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幸福大聚会!/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着他来真的,顾云笙才着急了,双手徒劳的护在胸前,“你忘了上次……”

双手被他握着放在身侧,嗓音温和又邪恶,却也理直气壮,“就因为上次不成功,所以要多实践,是不是?”

她摇头,柔唇动了动,“……小哥哥……!”

猛地反应过来这个昵称的由来,她立马改口:“沐总~你应该累了吧?”

“不累。”毫不犹豫的答复。

“……”她表情越来越小心,微咬唇,“……要不,先洗个澡吧?”

沐司彦这会儿一门心思就这么一件事,说什么都没用。

早前她说要留到新婚洞房的时候,结果呢,人家一头牛就开始想着怎么把她娶走了。

回来之后一拖再拖,始终就不见她考虑更进一步的事,倒是在航空公司混得风生水起。

照这么下去,他不定哪天能结婚。

当然,若不是她希望她霸道到底,他还真不敢这么强迫。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他忽然附到她耳边,声音充满蛊惑。

她被吻得脑袋缺氧,迷离的看着她,摇头。

沐司彦嘴角略微弯起,“初吻纪念日!”

顾云笙怪异的皱了一下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节日?

但是下一秒她忽然看向他,顺势抬手要打人,沐司彦反而笑眯眯的,“敢情当初只是说说而已,自己都不记得?”

忘了她几岁,总之未成年,把她初吻给抢了还眼睛红彤彤的吓唬他了半天。

“把初吻和除夜都放在同一个日期,是不是要深刻一些?”他又低低的道,不乏认真。

其实,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甚至,她压根不知道今天几号。

但是从今晚之后,大概就是特别的日子了!

这一次终于没像上次那么千辛万苦,最后半途而废,他很温柔,知道她喜欢什么样,每一次分寸都把握得很好。

外边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尽了,她朦胧的抬头看了一眼,想洗个澡又不想动,感觉能一觉睡到天亮。

但床头的灯被他按亮。

接着手被他握了过去,隐约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她才忽然蹙起眉,把疲倦的小脸从枕头转出来。

“你干嘛?”目光所及之处,她手上多了一枚亮闪闪的戒指。

沐司彦看着她,“从今晚开始就彻底是我的人了!”

她莫名其妙就被卡上戒指了,下意识的当然是想去拿下来,但是一双手都被他给握住了。

很认真的看着她,“摘下来可就没法娶你了!”

“谁……谁说要嫁给你了?”她一脸复杂的神态。

沐司彦弯起嘴角,“那你说说,除了我,还想嫁谁?”

她认识的人是不少,但是从来没跟别人谈过感情,还能嫁给谁?

名字都说不上来!

他吻了吻她手背,“考验我够久了!……一定不会委屈你。”

然后靠回床头,拥着她,自顾道:“婚礼事宜,我一个人安排就好,你先把新工作熟悉了……”

她想说话的时候,他就适时的勾过她亲一下,把她心底希望的“霸道”进行到底,“苏衍他们没什么蜜月期,但我们一定是要的……你喜欢第一岛,那就去大哥那儿了?”

他自说自话,几乎把自己的计划说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看着他,“你来真的?”

沐司彦挑眉,“当然!”

“别说没做好准备!”他在她之前开口,勾唇,“你心里早有准备,只是没等到他的霸道主张而已?”

半天,她才弱弱的一句:“勉强接受吧……好困!”

因为他倚在床头,她身体往下滑了滑,正好窝在他结实的腰腹处,很舒服!

沐司彦没这么早睡的,他还得在葫芦兄弟群里多取经,顺便马不停蹄的开始安排这些事了。

关于她换工作的事,宫池奕夫妇已经见怪不怪,又知道是沐司彦的意思后直接一个电话都没打,压根不担心。

顾云舒孩子满月的时候沐司暔和蓝知恩去了一趟第一岛刚回来,隔天就生了个大胖小子!

一直在外边的沐寒声夫妇也总算舍得回家落脚。

说起来,蜜蜜总是不着急结婚,是受了身边人的影响,无论是爸爸和妈妈,还是沐伯伯夫妻俩,这都多少岁了,总是觉得不见老!

她小姑姑就更不用说了,那张脸简直让小辈们看了都嫉妒!所以小姑就算生三胎她都觉得正常!

