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急什么,急着二婚?/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办法,他只能开着车跟在后边,一直到医院。

其实她身上的擦伤也不算重,不过医生按照要求给她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所以花的时间比较久。

东里一直等在走廊,时而来回踱步,但始终都没有像一烦躁就抽烟的行为,毕竟是个公众人物,习惯了这样的自律。

宫池奕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看着屏幕皱眉,好一会儿才接通,也不说话,等着对面先开口。

“听说余歌在医院?”宫池奕知道他在听,直接问。

东里只烦闷的“嗯”了一声,没过多回应。

过了会儿才问:“不告诉我她因为什么进去的,至少能让我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出来?”

电话这边的宫池奕眉峰微弄,“还在争取,具体时间我也没办法告诉你。”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东里很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

宫池奕看着手机笑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啧啧,现在怎么压根都想不起来要给安安问个好了?果然是结了婚的男人!

余歌的各项检查结果都出来之后,她才拿了两张检查报告过来。

东里什么都没说,伸手就想去拿检查报告。

她却淡淡的收了回来,末了才秉着不冒犯也不友好的眼神看了他,“你应该也看不懂,没什么可看的。”

他浓眉微蹙,固执的拿了过来,很多项目,每个方面都兼顾了。

有些需要空腹才能做的检查她也做了,所以东里拧眉看向她,“没吃饭?”

很多人都觉得监狱那种地方吃饭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也必定吃不上什么好东西,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她没想回答,只看向不远处的狱警,“不走么?”

狱警看了看东里,笑了一下。

“去吃饭。”东里在这头低低的嗓音。

余歌皱起眉,“我不饿,你走吧……谢谢今天能过来。”

“所以让你去吃饭!”他语调有些强硬了,也颇为不悦的盯着她。

她看了他,难道是他没吃饭?胃痛了?

看狱警的意思,估计也是这样。

所以她还是上了他的车,在往回走的时候,挑了一个餐厅,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极好的待遇了,别人出都出不来。

东里还在看她的检查结果。

他不知道正常女性的那些东西应该是什么数值,干脆记了不少数据,到时候随便一查就知道正不正常。

最后看到女性检查项目之前要选已婚还是未婚,她在已婚的那一栏打了勾。

唯独看到这个的时候,他才稍微舒展眉宇。

吃饭的时候,彼此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气氛。

哪怕再陌生的人,共同生活了快一年,居然发现对彼此的很多东西完全不了解,他除了知道她是医生、没有父母之外,真是一无所知。

因为他几次看过来,余歌微蹙眉看了回去,只听他问:“就没打算和老人打个招呼?”

她手里的动作微顿。

也是,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和东里夫人打过招呼,因为想不出来原因啊。

她自己都不知道要进去多久,怎么打招呼?

“我直接告诉她我们离婚了?”她看着他。

东里脸色微沉,“没离。”

看来他还是没有去办,余歌也不问了,只道:“你替我打招呼,随便怎么编,反正我不会再回去。”

说完之后,发现他就那么盯着她。

因为她说不会再回去,而不是暂时不会再回去。

“怎么了?”她抬头。

东里干脆放下了餐具,几不可闻的吸了一口气,靠回椅背,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这么烦躁。

别人眼里的他一直都是温和、绅士的,永远不焦不躁。

见他不吃了,余歌也放下筷子,“时间也不差多了……你不用送。”

她自己起身准备走,身后传来东里不悦的声音:“出狱的时候不用人接是不是?就这样的态度?”

余歌停住脚,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她出来,也要人去接,肯定只能找他啊,但是现在对他态度这么差,万一他到时候不去呢?

