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她爱的从来不是钱,而是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要吃过早餐再走么?”她看了他。

不等他回答,她自己进去准备早餐去了。

东里确实没走,坐在餐桌边也没有多余的话,只是偶尔看她一眼。

余歌把早餐都放好了,“太烫就晾一会儿,凉了也不行,你只能吃暖的。”

末了,她坐下来,神色很淡,但话依旧是对他说的,“医生说让你明天再过去一趟,最近别喝酒。”

两个人的早餐,谈不上气氛僵硬,但确实没好到哪儿去。

余歌准备起身时,他忽然看了她,“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她笑了笑,“没有。”

她的电话响了,说完之后没再看他,出去接电话。

三少打过来的。

“过几天从墨尔本非伦敦,到了那儿再告诉你具体事宜。”

她握着手机,转身看了一眼餐厅的方向,点了点头,“好,有人接我么?”

“正常行程,不用太提防。”宫池奕说。

她再次点头,然后挂了电话。

余歌在客厅站了会儿,手机放在了茶几上,直起身正好看到他走进客厅。

而她也直接走过去,打算去把餐具都收拾了。

只是擦身而过的时候被他拉了回去,还是那种说淡漠又带着内容的眼神看她。

好一会儿,才说了句:“我昨晚不清醒……”

没等他说完,余歌笑了笑,“我知道!喝成那样,又打了一针,当然不清醒!”

显得很不在意。

但是她越这样,东里就越是说不出的怪异,盯着她。

没办法,余歌为了表示她没有逃避,也没有那么介意,抬头看了他,“吻安之前来过,现在回去了么?”

还到她那儿吃过饭的,所以她知道吻安过来了,就是不知道走了没有。

而她终于问到顾吻安,男人才微蹙眉。

总觉得这不是她该有的反应,一个当初逼着他领证的女人,听到他不清醒的时候喊别人名字,这是她该有的正常反应?

她笑了一下,“我今天可能不出门,你可以把我的车开走。”

然后进餐厅,收拾餐具又进了厨房,好久都没有出来,为的就是让他先走。

结果她磨蹭了那么久,出来时东里竟然还没走,背对着站在客厅窗户边,双手插兜,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能是知道她走近了,忽然转过来。

也是冷不丁的开口:“我要离开几天。”

她听完笑了笑,“怎么忽然跟我说这个?”

他去哪她从来不问,也不感兴趣的,尤其是这个节骨眼,别说昨晚的小插曲,之前他可是带着女人在她面前风流来着。

过了会儿,他才又道:“结婚证我带过来了,在我那儿。”

一时间,余歌没明白意思,他们在仓城领的证,带过来做什么,还怕她回去偷偷藏起来么?

然后才听他没什么表情的继续:“等我办完这件事,都回一趟仓城。”

那就是要她一起过去把结婚证变成离婚证。

她微蹙眉看了他,“你有那么喜欢吻安么?”

这问话使得东里几不可闻的扯了一下嘴角,她看出来了,如果早上起来开始,他的情绪都是平稳,不上不下。

那这会儿,他有些愠怒和讽刺。

“证是你想方设法弄出来的,现在不是很愿意离么?看着我和女人纠缠无动于衷,知道我对吻安的心思也如此大度。”

他抬眼盯着她,薄唇微扯,“难道你指望我对你死缠烂打?”

这话让余歌愣了一下。

因为的确是这个道理呢。

她现在没有坚持下去的力气和立场,连她都放弃了,他还有什么理由继续?

不等她说话,他已经冷着脸出了客厅,这次是真走了,没有开她的车,步行出去的。

余歌在客厅站着,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但又乱七八糟的,最后也只是深呼吸,上楼收拾资料,准备行李。

她不知道东里要去哪儿办事,也不知道他哪天回来。

但她没办法等着,三少那边的事才是她的正事,走的时候,也不打算和东里打招呼。

到了机场,才给吻安打了个电话,然后直飞伦敦。

*

东里出差回到墨尔本的第一天,从机场回自己公寓换了衣服,接着应酬,结束后是开车去的她那儿。

但公寓暗着灯。

车子停在外头,没有熄火,就那么等了半个多小时,依旧没人。

总算把电话拨了过去。

“喂?”余歌从房间走出去,关上门,站在外边,“……我不在墨尔本。”

电话这边的男人沉默几秒,才沉沉淡淡的语调,“我的话没说清楚?”

