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爱钱?那就一次给一笔!/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里的视线从那三百六十万抬起来落到她脸上,几不可闻的扯了薄唇。

她还真是永远跟前扯不开关系!

末了,他把手机放在自己手边。

余歌微抿唇,什么也没说,短讯自然是没法回复了。

不过旁边的人看到他们俩这种状态,忍不住神秘兮兮的凑过去,“你们俩,应该没有特别的关系吧?”

尤其经纪人有点紧张了,看着余歌。

余歌浅笑,“只是朋友,放心!”

经纪人松了一口气,旁边的新人扶着不方便的手臂,看了经纪人,“不允许恋爱?……秘密的也不行?”

“你觉得呢?”经纪人瞥了他一眼,敲了脑袋,“你才刚签约,可别给我捅娄子,安安心心发展几年!”

这些事余歌还是知道的,知道他们圈子里不会轻易公布恋爱和婚讯。

所以到现在,她和东里的事也只有家里人和周围几个朋友知道,看得出来,他也很谨慎。

从来不和她同时出现在任何地方,原本就没多少交集的两个人,更不可能传什么消息。

话说回来,这一次,他竟然愿意跟她一起出来吃饭,真是稀奇。

吃完饭从酒店离开,余歌和另外两人打招呼告别,转身发现他竟然已经率先转身走了,并不打算和她一起。

也是!谁知道有没有记者蹲守?

只是心里莫名有些凉,转身往马路边走,打个车回自己住处洗个澡。

“叭叭!”两声从她身后传来,黑色卡宴徐徐停住。

车里的男人将车窗降下来,目光和往常一样没什么感情的看着她,“上车。”

余歌愣了一下,载她?

“没关系,我自己……”她稍微一笑。

“上你上来就上来。”他对着她好像永远都那么没耐性,一张优雅英俊的脸和脾气完全不相衬。

余歌只好拉开车门钻进车里。

她刚坐稳,他就扬手把手机扔回来。

关于那三百六十万,他却一个字都没问,当然,她知道他从来不关心她的心。

所以余歌也没打算说,收了手机,转头看着窗外。

车里很暖和,加上她这几天没怎么休息,没一会儿就被一阵阵的顿顿侵袭,也不问他去哪,选择先睡会儿。

东里是开车回老宅的。

东里夫人不知道他们俩今天会过来,喜悦全都挂在脸上,“晚饭吃了没有?”

余歌点头,淡笑,“刚吃过了!……我先上去洗个澡?”

“哦对!你刚回来,一定累了,洗个澡舒缓舒缓,然后早点睡!”说罢又转头看了东里,“你今晚不出去了吧?”

东里褪下的外套随手挂在了门口,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句,径直迈步上楼。

东里夫人笑着朝余歌摆手,示意她赶紧跟上去,总之就是他们俩任何能够拥有的二人时间,东里夫人是半分钟都不占用!

余歌以为,他看到短讯了,今天又破天荒把她叫过去和朋友一起吃饭,至少会问一问关于她的事。

但是,他真的从始至终都不问,进了卧室只是埋头看他的文件。

果然又是她多想了。

甚至之后的两天,他依旧不多问,只是每天都在老宅用晚餐,晚上也没有出去应酬而已。

相反,那两天,她中午不在宅子里,晚上每天也都出去。

在圈子里,她认识的人并不多,毕竟无论她或者哥哥余杨,都是三少背后做事的人,医院几个半生不熟的同事还没到借钱的地步。

所以她筹钱其实依旧是一件难事。

折腾到最后,她也只剩那一个办法了:和他借。

以前是故意的,这次是真需要了。

也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她回去的时候,见了她的那串钥匙放在卧室梳妆台上,上边有她自己买的平安吊坠。

所以确定是她的。

不用想,肯定是东里从他的别墅拿过来的了?

“给我?”选在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余歌拿起钥匙冲他摆了摆。

东里只是淡着脸没有回应,擦着头发就直接转身出门去了书房,她挑了挑眉,笑了一下。

估计就是他现在这微妙的态度,让她借钱的想法更坚定。

况且,除了这个,她似乎是真没有拉近距离的法子了!