她转回去看了他,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没说什么,这回是真的往餐厅门口走了。

就那么不巧,刚出去就看到了一辆白色轿车停下来,然后看着于馥儿打扮低调、卡着墨镜略低眉走进来。

余歌站住脚,下意识的动作。

东里走出来的正好看到两人擦身而过。

也才想起刚传过、自己根本不在意的绯闻,自顾断定这就是她态度差的源头。

所以,于馥儿和他打招呼的时候,本来就不熟,他表现得比不熟还要陌生,以至于于馥儿皱起眉,诧异的看了他。

都是不方便在外边交流的身份,于馥儿打过招呼就走了。

而他到了她身后,“里边也能知道这些新闻?”

余歌忍不住笑了一下,“你放心,这些事我都听习惯了,多听听反而消遣时光。”

留下这么一句之后,她又上了之前的那辆囚车,在他面前开过去,连最后的招呼都没打。

好像怕连礼貌的“再见”都会变成现实一样。

这就是女人令人讨厌的地方,当初纠缠得不知道脸皮、尊严是什么,如今一转头把什么都放下,仿若以前不要脸的人不是她一样!

看似潇洒,可他怎么看都气不顺!

当天回到家里,东里夫人果然再次问起余歌的事。

东里还是那句话:“进修。”

“总得有个日子吧?”东里夫人皱着眉,反正关于余歌的事,她就是一句也信不过自己的儿子。

东里干脆不耐烦的扔了一句:“我怎么知道那么多?”

夫人这才瞪了他,“所以现在知道自己失职了?哪有丈夫连妻子去哪儿、去多久都不知道的?”

哼,东里低哼了一句:“您倒是先想想我这个丈夫是怎么当上的。”

“不乐意啊?”东里夫人来劲了,“你要再不给我抱个孙子,我让你姐多找点事给你!”

男人无语的瞥了一眼后上楼进了书房,不到睡觉不出来。

因为一旦碰面,他一定会被追着问。

甚至他一直都没敢让东里夫人看到她还回来的那张银行卡。

眼看着过不久就是他们俩的结婚纪念日,东里夫人很上心,无奈迟迟不见余歌,也联系不上。

她一个人怎么着急都没用,甚至一直到了当天,余歌竟然都没有出现。

东里知道那天回家一定会被逼问,他干脆从仓城离开,去了墨尔本。

一直待了一周才折回来。

过了那次结婚纪念日,接下来的三个月,他曾试图过去探视,但每一次都是被她拒绝。

终究是恼了,从此没再去过!

知道她出狱时,无论如何都必须联系他的,因为两人户口在同一个本本上。

然而,他想多了。

余歌出狱的时候,不但没有联系他,甚至,连她出狱的日期,东里都不知道。

若不是他又一次过去,压根不知道她已经出来了。

狱警诧异的看着他,“已经出去一个多月了!”

一个多月。

三十多天,一点要联系的倾向都没有。

开车从监狱返回公司,薄唇紧抿着。

正所谓凡事都有限度,这一次,他在公司门口猛踩刹车的一瞬间,像是做了回到从前,对她不闻不问的决定。

回了公司只是埋头处理公务,根本没有主动试着联系他。

这样的日子对他来说,并不算难熬,东里整个集团那么多,只要他想,每天每夜不睡觉都可以有事情做。

唯独,晚上的时候偶尔会让人觉得寂寥、烦闷。

关于她的案子,他也情不自禁的关注了。

也是知道她出来之后几个月,才明确的爆出来,当初她用的东西已经不再属于违禁药品。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出来得这么快,只能说宫池奕办事够干净利落。

他下意识的想过去一趟墨尔本,最后打消。

就这样真的不闻不问过了几个月,那是一般人没法理解的状态。

明明没离婚,却和陌生人没有任何差别,他倒是佩服,她之前和东里夫人那么好的关系,如今出来了,居然真的可以长到半年都没一个招呼!

越是如此,他也越是产生一种但凡她能藏,他就真的拖这一辈子都不找的心理。

至于结婚证,他当然一直都保留着。

最后不得不出现也是因为结婚证。

她以为,他早就办理好了,但在某次买特殊房屋时,好容易排到队、好容易签了字,却被对方告知:“不好意思余小姐,有说明已婚人士不能购买呢,您是不是没仔细阅知事项?”

