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同款皮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南手里还握着个勺子,放尝了一口自己弄的汤,并不着急,不冷不热的一句:“我没地方去啊,你不是知道么?”

末了还加了一句:“你是不是到家了?”

余歌闭了闭目,抬头看到东里已经到她车子变了,双手插兜里面无表情的等着她下车。

“你……想不想吃点什么东西?”余歌开了车门,笑着问,“家里什么都没了,旁边有超市,可以先去买一点。”

东里略微侧首,目光淡淡的低垂,没有任何余地,很直接的道:“家里亮着灯。”

她自顾低眉咬牙。

但是显然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两人一起进家里。

东里迈步不疾不徐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开门,稍微往旁边退了退。

钥匙刚插进去转了两下,门已经“咔哒”两声从里边拉开了。

靳南一个冷硬的男人,手里握着一把勺子,见到她的时候笑了一下,很自然的一句:“回来了?还是觉得你做的汤好吃,替我掌勺?”

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她和他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是普通的生活,是同居,无论说话语调还是内容都是如此。

靳南说话的时候,余歌几乎把眉毛都挤烂了。

而靳南刚说完话,东里才漫不经心的挪步出现在靳南的视线里,目光落在他手里勺子的时候眉峰拧了一下。

靳南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看了看她,又看东里,把勺子放了回去,“不好意思,那个……东里先生也过来了?”

东里一言不发,打算迈步往里走的,但明显脸色淡淡的,不怎么好看。

至少,他不以为她的公寓里会出现其他男人,或者说,他以为,她身边根本就没有男人。

而东里刚往里走了一步,低眉要换鞋的时候,忽然又顿住。

这一次,目光是真的沉了,脸色一下子很难看,抬起眼看着她,“你一向这么随便的么?”

余歌不明所以,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玄关的位置,然后看到了靳南的皮鞋。

整个人也懵了。

东里已然不打算进去了,嘴角微扯,“果然是一点也不了解!”

说罢,他淡然转身离开。

她微蹙眉,看他是真的介意、生气了,但又不知道追出去能干什么,就那么站着听他的车子快速开出去了。

包一扔,余歌才蓦地提高音量,“靳南,出来!”

靳南这回没拿着勺子了,他也知道这种撞见不合适,为难的看着她,“好歹你早点通知我……”

余歌倒是想,她现在怀疑东里压根就是在外边好久,看着家里亮着灯,试着套她话问她在哪。

一听不在家,故意让她回来的!

气得把他的一双皮鞋踹了一下,“你什么时候买这双鞋的?”

靳南看了自己的新皮鞋,笑起来,“怎么样?我也觉得很好看!”

见她气哼哼的,靳南才道:“不是你购物清单里的么?我今天刚过来,什么都没有,只有钱,反正也懒得挑,顺便就买了一双同款的,你眼光不错!”

她闭了闭目,“如果我被离婚,以后嫁不出去,全是因为你!”

靳南一听,“这么严重?”

她无力的捡起包进了客厅,想着要不要给东里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毕竟看他的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也是,一个结了婚,还天天逼着他的女人,家里忽然有个男人在做饭像什么样子?

说不定,他以为,这就是她想离婚的原因,因为有了别的男人?

不怪说她随便。

无力的吐了一口气,拿了手机,却是给东里夫人打过去的,“……妈,东里一会儿要是回来,您告诉我一声?”

东里夫人做着面膜,赶紧拿下来,“怎么了?”

她张了张口,“……也没什么,他今天心情可能不太好。”

但是余歌一直等到快凌晨,都没有接到夫人的回电,说明东里压根就没有回家里去。

不是去他自己的公寓,就是去酒吧了吧?

靳南早就走了,她在的时候,他是不会留宿的,都是她不在的时候过来住。

反正他们之间的身份,只有跟三少做事这一层,没那么多讲究,她从来没多想,却忘了自己是已婚人士了。

就这么略显不安的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余歌还是首先给东里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时候才八点半,但是他的电话却是身边的秘书接的,因为之前接过两次,所以她能听出来。

“对不起,总裁这会儿已经进会议室了,要不您一会儿打过来?”对方很恭敬。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