本来就很冷的仓城那天的天气有些糟糕,不过她反而觉得天气不错,心情也不错!

大概是因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吧。

不知道东里在做什么,一贯的响了会儿才接通,背景永远是安静的。

“耽误你两分钟行么?”她翻看着手里专门记录的食谱。

那是她专门和三少偷师来的菜色。

电话那头淡淡的一个字:“说。”

余歌浅笑着,“……我今晚想和你谈谈,顺便请你帮个忙,不太想让伯父伯母担心,去你那儿,介意么?”

东里依旧是没什么感情的几个字:“什么事。”

她张了张口,稍微吸了口气,知道他最讨厌她提钱,但是没办法,“我之前的短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剩下的就算不说,也应该能猜出来了。

说实话,安静的那几秒,余歌是有些紧张的,她再怎么风轻云淡,也怕招来他的厌恶。

东里在沉默,手里的工作停了下来,知道她又想要钱的时候,他那双眉峰确实皱了一下。

什么感觉呢?

这个女人从认识他开始,就是在要钱。

从五十二块的药费,到上千万的彩礼,到现在不明缘由的借。

但凡是个正常人,大概能联想到的,只有以婚之名圈钱,别人用股市、用空壳公司等等,她只是方法不同而已。

可他下意识在帮她找理由,然后想到了之前无意看到的短讯。

至少说明,她的确有需要用钱的地方?

半晌,男人终于微动薄唇,“知道了。”

知道了?

余歌愣了会儿,这算是答应了?

她笑着,低眉看着手里的菜谱,“可以的话,你晚上就别在外边吃饭了!”

这一次他也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准备自顾挂电话。

不过余歌稍微等了会儿,正好他又加了一句:“把你的车取了,别再往我这儿打电话!”

“是!”她笑着。

低眉看着手机,嘴角的笑意还在,然后“啪!”的合上菜谱,从沙发上跳下来,上楼挑衣服。

掐着时间,拿着他又交回来的别墅钥匙出门,先去取车,然后去买食材,精挑细选。

去他的别墅时,时间还很充裕,不用着急。

其实,她还真不太知道东里的饮食习惯,也没发现他特别喜欢吃什么,毕竟,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很少,没那时间去了解。

她在这边忙得热火朝天,东里那儿也并时间闲着。

他刚接手公司不久,很多事务要处理,加上没有完全脱离艺人的身份,更是比别人忙碌。

当然,因为他有一个优秀的经纪人,演艺圈的事几乎不必怎么操心,他办公时也几乎不会接到经纪人电话。

但马上下班时间,居然破天荒看到了经纪人来电。

他合上文件,放回原位,桌上已经整齐,俨然是准备下班。

接电话也便稍微闲散,“喂?”

“出事了知道不?!”经纪人一接通就有些激动,又稍微捂着话筒的模样,“你最近也不需要焦点,为什么突然爆出结婚的消息?”

男人神色不变,只是眉峰忽然蹙起。

“虽然只是绯闻,但这种新闻现在是能炸死人的知道么?”经纪人忙着新人的事,差点被这事吓死。

“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事,尤其你,绝对不能!搞不好要死人的。”经纪人看起来的确紧张了。

东里好一会儿才淡淡的一句:“我没有。”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了!”经纪人道,“所以更好奇谁放的这种新闻?安的什么心?你惹谁了?”

说罢又赶紧道:“我这边稍微压了一下,但一定会引起骚动,现在你是boss,这种事你处理起来比我有力!”

接着电话的人再一次把已经关掉的电脑打开了。

进入相关新闻版块,看着那些标志性爆料词,面色很不好看。

果然,不过几分钟,这种空穴来风的绯闻,就因为主角是他,一下子像波浪似的传开去,微博和贴吧直接炸锅。

经纪人应该也正在刷微博,惊呼了一声,“不说了,我去打招呼撤热搜!”