就这样,她即将到手的东西没了。

并且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一件,接二连三。

以至于她不得不考虑出现在他面前。

除了仓城的房子之外,她把其他地方的都卖了,结果没买到新的,那段时间就真的住酒店。

出狱之后真正躲避的日子都没有这样。

几番思量之下,她最终决定回去找他。

然而这一次,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找不到的人,成了他。

每一次她到一个地方,不是他不在,就是刚离开,从伦敦到仓城,才知道他出差了,归来日子不清楚。

看着接待她的助理,余歌皱着眉,“他故意的吧?”

额,助理被她冷冰冰的凶狠眼神看得一愣,略微低眉,“总裁确实挺忙的,隔几天就得出差,不出差的时候……其实也挺少来公司的!”

“这么说我来这里还不一定见得到他,是么?”余歌眉头紧了紧,难怪总是不见人。

助理尴尬的点头。

“所以呢,我到底要去哪才能见到他真身?”她不耐烦的皱着眉。

助理抿了抿唇,稍微压低声音,“您要是认识总裁的客户,应该知道去哪找他。”

偏偏不说去哪,大概是作为下属不好多说。

她也不好逼迫人家

出了公司,余歌在路边犹豫了挺久才第一次给东里简打过去。

对方接电话的速度倒是快,语调优雅清平,“余小姐?”

彼此存了号码,但东里简没接过她的电话,或者说最近这一年多根本不知道余歌的踪迹,所以有些诧异。

余歌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不会”,东里简说话不疾不徐的,连语气里都透着说不出的高贵,才问:“是有什么事么?”

她有些尴尬,片刻才道:“我最近找东里有点事,只是一直碰不上。”

东里简端坐着,微挑眉,倒是几乎不用思考,道:“最近都没见你踪影,估计是受刺激了,现在找他就直接去会所、酒吧,仓城就那么几家,总能见着的。”

对这样的回答,余歌张了张口,觉得这的确是他风格,反正他一直都爱在酒吧、会所玩,没女人活不了似的。

但是想了想,当着人家姐姐的面,这么说他不合适,也就笑了笑,简单寒暄之后才挂断。

那几天,她想着要不要把工作找回来,闲着反而觉得很累。

但是那几天,她不小心迷上了烹饪,尤其之前和三少学了不少的基础上,对烹饪有自己的见解,反而更容易着迷。

也是因为这样,她等着东里出差回来,差一点就错过直接忘了这件事。

猛然想起来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出门。

这次也没有去公司了,直接先去会所,从最奢华的开始找。

一进去就直奔前台,报他的姓名,问:“今晚有来消费么?”

前台下意识的搜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抬头看了她,“那个,客人的信息我们不能随便说的!”