那些天荣京热闹得很,他们有空的时候不是去苏衍家蹭饭,就是回大哥那儿蹭饭,沐伯伯他们又都回来了,他的厨艺无人能及!

对此,沐司彦冲她玩笑,“想多吃老沐做的饭,就紧早嫁过来!”

那几天她已经开始去沐煌上班。

她以为,的阅历不算浅,但是进这样的公司还需要时间去适应。

结果完全想多了,她的工作就是为他端茶递水,该传达的文件及时传达,轻松得脑子都不用动。

不过,这对她来说不算好事,所以很认真的跟他自荐去市场部,或者人事部。

沐司彦坐在办公椅上,看起来很认真的在思考,最后一句:“婚后再说!”

嗯……勉强能接受,因为最近她享受着来去自由的感觉,尤其不定时去姐姐那儿蹭饭!

也许是某种效应作用,一大个圈子一旦有了喜事,就会接二连三。

沐司彦和顾云笙准备着结婚的时候,顾城那边终于传来好消息。

别人都是惊喜的,唯独顾城还算平静,因为是意料之中,只是怀孕的沐司玥后知后觉而已。

两个多月,她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知道这事之前,她就觉得顾城不对劲。

比如,原本是个积极亲热的人,最近不了,害得她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在外边有人了。

所以前一段时间,她隔三差五就想看他手机,疑神疑鬼。

偶尔新闻里边听到男人出轨的下场,她还会添油加醋的给他讲。

每每,顾城都是抬手摸一摸鼻尖,又走过去把她掳过来吻一顿,“若发生那种事,允许你丧偶,嗯?”

“……”她咽了咽愕然,倒是没想那么严重。

他摸不准她现在是想不想怀,直接谈显得太明显,就这么硬生生的熬了两个月没敢轻易碰她。

终于,两个月之后她严重反应迟钝,看着一直不减少的卫生棉皱起眉。

医生得出结果的时候倒是忍不住笑着,“怪沐小姐身材太好!”

所以两个月也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嗯……顾城也觉得没变化,除了胸。

沐司玥当初是不想太早怀孕来着,但是直到结果的那一刻开始,心情很不一样!

没法简单用词语描述,总归,她很开心!

沐司彦和顾云笙的婚礼正式举行,已经是翻了年之后的春天。

沐司玥大多住在荣京,因为大嫂这几个月吃得特别好,她跟着沾光了,养胎养得感觉自己在迅速变胖。

其实胖的只有肚子。

到正式婚礼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十分明显了,也不敢去太热闹的地方跟着玩,只能远远看着。

云厉和沈清漓自然是要出席的。

沈清漓也几乎一直在沐司玥身边陪着。

看了看她平坦的肚子,沐司玥才压低声音,“你俩还不要啊?”

她看了看自己,勉强一笑,“看缘分!”

他们俩从来没有刻意避孕过,但的确一直没怀上。

云厉虽然不说,但他一定觉得是因为第一胎掉了才难怀上,把那次的罪责揽到了自己身上,最近就不能明着提孩子的事。

沈清漓也很想这会儿和玥玥赶到一起,阳台、妊娠都有个伴,多好?

但这种事也勉强不来。

一直到沐司彦和蜜蜜的婚礼完了,又到玥玥生下儿子,沈清漓的肚子也依旧不见动静。

有那么一段时间,家里的气氛会有些压抑,她怕云厉着急。

甚至,她偶尔还会留意皇室那群老头会不会又给他物色女孩,毕竟她一直不孕的事,皇室里的人都看在眼里,也很着急。

营养食补,她是最懂的,知道吃什么容易受孕,但是连续讲究的吃了一年多也不见动静。

隐约还是听到了他们打算给他找女孩,哪怕只是帮忙生育后代,不给予王妃头衔都是必要。

经过几天的挣扎,她才去了他书房,“要不,你接受他们的安排……”

云厉抬眼看过来,眉峰蹙起来,“不准胡思乱想!”

她抿唇。

他索性放下手里的文件,“早就说过了,你是第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此后不再有那种惯例。”

握了握她的手,“不着急,还年轻,现在最不行做试管的技术很成熟……”

“就当多享受几年二人世界?”

