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你赶紧走!/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吻才刚刚渐入佳境,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

“笃、笃、笃!”也不急,不疾不徐的敲了几下。

他吻她的动作稍微顿住,敲门声也停下了,于是想继续下去。

可敲门声又开始了。

余歌知道是东里夫人,这应该就是所谓帮她执行“守身如玉”计划的办法。

所以她笑了笑,双手撑在他胸口,“……不早了。”

“这种事不就该放在晚上?”男人理所当然的蹙着眉。

终于第三次被敲门声打断,他终于肯放开她了,气急败坏的走过去,一把拉开门。

“妈!”压抑而挫败的低吼,“您想干嘛?”

东里夫人只是朝里看了一眼,目光向着梳妆台的方向。

余歌难为情的抿唇,转身把东里刚刚放在梳妆台上的酒杯拿起来,走过去递给他,对着门外的夫人道:“他说不太够!”

然后东里就被夫人拉着下楼,隐约听到她的声音,“想喝多少有多少,我好容易弄出来给你养胃的!”

“……我不喝。”男人不耐烦又无可奈何的声音逐渐消失在楼梯脚。

余歌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直接钻被子里先睡了。

东里回来睡的时候,她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

幸好,一夜安然。

早上醒来时,他总是比她起得早,已经晨练回来了。

东里夫人在楼下的客厅插花,看到她下来才笑眯眯的转头看过来,“他今晚的宴会你不参加么?”

余歌微蹙眉,“他没和我说过,我也不是很喜欢那种场合……”

最后一束花修剪、仔细的插进去,东里夫人才看了她,道:“那正好,下午我们去逛逛,晚上比他回来得晚一些?”

“嗯?”她一时间没明白其中的意思。

“就是比他晚回来。”东里夫人如是道。

出门的时候,老爷子无奈的看着妻子,单独的时候才对着余歌道:“她现在的这些点子,当年都是用在我身上的!”

余歌平时不怎么逛街,也不是很喜欢买衣服,反正每天外边都要穿白大褂,差别不大。

不多那天真是被东里夫人拉着狠狠逛了一通,但凡她觉得好看的都买了,刷的还是东里的卡。

东里夫人不知道怎么把儿子的卡弄来了。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东里在宴会场,因为手机震动个不停,只能拿出来扫了一眼。

下一秒又猛地蹙起眉。

不出两分钟,余歌接到了他的电话。

谈不上愤怒,但是一定蹙着眉,“你到底在干什么?”

她张了张口,依照东里夫人的嘱咐,只能说两个清冷而傲娇的字,“购物。”

“说说,买什么能五分钟刷四百万你告诉我!”

有时候,女人一旦大手大脚的花钱不打一声招呼,那可能真的存在问题。

余歌看了看,她其实也不知道都买了些什么。

东里夫人已经自顾兴致的继续挑东西去了,她靠在护栏边上,微挑眉,“不是你要继续这段婚姻么?所以你当初给了我的四百万,我哪怕一分钟之内花了,你有意见?”

东里被反驳得模糊低咒一句,对着她道:“你想用这样的方式逼我放了你?别做梦了!有本事你把东里集团都给我败光了!”

电话被他挂了,余歌舒了一口气。

不是最讨厌她提钱么?怎么还愿意让她败光他整个公司了?

从七点到十点,东里夫人一点要回家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和老爷子通了个电话,听说东里还没回去,她们也就继续在外边晃。

“我还真是很多年没这么狠的逛街了呢!别说,挺累。”东里夫人笑着。

余歌那时候只觉得要散架了。

所以她想建议回家。

然而,下一秒,她被拉进了美发店。

回家前,她那一头和白皙皮肤颜色相反的长发做了个很漂亮的造型。

提亮的栗色,做了个大波浪卷,原本几乎没有划分的头发,变成了三七分,一下子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魅力。

“底子真好!”美发师看着镜子里的人笑。

余歌勉强弯了弯嘴角,她担心的是以后的打理问题,她的头发,几乎不花费时间打理的。

东里夫人凑过来,“知道小智为什么不把心思花在你身上了么?”

“女人要花心思打扮自己,不光是增加魅力,更是让男人时刻紧张他会有强劲的敌人!”

“女人一旦精心打扮自己,那就说明她有了新情况……比如暗恋的意中人,或者想开始一段不一样的恋情!”

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余歌只能看着她笑,“难怪您能把爸追到、抓得牢牢的!”

“嘿嘿!”夫人不高兴了,“都说了你爸追的我,追了两年呢!”

余歌忍不住笑,也不戳穿了。

两人做完头发,家里的老爷子已经按耐不住了,给妻子打了两通电话。

明明年轻时候就过了这一关,现在竟然还是很担心,毕竟同龄人里边,东里夫人依旧端庄优雅,风韵犹存!

“小智回来了么?”东里夫人漫不经心的问。

那边忙不迭的回答:“回来了回来了!你们赶紧的回来,别一会儿他又走了!”