挂了电话,东里看着自己只有一条发布的微博下评论数以万计的增长,闭了闭目。

经纪人的动作倒是快,迅速攀上热搜的“东里秘婚”,几分钟又神秘消失。

可越是这样的速度,越是让人怀疑真实性,甚至他都能感觉公司里楼里的热闹。

交头接耳的全是这个讨论,反正马上下班时间。

但是过了几分钟,人们再想点击查看关于他结婚的爆料消息时,每次点进去都是“显示错误”的提示。

全部都被屏蔽了!

这自然是他的强硬手段。

彼时,东里已经拿了外套从公司离开,开车往别墅走。

余歌平时不怎么关注新闻,今天更没那个时间,进厨房之后就没怎么有时间出来。

手工的时间比自己预想的晚了,急得她差点把汤洒了,关火端下来之后才烫得直冲凉水。

抬手看了腕表,他今天回来这么晚?

再一次确认菜都摆好之后,余歌看了看时间,想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拿了手机站在厨房窗户口。

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

又打了一遍,直接被他给挂了!

“嘟!”一声,刺耳得她皱起眉,看了手机两秒,转眼已经看到他的车停在别墅前。

难怪挂了,原来是到了!

她特意到门口,给他开了门。

东里从车上下来,一路上一直都没穿外套,下车也只是拎在手里,大步迈进小院,又靠近门。

余歌站在门口,稍微弯起嘴角,却发现他脸色有些沉。

当然,他一直都是这种不爽的冷漠脸,所以没有在意,只是接过他的外套,“今天好像很累,加了一会儿班?”

东里在进门的瞬间,目光落在她一如既往淡笑的脸上,后一言不发的进门。

外套被她接过去,他换了鞋。

她已经笑着引他去餐厅,“先吃饭吧?”

站在餐桌边,他的目光还在她脸上,看着她一直不变的笑容,介绍着她的晚餐。

“没话跟我说么?”东里冷不丁的开口,没有一丝表情。

甚至,她稍微顿住笑抬头,发现他眉宇间几不可闻的阴郁,“……怎么了?”

末了,又笑了笑,“有啊……要不然哪敢给你做一顿饭,没事估计你也不敢吃。”

他就站在桌边,余歌脸上的笑还是变得勉强了。

“没错,我想跟你借一笔钱,想着好歹这样有点诚意,看来,你不太喜欢?”

“诚意?”他一手撑在桌边,分明的骨节紧了紧,目光盯着她,“这都是你的诚意?”

“当然!”她自己尝过,味道很不错!

男人薄唇微紧,情绪似乎没变坏,也没好转,“借多少?”

余歌不知道他居然一来就要谈这件事,微抿唇,“……二百万。”

在平时看起来,其实不多,但没钱的时候,真的一块钱都凑不上来。

东里看着她,嘴皮子碰了碰,“不够吧?”

嗯?

余歌愣愣的看了他,咬唇,才道:“我以为,你不会愿意借太多,毕竟我们好像不熟,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多一点最好……”

“所以你用这种手段未雨绸缪?好从我这儿借更多?”他的嗓音终于冷了冷。

这种手段?

余歌觉察了哪里不对劲,看着他,又看一桌子菜。

几个菜而已,他总该不至于的。

“咚!”菜被他拿起来,一盘一盘,就那么面务必请,直接扔进垃圾桶。

他的目光却在她脸上,眸底极度的冷郁,“原来我还是高看了你?”

余歌看着自己辛苦五六个小时的成果,被他两个指尖就毁了,素眉皱了起来,“你不愿意就算了,这是何必?”

“你到底是多爱钱?还能想到多少手段?”他扔够了,冷漠的睨着她。

余歌眉心紧了紧,“我是爱钱!我是对你耍了手段,但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心血做出来的么?你哪怕不吃……”

“滚!”她的话都没说完,听着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给她扔了这个字。

余歌愣愣的站着。

“你说什么?”

以前他虽然对她无情,也不算有绅士风度,但从来没对她说过这个字,很简单,但那一瞬间很伤人。

钥匙是他给的,过来也是他允许了的,这又是什么?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余歌也冷了表情,盯着他,“我喜欢你也不是……”

“喜欢?”