“我只是怕你着急!”她略微仰起脸。

云厉还真不着急,皇室那群老骨头也肯定经得起这点煎熬,毕竟,当初父亲可是干脆连婚都不结。

这些话既然说开来,她心里也就轻松多了。

不过那段时间也真是怪,她担心没法怀孕,上网浏览网页也总是看到相关的东西。

比如妻子不孕,丈夫出去找女人生孩子,结果刚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转头发现妻子怀上了。

彼此之间得多难受?

幸好,他们说开了。

也许是因为说开了、放松了心态,不到半年,她真的怀上了!

那时候蜜蜜比她早了十几天知道怀孕。

又凑了个伴,只是两人没法经常在一起,顶多在电话里多聊聊天。

几个月之后。

蜜蜜先一步生了个小公主,而沈清漓还在家待产。

半个月之后,她才住进医院。

大家都知道上一辈都有几胞胎,比如甜甜和蜜蜜,还有沐家三兄妹,但是这一辈到沈清漓之前,都是单胎。

而且,除了大嫂蓝知恩生了男孩之外,甜甜、蜜蜜、玥玥、生的全是女孩。

大家能来的都来了,还没出月子的蜜蜜待在荣京。

这边一群人都在盼着沈清漓的孩子出生。

很幸运,一直很难怀上的沈清漓,这一生就是一窝,三个都是小王子!

医生说她平时饮食应该十分讲究,身体素质很棒,孩子状况也很好,顺产三个顺顺利利!

但再顺利,云厉对她还是担心的,也顾不上孩子,一直陪着她!

不过,那三个小王子才被护士收拾好,就已经被人给认定完了,生了三个女儿的人家一个一个。

沐司暔好笑的看着他们,“顾城是云厉的哥哥,甜甜、蜜蜜是云厉的妹妹,你们认了有用?”

真认定了还就乱伦了!

玥玥皱起眉,还真是那么回事,可是怎么办?总觉得只有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孩子才优秀呀!

她压根不敢想女儿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男孩,万一遇到渣男辜负可怎么办?

沐司暔忍不住拍了她脑袋笑,“先把我外甥女喂大了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五年之后。

所有已经成婚的夫妻都恩爱得几乎黏在一起,男士们有个专门的葫芦兄弟群。

沈清漓见过的,所以把女士们聚在一起也弄了个群,有事没事就在里头聊天。

聊到最后,小到谁来例假的话题最热闹。

大概是某种效用又来了,她们的例假日期在不断的靠拢,然后不知道谁想了个逗弄男士们的主意:

决定一起怀二胎!

那么多对,看起来是一件事很难的事情。

然而,隔年,蓝知恩、顾云笙、沐司玥、沈清漓、顾云舒前前后后不超一个月,全都怀了!

那简直是男人们的黑暗日!因为他们但凡想聚一聚,都得失女人们聚会的时候顺便,否则平时压根没时间。

看起来这么一件小事,在那年也几乎引起一种轰动。

毕竟,那一圈男人哪个不是有头有脸,在自己圈子里指点江山的人物?

结果齐齐的必须照顾怀孕的妻子,一起休产假,以至于商界、政界热闹非凡。

当然,要说最黑暗的,那一定是云暮、聿帅和沐司景这三个死活不结婚的单身汉。

哥哥们但凡有点事,一定会把他们给拎过去,一个人当三个人使。

这一次,云厉总算盼来一位小情人。

生产那天,三兄弟守在医院走廊,老大小眉毛皱起,“咱们要失宠了。”

另外两人煞有介事的点头,“嗯!”

老大又一本正经的看了他们,“知道怎么做么?”

老二、老三异口同声:“离家出走……!”

话刚说完呢,老大双手抬起,一人脑门拍了一下,道:“笨!宠妹妹!把她往死里宠不就好了?”

两个小家伙眨眨眼,好像有道理!

所以,在所有人都只顾着高兴的时候,刚出生的小公主就收了一人生中第一束鲜花,还是三个哥哥给的!

“你们出去买这个了?”云厉微蹙眉,刚刚还想着让人找找三个家伙去哪了。

三兄弟点头,异口同声:“妹妹真漂亮!”

沈清漓每次生出都很顺利,这会儿转头看了女儿,忍不住想笑。

那好看了,明明很丑!皱巴巴的!

然而,被众星拱月的小公主也算没辜负三个哥哥疼爱。

她两岁的时候,走路已经很稳了,有空就喜欢到处走,总是闲不住的在哥哥们中间捣蛋。

唯独哥哥们被训的时候特别贴心!

