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她只是个爱钱的女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余歌对自己已婚的身份并不那么适应,估计是因为这婚姻有名无实,她连他的面都很少见到的缘故?

但对她这种缺失父爱母爱的人来说,能把婆婆当亲妈也是一种十分的幸运。

唯一不圆满的,是她快要把东里变成仇人了。

听吻安的意思,东里性子很淡,当了一段时间的娱乐明星,塑造了一个暖男的形象,实则他压根不喜欢跟别人说话。

高贵、淡漠,脾性来了就是那种连绅士儒雅都懒得保持的淡漠。

她算了算,领证没到半年,但也几个月了,但是具体日期居然给忘了,但是他们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

原本他们还能算淡水之交,现在他看到她肯定见如仇敌!

“咔!”的拉开抽屉,那里边还躺着他们第一次交集时,他支付给她的五十二块药费。

“嗡嗡!”她放在桌面上的电话响起。

一见是“妈”的备注,赶紧拿了过来,调出轻快的语调,“妈!”

“小鱼下班没有?”

小鱼,是东里夫人专门给她的称呼。

东里夫人笑眯眯的,毕竟一直没动静的儿子总算结了个婚,对这个儿媳妇是一百个喜欢。

余歌看了看时间,“马上了!”然后才稍微试探:“怎么了?”

那头的人笑着,“小智今晚出差回来,七点的航班,我把晚餐往后挪了挪,你顺便去接他?”

她愣着,好几秒之后才答应了。

但挂了电话,自顾蹙着眉。

领证之后他们见过几次面?

有五次么?

肯定没有,东里集团那么大,虽然仓城是总部,但他几乎都在出差,真需要出差还是假的就不清楚了。

以至于,她竟然不知道怎么和他面对面。

开车去机场的路上,她还想着上一次见面,他想去办离婚,她求着没让的。

他一定以为,她是为了东里夫人给的那笔彩礼才逼着他领证了,在他眼里,她只是个爱财如命的女人。

那天他是以一种厌恶和鄙夷的眼神离开的,之后没再对此事说过她什么,估计是太忙了。

“嘀嘀!”东里夫人给她发来了东里的航班信息,好让她接对地方。

她比对着进去等。

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是长长的白大褂!来的时候光顾着紧张,竟然连衣服都没换!

难怪下车的时候觉得有点冷!

自顾拍了额头,想脱下,又怕冷,还是算了,索性甩了甩长发、理顺,而后双手揣进衣袋里。

她平时也喜欢穿白色系的衣服,衬得皮肤又白又细腻,同事几乎就没见过她不干净的时候,一见人就能想到“冰清玉洁”。

也是因为全身上下的纯白,东里刚出来,几乎下意识的一眼就看到了她。

下一秒,清俊的眉峰微拧,长腿稍微立住。

他大概是是想转身往另一个出口去的,但是余歌已经走了过去,尽量笑着,“伯母让我来接你!”

为了不让他更反感,她在他面前连称呼都注意着改。

东里神色很淡,“我还有事……!”

手臂被她拉住了。

余歌见他看来,也没松手,只是笑着,“她把晚餐时间都改了,说等你回去再吃,你有事也得吃饭吧?吃完再出来办?”

他抬手避开了她挽着的力道,一言不发的往外走。

余歌在他身后寂然站了两秒后才勉强一笑跟上去。

想帮他把行李放在后备箱,他没让碰,自己放进去了。

她给他开了副驾驶,他居然自己上了后座,余歌开着车门顿了顿,然后挑眉尽可能不当回事,转身回了驾驶位开车。

七点到八点之间的路况并不是很好。

中途,后座的人冷不丁开口:“钱花完了么?”

她愣了一下,从后视镜看他,没理解过来。

但他淡薄的语调里透着丝毫不掩饰的嘲讽。

所以,她知道了是在问夫人给的彩礼花完没有。

余歌微抿唇,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跟在宫池奕身边很多年了,国际上多少药物是她一手研发的,论钱,她缺么?