余歌笑了一下,不说也知道就在这儿了。

否则不会是那个反应。

她拍了拍台面,“谢了!”然后往里走。

“哎!”前台想说什么,她已经快步进去没影了。

别的余歌不知道,但知道他不是个喜欢跳舞,喜欢在舞池里风流的人,所以直接乘电梯往楼上走。

三楼才是真正的商人谈正事的地方,二楼只是打着旗号出来娱乐而已。

她没办法一间一间的去找,所以就站在走廊不显眼的地方,靠在护栏边拿出守株待兔的姿态等着。

其实等的够久的,久得她都以为不在这里,想着出去了。

可刚想站直转身,隐约见了不远处的包厢门打开,有人走出来,身后随着一个女人扶着他。

余歌安静的站着,听着女人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没听到男人说话。

但哪怕没声音,她也几乎断定那是他了。

“透透气再进去?”女人再次开口,依旧站在他身边,看起来挺关心他。

余歌扯了扯嘴角,她是想走过去的,可是看女人一直陪着他没离开,这样过去,未免会打扰他的雅兴。

甚至多想她是因为在意而过来捣乱的。

所以她只能安静的在原地等着,等他一个人的时候再说。

可最后两人居然又回去了。

这一等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看着马上就十一点半,他们大有一整夜在这里的趋势。

二十分钟后。

包厢门被推开。

角落坐着的男人手边依旧坐着还蛮细心的女子,只是他除了偶尔闷头喝酒之外,不爱说话,也不凑什么热闹。

正好那会儿抬头,一眼就看到了和男人一起走进来的余歌。

女子很明显能感觉身边的东里气息都变了,盯着进来的人。

余歌淡笑着,走进去,皓腕轻挽着她刚认识不到两分钟的男人,坐在了一堆男人中间。

她想着,等他们热闹结束,她在单独留下他就好了。

但是从她进去之后,那双眼睛就跟有仇似的一直盯着她。

她其实不爱喝酒,但酒量还算不错,无视他,和那群不认识的男人交杯换盏,纯白的衣服在迷乱的包厢十分眨眼。

尤其,不知是哪个男的不小心洒了红酒上去,甚至伸手就往她胸前探,“这不擦干可不行呢!”

余歌微抿唇,打算不为所动。

反而举杯,“再喝一杯?”

另一边的男人还没反应,角落里的人终于忽然起身,到了她跟前。

一言不发,只是伸手拿走了她的酒杯,几乎随手扔回桌上,惹得一周的女人惊叫连连。

一直粘着他的女人这会儿还往他身上跳,娇嗔着:“先生可不能这么喜新厌旧哦,说好今晚由人家陪的!”

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这会儿是看上最后进来的女人了。

“不走么?”东里居高临下的睨着她,脸色很冷。

余歌笑了笑,“原来我们认识?”

这么久不联系,不等于不认识么?

“换职业了?”只见他抿了薄唇,回身去拿了外套,连同钱夹扔进她怀里,“今晚我包了,行么?”

余歌只是笑了一下,起身。

一圈人就那么莫名其妙的看着东里出去了,那谁来结账?

最近可都是他负责的。

出了包厢,余歌把手抽回来,外套递回去。

他没接。

她只是淡笑,“原来都说你的钱好挣不假,听说什么都不用做,一晚能轻松赚不少?”

男人终于启唇,没有温度,“你在乎的除了钱还有什么?”

余歌微抿唇,低眉看了他的外套,不接就算了,又自己拿了回来。

抬头看了他,“你应该知道我找你做什么,早结束也不用看我闹心。”

结果他面无表情的三个字:“不知道!”

说罢双手插兜转身就走了。

电梯上也没等她,她只能转身快步走楼梯。

出会所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准备上车,过去直接拉开门坐上去,系好安全带等着。

想了想,又道:“我来开吧。”

结果她下车想换位置的时候,他居然启动了引擎。

情急之下,余歌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车子前边挡着,膝盖被骤然撞了一下,车子才陡然停下来。

原本一直不冷不热的人终于黑着脸开车门下来,一把将她扯了回去,“你疯了?”

其实也不是特别疼,就是有些后怕,毕竟他喝了酒,万一没控制住……

她抿了抿唇,缓了呼吸抬头看他,“我开车,我有事跟你谈。”

这一次,他阴着脸,但也没说什么,上了副驾驶,狠狠关上门。

余歌开车,当然不会带他回老宅,而是去他那儿。

因为怕他路上发难,所以她一直没说什么,权当让他休息醒酒。

等到了他的别墅门口,才转头看了他,“结婚证是在你这儿么?抽空去办了,我比较急……”

他侧首看过来,带着一种莫名的讽刺,“你是不是觉得我全家都围着你转?……十几个月不见,用什么身份、什么口吻跟我谈的事?”

她微蹙眉,刚想说什么。

他又扯了嘴角,“急什么,急着二婚?”

余歌张了张口,硬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而他冷眼扫过,转身下车,头也不回的自顾进门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