三个小王子每天同进同出的开始上小学了,不过长相相似的三个孩子成绩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尤其老三对学习完全不上心。

其中考试刚结束,父母还没回来,小公主先问了一遍成绩。

不出意外,三哥最差。

然后粉嫩嫩的小女孩开始给他挽袖子,在爸爸妈妈进门之前把他推厨房去了。

云厉和沈清漓一进门,看到的就是三王子正“勤快”的帮忙布置晚餐,袖子挽得那叫一个高!

云厉微挑眉,转眼见着他的小棉袄正滴溜着大眼睛看阵势呢!

所以,云厉咳了咳,照旧板着脸,往里走:“考试成绩呢?”

三位王子齐齐的站在客厅,拿出卷子。

“拿反了!”云厉看着三王子,忍俊不禁的意味忍了回去。

把大儿子、二儿子的成绩一一过目后,云厉盯着老三的卷子,眉峰一拧,“知道该怎么办了?”

三王子眼巴巴的看着他,“daddy~”

云厉只是颔首。

然后小不点乖乖伸出手杆。

“你倒是自觉,自己就挽好了?”云厉忍不住一句调侃,又一脸严肃,“打左手还是右手啊?”

三王子瘪瘪嘴,“都打!”

云厉眉头轻挑,转身看向他的小棉袄,“去帮爸爸拿东西!”

沈清漓在客厅门口看了会儿,柔唇淡笑着,让两个儿子洗手准备吃饭,知道云厉这是玩呢!

果然,小公主转身去找了一圈,然后从厨房拿了一根葱出来。

云厉看着手心里那颗绿绿的葱,眸子里的笑早就憋不住了。

他总是一副严父的形象,每次哥哥们犯错,他都说要打,打人的工具都是让女儿拿。

每一次,她都可以让人大开眼界,什么都给过。

比如很认真的出门,在前院拔一根草,或者把她的零食拿来,总之可以打人的皮尺、笔杆一类的东西她肯定不给。

葱还真是头一次!

这还没打呢,云厉转头就见小棉袄红着脸,眼泪吧啦的看着他,“哥哥会疼……”

说着,小脑袋直接钻她三哥怀里去了。

沈清漓在不远处笑得乐不可支。

反正他们父亲三人经常这么晚,越是这样,云厉越是疼她,最喜欢看她维护哥哥的样子!

若不是佣人刚刚说女儿用葱熏眼睛,她还真以为女儿这会儿哭得梨花带雨是真的呢!

结果她这一流眼泪,云厉光顾着哄她,又亲又抱的,三王子成功逃脱!

话说回来,因为所有同辈孩子中,四公主是最小的女孩,她们的二胎和一胎性别正好相反,所以二胎里只有四公主一个女孩。

所以放眼十几个孩子,她依旧是最受宠的!

二胎们三岁的时候,基本什么都会自己做了,她们商量着来个大聚会。

全部拖家带口,一共六个家庭,十四个孩子,除了苏衍一家四口在荣京,沐司暔他们在第一岛,云厉他们从伊斯过去,顾城和玥玥也是从伊斯出发的,沐司彦夫妻俩在仓城,凑了个热闹,也走空路。

都约了那天抵达,那场面,所有人从荣京机场出去的时候壮观无比。

最头疼的当然是还没结婚的人,必定要充当免费佣人!不仅伺候打人,还要管好一群小屁孩!

“看来还是得赶紧结婚,否则以后凑不上这热闹了!”云暮很是认真的决定。

聿帅看了他一眼,是那种不把终身大事当回事的状态,“顺便,帮我介绍一个。”

只有沐司景蹙起眉看着他们,“想过我没有?”

“你不是修仙么?”云暮勾唇,又道:“你圈里的女孩最漂亮,要不你负责?”

那还是算了,沐司景转过身,迎着那一群黑压压的大大小小走过来,听着他们七七八八喊他“舅舅”或是“叔叔”。

沐司景每次都儒雅而认真的纠正:“叫哥哥!”

四公主最识相,伸开双手要抱抱,甜甜的喊:“景哥哥!”

身后一群大人笑得合不拢嘴,孩子们都习惯了,自发拉着手往停靠的一排车上走。

------题外话------

明天开始写东里挽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