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能一贯的浅笑,继续开车。

“花的差不多了告诉我一声,万一又有了什么新花样,好让我有个准备。”男人再次开口,依旧是淡得没什么起伏的调子。

她终究是蹙了一下眉。

但身后的人依旧不疾不徐,不咸不淡,“对了,上周不是有个晚宴么?听朋友说你去了。”

“有机会就好好打算下家,仓城多的是有钱人。”

言外之意,就是她可以随时准备离婚,再找个有钱的逼着人家领证,拿一笔彩礼够她花的。

“嘎吱!”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余歌双手握着方向盘,没有回头,只是从后视镜看了他。

她其实一直都很洒脱,基本不会发脾气的人。

这会儿脸色不太好,“我知道这件事逼迫了你,让你不好受,所以我不是从来不强迫你回家么?我陪着伯父伯母就好,今晚是伯母知道你回来了……”

“你陪着就好?真当是你父母?”他忽然打断了一句。

余歌忽然不说话了。

因为她没有父母。

东里会那么说,是因为他几乎忽略了她是孤儿的事实,说完那一句,也抿了薄唇,扭头看向窗外。

余歌闭了闭目,尽量平和语调,“你要是不想回去,那就下车,我自己过去,还有……”

“我没有父母,不用你提醒。”

说罢,她开了中控,等着他下车。

但东里一言不发,也纹丝不动。

她看似好脾气的转过头,“要不我下去,你不是有事么,你去办,我打车过去。”

那时候她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完就解了安全带。

余歌五官很精致,毫无瑕疵,平时也不化妆,所以但凡有什么变化都一目了然,尤其那么白的皮肤,眼圈一红,十分明显。

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她已经下车关上门。

八点来钟的风也很冷,白大褂被吹得翻着衣角,整个人更是纤瘦苍白的感觉。

他下车时关门的力度很大,砸得“嘭!”一声响。

但不到一分钟,余歌还是看着他开车走远。

抬手戳了戳额头,她很少这样动气的。

高峰期打车有点慢,她就在那儿等着,白大褂底下的单衣不保暖,只能来回走,越走心情也越糟糕。

等她打到车回去,已经快九点了。

车子进不去,她只能步行往里走,到了别墅大院外,隐约见了那边立着的人。

她的车就停在那儿,东里双手插兜站在那儿。

还没走近看清楚,他已经转身敲门了。

所以佣人出来开门时看到的就是两个人,他又少了挨一顿骂。

“回来了?”东里夫人笑着走向门口,先看了一眼好久没见的儿子,然后看向身后的余歌。

眉头一皱,“你怎么冻成这样?”

余歌愣了一下,她走进来的这一截不知道自己现在冻得嘴唇发白。

这才抿了抿,“忘了换外套,不经冻,没事!”

“快进来暖着!”东里夫人一把拉了她,“你看你这手凉的……”

东里换了鞋,自顾往楼上走,“我去洗个澡。”

等他上去了,东里夫人才看了余歌,“他没怎么着你吧?”

余歌忍不住笑,“怎么会!”

“要不你也上去冲个澡,洗个澡就暖和了!”东里夫人笑着。

余歌知道是在撮合他们,两个人一起洗澡能发生什么还不知道么?这种事已经数不胜数了,夫人什么办法都能想。

所以她也只是笑了笑,“好!”

当然,上楼,进了卧室,她不可能往浴室走。

东里出来的时候见她在床边等着,听她道:“我很快,一起下去。”

他没说话,过去吹头发。

她是洗得很快,但是五六分钟的时间,打了至少十个喷嚏。

别的不知道,但东里知道她鼻子很敏感,打喷嚏也是连着打,见怪不怪,只在她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

余歌换了衣服,把吹风机开到最大吹头发,三两分钟结束后下楼。

家里就他们四个人,简小姐也在出差,这段时间好像都在伦敦,所以餐桌上若是二老不说话,那就是静得怪异。

两老人也只有两张嘴,总不能一直说。

所以这顿晚饭果然是没有想象中的愉快。

东里放下餐具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笑着,“我也吃饱了,爸妈您们慢用!”

东里夫人瞥了一眼儿子,“看看人家小鱼的教养,白吃一顿一句好话都没有就走!”

