我来这里结实更多的人,攒人脉!你想鄙视就鄙视吧!”

顾云笙确实没体验过多少的艰辛,进公司之后没多久就顺利跟了航班。

当然,她也没少听别人口中的空姐,偶尔被人说怎么私生活混乱,怎么趋炎附势,怎么眼高手低等等。

“所以呢?”她也放下了那种关切的态度,直直的看着她,“你这样结交的人,有几个能真的帮到你,就算帮到了,你觉得有多大意义?难道为了前途,你一辈子这么消费自己?”

有时候,一个行业被外人的误解印象,真是为数不多的人破坏掉的。

就比如当初沐司彦相当反对她当空姐,就怕她到时候被哪个大染缸给污染了,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

只是那个大染缸,也多半是被外界放大化了。

她一直这么想的,所以今晚见到同事,多少觉得出乎意料。

回包厢之后,沐司彦就偶尔看她,那种眼神颇有意味,弄得她最后直接瞪了回去。

载他回去的路上,她才瞥了他一眼,“看我干什么?我是那种人么?”

他倚着作为,虽然气人,但也平和的一句:“一块布扔到缸里,要出淤泥而不染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她一点都不认同,“都说了我们行业圈子没那么可怕!”

他点了点头,“好~不可怕!你好好开车。”

当然,她也是从那天开始才知道,他这压根就是为了让她辞职做准备。

尤其接下来的几天,为数不多的几例空姐私生活混乱,插足了别人家庭的新闻爆出来。

看起来其实也只是花边新闻,毕竟,但凡哪个行业肯定都有这样的事件发生,这不是在行业因素,在个人原因。

偏偏,她当时对这些最敏感,越看这些新闻,手机里推送的就都是这些。

也看到了有人因为年轻时生活不安分,到最后别说好好在航空公司工作,而是被众叛亲离,没个好下场。

因为她那段时间休息,总是看这些新闻,又没事可做,也就显得很纠结。

以至于某天沐司彦忽然提出让她干脆辞职的时候,她竟然头一次没有激烈反驳,而是抿唇盯着他。

沐司彦在她旁边坐下,“那我问你……你非常喜欢这份工作,非它不可?”

她想了会儿,摇头。

其实也没特别喜欢,她只是想丰富经历,什么都体验一番而已。

至于特别爱好的行业,她是真没有,这也是她觉得悲哀的地方,姐姐因为喜欢苏衍,非常热爱她的外翻工作,她就很羡慕!

只听他接着道:“那是因为你能力不行,找不到其他工作了?”

“当然不是!”她非常不赞同说她没能力。

他倒是勾了勾嘴角,“所以说,辞了,做别的,免得我整天提心吊胆,飞机事故不是我一个人能实时操控的。”

若是他可以完全掌控的,他倒是愿意让她去做。

不过,她还是犹豫着,“我再想想……”

可惜沐司彦压根没给她想那么多的时间。

就在她姐姐剩下女儿的那几天,她整天忙着去医院探望,也每天最喜欢看护士照顾小外甥女,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过了一周,才看到哥哥云暮把一张表放在了邮箱,让她填。

表头几个大字就是入职申请,右上角赫然就是他们家SUK的徽标。

她愣了好几秒,然后打了电话,“哥,你给我发的什么东西,我什么时候说要回公司做事了?”

云暮:“彦哥不是帮你辞了工作?说让你到我这儿历练历练……喂?”

这头的人已经挂了电话,第一时间给沐司彦打过去。

电话是通了,他低低的一句:“还在开会,晚点打!”

然后挂了。

她哪坐得住,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找公司人事确认。

果然,她竟然莫名其妙就被离职了,气得直接去他公司。

虽然这段时间她的确犹豫得很,但这不是还没决定么?他竟然偷偷给她办完了!

她到公司的时候,正好沐司彦开完会出来,一转头就看到她了。

不过他身边不少公司高层,不知道还在谈什么,她顿了顿脚步,终究是没敢冲过去,而是扭头进他办公室等着。

沐司彦收回视线,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后往办公室走,一边走一边做着心理准备。

刚开门,他一抬眼,立刻拧眉、抬手:“停!……你先把东西放下。”

顾云笙手里正抱着他上次好容易从拍卖行弄来的一套笔筒。

“谁让你给我辞职了!”她气得瞪着他。

沐司彦走过去,侧身把文件放下,看了她,“听话!你先把宝贝放下,好不好?”