她抿唇,“我有事,你自己去弄吧。”

东里已然蹙了眉。

“那就地址给我,我带东西过去找你。”

在她听起来,他的语调是势必找到她,然后拖着她去把离婚证拿了!

余歌抬手遮着冷风,沉默了会儿,最终也只是一句:“如果没事,我先挂了,其他事你都自己处理吧,我什么意见都没有。”

然后真的把电话给挂了,甚至关机。

东里再打过去的时候就打不通的,薄唇绷得紧了紧,扫了一眼她黑漆漆的公寓。

刚想把车掉头离开,电话响起,他以为是她打回来的。

但,是吻安。

“你回墨尔本没有?”她问。

东里眉峰轻蹙,“做什么?”

吻安微挑眉,这语调,一听就是有人惹到他了?

这才继续道:“余歌先前给我打了个电话,让你记得去看医生,少喝酒,上次是不是胃出血还是什么?她说最近不在那儿,让你不用等着。”

话说回来,吻安微抿唇,想了想,“你和余歌是不是闹矛盾了?”

“这个节骨眼上,你怎么能跟她闹?宫池奕那边有事,余歌一定有压力,女人有时候很脆弱,到时候说放弃就放弃了。”

哼,东里心底低哼,已经放弃了。

“说完了么?”末了,他才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吻安点头,“说完了!”

电话被他扔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他今晚没吃饭,不提还好,这会儿已经胃痛了。

紧着眉,掉头离开,中途经过餐厅还是没停车,不吃东西,宁愿回去直接吃药。

不过车子经过上次那个小酒吧的时候,他转头扫了一眼。

想到他那晚的行为,开始莫名其妙的烦躁,车子“嘎吱!”停了下来,不是去酒吧,而是拿了手机,给吻安打过去。

“她去哪了?”

吻安被他问得莫名,“我怎么会知道?”

严格说起来,她和余歌也不算特别熟。

所以,就是这种感觉让人心里很不爽快,凭什么逼着他结婚的是她?无论什么事,他压根也没有主动知情权。

他试图给余歌打过去,每次都是关机。

导致他接下来的那几天整个人都很沉闷,每天从早到位全是工作。就是没从墨尔本离开。

宫池奕那边的事,安排在了伦敦,看样子,差不多该事发了。

在那之前,余歌几次心里矛盾。

站在书房窗口,她看了三少,“最后的结果,我大概要进去多久?”

宫池奕看了她,“我尽量缩短,不用太担心,里边有人。”

她知道。

但无论多短,终归是要进去的,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个抹不掉的污点。

对东里家的儿媳来说,更是一种耻辱。

她想了很多天,终于下了决心,“我想再回去一趟,办点事,不会拖泥带水。”

宫池奕看了她,其实大概能知道她想做什么。

这种心情,他是理解的,他想劝,想想还是算了,总归是抢来的婚姻,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受委屈是另一回事。

所以同意了。

余歌回去那天,到了默认本已经是晚上了。

她没什么停顿,从吻安那儿要了东里的地址,直接过去找他。

遗憾的是,到了他的公寓门口,发现他竟然还没回来,这都快九点了。

想了想也是,他的夜生活一向都很丰富,哪能这么早就回来呢?

她在门口站了会儿,很轻易的开了门,进去开灯。

他的公寓没什么复杂的装饰,也没多少大件的家具,很简单,也很整洁,甚至显得有些冷清。

东里接到她的电话时,人还夹在热闹中,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才微蹙眉,脱离喧闹。

“能回来一趟么?我有事跟你谈。”她淡淡的语调。

末了,又补充,“在你这儿。”

挂了电话,他也没和朋友专门打招呼,直接往公寓走。

进门的时候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门锁,然后忽略了她是怎么进去的事,调整了神情,迈步进客厅。

大概像别人所说的冷战期似的经过了这么多天,他们之间的气氛和刚领证时一样的毫无温度。

他双手放在黑色的大衣兜里,薄唇微抿,淡淡的看着她,“舍得去办了?”