然后笑着对余歌,“去吧!”

她看着东里上楼,也跟着进了卧室,他还没开口,她就道:“你不用出去住。”

因为他每次都这样,她已经很了解了。

“这么久不回来,伯父伯母应该有话想跟你说,你今晚就住家里吧。”

她顺手拿了自己穿回来的白大褂,不等他说什么就出门下去了。

当然,也是等着二老出来,她才笑着解释,“妈,我忘了告诉您我这两天夜班!还得去医院呢,明天下午和朋友约了,晚上又上班,估计就不回来了!”

“怎么又是夜班呀?”东里夫人拧着眉,“女孩子总上夜班伤身体。”

她笑眯眯的,“那没办法呀,谁让我选了这一行?您改天帮我熬滋补汤就好啦!”

东里夫人也跟着笑了,她就喜欢小鱼成天乐观爱笑的模样,相处久了感觉都能变年轻。

“去送送!”她要走出去的时候,东里夫人杵了旁边的儿子。

余歌换完鞋回头打了招呼,出了门,脸上的笑才淡下去,“不用送了。”

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转身看了他,勉强扯起伊斯笑意,“我的车钥匙?”

东里换了衣服,这会儿身上是不可能带着的。

她觉得进去拿太麻烦,“算了,我打车吧。”

“等着。”他也算开了金口。

过了两分多钟后把她的钥匙送了出来,她一贯和平时一样,他怎么冷淡,她都平和,“谢了!”

东里看着她的车走了才转身进屋。

在客厅被东里夫人拉着一顿仔细关切之后,他才终于能上楼休息,没打算去书房,直接回了卧室。

刚进么你,电话却响了。

“哪位?”

“我。”他经纪人的声音,“这是别人的号码……你是不是说有朋友在医院上班呢,方便么?”

东里走到窗户边,眉峰轻蹙,“有事?”

他的经纪人比较特殊,手底下不止他一个人,毕竟他虽然名气旺,却属于兼职状态,回来管理公司之后更是用不着经纪人。

才听那边的人道:“我新接了个人么不是,今晚连人带车出了点事必须去医院,但这事不能被媒体知道,你懂的。”

自己人才信得过,否则明天被爆出去就完了。

他抬手捏了捏眉间,“你们已经过去了?”

“嗯!”经纪人道:“就在医院呢!”

东里看了看时间,“半小时后吧,她叫余歌。”

经纪人也没多想,就觉得这名字有点熟,点了点头,“行!知道了。”

半小时,东里还没睡,舟车劳顿之后,看着那张空荡荡的床竟然没什么困意,反而倒了点红酒醒着。

电话来的时候,他抿了一口,接通。

“医院这边说余歌没上班啊!”经纪人很焦急的声音,“你还有认识的人不?”

东里没说话,薄唇抿着,眉峰几不可闻蹙起。

他不了解她的上班安排,但知道她以前经常睡在医院办公室。

所以她不是晚班,是避开他,给他腾地方?

“知道了。”好几秒,他才低低的开口,“我问问。”

余歌才刚到办公室,他的电话救过来了,蹙起眉,还是接了,“怎么了?”

“在哪?”他问。

“医院啊,不是说了夜班?”她语调平平,就好像这是事实一样。

东里沉默了两秒,但电话里已经听到了她那边被人敲门寻找的声音:“余医生?你真在啊?”

余歌捂了话筒,“怎么了?”

护士指了指外边,“刚刚来个装车的,说是您朋友,一定要您过去看看,别的医生不让接……”

她蹙起眉,朋友?

低眉看了手机,就一句:“我有事,先挂了。”

等她过去了,一眼看到他的经纪人,大概就知道他为什么给她打电话了,也没多问,看伤者腿上都染血了。

等她推着伤者进去了,经纪人总算松了一口气,给东里发了个短讯,“改天了请她吃个饭,把号码给我?”

东里低眉看着短讯,并没把她的号码发过去。

仰脖子喝完红酒,杯子放回桌面,手机也往桌上一扔,转身上床。

但是睡不着。

可能四十几分钟的时间,经纪人又一次打电话过来,因为了解他真正的脾气,所以一开口就笑着,“别生气别生气,不是故意打搅您老!我就是来要号码的。”

东里神色虽淡,语调微呛,“不知道!”