她直直盯着,“谁是宝贝!”

他忍不住勾唇,“你是宝!……所以才必须让你辞职,安安心心回家工作,至少不用我提心吊胆,是不是?”

她气的是这件事被他强迫性的办了,如果再考虑一段时间,说不定她自己就辞职了。

越想越堵心。

对此,沐司彦终于把笔筒放下,笑着把她拥到沙发上,“不是你说的,让我对你霸道到底的么?”

她愣着,莫名看着他,“谁告诉你的?”

他颔首,指着她。

虽然是半醉之下的话,但所谓酒后吐真言,反正他就愿意信,而且实地去办!

好半天,她才站起来,“我不管,我才不去SUK工作,每天不够我哥批评的!”

谁还不知道,云暮每天忙得要命,处理内阁的事,又兼顾这边的公司,所以要求效率高得一般人没法接受。

别看他平时在生意场上偶尔开一些不痛不痒的小玩笑,但是公司里的人一见他都打寒颤,因为太严厉!

她要是去了,那简直是扼杀她多年来体验的兄长宠爱。

那种宠爱肯定在她进公司的那一秒就要失去了,坚决不去!

“你去哪?”沐司玥微蹙眉,他还没说话,她又要走了。

顾云笙只回头瞥了他一眼,“复职!”

知道她不可能真的去复职,其实她也想辞职,只是他动作快了而已,他能看出来。

因此更要贯彻一霸到底的方针!

微勾唇,他还是配合的追出去了,在电梯口把她揽过来,“好了!不生气,我请客?”

一顿饭就解决?

并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吃过晚餐,某人也没给什么好脸色,但是直接拒绝了回SUK工作。

对此,沐司彦陪气哼哼的人身后走着,“知道你不想回仓城,怕回去了没机会见到我,是不是?”

然后厚着脸皮将她从身后拥着,步伐协调的往前走,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既然你不想回你们家公司,那就来我这里,正好!”

实则,他压根就等这一天呢!

苏衍和顾云舒天天一起工作,一转眼娃都有了,他还不信把她绑在身边还能结不成婚?

蜜蜜忽然停下来,扭头睨着他,“打算盘的手指疼不疼?”

男人勾唇,顺势握着她的脸一个吻,“打这么响,你不答应我是不是说不过去?”

“做梦!”她一字一句的吐了两个字,一把拍掉他的手往前走了。

沐司彦在原地站了会儿,看她真的往前走了,“喂!”

“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他上前两步,结果她走得更快,丝毫不受高跟鞋影响。

“左右安排都不顺,你再任性一次,我当真生气了!”

谁知道她这次又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工作?

她转回头看了他一眼,在他即将弯起嘴角的时候才一句:“生气就生气,多大事?”

沐司彦闭了闭目,看着她越走越远,眯起眼才看得到她偷偷放慢脚步想回头看他怎么没追的模样。

他生气没大事是不是?

几分钟后,车子忽然从她身边走了。

顾云笙傻了一下,才回过神,“喂!”

他的车早没影了。

她就站那儿愣半天,虽然没多大事,但是忽然被扔在路边,一下子从心底酸到了鼻尖,干脆就走了。

“有本事就别回来!”

然而,不过五分钟,车子回到她旁边停下了。

又是她的高声,不过这次是抗拒,只是几声后被车门“嘭!”的一声隔绝。

她被塞进车里,某人这会儿依旧板着脸,看起来很是压抑的模样,不让侧首睨着她,“老实点!”

倒也给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一路都不和她说话。

她还真的是好久没见他生气了,以至于他不说话,她也没敢开口。

一直到车子停在别墅前。

他转过头看着她,刻意一点表情都不给,“再给你一次机会,听我的,还是不听?”

她咬唇,越看他的脸越憋屈,“你再这么对着我,我明天就复职去!”

沐司彦伸手过去帮她解了安全带,她没动,依旧盯着他。

明显是怕他真的一直生气,其实他低眉之际眉梢都快翘起来跳舞了,却一直到下车,把她抱下来,脸都是臭着的。

一路把她抱进家里,直接扔到床上。

“你、干嘛?”她愣愣的。

“你说呢!”他眉头一挑,“唰!”的一把帅气撤掉领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