也是话说完,他才看到了茶几上放着的结婚证,脸色几不可闻的变了。

余歌浅笑着站起来,从茶几拿了两个红本本,和一张银行卡,给他递过去。

他面无表情,更没有接,只是盯着她。

“你不是一直希望这样么?”她笑得有些勉强,“现在可以如愿以偿了。”

然后她把银行卡抽出来放到上边,“这是伯母当初给的所有彩礼。”

她连衣服都没换,好像说完这两句立刻就要走,说完看了看他,走了两步之后又顿住,看了他。

“对了,你开过的支票,我一次都没用过。”

安静了会儿,余歌才认认真真的看着他。

“我从来都不缺钱。”她说得很坦然,又有些酸涩,“我爱的也不是钱。”

而是你。

只是她没说完,笑了笑,“我还有事,离婚证你自己去办吧,对你来说应该也不难?”

东里一度拧眉。

至少,在看到她把结婚证拿出来之前,他根本就没想过,离婚这件事也成了她主导。

直到她关门的声音传来,他才回过神,转身盯着空荡荡的玄关。

将近两分钟,结婚证和银行卡都被他扔回了茶几上,迈出步子出了客厅,一把拉开门。

她的车早没影了。

所以他又在门口站着。

胸口堵得慌。

一定只是因为结婚她说了算,离婚也是她说了算的缘故!

所以,离不离婚,他说了算!

余歌看到东里打过来的电话,第一次没接。

到了机场,她还是接了。

“想离婚?”他一开口便是带出讽刺和冷漠的语调,“我还没点头,你没说话的权力!”

她蹙起眉,不说话。

“要么是找到下家了?”电话那头的人又继续道:“那我岂不是更不该同意?”

“你说结就结,说离就离,潇洒快活,哪来这么好的事?”

“在我点头之前,你只能被这一本证书捆着!”

余歌好像明白他的意思了,“随反正有没有证书你都在外边玩得很高兴?”

“自然。”他冷声。

她略微的深呼吸,“那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一次果断挂了,关机,然后登机,又临时返回伦敦。

从那晚之后,东里真的完全没了她的消息,电话打不通,定位更是不用说,被她提前关了。

连东里夫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

这种情况,除了让东里依旧不耽误他的单身夜生活之外,开始断断续续的传起了绯闻。

明明只是去墨尔本工作的人,绯闻却传的比在仓城的时候还要响,好似墨尔本的娱乐圈他早已玩遍一样。

只是这样的绯闻,并没有让他接到余歌的任何反馈。

相反,某一天是她的动态传来,一下子打乱了他的节奏。

她入狱了,千真万确。

东里甚至和吻安确认过。

某一瞬间,他真是以为她为了钱犯事。

电话那头的吻安却忍不住笑,“她跟着宫池奕很多年了,宫池奕多有钱你又不是不知道,余歌会没钱么?她爱钱、为钱犯事?这是今年的冷笑话?”

但是具体因为什么事,吻安也不清楚,给不了他更多的消息。

只是道:“余歌已经被移交到仓城了。”

当晚,东里从墨尔本飞回仓城,家里人谁都不知道他回来。

东里夫人看着他那压抑的神色,问什么都不说,急了,“你们闹别扭了?”

他头一次否认,“没有。”

但关于她入狱的事,东里一个字都没提。

她和东里夫人感情那么好,这种事,最不希望东里夫人知道吧?

没想到他竟然也做了一次好人!

不理会夫人各种问题,他转身上楼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出门。

只可惜,忙活了半个晚上,关于她的事,他根本打听不到。

有时候很烦这一点,她也只是个人而已,哪来那么多秘密?哪个结婚的女人,在婚姻里她的丈夫除了她名字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的!