他忽然看过来,手里握着的椅子一把被他扔开,几乎是一步就到了她面前。

带过来的冷风让她下意识的侧脸避开。

男人低低的声音在上方响起,“也是,半年多了,我好像什么都没让你如愿过?”

“饭菜毁了,钱还是要借的,你是不是该再想想办法让我答应?”他忽然握了她的脸,扳回去直视着。

他们可从来没这么近过,他更是从来没碰过她。

依旧是他自顾碰了薄唇,“这次我替你想!”

“你干什么?”那一刻,她还是慌了。

虽然没有和男人经历过那种事,但她不是十七岁少女了。

“东里,你松开我!”她试图拉开他的手。

可他越是握得紧,步伐凌厉宽大掠进客厅,一把将她扔到了沙发上。

余歌脸朝里的摔下去,缺少视野似的心里的慌乱加剧,毫无章法的撑起身子,在他靠近之前混乱的脚步想离开客厅。

可刚经过茶几,被他一把扯了回来。

她顺势摔坐在茶几上,慌乱的抬头看他。

在那一刻之前,她一直觉得,东里虽然对她冷漠,但他骨子里是温和的绅士,优雅的理想恋人。

直到他扯掉她特地挑选的裙子肩带,冷声:“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处心积虑的领证,想方设法广而告之,你不就想让婚姻名副其实!”

他的语调,一句比一句压抑,显然是真的愤怒。

他怒的,不是这种事被曝光,而是在他试图信她的时候,她这样耍他的手段和心思!甚至比她当初厚着脸皮领证都要愤怒。

余歌双手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挡都没办法阻止他的动作,声音都变了,“东里!……你别这样,放开我!……”

“我到底做了什么?!”她终究是吼了一句。

在他说她偷偷公开隐婚逼他的时候,余歌愣愣的看着他,“……我没有……唔!”

他根本不听她的,手里的动作粗鲁而霸道。

水杯被扫落之后,茶几冰冷的温度再没有了布料阻挡碰触她的皮肤时,她知道没什么挣扎的必要了。

一瞬间的刺痛人,让她死死抓着茶几边缘也忍不住痛呼。

突兀的动作之后,看着她的反应,男人却停了下来,低眉。

眉峰拧得很紧,就那么盯着她。

深黑色的眸底惊愕和愠怒交织着。

然而,这件事终究是停不了的,他只是转手把她从冰冷的茶几,抱到沙发上。

甚至为这样的继续找了最好的理由;“不是爱钱么?省了你冥思苦想,要多少尽管提,做一次给一笔!”

“如何?”

这些话,他说得很清晰,几乎是咬牙切齿,力度很重。

余歌闭了眼,从始终没有了任何辩解,也没有回应。

后来他把她从沙发抱回卧室,放到床上,随手扯了杯子扔在她身上,而他转身去了浴室。

“嘭!”的一声,门关的很响。

可是他不是满足了么?发什么火?

余歌只觉得依旧很痛,蜷着一动不动。

东里进浴室十几二十分钟之后才出来,进去时镜子好好的,出来时,镜子已经碎了。

而他脸色比之前还要阴冷。

一把扯过毛巾走出浴室。

目光扫过床上,看到被子不是他放的角度。

走过去,床上并没有她。

眉峰一下拧了起来,潮湿的毛巾更是被他捏得正在滴水。

几秒后,他才转身走出卧室,下楼梯的脚步迈得很大。

按亮客厅的灯,沙发上依旧没人!

玻璃色的茶几上染了不该有的红色,一场刺眼!

男人闭目,蓦然低咒一声,扬手狠狠扔了手里的毛巾。

手机被他拿起来两次,最终一个电话也没拨,转身上楼。

余歌从他那儿离开,衣服穿得很乱,回到家,自己照镜子都觉得那是个疯子。

头发凌乱,眼泪还没干,衣领的纽扣歪歪扭扭。

因为出血,不敢泡澡,只是简单淋雨,然后坐在床上发呆。

其实也没什么悲伤的不是么?

至少她也不算吃亏,反正她不是爱钱么?那就拿钱啊。

可是眼圈一度变红,她真的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钱”了呢?这个标签什么时候贴这么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