“不是朋友么?”经纪人一脸诧异,“……我还说看她手术上把自己给划了怪不好意思的,明天请她吃饭呢,顺便得做好封口工作不是?”

“划了?”东里忽然紧了眉心。

经纪人无语着他的关注重点,倒也点头,“可不是,病人出来了她自己也流着血出来的……你朋友是真医生吧?这水平……刚入职的?……嘟!”

“喂?”经纪人还说着话呢,电话已经被挂掉了。

余歌确实没留心把自己给弄到了。

手术台上把自己弄伤这种事其实挺忌讳的,谁也不知道谁有没有传染病。

所以没人之后,护士也看着她,“余医生?您是不是不舒服啊?”

她笑了笑,“没事,可能感冒,头有点晕……对了,帮我去拿个感冒药?”

一边说着,她正一边给自己伤口沾碘酒呢,护士看得都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点头:“我这就去!”

转头看了手机,余歌想了想,还是给东里回一个,至少让他知道他朋友没事。

不过,她打过去的电话没人接。

微蹙眉,她只得过会儿再说,先把自己处理好,脑袋越来越重,估计是真感冒了。

没过会儿,她的办公室门被人打开,没敲门。

平时她在医院还是有威望的,尤其是个女性,这种威望就来得更有效果,一般人见她都是尊尊静静。

因此,没敲门,她抬头便是皱着眉的。

但见了东里立在门口,神色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把碘酒往里挪,“……你怎么来了?”

“借过?”护士那感冒药回来了,不明所以的看着门神一样立在门口的男人。

进去之后赶紧把药给了余歌,“有热水不?您现在吃?”

余歌笑着摇头,“你先放着吧,我一会儿自己来。”

护士不放心的看了她,“……那我出去了?”

她点头,依旧是笑着的。

护士这才转过身,然后在看到东里那张脸的时候猛地愣住,接着忽然张大嘴巴:“……东里!”

余歌微抿唇,他的知名度还真是可以。

“我、我……可以要个签名不?”护士激动的不走了。

余歌则继续处理伤口,没弄好,直接把创可贴贴上就不管了,去倒了一杯热水。

抬头瞥了一眼。

正好看到他对着护士略微勾唇,很温暖的浅笑,签名也给了。

这应该就是他娱乐圈第一暖男称号的由来?

看来,她连一个粉丝都不如,还没见过他笑呢。

护士看他,又看余歌,对他们的关系诧异得要死,“你们认识啊?”

“不认识。”余歌在里边淡淡的开口,又浅笑,“你还不走?能找到门么?”

护士笑着,“那我走啦?”

办公室的门关上,她正在把感冒药抠出来,侧对着他,“你朋友没事了……你应该是过来问这个的吧?”

东里站那儿看着她,看着她仰头把一把药咽下去。

其他女人吃药一定是一粒一粒痛苦的要死,她就一口咽了,喝了两口水。

他也不知道自己过来做什么的,但总得有点事做。

余歌看着他走过来,忽然拿出钱夹、支票,柔眉已经蹙了起来。

只听着他道:“我朋友麻烦了你。”

意思就是他提他朋友额外感谢。

余歌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我今天不上班,不收诊费。”

“不上班才给的私利,那么爱钱,不知道这么好的盈利方式?”

支票递到了她面前,余歌微仰脸,就那么看着他,半晌还是自嘲的笑了笑,“也对,我那么爱钱,你真了解我。”

她把支票接了过来,看也没看,直接撕了,依旧淡淡的看着他,“我今天挺累的,你可以走了么?”

她被划伤的口子在手背上,因为创可贴弄得马马虎虎,这会儿都快掉了,伤口翻了出来。

她可能是一时来气了,抬手直接撕了,却“啊!”一声。

感觉创可贴就着口子把皮都扯下来了,疼得眼泪打转。

------题外话------

先淡后浓,先苦后甜!淡虐怡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