但是东里想走也没力气。

虽然没醉,但他这会儿懒的直接在沙发上不动弹。

挂掉电话,老爷子看了他,免不了唠叨,“怎么嘱咐都没用,胃不好就别再喝,你迟早得把身体弄垮了!”

东里抬头,正好佣人端了解酒茶过来,让他一会儿趁热喝。

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东里在沙发上坐着。

那晚解酒茶还没喝完,碗递到嘴边喝了一半,看着晚归的女人拎着一个包疲惫的走进来,看到他之后停住。

而他手里的动作也停了。

最后把碗放在茶几上,就那么盯着她。

衣服不是她上午传出去的那套,头发不是上午出门的样子,甚至大晚上的,脸上的淡妆精致无比!

“你干什么去了?”终究,男人浓眉皱着,低低的问了一句。

东里夫人事不关己,做贼似的大步略过玄关,上楼,她累坏了,只想洗澡睡觉!

余歌转身看了看,身后早没人了。

她这才笑了笑,“我有点累了,先上去了?”

东里没说话,盯着她转身。

巧了,今天经纪人跟他传达了一个女人忽然想改变自己的时候某些行为。

当然,经纪人传达的,就是东里夫人的理论:女人忽然开始打扮自己,说明她心里有人,盼着某一段美妙的爱情!

而她所盼望的,东里自然不会因为和他有关,否则为什么急着离婚?

这样的想法让他没法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一口干了解酒茶,忽然起身大步上楼。

但是余歌在洗澡。

而她出来之后又给余杨打电话。

再然后疲惫的准备上床。

总之,没有给他留任何时间,越发确定,她的改变,与他无关。

余歌并没想那么多,她是真的累了,长这么大没这么逛街过,感觉脚都要肿了。

所以,见他一言不发的站在床边,她略微蹙眉,声音有些弱,“怎么了?”

继而打了个哈欠,“没事就睡吧,好累!”

她说完就那么自己睡了。

“余歌!”男人站在床边,薄唇紧了紧。

但最终忍住了揭被子的冲动,而是拿了手机大晚上的要银行查她今天刷了那么多到底都买了什么。

有权有势,没有办不到的事,她买的那些东西,列了一张长长的清淡,看得东里直冒火!

她是打算五十岁之前不购物了还是怎么?

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让他欣喜的地方,在一整晚的压抑之后,第二天早上让心情稍微变得好了点。

余歌在早餐之后,给他递了一双新的皮鞋,“昨天太累了所以没告诉你,给你买的!”

他瞥了一眼。

“不是什么节日送什么礼物?”薄唇动了动,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

余歌笑了笑,果然是顺着他的话不解风情,“不是礼物,就是顺便给你买的!”

“你今天就穿吧!正好是这个季节的!”她说着,弯腰放下了鞋子,一双眼看着他,等着他穿上。

说起来,他们这么久了,虽然她好像很爱他、逼着他领证,但是着实没有做过让他感动的浪漫事。

也许,是因为知道他根本不屑于。

当着她的面,东里把皮鞋穿上,见她由衷的笑起来,“好看!”

他面无表情,拿过外套,出门。

去公司的路上,司机偶尔会跟他说事情,从后视镜看,总发现他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总裁,您胃不舒服?”司机有点紧张。

怕他躬身是因为胃痛。

东里这才轻咳一声,直起腰,倚着座位,不予回答,只是嘴角几不可闻的弧度,转头看向窗外。

那天本来东里夫人还有什么计划的,只是余歌那边有事。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三少的电话,“那边出了点事,靳南应该去你那儿了,有需要的话,帮我照顾一下?”

她点了点头,“没问题。”

那时候东里当然下班了,但是晚上一定是有应酬的。

她从老宅离开,想着直接去找靳南,却想起来,靳南在仓城没有固定的居住点。

大多时候都是住酒店。

所以她给靳南打电话,然而电话不通,打了几次都是关机。

他是受伤很严重。

电话又打到了医院,让认识的人帮忙查查有没有他的住院记录。

依旧没有,弄得她有些没了头绪。

这一转眼,不知不觉居然都九点半了。

靳南还没找到,倒是东里打电话找她了,语调平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的不耐烦,“在哪?”

在哪……她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位置,蹙眉,“市中心……我一会儿回去,有事么?”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会儿,道:“回你那儿,离得近,我过去等。”

她抿唇,点头,“行,我现在过去。”

这段时间余歌一直都住在老宅,自己家还真是好多天没回去了,路上也试着给靳南打了电话。

依旧是关机。

等到了自己的小区门口,她才忽然看到了靳南的来电,赶紧接通。

“三少说你过来了,你去哪了?”她有些着急。

靳南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我刚充电,说两句估计就没了,在做吃的,给你做一份?”

给她一份?

余歌莫名觉得怪异,悠悠的问了一句:“你在哪?”

果然,靳南说:“你的公寓啊,上次不是给了我钥匙么,总归你也不住。”

俨然是兄弟之间说话的语调。

可是余歌骤然把车停下来,抬头看到了东里的卡宴,对着电话:“你赶紧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