甚至他想去监狱看她都费了很大的周折,总算成功。

单独的探望室。

余歌从里边被带出来,猛一眼看到他,第一反应就是想转身折回去。

但狱警拉了她一把,然后出去顺带关了门。

东里站在另一端,依旧喜欢修长的风衣,就那么看着她。

而她也走了过去,安静的坐下,他不说话,她也不开口,没什么可说的。

“这才是你想离婚的原因?”男人走过去,压低视线,并没打算坐下。

好像这样的压迫会让她不得不开口似的。

可她依旧淡淡的坐着,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钟表,给自己算着探望的时间。

见到她的动作,东里皱了眉,“你犯什么事了?”

余歌总算转头看他,还是那句话,“你没必要知道。”

见他拧眉,才笑了笑,“酒吧的女孩子不好玩了,还是工作不够忙碌,你到这种地方做什么?”

他一手重重的抵在桌边,睨着她,“看来是钱对你没吸引力了,所以你疯了来这种地方?”

余歌依旧是淡笑着的,“我在你眼里,好像一直都是疯的。”

末了,看他,“时间快没了。”

“离婚的事,你也看到了,办了对谁都好,因为我而影响到你们家的声誉,我恐怕担不起。”

“你现在知道担不起了!”他忽然提高了音量,“早知如此,当初结什么婚?”

余歌是真的不想跟他吵,看了看钟表,站起身,转身之际,又回过来。

看了他,道:“以后别再来了,我不想见你。”

身后,她听到他压抑的嗓音,“两年之内别想离婚!”

也是那个时候,余歌真是希望自己坐牢整整两年,这样不就完美避过这个问题了?

偏偏,三少那边办事很给力,看起来,她好像也不用待太久。

虽说她被关在里边,其实也没受什么委屈,外界的事情该听的都能听到,不该听的也没少听。

她在伦敦的时候就知道东里在墨尔本的绯闻,结果进来了,居然还是不绝于耳。

他在她这儿,彻底成了风流不羁的形象。

期间他来过两次,她知道是他之后一次都没出去。

每次拒绝见面,第二天总会听到他的绯闻,一次比一次“好听”,对此,余歌只是笑一笑。

不可否认,偶尔能从屏幕上看到的他还是很迷人的。

但是现在她没那心思去欣赏。

尤其,他的绯闻对象竟然传到了于馥儿头上。

余歌认识的人不算多,不过于馥儿他多少是了解的,毕竟她和三少结实很久了。

也是听了那么多绯闻,她头一次皱眉。

关于他和于馥儿的绯闻传出来没几天,东里第一次接到监狱的电话,让他过去看她。

这次余歌没有拒绝的权力和余地了。

因为她需要人签字和担保,才能去医院。

东里见到她的时候,猛地拧了眉,“怎么弄的?”

她手腕很重,一侧的脸也是一片红痕。

唯一能让人想到的,就是她在里边被人欺负了。

余歌没想多说,只道:“如果你不想签,我可以等我哥过来,只是他最近伤还没好,过来不方便……”

说着,她笑了笑,略微自嘲,“你也知道,我没有父母没有家人,不是迫不得已不会找你……”

“够了。”他冷着声打断,目光很沉的盯着她。

关于她没有父母的事,曾经是他刺激她的理由,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竟让他这么难受。

“怎么弄的?”他又问了一次。

余歌笑了笑,“不小心摔了。”

她也没撒谎,事实就是这样的,她从床上掉下来了,一起掉下来的还有他的绯闻杂志。

所以说,她连杂志都能看,条件能差到哪儿去?

现在是夏季,本来不用太在意,但是擦破皮的地方容易发炎,监狱方面也怕宫池奕到时候找麻烦,坚持让她去医院。

所以必须有人过来签字。

带她去医院的路上,她本可以不被狱警押着,但对着他的眼神,她只一句:“我不想坐他的车。”

没办法,监狱方面安排了车子,和两个人押送她过去。

东里看着她进那辆黑压压的囚车,越看越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